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沒辦法,東大實力碾壓啊,我們戰隊根本沒有還手的能力!”

“哼!比賽還沒結束!”李清雅倔強的道。看的錢進等人也是苦笑着搖搖頭。

小欣卻是淡淡的說:“有傲氣是好事,不過有時候太驕傲了反而會適得其反。”

“嗯,小欣你說的對,我也覺得是這樣。”鳥哥笑着說,可是看他得意的樣子,哪裏會是這樣想?

只不過當林天剛看到對面拿出來的陣容,忽然放鬆下來,淡淡一笑:“拿小炮,穩了!”目標編號004 “最後四五選,理工大會如何選擇呢?”小欣充滿期待的說道。

“已經拿了瑞茲加小炮這樣的後期陣容,我想在中單位置也會拿一個前期偏發育,後期carry的角。”

極品女 鳥哥笑着說:“看到對面癲狂拿了上一把自己發育較差的小魚人,理工大中單應該會有些着急。”

“而且輔助位置也沒有確定,和期待他會用出什麼……”小欣的話還沒說完,林天便直接點出錘石,確定!

“錘石!他終於拿出錘石了!”小欣激動的說着。

臺下的觀衆也是有些興奮,紛紛歡呼,人人都說理工大的輔助一手錘石牛逼的很,可以逆轉游戲局面,雖然有些誇張。但這是對一個輔助最大的殊榮了。

“喲?拿出了錘石,這讓我想起了一般在決勝局,癲狂都會拿出自己的招牌妖姬一樣,呵呵。很期待這場錘石的表現。”

鎖定錘石的林天淡淡的看了一眼對面的陣容,面對着文小西的詢問,直接點頭:“就拿那個。”

文小西也是咬牙:“好!拼了!”

“最後一手的中單會是什麼選擇呢?會炸彈人嗎?哈哈,那這樣就會很激烈了,”鳥哥笑着,卻是突然一愣,“嗯?大樹?怎麼回事?不是要選中單嗎?”

“哦,這手大樹應該是亮出來看一眼,難不成要打中單?”

小欣思索一番道:“如果是瑞茲打中,大樹大上呢?”

鳥哥一愣,隨即立刻道:“不可能!現在版本瑞茲在上路更能發揮巨大作用!”

剛說完,文小西便直接確定了瑞茲!

小欣淡淡的說:“看來是這樣,理工大學這是要雙法坦陣容了,上大樹,中瑞茲。”

鳥哥直接被打臉,顯得有些尷尬,他乾笑幾聲再次說道:“這樣的陣容實在是太后期了,東大不可能給他們這麼多機會的。”

“機會是人創造的。”小欣微微一笑,充滿着信心,“我相信既然理工大這麼選,就一定有他們的道理。”

“希望如此。”

期待中的比賽,馬上開始。

理工大學戰隊,上路大樹,打野龍龜,中路瑞茲,下路小炮加錘石。東大戰隊,上路武器,打野皇子。中路小魚人,下路盧錫安加布隆。

涇渭分明的兩個風格陣容,當比賽開始時,現場響起了熱烈的歡呼聲和加油聲,小欣也是在解說席爲理工大加油,看的鳥哥表情有些不自然。

雙方依然沒有打起來一級團,常規上線後,錘石十分安靜,就連對線的騷擾也沒有,文小西剛開始也覺得奇怪,只是看着林天那嚴肅的表情,時而呢喃一聲。就沒說什麼,專心的補兵。

開局打的很穩,果然理工大學戰隊在經過上一把的失敗後變得穩重許多,開局偏防守。

不過當譚江到達六級後。直接蹲在了中路,準備對小魚人來一波,他目光警惕看着小魚人的走位,鄧冰也是積極的配合。

可是當他們準備出手時。卻突然傳來了林天的聲音:“不要上,龍龜,對面布隆已經消失了半分鐘,他沒有回家,小心。”

譚江也是一愣,剛準備撤退卻看見舉着盾牌的布隆加速走來,直接一發q砸在了瑞茲的身上。皇子也是閃現過來將瑞茲挑起來,大招直接砸下去,小魚人安安穩穩的丟出大招!

鄧冰還是着急了,在癲狂丟出大招的一瞬間居然閃現了,被鯊魚吃掉,減速!

最後還是被癲狂一屁股坐死!

譚江在旁邊看的救也救不了。無奈只能是開啓q逃走,避免最少的損失。

而皇子似乎是知道那裏有人似的,居然跳起了舞,直接嘲諷!

看的譚江是臉鐵青!

“我去!又被單殺了?”觀衆有人幸災樂禍的說。

“你會不會說?這是單殺?”

“哈哈。開個玩笑,不過這個瑞茲也太慘了,上把玩小魚人被炸彈人教育,這把玩瑞茲又被小魚人教育。哈哈。”

“真的也。對面的中野聯動很強勢啊,理工大這邊的打野有些夢遊啊。”

鳥哥表現的一點也不奇怪,彷彿知道會發生這樣的場景似的。

“瑞茲一直想穩定的補兵,不過對面哪裏不會知道瑞茲起來的恐怖?所以打野會瘋狂的gank中路,這個瑞茲要遭殃了,只不過,現在已經七分鐘了,感覺理工大的錘石一直沒有什麼動作啊。”

“不像上一把的蕾歐娜打的很強勢。”鳥哥笑着說道。

林天和文小西推完一波線後直接回城,鄧冰嘆息一聲:“沒想到他們有三個人。”

“是我的疏忽,”林天淡淡的說,“對方下路兩人消失,按道理應該是回城。可是盧錫安又出現了,布隆是去遊走了。”

“不怪你,天哥。”鄧冰無奈的道。

林天微微一笑:“不過現在的局面還不錯,至少前十分鐘可以保證每條線的補兵。”

“譚江,對面皇子現在沒閃現,趁着現在,可以幫鄧冰建立優勢。”

“優勢?”譚江覺得自己聽錯了。

“嗯,等我過來。”

林天說完便操縱着錘石來到中路,在一塔後方便按下s鍵,對面是看不到的。

瑞茲正用q技能和平a穩定的補兵,也不特意去疊被動,因爲鄧冰也沒有上去打小魚人的意思。

而此時。龍龜悄悄的走到了一塔左側靠近河道的陰暗區域,伺機待發。

癲狂補了一下兵後,看着有三個兵和一個遠程兵隔的教遠,剛想用q技能去補,卻是身體一愣,警惕的看了下週圍,風平浪靜。

剛纔他看見下路拼了一路,雙方都回城了。可是如果對面沒有回城呢?

“皇子,來一波,有點不對勁。”癲狂淡淡的道。

冰點正在收紅buff,微微皺眉。“好,等會,馬上。”

不過他沒有馬上來,而是把紅buff打完後纔來。

“切!這個瑞茲還很悠閒的嘛。”皇子蹲在右側草叢,殊不知他站的位置在之前就已經被林天插了一個眼,此刻完全暴露。

小欣忽然有些激動的道:“看來雙方要在中路打起來了,龍龜,錘石現在兩個人都在這裏蹲着。小魚人還沒發現。”

鳥哥微微皺眉:“他們是有警惕的,你看癲狂的走位……”

他還麼說完,就看見冰點居然直接衝了上去,雖然沒有閃現,但是直接eq二連拉進距離,又是一個大招砸了下去!

“嘿嘿,去死!”冰點已經覺得這個瑞茲是一具屍體了。

癲狂也是一愣,深深皺眉,這麼打,會出問題!

果然,當皇子的大招釋放後,赫然從後方出現了一個綠的勾子!

是的,冰點先看見的勾子,隨後皇子不受控制的身體向後移動!

“靠!”冰冷怒罵一聲,開啓w,扛着長槍,直接戳着瑞茲,此時的目標是瑞茲,只要殺了他就行了!

“上啊,癲狂!”冰點喊道。

癲狂正在觀望,他始終覺得有點問題,不過機會錯過就沒有了,也是咬咬牙,大招直接扔給了瑞茲大招!

鄧冰也是在此時開啓大招,瘋狂的把技能往皇子身上砸過去,邊吸血,邊打!

“天哥!”譚江在一旁蹲的着急!

林天也是目光凜然:“再等一會!”

要等到小魚人交出e技能的時候,再上!就看這個小魚人上不上鉤了!

用瑞茲和錘石兩個人來誘惑小魚人,以癲狂的性格,還真就上了!

鯊魚直接命中!癲狂也是咬咬牙,直接撐杆跳朝着瑞茲坐了下去!

“龍龜!”林天低喝一聲。

“好!”譚江早就忍不住了,q技能的加速剛好達到了最大,開着車一樣的衝了出去!

“砰!”癲狂點反應都沒反應過來就被龍龜撞上!目標編號004 開啓q技能後,達到最大加速的龍龜快的像一輛賽車!

就算是癲狂也來不及反應,何況小魚人已經e出去,想要收回來太難!

“砰!”撞上之後,造成了小魚人的擊退,癲狂微微皺眉,想要拉開距離,e落下的瞬間,緊跟閃現!

譚江也是一咬牙,直接閃現嘲諷!

再次吸住了小魚人,瑞茲大喜,立刻調轉槍口。對準小魚人瞬間擼了一套,小魚人血量下滑的厲害。

“先後撤一下!”癲狂語氣冰冷,喝下一瓶藥水。

“傳!”林天冷喝一聲,黃傑早就等的不耐煩了。當即在林天之前放的眼上,按下傳送。

冰點也是咬咬牙,果斷的再次按r取消大招,準備走人,可是他想走,林天也不願意。

在大招取消的瞬間,錘石回身一個e直接把皇子又刷了過來!

“叮!”防禦塔的傷害打在了皇子身上。

四秒的時間,皇子還沒在塔內,就被傳送下來的大樹給捆住了,配合瑞茲的一套,直接將皇子殺了!

鳥哥也是看的有些驚呆:“大樹來的非常及時,可是武器怎麼沒來?”

而此時,武器大師非常尷尬的從大龍處奔襲而來,他的傳送呢?

林天淡淡一笑,正是因爲之前武器大師在回去後直接傳送上線,他才決定打這一波,大樹能來,武器來不了。

皇子身死,癲狂也沒有了再戰的理由,轉身就走,可是現在他的身後有瑞茲,大樹和錘石,龍龜四個人再追!

之前譚江直接閃現過去,開啓大招,黏住小魚人,而癲狂則是左右走位,儘量躲避減少龍龜大招的反傷效果。

“看來癲狂這回是要死了。”小欣鬆了一口氣,說道。“之前因爲皇子判斷失誤,導致現在他和小魚人都處在對方的包夾範圍中,現在想走太難。”

可是就在衆人都認爲癲狂要死的時候,小魚人突然q起小兵位移,拉開了距離!

龍龜閃現也交了,追不上!

瑞茲也沒有閃現,大樹還在塔下,剛擊殺掉皇子。只有林天閃現纔有機會留住小魚人!

但是錘石此時q技能還在cd中!還差五秒!

怎麼辦!?

大樹咬咬牙,直接閃現扔出q想能夠減速小魚人,但是小魚人的走位太靈活,而且前方正好有兵線,大樹的q空了!

扔出的兒子也被小兵也擋住!

衆人眼看着小魚人逃生。氣的不行!

觀衆們也是大呼可惜,明明可以殺掉這個小魚人的,可是它太靈活,閃現加q連續兩段位移。讓衆人怎麼也追不上。

“現在唯有錘石能夠追上小魚人,不過就算是追上,沒勾中的話,小魚人就沒有危險。”鳥哥也緊張的說道。“現在錘石的q已經快好,而小魚人的e技能cd還差許多。現在怎麼說?錘石要出手嗎?”

出手了!

林天目光一凝,在q技能cd還剩下一秒的瞬間,直接閃現!

他的位置很刁鑽,知道小魚人想要利用小兵來擋住錘石的q,林天直接閃現到了兩個小兵之外,在錘石和小魚人之間沒有其他障礙物!

此刻,正是機會!

癲狂淡淡的看了一眼,隨即冷笑:“你勾的中我?”

他對自己的走位十分有信心,別說是錘石,就是機器人這種出手比錘石快的勾子,他都能輕鬆的走位躲掉。

癲狂目不轉睛的看着錘石的位置。眼睛一亮,很清楚的看見了錘石的起手動作!

“呵呵,左邊嗎?想多了。”隨即癲狂操控着小魚人向右邊偏移!

就在這個時候!

癲狂的鼠標剛點到右邊,卻是睜大了眼睛!

“剛纔錘石沒出勾?”癲狂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這怎麼可能?”

一個滿載靈魂的燈籠從錘石手中出手,居然是仍在了小魚人的左邊!

而幾乎是同時,勾子出手,朝着小魚人的右邊勾過去!

癲狂這個時候想明白已經來不及了。這麼近的距離根本無法走位躲開!

“叮!”

勾中小魚人!

觀衆席上一陣歡呼:“哈哈,勾中了!真的勾中了小魚人!”

“這個小魚人必死了!”

而此時錘石的燈籠落地,勾子勾中!一氣呵成!

大樹眼睛一亮,見錘石勾中,留住了小魚人,衝了過來!

沒有了閃現的小魚人,此刻終於是在四個大漢的圍毆之下,死亡!

癲狂終於死了。

鳥哥有些驚訝:“不得不說,這個錘石的勾子很亮眼,不過很奇怪,他爲什麼要丟那個燈籠呢?”

小欣略微思索一番便有些釋然:“應該是障眼法,像癲狂這種操作和意識都是頂尖的人。想要直接勾中那太難。所以這個錘石就先扔出了燈籠,在扔出燈籠的一瞬間,癲狂以爲是q出手,直接走位!”

“這一走位,就讓錘石抓出了機會,勾子出手,想不命中都難!”

聽完小欣的解釋,鳥哥和其他人都是懵逼,我靠,錘石還能這樣玩?

“如果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錘石的燈籠個勾子的擡手瞬間是有些差別的,但是在精神高度集中的時間。往往錘石剛有動作就會做出相應的反應,小魚人就是屬於反應過度。”

小欣笑着解釋完,臺下的觀衆也是笑了笑,“哈哈,小魚人被錘石秀了一臉啊。”

“真的是精彩,我是說爲什麼會扔出燈籠了!”

“對呀,不過最精彩的是燈籠落地,勾中人!要是再拉一個人來。那就真的完美了!”

“果然錘石還是牛逼啊!在下佩服!佩服!”

黃傑等人都是激動的大聲叫喊着nce!

“我去,天哥,這個勾子可以的,燈籠迷惑對手!”

“我給滿分。哈哈!”文小西興奮的說。

被擊殺的癲狂也是有些納悶,呢喃一聲:“怎麼可能?怎麼會被勾中了?”

隨即目光有着濃濃的殺意,自信的走位被錘石秀了一臉,隨即被擊殺,這讓高傲的癲狂怎麼也接受不了。

武器大師趕來的時候已經結束了,他惱怒一聲說道:“不用着急,現在我們還是優勢,下波小心一點。要注意他們的下路。好好懟他們的下路,不能讓小炮發育起來。”

盧錫安也道:“放心,有我在,小炮跳不起來!”他充滿了自信。

而就在他們自信的時候,錘石帶着大樹,瑞茲和龍龜直接拿下了小龍,盧錫安和布隆只能幹看着,打野不在,怎麼搶?

“這條龍讓的有些輕鬆啊。”鳥哥說道,“這也是中路這一波中野死後的連鎖反應,小龍直接沒了,現在雙方站在了同一條起跑線上了。”

“是的,前期東大的優勢變得蕩然無存了,雙方現在和平發育,應該會在中期打一波,決定這場比賽的走向。”

中路擊殺一波去的優勢讓理工大這邊信心大增,尤其是瑞茲,現在能夠與小魚人正面剛不虛,補兵還隱隱有些超過的樣子。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