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兩個剛開始只不過是隨便發發,誰能想到驚動了整個學校。

有時候事情就是這樣,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

秦巖擺了擺手:“別刪了,你們如果刪了,反而會此地無銀三百兩!讓時間來沖淡這件事情吧!來來來!咱們繼續吃飯!”

吃完飯,耿瑤瑤和夏雪尼又坐了一會兒離開了。

臨走的時候,耿瑤瑤對秦巖說:“明天記得去學校,有我的課!”

秦巖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秦巖,明天下午我有一堂公開課,你去幫我捧捧場好不好?”

夏雪尼不甘示弱,眨着眼睛看着秦巖,眼中滿是期盼的神色。

“啊?好的!”

秦岩心中一陣無語:又來了!

叮囑完秦巖,夏雪尼和耿瑤瑤胳膊挽着胳膊離開了,親密的就像親姐妹。

看着她們兩人的背影,秦巖無奈地搖了搖頭:女人啊女人,你們真是讓人琢磨不透。

在一間理髮店裏面,李芸芸準備花五百塊錢燙一個漂亮的捲髮,然後吸引秦巖的注意。

她覺得秦巖以前追過她,對她肯定還有一絲感情。

她想利用這一絲感情抓住秦巖的心,即便不能成爲秦巖的女朋友,也要變成秦巖的小三。

那樣,她至少會得到一筆錢。

馬亞楠當初給了她一筆十萬塊錢的打胎費,她覺得秦巖肯定會給的更多。

因爲秦巖不像馬亞楠那麼無恥。 當秦巖將車停在停車場之後,立即引來了無數羨慕的目光。

“快看,那不是耿老師和夏老師的緋聞男友嗎?”

“果然有錢啊!開的是奔馳!”

“他如果向我求婚,我現在就答應他!”

“韓劇看多了吧!醒醒吧!白日做夢是沒有好結果的!否則你不但不會變成一股清流,反而會不停地人流!”

“……”

秦巖根本懶得理會這些閒言碎語,勁直向第八教學樓走去。

慕容雪菡看到那麼多女生看秦巖,真想顯出身形將她們嚇跑,不過最終慕容雪菡還是忍住了。

剛剛走到三層樓,張迪就在樓梯口向秦巖招手:“兄弟!近來可好?”

秦巖走上去,拍了一把張迪的肩膀:“這不是廢話嗎!走!咱們去上課!”

走進教室,秦巖看到李芸芸花枝招展地坐在第一排,正目光炯炯地看着秦巖,眼中滿是柔情蜜意。

看到李芸芸的樣子,再聯想到她的性格,秦巖就知道她想幹什麼。

答案很明顯,勾引他。

雖然李芸芸打扮一下很漂亮,但是距離馬嬌、耿瑤瑤那種美女還是差了太多太多。

無論是馬嬌耿瑤瑤,還是周小雨慕容雪菡,她們的美是自然美,是天然美,給人一種天然去雕飾的感覺。

而李芸芸的檔次就下降了很多,一看就知道化妝痕跡明顯。

雖然也漂亮,但是給人一種滿臉打着玻尿酸的感覺。

秦巖在心中冷笑起來:當初你對我愛答不理,現在我讓你高攀不起。

轉過頭,秦巖和張迪向教室後面走去。

“秦巖,你最近好嗎?”

看到秦巖沒有搭理自己,李芸芸恬不知恥地站起來和秦巖搭話。

“哎呀!今天這是什麼日子了!爲什麼有些女人那麼不自重,天生喜歡找草!”

不等秦巖說話,張迪冷嘲熱諷起來。

對於李芸芸這種賤貨,張迪根本不會給她留面子,因爲她根本就不要面子。

既然不要,那就直接往她臉上懟。

聽到張迪的話,所有的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班裏面的人都知道秦巖和李芸芸的過去,都知道李芸芸當初爲了找草上了馬亞楠的牀。

李芸芸雖然非常無恥,但是畢竟也有自尊心,她聽到張迪的話,聽到同學的嘲笑,立即咬住了嘴脣。

她的臉更是在瞬間一片緋紅。

不過爲了錢,李芸芸決定忍下去。

她擡起頭,翹起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儘量讓臉上的酒窩更加迷人:“秦巖,我想和你重新開始!”

“什麼?”

秦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依舊自己聽錯了。

“我想和你重新開始!” 金鱗 李芸芸看着秦巖認真無比地說。

“我去!你有沒有搞錯!你神經病吧你!”

張迪看不下去了,直接幫秦巖回絕了李芸芸。

他覺得李芸芸簡直不要臉到了絕無僅有的地步,真是樹無皮則死,人無臉則無敵。

秦巖沒有說話,冷哼了一聲轉過身走了。

同學們紛紛哈哈大笑起來,用嘲弄的眼神看着李芸芸,眼中滿是不屑和譏諷。

李芸芸攥緊了拳頭,咬緊了嘴脣,她覺得她此刻就是一個笑話。

她轉過身跑出了教室。

不一會兒,耿瑤瑤來了。

她剛剛走進教室,就開始尋找秦巖的身影。

當她看到秦巖後,臉上不由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班上所有的同學都被耿瑤瑤猶如春風般的微笑迷住了,紛紛在心裏面大聲吼起來: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耿老師太漂亮了!

難怪秦巖會喜歡耿老師,那個噁心巴拉的李芸芸簡直就是自不量力,居然敢和女神搶男人。

上課的時候,耿瑤瑤總是心不在焉,總是似有意若無意地瞟秦巖,弄得秦巖都不好意思了。

等到下課,耿瑤瑤走過來:“秦巖,中午你準備吃什麼?”

“耿老師,你想讓我請你吃飯?”

“不,應該是我請你吃飯纔對!你不要忘了,你不但救過我和夏老師,還治好了我臉上的燙傷!”

其實耿瑤瑤這麼執着地想對秦巖好,和這兩件事情有關。

“提那些事情幹什麼,我們走!中午還是我請你吧!”

剛走出教室,秦巖就看到了夏雪尼:“夏老師?”

“秦巖,耿老師,你們好!我剛纔去教導處,恰好想起來你們今天上課。”

夏雪尼笑眯眯地說。

“夏老師,那咱們一起去吃飯吧!”

秦巖邀請夏雪尼。

“好啊!我正不知道去哪裏蹭飯呢!”

四個人離開學校,來到了學校旁邊最奢華的一家酒店。

秦巖記得當初看到這家酒店,心裏面總是在想:我什麼時候才能進去吃一頓飯,住一晚上!

但是現在的秦巖,別說是吃一頓飯了,就是買下這家酒店,那也是小菜一碟。

走進酒店,秦巖他們來到西餐廳,秦巖準備請耿瑤瑤他們吃西餐。

剛剛坐下,慕容雪菡就在秦巖耳邊悄悄地說:“主人,這裏的氣氛好像不對勁啊!”

“怎麼了?”

總裁閒妻不好當 “我也不是特別清楚,就是覺得氣氛不對!”慕容雪菡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我也有這種感覺!”周小雨也對秦巖這樣說。

秦巖眯起眼睛向四周看去,並沒有發現什麼。

不過秦巖覺得,既然是慕容雪菡和周小雨說這裏有問題,那這裏絕對有問題。

念動咒語,秦巖開啓了陰陽鬼瞳,向四周看去。

當秦巖看到這棟建築的內部後,心中不由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萬萬沒有想到,這棟酒店的外牆中間插着一根根魂鋼,這些魂鋼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魂籠。

魂籠是一種抽取魂力的大型法器。

凡是走進魂籠的人或者鬼,都會被抽走三魂七魄中的一絲魂力。

被抽走魂力的時候,人們很難感覺到。

秦巖發現,自己的三魂七魄現在少了一絲魂力。

不過自己這一絲魂力是九陰九陽的魂力,魂籠根本無法吸收,正漂浮在自己的頭頂上空,漫無目的地遊蕩着。

但是耿瑤瑤他們的魂力都被抽走了,並且被吸進了魂籠之中。 “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秦巖翹起嘴角冷笑起來,眼中閃過兩道寒芒。

根據秦巖推測,製作魂籠的人必然是這家酒店的產權擁有者。

這個人制作魂籠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利用魂籠在不知不覺中吸收人的魂力。

來酒店住宿吃飯的人太多太多,一天之中沒有一千也有八百。

雖然魂籠只會從每個人身上抽取一絲一毫魂力,但是這些魂力一旦彙集起來,那將是一個龐大的數目。

就像全國上下每人捐出一塊錢,十四億人口所捐出的錢就是十四億。

這個人抽取這麼多人的魂力,肯定在做見不得人的事情。

“哦?到底是怎麼回事?”

慕容雪菡和周小雨不約而同地問。

“這個地方是一個魂籠!”

聽到秦巖的話,慕容雪菡和周小雨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她們都知道魂籠是什麼。

無論是人是鬼,是妖還是邪靈,一旦走進魂籠,就會被抽走魂力。

如果只是普通的魂籠還好,只會抽走一部分魂力。

如果是威力奇大無比的魂籠,會將人的魂力徹底抽乾,直到變成一具屍體。

“不過你們不要擔心,這個魂籠是威力最小的那種魂籠,只會抽取每人一絲魂力。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就像從每個人的身上抽一滴血!”

聽到秦巖這樣說,慕容雪菡和周小雨立即鬆了口氣。

剛纔她們以爲遇到了硬茬子。

特別是湯健和假毛渠予、假馬騰飛逃走後,他們一直擔心對方會報復。

其實她們也知道,這些人遲早會報復他們,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這也是爲什麼秦巖將李天霸留在家的原因。

看到秦巖坐在椅子上發呆,耿瑤瑤好奇無比,拍了拍秦巖的肩膀問:“秦巖,你想什麼呢?”

耿瑤瑤根本不知道秦巖此刻正和慕容雪菡、周小雨聊天。

秦巖回過神,看了一眼耿瑤瑤三人,嘆了口氣說:“我們今天這頓飯恐怕不能好好吃了!”

“爲什麼?”

耿瑤瑤詫異無比地問。

夏雪尼和張迪也是一臉疑問,不知道秦巖爲什麼會這樣說。

秦巖神祕莫測地笑了笑:

“一會兒你們就知道了!先點菜吧!希望事情發生之前我們還能吃點東西。”

秦巖招了招手說:“服務員,點餐!”

服務員走過來,手裏拿着點菜器。

秦巖點完菜拿出一千塊錢,放在服務員的手中:“我們的菜要儘快上,明白了嗎?”

看到一千元的小費,服務員立即眉開眼笑:“先生你放心,我讓後廚幫你插單子!”

在大酒店,廚師做菜一般是根據點菜器的進度來做。

但是也有例外。

就像秦巖這種,只要把小費給足了,服務員會拿出一部分小費給廚師,讓廚師優先爲客戶炒菜,反正其他客戶也不知道有人插隊。

有錢能使鬼推磨,不到十分鐘的時間,秦巖他們點的菜全部上齊了。

這說明後廚的幾個大廚放下手中的活,集合起來先給秦巖炒菜。

陛下每天都在套路娘娘 “秦巖,一會兒到底要發生什麼事情啊?”

張迪剛纔就想問了,只是他看到秦巖眉頭緊皺,以爲秦巖在思考問題,所以一直忍到現在。

現在大家開始吃飯,張迪終於忍不住了。

“張迪,你相信我嗎?”

“這不是廢話嗎?我肯定相信你啊!”

自從秦巖幫助張迪狠狠地教訓了他們村的惡霸村長,張迪對秦巖那是言聽計從。

“那就不要問了,一會兒看我的眼色行事!”

“哦!好吧!” 蝕骨溺寵,嫡女狂妃 張迪心裏面雖然不願意,但還是點了點頭。

原本耿瑤瑤和夏雪尼也想問,但是她們看到張迪沒有問出什麼,她們也就沒有再問。

大家開始悶頭吃飯,氣氛十分沉悶。

如果是以前,大家肯定是邊吃邊聊,不可能像現在這樣。

七八分鐘後,秦巖突然放下了筷子,轉過頭對張迪說:“把門外面的人揪進來!無論是人是鬼,是男是女!”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