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九不愧為老奸巨猾,臉上的笑容看你起來很是燦爛,但是若是細心的人仔細觀察,則會發現,吳九的眼底儘是冷色。

如今既然選擇站在了龍鱗這一邊,吳九算是斷了再歸順青龍幫的念頭,聞生的野心實在是太大了,而且吳九太了解聞生的為人了,連自己的親侄兒都能夠設計殺死的人,是多麼的冷血,不說其他的,就僅僅是這段時間,聞生統一青龍幫的手段,便可謂是雷厲風行。

雷霆般的手段鎮壓異己,你不歸順我,你有異心,我就殺!

因為他這個舉動,讓吳九很是擔憂,他知道,自己先是歸順了青龍幫,又背叛和龍鱗合作,若是再和青龍幫合作,雖然聞生現在不會說什麼,但是事後統一了浦東區,他一定會報復自己這個牆頭草,那麼到時候可就真的是一點點生機都沒有了!

想到這裡,吳九的心便是一狠!

今天一定要按照計劃將青龍幫一網打盡,青龍幫要是不滅,以後自己的日子絕對不會好過到哪裡!這一次,能夠湊夠一千多的人馬,除了之前一部分跟隨者吳九的人外,更多的是在當日的飯局上面被聞生以雷霆手段殺害的那些老大的幫派人馬,經過吳九百般的解釋,眾人才勉強相信了他,才願意派出人馬來組建這麼一隻聲勢浩大的隊伍。

聽到吳九這麼說,頓時陳天一和屠地六兩個人原本眉頭緊鎖的神色這才稍微的舒緩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自己這邊兩個堂口就有六百人,再加上吳九帶來的浦東區那些大小勢力組成的一千人的烏合之眾,總共都快要有兩千人了,這兩千人對付龍鱗的那些人,還不是綽綽有餘,不說一打一了,就算是三個打一個都算是輕而易舉的了!

此時,在陳天一和屠地六的眼中,今晚突襲龍鱗總部,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恐怕龍鱗做夢都沒有想到,青龍幫也會選擇對他們發起突襲,讓他們也嘗一嘗被人打得措手不及,落荒而逃的感覺,找回先前丟失的場子,來捍衛青龍幫的尊嚴! 青龍幫的總部,聞生的辦公室。

「聞先生,我們的人回報,今晚龍鱗那邊依舊如常,沒有什麼變化!」

夜魅走了進來,看著坐在沙發上的聞生彙報道。

「讓他們繼續盯著,這一次,我們突襲龍鱗就是要讓他們知道我們青龍幫的厲害,聞浩的死,我大哥已經有點懷疑我了,所以這一次我們一定要勝利一場,這樣我在青龍幫里才更有底氣!」

聞生臉上帶著一股戾氣地說道。

原本,聞生想要趁著自己受傷的這段時間好好整頓下青龍幫,先是找人去交涉讓青龍幫被查封的幾個場子都要回來,可是無論他找了多少的人,打了多少的電話,以前和自己親近的那些人,一個個都是踢皮球,說自己沒有辦法,媽的,沒有辦法,當初拿錢倒是拿的比誰都爽快,現在要他們辦事了就推三阻四,這讓聞生很是惱火。

曾幾何時,他根本就不把龍鱗這個由原來青龍幫的天狼堂組成的一個小勢力放在眼裡,他覺得這麼一個剛剛興起的小勢力能夠有什麼能力,面對青龍幫這個盤踞在浦東幾十年的大傢伙,根本就是翻手就能夠覆滅!

可是現在呢,他承認,實在是低估了龍鱗了。龍鱗崛起的實在是太快了,快到已經能夠和青龍幫分庭抗禮,而且無形之中兩者之間的關係已然發生了變化。

現在不是他青龍幫找不著龍鱗的麻煩了,而是他龍鱗要不要找青龍幫的麻煩,接二連三的突襲讓青龍幫可謂損失慘重,幫里的一眾長老也對他有了意見。

不說其他的,就光是那些查封的場所,就是青龍幫的重要經濟來源,聞生手上的那批毒.品也沒了,沒辦法賺錢,這些場所又被警察給封了,青龍幫能夠賺錢的根本就沒有幾個,一涉及到金錢,這群長老便是翻臉不認人。

再加上,如今龍鱗整體的實力都已經快要趕上青龍幫了。

你說拼高手吧,聞生從金三角帶回來的高手是不少,可是在這幾次的鬥爭中,被殺了不少,就連青龍幫里唯一一個歸順他的隱藏的最大底牌,宗師之境的高手儲柯林,也被龍鱗給殺死了,現在的聞生手上的精兵悍將已經不多了!

與龍鱗拼人脈,拼官方?從這幾次官方封掉自己的幾個場子后,就可以看出,自己根本比不過龍鱗!

現在,唯一能和龍鱗拼的就是青龍幫歷經幾十年,在浦東區的勢力盤根錯節,幫眾巨多,可是人多有什麼毛用!再多的人,在一流高手的面前,跟大白菜一樣的,一個打你一百個都是打著玩,更何況如今的龍鱗,據他所知一流高手就不止三位!

所以,二者比較下來,青龍幫如今還真的占不了上風!

不過,要取勝還是需要動腦子的,既然你龍鱗會突襲,那麼我青龍幫也不是吃素的,以己之道,還施彼身!

就在聞生思索著今天該怎麼突襲龍鱗的時候,「咚!咚!咚……」辦公室里的法式古鐘敲響,十道低沉的聲響在辦公室裡面迴響著。

聞生頓時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然後精神一振,看著一旁的夜魅,道:「夜魅,通知陳天一,屠地六帶領天一堂和地六堂還有那些炮灰們,攻打龍鱗的幾個地盤!記住!不惜一切砸掉,燒掉,遇到人就殺,我要他們龍鱗付出沉痛的代價!我要讓他們知道,我們青龍幫可不是軟柿子隨便捏!」

「是!」

夜魅點了點頭,便是拿出手機,給陳天一打了過去。

「喂?」

電話很快便是被接通。

「聞先生有令,行動!」

「啊?現在行動?其他勢力的那些人馬還沒有到呢!」

陳天一有些為難地說道,要是現在一定要行動的話,那麼沖在最前面的可就是自己天一堂的人,那自己的人可就真的成為炮灰了。

「都什麼時候了?還沒到!真是一群廢物!你快催下吳九!」夜魅聽到陳天一的話后,眉頭微皺,不悅地說道。

「還!」

知道夜魅的不悅,陳天一也不敢怠慢,要知道,在青龍幫里夜魅幾乎就是聞生的代言人,此時她這麼說了,陳天一自然不能反駁。

在陳天一掛斷電話后,他便是看著眼前的吳九,問道:「吳九爺,那些大小勢力的人馬什麼時候才到?這都一個小時快到了!」

「今天晚上可能有些堵車吧!別著急,一會兒就到了。」

雖然吳九表面看起來信心十足,其實他的心裡也沒有底,他甚至都在懷疑這群傢伙是不是心裡害怕了?媽的,早知道就讓他們立投名狀了,要是出賣了老子,那豈不是涼了?

想到這裡,吳九自己的心也沒有譜。

可是,他的念頭還沒有轉完,一陣嘈雜的腳步聲便是傳來。

隨即,眼前便是黑壓壓的一片,那些大小勢力的老大紛紛出現,他們的身後跟著一群小.弟!

「來了!」

吳九的臉上露出一抹喜色,他的身旁,陳天一和屠地六同時舒出了一口氣,總算這群人來了,要不然真的要拿自己的人馬去當炮灰了。

黑壓壓的人馬,氣勢洶洶,殺氣騰騰,他們的手中拿著各式各樣的武器,開山刀那是普遍的,有的因為最近看那些特種兵的電視劇,搞得喜歡一些特種武器,有的手中拿著三棱軍刺,有的拿著鐵鍬,有的則是拿著尼泊爾軍刀,甚至有的更加離譜,直接拎著一個狼牙棒就來了。

六百名天一堂和地六堂的青龍幫精銳們,看到這個架勢,也是忍不住後退了一步,要說這個場面不嚇人,那都是騙人的,一千人的隊伍,撲面而來的壓迫感,讓他們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有些害怕。

雖然他們都是這兩個堂口精挑細選出來的精銳,可是這些人也都不是吃素的啊,在浦東區各個大小勢力裡面也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其中也不乏有幾個身手不錯的。

今天晚上,既然要響應秦穆然的計劃,那麼就等於是已經將腦袋勒在褲腰帶上了,若是成功那還好,相對舒坦一點,若是敗了,那麼下場很明顯,勢力被青龍幫吞噬,生命被青龍幫收割!

所以想到這裡,這些勢力的老大哪裡還會藏著掖著,紛紛掏家底地帶出來練,先將眼前的這一關過去再說! 「吳九爺,不好意思,路上有點堵,我們沒有來晚吧?」

十幾個大大小小勢力的上位大哥,無論是新上任的老大,還是以前的老大,此時紛紛走過來向吳九拱了拱手。

雖然說一些老大因為上一次飯局的事情,被吳九出賣,恨不得將吳九大卸八塊,然後生吃他的肉,干喝他的血,可是他們也知道,如今共同的仇人是青龍幫,若是真的針對這個老傢伙,到時候這個老傢伙再臨陣倒戈,出賣他們,那麼今天來的人全部都會死,所以考慮到這一層,大家都硬生生將心中的恨暫時淹沒在肚子里。

「沒來晚,沒來晚,時間剛剛好,剛剛好!」

吳九滿意地點了點頭,總算這群傢伙沒有出什麼幺蛾子,要是不來,那就真的尷尬了。

「一千人馬?」吳九夠了夠頭,問道。

「嗯!只多不少!」

十幾個勢力的上位大哥紛紛點頭道。

「好!太好了! 透視小野醫 兄弟們,你們都準備好了嗎?」

吳九半眯著眼睛,看著身前的十幾人問道。

「都準備好了!」

這儼然就是一個信號,十幾個上位大哥們,在聽到吳九這麼問以後,都心中一稟,他們都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而且也正好靠這件事來看看吳九是不是詐降!

一旁,陳天一和屠地六雖然不知道吳九和他們商量的是什麼,但是他們作為今天的主導者,也自然不可能不表態,他們沖著十幾個勢力的老大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了,雖然在他們的心裡,根本就瞧不上這些小勢力的老大,而且,他們三人心裡那都是門兒清,知道今天的這一千人其實就是兩堂的炮灰!

黑壓壓的人馬逐漸向著這邊靠攏,他們向著四周有意無意地擴散下來,若是此事有人從高處往下看,必定會發現,無形之中,十幾個大小勢力的人都已經將天一堂和地六堂的人馬都包含在了裡面,形成了一個包圍圈。

只不過,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無論是青龍幫的陳天一和屠地六,還是那不遠處的六百青龍幫的兩堂精銳顯然都沒有意識到這群人的舉動!也沒有意識到一場圍剿正在向著他們靠近,死神正籠罩在他們的頭頂。

「好!既然兄弟們都已經到了,那麼我們就不說其他的了!一千人馬,五百人為一組,各自跟隨我們一堂,分別進攻龍鱗的一些地盤!」

屠地六揮了揮手,走上前朗聲說道。

「那個,屠堂主,我覺得你這樣安排似乎有些不太合適。」

就在屠地六將安排說了出來以後,吳九卻是微微皺了皺眉頭,湊到屠地六的身邊,小聲地說道。

「哦?吳九爺,你覺得怎麼不合適?莫非你有什麼高見嗎?」

屠地六眼睛斜看著吳九,嘴上雖然這麼說著,但是只要是個有腦子的,都能夠聽出屠地六言語之中的鄙視與高傲,完全就沒有將吳九放在眼裡。

「現在時間還早,並不要急著這麼早安排任務,不過在此之前,我們還有另外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沒有做呢!」

「什麼事比我們現在安排的事情還要重要?!」

聽到吳九的話,屠地六臉上不悅的神情更加明顯,甚至在心裡埋怨吳九在這個時候掉鏈子!真不靠譜!

謀天毒妃 「殺人!」

「殺人?!」

聽到吳九的回答,不僅是屠地六懵了,就連天一堂堂主陳天一也是愣住了,可是屠地六相比於陳天一來說還算是老江湖,在聽到吳九這話裡有話后,頓時也是覺得有什麼不妥地,他看了一眼吳九,在看到吳九背後那一千人馬有的人已經微微抬起了手中的武器,頓時一種不好的感覺充斥著全身,他感覺,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甚至可能還有他不知道的一些東西。

「吳九爺,你過來,我小聲的告訴你,這是聞先生暗中告訴我的,不能讓其他的人知道。」吳九故作神秘地說道。

「哦?難不成聞先生還有什麼秘密的任務嗎?」屠地六聽到吳九這麼說,再想到聞生的性格,瞬間便是覺得,吳九說的很有可能,聞生的疑心病實在是太重了,很有可能有兩手準備。

屠地六信以為真,臉上閃過一抹驚訝,便是靠近吳九的身邊,想要側耳聽聽。

可是,他才剛剛走到吳九的身邊,只見吳九臉上的笑容頓時變了,變得猙獰!

下一秒,吳九便是突然從自己的腰間拔出了一把閃爍著寒光的匕首,然後便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捅進了屠地六的腹部!

古神的自我修養 「噗!」

這把匕首不算長,同樣的也不算短!瞬間便是整個匕首刺入到了屠地六的體內,同時屠地六發出一聲悶響,隨後便是向後掙扎而去,可是這一掙扎便是牽扯到傷口,匕首直接便是順著傷口划拉出一道更大的傷口。

地六堂堂主屠地六臉上布滿了痛苦與震驚的神色,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吳九這個貪生怕死的老傢伙會突然膽子大了對自己出手。

「吳九你出賣我們!」

屠地六忍著腹部傳來的劇痛,一手拉住吳九的手臂,同時用力一腳猛地向著吳九,將吳九給踹翻在地上。

「兄弟們,給我殺了這群雜碎!」

吳九被一腳猛地踹在了地上,然後「唰」的一聲,刺入屠地六體內的匕首便順勢拔了出來,他迅速後退,不管那淵淵的鮮血灑落一地,同時大聲地喊道。

「兄弟們,給我砍死青龍幫的這群雜碎,給死去的老大報仇!」

看到吳九捅傷了屠地六,十幾個大小勢力的老大們知道吳九是真的,不是和青龍幫一夥的,他們紛紛振臂一呼,吳九已經率先出手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他們沒有退路,只能拚死一搏!

一千人馬,在聽到號令以後,紛紛舉起手中的武器,長嘯一聲,道:「殺!」

頓時,殺聲漫天,有如雷霆滾滾,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嚇得天一堂堂主陳天一以及那六百三堂精銳驚慌失色!

他們揚起手中的武器,吼叫著,便是沖了上去,一場驚世的混戰,就這麼如火如荼的展開了! 雙方人馬扭戰在一起,場面頓時混亂不堪。

「吳九爺,下面我們該怎麼辦?」

一個二流勢力的上位大哥手持開山刀,劈翻了身前的一個青龍幫精銳,喘著氣,來到吳九的身邊,臉上有些亢奮地問道。

「先滅掉天一堂和地六堂的這六百精銳再說,記住,陳天一必須死!」

吳九原本還有些害怕,但是隨著剛剛那一刀刺入屠地六的身體里,以及這千人的混戰,讓他一直沉寂的血液驟然沸騰了起來。

多少年了,吳九都沒有參加過這種大規模的火拚了,沒想到在自己都快要退休的時候,還能夠見證這麼壯觀的景象,千人的打鬥,甚至還能夠自己親手參與與指揮的大戰!

光是想想,吳九的身軀便是不由自主地震顫,那是激動的震顫。

周圍,慘叫聲不絕於耳,各種斷肢殘臂灑落在一地,血流成河,很快,空氣中便是瀰漫出濃濃的血腥味兒。

一千多人,對付六百個人,局勢根本就是呈一邊倒,當然,這還是在相對公平對戰的情況下,然後現在的情況是,這些大小勢力的人馬已經在發難之前就無形地形成了一個包圍圈,當吳九發難的時候,他們也同時發難,屬於偷襲,一時間青龍幫兩堂的幫眾根本就來不及反應便是已經被干倒了一部分。

幾乎兩三個人對上一個青龍幫的精銳,各種偷襲,各種狠,完全不遵守打人不打臉,踢人不踢襠,怎麼讓你瞬間沒有戰鬥力,怎麼來!一旦放倒便是群擁而上,一頓亂砍!

僅僅大約不過十幾分鐘,天一堂和地六堂的六百人馬精銳便是死的死,傷的傷,而逃跑的更是一個都沒有,因為先前形成的包圍圈,根本不會放過他們任何一個人!

地上,無數的鮮血,已經形成了小型的血泊,濃烈的鮮血腥味瀰漫在空中,滿地碎肉和斷肢殘臂,更是雜亂地掉在了地上。

當然,這裡面還有天一堂堂主陳天一和地六堂堂主屠地六的屍體,但是他們早就在混亂的鬥爭之中被亂刀砍死,剁成肉醬,死無全屍!

「吳九爺,都搞定了!」

一位上位大哥拿著已經砍缺口的開山刀,身上的衣衫都已經被鮮血浸濕,看著吳九說道。

「好!」

吳九點了點頭,便是拿出手機,然後給秦穆然打了個電話過去。

「喂?九爺,你們那邊怎麼樣了?還順利嗎?」

秦穆然的聲音從電話來傳來。

「秦先生,我們已經將青龍幫的兩堂人馬全部殲滅,陳天一和屠地六都已經伏誅了。」

聽到吳九的話,秦穆然笑了,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心裡一顆懸著的大石頭也算放下,幸好,他沒有叛變,一切都還順利。

「好!九爺,你做的太好了,你放心,我答應你的事情都會做到的!」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這是我應該的,唇亡齒寒的道理我們都懂,秦先生,下一步,我們該怎麼做?」

「你們現在在哪裡?」

秦穆然問道。

「聞生將我們召集到了距離青龍幫總部不遠的地方,待命。」

「這麼近? 全球退化 看來聞生他也是想在今晚對我們龍鱗出手啊,還真是巧了,只不過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我們會先出手吧!真不知道聞先生知道后,會不會梅開二度,再來一次吐血啊!」秦穆然一想到上次聞生被自己氣的吐血進入了醫院,就難免又有些幸災樂禍道。

「聞生他吐血不吐血,我們是看不到,不過這一次,保證他青龍幫要大放血!」

吳九在道上混了這麼就,也不是什麼善茬,既然如今已經選擇跟秦穆然合作,反抗聞生,那麼他就沒有任何的退路,此時他也不會那麼仁慈,趁你病,要你命!

「這樣吧,你們先負責打掃戰場,地下世界的規矩你是知道的,不用我說,打掃完戰場后,你就帶領著這一千名兄弟們攻打青龍幫的總部,等一會兒,我們便會趕過去幫你們!」

秦穆然想了想說道。

「好!」

說完,秦穆然便是掛斷了電話,然後又打了個電話給毛不一。

「恩人,我都已經準備好了!」

毛不一接到電話后,很是激動地說道。

「小毛,現在讓你的人給我們讓道,我們要藉助你的地盤殺過去!」

秦穆然對著毛不一說道。

「沒問題,我這就下去安排!」

毛不一沒有任何的猶豫,當即便是下去安排了。

秦穆然收起手機,便是看向了一旁的紀凌風到:「小風,你開車,帶上我,小白,還有小道抄近路殺過去。」

「好嘞!」

今天紀凌風開過來的還是那輛極其彪悍的悍馬H2,聽到秦穆然的話后,瞬間便是鑽進車內,發動汽車,而秦穆然,白羽,道將行也是紛紛上了車。

悍馬發動機咆哮,嗖的一聲,在原地留下漫天的塵埃后,便是消失在了夜色里,而他的身後,一群黑色的子彈頭也紛紛緊隨其後,向著青龍幫的總部開去。

與此同時,在青龍幫的另外三面,也有三輛旅遊大巴同時出發。

一輛大巴,從毛不一事先規定好的路線走去,另一輛大巴則是從吳九的地盤開去,若是吳九真的是牆頭草,臨陣倒戈,毛不一與吳九的地盤靠的很近,只要有任何的異動,毛不一率先就能帶著人殺了過去,迅速搶佔主幹道,這也是秦穆然為什麼不擔心吳九會反水的原因,在他的心裡,已然有了第二手的準備,沒有他吳九的幫忙,秦穆然依舊能夠以雷霆之勢殺進青龍幫總部的腹部!

三輛旅遊大巴,沿著三條路,從三面殺向青龍幫的腹部,裡面各坐了三十名龍鱗的精英,他們的人手配著清一色的微沖,身上充滿著濃烈的殺氣。

他們是秦穆然準備的尖刀,也是龍鱗精銳中的精銳,更是直接刺入青龍幫這個龐然大物心臟的利刃!

旅遊大巴穿過三條街道,聚集於一處停了下來。

馬路上,有大批的青龍幫的幫眾在掃蕩,警惕地看著周圍,因為他們都接到通知,今晚要突襲龍鱗,所以每個人都很是亢奮! 看到前面有青龍幫巡邏的人馬,旅遊大巴車便是緩緩前進。

「兄弟們!先給我弄死他們,能不開槍,盡量別開槍!子彈沒必要浪費在這群雜碎的身上!」

為首的一人提醒地說了句,然後便是從前座的後面袋子裡面抽出了一把噌亮的開山刀說道。

「是!」

奉子逃婚,緋聞老公太傲嬌 眾人點頭,將微沖別再腰間,然後紛紛抽出開山刀,準備。

「龍鱗!殺!」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