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又開始犯花癡病,發現這花癡病不是隻遇見朱明纔會犯病,而是看到美男她就控制不住,自己是不是太花心了?

貌似是花心了一些,好像不止一些,好吧,她就是花癡一枚!

不就靈魂犯花癡嗎,應該不嚴重吧?

話說古代男人可以有三妻四妾,女人就不可以嗎?

一個高冷霸少,一個溫厚暖心,嘿嘿怎麼想都覺得好過癮…咦?她今兒是不是興奮過頭了,還是喝過頭了,這想的都什麼呀!

怎麼覺得有些噁心呢,不會要…晨曦一定要頂住。

強忍着噁心真是不易,這一路膽戰心驚的心都要變老了,晨曦只覺得時間過得漫長無比。

好不容易到了小區門口,她才略微鬆開了防備,快到了,在堅持一會兒就好了。

難得自己的**這麼聽話,晨曦可是感到了欣慰。

都到了文浩怎麼不下車?

晨曦見文浩拿出她的手機撥打了她家的電話號,文浩竟然這麼懂得尊重她,他不擅自抱自己上樓,而是叫她的父親來接她。安排的真是妥妥當當,穩穩妥妥,要麼有那麼多女同學追着他。

晨曦穿出車子,想看看父親有沒有下來,卻看到得是那輛熟悉的汽車,四個零停在昏暗的角落。

朱明?他怎麼來了?他不是和那女人在一起的嗎?這個時間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晨曦飄到朱明跟前,只見朱明拿出手機翻了翻,隨後又合上了手機,視線直直地盯着前方。

晨曦不解的撓了撓頭,見父親下了樓,她只好跟了過去。

文浩畢恭畢敬的和父親交代完前因後果,再把自己抱下車,遞給了父親。

自始至終朱明一動不動地坐在車裏沒下來,僅僅面無表情地目視着這一切。

他是來找她的嗎?怎麼不下車?這鐵面表情又是什麼意思?晨曦完全看不透某男的心思。

見父親抱着自己上樓,晨曦只好離開朱明,跟着肉身飄移。

, ?父親年邁,老腰遠遠不如以前,一路擔心父親的腰會不會出事,晨曦短暫的忘記了樓下的朱明。[燃^文^書庫][www].[774][buy].[com]uruo.

等晨曦離開屋子回到原來位置時,地面空蕩蕩。

難道他走了?

算了走就走了吧,她也沒做出什麼越軌的事也沒什麼可擔心的。

既然都出來了那就遊蕩夜世界好了,晨曦圍着小區轉了轉,奇怪的事這一天她一個亡靈都沒見到。

這麼安靜,看樣子這幾日都這周圍都沒有死人。

晨曦回屋子,閒的無聊,就試着翻翻小說,可觸不到物體的她怎麼也翻不了書。

以後她要是想看書,是不是得把每張紙都撕下來貼在某個地方,這樣她靈魂出竅後就能讀了?

這個貌似好酷!

她豈不比普通人多了不少時間幹其他的事情?比如看小說?

她本來就喜歡看小說,這下好了,有的她看了。()

第二天晨曦本來想做個玻璃牆,可忽然想起今天她要離開幸福屋給某男當契約妻,一下沒了動力,只好閣下那個新想法。

這次離去只能在特定的時間回得了家,玻璃牆還是以後在做好了。

一想到離開家當別人的契約妻頓時覺得好難過。

晨曦怕父母親擔憂勉強隱藏着傷心,帶着不自然的微笑離開了幸福屋。

父親送她到車裏,晨曦強忍住傷感,這次離開怎麼那麼像遠走他鄉的感覺,以後週末不還能回家嗎,她是怎麼了?

朱明的汽車啓動,看不見父親的身影,晨曦才流露真實情感。

晨曦撅着小嘴把頭扭到靠窗戶的那一頭,帶着陰霾表情望着陰霾天。

從今天開始她要當他的契約妻,前途怎麼覺得這麼迷惘…

汽車駛進新別墅,晨曦才恍然醒了過來。

“不是住老別墅嗎?怎麼來這裏了?”

“爺爺住院,咱倆暫時住這邊。”

咱倆?他和她有那麼親嗎?都到了稱咱的程度?

園丁正在院子裏整理樹木,晨曦拎着手提包進了新別墅,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可晨曦還是感到了陌生。

“一會兒來書房找我。”

晨曦,放下行李就去了書房。

叫他趕緊說完,這樣她也能自我安排自己的時間。

推開書房門,滿牆的書籍一眼而入,這麼多書,他們家不是從商嗎,還喜歡收集書籍的啊。這屋裏怎麼有兩張桌子?一大一小,這兒不就他一人住嗎,好奇怪。

“做那邊。”朱明坐在大的書桌用眼神指了指角落裏的小書桌。

晨曦發現桌上一打資料,寫着醒目的高考兩個字。

有人準備高考嗎?這朱家還有其他人?

晨曦坐到椅子上隨意翻了翻,嶄新的書似乎無人翻閱過。

“明主,你家有誰準備高考嗎?”

一路想好了,既然是契約妻,那她還是稱他明主好了,免得叫他名字惹他不高興。

明喝了口杯中的咖啡。

“誰啊?”晨曦翻着書籍說道。

“你!”晨曦停住翻書的動作,怔了怔。

他是不是又在逗她?不對,每次像是逗她,卻都是認真的。

難道說的真是她?

, ?“從今天開始我會一對一補習你的功課,離高考還有半年時間,半年,你,沒問題吧?”

“明主,你是不是忘了啊,我去年已經參加過高考,考上了大學,現在我只是休學而已。[燃^文^書庫][www].[774][buy].[com]【閱讀最新章節首發】”晨曦喃喃地說。

“以前你上的什麼學我不管,從今天開始你是我的契約妻,你得按朱家的標準走!”

朱明放下杯子冷諷的說道。

“啥?朱家的標準?朱家什麼標準?”晨曦傻傻地眨了眨眼。

“貝京大學!”

“撲赫,沒搞錯吧!”最怕學習的晨曦一下慌了,貝京大學不都是牛人上的學吧,她是牛人嗎?明顯不是!所以兩個字‘做夢’!

誰不知道數一數二的貝京大學,一般的中學只要能一人考上這所學校,那就成了學校的榮耀,學校可是掛橫幅重大宣傳的。()

她們班是學校的列外,更是月城的例外,高中的她們班出了名的怪胎,一半的同學幾乎都上了這所學校。

思琪就在這所學校,晨曦還羨慕了半天,那種可望而不可即的滋味兒她早已體驗過,早已變麻木。

這樣數一數二的學校她怎麼可能考的上,她既不聰明,又愛犯懶,明明是在說天方夜譚!

慢着,他怎麼忽然提起這樣的要求?他是不是故意拿這個刁難她?

穿書後我成了攝政王的心肝 對了,昨夜他的表情很僵硬的,肯定生氣了,這小氣鬼不直說昨夜的事兒,拿她的學習來做文章,好討厭,好討厭!

“沒搞錯,你的目標就是貝京大學,今天咱就開始複習,你先去準備一下,一個小時後來這裏報道!”

“啊?”晨曦不安地坐在那裏啃指甲。

這怎麼辦好?是直接和他攤牌昨夜的事兒?可昨天她已經不省人事了,她要是提出來就奇怪了,不行,不能提!

那她只能準備考試?開什麼玩笑,好不容易度過了高考那一年,她可不想再過豬狗不如的生活,怎麼辦,怎麼辦?

“你是想現在就開始嗎?”朱明的眼神落在了她的身上。

晨曦急忙逃開。

“砰!”關門聲響,她才發現自己竟然緊張成一隻螞蟻。

她怎麼每次在他前面就會變得這麼懦弱?是他的氣場太強大,還是她被他馴服了?

不行,不能老是這麼被動,憑什麼她要重新參加考試?放着好好的學校不上,爲毛要去受那個苦罪!

她孟晨曦不要,她纔不要重新參加高考!

“切!”晨曦擡起胸脯邁着有力的步伐回了自己的屋。

剛進屋思琪的電話打了進來。

晨曦躺在陌生的鋪上看着陌生的天花板打起了電話。

“怎麼樣?怎麼樣,文浩和你昨夜怎麼樣了?”

“他送我回家了,然後就走了。”

“啊?就這樣!”思琪失望的在電話那一頭嘆氣。

“你還想怎樣啊!”

“你說,他怎麼會知道你家地址?昨天我還想着告訴他錯的地址的,這樣他不就送不了你,理所當然的你就被他帶走了,後面自然就…哎,哎,可惜啊,算錯了一盤棋!”

“真是有勞您了!”

晨曦欲哭無淚,還好文浩記得她家的地址,要麼都不知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不辛苦,錯過了這麼好的機會,那隻能等下次了,晨曦放心,下次我一定都計算好了,再給你安排。”

“別,你別,以後你可千萬別再瞎點鴛鴦譜,你要再自我主張我可要生氣了。”

“好吧,你昨夜喝的不少,頭是不是還痛,那我就不騷擾你了,bye~”

, ?晨曦放下電話,閉上了眼睛。[燃^文^書庫][www].[774][buy].[com]kjanga

不知是昨夜酒喝多了還是沒睡好,懶懶的躺在軟軟的鋪上,睏意一下襲來,沒一會兒就給睡着了。

靈魂出竅,晨曦坐了起來,真不知朱明是真生氣跟她慪氣,還是真的希望她能考上貝京大學?晨曦決定去書房看看朱明。

穿牆穿壁來到書房,只見朱明埋頭撰寫。

他工作不用的都是電腦嗎?這會兒怎麼用筆了?晨曦靠過去一看,朱明正在翻閱着高考參考資料。

這朱明難道真心希望她能考上貝京大學?

晨曦拖着下巴看某男專注的表情。

明主這麼用心,她是不是也該搏一搏?可這是能博的事兒嗎?差着一萬八千里怎麼考的進貝京?

與其做些無謂的努力,還不如讓某男早早放棄。()

晨曦決定讓某男放棄貝京的想法,可她有能力感化他放棄這件事兒嗎?他貌似不是一個輕易就被感化的一人!

某男看了眼表,皺着眉頭起了身。

晨曦跟在他的身後,她發現他去的是她的臥室。

這混球硬闖女閣!大白天的,他要幹嘛?已經被某男嚇過好幾回,她的心早已成了玻璃心。

某男推門而入。

哎呀~早知道某男硬闖她應該鎖門睡覺的,都怪自己馬虎,她以爲還是自個兒家呢!

某男靠近**鋪,晨曦急忙閉上眼睛,透過小縫隙看那不雅的畫面。

只見某男一把把熟睡的自己拽了起來,她的靈魂自然地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晨曦緩緩地動了動沉重的眼皮,這才發現,她整個人就被某男硬拽代拉,被摁倒了書桌上。

等晨曦完全醒過來時,某男的凌人的氣勢撲面而來,她馬上變老實,坐直了身子。

“從今兒開始遲到要罰寫單詞,記清了沒?”

晨曦帶着睏意點了點頭。

沒過一秒鐘她就後悔了,點啥頭啊,不說要感化他放棄貝京嗎,就這麼點氣勢就打退堂鼓了?

“還困嗎?”

晨曦又一次點了點頭。

“那要不咱來一個冷水浴,保證讓你瞬間醒過來。”那語句充滿了溫和,可每一句都帶着極強的殺傷力。

冷水浴?咱?大叔,還是饒了我吧!

晨曦睜大眼眸使勁兒搖頭。

“這是複習計劃,看着日期進行,完不成任務不許睡覺不許吃飯!”

“啊?”晨曦馬上癱了下來,腰背彎起,頭貼緊下巴,委屈的撅了撅嘴。

他來真的啦?那自己豈不要被摧殘而死?不能吃不能睡,這日子還能過嗎?早說天上不會掉餡餅,果真果真沒那麼好的事!

這是契約第一天好不好,後面的日子…嚶嚶嚶~晨曦好想哭,可看着時鐘,看着今天的任務晨曦馬上翻開了本子。

還好今天只是模擬考試,只是答卷子,應該能按時完成。

不對,她不是計劃着讓他放棄貝京的嗎,這會兒她怎麼就跟着他的節奏走了,不行不能亂了陣腳。

晨曦見某男離去,可是鬆開心。

她看着半生不熟的卷子動起了腦筋,卷子,測試,他這是想要測試她的底子嗎?

, ?測試,對了,她要是來個絕望分數,他會不會選擇放棄?

換做是她,有一個基礎特差的學生那肯定不抱什麼厚望了,這個主意不錯,好,就這麼定了ang

晨曦拿出答題卡,開始胡亂答題,這種隨心所欲的感覺還不賴,晨曦看着自己的傑作忍不住笑了出來。[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朱明,看你還怎麼辦,hoho,失望吧,絕望吧,明主大人放棄無謂的希望吧。

晨曦手捧着答題卡哈哈大笑。

忽然想起自己的處境,她急忙用答題卡擋住半拉臉觀看四周。

屋裏一下寂靜了下來,只聽得見鐘錶的滴答聲。

書房就她一人,應該無所謂的吧,爲了萬一還是保持淡定好了,不能樂極生悲,不能大意,淡定,淡定!

答題卡都塗好了,現在出去又不符合常理,幹什麼好呢?

晨曦圍着碩大的書櫃轉了轉,猛然發現自己的書桌離書櫃有一定距離,馬上又回了座位。()

萬一某男突然造訪,豈不露餡了,還是安全起見原地待着好了。

晨曦坐回自己的座位,掏出手機開始了遊戲,兩隻耳朵也沒忘記時時聆聽門外的聲響。

過了幾個關,正打着來勁兒時,門口傳來了動靜。

她急忙收起手機拿起了筆,貌似老媽監督她的時候,她也這麼幹過,經驗豐富就是好啊!

“做完了嗎?”某男面無表情的走了進來。

好像沒被發現,hoho,那是,這方面她可是老手,連她老媽那麼精的人也都被瞞過去了,何況是沒這方面經驗的明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