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顯然,墨雅怕藍海辰太過驕傲,因此着了對手的道。

“哈,我既然這麼說了,就一定是仔細思考過的。所以你們放心,我絕對不會瞎說。”藍海辰聽了笑道,臉上的表情十分輕鬆。

“那究竟是什麼方法,居然能夠必勝?”江雨煙也好奇的說。

“其實要達成這一點一點也不難,你們想想也能想出來。當然,這一切都得滿足我前面所說的前提,就是平民一方的身份玩家彼此聯合。”藍海辰說着一臉壞笑的看着江雨煙等人。

“你們不覺得,在咱們這些有身份的玩家裏,有一個人簡直就是個bug嗎?”藍海辰緊接着又問。

“bug?”江雨煙等人聽後一愣。

“是啊,那身份的存在幾乎就是犯規,如果這個身份被一個聰明人掌握的話,殺手們勝利的機會可以說是微乎其微的。”藍海辰點頭說。

其餘人聽後連忙思索起來,最後還是江雨煙反應最快,一拍手激動的連連點頭。

“我知道了,是狙擊手,你說的一定是狙擊手!”江雨煙興奮的問到。

“是的,正是狙擊手。”藍海辰點點頭笑着說。

“狙擊手?這個角色不是早就存在了嘛,怎麼突然就這麼厲害了,還到了bug的程度。”徐淵不明所以,隨即看向墨雅。

“原來如此,你說得不錯。”沒想到墨雅也連連點頭,一臉“我明白了”的意思。

徐淵由衷的感到一陣尷尬,這三個人腦子好快,自己完全就跟不上嘛。這下他算徹底知道,自己跟這些人之間的差距了。

“我以後還是給你們打下手吧,讓我去遊戲直接活不過兩晚上。”徐淵說。

“你只是還不太適應這個遊戲的思維而已,就像你說的,之前狙擊手確實沒有那麼厲害。

但關鍵是,這次狙擊手的陣營發生了改變,他已經屬於平民一方了。也因爲這一點,狙擊手的一個能力徹底改變了性質,就是他的不死能力!”藍海辰笑着對徐淵解釋說。

“不死能力……”徐淵又想了想,然後身體突然一顫,似乎明白了什麼,“我知道了,你說的是殺手勝利的條件,他們必須殺死狙擊手才能勝利!”

“是的,這次殺手想要勝利,就必須殺死狙擊手。而你別忘了,狙擊手在使用能力前是無法被殺死的。

也就是說,只要狙擊手一直不使用能力,殺手就始終無法殺死狙擊手。如此一來,殺手是無論如何都無法獲得勝利的!”藍海辰點頭說。

傅少,請你消停一下 “但還有投票啊?狙擊手是可以被投死的,這樣還是沒法必勝啊。”徐淵想了想又說。

“所以我才說,要想必勝就必須聯合其他有身份的玩家。”藍海辰又解釋說,“你想一想,如果平民這邊的玩家聯合起來,就可以想辦法向平民們攤牌。

只要平民們確定了狙擊手的身份,他們還會去投狙擊手嗎?到時候狙擊手不就真的無法殺死了?”

徐淵聽後一震,確實,只要平民們確認了狙擊手的身份,就必然不會投狙擊手的票,到時候殺手無論如何都無法取得勝利。

“難道狙擊手不能自己表露身份嗎?這樣豈不是更簡單。再說狙擊手還有槍,難道不能將槍展示出來?”墨雅這時候又說。

“這樣成功率太低了,遠不如大家一起表露身份來得有效。再說經過我的觀察,這次狙擊手的槍恐怕已經無法展示,處於別人發現不了的狀態。”藍海辰聽後說,“你看雨煙的印章就不能展示。”

шωш▪ ttka n▪ C〇

“再說其他人也可以說自己是狙擊手,這樣就很可能出現多個嫌疑人,最後的結果可能就是都不相信。”江雨煙也說。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隊友證明的話,狙擊手的身份就很難坐實嗎?”墨雅也想到。

“是的,所以纔要將所有人聯合起來。這種情況是殺手最怕的,畢竟這次的玩家都比較不怕死。”藍海辰點頭說。

經過這麼一說,所有人都已經明白,聯合起來的重要性,只有聯合起來,很多計劃纔有實施的可能。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就必須將其餘隊友找出來。如果按照這個思路,我們要怎麼辦?”江雨煙想了想又問。

“既然我們能想到這一點,殺手那邊也一定能想到。所以他們必然會想方設法的阻止我們,並優先對付狙擊手,因此我們必定不會輕鬆達成目的。

但我們這邊也有一個優勢,這是殺手那邊意料不到的,也算是我們的一個外掛。”藍海辰解釋說。

“什麼優勢?”徐淵問到。

“我跟雨煙。”藍海辰回答說,“我跟雨煙都是有身份的人,又互相信任,這是十分重要的。基於這一點,我們可以設計出很多別人無法使用的計劃。”

餘音曾經對藍海辰說過,江雨煙是她給藍海辰尋找的一名搭檔,可以很大程度上幫助他。此時此刻,藍海辰對這句話理解的更深刻了。

“你的計劃是什麼?”墨雅聽到這裏趕快問,她知道藍海辰肯定已經有了打算。

“嘿嘿,你們聽着,今晚我們就這麼做……”藍海辰說着嘿嘿一笑,將自己的計劃說出。

衆人聽後無不稱奇,這個藍海辰,果然滿腦子都是鬼主意,居然連這種計劃都想的出。

“這計劃是不錯,但關鍵是……他會幫忙嗎?”江雨煙有些不確定的問。

“他會的,畢竟這也沒什麼損失,何樂而不爲呢。”藍海辰信心十足的說,“這樣,等會我就去找他,讓他加入我們的計劃。”

於是過了一會兒,藍海辰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喂,我有事需要你的幫助。”藍海辰對着電話說。 一“我的幫助?”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男聲,竟是莫非。

“是的,爲了儘快獲得勝利,我需要你配合我得計劃。”藍海辰表示說。

“有意思,你居然第一局就來找我,這點我還真沒想到。不過你想過沒有,我們如果走的太近,是會引起法官警覺的。”莫非想了想說。

“行了你,你那個助手白天不才出手嘛。再說理由還不好找,相信你怎麼着都能矇混過去。”藍海辰聽後撇撇嘴說,顯然不太相信莫非的說詞。

對面又沉默了片刻,最後莫非才點頭答應。

“好吧,你說,要我幫你幹什麼?”莫非回答道。

“很簡單,只要配合我今晚的行動就好。”藍海辰笑着回答,於是便將莫非要做的解釋清楚。

“好的,我明白了你儘管放心。”

過了一會兒藍海辰掛上電話,衝江雨煙等人做出一個ok的手勢。

“好了,這下計劃就可以實施了。” 天海道武 藍海辰說。

“莫非這個人並不可靠,我們是不是不要跟他走的太近?”江雨煙有些擔心的說。

“他已經盯上我們了,我們就算不接近他,他還是會算計我們。還不如多跟他接觸一下,瞭解瞭解敵情,關鍵時刻也好做出應對。”藍海辰解釋說。

於是就這樣,最初的行動計劃確定下來。等時間接近午夜,藍海辰和江雨煙才離開灰樓,前往遺蹟。

整個遊戲地圖大致分爲兩部分,一是遺蹟,整個遺蹟面積巨大,幾乎可以相當於半座城市。

另一部分則是遺蹟周圍的森林,面積同樣巨大,將整個遺蹟層層包裹,圍的密不透風。

由於沒有地點限制,玩家們可以自由進入地圖裏的任何地方,選擇遊戲時出現的地點。

大家每個人的選擇都不一樣,有的喜歡森林,有的則藏身在遺蹟之中。

由於徐淵和墨雅不能將線索帶離遺蹟,所以藍海辰選擇了進入遺蹟,儘量在第一時間拿到線索。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終於指針到達零點,衆人身邊的景色瞬間改變,周圍突然變得陰冷恐怖,遊戲正式開始!

與之前的天氣不同,遊戲區域裏瀰漫着薄薄的霧氣,讓整個空間更顯詭異。

藍海辰按照墨雅所說,繞到一座石像後面,在底座裏找到了裝着線索的卷軸。

“這個墨雅,還真是會找地方。”藍海辰搖搖頭笑道。

在拿到卷軸後,藍海辰第一時間就將其撕開。只見卷軸上白光一閃,卷軸消失不見,藍海辰腦中則多了一個聲音。

“玩家藍海辰取得遊戲線索,使用時只要默唸三遍死者的名字,就可以得到答案。”腦海中的聲音說。

“嚯,這算是咒語嗎?”藍海辰聽後一愣,沒想到這個線索居然是用意念操作的。

在得到線索後,藍海辰便找了個地方藏起來。出於謹慎,藍海辰覺得殺手不會在一開始就着手殺人。因此他還有不少時間。

於是藍海辰找了個地方躲起,靜靜等待着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

時間就這樣繼續流逝,藍海辰百無聊賴的看着手機,心裏回想起上一輪遊戲的經過。

“這一不走路我還有些不習慣了呢。”藍海辰小聲嘟囔道。

就在這時,藍海辰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他連忙掏出手機,發現裏面多了一條信息,號碼則十分陌生,之前沒有見過。

藍海辰眼中出現一絲奇怪的神情,然後二話不說將信息打開。

在一陣嘈雜聲過後,一個經過變聲的沙啞聲音從手機裏傳出,聽起來十分刺耳難聽。

“各位玩家大家晚上好,相信大家都很奇怪我是誰。那麼首先我就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這次遊戲的殺手之一,對,就是大家想要幹掉的人!”這個聲音說。

藍海辰聽後眉毛一挑,這還真是開門見山啊。

而此時此刻,所有身在遊戲區域的玩家也都收到了這條信息。他們聽後很吃驚,全都皺着眉頭,不明白這殺手什麼意思,居然在遊戲一開始便主動聯絡玩家們。

“我想大家現在一定很吃驚,爲什麼我會聯繫大家。那麼現在我也不再廢話,直接將我的目的向大家說明。”那個聲音接着說到,沙啞的聲音讓人反胃,“從現在開始,我們將劃出一塊區域,所有玩家不得進入該區域。

具體位置過後會一併發送到大家的手機裏,大家可以自行查看。我們的人會隨時在區域裏巡視,所有不聽勸告進入該區域的人,都會遭到我們的攻擊。

我知道各位覺得我們不會殺人,但請相信,我們有無數種方式折磨大家。如果想嚐嚐什麼叫生不如死,就請儘管我過來。

另外,爲了防止某些潛入能力高超的傢伙,我還會在高處隨時警戒。請不要懷疑我們的能力,只要有人接近,就一定會被我們發現!”

衆人聽到這裏紛紛向周圍看去,想知道殺手會站在什麼高處。誰知不看不要緊,一看之下所有人都是一驚。

只見在遺蹟的中心處,有一座類似高塔的建築,大約有兩三層樓高。此時正有一個人影站在屋頂上,居高臨下的看着周圍。

那人穿着一件袍子,臉上似乎也帶着什麼東西,根本無法分辨身份。但大家都知道,他就是信息裏聲音的主人,那個聯繫所有人的傢伙!

“搞什麼這是,爲什麼要站在這麼顯眼的地方?”有人不解的自言自語。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這不符合邏輯啊!”也有人說。

此時信息裏的聲音還未停止,殺手還在繼續說着。

“我知道大家都在奇怪,我們爲什麼要劃出這麼一片區域。不過我要說的是,這不是各位應該想的。

現在各位只要乖乖聽話,按我說的去做,就不會有危險。所以請一定記住我的話,哼哼哼哼……”

錄音到這裏便全部結束,衆人聽後全是一臉茫然,始終不明白這信息的意思。

而藍海辰則微微一笑,看着遠處的人影,眼中出現一絲異樣的神色。

“真是有意思,居然選擇了這種方式呢。好,我期待着你接下來的表現。”藍海辰自言自語的說。 一衆人簡直要瘋掉,這遊戲纔剛剛開始,居然就出現了這麼意外的事,殺手居然自己站出來了。

“這次的殺手莫非是有毛病不成?居然幹出這種事。”

“見過各種陰謀詭計,也想過別的方法,但怎麼也沒想到這種發展。”

“跳警我知道,但這算什麼,跳殺手?跳就算了,還站在高處讓人看到,有毛病不是?”

大家都在心中想着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但一時卻又都想不清楚。

而此時此刻,藍海辰看着遠處的那個黑影,心中正暗暗冷笑。

“莫非居然這麼快就開始行動,還真是挺迅速的。如此一來,我們的計劃就算開始了,不知道殺手會如何反應呢?”藍海辰在心中想到。

這件事果然與藍海辰有關,或者說的更清楚些,這一切本來就是藍海辰計劃好的。而那個站在高處的所謂的殺手,竟然是莫非假扮的!

藍海辰爲什麼要用出這種計劃,又是爲了達到什麼目的?這就要從白天那通電話說起。

當時藍海辰主動打電話給莫非,在一番解釋之下,莫非終於答應幫助藍海辰完成計劃。

“很簡單,只要配合我今晚的行動就好。”藍海辰得到答覆後便笑着回答,然後開始向莫非解釋當晚的計劃,“我的要求很簡單,我要你在大庭廣衆之下說自己是殺手。”

電話另一頭的莫非聽後一愣,隨後臉上的表情立馬變得精彩起來。就算是莫非,也沒有想到藍海辰居然會有這麼奇怪的要求。

“說自己是殺手?這麼做會把我害死的。”莫非對藍海辰說。

“不會的,我並不會讓你公開自己是誰,而只要蒙着臉說就可以。”於是藍海辰將莫非要做的仔細向其說明,具體細節與之後莫非的行動一致。

“你要我做什麼我明白了,但你爲什麼要這麼做,目的何在?這一點你必須向我解釋清楚。”莫非聽後想了想說。

“很簡單呀,我的目的就是要找到我們的隊友。想必你也知道當我們的隊友聯合在一起時,會有多大的威力。”藍海辰解釋說。

“找隊友跟殺手有什麼關係?”莫非又問,“難道你要利用我將隊友引出來?”

“是的,我讓你站在高處騙所有人你是殺手,就是爲了引出隊友。準確的說,是警察!”藍海辰點點頭回答到,“首先你放心,你不用擔心自己的安危。因爲當你站出來的時候,殺手根本不會對你動手。”

“這個我理解,因爲那時候他們根本拿不準能不能殺死我。”莫非也點點頭表示明白,這一點他瞬間便已經理解。

莫非扮演殺手現身,這種行爲在殺手眼中無疑極爲難辦。

首先就是殺手無法殺人,因爲莫非既然敢站出來,就一定不怕被殺手殺。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莫非背後站着醫生或者花蝴蝶這兩個角色。

所以就算殺手出手,也很可能無法殺人,平白浪費一次殺人機會。甚至在已經沒有殺人能力威懾的情況下,自己有可能暴露。

“你明白就好,爲了保證你的安全,我會讓花蝴蝶給你印上印記,如此一來你就不會死,不需要擔心。”藍海辰也說,跟聰明人交流就是省事。

“等等,我好像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讓我扮做殺手,其實就是在給警察信號,故意讓他驗我,對不對?”這時莫非突然反應過來,然後立刻問到。

“聰明,你說得不錯,這一切就是爲了給警察信號!”藍海辰肯定了莫非的猜測。

與殺手不同,莫非的所作所爲在警察眼中,卻又是另外一副樣子。在警察看來,既然有人主動站出來表示自己是殺手,就有驗證的價值。

莫非帶着面具,別人或許不知道他的身份,但警察的驗人能力卻可以穿透面具。

如果莫非真的是殺手,那麼警察賺了,不費吹灰之力便可以找到一名殺手,何樂不爲。

而如果莫非不是殺手,這裏面的含義就更加值得仔細思索。因爲如此以來,莫非現身就很可能是在聯絡警察!

警察如果證實莫非不是殺手,就代表莫非是可以信賴的。如此一來,當莫非將藍海辰和江雨煙的身份告知警察時,可信度就十分高!

只要利用這個計劃,藍海辰就可以在用掉一次驗人機會的前提下,得知警察的身份,並使雙方聯合起來。

“只要我們得知了警察身份,距離找齊所有隊友就又近了一步。”藍海辰說。

“哈,居然是這樣的,你的鬼點子還真是多。”莫非聽後忍不住笑出聲來,藍海辰這個計劃看似無厘頭,但只要先清楚因果,就知道這一定能讓殺手好好嚐嚐苦頭。

面對自己現身的莫非,殺手殺也不能不殺也不能,絕對是左右爲難。

“但你想過沒有,殺手可以將我打傷藏起來,如此一來我便無法現身,警察也就無法驗人。

而且到那時候我的身份就會暴露,這可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莫非想了想又說。

“哈,你想的很周到,不過這一點我也想到了。所以我纔要你站在高處,這可不只是方便警察驗人這麼簡單。”藍海辰笑了笑又說。

“這怎麼說?”莫非問。

“你知道遊戲判定殺手殺人的方式嗎?根據我的經驗,只要有殺手或厲鬼參與,玩家就可以死亡,並不一定非要親手殺掉你。

比如你在和殺手打鬥的時候不慎墜樓,此時遊戲就會默認是殺手殺了你,你是會死的。”藍海辰解釋說。

“因爲殺手參與了推搡?”莫非問。

“是的,這就是遊戲判定殺手是否殺人的依據。同理,當你站在高處時,厲鬼要抓你總要爬上來吧?

聯想一下上面我說的,如果你面對這種情況,你會怎麼做?”藍海辰饒有興趣的問莫非。

莫非默默擦了擦冷汗,艱難的開口回答。

“自己跳下去……”

“沒做少年!當厲鬼一碰你,你就趕緊自己跳下去,就當做自己失足跌落。那個塔高度合適,跌下去絕對死的透透的,到時候遊戲就會判定殺手殺人。

但因爲你已經被花蝴蝶印過印記,你並不會真的死!”藍海辰笑着解釋說。 一莫非聽到這裏,手忍不住又擦了擦額頭,臉上的冷汗已經快止不住了。

藍海辰說的沒錯,只要看見殺手想抓人,莫非直接自己跳下樓就是。到時候不但莫非不會死,殺手的殺人機會還會被消耗掉。

到時候莫非大可以再次爬上樓,殺手就再也無法通過厲鬼阻止莫非,威懾力會徹底消失。

“這個傢伙,居然慫恿我去自殺……”莫非苦笑一聲想到。雖然聽起來很混蛋,但不得不說,這還真是個讓人無法拒絕的提議呢。

“怎麼,你難道不敢跳?”藍海辰見莫非不回答,便又笑道。

“怎麼會,這點事還難不倒我。別忘了,從某種情況來說,我可是死過很多次的人。”莫非搖頭說,“我只是在感嘆,你的腦子究竟是怎麼長得,這種損招都想的出來。”

“一切都是爲了勝利嘛,再說你也不一定非要跳,殺手不傻,應該不會幹那種事的。”藍海辰笑道。

“好吧,既然我已經答應了你,就要按照你說的去做。你放心,我一定會完成你交代的。”莫非最後無奈的說,這真是個很混蛋的計劃。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