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因爲自己吸收了龍血,獲得了類似野獸本能一樣的東西?

姜小白想着,反手抓住一隻水怪,將其吸入黑蓮之中,同時吩咐三眼銀猿:“抓活的。”

三眼銀猿依舊很是暴躁,一邊追着,只要抓到的水怪,就直接丟入口中,活生生吃掉。

這時候,得到姜小白的命令,不敢再亂吃了,立即將抓到的水怪,送來給他。

一邊追,一邊抓,很快,這碧水湖龍宮外的水怪,就被他吸收一空。

隨後,兩者才踏足龍宮之中。

龍宮的裏面,早就亂成一團。

能戰鬥的水怪,基本都被他們收拾了,所以此時剩下的水怪,都是一些侍女啊之類的。

這些侍女,都是一些沒什麼攻擊力的水怪,姜小白也懶得收她們——收了對於冥寓的魂力值來說,也沒有任何幫助,反而浪費黑蓮裏的空間。

當即便打算,放了她們。

就在這時候,頭頂上方,忽然水花捲動,一隻狼妖,潛水下來,來到了姜小白的面前。

狼妖目光掃動,在那些侍女的身上掃過,低聲問姜小白:“冥寓之主,你打算,放了她們?”

這狼妖,是雲夢城渡劫的一隻妖,姜小白之前見過,見他忽然前來,不解:“沒錯。”

“冥寓之主,我之前,偶然見到那蛇妖,帶回去的那柄金劍,便過來提醒一下你,斬草除根啊!”

“斬草除根?”姜小白有些好奇:“這些水怪,沒什麼戰鬥力,也不用害怕她們報復。”

“不是她們。”狼妖眯着眼睛:“這碧水湖龍王,在江湖中,還是有些名氣的。當然,不是說這龍王有多厲害,主要,還是靠他的叔父——這小白龍的叔父,那可是四瀆龍王裏面的長江龍王呀。

冥寓之主你今日殺了小白龍,萬一放掉幾個漏網之魚,讓他們走漏風聲,給長江龍王得到消息,那豈不是,惹來大麻煩?”

哦?

四瀆龍王之長江龍王?

對於水族的級別,姜小白並不太瞭解,但長江黃河,他可是知道的。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長江黃河這兩條江河,甚至可以和四海相提評論,那長江龍王的地位,也就不言而喻了。

不過……

現如今,五階、六階的存在,姜小白並不放在眼裏,即便是七階,那七階的雲夢城主,還擁有冰神的血脈,還不是被他,關入了冥獄之中?

所以,姜小白並不覺得,長江龍王有多可怕。

假以時日,即便是十階的存在,若是惹怒於他,他也定能,將其關入冥獄之中。

但眼前不行。

或許,等出去之後,應該找李楓等,自己信得過的神,幫他打探一下,那長江龍王的等級。

“那現在……?”姜小白皺眉,詢問身邊的狼妖。

狼妖的眼中,閃過一絲兇厲之色:“都殺了。”

“算了,先帶去雲夢城,回頭,我把她們,關入冥寓中。”姜小白想了想,說。

冥寓裏面,有個水鬼魚缸,看似不過臉盆大小,但裏面,卻另有乾坤,相當於一個小池塘了。

索性就把這些水怪,關入那水鬼魚缸裏。

聽到姜小白的話,那狼妖一揮手,喝道:“你們,不想死的話,全都自覺縛手就擒,隨我離開此處!”

那些水怪,立即嚶嚶嚶的聚成一團,老老實實走過來,任由狼妖帶着,離開了龍宮。

姜小白帶着三眼銀猿,在龍宮裏面搜尋一圈之後,忽然發現,龍宮的盡頭之處,有一個幽黑的、類似地窖一樣的地方。

下去一看,裏面,是鋼鐵鑄就、碗口粗細的鐵柱,形成一個牢籠。

牢籠裏面,有兩條金鎖,分別束縛住兩人。

一男一女,一老一少。

男的看容貌,約莫七十餘歲,滿頭白髮,面目蒼老至極,被腳鐐手銬,鎖住了手腳,肩胛骨也被鐵鉤洞穿。

女的,則是一個面目肌膚都是青黑、臉頰之上,長着青色鱗狀、滿頭青發、有人軀、魚尾,尖耳的奇異生物。

從體態上來看,很是纖瘦,身上穿着一件貝殼織成的胸衣,並沒有什麼美妙的風光可看。

美人魚?

不對,準確的說,這種生物,應該是鮫人。

姜小白還記得,冥寓得到過一個寶物,萬古長明燈,就需要用鮫油,才能夠點燃百年不熄,而且能夠在水中燃燒。

只是,傳言中,美人魚都是絕美之色,國色天香,眼前的這隻鮫人,怎麼會這麼醜?

姜小白想到了之前小白龍吹過的牛逼,說要把自己關入水牢中數百年,眼前的這個地方,想必就是小白龍口中的水牢了。 這一老一少,也不知是什麼身份,居然會被小白龍,給關押在了這裏。

就在這時候,姜小白的身邊,銀光一閃,三眼銀猿的持續時間到了,頓時從他身邊消失不見。

三眼銀猿消失的銀光,引起那一老一少的注意,同時將目光,落到姜小白的身上。

那白髮老頭兒拼着渾身力氣,用沙啞的聲音吼道:“你告訴那妖龍,他是白費力氣,我是不可能,把龍族的祕寶,告訴給他的!”

姜小白這才注意到,白髮老頭兒這一吼,頭髮散開,其額頭處,有一對血痂。

是龍角所在的位置。

月下神翼 這白髮老頭兒,竟然也是一隻龍!

只是,比起小白龍來,他混的有點慘了,龍角都被割掉,還落得如此下場。

三眼銀猿消失,姜小白身上的屍者意志持續時間,也正好到了。

失去屍者意志的力量加持,姜小白的身軀,迅速發生變化,由殭屍模樣,恢復人形。

但令他奇異的是,他居然,依然能夠存在於水中。

一種奇異的感覺,傳遞到他的身上——人在水中,是需要呼吸才能夠存活的,而他的身上,水汽從四肢百骸中進入,轉化成氧氣,供他吸收。

是龍血的效果!

那龍血澆身之後,居然讓他,獲得了水下呼吸的能力!

這點,倒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殭屍?人類?”這時候,那白髮老頭兒,也發現了姜小白的變化,很是驚訝。

他嗅了嗅,忽然大笑了起來:“你的身上,有龍血的詛咒,你殺了一條龍!哦,好熟悉的味道,是小白龍,哈哈哈哈!沒想到啊沒想到,他也有今天!居然被一個人類,給殺了!”

龍血詛咒?

姜小白一愣:還有這種玩意兒?

不行,得把這老頭兒帶回去,問問他,什麼是龍血詛咒。

之前他以爲,自己隱藏住身份,又是以殭屍狀態,殺入的龍宮,應該不會被察覺。

但現在看來,這龍血詛咒,似乎天生就讓他的身上,多了一個標識牌。

“你倆,又是什麼身份?”姜小白說着,轉動手中吹雪,輕輕一揮,刀光閃動,便將那精鋼鐵欄,給斬開了一個口子。

他握着吹雪:“沒錯,小白龍,是被我給殺了。既然二位知道了,那二位,如果不想被我滅口的話,還請二位,隨我走一趟吧。”

老頭兒晃動了一下身上的金鎖,笑道:“這金鎖,需要以那小白龍身上的金劍爲鑰,才能打開。我們也想跟你走,但去不了啊。”

這是想讓自己,放了他們。

也罷。

姜小白轉身:“你們等着,我這就去取金劍來。”

碧水湖距離雲夢城,並不是很遠,姜小白很快就回到雲夢城,取了金劍,並帶着幾個獄僕,一起來到龍宮。

先是吩咐獄僕,把龍宮裏面的各種珍寶,搬走一空——這龍宮雖然有些簡陋,但小白龍畢竟是龍,只要是龍,那都有收集寶貝的習慣,所以這龍宮中,少不了諸多珍寶。

等到獄僕開始搬東西后,姜小白這纔拿着金劍,來到水牢。

老頭兒早就在那裏就等了。

一見到姜小白手中的金劍,老頭兒渾身顫抖起來,喜悅到了極點,連忙揮手:“來來來,幫我解開,哈哈哈哈,老夫,老夫要,重見天日了!”

姜小白並沒有立即給他解開手中的金鎖。

想了想,他揮手一劍,斬落在旁邊,那個鮫人的手中金鎖之上。

只聽得一聲輕響,猶如裂帛之聲,鮫人手中的金鎖,瞬間斷裂,掉在了地上。

鮫人得以解脫,立即遊曳過去,到了老頭兒的旁邊,身軀顫抖不已,以一種十分驚恐的目光,看着姜小白,口裏發出嗚嗚的聲音。

她說的,是鮫人特有的語言,姜小白根本聽不懂。

老頭兒不明白姜小白的意思:“你爲何還不放我?”

“我爲何要放你?” 強愛蜜寵:傲嬌老公,請矜持 姜小白握着手中金劍:“我是生意人,閣下是一條龍,應該知道,天下萬物,皆是一場交易。我放你,對於我,又有什麼好處?”

“簡單。”老頭兒看着姜小白:“你身上,中了龍血詛咒。那小白龍,有個很強大的靠山,以你現在的法力,根本不可能是那個靠山的對手。

你若是放了我,我便告訴你,怎麼解除這龍血詛咒。”

“他的靠山,不就是長江龍王麼?”姜小白搖了搖頭:“說實話,我並不怕什麼長江龍王。就算讓他知道,我殺了小白龍,他也不敢來動我。”

“長江龍王?”老頭兒鬚髮皆張,哈哈大笑:“那老泥鰍,也配稱長江龍王?”

嘲諷了兩句之後,他這纔開口:“你不過區區四階修爲,爲何敢口出如此狂言。他的那個靠山,可是九階存在!”

“是麼?”姜小白笑道:“我也有靠山啊。長江龍王雖然厲害,但和上古洪荒十大凶獸比起來呢?”

要知道,大花可是洪荒十大凶獸之一的青丘,不管怎麼說,姜小白覺得,肯定要強過長江龍王。

“上古洪荒十兇?”

果然,這一次,輪到老頭,有些拿捏不定了。

他目光閃爍,看着姜小白:“洪荒十兇,隨便一個,都是超越十階以上的存在,你若是有十兇之一作爲靠山,確實不懼於他。可那洪荒十兇,早已不在人間有任何蹤跡。”

“這你就不用管了。”說着,姜小白開口,呼嘯了一聲。

很快,獄僕就從遠處趕來,來到了他的面前。

“咱倆既然是交易,那就要按照交易的流程。爲了以防萬一,這個鮫人,我先帶走,等她到了我的地盤後,我再給你解開金鎖。”

老頭兒雙眼圓睜:“呵,年輕人,很謹慎嘛。我一個殘龍,龍角失去,法力盡散,你還畏懼什麼?”

姜小白笑了:“必須謹慎才行。”

“也罷,九兒,你先和他離開。”

鮫人聽到老頭兒的話,有些猶豫,但最終,看着老頭兒手腳肩胛之上的金鎖,還是一咬牙,隨着獄僕離開。

他倆去雲夢城,還要一些時候。

姜小白便問:“老人家,看你氣質,之前,也應該是個既有身份的存在。不知閣下大名?”

“身份?”老頭冷笑一聲:“也不瞞你,老子就是真正的長江龍王!現在的那個長江龍王,不過是個冒牌貨罷了!” 長江龍王?

姜小白心中驚異:“那小白龍,據說是長江龍王的侄兒,又怎麼會,把你禁錮在這裏?”

老頭兒冷哼一聲:“他哪是什麼龍族血脈?他不過,是一隻妖龍罷了,現在的長江龍王,也是一隻妖龍,當初在設局,奪了我的長江之後,便把我,關押在了此處,同時派遣他的親生兒子,在這裏守着,想要從老夫的口中,問出龍族祕寶的下落。”

這樣麼?

也就是說,姜小白殺的,還是那妖龍的親生兒子。

姜小白不禁苦笑:殺子之仇,不共戴天,看來,自己和那妖龍,註定要敵對了。

姜小白又問:“那龍族祕寶,又是什麼?我對那東西,並不感興趣,我只是問問,他有什麼用,居然能夠,讓那妖龍,不殺你滅口。反而捨得讓自己的親生兒子,呆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碧水湖地處偏僻,別說人了,就連鬼都沒有,那小白龍相貌堂堂一表龍才,放在外面,不知道要禍害多少的小母龍,居然被困在這地方。

“也不瞞你,那龍族祕寶,乃是掌控四海之魂,若是得到,那妖龍,便不止掌控長江,還能因此,掌控四海之力。”

這麼牛批的麼?

怪不得假長江龍王,捨得派自己的兒子在這裏守着呢。

姜小白問:“那我放了你之後,你是打算,去找那假龍王,報仇麼?”

聽到姜小白的話,老頭兒看了看他,哈哈大笑起來。

笑了兩聲之後,老頭兒才說:“小夥子,你是想要,藉助我之手,去除掉他麼?只怕要讓你失望了。那老泥鰍,法力高深,我龍角被斬,失去了對法力的掌控,又被囚禁在這水牢多年,早已不是他的對手。”

額……

這老頭兒,倒是很實誠,自己打不過長江龍王,居然毫不掩飾的說出來。

不過……

姜小白看着眼前自稱長江龍王的老龍:“那老龍王,能否把那假龍王的信息,說給我。”

“當然可以。”老龍王嘿嘿笑道:“你,殺了他兒子,他和你,不共戴天。而他,奪了我的龍宮龍位,將我囚禁於此,我和他,也是不共戴天。

仇人的仇人,便是朋友。所以,老夫決定,和你聯手。你是否接受?”

這老傢伙,倒是坦蕩。

“聯手?可以。”姜小白點點頭,沒有拒絕老龍王的請求。

Wшw ●tt kan ●℃O

……

不久後,獄僕返回,告訴姜小白,那鮫人,已經被陣靈,送往冥寓去了。

這就好。

只要進入冥寓,有着大花看着她,倒也不怕那鮫人逃脫。

而現在,可以放開眼前的老龍王了。

揚手一劍,斬落在老龍王手中的金鎖之上。

只見金光閃起,一閃之下,居然沒能斬開。

“劍給我。”老龍王伸手。

姜小白將劍遞給他,老龍王接過劍,鬚髮皆張,大喝一聲,原本是人的手臂,頓時變成一隻巨大龍爪。

龍爪握着金劍,劍上光芒流動,一如之前凝聚日光一般,一時間,讓整個碧水湖,都晃動了起來!

“咔!”

一聲輕響,那金鎖,已經斷成兩截。

“吼!”

一連數劍,將自己身上的金鎖,盡數斬斷之後,那老龍,仰天發出一聲長嘯,縱身間,發作一條渾身青色的青龍,鬚髮皆張,騰空而起,飛了上去。

一時間,神龍出水,整個區域的山河天地,都爲之晃動了起來!

巨浪滔天,狂風呼嘯,其氣勢,勝過之前那小白龍數倍!

姜小白望着天空中,那翱翔不已的青龍,唏噓不已:這纔是真正的龍王啊!

什麼柳千嶼、什麼小白龍,和這青龍一比,那威勢,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不是一個級別的存在。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