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向青石板上那堆燒化的紙錢灰,頓時明瞭的點點頭。

胖子又說了:“這地方邪性的很,咱們不能分開了,否則又得出問題!”

我深以爲然的點點頭,現在離天亮還早着呢,慢慢找都可以,分開的話問題更大。

就算胖子要踩翻青石板掉入墓坑,也不應該是在這裏,而是在上面,但他卻從這裏爬出來了,邪門都不足以形容了。

“話說你怎麼在這裏燒起來了?”胖子打着手電看了看四周,奇怪的問我。

“這是就是四十四號……”我本能的說道,用手電照向面前的墓碑,可我話還沒說完,後半句就卡在嗓子眼裏出不來了。

此刻,眼前這塊墓碑那裏是什麼四十四,上面赫然標着兩百零一。剛纔上面胖子的遺照也不見了,空蕩蕩的,赫然是一口空墓。

四十四號墓碑不見了!

胖子見我驚悚的樣子,便問怎麼回事。

我便將之前的事說了一遍,胖子聽完也是臉色一白,驚道:“尼瑪的!要按照你的說法,剛纔要不是你燒了一堆紙錢,我弄不好要被活埋在裏面,怎麼死都不知道。”

我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就試着分析,“四十四號墓碑出現又消失,感覺,嘶……就像是會移動一樣。”

“移動?”

胖子一愣,而後緩緩點頭,道:“對,是移動!四十四號墓碑恐怕在整個陵園四處移動,這地方有風水局!”

“怎麼說?”我奇怪道。

“以後再跟你解釋,跟我來。”胖子說了一句,然後帶着我又朝上面走去。

……

(本章完) 我跟着胖子,發現他去的方向赫然是之前四十多那一排墓碑的所在。

很快,我們就到四十四號墓碑本來應該在的序列旁邊,發現四十四號墓碑赫然就在這裏,又出現了,旁邊是四十三和四十五。

一切都正常!

我和胖子對視了一眼,皆有些不可思議。

“這會是嗎,不會是假的吧?”

我心裏沒底問了一句,發現這塊四十四號墓碑應該也是個空墓,上面的遺照張貼處空空如也。

“應該是了!”胖子道。

“那就燒吧。”我點點頭,然後又拿出一打紙錢、還有香和蠟燭點了。

可還沒等紙錢燒完呢,胖子突然“臥槽”驚叫一聲,蹬蹬瞪往後面退去,一腳踩空滾到下面去了。我嚇的激靈靈打了一個冷顫,一擡頭也傻了。

此時,四十四號墓碑上,赫然出現了一張遺照。

還是我的!

自己的黑白遺照就掛在墓碑上面,正朝我笑着,帶着一股莫名的意味,那雙眼睛就好像活過來一樣,一直盯着我。

我頭皮差點沒炸開,本能的往後退,跟胖子一樣,一股咕嚕也滾到下面去了。

你大爺的!

又來!

剛纔是胖子的遺照,現在是我的遺照!!

我和胖子滾到下面縮成一團,都冷不住打抖。胖子嚥下一口唾沫,驚疑不定道:“這四十四號墓碑,該不會成精了吧?”

我通體發涼,自己還沒死呢,遺照竟然就掛道墓碑上去了,胖子剛纔好歹還是被埋了,才掛上去的。

難道,我已經死了?

我激靈靈的想到,可之後我又不禁搖頭,肯定不是這樣,一定有什麼東西在作祟。

“怎麼辦?”我六神無主,急忙問胖子。

胖子也沒了主意,將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尼瑪這太邪門了,從來沒見過這麼邪門的地方。”

我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胖子實力放在哪,並不算強,有些事確實很難爲他。頓了頓,我壯了壯膽就說:“要不再去看看,看它還是不是四十四號?”

這很關鍵,第一關係到我們能不能破這個局,第二是,我想知道自己的遺照怎麼會跑到上面去。

“行,去看看!”胖子點點頭,估計他自己也有些不甘心。

我倆小心翼翼的又爬了上去,緩緩伸出頭一看,發現四十四號沒變還在,而且讓我頭皮發麻的是,那張遺照也一樣在!

“你大爺的!”我忍不住罵了一句,這東西立在那比消失了還滲人。

自己的相片竟然變成了遺照。

胖子這時候扭過頭,從頭到腳打量了我一下,然後說了一句差點讓我暴走的話:“春子,你該不會真的已經死了吧?”

“滾蛋!”我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媽蛋,這一大片墓地還嫌不夠嚇人啊,說這種招鬼的話。

胖子也覺的說這話有些不合適,頓了頓便道:“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於是,我倆小心翼翼的走到墓碑前,胖子又拿出了那個“放大鏡”,對着墓碑上的相片仔細端詳了幾眼,道:“感覺像是真的!”

報告前妻,申請復婚 “什麼?”

我嚇的一抖,這算怎麼回事?我一共就來過兩次重慶,上一次還是跟着皮衣客匆匆路過,這裏怎麼可能會有我的黑白相片?至於說已經死了,我更不信了,我要死了也是埋在洪村的祖墳裏,怎麼可能會在這裏,簡直無稽之談。

“該不會只是相似,認錯了吧?”我嚥了口唾沫,試着說道。

胖子眉頭一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遺照,又看了看我…

…好一番比對,最後道:“我感覺這相片不是相似,而想是現照的,剛洗出來。”

我不信,急忙拿出手電,再用手機當鏡子比對了一下,不禁心臟一抖,真如胖子所說,這遺照就像有人相機現場給我拍了一張,然後貼上去的,連發型都一模一樣,絲毫不差!

“尼瑪的,肯定是障眼法!”我不服,直接罵道。

胖子一臉古怪,然後揚起手中的放大鏡,說:“我這是玄冰鏡,專克障眼法!”

“……”我無語了,不知道該怎麼辦,完全不明白這特麼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胖子頓了一下,又說:“雖然相片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什麼?”我本能的問道。

“你肩膀上那個東西走了。”胖子道。

“是嗎?”我一愣,急忙跳了兩下,發現那股承壓感確實不見了,整個人都感覺輕鬆了好多。

“看來這是四十四號墓碑沒錯!”胖子道。

“那就是說局破了,我們安全了?”我追問。

胖子點點頭,“按照白香月說的,應該是安全了。”

我猛鬆一口氣,不管怎樣,安全了就好,等到天亮,就應該可以出去了,這鬼地方,我是再也不想來了。至於眼前的遺照,我本能的還是認爲是障眼法,或許是胖子的玄冰鏡也是有限度的,畢竟障眼法也分強弱的。

“咚!”

可還沒等我們完全鬆掉那口氣,突然一聲悶響,我感覺地面微微一震。

我嚇了一大跳,忍不住就後退了好幾步。

胖子臉色一變,也驚疑不定起來。

“咚!”

第二聲又來了,這時我們發現,墓碑下面的青石板猛的一跳。

“咚!”

第三聲,青石板又跳了一下。

“裏面有東西要出來!” 前夫no1 胖子驚呼一聲,聲音都打着顫。我倆緩緩擡起頭,對視了一眼,然後同時一聲驚吼一聲:“快跑!”

我倆轉身就逃,屁股尿流,連滾帶爬的就朝陵山下面狂奔,期間都摔了好幾跤,鼻青臉腫。

而這時候,更加要命的事情發生了。我和胖子一陣狂奔,跑了好一會兒,山下那排圍欄看着很近,卻怎麼走也走不到。

我心裏升起一股很不好的預感,看了一眼旁邊的墓碑,一百六十五。之後我倆又跑了一陣,停下來一看,旁邊的墓碑還是一百六十五!

胖子冷汗都下來了,臉色煞白道:“鬼打牆!”

我心臟咕咚咕咚跳的飛快,感覺要從嗓子眼裏跳出來了,之前自己感覺不對勁的時候,就已經用舌尖頂住上顎封住了陰門,沒想到還是中了鬼打牆!而這時候,四十四號墓碑那裏的悶響已經聽不到了,也不知道是裏面的東西跑出來了,還是停住了。

“要不點蠟燭點出去?”我提議。

以前的時候,村裏的老人也會說起鬼打牆,他們說只要燒起火來筆直的排成線,一直燒到出口就可以出去了。

眼下這裏沒有柴火,就只有蠟燭了。

胖子也沒了主意,便道:“那就試試吧,死馬當活馬醫。”

顯然,他並不看好這個方法,只不過眼下做點什麼總比干等好,墓穴裏面那東西也不知道是什麼,有沒有出來。

於是,我倆便在登陵山是臺階上點蠟燭,每三個臺階點一根,一路往下點,每一根都點在臺階正中央,這樣保證不會點歪了,成一條直線。

很快,隨着我們一直往下點,墓碑的數字也在一點點增大,一百二……一百五……一百八……兩百……兩百三……

暗暗一喜,看着樣子我們應該下去了不少,至少不是剛纔那個位置了。

很快,數字繼續增大,已經到了兩百九。

可這時候,胖子說了一句話將我嚇了一大跳,他道:“後面有東西跟上來了。”

“不會吧?”我心一抖,急忙朝上面看去,卻什麼也沒看見,蠟燭照亮了一大片地方,空空如也。

“你再點一根就知道了。”胖子又道。

我點點頭,下了三個臺階用點上一根蠟燭,這時候讓我驚悚的事情發生了,我這邊蠟燭剛剛放下,就見最上面一個蠟燭毫無徵兆的一下熄滅。

“鬼吹燈!!”我嚥了口唾沫。

這時候一點風都沒有,整個陵園死一般寂靜,所有的燭火都安安靜靜的燃燒着,沒道理離我們最遠的拿一根就滅掉。只有一種可能,就是有東西將它吹滅了!!

我不死心,又在下面點了兩根,結果發現,我只要點一根,上面就會滅一根。

“怎麼辦?”我問胖子。

“繼續點吧。”胖子道。

我點點頭,也不去管上面了,和胖子兩人一路往下點。

點着點着,我突然感覺腳底下踩了一個什麼東西,用手電一照,發現,那是一截蠟燭,就在臺階的正中央,還燃燒過。

我渾身一激靈,往下面一照發現,下面一排都是被吹滅的蠟燭!

“我們又回來了!”

胖子臉色也很難看,用手電照了一下,發現旁邊的墓碑又減小成了一百九左右,足足上了幾十個臺階!

鬼打牆沒破掉,我們點着點着,又回來了。

點火的土辦法根本沒用!這鬼打牆不是一般的鬼打牆,點火這一招,只能破一些最低級的遊魂製造的幻境。

“王八蛋!”我氣的將手上剩餘兩根蠟燭一摔。

胖子也吧蠟燭扔掉了,白費功夫!

鬼打牆最難纏,不正面衝突,就是用環境來迷惑人,讓我以爲自己在往前走,殊不知是在轉着圈。別說我和胖子了,就是當初和皮衣客苗苗他們在一起的時候也遭遇過,它們也沒什麼好辦法。

“要不然衝上去和它拼了!”

獨寵萌妃:蛇王太霸道 我血氣上涌,咬着牙道;這鬼東西有能耐就和我們打一場,鬼鬼祟祟的算什麼東西。老子連魔王和洪家老祖都滅過,誰怕誰啊!

自從得到人犼之心犼,自己血氣上來的時候,脾氣越來越暴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陽氣過重的原因影響了性格。剛開始都還好,一旦壓抑到了一定的程度血氣一上來,整個人膽氣蹭蹭蹭直往上竄。

一種莫名其妙的破壞慾壓都壓不住!

胖子嚇的把頭一縮,道:“你牛逼,你行你上!”

“慫個毛線,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我罵了一句,實在忍不住了,抽出尖刀壯着膽子就指着山上怒吼:“管你是個什麼東西,要麼放我們離去,要麼出來幹一場,鬼鬼祟祟算什麼狗屁東西,能耐給老子出來!”

憤怒的炸吼在陵園四處飄蕩,傳來陣陣迴音。

可久久,那邊沒有沒有任何迴應。

胖子臉色一變,張了張口,欲言又止,卻什麼也沒說。

見上面毫無反應,我膽氣又壯了幾分,繼續開罵:“沒膽子出來是吧,沒膽子就給老子滾,再敢攔着,剁了你!”

又是久久,等話音落下,終於,上面有了反應。

“噗”的一下,蠟燭全滅!

“要死!”胖子嚇的一下抱住了頭,臉色大變!

“不好!”

我心裏也一抖,嚥了口唾沫,“裝逼過頭了!”

……

(本章完) 我和胖子大氣不敢喘,愣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上面那個東西似乎被激怒了,但卻沒有下一步的動作,我們等了好久,也沒有什麼危險的事情發生。

“什麼情況?”我問胖子。

胖子搖搖頭,道:“現在子時剛過,按道理要動手的話早就該動手了,但它卻沒有,似乎並不想要對我們下手?!”

我一陣無語,難道真如白香月所說的,只要給四十四號燒過紙錢,就能平安?

事情的發展,證明白香月的話是對的。

又過了一會兒了,胖子道:“別僵着了,咱們就在這裏等天亮吧。”

我點點頭,也只有如此了,那個東西不讓我們離開,也不動手,不知道打的什麼主意。

妻恩浩蕩 接着,我和胖子便在稍稍清理了一下週圍,準備過夜,爲謹慎起見,還在周圍點上了蠟燭,以防萬一。

我們一直睜着眼,等到天邊泛起了魚肚白,遠處不知道哪裏傳來了一聲雞鳴,懸着的心才徹底放下。

沒多做停留,我們立刻收拾東西下山,離開的是時候我們發現,昨夜我們點的蠟燭其實是圍着一小塊地方繞圈。上去的路分左右兩條,我們從左邊那條路往下點,莫名其妙拐了一個彎,又從右邊那條路上去了,循環了一個圈!

我百思不得其解,胖子也一臉莫名,這麼明顯的錯誤生怎麼會發現不了。

下了陵園,我們直接從大門走出去,出去的時候發現,這裏其實是有人看守的,只是看守的人還在呼呼大睡,離我們被困的位置不足百米!

遠離了陵園犼,我忍不住就問胖子昨晚踩在我肩上的那東西到底是什麼?

胖子不自覺回頭看了一眼陵園,道:“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但我能感覺到它的存在,就騎在你脖子上。”

我嚥了口唾沫,摸了摸脖子和雙肩,心有餘悸,“那你爲什麼又喊我不要擡頭呢?”

“我是怕你擡頭萬一看見點什麼,魂被嚇飛了!”胖子變色道,見我似乎有些不太明白,又解釋道:“人在受到極度驚嚇的時候,魂魄會不自覺離體飛走,這叫驚魂,如果你和它面對面被嚇飛了魂,弄不好生魂就會被它勾走,不得不防!”

我點點頭,這個倒是瞭解過,陳久同以前和我解釋過,是第一次遇見守棺靈的那一次。

“你身上陽氣澎湃,鬼不太敢上你身的,我當時判斷它要害你就有可能是勾魂,所以纔不讓你擡頭。”胖子道。

我一陣無語,嘀咕道:“那東西到底想要幹什麼?”

“不管那麼多了,世間無奇不有,事情已經過去了,總之那東西應該對我們沒有惡意,尤其是在給四十四號墓燒完紙錢以後。”胖子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