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雲玥看着夜輕寒,一臉含情脈脈的,時而嬌羞,時而抿嘴柔笑。

夜輕寒眼眸閃了閃,看着她略帶嬌羞的容顏,漂亮又不失可愛,怎麼也捨不得拒絕,這沐雲玥雖然在富裕的世家,可她和那些千金小姐不一樣,她單純,漂亮又心地善良。

“好!”

夜輕寒笑着點了點頭,心裏有某中東西在慢慢的萌發着。

“謝謝夜公子!”沐雲玥瞬間笑得很開心,心更是砰砰跳個不停,這一刻,讓她的心比任何時候都要開心。 ♂!

一連十天,蘇齊都安安靜靜的待在明月山莊裏修煉。

這讓蘇櫟放心了不少,看着弟弟這樣聽話,蘇櫟還特意吩咐了廚房給蘇齊準備了很多好吃的,這讓蘇齊修煉更加的起勁,他白天煉丹,晚上修煉。

丹級因爲契約了萬獸靈火龍的關係,晉升了兩級,神級五級煉丹師,和現在的念飛鸞一個級別。

而發現明月山莊周圍有人監視,蘇齊雙日去丹閣時,他也是祕密出去的。

蘇齊爲了忽悠對方,總穿着哥哥的黑衣服,兄弟兩人本就是一個模子出來的,一身黑衣服,只要蘇齊表情稍微冷一些,外邊監視的人根本分不清兄弟兩人。

庚桑瑤的人也一直沒有機會對蘇齊下手,硬闖明月山莊,又還不是時候,庚桑瑤只能氣憤的等着機會下手。

到了第十一天的晚上。

深夜,雲城神池裏。

一道金光越來越強烈,神池中央坐着的沐雲軒,俊逸的臉上雙眸緊閉,微微抿着脣。

金光圍繞着他的周身慢慢散開,而且越來越強大,就像天地潮汐,轟隆隆而動,沖天而起。

沐雲軒緊閉着雙,這股如潮汐般的玄氣,是由天地玄氣組成的,化作恐怖的氣息,宛如潮浪一樣,席捲在沐雲軒的周圍,氣息轟隆隆而動,越來越強烈。

而隨着玄氣的涌動,天地玄氣匯聚的一些地方,也噴涌出恐怖的氣息,轟隆隆而動,彷彿整個山洞都在劇烈的搖晃着。

沐雲軒雙手微微一擡,金光隨着他的手勢化爲兩股金色的瀑布,完完全全的融入了他的身體裏,當最後一絲金光入體時,沐雲軒慢慢的睜開了眼眸。

沐雲軒看了看自己的雙手。

玄魂期巔峯,他終於做到了,比他預想的時間還要早了很多天。

沐雲軒起身,褪去身上的衣物,高大的身子緩緩滑入神池。

在次擡手時,手中多了那用玉雕刻的枚相思豆,眼中盡是思念。

“陌兒,你過得好嗎?”

沐雲軒將玉緊緊的握在手心裏。

陌兒,遇到了你,我相信了命運,你手中的溫暖,我觸摸上便永遠不想放開……。

沐雲軒眼眸微擡,人已經出了神池,速度快到讓人捕捉不到一絲影子,沐雲軒快速的穿好衣服,一閃身,已經沒有了他的身影。

明月山莊裏,蘇齊盤膝坐在牀榻上,緊閉着雙眸的他,捲翹的睫毛看起來更加像一把小羅扇,天氣漸漸熱了起來,他白皙的額頭上冒出了一層薄薄的汗水,卻一點都不影響他精緻可愛的俊顏。

蘇齊突然感覺到了晉升的跡象。

他眉頭微微一蹙,神意合一,進入了晉升狀態。

半個時辰以後,蘇齊慢慢睜開眼眸,聖玄期初階。

他脣角快速的斂起一抹笑意,這十天的堅持,看來是值得的。

“齊兒。”一聲熟悉的聲音帶着深深的思念。

蘇齊猛的擡眸看去,蘇齊突然感覺喉嚨酸酸的。

“爹爹。”

沐雲軒笑着走過去,把蘇齊抱在懷中。

“是不是想爹爹了?”

“爹爹和孃親都壞壞的。”

蘇齊靠在沐雲軒的懷裏,小鼻子一吸一吸的。 ♂!

“對不起,齊兒,以後不會,爹爹已經修煉到了玄魂階巔峯,爹爹以後在也不離開你們了。

“估計你說的話也不會作數,之後的變數,誰又預料得到?”

蘇櫟站在門口,語氣淡淡的說道,但也掩飾不住他的思念。

“櫟兒。”

沐雲軒微微一笑,大手一伸,蘇櫟已經坐到他的懷中。

蘇櫟微微驚訝!

“爹爹已經修煉到玄魂階巔峯了?”

“嗯!”

沐雲軒點了點頭。

“爹爹,青楓叔叔不是說爹爹還有一個月才能修煉到玄魂階巔嗎?這才過了十日,爹爹就修煉到了?”

蘇齊高興不已,爹爹越強大,就能更好的保護好孃親。

“就如你哥哥所說,很多事情是沒有定數的,爹爹提前修煉到了玄魂階巔峯,也不意外,爹爹的修爲之前一直被鎖住,吃了你們師爺爺丹藥的以後,就如洪水一樣得到了釋放,晉升速度自然也就上去了。”

“爹爹,那我們可以去找孃親了嗎?齊兒好想孃親。”

蘇齊大眼一眨一眨的,微微泛着水霧。

沐雲軒心疼的看着兒子,心痛的搖了搖頭。

他何嘗不想見到她,可是他和南司前輩約好了一年的時間,就去提前去了,他也見不到陌兒。

“爹爹,齊兒想孃親得緊,孃親從來捨不得離開我們這麼長時間的。”

蘇齊眼眸裏帶着乞求,這一個的他,就只是一個只想見到孃親的五歲孩子,也是他最單純的時候。

“齊兒,你不要逼爹爹,孃親也只去一年,一連的時間過得很快,眼看三個月就要過去了,等孃親修煉成功回來,我們在把馨兒接回來,就能一家人團圓了。”

蘇櫟淡淡的看着弟弟,他們都很想念孃親,但是短暫的分離能讓他們一家人永遠的在一起,等一年的時間,根本就不算什麼?

“齊兒困了?”

蘇齊似乎有些賭氣。

他輕輕移動,小小的身子鑽進了被子裏,轉過身背對這沐雲軒和蘇櫟。

沐雲軒把所有都化作一抹無奈。

“齊兒,累了就早點休息,爹爹從現在起,會一直留在明月山莊裏的。”

“哦!”蘇齊輕輕哦了一聲,便沒有了迴應。

沐雲軒起身,抱着蘇櫟出去。

到了庭院裏,沐雲軒放下蘇櫟。

“爹爹,你不用擔心齊兒,他是太想孃親了,明天早上他又生龍活虎的了。”

“嗯!”沐雲軒點了點頭,對於齊兒的性格,他多少還是瞭解的。

櫟兒,這段時間辛苦你了!爹爹聽青楓說了,櫟兒獨當一面的能力,連爹爹都自嘆不如。”

沐雲軒笑了笑,陌兒這麼信任櫟兒,櫟兒的能力值得人去信任。

“爹爹,這些事對櫟兒來說,並不是難事,很多事情,是孃親教導得好!你知道我們兄妹三人爲什麼會比別的孩子懂事這麼早嗎?一開始,沒有爹爹,這是第一點,但更多的是孃親對我們兄妹三人的教導,她一個勵志故事可以不耐其煩的給我們講幾十遍,直到我們理解了故事中的意思,孃親的教導有趣又能讓人從中學到很多東西。” 新三國終結者 ♂!

“櫟兒,謝謝你們的努力,你們都是爹爹的驕傲,以後有爹爹在,不會再讓你們受一丁點的委屈。

蘇櫟擡眸,眼眸溫和的看着自己的爹爹。

“也謝謝爹爹,讓孃親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方向,也謝謝你給了我孃親那份在乎和疼愛,孃親在沒有遇到爹爹的時候,我總感覺孃親經常感覺到不安,起初,櫟兒並不知道孃親爲什麼會那樣,直到知道她的身世以後,櫟兒才知道她那份不安來自哪裏,她只是一縷幽魂,她不安的是,怕自己在不知不覺的之下,她的靈魂會離開身體而去,雖然孃親從來沒有提過,但櫟兒能猜的透孃親的心思。”

沐雲軒雙手不由自主的握在一起,這也是他最擔心的事情。

“孃親的無奈和害怕,是我們不能體會的,櫟兒和齊兒能做的就是,做孃親喜歡的好孩子,讓孃親對這個世界有留戀,讓她的靈魂永遠都捨不得離開。”

蘇櫟說着,眼淚不知不覺流了出來,這是他第一次說這麼多話,就是和孃親在一起,他都沒有一次性說過這麼多話,他明白孃親心裏的那種擔心和牽掛,但他希望爹爹比他們做得更好,永遠都別錯過那個能陪伴他走完一生的人。

“櫟兒……。”

“爹爹,櫟兒先去休息了。”

蘇櫟知道,自己該說的都已經說了,那個冰族公主說的話,希望爹爹永遠都不要忘記。

沐雲軒看着兒子充滿孤寂的背影,心狠狠的痛了一下。

“櫟兒,你放心,爹爹不會讓你們孃親離開我們的。”

說完,沐雲軒轉身往他和蘇紫陌的臥室走去。

清冷的月光下,一身黑衣的他,完美的背影將孤寂展現得淋漓盡致,他目光滿是思念得推開臥室的門,看到裏邊熟悉的一切,那股思念更是瘋狂的溢滿了全身。

沐雲軒在心裏問自己,這世間最大的痛苦到底是什麼?

待悟懂情字以後,他才知道,人世間最痛的是什麼?

沐雲軒腳步沉重的往裏移去,曾經他們在這個房間裏的一抹抹回放在眼前。

沐雲軒坐到兩人相擁而睡的牀榻上,最初的相遇也在腦海裏回放了一遍。

他還記得他見到她第一眼是,她那雙水靈靈的充滿了恐懼的眼眸。

“該死的女人,閉嘴?”

這是他醒過來之後,對她說的第一句話。

“閉嘴,你讓我閉嘴,我打死你這個衣冠禽獸。”

那瓶被陌兒丟過來的意外倒入他口中的藥水,將他們的命運從此交織在了一起。

“陌兒,我知道你不會離開我們的,因爲你捨不得。”

沐雲軒看了看窗外,“只要能將你留在身邊,又何懼血染天下呢?”

沐雲軒絕美的脣邊,泛起了一抹冷笑,這個世界想要與你爲敵,那爲夫便屠盡天下,也要給你一片安寧的天空。

這一夜,沐雲軒在窗邊站了一夜,一夜的回憶,並未減少他心裏的思念,但卻讓他的心裏滿滿的全是幸福。

直到第一縷霞光照入窗內,他才移動腳步往蘇齊的房間裏走去。 ♂!

沐雲軒推開蘇齊的房門,只見蘇齊把被子踢往一邊,小小的身子趴着睡得正香。;

這時,黎小暖也端着洗漱的水進來。

看到沐雲軒,她快速的把水盆放到地上。

“小暖見過聖主。”

“小暖,你來了,起來吧!”

沐雲軒目光溫和的看了一眼黎小暖。

“謝聖主!”

黎小暖小心翼翼的起身。

“嗯!”蘇齊翻了一個身。

“這一大早的怎麼這麼吵呢?”

蘇齊微眯着眼眸,看到自己的爹爹。

蘇齊快速的從牀榻上起來。

“爹爹,你起得真夠早的。”

“爹爹是過來接你去吃早膳的。”

沐雲軒笑了笑,起身去衣櫃裏給蘇齊拿衣服。

看着清一色的白色衣服。

沐雲軒笑了笑,兄弟兩人的喜好完全不一樣,打開櫟兒的衣櫃,裏邊全是黑衣。

“齊兒想穿哪一套?”

看着一套套別緻的可愛的衣服,沐雲軒幸福的笑了笑,看着他們不斷的長高,衣服不斷的從小變,這個過程,對於父母來說,都是很幸福的事情。

“就穿有彼得兔的那一套吧!齊兒最喜歡孃親說的彼得兔的故事了,彼得兔很勇敢很勇敢的。”

“好!”沐雲軒挨套看了看,有好幾種兔子的,他並不認識彼得兔是哪一隻。

蘇齊看着爹爹的背影笑了笑。

“爹爹,齊兒猜,你一定不知道那一隻是彼得兔。”

沐雲軒有些慚愧的回過頭來。

“齊兒,爹爹的確是不知道。”

“小暖。”

“是,公子。”

黎小暖朝着沐雲軒走過去。

她擡起清純的小臉,挨件看了看。

“聖主,彼得兔是第八件。”

“哦!”沐雲軒挨着數過去。

看着衣服上用銀線勾勒出來的一隻豎耳朵的小兔子,非常的可愛。

沐雲軒小心翼翼的拿出來,幫蘇齊穿上。

“齊兒穿在身上可真俊。”

“那是當然,這可是孃親專門爲齊兒設計的,天下就只有這一套。”

蘇齊笑嘻嘻的下了牀榻去洗漱。

蘇櫟也起身過來,他今天起的很早,大概是因爲爹爹回來的緣故,他讓膳房的人準備了很多爹爹愛吃的東西,又回來等他們。

“爹爹,齊兒,好了嗎?早膳已經好了。”

“哥,弄好了!齊兒昨天晚上只顧修煉,一點東西都沒有吃,這一大早就被餓醒了。”

蘇齊一看就知道很開心。

黎小暖一看,福了福身,退了下去。

“走吧!”

沐雲軒把兄弟兩人一手牽一個,往膳廳走去。

一大早就聽說兒子修煉到玄魂階巔峯的君子兮,更是激動萬分。

看到他們父子三人手牽手的走了過來,君子兮起身迎向他們。

“軒兒,齊兒,櫟兒,你們快來。”

君子兮朝着他們招了招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