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上前說道:“你們主子就這樣教你們說話的嗎?我們白靈域什麼時候說過要跟邪靈域做對的?話可不能亂說……”

那幾只妖見到小白後笑着恭敬道:“原來白少主也在,小的們剛纔沒注意。看來白少主還不怎麼了解現在的情況,邪靈域已經像外界公佈尋找那個東西,而且還大言不慚的說他們一定能得到那個……”

說到一半,說話的那隻妖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繼續說道:“而且……還放風說,一定會統治冥界,甚至世界。”

大家臉色更加難看,特別是蔚軒和小白的臉色。

讓我疑惑的是,這消息是怎麼散出來的,蔚軒一直在別墅,誰還有這麼大的權力以邪靈域的名義散步這種消息。

難得邪靈域的那些長老都不管嗎?

還是說……管不了? 難得邪靈域的那些長老都不管嗎?

還是說……管不了?

他們口中的那個,肯定就是指我體內的靈魂。

現在那個靈魂已經跟我的靈魂融合,可以說,他們要找的就是我的靈魂。

看來現在我不得不躲起來,經過這樣一鬧,就是邪靈域洗清,我想大家也會就此騷動起來,難以平息。

到時候可能就不會像以前那樣來陰的了。

我體內的那個靈魂真的像他們說的那樣。得到就等於得到了力量嗎?

不過又想想現在的我,的確是從另一個靈魂中得到了力量。

小白和蔚軒互看了眼。

蔚軒眨眼間就閃到了那幾個妖的面前,抓起那隻話多的妖,冷聲道:“哪來的消息?”

那隻妖這時才感覺到了害怕,全身開始有些發抖,聲音顫抖的說道:“從……從你們邪靈域傳……傳出來的,你是那的王,難得還不知道?”

蔚軒這兩天都處於傷心的狀態中,而且整天都在翻閱質料,想知道找到我的方法。

他已經呆在別墅,幾天沒有出門,更別說會邪靈域了。

凌夕也一直陪在蔚軒身邊。

不過。發生這麼大的事,爲什麼桑家沒有派人來通知?難免有些古怪。

看來這次的麻煩不小,而且棘手。

那個妖的話說完後,蔚軒依然沒有放手。

他瞟了蔚軒一眼。又戰戰兢兢地接着說道:“我是妖王親自派來與你談判的使者,你要是殺了我,妖界與你們邪靈域必然勢不兩立,快……”

那隻妖的話還沒說完,蔚軒就甩來那隻妖,心不在焉的說朝我們這邊走來。

感覺根本就沒有聽到那隻妖在說些什麼。

那隻妖感覺自己丟了面子,於是大吼道:“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蔚軒依然沒有理會他,來到凌夕面前說道:“你趕快回邪靈域看看,有什麼大事趕緊派人通知我,不過……你能解決的事就沒必要通知我了。”

凌夕聽到蔚軒這樣說,表示很不滿,拳頭緊握起來,咬着牙。

蔚軒說那話,變相的在告訴凌夕,邪靈域他佔時先不管,他現在只想找到我。

按照那隻妖的敘述,一聽都知道,這次絕對不是凌夕能解決的事。

蔚軒心裏也明白,但他卻在我和邪靈域之間選擇了我。

愧疚的看了蔚軒和凌夕一眼,我不值得他這麼做。

邪靈域中還有那麼多人等着他。可我呢,只是個拖累他的怪物。

凌夕氣憤的說道:“軒王你……”

蔚軒瞟了眼凌夕,面無表情餓說道:“你放心,我自由分寸。”

凌在原地呆了一會,然後不甘心的離開了。

小白走過來對蔚軒說道:“你不回去真的好嗎?能做出這種事的想必就只有司家了,你要是不在,可能無法辦好,她還有我來找。”

蔚軒猶豫了一下,看着蔚軒說道:“她是在我手上弄丟的,必須由我親自找回來。”

說完,蔚軒就對着那幾只妖,厲聲道:“你們回去告訴你們的妖王,我們邪靈域還沒蠢到做出頭鳥的地步,讓他老人家放心。”

那幾只妖嚴肅瞪着蔚軒,片刻後,其中一隻妖說道:“希望軒王說話算數,畢竟……誰都不想把關係鬧破,開戰,對誰都不好。”

那隻妖又笑道:“我們會把軒王剛纔說的,原封不動的轉告給妖王的。”

說完後他們就離開了這裏。

蔚軒皺着眉頭看着地面,彷彿有什麼心事。

小白走到蔚軒旁邊,說道:“我們趕緊走吧,趕快找到那個道士,早點找到澄澄,你也好早點回去處理你的事。”

蔚軒點了點頭,看着十七說道:“快點帶路,我們加快步伐。”

然後就都有行動起來了。

開來蔚軒還是很看重邪靈域的,不過。又有哪個君王不看重自己的國家的呢。

蔚軒只是被和我的那層關係牽絆着。

看都蔚軒能爲我做到這份上,真的很欣慰,但同時也感覺到愧疚和悲傷。

天也慢慢昏暗下來,傍晚來臨。

這一路到還沒遇到什麼大事。

據十七估計,按這個速度,估計半夜就能到達山腳了。

不過,就在以爲一切順利的時候,突然幾道白黑相交的影子落到了我們面前。

我們立即頓下腳步,警惕的環顧着死周。

蔚軒,臉色陰沉的說道:“白子鬱……你的人……”

剛開始還沒明白,他在說什麼,當看清面前的這羣人後。瞬間就呆住了。

在我們面前的全是白靈。

不對,不能算上是真正的白靈。

在他們身上,我感覺到了跟我一樣的氣息。

準確點來說,是感覺到了我另一個靈魂的氣息。

小白皺起眉頭。說道:“我跟他們可不一樣……他們已經不能算真正的白靈了,已經被邪氣侵體,完全變了個人。”

聽到小白這樣吧說,讓我想起姥姥死時,腦海中出現的那段畫面。

那些白靈都是在追一個冒黑氣的珠子時被珠子上的邪氣侵體的。

而那個珠子最後鑽進了我的身體,也就是說,那顆珠子很有可能就是我體內的另一個靈魂。

白靈域裏的那隻神祕組織,應該就是以這些被侵體的白靈組織起來的。

本來生性善良的白靈在被侵體後。也變得狡猾,狠心起來。

蔚軒沒有說話,他應該也是感覺到了面前這些白靈的不同。

仔細一看,面這哪是隻有幾隻,至少有上百隻這麼多。

怎麼會突然出來這麼多被邪氣侵體的白靈。

正在我疑惑時,一隻年輕,但看上去有絲奸詐的白靈從中間走了出來。

這知白靈看上去好像比其它白靈看上去要高貴。

長相比較俊俏,但總是奸笑着,讓人看了感覺涼颼颼。

那個人剛一走出來,小白的臉色瞬間就變白了。

兩眼直直的看着面前那個那人,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

那個那的對着小白笑了下,說道:“白少主。好久不見?”

小白全身顫了下,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願,臉色陰沉的說道:“白祀,好久沒見,你居然沒有死!”

小白的話剛一說出來,包括蔚軒在內,全部都驚住了。

面前這位奸詐的男人應該就是叫白祀了。

聽小白剛纔說話的口氣,應該跟那個白祀比較熟的樣子。

娜娜發現情況不對。立即上前,小聲問道:“那是誰?”

小白瞟了眼面前的白祀,說道:“從小一起玩到大的玩伴。”

娜娜驚了下,看了下小白。又看了眼一直在笑的白祀。

他們兩個感覺沒有小白說的那麼簡單。

這時,白祀突然閃到小白麪前,臉龐跟小白湊得很近,陰笑着說道:“沒想到你這個大人物還記得我。我還真感動呢,一直的朋友,哼……”

看到白祀這個樣子,我們趕緊閃到白祀身邊,娜娜則抓住白祀的胳膊,冷聲道:“你想幹嘛?離開……”

白祀看了娜娜一眼,笑着說道:“白子鬱,沒想到你還是以前那樣。以前要我保護,現在卻要這麼漂亮個妹子保護,還是那麼窩囊……”

娜娜氣憤的吼道:“你……”

小白拉開娜娜,然後給我們都做了個手勢。讓我們都退下。

這時明顯的可以看到小白全身在發抖。

小白緊握拳頭,盡力的在控制着自己不停抖動的身體。

“你今天帶這麼多人來這裏,不會就是來說這個的吧……”

白祀嘴角上揚,後腿了幾步,然後掃視了我們每人一眼,說道:“聽說那個東西就藏在你們中間,今天,我是負責來把那個東西取走的。”

聽到他這樣說,我全身顫了下,難道他知道我藏在其中。

難道他看出了我的身份?

這麼早就要暴露嗎?各種不安起來,腦子裏不停的想象着蔚軒看到我這個樣子的表情。 這麼早就要暴露嗎?各種不安起來,腦子裏不停的想象着蔚軒看到我這個樣子的表情。

蔚軒臉色一沉,說道:“你從哪得到的消息?”

他嘴角上揚,看着蔚軒說道:“軒王,你們邪靈域還真是膽大,麻老太死前的任務就是監視你們,剛收到你們要動手的消息我們就行動了,看是你們快還是,我們快。”

蔚軒瞪了他一眼,說道:“你說的是麻老太死前的消息吧。”

那個人得意的說道:“那有什麼區別。麻老太死了沒幾天。”

小白說道:“白祀,其實……我們也在找那個東西,正不巧的是,就在你說的那短短几天內,我們也把那個東西搞丟了。”

聽到他們的談話,我懸着的心才放下。

原來那個白祀得到的消息是幾天前的消息。

在姥姥死後的幾天內我都和蔚軒他們在一起。

最後我失蹤是在邪靈域,就算白靈再怎麼想得到我,他們也沒那麼簡單潛入邪靈域。

所以他們的消息從我進入邪靈域那時就斷了。

雖然不知道他們爲什麼沒有繼續監視我,們,但現在可以確定的是,他不知道我就是他要找的。

不過想想,可能是姥姥死後就沒有比較合適的人選來監視我們,再加上邪靈域放出那麼囂張的話,搞得他們都緊張起來,當時內部應該比較亂。所以就沒有派人繼續監視了。

不管怎麼樣,現在的只需要裝淡定就好了。

白祀終於停止了一直的奸笑,眉頭緊皺,說道:“怎麼會……”

他又頓了下,說道:“既然來了。那也不能空手回去,那這次就先拿下軒王或者是,白少主的人頭。”

小白一驚,說道:“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我們以前的關係不是一直都很好的嗎?我還以爲你爲了救我而死了,一直愧疚了這麼久,現在看到你回來,知道我有多驚訝和高興嗎?可是你……”

白祀低着頭,大笑了起來,說道:“跟你一起長大,就代表你很瞭解我嗎,白子鬱,你還是那麼單純呀……其實……這纔是我的本性。”

其實剛纔在靠近白祀時,感覺他身上沒有跟我一樣的氣息,也就是說,他根本就沒被侵蝕。

他變壞不是因爲邪氣的原因,而是因爲別的……

小白一臉不敢相信的說道:“怎麼會……千年來,你一直在幫助我,甚至,最後爲了救我還……”

“哼……那只是表面,你怎麼可能知道我當時的痛苦,我救你,跟是一起玩,完全是被逼的,我從小就打骨子裏厭惡你,恨你……”

白祀在說這話時。面目明顯扭曲,表情格外猙獰。

看來他的確真的是恨透了小白。

他的話剛一說完,拍了下手,然後朝小白衝來。

就在他行動時,突然從空中再次降下四名衣着奇怪的的人。

看上去極其厲害。

隨着白祀攻擊而且來,他身後的上百隻白靈也蜂擁而來。

小白看到從空中降下的那四個人後,表情立馬變得更加難看起來。

“沒想到你連他們都帶來了。”

“嘿嘿……他們現在可不再是以前的魑魅魍魎。”

的確,那四個人是被侵蝕的。

看來,那四個人應該就是白祀口中的,魑魅魍魎了,四個人分別對應着魑,魅,魍,魎這四個字。

白祀與小白在單挑,我,蔚軒,雲離分別對付魑魅魍魎,娜娜則解決那一大羣白靈。

看小白與白祀的對峙,白祀完全是下了死手,想要殺小白。

可小白卻一直都是一臉愧疚的不停防禦這,從來不還手。

這樣對小白很不利,再這樣下去,小白肯定會防禦到體力不足而被白祀殺。

而且……那個白祀和魑魅魍魎都不簡單,很難對付。

小白完全處於下風,不管白祀怎麼用劍劃傷小白,小白就是不還手。

娜娜由於擔心小白,也經常分心。

雖然那些小兵很好對付,但要是娜娜一直分心,對她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

白祀猙獰的笑着說道:“怎麼?捨不得對我下手嗎?那你就這樣直接被我人頭取走算了。”

小白一臉痛苦的說道:“我還是不明白,你幾次都爲了救我差點喪命,甚至在白年前,你爲了救我,摔下了萬丈懸崖,爲什麼現在你又……”

白祀在聽到小白說這話後,變得更加爆照。攻擊速度更加快了起來。

“你知道什麼?你是大少爺,我只是個被白靈王不知從哪撿來的,沒人疼我,沒人看得起我,每次看見你擁有一切,我就恨,爲什麼同爲白靈,你卻可以有父母疼愛,每天都會有那麼多人圍着你轉,奉承你,而我呢,我永遠都是被冷落在角落,沒人搭理,沒人問候,就是是突然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也不會被人主意,沒有人記住我,而你呢,只是手指被割破一道傷口,就有那麼多人爲你惶恐。每個人都心疼着你……”

他越說也激動,聲音越吼越強大。

小白依然沒有想要還擊的念頭。

“不是你說的那樣,大家都很喜歡你,經常誇你,難道你不記得了嗎?還有我,還有父親……都很欣賞你,父親還經常誇你,說我不如你。”

白祀一劍斬到小白的胳膊上,說道:“如果不是我經常捨身救你,他們會看到我嗎?他們會關心我嗎?我只有不斷的用生命救你。纔會引起別人的主意,才能證明,我是存在的,每次我在救你時,其實我心裏想的卻是,多希望你早點死……但你死後別人就不會主意到我了,就會責備我,當時的我是多麼糾結……這一切都是因爲你。”

白祀現在已經失去理智,誰都沒有錯,一切都是嫉妒,嫉妒在惹禍。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