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這麼美女警察直接將我帶到了距離警察局不遠的一家醫院,在美女警察的帶領下,我們一路就來到了停屍房。

沒錯,就是停屍房。

“聽老爸說,你也懂點陰陽之術?”

進了停屍房,美女警察纔開口,我點點頭,然後問道:“美女姐姐,你是不是先給說說說你的芳名。”

騙你一輩子 美女警察似乎在不停的翻找什麼東西一般,聽到我的話,這才擡起頭額了一聲道:“我叫向陽,你以後就叫我陽姐吧,對了你過來一下!”

看得出這個叫做向陽的美女警察是個重視效率的人,就在和我說話的工夫,她已經找到了一具屍體,然後猛地一拖便將這個裝屍體的袋子拖了出來,然後道:“這就是苟笑笑的屍體,也是跳樓時死的,不過當時我不在局子裏,聽老爸說這個苟笑笑死的時候身上穿着一件血衣,而當他們將苟笑笑的屍體放在停屍房一夜之後,第二天苟笑笑就一絲不掛的躺在停屍房了。”

“血衣?”

我心頭猛地一顫,心中突然想起了早上我爬到陽臺上看到那個落下哥們的時候他身上不正也穿着一件女式的血衣嗎,可是等我下去看他的屍體的時候,身上卻是一絲不掛。

“不錯,而且這個叫做黃濤的人,已經不是第一個死的人了,在苟笑笑死後一週之後,黃濤已經是第三起跳樓事件了,而且他們死的樣子都幾乎一模一樣的,時間都是早上七八點左右!”

(本章完) “有這樣的事?”

我心中猛地一沉,沒想到竟然被自己說中。

修真強者在都市 坐在我肩頭的兒子這會兒抓着我的耳朵,然後道:“這個屍體已經僵化了,沒有任何的參考價值了,還是先找到血衣吧!”

重生之悠哉人 剛剛將那屍體從屍體箱之中拖出來的向陽一臉驚訝的看着坐在我的脖子上的凡兒,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額,陽姐,忘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兒子,名字叫做楊凡。”

向陽站在那裏,將剛打開的苟笑笑的屍體拉上,然後塞進了屍體箱。

“你兒子不簡單,不過現在對於血衣我沒有半點的線索。”

說話之間,向陽朝着我走來,然後在我兒子的小臉蛋上一抹道:“小傢伙,倒是挺可愛的。”

“美女,我們可以做個朋友嗎?”

坐在我肩頭的兒子突然冒出一句話,差點沒有把我嚇得栽一大跟頭。

向陽卻是笑了一聲,轉身道:“好呀,不過你得先幫我找到血衣!”

下傢伙咯吱咯吱笑着,我連忙跟上了離開停屍房的向陽。

“小美女,這可是你說的,要是我和粑粑找到了那血衣,你就給我當女奴怎麼樣!”

我心中越發的想要將張亮他們一夥人好好的收拾一下,這才一晚上,完全讓兒子已經染上了惡習呀。看來以後還是少將兒子和他們單獨的呆在一起。

我明顯的看到了向陽的臉色突然緋紅,我一臉的苦笑,然後將兒子抱在懷裏,直接將他的小嘴給捂住道:“陽姐,別介意,童言無忌,我回去會好好教育他的。”

但是向陽卻是笑了一聲道:“小傢伙,你要是能夠幫我破了血衣這件連續跳樓案,我就答應你怎麼樣?”

“哈哈,小妞,這可是你說的!”

我當時一臉的無語,看着站在我面前的向陽臉色你叫一個精彩。

看着兒子那一臉天真無邪的臉,我鬱悶至極,知道這次是和這個剛剛見面的美女警官交上惡了。

“好,這就是我說的,前提是你要有這個本事,給你們父子三天時候,要是三天你能將這個案子辦好了,我決不食言!”我心中一陣無語,陽姐你這是何必呢,我兒子根本就是一個纔出生幾天的嬰兒,你與他較真,不扯蛋麼?

說完這句話之後,向陽竟然轉身就走。

我站在那裏,看着懷裏笑的合不攏嘴的兒子,半天沒有說出一個字來。

“粑粑,其實這件事很簡單,晚上的時候,回到公寓下面,找那老先生問一下就知道,這一帶的新鬼他都能管到。”

我聽到兒子的話,心中大爲震驚。

“兒子,你也知道公寓下有許多的陰靈存在?”

兒子爬到我的肩頭,然後扯着我的耳朵,我只得又一次讓他架在我的脖子上。

兒抓住我的耳朵,我能夠感覺到兒子早上喝了我的血身材又一次長大了一點,而且手臂也顯得比之前有力一點了。

“粑粑,凡兒什麼都知道,那公寓下面以前就有很多的陰靈,現在我離開了公寓,那些陰靈

應該都朝着公寓下面擠吧。”

我點點頭。

“粑粑,今晚回去看我怎麼收拾他們。”

我沒有說話,只是伸手抓住兒子的小腿,然後走出了醫院,我並沒有將之前得罪向陽的事情放在心上,因爲我現在的心思是在那血衣上,還有就是陰間公寓下面的那些陰靈。

其實在我昨晚聽到了那些陰靈的傾訴之後,我的心中便是有個想法,而且這個想法我也和那老先生說了,他十分的贊同,雖然沒有和小蝶商量,但是按照老先生所說的,而且原本陳八兩之前也給說過,陰陽先生就是要不斷的積陰德才能延長壽命,而且我在過不久就要經歷命劫了雖然我不知道自己的命劫是什麼樣子的,但是我總感覺行善積德能夠讓自己心中更加的充實一些,不管是爲人行善還是爲鬼行善。

中午和寢室的一起去吃了午飯,就回寢室呼呼大睡,兒子也是在我的懷裏呼呼睡大覺,在回到學校到晚上的這一段時間我都是和兒子形影不離,我可不想再讓張亮他們給他灌輸一些成年人才有的思維。

晚上的時候我說要將兒子抱到他媽那兒去,寢室的三人都是一臉的我懂的意思,張亮最後還來了一句,注意身體。我當時就一個飛腳。

晚上八點過的時候,我帶着兒子便朝着公寓走去,一路上兒子騎在我的脖子上,嘴裏唱着一首遊戲裏纔有的英文歌曲,我當時就震驚了,我兒子難不成是那尊大神降世,怎麼這麼牛逼,這出生才幾天,這不過一天的工夫不但能夠打遊戲,還能唱英文歌,說出去估計全世界人民都要震驚。

上了鬼路,兒子纔沒有唱歌,而是在我的耳邊奶聲奶氣道:“粑粑,這裏的鬼的確是多了很多呀,不過都是些小鬼,一點武力值都沒有。”

“兒子,以後別跟着爸爸那幾個朋友學,他們說的都是錯的!”

兒子一聽這話有些不滿意了嘟囔着小嘴道:“粑粑,張亮叔叔說你是他們寢室隱藏最深的,還說你肯定是在紅燈區遇到了媽媽,是這樣的嗎?”

“我去,兒子不要聽那張白嘴亂說,他都是胡編亂湊的。”

我心中越發的覺得鬱悶了。

一穿過那巷子我便能看到很多的陰魂都在火葬場周圍徘徊,當看到我和兒子出現之後,都是避讓開來。

我知道他們都是畏懼我兒子,我不過是跟着沾沾光。

進入了公寓,孫婆婆看到凡兒,頓時笑的合不攏嘴。

兒子卻是理都不理孫婆婆,然後扯着我的耳朵催促我趕快去找媽媽。

我進了電梯,看到那電梯的按鍵,頓時有些驚訝了,因爲我並沒有看到-1樓。

“粑粑,快點,凡兒想媽媽了!”

我嗯了一聲,然後按了十四樓。

期間又進來了幾個公寓的住戶,他們看到我和兒子都是笑着行禮,雖然我有些不認識他們,但也是禮貌性的還禮。

到了十四樓,我剛一出電梯,兒子便嚷嚷着要下來,然後我就看到纔出生不過幾天的兒子,竟然邁着顫巍巍的步子,朝着屋子跑去。

這個時候小芳

剛從我的屋子裏走出來,一看到我回來了,頓時欣喜道:“森哥哥,你回來了,對了柳先生在你的房間等你好久了?”

“柳先生?”

我有些遲疑,這會兒小蝶正抱着兒子走出了屋子,然後一臉笑容道:“相公,柳先生說有事找你,已經等你半天了,你還愣着幹什麼。”

我額了一聲,連忙朝着我的屋子走去,我的屋子小蝶也是精心的佈置了,屋子裏的沙發茶几等都不是人皮骨架,而是貨真價實的現代產品。

我剛一走進屋子,便看到了昨晚的那個老先生。

原來先生姓柳。柳先生一看到我進來了,便放下了手中古樸的茶杯,然後想我談及了關於陰德的事情,其實這個事情我之前也已經拿定了主意,這會兒柳先生一提及我便心中有些嚮往。

要知道陰德的積累就是要通過不斷的做一些不留名的事情來增加自己的對於陰氣的匯聚,也稱陰功。原本這是必須在人世間做的事情,不求留名,而且陰德的積累就是不要讓人知道,這樣一旦被人知道了,讚揚了你,你的陰德就會慢慢的流失,而與之相反的則是陽德,陽德則是隨積隨行,陽德不能積壓,一旦積壓爆發時將會給自己或身邊的人帶來災禍。

而與鬼做事,了卻陰靈的心願,這是一種陰德。所謂種善因得善果,陰德的積累看似無形,卻又是隨處可見,關於陰德的說法我從小便聽三爺爺講過,三爺爺小時候就給我講,與人爲善,多做好事,這樣以後到了陰司功勞簿上纔有你的名字,讓你轉世的時候投戶好人家。

小蝶很贊同我的想法,而且小蝶告訴我其實她早就和柳先生商量好了,只是需要我點頭。

我一聽,心中不禁一陣暖意,對於小蝶我幾乎不能給到什麼,一直都是她在爲我付出,爲我籌劃,想到這裏我突然又想到了那從來都沒有見過的奶奶。

“走吧,我們去一趟地下,這會兒估計都快鬧翻天了,這幾天利州那邊發生了水災,又有不少的新鬼擠着想要在公寓-1樓落腳。”

“新鬼?”

我心中微微一顫,然後馬上問道:“最近有沒有一個跳樓身亡的名字叫做苟笑笑的新鬼呀!”

“苟笑笑?”柳先生微微一皺眉頭,然後搖搖頭。

“這個人我知道,相公,這個苟笑笑的魂魄被人拘了去煉成了小鬼,只是我現在還沒有找到這個煉魂的陰陽先生而已!”小蝶抱着兒子,突然說道。

我心中微微一顫,沒想到苟笑笑的魂魄被人拘去煉成了小鬼,那這件事情就十分的難辦了。

跟着柳先生我們一起走入了電梯,這個時候柳先生伸手在那原本的空白處一按,電梯便開始運行了,幾分鐘後,我又一次來到了昨晚來過的那個地方,只不過這會兒這個地方已經來了一個大變樣,原本滿地的屍體蛆蟲,都已經被清理乾淨了,換上了一排排的骨頭柵欄,在柵欄之中無數的鬼魂飄來飄去。

突然之間,我臉色大變,因爲我看到了不遠處一個高高瘦瘦的身影從我的眼前飄過,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早上才跳樓身亡的大四師兄。

(本章完) “柳先生,這個鬼?”

我指着那個從不遠處飄過的那個一絲不掛的大四師兄。

柳先生連忙回答道:“這個是昨晚上後半夜過來的,好像還和你一個學校的,怎麼你認識他?”

我點點頭,但是馬上又搖搖頭道:“這是我們宿舍樓的師兄,就是儘早上因爲血衣跳樓的那個師兄!”

柳先生眉頭微微一皺,對着盤成一圈懶洋洋臥在一邊的大青蛇道:“小青,把那隻跳樓鬼給我叫過來,我有事要問!”

完美小姐進化史 大青蛇沒有說話,巨大的蛇頭猛地站起,然後青色的大尾巴對着那正在柵欄內尋找休息地方的黃濤一尾巴便捲了過來,黃濤臉色大變,那原本就已經被摔得不像樣的臉這會兒加上驚恐,顯得讓人有些不能直視。

“先生,你找我什麼,什麼事?”

我這位已經掛了的師兄看到柳先生十分的畏懼,當看到被小蝶抱在懷裏的凡兒的時候更是渾身一顫,當場便跪在了凡兒的面前。

“起來吧,跟我來吧,我有點事要問你!”

說話之間,我們一行人便轉過身,朝着柵欄一邊的一間屋子走去,在這間屋子裏已經坐着三個鬼,這三個鬼一看到柳先生進來當即站起身。

“你們先坐會兒,你們事稍後再說!”

三人連忙點頭。

走進了最裏面的一個屋子,我便看到了桌案上的一大疊的人皮卷。

我雖然有些好奇但並沒問,隨着小蝶和柳先生坐下了,黃濤站在我們面前,用手擋着自己的隱私部位,顫顫巍巍。

“相公,你問吧!”

我點點頭,然後走到黃濤的面前問道:“黃濤,你別緊張,你生前還和我是一個學校的,我還得叫你一聲師兄呢。”

“你也別緊張,我知道想知道你知不知道苟笑笑一週之前就已經跳樓自殺了!”

我的話一出,黃濤臉色大變,當即一臉驚駭的看着我,然後木訥的搖搖頭。

宋先生今天又等不及了 “笑笑死了,不可能,昨晚我還見過她,她還說等我們畢業了,我考上了研究生便跟着我回家,她怎麼會……”

看得出來這個黃濤現在還有點蒙圈,不過也正常,畢竟原本是美好的夢想突然一下子變得成了噩夢,而且還搭上了自己的命,更讓人無法接受的是這樣丟臉的死法,放誰身上也會蒙圈。

“你給我說說你死之前發生了什麼?也就是你跳樓之前。”

這是我最想知道的,也對我尋找血衣有着很重要的線索。

“當時笑笑約我出去,說是早上很想我,我記得當時纔有五點過,我一向驚醒,所以手機響的時候我便醒了,我穿着睡衣便離開了寢室,我記得當時我們是在學校後山上見得面,當時天還沒有亮,笑笑一上來便摟着我,還說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話。”

“奇奇怪怪的話?什麼話,一字不漏的給我說出來!”

黃濤點點頭,然後繼續說道:“我們瘋狂的做了一次,那一次我感到無比的空虛,也不知道爲什麼,我當時感覺人很昏,笑笑躺在我的懷裏突然說我們分手吧,還讓我以後都不要去找她,而且她還說讓我馬上就離開學校,找一個人多的地

方,等天大亮了便讓我離開成都。我當時還被她的樣子逗笑了,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誰知道當我醒來的時候我已經發現自己在學校的上空,我親眼看到自己穿着那件我親手送給笑笑的白色衣服,出了寢室上了頂樓然後一躍而下。”

我心中這次明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小蝶,暫時讓黃濤留在這裏吧,七天後讓他去投胎轉世。”

小蝶點點頭,然後黃濤便出去了,我坐在那裏,思索着這件事情的整個經過。

“看來這個叫做苟笑笑的女孩子身上有古怪,可以說她並沒完全被人控制,但又根本就不可能逃脫魔掌,我看有必要找到這個苟笑笑的魂魄問一下。”柳先生端起茶杯,一臉思索道。

我看到柳先生也是醉了,在這樣的環境之下竟然還能喝得下。

“可是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去哪裏找這個苟笑笑。”

柳先生笑了一聲道:“這個其實不難,只需要你做到那個位置上去,楊森,你可想改變自己的命運?”

柳先生突然一句,讓我腦子還有點沒有轉過來,半天我纔回答道:“柳先生的意思是……”

“所謂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而現在你身上已經身具二運三風水五讀書,唯獨缺少的便是積陰德,誠如你之前說的,因果業力,承負解說其實你已經窺測到了陰德的涵義,因果業力是從佛家出發,而承負解說是從道家出發,二者雖有差異,但是最終都是勸人向善,積陰德,改運勢。”

“難道說積陰德能夠改變命?”我的心中微微一顫,眼前的這位柳先生似乎對中國的傳統文化頗有研究,儒釋道皆修,而且能夠在陰間公寓上下任意行走,並且似乎身份也是極爲的神祕,看小蝶的樣子對他十分的恭敬。

柳先生搖搖頭,然後解釋道:“人之命,不可改,老夫活了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看到誰能夠改命,不過現在情況不同了,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可能性,所謂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而你現在身上已經同時具備了人和和地利,只待天時,所以你必須要做好充分的準備。”

“你奶奶已經爲你佈局了幾十年的風水格局,而且你的氣運也是在你兒子出生之後開始一點點的好轉,這所有的風水佈局已經開始發揮作用,而你本身從小又飽讀詩書,雖然如今沒有功成名就,但是你已經具備了改命的諸多條件了。運、風水和讀書你都大體具備了,雖然還有待完善,但這是一個積累的過程,得慢慢的得來。而你現在唯獨缺少一個重要的便是德,德分陰陽,陽德好聚陰德難匯呀。你看哪一個得道之人不是憐蛾不點燈,爲鼠常留飯,築橋鋪路,鑿井引水,捐棺義葬……所謂功德圓滿,便是說的陰德,陽德不過是現世,而陰德是世世,所謂積陰德換福祉,近在己身遠在兒孫。”

我將柳先生說的每一字都深深的記在了心中。

其實柳先生講的我也曾經在經典古籍上看到過。

《易經》就有“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滅身。”的說法,即是說“爲善得福,造惡得禍”,這類說法還在很多的地方都有記載和

闡述,又如道教的善書《太上感應篇》就雲:“故吉人語善視善行善,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兇人語惡視惡行惡,一日有三惡,三年天必降之禍”。就是說做好事就是多交好朋友,而造惡爲非則會樹立冤家敵人,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兄弟朋友多才能成事,所謂善惡終有報,惡時未報,時候未到。

小時候父親經常逼着我看一些這些因果善緣,不分學派,倒是讓我在這方面比同齡人懂得要多點,以前尋思着沒有多大的用處,最多裝裝逼,沒想到如今卻是我修身立道之本。

“其實有陰間公寓作爲一個大平臺,相公可以很好的積攢自己的陰德,而且與鬼爲善,化解了鬼的怨煞之氣都將化作鬼氣進入他們送給你的人皮訟書,相公以後真正步入了陰陽之道,對於相公的道行有莫大的幫助。”

我點點頭,自然我知道要是在陰間公寓之下創立一個陰魂訴訟的平臺,專門來處理這些想要投胎而不能投胎的化怨之地的話,那對於我的陰德積累絕對比長生事務所趙叔他們捐錢來得快點。

我走到桌子面前,在上面已經放着三張工工整整的人皮,這三張人皮不大,只有手掌大小,並不像昨天夜裏張屠夫交給柳先生的那麼大。

“相公,這是鬼門皮,也就是這裏的皮肉,只要你幫助他們完成他們的心願,他們的怨煞鬼氣就會停留在這張鬼門皮上,等到相公以後遇到危險的時候,便能夠將這些鬼門皮撒出去,停留在上面的兇怨之氣便會爲相公所用了。”

我點點頭,然後開始翻開第一塊巴掌大小的皮肉。

上面的內容很簡單。

“我叫李大,我死的時候沒看到母親一眼,我只想再回去看母親一眼,和母親照張相片,如果可能的話,我想讓母親知道這幾年我都在她的身邊,而現在我已經在人間呆了快九年了,鬼氣越來越散亂,如果在不投胎就會魂飛魄散,只想在投胎前看一眼老母親。”

看到這裏我的眼睛微微模糊起來,將那塊肉皮放進了口袋裏。

其他的兩塊我暫時沒有看,因爲我現在手頭上還有一件大事,血衣的事情沒有處理,雖然我可以不管不問,可是在聽了柳先生的話之後,我便下決心一定要挽救這個叫做苟笑笑的女鬼,她能夠和黃濤說那樣的話,說明她還是很愛黃濤的。

在上電梯的時候,我抱着兒子,小蝶挽着我,小蝶告訴我說其實這些鬼都非常的可憐,他們都是善鬼,要不是因爲陰間公寓收留他們,他們早就魂飛魄散了,他們雖有兇怨之氣,但是沒有繼續增加,自然也不會去害人,只等有一天能夠有人爲他們化解怨氣,他們好轉世投胎。

我點點頭,將小蝶和兒子都攬在懷裏,以前我沒有目標,前途茫茫,可是現在我感覺從明天起自己的生活將會充實起來,就如柳先生說的,命運天註定,想要改變幾乎不可能,但是在我的身上看到了改命的可能性。

成功永遠都是留給那些有準備的人,佔據地利人和只待天時!

我在心中暗暗發誓,我楊森一定要努力成爲那個逆天改命之人,爲了自己,爲了小蝶和兒子,也爲了那個從來沒有見過面便爲我鋪路幾十年的奶奶!

(本章完)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抱着兒子,帶着朵朵離開了火葬場,但是我並沒有回學校,而是朝着成都周邊一個叫做羅家村的地方而去。

昨晚我回到了公寓休息了片刻,便找來了李大,詢問了他的家庭情況,我聽後心中是大爲觸動。

李大是一個消防員,經常活動在第一線。九年前,在一個火災現場,因爲有着十幾個煤氣罐子沒有及時的轉移,現場再一次來了一個大爆炸,雖然李大已經極力的保命,可是依然抵不過意外的煤氣罐爆炸。

那一年李大死了,死的時候纔有二十六歲,還沒有結婚,對象剛剛談上。

一開始他還沒有給自己的母親託夢,讓母親好好的保重身體之類的,後來他發現這樣會導致母親陰氣入體,最後他便忍着,只是每晚都站在家門口看着,再後來因爲他在陽間停留的時間太久了,身上的鬼氣越來越散亂,還在尋找了很久才找到了現在的陰間公寓下面,加入了這個大家庭,陰間公寓每天夜裏都會在十一點到第二天凌晨一點開放,所以這個時候有一大批新鬼會進來,而李大就是這個時候進來的。

成都還是很大了,我坐着車到了汽車站,然後換乘了大巴,直到快到中午的時候我纔來到了羅家村,羅家村距離成都還是比較近,估計和狀元村差不多,我一下車便問到了李大的家在哪裏。

羅家村大部分的人都姓羅,李大一家是從他爺爺那一輩遷來這裏的,聽說祖籍是湖北那邊的人。他爺爺因爲是個醫生,所以便在羅家村留下了,後來當了一個村醫,然後在這裏成了家,不過後來他們這一家的命似乎不好,李大的爺爺奶奶死的早,下面又只有一個女兒,這個女兒最後嫁給了村裏的一個土農民,兩口子辛辛苦苦把李大送到了城裏讀書,大四的時候,李大剛剛要畢業的工作正是老兩口享福的時候,李大的父親因爲工地事故摔死了,因爲這件事他的老母親哭瞎了雙眼,李大後來工作了雖然自己有編制工作,但是相對比較危險,而且時間比較少,所以大學時的一個女朋友最後和他分手了,可是讓李大自己都沒有想到的剛剛談上了一個女朋友準備過年就帶回去談婚論嫁的時候卻是遇到了出任務,而就是那次任務,他葬身火海,從此化作了一隻孤魂野鬼。

好幾次他都可以趁着中元節的河燈指引轉世投胎,可是他沒有,他爲的就是希望有人能夠徹底化解他心中的怨氣,讓他能夠走輪迴路,哪怕是變作一隻畜生也要陪在自己老母親的身旁。

後來小蝶告訴我,只有真正的走了輪迴路,才能選擇自己的下一世,轉世爲人則需要忘卻前世,但要是原本積攢了很多陰德而想要化身爲畜生的則可以自己選擇喝不喝孟婆湯。這也是爲什麼那麼多的冤魂過不了輪迴隧道,走不上輪迴路的原因。

我走到李大家裏的時候,正看到李大的母親坐在有些破敗的門檻上。

這樣的房間我還是在老家看到過,泥土牆壁,高高的門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