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擦了擦眼淚,點點頭:“抱歉舒震警官,我們一直瞞着您,實在是有難言之隱,顧巖鬆叔叔知道我們的身份。”

舒震的眼睛裏情緒變得非常快,要讓他接受一個全新的,他以前完全摒棄並且鄙視的事情,肯定是很難的。

我朝冷陌方向喚他:“冷陌,這些是什麼東西?”

“餓死鬼。”冷陌頭也不回的回答:“先帶這些人離開小巷,在這巷子裏和餓死鬼打,佔不了便宜,他們能穿牆。”

“好!”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緒,吸了吸鼻子,轉向舒震:“舒震警官,我知道你對我們還有很多疑惑,但請再看你還有那麼多手下的份,暫時聽冷陌的安排吧!”

舒震沉沉的看着我,幾秒後,他折身去扛起了顧巖鬆:“走,出去。”

寒羽也緊跟着站起來,扭頭叫我:“跟在我身邊,別擔心冷老大,區區餓死鬼罷了。”

我看了眼冷陌,咬了咬牙齒,衝他後背大聲說:“小心!”

他後背僵了一下,而後還是一如既往的兇我:“趕緊先出去,廢話什麼!”

我跑到了寒羽身邊,跟着寒羽,舒震,先離開了小巷。

巷子外面還剩下6個警察,有兩個已經崩潰,坐在地站不起來,另外四個意志力還勉強能撐,跑過來幫舒震接過顧巖鬆。

“去空曠的地方。”寒羽說。

舒震看看寒羽,沒問什麼,吩咐了警察。

另外兩個坐在地的警察被舒震一人踹了一屁股,舒震不管他們,帶着我們走,那兩個警察大概是醒過來了,爬起來追了我們。

我們一行人從東邊村莊羣繞出來,再次回到了最空曠的村子央。

“小心點,把他放下。”寒羽指揮着兩個警察把顧巖鬆放到了地,表情嚴肅,不知道從哪兒拿出哥醫藥箱來,擺在旁邊給顧巖鬆止血。

“寒羽,顧巖鬆叔叔怎麼樣?”顧巖鬆叔叔的血流了好多,臉色非常蒼白,我心揪得不行。

“現在還不清楚。”寒羽沉着聲音:“他被餓死鬼的指甲抓到了胸膛,感染了毒性,血又沒法止住,很危險,你們做好心理準備,除非現在馬有架直升飛機在我們面前停下,把他帶去市區醫院動手術,否則,他能活下去的機率,很低。”

他能活的機率,很低……

“寒羽,你不是赫赫有名的大醫生嗎?你一定要救他啊!”我急了,哽咽着求寒羽:“需要什麼,我都願意做!”

“加我。”舒震走到我身旁:“他是我得力手下,更是我的兄弟,如果要我的命換他的,我也願意。”

“我也願意!”一個警察也站過來,面色雖然還驚魂未定的,但目光很堅定:“顧隊是爲了救我才被那……那個東西咬斷了腿,我的命是他救的,我願意以命換命!”

“你們啊……咳咳。”顧巖鬆艱難的咳嗽了兩聲:“別鬧了,我的命是怎樣的,聽天由命吧。”

“顧巖鬆叔叔……”我一下子蹲下去抓住他的手:“你一定要挺住啊!這個寒羽是冥界赫赫有名的大醫生,他一定能救你的!”

我也顧不後面的人在聽到‘冥界’兩個字之後有多驚恐了,我只知道,當初小美是如何拜託我一定要照顧好她父親的,而如今……

“救人性命,我會不遺餘力。”寒羽說:“只是,他……”

後面的話,寒羽沒說了。

但我們都知道,顧巖鬆此刻的情況有多危險。

“你們看!”一個警察忽然指着某個地方驚呼。

我們順着他看去,遠遠的,東邊的地方,房屋結出了很厚一層冰。

“明明是夏天,怎麼會結冰?”另外一個警察顫聲道。

舒震看向我。

我也正看着舒震:“舒震警官,鬼的事情您別擔心,現在快點打電話聯繫外部的人員吧。”

舒震應該能明白這冰是冷陌弄的,沒說什麼,讓另外一個警察打電話聯繫外面的人。

也是怪,明明村頭距離我們並不遠,從這裏看過去,卻看不見村外面的警察,和車輛。 “隊長,打不通電話!”小警察握着手機的手都在顫抖:“我們的專用電話怎麼可能會打不通!難道說,我們,我們……”

“慌個屁!”舒震大聲呵斷警察:“你,你,你們去村子外面叫人!”

那兩個警察立馬領命朝着村口拼命跑了去。

只要從外面叫到支援,算村子裏還有餓死鬼,礙於那麼多人陽剛之氣,也不會冒然出來的。

可我們想的還是太好了。

去村口叫支援的兩個警察沒一會兒跌跌撞撞跑了回來,指着他們身後:“鬼,鬼,鬼鬼!到處都是鬼!”

我看過去,不知何時,村口的地方,也爬了兩隻與剛纔巷子里長相一模一樣的餓死鬼過來了!

“怎麼辦!”其一個警察抱着腦袋跪坐到地:“早知道這村子裏很邪很詭異,早知道的……都是你!隊長!都是你冥頑不靈食古不化,說什麼不能迷信必須相信科學!那你告訴我,你告訴我,這叫什麼科學!這些人又是什麼人?爲什麼,爲什麼他們在見到鬼之後能那麼淡定!難道他們,他們……”

“你夠了!”舒震臉色也非常不好,大抵是他這麼強的刑偵隊長,也不會想到,有那麼一天,他們會遇到這樣的事情吧:“現在既然事情發生了,不是給你抱怨的時候!我們先想想怎麼從這裏離開你再來譴責我吧!”

我緊捏着雙拳,視線一直看着東邊的方向。

冷陌冷陌冷陌,他怎麼還不回來?難道出事了嗎?他可千萬不要出事啊!

被冷陌強要的時候,當時我真的非常非常討厭冷陌,甚至恨他,再也不想理他,可到了現在,我卻擔心他擔心的要死,見不到他我的心慌張的不成樣子,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我控制不住不去想冷陌。

危險之,我才明白了我自己的心。

我喜歡冷陌。

“那邊也有鬼!”又有警察叫了起來。

這次餓死鬼出現在的地方是西邊,兩隻,朝我們爬了過來。

“我們這次絕對活不下去了,活不下去了!”又崩潰一個警察。

天空,猛地轉爲了昏暗,陰雲密佈,似乎,要下雨了。

我倒希望趕緊下雨,鬼不是最怕雨了嗎?

舒震臉色非常非常差,看向我:“既然你說你們是收鬼的,必然有辦法從這裏離開,是麼?”

“收鬼的?”另外六哥警察聽到舒震這麼說,同時朝我圍了過來。

“你們果然是大有來頭!你們果然是收鬼的!怪不得顧隊那麼神神祕祕的帶來了你們!”

“你們能帶我們離開這裏的對吧?剛纔和你一起的那個男人看去很厲害的樣子,他一定能對付這些鬼的,對嗎?”

“求你帶我們離開吧,我們以後再也不藐視迷信的事了!”

……

一羣人圍着我七嘴八舌的求,我有些不知所措,在他們充滿希翼的眼神下搖搖頭:“我沒什麼本事,之後他們有本事。”

我說的他們是冷陌和寒羽,但寒羽立馬說:“我也不行,我只能救人,殺不了鬼。”

“那另外那個呢?”一警察說。

我再次看向東邊,掩飾不住的更擔心了:“他倒是可以殺鬼,只是……怎麼現在還不……”來。

話還沒說完,我看到東邊巷子裏,走出了一道熟悉無的英俊身影。

是冷陌!

“冷陌!”不管距離多遠,我還是忍不住大聲的呼喊他。

“那人來了!”其他幾個警察也跟着我激動的叫了起來。

大概冷陌也發現了這邊的異常,他來的很快,幾乎是眨眼時間,到我跟前了。

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忽然,他一把將我攬進了懷裏,抱緊。

我先是愣住,他的清冷味道散發出來,我的心,便安了,反抱住了他。

時間在這一刻,似乎停止了。

他……是不是也有些喜歡我?

“剛纔不小心被餓死鬼弄了兩滴血在身,髒,借你擦擦。”冷陌在我耳邊說,說完後,怕我不信,將我從他身扔開了,是扔的!

特麼我知道!他哪裏可能會喜歡我!而且他身真的沾了血,真的擦到了我身!!!

媽蛋!

“你叫冷陌吧?”幾個警察一下子把我推開,圍到了冷陌身邊:“冷大師,求您救救我們吧!”

冷陌微不覺察的脫開這幾個人,沒讓他們碰到他,打量了下四周,餓死鬼快要爬近我們了,村口兩隻,西邊兩隻。

“看這架勢,是有人把餓死鬼全放了出來,想要殺了我們。”

冷陌都這麼說了,那幾個警察更是六神無主的求他,舒震站在後面,目光復雜的看着冷陌,冷陌的視線對舒震的,冷冷挑眉。

舒震頓了頓,對冷陌開口了:“之前對你的誤會,我向你道歉,我個人思想僵化腐敗,導致了今天這樣的局面,是我的錯,死去兄弟的血債,我來背,現在我只懇求你,救他們離開。”

舒震警官的氣魄,讓人折服。

冷陌不是不明事理無理取鬧按脾氣辦事的人,沉思片刻,淡淡回舒震:“我會盡量。”

“那謝謝了。”舒震這樣的人,竟然朝冷陌,大大鞠了個躬!

冷陌對舒震的敵意消除了,我能感覺的到。

這男人,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冷陌走寒羽旁邊,問他:“這人傷勢如何。”

“很危險,很難保住。”寒羽站起來:“我已經盡力給他把血止住了,當務之急,還儘快把他送醫院,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只不過現在……”

四隻餓死鬼正向我們過來。

“四隻,好解決。”冷陌說。

其他人一聽,紛紛都吁了口氣。

可更糟糕的情況再次接踵而來了!

南邊,北邊,分別又出現了兩隻餓死鬼!

除了村子央,其他地方都有餓死鬼出現,我們被八隻餓死鬼包圍在了村子間的大樹下。

“有意思。”冷陌勾脣,劃出一抹笑的弧度:“這架勢,不想留活口的意思麼。”

我站到冷陌身旁,第一次見到那麼多鬼,還是兇鬼,手心都是汗:“絕對是那個惡鬼面具的人要致我們於死地!因爲我們掌握到了破解他陣法的祕密,他不想讓我們打擾他,所以要在這裏除了我們!” “有意思。”冷陌不見緊張,反而臉還露出享受的表情:“太久沒人敢這般威脅過我了。”

這裏有冷陌在,算出現了八隻餓死鬼,應該……也不會有多少問題吧。

我心還是有些打鼓。

“先破陣。”冷陌轉頭對我說:“否則這些餓死鬼永遠殺不死。”

“怎麼破?”我緊張起來了。

“把那棵樹砍了。”他指着我們身後的唯一一棵大樹。

“可是……”現在有個很大的問題,我們拿什麼來砍樹?

不等我問冷陌,那些警察我還要更激動,冷陌纔剛一說完他們跑樹那邊研究該怎麼砍樹了。

只有舒震,依舊沉着冷靜,問了冷陌我想問的話:“我們來調查,任何工具都沒帶,如何砍樹?”

這個時候,最先出現的村口和西邊的四隻餓死鬼已經爬近了,樣貌醜陋猙獰,這些警察擅長的只是破案而已,更何況,破案還主要由舒震和顧巖鬆來負責,他們哪裏見過這樣的場面,任何人,都會被嚇破膽的。

幾個警察坐着挪到冷陌腳邊求他幫助,冷陌特不屑人類的恐懼,面無表情的跨過他們,直朝逼近的餓死鬼過去。

冷陌大概一輩子都不會懂,人類對死亡的恐懼,會大的怎樣的程度。

兩隻餓死鬼撲向了冷陌,冷陌雙手插兜擡起一腳踹飛一隻,另外一隻撲他身,他側身偏開,再擡腳,把這隻也踹了下去,乾淨,利落,連手都沒從褲兜裏伸出來過。

那幾個小警察驚悚的眼珠子都快掉地了。

我看到北邊和南邊的餓死鬼也靠近了,頓時叫他:“冷陌!”

冷陌皺着眉從另外一邊過來,把爬來的兩隻踹下去,但同時,被踹下去的另外一邊的餓死鬼又爬來了,冷陌只是一個人,沒法分身,八隻餓死鬼前前後後的爬了來,冷陌能對付一邊的四隻,但另外一邊的已經朝我們過來了。

“冷大師,救命!”警察都往冷陌身邊靠過來。

現在還有6個警察,都去抱冷陌大腿,我是和寒羽在另外一邊,警察把我和冷陌完全圍開了,其一隻餓死鬼已經撲到了我腳下,摸尖叫了一聲連連後退,那些警察聽到我的叫聲更害怕了,一大羣的抱冷陌身。

我有些淡淡的不舒服,雖說那些警察尋求保護也沒什麼錯,但是覺得原本只保護我一個人的冷陌,被他們搶了一樣,我自己都覺得這想法有些可笑。

寒羽緊跟着拽着顧巖鬆起來,跑我旁邊,特驚悚的瞪着眼睛看我:“你沒有什麼能力?”

“……”這話說的怎麼跟我必須得有能力似的?

“我能有什麼能力啊!我是個普通人好嗎?你不是冷陌的兄弟嗎?快幫忙啊!”餓死鬼已經很近了,只要一伸手能把我抓過去了,形勢非常危急。

然而寒羽只是默默的把顧巖鬆放下,攤手:“我真的沒有半點戰鬥能力,不能和你家冷陌。”

完蛋了,寒羽看去是真的沒有攻擊力,冷陌正被一羣警察圍着,現在只能我們自己想辦法了!

可面前的餓死鬼……人高馬大而且兇狠,我該怎麼辦?

眼看着餓死鬼已經朝我撲了來,我身前忽然擋了個人來,是舒震!雙手大力推開了我面前的餓死鬼,另外一隻又來了,抓住了他的褲腿,我急的大叫:“舒震警官小心!”

舒震雖然了年紀,但身手真的好了得,反應極快的踹開了餓死鬼,拿出手槍,朝餓死鬼開了兩槍,雖然餓死鬼不會被槍殺死,但槍的力量還是把餓死鬼暫時打的退後了一些。

“沒事吧。”他回頭看我。

後宮長梧傳 “我沒事,可你的腿……”剛剛在打鬥,舒震警官的左邊小腿被抓了一條痕跡,有血淡淡的滲透出來。

“這點小傷,沒事。”他不在意的撕下袖子隨便包紮了一下:“當務之急,是把樹先砍了。”

舒震警官身後忽然撲了一隻餓死鬼!

“小心!”我本能的,根本沒經過思考的朝他撲了過去,把他推到了一邊,由於慣性,我倒在了地,而餓死鬼也順勢撲到了我身,張口朝着我脖子下來,情急之下,我只來得及大喊:“冷陌!”

眨眼之間,我面前的餓死鬼被凍成了冰塊,在我方,他的嘴距離我的脖子只有幾寸,堪堪停住了。

下一秒,我腰一重,被冷陌拉了起來。

“該死的蠢女人!你能不能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他很大聲的吼我,聲音似乎透了些顫。

剛剛確實是非常危險,驚魂未定,我還沒緩過神來,由着他吼我,吼完之後他又緊緊把我按他胸膛,扭頭衝那幾個沒出息的警察發脾氣:“要死滾一邊死去,別特麼來煩老子!否則滾去砍樹!”

這脾氣太大了,幾個警察被他吼的一愣一愣的,沒敢再靠近過來了。

“蠢女人我警告你,你再給老子亂來信不信老子揍你!”他又吼我,還敲我腦袋,有隻餓死鬼不合時宜的從他後面想搞偷襲,他一邊敲我,一邊順帶把餓死鬼踢下了這小山丘。

“你別打我,好疼。”我捂住腦袋,他打人從來不控制力道的,真的很疼。

他一副氣不過的樣子,把我拉後退了幾步,叫回了寒羽,然後在我們面前建了一道冰牆起來,那些餓死鬼全被擋在冰牆外面,嘶吼着,拼命抓着冰牆,他只留出一個口子,不把路堵死。

冷陌這算是第一次當着那麼多人類展現自己的能力,包括舒震在內的所有警察都驚呆了,在他們印象裏,大概沒有哪個驅鬼的大師,能從身體裏冒出冰,並且還能用冰製造東西吧。

旋即,冷陌手多了把很長的冰刀,遞給我:“去砍樹,我去解決餓死鬼。”

“啊?”我看着手的冰刀,算很漂亮,但冰怎麼可能拿來當作鐵製的刀使用啊?算這冰刀看去也很鋒利,可是……

“不管怎樣,試試。”舒震過來。 “把刀給我,我來。 ”舒震對我伸出手。

我點點頭,把刀交給他,途可能不小心碰到了冰刀的刺,食指被刺破了,血流出來,流在了冰刀,我捂住手指嘶了一聲。

緊接着,整個刀身,竟然在一瞬間全染了我的鮮血!

我只是破了一個很小的口,只是沾了很小一滴血去,這……

此時此刻的冰刀,已經變成了一柄鮮紅顏色的刀,看去無詭異。

而舒震也在這個時候,舉起了血色的刀,對着樹幹用力的一揮舞。

讓人震驚的跡發生了,冰刀啊,僅僅只是一把冰刀啊,竟然嵌進了樹幹裏面。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