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你先下去看看!”

小小點點頭,然後身子便瞬間飛向了那片山谷之中。

“楊森,你先在這兒等着,我去拿繩子!”

我點點頭,看了一下時間才十點半左右,在這裏也沒什麼事,陽姐至少也得四十多分鐘纔會回來,我便尋思着四處轉轉,看看能不能發現些什麼不。

十分鐘之後我在一塊大石頭旁邊找到了一隻高跟鞋。

“粑粑,我感覺到了那山谷裏極深的怨氣,我想一定有一隻厲鬼,這件事恐怕沒有爸爸之前想的那麼簡單。”

我點點頭。

“兒子,爸爸知道了,從我看到那屍體的時候,聽到陽姐說那亂七八糟的關係的時候我就感覺這其中有文章呀。”

就在我不斷尋找的時候,一個聲音響起了:“楊森,過來!”

是陽姐的聲音,可是就在我剛準備靠近的時候卻是看到了不遠處陽姐正扛着一捆繩子不斷的朝着我走來。

“粑粑,快閃開!”

我身子飛快的閃開,頓時一股陰風掃過,我幾乎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那股陰風之中夾雜着的濃濃殺氣。

“楊森,你怎麼了?”

這個時候突然陽姐提着一個巨型的手電筒,光線直逼白瓦燈泡,照的我眼睛都有些睜不開。

“沒什麼!”

陽姐這才笑了一聲道:“你一個陰陽先生不會還怕鬼吧。”

我搖搖頭,然後走到陽姐的身邊小聲道:“陽姐,我們還是小心點,這裏有古怪!”

陽姐點點頭,然後笑着道:“這個我也估計到了,你知道剛纔我回到車裏拿繩子的時候看到了什麼嗎?”

“不會看到我吧?”

我半開玩笑道。

“這都被猜對了,我當時就用散靈符招呼他,嚇得那鬼屁滾尿流!”

“就你這身材,還抱着你兒子,就算我們同時往回跑你也不可能跑過我,而我遇到你的時候你還在我的前面,我一看就知道假的。”

我笑了一聲,然後笑着道:“還是陽姐聰明……”

說道這裏我馬上看了一下時間,其實我特別留意了一下時間的問題,時間才十一點,我當即心中一緊,看着眼前這個已經開始不斷忙活的陽姐,突然心中有種特別的怪異。

“好了,楊森,你走前面吧,我墊後!”

說話之間,眼前的這個陽姐便直接將繩索扔下了山谷。

“陽姐,要不等小小上來了之後我們再下去!”

“小小,什麼小……額……”

我臉色大變,渾身一顫,連忙閃開,從身後直接抽出一把桃木劍指着眼前的陽姐。

“你不是陽姐,究竟是誰!”

我剛剛一動,頓時眼前的陽姐也是瞬間變了,他那張原本霸道的臉上突然露出了別緻的溫柔。

“我不是你陽姐,我是誰呀,楊森,你今晚怎麼了?”

她的聲音越是溫柔,我越是心中擔心陽姐。

看着眼前的這個陽姐,肉體有可能是陽姐,但是她的似乎已經被鬼上身了。

難怪陽姐能夠這麼快就將繩索拿來,只有在這裏居住的鬼才最熟悉這裏的路線,要是陽姐的話來回至少也需要一個小時。

“還不從陽姐的身體裏出來,找死!”

我冷哼一聲,桃木劍瞬間朝着陽姐的眉心刺去。

“粑粑,小心,這個鬼不好對付!”

我點點頭,然後身子瞬間一側,然後一把扣住了陽姐的脖子,將桃木劍插在地上,然後咬破中指,在陽姐的眉心猛地畫了井字符,然後猛地一按。

嘔嘔!

突然一個恐怖的聲音迴盪在我的耳邊。

下一刻陽姐竟然突然睜開了雙眼然後猛地一掌推開我和兒子,就這樣瘋狂的朝着山谷衝去。

“陽姐,不要!”

我臉色大變,這麼高的山谷要是直接跳下去必死無疑呀。

就在我大吼的時候那個突然探出了頭,我看到了他的樣子,是一個男子,面目有些猙獰,穿着一身病人的衣服,他看着我一臉的邪惡。

突然直接他開口道:“死!”

下一刻我便看到陽姐縱身躍下了山谷……

(本章完) 我大吼一聲,身子猛地躍起。

兒子對着眼前的鬼魂就是一口唾沫,鬼魂頓時嘶吼一聲離開了陽姐的身體,但是這會兒陽姐已經跳下了山谷。

我連忙抓住那長繩,對着剛剛躍下的陽姐就是一陣猛纏。

“陽姐,抓住呀!”

啊!

就在這個時候陽姐也是清醒了過來,大叫一聲,便飛快的抓住了我纏繞在她身體之上的繩索。不愧是警局的精英人才,在這樣的情況下很快便冷靜了下來,然後迅速的抓住了繩索,並且熟練的纏繞在了自己的身上。

“拉我上去!”

陽姐大吼一聲。

我點點頭,頓時猛地往上一提。

十分鐘之後,我將陽姐拉了上來。

還是一臉驚恐的陽姐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氣。我這會兒也好不到哪兒去,渾身的汗水將衣服溼透了,畢竟這將一個人直接拉上來絕對不是一般的費力。

“陽姐,你怎麼會被鬼上身?”

等休息了會兒我問道。

按理說陽姐也會兩手,見過的也多,不會這般輕易的着道呀。

此情渺渺,終於寵到你 “鬼上身,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反正我剛一拿到繩子便聽到了你在叫我,說是已經找到了屍體,然後我便朝着你走去,可是就在我剛走了幾步的時候,便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了。”

我一臉的凝重。

“看來這個鬼不簡單呀,陽姐我們得趕快下去看看,說不定這個鬼的屍體也在下面,我剛纔看到這個鬼穿着病人的衣服,你說會不會就是殺死那女人的病人。”

“你說剛纔上我身的是那個精神病人?”

我沒有說話,當時默認了。

陽姐一臉的鬱悶,然後將繩子在就近的一塊巨石上猛地纏了幾圈,還咬破中指畫了一個鎮靈符在石頭上,纔將繩子的一頭扔了下去。

“走吧,我們下去會會這個精神病鬼?”

我點點頭,然後一馬當先抓着那繩子便開始往下一點點的移動。

足足用了二十分鐘我和陽姐才下到谷底,一到谷底我便讓陽姐將手電關了。

這裏陰氣極重,我甚至已經看到了不遠處有一道道的鬼影閃爍。

就在我們剛剛往前走了一步的時候,小小回來了,就站在陽姐的身邊,然後小聲的在陽姐的耳邊說着什麼。

“小小,你快躲起來,待會兒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要出來!”

我一聽陽姐的話,心中微微一顫問道:“陽姐,怎麼了?”

“小小告訴我,這下面有兩隻厲鬼,讓我們要格外的小心。”我心中微微一驚繼續問道:“兩隻厲鬼,小小沒說是那兩隻?”

“沒說,我們小心點,順着這邊走!”

兒子騎在我的脖子上道:“粑粑,這兩隻都是厲鬼,怨氣都很重,恐怕不好收拾呀!”

我心中有些擔心,但是依舊是手持一把桃木劍然後跟着陽姐朝着谷底深處走去。

就在我們看到了不到百米的依舊還有微弱光芒的孔明燈的時候,朵朵從暗處飛了過來。

“哥哥,你們怎麼下來了,趕快上去,這裏有兩隻厲鬼,馬上就要開戰了!”

“兩隻厲鬼要開戰?”

朵朵的話讓我心中微微一喜,既然兩個厲鬼之間要開戰的話,那就說明這個事情可能有轉機。

搶婚厚愛:生猛老公我怕怕 我拉住陽姐,然後兩人一起躲到了一個陰暗處,從這個位置我能夠看到不遠處似乎有着一隻鬼朝着孔明燈走去。

我掏出一個浸泡過牛眼淚的眼珠子遞給了陽姐。

“吃了!”

陽姐拿着那溼漉漉的眼珠子,眉頭緊皺,但在猶豫了三分鐘之後,還是一口吞下了。陽姐剛吞下便臉色微變道:“那隻鬼朝着我們來了!”

我點點頭,然後輕聲道:“屏住呼吸,我們小心移動到那邊去!”

我指着不遠處一個小山坡。

陽姐點點頭,然後我們便開始像一條黑夜裏的靈蛇一邊朝着那個山坡移動。

等我們來到小山坡的時候那之前似乎發現我們的那個鬼突然失去了方向,正當他在不斷的呼吸想要感知我們方位的時候,突然不遠處一聲鬼吼。

下一刻我們便看到了另一隻鬼。

之前站在我們之前的那隻鬼一身病人的衣服,他的頭顱裂開了,雙手也是自然的垂下,看樣子是生前從上面跳下來摔死的,我突然想到了陽姐給我講他的夢,看來這個鬼便是那個殺死自己主治醫生的精神病人了。

另一個鬼,穿着一身西裝,但是他的半邊臉都碎開了,不但如此他的手臂有一隻是沒有的,只剩下一隻手臂,他還戴着一副眼鏡,看來生前肚子裏還有點墨水。

就在這兩隻鬼相互靠近的時候陽姐的手機響了一聲。

我被嚇得當即屏住呼吸,這兩隻鬼放下朝着我們望了一眼,好半天又轉過頭去,兩個鬼就這樣對視着。

“那個教授的的資料出來了,你先拿去看!”

說着陽姐趴在小山坡上,手裏拿着上次她就用過的雙關槍。

我看到那手機發的資料之後,臉色大變。

這個教授竟然在前不久墜崖身亡,法醫鑑定是跳崖身亡,警方給的解釋是自殺。

而地點,正是此刻我和陽姐趴着的這個山谷。

“這……”

“怎麼了?”陽姐看着我一臉的驚愕,連忙問道。

我苦笑了一聲,然後將手機遞給了陽姐。

陽姐看到之後同樣是苦笑。

而這會兒我們突然聽到了一聲恐怖的嘶吼聲,這樣的聲音我在陰間公寓外小蝶和曾大牛的大戰之中也聽聞過。

這是鬼與鬼之間的生死戰。

我們二人連忙收拾心情,安靜的趴在那裏看着眼前的大戰。

之間那精神病鬼大吼一聲,張開大嘴便朝着眼前這個帶着眼睛的厲鬼咬去,而對方也是絲毫不後退,大嘴張開猛地朝着對方咬下去。

頓時那原本已經腐爛發臭的身體此刻竟然再一次被咬的鮮血淋漓。

此刻天空月光慘白,整個山谷之中陰氣極重,慘淡的月光鋪灑下來,沾染了太多的陰氣,也顯得冰寒徹骨。

而此刻在那慘白暗淡的月光之下我能清晰的看到兩隻厲鬼正在大戰。

不應該是大戰,而是在血戰,你死我亡的死戰。

“你說他們兩個

,誰要厲害一些!”

陽姐湊到我的耳邊輕聲問到,那聲音知道我和她才能聽到,陽姐身上那淡淡的熟女的氣息讓我渾身一個激靈。

但是這會兒我卻是沒有多想,而是搖搖頭,小聲回道:“看着吧,兩鬼相爭必有一傷,等待會兒這兩隻鬼大戰完,就該我們上了!”

陽姐點點頭。

我自然知道要是一隻鬼將另外一隻鬼吞了的話,那這隻鬼的力量將會提升一倍。但是這會兒我根本就不可能出手,因爲要是這會兒出手就會惹來這兩隻鬼的圍攻,異族必誅的道理我還是懂的。

嘔嘔……

兩隻厲鬼又一次瘋狂的撕咬在了一起,那眼睛厲鬼的雖然只有一隻手卻是相當的厲害,一把便將那精神病鬼抓住,然後按在地上,張開大嘴瘋狂的撕咬着精神病鬼後背的肉,一時之間我只能聽到精神病鬼的慘叫。

但與此同時我也知道這個精神病鬼絕對不會這麼輕易就屈服,就在我換個姿勢觀戰的瞬間,只見那精神病鬼突然將手搭在了眼睛鬼的身上,然後猛地一用力,似乎精神病鬼的手臂是斷裂的,但是這樣的拉扯還是能夠用到手臂,就在那眼睛厲鬼又一次瘋狂咬下的時候,精神病鬼低吼一聲,一口咬在了眼睛厲鬼的脖子上。

猛地一扯,便拉下了一塊血肉,接着又是翻身上馬,雙手緊緊的壓在眼睛厲鬼的頭上,然後瘋狂的撕咬着眼睛厲鬼的肚子。

一分鐘之後,我看到那精神病厲鬼已經將那眼睛厲鬼的肚子完全的撕開,一地的內臟,血水更是不斷的濺起,每一口撕咬都要一股腐臭的血腥氣味傳出,我趴在那裏都能聞得真切。

似乎這個時候已經接近了兩隻厲鬼大戰的尾聲,那眼睛厲鬼幾次想要掙扎卻是沒有能夠爬起來,而那精神病厲鬼瘋狂的壓在他的身上,然後趴着他的身上,瘋狂撕扯着他身體的血肉。

我甚至能夠看到那精神病厲鬼一口一口的咬着眼睛厲鬼的腐肉,然後吞嚥下去的聲音,那嚼着手指骨頭的聲音都能清晰可聞。

“楊森,我們什麼時候動手,要是這個鬼將那眼睛厲鬼給全部的吞吃了的話,他的力量就會成倍的增長,對我們恐怕不利呀!”

我點點頭,然後對兒子道:“兒子,今天爸爸給你換換口味,這兩個鬼的心都是好東西,待會兒爸爸都給你弄過來!”

兒子點點頭,然後開心在我的肩頭跳起來,已經躍躍欲試了。

就在這時我看到那精神病鬼已經將那眼睛鬼的腦袋吞吃了大半,我和陽姐猛地衝出去,一人一口桃木劍握在手上。

而這個時候那精神病鬼卻是緩緩的轉過身來,他的手裏正抓着一把白森森的腦花,這些腦花此刻已經被他完全的抓碎了,從那乾枯的手指縫指尖一點點的流出,打在了那眼睛厲鬼的臉上,格外的噁心。

那精神病厲鬼此刻嘴裏正在不斷的咀嚼着那乳白色的腦漿,滿嘴都是猩紅的鮮血。

他的眼睛血紅至極,整個身體都都是恐怖的鮮血,惡臭的氣息迎面撲來。

陽姐看到這一幕差點沒有吐出來,冷哼一聲,從腰間掏出自己那把雙管槍,對準那正笑盈盈看着我們的精神病厲鬼,就是猛地一槍。

嘭!

(本章完) 看到這一幕我頓時就震驚了,側頭看了旁邊的陽姐一眼。

對着她豎立了大拇指,陽姐太生猛了。

可是讓我麼有想到的,那一槍雖然將那精神病鬼的腦袋打的稀巴爛,但是他並沒有死,而是瘋狂的嘶吼一聲,扯斷了那眼鏡厲鬼的腦袋,然後便瘋狂的朝着黑暗處跑去。

陽姐剛要上前去追,我卻是一把拉住她道:“算了,這裏我們不熟悉,還是先找到那女的身體的其他部分吧。”

陽姐點點頭人,我拿出那把鋒利的匕首,然後將厲鬼的心切割下來,交給兒子,然後我們才朝着那孔明燈走去。

我們現在打着手電,距離那孔明燈降落的地方大約只有不到三十米的距離,陽姐的手電聚光能力很強,我幾乎能夠清晰的看到周圍殘落的屍骨,之前這兩隻厲鬼大戰的場面記憶猶新。

那孔明燈這會兒已經熄滅了,這會兒陽姐也不再顧忌什麼,走在前面不斷朝着那孔明燈走去,我跟在陽姐的身後,朵朵停在我的肩頭,四處看着。

這會兒小小也是站在陽姐的身邊,和陽姐並排前行。

至於那個精神病厲鬼,不是這會兒我們考慮的,我一直覺得這個地兒十分的邪乎,還是先將那女人身體的其他部分找到,然後帶回去在說吧。

順着燈光,我們來到了孔明燈停留的地方,扯開孔明燈,我們便能看到一具那女人的手臂,兩隻手臂已經腐爛得比較徹底了。

陽姐卻是絲毫沒有在意,蹲下身子,從包裏拿出手套戴上,然後拿出了一個黑色的大塑料袋,將女子的左右手裝進那黑色的口袋之中。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