然後……

陳君儀面如菜色,伸出顫抖的手捂住胸口,蹲下:“嘔……”

酷帥哥很“貼心”的及時給播放的視頻按下暫停。根本不去理會主人狼狽嘔吐的樣子。

腦域裏頭只是人體的模擬形式,並不是真正的人體,噁心是大腦的反應,會感覺噁心很正常,但嘔吐是*的反應,在這裏不會嘔吐。

“你是故意的,老子要宰了你!”陳君儀蹲着還不忘記惡狠狠地威脅。

【是主人您要看的,我是在執行您的命令】

哼,陳君儀冷哼,狡辯。起身,擦擦嘴角不存在的口水,雙手環胸高傲道:“接着放。”不就是吃點喪屍的腐肉和腦漿嗎……嘔。

努力壓下噁心的反胃,她面如金紙慘色,“放!”

她陳君儀什麼陣勢沒有見過,不就是……有什麼了不起!

接下來的視頻基本上都是自己彪悍的直接掰開腦殼,有的當成核桃在地上使勁兒砸,甚至還兩個核桃對撞砸,視線中腦漿飆飛頭顱碎裂,而她弄開之後直接掏出晶核塞進嘴巴里嚥下。

陳君儀忽然覺得嗓子眼兒疼,那麼大個頭的晶核她是怎麼一口一個一口一個吞的如此爽快而歡喜?

欲哭無淚。

難不成她當初在別人眼中就是這種可怕的模樣?

吵雜的喪屍吼叫中傳來了年輕男人的叫聲,在她的背後。

“姑娘,我們是基地長派來特意增援你的。”

陳君儀看見自己專心的摳出晶核吃,面前放滿了東倒西歪被擰下來的喪屍腦袋。她就如同享受盛宴似的,一個接着一個,沒空理會身後的人。

疑惑的聲音又響起:“姑娘?”

吃完了,身後還有鮮活現成的,開心扭頭——那些人通通滿臉驚駭大退三步!

輕輕鬆鬆擰下他們的頭顱,隨手扔進自己方纔“用餐”的地方。

陳君儀終於受不了了,臉頰死命抽搐。她吃喪屍也就算了,不會連活人的都吃了吧?胃裏翻滾,嘴裏泛酸,又要吐了。

到底還是硬生生忍下來了,她雙眼仇恨地盯着屏幕,兇狠的模樣像活活撕了眼前該死的屏幕和旁邊蛋定的狗子。

正在陳君儀做好心理準備的時候,突變發生了。

“媳婦兒,天都快亮了,我們回去吧。”和尚擔憂的勸阻聲音響起,成功吸引了自己的注意力。

明夕!明夕!我從來沒有覺得你是如此如此的可愛!

陳君儀恨不得衝上去抱住和尚狠狠親兩口!太是時候了!太及時了!真是我陳君儀的救星!不行,待會兒醒來一定要好好感謝和尚。

“給我!給我!”

“和貧僧回家,貧僧就給你。”

聽見這兩句對話的時候陳君儀無語了,怎麼這麼有歧義呢?

明夕被她打的亂跑,妖邪男人過來抱住她試圖阻止並且喚醒她,最終兩個人都被她打傷。,半死不活的模樣看起來挺可憐的兮兮的。

她心裏頭終於擠出一點兒同情。

直到後來自己想殺了明夕,被明夕喚醒。徹底清醒之後疑惑的反應表明忘記了所有的事情。 國民男神一妻二寶 再之後發生的事件她都記得。

原來是這樣,看完之後陳君儀雖然沒有記起來,但是熟悉的場面讓她知道自己的的確確經歷過。

“目前摺疊空間開啓還需要多少的能量?我現在能提供的有多少?”

【已提供能量2。56%,剩餘97。44%】

2.56%?陳君儀要吐血了,抽了她一半的能量竟然只有2。56%?!去屎吧這什麼破玩意兒這麼消耗能量!她心裏頭破口大罵卻又無可奈何。

算了,還是努力弄來晶核吧。目前獲取晶核的辦法有兩個,一是她自己打喪屍;二是從別人手上買。相比較之下,顯然後者更快更多,但是買就要有資本。

她如今什麼資本都沒有,必須得先積累自己的財富。幸好當初認識了方嘯歌,有他這個空間系異能在,裝物資可就方便的多了。

可惜的是自己明明擁有一個比他大上幾百倍的空間卻偏偏不能使用!抓狂。

明夕當初的晶核都交給自己了,戰場上大片大片被她秒殺的喪屍們腦袋裏頭肯定有不少的晶核。按照現在的規定,誰殺的算誰的。她陳君儀殺了那麼多,總不能白乾吧?

一曲滄桑 琢磨琢磨,她打算待會兒就找基地長要回自己的“工資”。

拯救人民的大英雄還有出場費和“工資”,只怕是前所未聞的事情,比說聽見的人了,就是當事人自己也會覺得不好意思。

拯救人民是光榮的事情,用金錢來衡量多俗氣!

不過,她陳君儀就是個俗氣的人。 書穿成炮灰小侯爺 高大上神馬的通通不沾邊,要工資怎麼了,那是她應得的。

想起昨天晚上賀梅的事情,她和狗子說一聲退出了腦海意識。

揉揉肚子,還是感覺胃裏不舒服。 猛男誕生記 出了門客廳裏頭坐滿了人,大家的都以審視的目光打量着沙發上的不速之客:

喬康譯。

見陳君儀出來,所有人都熱情的打招呼。秦明昊賢惠地走過去遞上漱口水和溼毛巾,又張羅着端上飯菜,讓她整理完就過來吃。

末世之後水資源非常珍貴,刷牙這種東西只存在於水系異能者家裏頭。能有一口漱口水還是她“基地大英雄”的特權。

“有事?”陳君儀對喬康譯道,他應該不會是來找別人的吧?

“我就是來和你促進促進感情。”他靦腆地嘿嘿笑,露出一口雪亮的白牙,帥的迷人眼,很能博得人的好感。

點點頭,陳君儀筷子比劃桌子上難得的半碗米飯一小碟青菜和一小碟肉乾:“要不要一起?”話說今天的飯怎麼這麼豐盛?有什麼喜事?就這樣讓給喬康譯還真不捨的。

喬康譯瞅瞅桌子上少得可憐的飯菜,識相地搖頭,微笑:“不了,你吃吧。”

她滿意了。真上道!朝他扯一個微笑,陳君儀毫不客氣大口吃飯。

她不說話,竟然也沒有別人說話,客廳安靜的掉根針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喬康譯溫柔地看着陳君儀吃飯的樣子,隨性、灑脫、不做作、不嬌嬌滴滴,真好,越看越喜歡,越看越滿意。滿眼寵溺看的認真,完全忘記了還有很多人盯着她看。

“瞧這目光……嘶。”賀梅搓搓胳膊,小聲嘀咕“肉麻死我了。”

陳君儀聽見了,但是裝作沒聽見。她和喬康譯明確說過他不是她的菜,若是喬康譯還不放棄就不管她的事情了。

她不會去勸阻,更不會躲避。因爲每個人都有喜歡別人的權利,其他人不能強行要求他喜歡誰、不喜歡誰,更不能剝奪他喜歡人的權利。

同樣的,她陳君儀也有拒絕的權利。難不成喬康譯喜歡她她就必須喜歡喬康譯?簡直是笑話。

就如同現在,她不會阻止,但是也不打算接受。

飯菜都是估量她分量拿的,全部吃完剛好一點兒不剩下。將碗裏的最後半粒米用筷子撥到嘴巴里,和尚及時的遞上一方潔白的手帕。

秦明昊眯眼幽光暗閃,收回自己已經掏出半截的手帕。這個和尚……真該死。

詫異於秦明昊對自己飯量估算的如此準確,她不由得看過去,那人露出陽光燦爛的笑容,迷醉的晃花人眼。

明明長的沒有那麼帥氣,爲何突然覺得秦明昊也好看的不得了?特別是真心笑起來的時候,像陰暗的曼陀羅妖嬈綻放,勾魂奪魄。

餐桌有小傢伙乖巧地收拾,陳君儀瞥一眼沒說什麼。讓他乾點兒事情也是應該的,總不能老是白養着讓別人伺候。

轉過頭,她看向賀梅:“昨天晚上沒來得及看你是什麼異能,能給我展示一下嗎?”

“當然!” 婚後再愛:總裁前夫纏上身 賀梅正處於興奮狀態,遇見個人就想向人家炫耀自己的異能力。她一直忍者沒有在衆人面前展示,就是爲了等待陳君儀出來,在她的面前好好展示一番。

聽見賀梅終於捨得展示她的異能力,大家都興致勃勃,連廚房裏刷碗的小傢伙都扭頭眼巴巴羨慕地瞅過來。

“看好了。”賀梅先賣個關子,伸出手指頭指向陽臺上的一盆仙人掌,但見仙人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生長起來。厚厚的扇葉變得更大更壯實,上面的針刺越來越多越來越粗。

“原來是木系異能力。”

“不錯,剛剛激發出異能力就能夠施展出這樣的招數,看來是潛力十足。”

賀梅得意洋洋,接續控制仙人掌生長,以後她異能修煉異能力了!她要努力學習,努力變強,絕對不會給不死鳥小隊拖後腿!

“行了,再生長那盆仙人掌就要成妖精了。”陳君儀無語地看着兩口鍋那麼大的仙人掌,它強壯的根都把花盆撐爆了,觸角攀爬在外頭。

豎起大拇指:“很棒。”她毫不猶豫的誇獎賀梅。人都是需要鼓勵的,有了鼓勵纔有動力。

“我會做的更棒!”賀梅聲音響亮,大廳裏的人都鼓起掌來。掌聲中,她仰着頭,笑容自信閃爍。絕對不會成爲隊伍的負擔,絕不。

蔣麗月審視的目光散漫掃過她,隨意鼓了兩下掌。一個異能力菜鳥,要是沒有在她預訂的時間裏頭達到她想要的效果,拖延隊伍前進——就別怪她像對付那些廢物一樣,讓她去死。

在沒有人看見的地方,陰狠從眼底劃過。

……

“基地長,您認爲我說的怎麼樣?”

“……”基地長沉默看着她,他活着了四十多念,還從來沒有見過像這個女孩兒這般特立獨行的人。

如此的我行我素,換成末世前潮流的話來說,就是任性。

極其任性。

問他要“工資”?基地的大英雄,拯救所有人姓名的大英雄,被載入史冊的戰神——竟然問他要工資?

他絕對不可思議,“你憑什麼覺得我會給你?就因爲你是大英雄?”說這話的時候,他的語氣毫不客氣。現在的他用的是基地長的身份,並不是喬康譯的爸爸!

那些晶核並不是一筆小的數目,全部給她,這次戰爭中戰士們的損失誰來補償?

陳君儀挑眉,嘴角勾勒出高傲的弧度:“憑我是陳君儀!”

就憑我是陳君儀!

喪屍是我殺的,力氣是我出的,我來拿一些費用有什麼不對?難道做英雄就一定要毫無報仇只能默默付出?誰規定的?誰說的!

說句不客氣的,要不是她陳君儀,小河村基地現在已經從歷史上完全消失了,還哪來的他基地長?哪來的四千多人的性命?

基地長久久無語,只用嚴肅又苛刻的眼神挑剔盯着她。那目光和刀子一樣鋒利割人,可是陳君儀不害怕,根本不害怕。

她長這麼大什麼樣的場面沒見過?比基地長難纏幾倍的人她都打過交道,更何況如今的她經過這麼多歷練,比以前更加強大無畏。

“你真有勇氣。”半晌,基地長換換開口,眼睛看着她:“你贏了。你說的沒錯,就因爲你是陳君儀,所以你可以享受戰場上獲得的所有晶核。”只因爲你是陳君儀。

你是拯救所有人性命的陳君儀。

是基地最爲強大的異能者陳君儀。

是人民的戰神陳君儀。

是被永遠記載進入史冊的,陳君儀。

“多謝。”她誠懇道。戰場上死去的戰士不少,安撫他們的家人所需的晶核數量想必也不少,這個節骨眼上來要晶核還真的只有陳君儀這麼厚臉皮的人能幹的出來。

她心中也有愧疚,可是她不認爲自己的決定錯誤。他們需要,她也需要,只是用處不同,但你不能說誰的不重要。

就像一噸黃金對於一個普通人的重要性,和一隻饅頭對於一個乞丐的重要性一樣,不在乎需要的東西是什麼,在乎的是對方珍視的程度。

這樣纔是公平的。

對她陳君儀來說,收集晶核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

賀梅那邊的懸賞還是沒有消失,可是他們必須離開小河村基地了。賀梅囑託蘭瀟注意榜單的動靜,那些懸賞她都不會扯下,只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找到他們。

“如果真的找到他們了,告訴他們,不要再來找我了,我這個老大不靠譜,就在小河村基地好好的生活吧。”

蘭瀟點點頭,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們所有人,不捨:“你們真的要走了嗎?難道就不能留下來嗎?”

陳君儀摸摸她的腦袋,“我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們要去尋找一個人,不得不走。”

蘭瀟扁嘴,眼睛裏頭滲出淚水,狠狠吸了口鼻子:“那你們會不會再回來?”

“……”陳君儀沉默了一下,“不知道。但是如果我們有緣分,就會再見的。相信我。”

“好啦好啦,哭哭啼啼成什麼樣子。”賀梅訓斥她,裝作不經意的偷偷擦了把眼淚。

溫若筠安靜的看着她,只說了一句:“照顧好你自己,也代我照顧好隊長。” 蘭瀟點點頭,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們所有人,不捨:“你們真的要走了嗎?難道就不能留下來嗎?”

陳君儀摸摸她的腦袋,“我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們要去尋找一個人,不得不走。”

蘭瀟扁嘴,眼睛裏頭滲出淚水,狠狠吸了口鼻子:“那你們會不會再回來?”

“……”陳君儀沉默了一下,“不知道。但是如果我們有緣分,就會再見的。相信我。”

“好啦好啦,哭哭啼啼成什麼樣子。”賀梅訓斥她,裝作不經意的偷偷擦了把眼淚。

溫若筠安靜的看着她,只說了一句:“照顧好你自己,也代我照顧好隊長。”

他們的離開並沒有告訴任何人,所以小河村基地的人並不知道,萬衆敬仰的“戰神”所有人從心底崇拜的第一大英雄,已經在早上瞧瞧離開了小河村基地。

爲了不讓人發現,陳君儀甚至還做了僞裝。她的妝容是由秦明昊化的,別說,這人還真有一套。

一套在地攤上、用一包餅乾換來的化妝品,硬生生把陳君儀改造成了另一個人。當陳君儀從屋子裏頭走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震驚了。

不是因爲太醜,而是因爲太美了!

甚至比最漂亮的明夕還要美豔、還要動人。黛眉遠山橫長,鳳目暗含刀光,面如香腮雪,脣含醉流風。活脫脫一個驚天地泣鬼神的絕色尤物!

要不是陳君儀的的確確從裏頭走出來,任何人都不會認爲她們是同一個人。不但樣貌不同,連氣質也不同。

陳君儀屬於懶散帶點兒混混痞氣,而這個人,妖媚中帶着帶着高冷,尊貴中暗含陰沉,像個真正的女王般矜貴又威嚴。僅僅一個目光,就能讓所有人腿軟。

“君儀?”賀梅不敢置信,咽咽口水,別說男人,就是她這個女人都心動!瞅瞅旁邊的溫若筠,果然和自己差不多的表情。

就連一向鎮定的蔣麗月都張大嘴巴驚呆了!

好漂亮……鳳健伊傻傻盯着她,這是他見過最最最最漂亮的人!沒有之一!君儀姐姐好漂亮好漂亮好漂亮,小傢伙心中激動不已,恨不得大聲喊出來讚美她的絕世容顏!

可是……賀梅姐姐爲什麼告訴她自己不能對君儀那麼親密?爲什麼他不能和美麗的壞和尚一樣晚上偷偷和君儀姐姐約會、玩兒親親?

他不是女孩子,他是男孩子,他也要交女朋友,他要君儀姐姐做他的女朋友!可是他不能說,那個人臨死前告訴他不能說自己是男孩子,他不能說……

鳳健伊心中極度糾結壓抑,他想爆發,可是他不能。委屈的壓抑憋屈的胸口悶痛,他兩眼淚汪汪扁着嘴,心中的憤怒和沉重像炸彈似的被狠狠擠壓、擠壓、擠壓——

純潔清澈的葡萄黑眼珠子裏驀然劃過蛇一樣的黑暗光絲,快的像閃電。若是有人捕捉到,便會發現那黑色光絲中隱藏的,是和平常乖巧有點兒小調皮的他完全不同的深色:

暴戾、瘋狂、執拗,讓人腳底生寒的偏激。

當陳君儀看着鏡子中完全不一樣自己時,竟然有種莫名的熟悉感覺。分明這張臉不是自己的,可是她卻覺得萬分熟悉,就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一樣。

仔細看來,陳君儀的原貌還和鏡子中的人物有幾分相似。

秦明昊化妝並不是單純的把粉撲上,打bb霜再摸上眼影什麼東東,他用的手法十分奇特,把一些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來的類似人體皮膚的東西弄到陳君儀臉上,按照另一個人的樣貌,把不同的地方修飾過來。

低的地方填高,高的地方打上重色顯得更加瘦,就這樣一直到完全把她改造成另一個人。

陳君儀打量鏡子裏頭“自己”的同時,不經意間發現秦明昊眼中的回憶和狂熱。她心中“咯噔”一下,難不成……

秦明昊肯跟隨自己的原因,是因爲自己和這個女人長的相似?

她頓時不爽了,十分不爽!

每個人都沒有每個人的驕傲,怎麼會甘願做別人的代替品?何況陳君儀這種高傲的性格。

從化妝完到出屋門,她都刻意不理會他,要是平常秦明昊肯定會很快發覺出來自己的不對勁,但是今天他沒有。一點兒都沒有。

他的目光從始至終沒有離開自己的臉,那個不屬於她的臉,那個秦明昊喜歡的、自己不過是替代品的人的臉!

媽蛋。

狂躁地抓抓頭髮,陳君儀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這麼生氣。肯定是因爲自己頭一回被人當成替身不爽,肯定是這樣。

“你真美。”方嘯歌由衷的讚美,遙望她的眼眸溫柔。

似水柔和的視線真的驚嚇陳君儀了,方嘯歌向來是個文質彬彬翩翩有禮的溫潤公子,但是唯獨對她陳君儀是唧唧歪歪小氣吧啦有事沒事嗆兩口。

這樣溫柔的注視自己,說着的,她還從來沒有看見過!受寵若驚,她咽咽口水:“謝謝。”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