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朵的出現,讓衆人都是紛紛的大叫着離開,我帶着朵朵直接衝了進去,這時候方由已經和那個殭屍戰成一團了,在一邊一個手持着桃木劍的人無力的坐在地上,我能夠看到他的臉色慘白,手臂上有着兩個黑壓壓的黑洞。

“方由,讓開!”

方由這回沒有任何的由於,身子猛地退開。

我將兒子扔給方由,身子一側,便是一張定神符直接貼在了這個大殭屍的眉心。

砰!

我雖然知道定神符對於殭屍的作用不大,但是走的時候我還是畫了一下,但是此刻看來,似乎定神符真的對殭屍沒有任何的作用。

現在我所見到的殭屍,就算是最簡單自然的殭屍也絕不對電視電影裏描述的那樣,一張符就能將他定住,這完全就是扯淡,就算殭屍的樣子也是和電視電

影裏的有很多的不同。

眼前的這個殭屍此刻已經是渾身是血,他的臉上有着無數的孔洞,在火光的映襯之下顯得格外的顯眼,我深吸一口氣,有一次衝向了這個殭屍,這個殭屍並沒有銅皮鐵骨,所以和平常人一般,雖然他感覺不到任何的疼痛和傷害,但是依舊能夠阻止他的行動能力。

“楊先生,快閃,這個房子要垮了!”

我自然知道,從我一進來就已經感知到了這個房子傾斜到了極點,現在看來恐怕再被撞擊幾下,就要轟然倒塌下來。

“這位朋友,你先走,讓我來收這個傢伙!”

我被大殭屍一掌拍飛又站起的瞬間,之前那個無力坐在那裏的中年大叔衝到我的身邊道。

“大叔,你的情況很嚴重呀!”

看着大叔那已經佈滿了黑氣的臉色,我的臉色微微一顫。

“我沒救了,就讓我和這個殭屍同歸於盡吧!”

說着不等我說話,便直接推了我一掌,然後抱着衝來的殭屍,然後瘋狂的撞向了那就要倒塌的大柱子。

我頓時往外跑。

抱着兒子,我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之間我聽到了一聲嘶吼聲。

“不好,這位大叔沒能治住這個大殭屍,方由你去那邊,我去在這邊,待會兒只要那大殭屍一出來,就直接用桃木劍插他的胸口!”

方由一臉凝重的點點頭。

這個時候多多也是飛到了我的身邊道:“哥哥,不好了大殭屍跑了!”

“跑了?”

超神靈寵大師 就在我反問的瞬間,從一片火焰之中飛出了一個渾身都帶着火光的身軀。

“方由,插殭屍的胸口!”

我大吼一聲,猛地朝着那渾身是火的殭屍跑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這個殭屍突然嘶吼一聲,瞬間在地上猛地一躍,竟然騰空四五米遠。

方由臉色大變道:“楊先生,這殭屍竟然能飛!”

“快追!”

“啊!”

就在我剛要追出去的時候從那火焰之中飛出了一個渾身火焰的中年大漢,正是之前那個想要和這個大殭屍同歸於盡的中年男子。

“大叔!”

我看着那消失在視線裏的大殭屍,猛地一跺腳轉身便朝着那大叔跑去。

這個大叔在地上打了幾個滾,將身上的火焰撲滅,氣喘吁吁。

“快,快……”

我扶着他的瞬間,他說的第一句話便是這句。

他一邊說話一邊伸手抓住了我那半截桃木劍。

“大叔!”

這會兒我看到了眼前的大叔已經開始屍變,他的身體已經完全被屍氣密佈了,我抓出了一把糯米竟然不知道往哪兒放。

“殺了我!”

“殺了我!”

他大吼着,然後瘋狂的猛地將桃木劍朝着自己的胸口送去,我幾乎看到了他的雙眼開始變紅,嘴裏更是開始生長出兩顆獠牙。

“大叔!”

“對不住了!”

情況緊急,我也是沒有辦法,我死死的抓住大叔的手,然後猛地按住桃木劍把。

噗!

我一閉眼,狠狠的插入了大叔的心口,直接洞穿了他的心口。

“哈哈……”

“大叔!”

我不知道大叔是什麼意志竟然能夠在這樣的情況抵抗住屍氣。

“殺了……他……”

大叔按住自己的胸口,努力想要動彈,身體卻是已經僵硬了,我自然知道他的意思,我連忙點點頭,然後又是猛地一用力,半截桃木劍直接完全的沒入了大叔的胸口。

我伸手抹過了大叔的眼睛,然後站起身掏出冥火符。

“疾!”

仍在大叔的身上,看着大叔的身體一點點的燃燒起來,我突然感覺到生命無常,這位大叔我不知道姓名,憑着他的手段完全可以離開這裏,但是他沒有,而是挺身而出,如果不是他的話,可能此刻整個上西溝遍地都是殭屍。

這便是責任。

突然之間我的腦海裏浮現了陳八兩筆記本扉頁上寫的那句話。

“天降大任於吾,吾必終其一生,完成我的使命!”

天降大任於我,我必終其一生去完成!

我的心中默唸,抹過一把灼熱的淚,我將兒子抱在懷裏,身子瘋狂的射入了黑暗之中,我在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將這個殭屍徹底的抹殺,不然對不起那無名的同行大叔。

“粑粑,就在前面了,又有人被殭屍咬了,屍變了!”

我臉色凝重,越是靠近這個低矮的屋子,我越是感覺到了一股不詳的預感。

我突然想到了一個熱血的男人,一腳能夠將石碑都踢成粉碎的方由。

雖然才認識半天,雖然他有些目中無人,但是我還是十分欣賞他的,他是一個高手,敢闖敢衝,是條漢子,我可不想他有任何的閃失,一念及此,我又是加快了腳步。

就在我剛要靠近這個屋子的時候,在我的身後突然撲來了一個身影,我冷哼一聲,抓出一把糯米便按入了身後那張張開的大嘴之中,兒子更是扭頭便是一口唾沫吐出。

嘔嘔!

我轉身便是一拳將這個從背後偷襲的屍變的殭屍瘋狂的打倒在地,然後掏出我那把鋒利的匕首直接插入了他的胸膛,還接着來了幾下,掏出冥火符將這個早已被那大殭屍啃得面目全非的屍體燒成了灰燼。

隨着火焰的燃燒,我看到了在我的身邊已經出現了幾個不斷靠近的身影,這應該是一家人,之前偷襲我的是一個男子,這會兒靠近我的是他的父母和妻子,還有一個小孩子也是張開血盆大嘴,朝着我撲來。

這個大殭屍果然不一般,看來我之前一定是看漏了什麼,不然這些被他咬到的人絕對不會屍變的這麼快!

祁總你老婆又跑了 站在那裏,因爲我出來只帶了兩把桃木劍,之前給了方由一把,這會兒我的身上只剩下一把鋒利的匕首了,不過我還有滅屍槍,雖然只有六顆子彈,應急已經足夠了。

我拿出一個怡寶的礦泉水瓶子,這是我之前裝好的五彩雞血,這個東西比黑狗血要猛地多,不容易得到,雖然比不得舌尖血,但是威力也是十分的勁爆。

我將五彩雞血淋在那鋒利的匕首上,最後自己還猛地包了一口在嘴裏。

那味道,別提多難受了,但是我忍住了!

四個大小殭屍一點點的朝着我包圍而來,我猛地一腳踩在那已經燒了一半的屍體身上。

突然四個殭屍瘋狂的嘶吼一聲,朝着我衝來……

(本章完) 兒子小腿緊緊的夾着我的脖子,我右手拿着那淋過五彩雞血的鋒利匕首便朝着一個面目蒼老的殭屍衝去,要靠近的身後,我憋着一口氣,將口裏有些噁心的五彩雞血噴出,五彩雞血幾乎匯聚成了一條線一般,直接洞穿了眼前這個面目蒼老的老殭屍的臉。

穿越嬌妃太囂張 就在老殭屍退後的瞬間,我身子猛地衝出,一腳踹在這個殭屍的胸口,手上鋒利的匕首直接洞穿他的胸膛,然後猛地一轉,拉出一道血肉。

我這一切動作行雲流水,根本就不需要訓練,小時候就跟着父親一起練一些強身健體的工夫,在這樣的情況下,完成這樣的動作完全是小兒科。

我猛地一腳踩在這個面目蒼白的死殭屍身上,這會兒他已經死了,我已經徹底的斷絕了他的生機。

這種剛剛屍變的殭屍都十分的弱小,幾乎都和我那晚在寢室收拾的小鬼一般。

其他的三個殭屍看到這一幕,瘋狂了,朝着我衝了過來。

我將兒子放在這個已經死絕了男殭屍的身上,然後身子猛地砸地上一借力,彎曲着膝蓋瘋狂的衝了過去!

“來吧,讓我來告訴你,死了應該是什麼樣子!”

我首先一膝蓋撞飛了那個小殭屍,然後猛地一刀便插入我身邊朝着我咬來的女殭屍身上。

嘔!

女殭屍嘶吼着,瘋狂的掙扎起來,自然我不會給他任何的機會,身子在地上打了一個滾一把便扣住了那個小殭屍,然後一刀洞穿了小殭屍的胸口。

因爲這些人被那個大殭屍咬了之後,渾身的血液便會瘋狂的匯聚到心臟之中,然後在心臟之中開始轉換血液屬性,殭屍的血和正常人的血液完全不同。

而此刻我則是趁着這些殭屍還沒有完全的轉化的時候便他們的心臟功能徹底的破壞,這樣的話就能讓他們儘量減少痛苦,雖然我有些不忍心,可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根本就沒有任何選擇的權利,其實送他們上路,纔是此刻他們最好的歸宿。

我將小殭屍抓在手上,然後不斷的朝着兒子跑去,這會兒那兩個女殭屍不斷的朝着我追來,之前那個已經受過我一刀的殭屍此刻傷口不斷的滲着黑血,速度也是慢了不少。

我將小殭屍剛剛放下,便感覺有一隻冰冷的手已經卡住了我的脖子。

我冷哼一聲,咬破舌尖便是一口帶着舌尖血的唾沫吐出,瞬間那個殭屍直接被我這一口塗抹震開,嘶吼連連。

他的臉瞬間被我這一口吐沫腐蝕,我身子猛地一躍,一刀插入了她的胸口,然後猛地攪動一圈,帶出了一股血肉。

嘔嘔嘔嘔!

這個時候那個之前被我插了一刀的女殭屍瘋狂的嘶吼着,撲向了我。

噗!

我躺在那裏,匕首對着她的胸口。她撲下來的瞬間,匕首便直接洞穿了她的胸膛。

嘔嘔……

她嘶吼着,似乎有不甘,雙眼之中的屍煞之氣緩緩的消失不見了。

我推開她的身體,好半天才劇烈的咳嗽了兩聲,口中的味道着實的難受,讓我一陣陣的乾嘔,之前和這幾個殭屍幹架的時候不覺得,此刻我幾乎累的有些站不起來,眼前也是一陣花一陣麻。

“粑粑,你

沒事吧?”

兒子邁動着他那顫巍巍的腳步朝着我走來,我搖搖頭,伸手將兒子抱在懷裏。

深深呼吸了一口氣,我有些吃力的站起來,兒子乖乖的爬到了我的脖子上,我慢慢的將三具屍體都拖到了之前那個男子的屍體旁邊。

“各位勿怪,希望你們早登極樂。”

“塵歸塵,土歸土,冥火符,疾!”

我將一張冥火符丟在了三具屍體之上,一時之間燃起了熊熊大火。

“哈哈哈哈,夠勁!”

就在我轉身的朝着這家人走去的時候,我聽到了一個豪邁的聲音,不用說我也知道是方由,聽這聲音似乎方由還沒有出事,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等我看到方由的時候,我徹底的被他震撼住了。

眼前的方由渾身是血,他的臉上有些慘白,但是他卻是絲毫不在乎,我交給他的那把桃木劍早已經斷成了幾節,而眼前的大殭屍也是周身都是腐蝕的痕跡,胸口更是留下了幾個深深的黑色大洞,我知道那是劍傷。

“方由!”

“楊先生,你來了,這個大殭屍交給我,正好可以讓我好好的練拳,你快去將那已經屍變的殭屍都殺了,不然這整個上西溝都要變成一片殭屍之地了!”

我聽到了方由的話,臉色大變,難道這個殭屍已經咬了太多的人?

我剛要轉身卻是看到了那大殭屍瘋狂的嘶吼一聲便朝着方由衝去,就在我的眼前方由的小腹被大殭屍那鋒利的指甲直接洞穿了。

“方由兄弟!”

我渾身一顫,就要衝過去。

“楊先生不要動,我沒事!”

說完這句話,方由竟然猛的仰起頭直接撞在了那殭屍的頭上。

“哈哈哈,有意思,楊先生,千萬不要過來,我不敢保證你過來我想不想吸你的血!”

說這句話的時候方由的面容十分的痛苦。

啊!

方由瘋狂的嘶吼一聲,然後我便看到了方由一把撕開了自己的衣服,在他的身上有一個巨大的紋身,是一條騰飛的龍,但是此刻這個紋身已經被道道黑色的傷口給切得七零八落。

他的身上竟然已經這麼地方被殭屍傷到了。

而且我還看到了他的脖子處也是有着兩個黑色的血洞。

“方由兄弟!”

“哈哈哈,楊先生如果待會兒我還沒有將這個殭屍打敗,你就殺了我,來快點,我不想再忍了!”

我沒有說話,這一刻我竟然是熱淚盈眶。

模糊之中我看到了方由大吼一聲,身子瘋狂的朝着這個大殭屍衝去,這一刻我同樣看到了這個大殭屍竟然身子往後退了一步。

我抹了一把熱淚,然後緊握着掏出那瓶五彩雞血,不斷的淋在我的匕首上,沖刷着上面的屍氣。

嘔嘔!

我看到了方由幾乎是瘋狂的用自己的手掌穿過了殭屍的身體,然後瘋狂的用自己的身體去撞殭屍的身體,看到這一幕我頓時震驚了,什麼叫做不怕死,或許我再也見不到第二個方由了。

就在那殭屍朝着方由的脖子咬去的時候,我的心猛地一緊,雖然我明知道方由沒有救了,但是我卻是不希望他的

身上再添新的傷口。

“你以爲只有你會咬人嗎!”

我震驚了,這一刻方由竟然長大了嘴巴,猛地一口咬在了那殭屍的脖子上,我甚至能夠看到方由竟然瘋狂的咬掉了殭屍脖子上的一塊肉,然後又是瘋狂的一口,接着咬着那一口肉瘋狂的一拉。

頓時我看到讓我極爲噁心的一幕,被方由扯下的那塊黑黢黢的肉皮裏包裹着的是不斷翻動的蛆蟲,但是這一刻我噁心不起來,我的內心涌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戰意。

我在心底發誓我一定要將這個殭屍殺死!

“哈哈哈哈……”

方由大笑起來。

嘔嘔!

大殭屍也是瘋狂起來了,瘋狂的朝着方由撞來,伸出雙手直接洞穿了方由的胸膛,這一刻我看到了方由驚愕的眼睛,然後原本還要反擊的雙手無力的垂了下去。

“方由!”

暗夜殘情:首席的纏寵 我大吼一聲,雖然認識只有半天,從一開始的不注意不留意,到此刻的男子氣概,要知道方由是和我一樣年齡的年輕人,我們都是有着熱血一樣的青春,美好的生活纔剛剛開始。

可是……

我將兒子放下,然後將那沒有用完的五彩雞血猛灌一口,剩下的完全的澆灌在我的雙手和脖子上,然後將揹包交給兒子。

我大叫一聲,身子瘋狂的朝着殭屍衝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