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大操場是被隔離帶圈住的,而現在那隔離帶以外,圍着一圈目瞪口呆的人。

“釋彌夜!”佳沫兒揮着手,“你沒事吧!沒受傷吧!”

剛剛地面晃動的太厲害,他們也只能保證自己不摔倒,不掉進腳下突然出現的裂縫裏,根本就沒辦法看清這邊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釋彌夜能聽到他們的聲音,可是他們未必就能聽得到釋彌夜的聲音。釋彌夜做了一個沒事的手勢,又抹了一把滿臉的血。

“這隻大爪子怎麼辦?”釋彌夜轉頭看着地上那隻已經開始慢慢的消散了的巨手,“要不要拍張照?”

孫安琪撇撇嘴:“得了吧!就算拍下來了,不明真相的人也會說這是ps的……這裏有這麼多目擊證人,拍不拍照都無所謂了。”

釋彌夜指了指地上跟她一樣從頭紅到腳的sd娃娃:“進去!”

孫安琪一臉的嫌惡:“我纔不要呢!纔不要跟你一樣噁心!”

“白魅,你讓她進去。”釋彌夜磨牙,“都是你!還得我被濺了一身的血。”

白魅沒有理她,只是看着地上那隻漸漸消散的巨手,忽的又轉過身:“剛剛夙隱說‘原來是你’,是什麼意思?”

釋彌夜一愣,隨即也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我也想起來了,他好像是忘記我了,然後突然就想起了我一樣的……還說了什麼?雨?羽?宇?”

白魅的視線移到了釋彌夜脖子上的夜晝上:“他好像是看到了夜晝,才說的那樣的話……”

“難道他認識夜晝的前一個主人?”釋彌夜更迷惑了,“可是他當時的表情很奇怪,好像看到了什麼完全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一樣……而且我看他當時說那句話也不是對夜晝說的,而是對我說的!”

孫安琪倒是若有所思的開口:“我覺得,夙隱當時的意思應該是覺得,這個所謂的夜晝,不應該出現在你身上。那個‘原來是你;,說不定就是說你偷了人家的東西啊什麼的……”

釋彌夜的臉黑了黑:“喂!這是我爺爺留給我的!”

“這件事先不要管了。”白魅看了一眼試圖繞過那個大坑過來的警察,“你還是想象這件事情怎麼善後吧!”

“這個自然有宋宸雲解決……不過白魅。”釋彌夜攔在了白魅面前,“我看你今天除了把那隻大爪子砍斷以外,就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情……昨晚你爲什麼要進夜晝去睡?”

白魅一攤手:“一舉砍斷那隻大爪子也是很費力的。”

看着釋彌夜明顯一副不相信的樣子,白魅聳聳肩:“而且當時夙隱那個樣子那麼虛弱,夜晝的排異性又大,我要在一瞬間把夙隱附到夜晝上,你知道這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嗎?”

“好吧!”釋彌夜能說什麼,釋彌夜無話可說。

宋宸雲跟佳沫兒他們繞過來了,剛剛一戰定,宋宸雲就一把抓住了釋彌夜的肩:“怎麼這麼多血?你有沒有事?”

宋宸雲急切的樣子倒是讓釋彌夜一愣,不只是釋彌夜,幾乎所有人都愣住了。

宋宸雲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他收了手,一臉嚴肅的看着釋彌夜:“如果因爲這件事情而讓釋彌夜同學受傷的話,那就是我們警方的無能了。”

豪門閃婚,陸少的寵妻 釋彌夜最撇了撇,心說自己因爲各種各樣的事情受傷已經受得夠多了,前段時間後腦開花不說,臉都差點被毀容了。

宋宸雲又左右看了看,纔有些詫異的開口:“夙隱呢?”

釋彌夜扭頭看了白魅一眼,白魅輕輕的搖了搖頭。

“夙隱犧牲自己,把所有的力量都注入了那個結界裏,所以他消散了。”釋彌夜如是說。

宋宸雲愣了。

他扭頭一看,才發現佳沫兒他們眼中雖然帶着濃濃的哀傷,但是表情都很平靜。

“你們都知道?”

唐海桐點了點頭。

宋宸雲沉默了。

釋彌夜倒是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也不知道宿舍裏現在有熱水沒,我現在最想的是趕緊洗個澡。”

大家這又才把視線集中在釋彌夜的身上。

“釋彌夜,你真的沒受傷嗎?”佳沫兒關切的問,順手把自己手裏的長槍遞給了釋彌夜。

“我沒事。”釋彌夜接過佳沫兒和唐海桐遞過來的長槍,直接收進了夜晝裏,才又把身上的外衣脫了下來,“就是被噴了滿身的血……”

孫安琪在一邊涼涼的開口:“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有一種大號衛生棉條的既視感——還是用過的!”

釋彌夜一僵,隨即惱羞成怒的吼道:“你怎麼這麼猥瑣啊!”

宋宸雲一呆,“你在跟誰說話?”不過他馬上又反應了過來,“是鬼?”

“一隻猥瑣的傲嬌女鬼!”釋彌夜臭着臉。

孫安琪撇撇嘴,不理她了。

“現在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白魅看了看一邊的教師宿舍,“陳琛,你的宿舍還沒塌,我先去睡一會。” 釋彌夜點點頭:“我也要去……不知道煤氣管道自來水管道這些有沒有問題……我要去洗澡,實在是太難受了!”

“我陪你!”佳沫兒立刻開口。

唐海桐苦笑了一聲:“我不可能一個人留在這裏吧!所以我還是也去吧!電線沒問題的話,我倒是能去看會電視。”

陳琛看了宋宸雲一眼,聳了聳肩:“宋隊長,剩下的你自己解決吧!這些無名英雄要撤退了。”

“誒……”宋宸雲開了口,卻又不知道說什麼,只得無奈的嘆口氣,“那好吧,你們去吧!”

見一行人或者還有鬼往一邊走去了,宋宸雲才又折回身,開始分佈這些戰士們的工作。

這甲乙高中,大部分都要重建了。自從劉曦雪的事件發生以後,頻繁發生詭異事件的桐明縣差不多就全‘交’給他負責了。這次甲乙高中又出了這樣的事情,這之後的善後就只有他來‘操’心了。

計算損失,安撫人心,敷衍媒體,災後重建……宋宸雲想着就覺得頭疼。

剛剛離開大‘操’場,釋彌夜就抓住了白魅的袖子:“你能不能直接一個**術,讓所有人的記憶全都消失?”

“髒死了……別砰我!”白魅打掉了釋彌夜的手。

釋彌夜炸‘毛’了:“你也不看看我變成這個樣子都是誰的功勞!”

孫安琪走在最後面,笑的幸災樂禍。

“就算在場的人的記憶消除掉了,甲乙高中的學生呢?看到那隻巨手的學生可不是一個兩個!這件事情現在國家高層也都應該知道了。而且之後甲乙高中的重建呢?”

釋彌夜有些不甘:“你就讓他們忘掉巨手的事情,讓他們就以爲是地震!高層就算是知道了這件事情,應該也不會宣揚出去了!”

“我說了,我只能抹去人的一段記憶,而不能建立一段記憶。”白魅淡淡的開口。

“不需要你尖利。”陳琛沉‘吟’了一下,“你只需要抹去他們的記憶,然後宋宸雲他們的人自然會讓人去告訴他們,嫁衣高中這個樣子是因爲地震的原因——世界上還有一種叫心理醫生的玩意。”

“對!”釋彌夜點點頭。

白魅皺了皺眉,這件事情他也不想太多的人知道,不然以他的身份來說,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那好,我就先把還在甲乙高中的人的記憶抹去……然後在去那些學生的撤離地去……”

釋彌夜鬆了口氣:“那好,我這就去通知宋宸雲,叫他先去找幾個比較厲害的心理醫生……”

“讓陳琛去。”

“啊?”正要轉身的釋彌夜詫異的擡頭看着白魅。

“你不是要去洗澡嗎?讓陳琛去通知就可以了。”白魅雙手‘插’在‘褲’兜裏,晃悠悠的往礁石宿舍走去。

釋彌夜站在原地,看着白魅的身影,一時有些沒‘摸’着頭腦。

陳琛的眼裏閃過一道奇異的光芒,她伸手推了釋彌夜一把:“對,你渾身的血很不舒服吧!我去通知宋宸雲就可以了!”

佳沫兒和唐海桐對視了一眼,表情一如陳琛般的神祕。

釋彌夜有陳琛的房間的鑰匙,她打開了‘門’,脫下鞋丟盡垃圾桶就往衛生間跑。

“哇!熱水能打着!太好了!”釋彌夜關了衛生間的‘門’,麻利的脫掉了身上被血浸透了的衣服,立刻就沖洗起來。

白魅打着呵欠,走進陳琛的房間,倒在‘牀’上就睡着了。

等釋彌夜洗好澡出來,纔看到佳沫兒也靠在唐海桐的肩膀上睡着了。想來昨晚守了前半夜,後半夜也沒有怎麼睡着,這會事情結束了,總算是放下心來睡着了。

電視開着,只是聲音極小,唐海桐是醒着的,看到釋彌夜出來,立刻手忙腳‘亂’的想要做什麼,可是又不知道該做什麼,更不能把佳沫兒吵醒了,只能十根手指動了動之後,無奈的放棄了任何想要解釋的想法。

釋彌夜微微一笑,坐到了一邊的單人沙發上,也沒有找吹風,只是用‘毛’巾細細的擦着頭髮。

雖然地底下的那個大傢伙還在,但是那結界也足夠困它幾百年了。這次鬧出這麼大的事情,好在是有驚無險我解決掉了。其實真正的說起來,最大的損失還是那隻手突然出來的時候,那兩個無辜被割顱的學生和之後發生的踩踏事件。

釋彌夜嘆了口氣,把視線投向了天空。

甲乙高中如此吸引鬼怪的原因也明朗了,就是因爲那結界不穩,出現了殘缺,地下那大傢伙的氣息菜吸引到了那麼多的鬼怪的。

百鬼夜行必有因,如今那殘缺不堪的結界被加固,怕也沒幾個惡鬼羅剎魑祟敢繼續留在這裏了吧!甲乙高中,總歸是要平靜下來了。

釋彌夜的頭髮還沒擦乾,陳琛就帶着宋宸雲回來了。

“陳老師說有人可以消除大部分人的記憶,是真的嗎?”一進‘門’,宋宸雲就迫不及待的開口了。

“噓!”釋彌夜把手指豎在嘴邊,指了指還在酣睡的佳沫兒。

宋宸雲立刻放輕了腳步聲,有些抱歉的看了唐海桐一眼。

唐海桐的臉黑了黑——你看我幹什麼?

釋彌夜一邊梳着頭髮,一邊飄飄悠悠的往陳琛的房間走去。輕輕推開一條縫,就看到白魅側躺在‘牀’上,一手枕在臉下,一手放在‘胸’前,睡得正香。

釋彌夜還在想,如果她跑過去叫醒白魅的話,白魅會不會直接‘抽’她一記——誰知道白魅有沒有起‘牀’氣?

只是她腳纔剛動一下,白魅就睜開了眼睛。

“怎麼?”

本來還做出一副躡手躡腳的樣子的釋彌夜立刻站直了身子,指了指‘門’外:“宋宸雲過來了。”

白魅打了個呵欠,坐了起來:“你叫他進來吧!”

釋彌夜點點頭,探出身子對着宋宸雲招了招手,宋宸雲和陳琛立刻就走了進來。

‘門’被關上了,留下唐海桐在客廳裏無可奈何。

“難道,能消除那些人的記憶的人……就是白魅同學?”宋宸雲有些差異了。

“怎麼,不可以嗎?”白魅睨了他一眼。

“當然不是!”宋宸雲倒是一副鬆了口氣的樣子,“起初我就覺得白魅同學一定不簡單,沒想到白魅同學你的能力如此的強悍,竟然是消除記憶……”

白魅不置可否的翹了翹嘴角。

釋彌夜生怕宋宸雲又會說出什麼邀請白魅去那個“特別重案行動組的話”,趕緊就接過了話頭:“宋警官,那你能找到那些能給這些人做心理暗示的心理學家嗎?”

“這個不用擔心,在剛剛陳老師跟我說了之後,我立刻就給頭打了電話,最遲今天晚上,那些人就可以到達南界鎮。”

“那現在甲乙高中的學生們呢?”釋彌夜扭頭向外面看去。

“甲乙高中的學生就撤離在清平鎮以前的那所初中的舊址那裏。”宋宸雲指了一個方向,“這這邊三鎮的人,就全部撤離到桐明縣縣城附近,昨天事情一發生,立刻就有當地的駐軍幫着搭建起了簡易帳篷了。”

“駐軍?”釋彌夜若有所思的看了宋宸雲一眼,“那桐明縣的人有什麼反應?一般來說,就算是地震,影響範圍也不會這麼小吧!”

宋宸雲點點頭:“所以我們一開始對外宣佈的就是不是地震,而是地陷。”

“地陷?”釋彌夜一愣。

“是的,地陷又叫做地面沉降或者是地面下沉。它是在人類工程經濟活動影響下,由於地下鬆散地層固結壓縮,導致地殼表面標高降低的一種局部的下降運動。”宋宸雲的解釋的很官方,“過度‘抽’取地下水也有可能會導致這情況的。”

陳琛卻點點頭:“大‘操’場上出現那麼大的兩個坑‘洞’也可以解釋了……只是昨天和今天頻繁的地動怎麼解釋呢?特別是今天地底下那個大傢伙最後嚎的那一嗓子,我保證整個桐明縣的人都能聽見。”

“這可以說成是地面坍塌的時候發出的聲音。”宋宸雲也有些無奈,“只能這樣子了。”

“可是……一開始因爲那巨手而死掉的人呢?”釋彌夜嘆了口氣,“也只能說是因爲地陷而意外死亡的嗎?”

白魅懶得管這些:“你就說你那些心理學傢什麼時候到,到時候再來叫我就可以了。”

國師大人饒命啊 “白原市的幾個在今天下午就能到,上面已經批准了。”宋宸雲對着白魅一敬禮,“感謝白魅同學爲國家做出的貢獻……還有釋彌夜同學和陳老師以及唐海桐同學和佳沫兒同學。”

“我只希望,在這次的事情過去之後,好好的把甲乙高中重建好。”陳琛的表情有些黯然,“還有就是甲乙高中的重點……希望不要又掉成普通高中才好!”

宋宸雲猶豫了一下:“我想,這應該不會的。”

“那最好了!”釋彌夜的腦子也浮現出了禿頭校長的樣子。

шшш▪ tt kan▪ ¢ Ο

“所以現在是不會對外公佈說這邊的事情已經解決了?”陳琛扭頭看了一下外面還有着裂縫的地面。

“當然不會!”宋宸雲點點頭,“至少要等白魅同學把他們的記憶消除掉了纔可以。”

白魅倒在‘牀’上,一翻身,又睡了。

三人無奈的對視了一眼,打開‘門’出去了。

宋宸雲解決了心裏的一塊大石頭,又匆匆的離開去安排之後的事情了。

天快黑下來的時候,宋宸雲終於派了人來通知,說二十個心理學家已經到位了。

“二十個?”釋彌夜‘抽’了口氣。

佳沫兒早在下午的時候就已經醒了,睜開眼發現自己幾乎是半躺在唐海桐的身上的時候,那臉紅得……到現在她只要一看到唐海桐,臉還是會不自覺的紅一下。

“二十個很多嗎?”陳琛做了飯大家吃了,現在釋彌夜和佳沫兒主動請纓在洗碗。

那個小戰士猶如標槍一樣的站在‘門’口:“宋隊長讓我來問,去執行任務的,除了白魅同學還有誰。”

“就我一個人。”白魅推開‘門’走了出來,他一直在睡覺,陳琛做好飯之後有去叫他,但是他睬都不睬。

“白魅同學請跟我來!”小戰士又是一敬禮,姿勢標準的轉身。

見到‘門’又被關上了,釋彌夜嘆了口氣:“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恢復通訊!”

“恢復通訊?”佳沫兒一怔,“電話打不出去?可是我看宋宸雲不是都能打電話嗎?”

“這個片區都被屏蔽了。”釋彌夜聳了聳肩,“宋宸雲的電話,估計是內部電話,跟我‘門’平時用的不一樣吧!大概是特殊線路。”

佳沫兒掏出手機一看,果真,屏幕上直接就顯示的“無信號”。

“大概明天就能恢復了吧。”唐海桐也有些不確定,“畢竟今晚大家的記憶應該都被消除掉了。”

“不知道白魅會怎麼樣。”陳琛有些憂慮。

“白魅?白魅怎麼了?”釋彌夜有些詫異。

“甲乙高中幾千人,這邊三個鎮又是幾千人,這一共加起來差不多有一萬人。”陳琛深深的看了釋彌夜一眼,“就算是讓你不停歇的叫這些人每個人的名字一次你都會累,何況是消除這麼多人的記憶。就算這周邊三鎮的居民不用消除記憶,這幾千學生也夠嗆的吧!”

釋彌夜一想,便覺得有些坐不住:“那我也跟着去好了!”

佳沫兒詭笑了一聲。 釋彌夜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白魅如果真的耗費自己的靈氣去做這個事情的話……我能在他靈力匱乏的時候給他補充靈力!”

“快去吧!”陳琛倒是比較理解釋彌夜的想法。上次白魅那個樣子了,跟釋彌夜在一起沒多久,就莫名其妙的好了。

釋彌夜點點頭,也懶得再走樓梯,直接就從窗戶裏飄了出去。

一路飄到了校‘門’口,正好看到白魅正一臉不耐煩的上車。

“等等!我也去!”釋彌夜穩穩的落在地上,把白魅往車裏一推,自己也就坐了進去。

“你來幹什麼?”白魅眉頭一皺。

“做‘奶’媽啊!”釋彌夜撇撇嘴,“我難得有這麼好心的時候哦!”

白魅懶得理會她。

宋宸雲坐在副駕駛,皺着眉頭看了釋彌夜一眼,還是沒說話,發動了汽車。

清平鎮距南界鎮還是有點距離的,汽車開了二十多分鐘,纔算是到了清平鎮。

清平鎮的初中舊址位於清平鎮的西北方向,幾年前清平鎮的初中跟那邊盧灣鎮的初中合併之後,這裏就限制了下來,去年剛被一家企業招標了,似乎是要修成什麼工廠,但是好像是因爲流動資金的問題,所以到現在還沒有動工。

桐明縣教育局的人也都已經過來了,現在正在臨時辦事點裏忙活着。

釋彌夜倒是在那裏見到了一個有點熟悉的身影,撇撇嘴,釋彌夜不想跟那幫子人有什麼‘交’集。反正一會他們就什麼都忘記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