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無邪把大拇指上的扳指,脫下來,往空中一飄,帝王綠的鬼王之戒生氣要藍色的光,形成一個神祕的空間。

空間很大,高山流水,深林草原,河畔兩岸生長着,大片妖嬈鮮豔的蔓珠華沙。

像包裹着冥域鬼氣最重的,黃泉源頭。

空間並未被阿鼻地獄的吸力所影響,懸在黑色鐵塔背後。折射出來幽藍色光源,落到拉扯鐵塔的鬼將身上,鬼將們奮力的把大鐵鏈子往後拉。

君無邪往下漂移,手持七星龍魂劍,懸立在五十個神獸面前。

“想要自由嗎?還是想被捆在黯淡無天日的鐵塔上,隨着鐵塔自生自滅?”

總裁,放了我 神獸們依然維持千年不變的模樣,坐在黑色鐵塔飛檐頂端,雙目傲慢的看君無邪。

那種眼神,似傲立在雲端,恍如在看着一個渺小鬼王。

君無邪血脣冷幽的笑了。

比他們更加傲慢的,嘲諷着。

“鐵塔倒掉了,我想等待你們的是什麼?可能是天界會對你們進行圍剿和誅殺?不信?知道不知道爲什麼?”

“因爲,你們都沒用了,天界最高統治者,不會養沒用的神獸,要知道,整個天界的神獸,只有七隻,而且都淪爲坐騎。”

神獸聽見,沒辦法淡定了,傲慢的眼神極速變化着。

有些不安的揮舞着翅膀,還有的在飛檐頂端來回走動。

他說的沒錯,天界只存活七隻神獸,而且都是天界高官的坐騎。

“你們數量太多,會對天界以及天宮造成極大的威脅,在這和平的年代裏,太強大就是你們的錯了。”

“你們可以認爲本尊在危言聳聽,但你們要記住,魔域當年是如何的繁榮,如何的強,魔域和天界幾萬年和平相處,到頭來確因爲太強,奪了天界的光輝,結果呢……”

“五千年不到,這裏寸草不生,所有魔域子民都淪爲鬼魂,在毫無生命力的空間裏,苟延殘喘,數百萬子民,現在恐怕找不到一個活人。”

“你們如果不能逆天,那麼,就尋求自由,本尊的冥域還會提供你們容身之處,當然,在不能毀壞任何的前提下,本尊會給你們生存的空間。”

君無邪轉過身,手握七星龍魂劍,薄脣彌着冷笑。

“本尊不是在跟你們商量,是的施捨你們機會,把阿鼻地獄一倒,你們才由資格跟我攀談,纔有資格跟我談下冥域。”

五十隻神獸,全在頂端徘徊,坐着思想鬥爭。

被捆在這裏幾萬年,不是他們不想出來,而是潛意識裏,已經紮根,無法在走出去,甚至連挪動半寸的想法都沒有。

就好像用一個玻璃罩子光着一隻蒼蠅,關了一個星期,罩子打開,蒼蠅揮動翅膀,卻在也沒有出罩子的範圍。

這些神獸,何其不一樣。

所以,君無邪得幫他們一把。

他鬼氣催動龍魂劍,劍刃黑光閃耀集結匯聚成一條黑色的大龍,大龍如霧,一下從劍尖飛奔而出,風馳電擎往空中騰飛,變大,變得漆黑渾厚。

它頭仰天空,熬的大叫一聲,張開龍嘴,噴出冥域萬年不熄的火焰,往黑色鐵塔的裏燒去。

替嫁萌妻:傅少,太偏執! “劍光無眼,全部給本尊讓開……”

一聲令下,君無邪拿着劍,往鐵塔上揮舞。 呼……

泛着鬼氣劍身,劍氣飛瀟,刷的刺在大鉄塔上。

塔身紋絲不動,沒有半點傷痕,間固若金湯。

而那些遠古神獸,見君無邪無法撼動半分,原本在黑色飛檐上走來走去,頓時蹲坐下來。

黑龍見大火無法將坐立在鐵塔上‘廢物’,令它們動彈半分,頓然像他主人一樣,怒氣叢生,狂暴不止。

在半空中騰飛,環繞一圈,找準萬年來被腐蝕風化最厲害的地方,噴火。

它加大火力,火勢從鐵塔頂端一直蔓延向下。

燒得通紅炙熱,溫度不斷攀升。

不消片刻,塔尖融化了,紅色的鐵水向下面流淌。

君無邪抓住時機,將鬼氣幻化至劍尖,一鼓作氣,風馳電擎。

“破……”

一劍砍下去。

轟隆!

紅色鐵水流淌的地方,三米狹小塔尖,居然被君無邪一劍被削平掉落下來。

原本還在看熱鬧,帶着質疑和冷嘲熱諷的神獸們,全部坐不住了。

在飛檐頂端,來回不停徘徊,眼睛彷徨不安。

第一次覺得,鐵塔恐怕真的要保不住了。

黑龍繼續噴火,將斷掉的塔尖繼續往下融化。

這一次,比剛纔耗費的時間更長些,卻依舊毫不費力的,被君無邪用劍氣削掉。

原本一個個無比的傲慢遠古神獸,頓時慫了。

重生之我不成皇 此次削掉纔不到兩米,但它們真真切切的看見,君無邪和黑龍配合下,把鐵塔八層上面一點點削平。

阿鼻地獄,並不是堅不可破,無法摧毀。

時間長了,受外力影響也會倒掉。

君無邪和黑龍繼續配合,融化塔尖,君無邪用七星龍魂劍砍掉。

君無邪一點點的削平,伸手們心中的信念,信仰,一點點的被瓦解。

正在此時,背後拉動鐵塔的將軍們,將穩定不動的鐵塔,一點點往後拉扯鬆動。

塔竟然晃動了。

輕微晃動着,被風化破敗的部分,因爲晃動嘩啦啦掉下一些碎鐵下來。

碎鐵落在神獸身上。

有神獸在堅持不住,開始服軟,雙腳匍匐向前,作跪拜狀態。

君無邪收劍,血脣彌着冷笑:“臣服本尊?”

好幾頭神獸,脖子伸長,平行落在地上。

“好,本尊只給你們一次機會,也只說最後一次,投靠本尊冥界的,自主飛到塔背後,幫忙衆鬼將,把阿鼻地獄給本尊弄倒。”

幾頭黑色赤鷹神獸,從下面飛下來,落到拔鐵鏈大軍中。

接着,又有十幾頭貔貅、玄武、朱雀、應龍、螣蛇、跳下來。

剩下的還有一半在猶豫,大多是大型龐大的。

饕餮、鯤鵬、赤龍……

應龍幫忙噴火,貔貅玄武朱雀幫忙去打動鐵塔。

它們有的擔心鐵鏈不夠粗大,玄武背後的,伸出一條大鐵鏈子,困住的塔身,拖着鐵鏈,往前慢行。

有了十幾頭神獸的幫忙,原本輕微顫動的鐵塔,一點點傾斜。

傾斜到幾度後,又恢復過來。

鐵塔不穩,盤坐在上面剩下的神獸,焦急不安的徘徊着。

有幾頭應龍的幫忙,連同黑龍一齊噴火,上面融化速度變快,原本只是塔尖一層,能融化成紅色鐵水。

不到半分鐘,塔端兩米,全變成紅色鐵水,流下來。

君無邪又一劍划過去。

塔被削了兩米。

剩下的十幾頭神獸,接着跳下來幾頭。

又削掉一米。

剩下原本不多的神獸,陸陸續續跳下來。

五十頭神獸,全部下來幫忙。

大門依舊敞開着,狂風大作,亂石飛瀟,當阿鼻地獄傾斜到十五度時,天空劈下來巨大閃電。

軒轅飛到君無邪身邊,懸立:“大人,這電光來得不是時候,剛從夜空還萬里無雲,屬下擔心天界會不會有人發現了?”

“如果被人發現了,我們冥界倒掉阿鼻地獄,是不是會被天界宣判死刑,關係徹底決裂了。”

君無邪收住長劍,回頭看軒轅說:“當君凌被關入阿鼻地獄,和天界的關係已經無法修復,決裂是遲早的事。”

“大人,可是天界幻滅了魔界,您看魔界生靈塗炭,當您魔域比我們冥域更加強大。”

君無邪懸立半空,俯視而下。

騰蛇,應龍,刺龍,還有冥界黑龍,四面八方圍住阿鼻地獄,狂噴火焰,超高溫的,高達幾千度的溫度,把風化腐蝕幾萬年的鐵,融化掉,流到下面。

阿鼻地獄高,它們速度並不慢。

原本傾斜十五度的鐵塔,傾斜到二十多度了,邪的幅度很明顯了。

“冥域不是魔域,如今天界要幻滅冥域,很難,即便冥域結束三分勢力鼎力的局面,休養生息二十年,論實力,不是天界的對手,但地理位置特殊,攻佔冥界要穿過凡間。”

“凡間如今強大,幾個導彈,現代核武器殺傷太大,幾十年都恢復不了。就修煉幾萬年的神仙爲例,頃刻間也能將其灰飛煙滅。凡間,纔是仙界懼怕的存在,我們是沾了凡人的光。”

“可大人,凡間的武器在強大,於我們冥界何干?”

君無邪血脣展笑道:“你錯了軒轅,國內的軍工廠,生產武器工廠,研究開發中心,本尊投資了不少錢,甚至有些項目,跟國家合作多年,到用的時候,不會放在倉庫裏儲存,該試一下威力了。”

軒轅抱拳低頭,由衷佩服:“大人,有遠見。”

君無邪單手負後,看着下面塔尖已經傾斜到四十五度了,到九十度,就徹底倒塌了。

火勢越來越大,融化到第七層了。

地獄的大門,似知道最後一次敞開大門,像迴光返照,像最後垂死的掙扎。

裏面風力由小變得越來越大,龍捲風漫天飛舞,將人捲進入口裏。

原本衆鬼將可以不動半分。

此時,被吹的七零八落,有的甚至飄起來。

不得已,君無邪手心幻化出鬼氣,形成一堵高大厚實的牆,攔在阿鼻地獄門口,徹底封住地獄門。

有兩隻巨型的神獸,站在門口,伸手拉住被吹到入口的魂魄。

入口吸納萬物,卻對兩隻神獸毫無影響,猶如堅實壁壘,在門口傲立不動。

君無邪下令道:“讓他們用力拉扯,快倒了。”

軒轅:“是的,大人。” 軒轅大將軍加入其中,幾十頭神獸一起幫忙用力。

四十五度斜角,傾斜到六十多度,還剩下盤旋在鐵塔頂端的神獸岌岌可危,暴躁不安在飛檐上走來走去。

它們想下來,可鐵鏈連着它們,被死捆在上面,下不來。

阿鼻地獄到了如此地步,鐵塔傾斜,是遲早的事情。

甚至,已經不用人力強拉,鐵塔都會自主的傾斜,慢慢倒下。

阿鼻地獄正門口,像迴光返照一樣,狂風呼嘯,把君無邪圍堵的鬼氣結界瞬間擊破。

一下十幾個鬼將軍被吸進鐵塔內,原本兩個駐守門口的神獸,無法全部攔截,又有六頭神獸,圍堵在結界門口。

他們身形龐大,像一堵厚實的牆體,堵死門口。

把一大半的風口給封嚴實。

君無邪飛旋到鐵塔背面,懸立上空。

神獸圍堵一大半,風還是很大,讓鬼將門站都站不穩,雙手攀着鐵鏈,被飛的動搖西晃。

而在鐵塔飛檐上的神獸,它們命運和鐵塔連接在一起,一旦鐵塔倒塌,恐怕會被永遠壓在鐵塔剩下。

他們躁動不安,惶恐的吼叫,害怕被埋在塔身下面。

甚至,有的動物已經雙腳匍匐地面,低頭,像君無邪做出膜拜的姿勢。

君無邪手袖一揮,對衆鬼將說:“把鏈拆出來,神獸放出。”

衆多鬼將收手。

剩下的四十幾頭的神獸,還是繼續拉扯。

阿鼻地獄的吸力,對它們完全沒有效果。

君無邪懸立在飛檐塔尖,手執龍魂劍,對拴着的神獸身上的鏈,一劍揮舞砍下去。

咔嚓……

第一條斷掉。

鬼將和神獸,已經把腐蝕萬年,鏽跡斑斑的鏈子,拉扯的非常脆弱和極易折斷。

君無邪一劍下去,很利索的將鐵鏈斬斷。

剩下的三十多條,幾個鬼將軍拿着大鋼鋸,一陣狂鋸。

還有的被捆住的神獸,用腳踩,用火噴,用身體勒斷……

傾斜到七十多米,距離地面已很近,前面唯獨入口的神獸,多大十頭,剩下的拉倒鐵塔的沒幾隻了。

全部動員,想方設法救下還在圍困中神獸。

時間緊急,一分一秒的過去。

黑霧瀰漫,狂風呼嘯,閃電雷鳴不止,拌着神獸驚天動地哀泣底鳴嚎叫聲。

三十多根鏈子,就在鐵塔即將落地之時,全部的斬斷下來。

君無邪看鐵塔即將落地,大聲喊:“走,快點走,離開這裏……”

“全部後退一百米!”

固定在鐵塔飛檐上的神獸,全從大鉄塔下面衝出來,滾出數米遠。

鬼將和神獸全部退離。

堵在門口的神獸,瘋狂的往前跑。

君無邪懸立在半空,向下俯視,手一收回。

鬼王之戒落在手心上。

所有人全部在一百米之外的大石頭後面,飛禽全部張翅懸立空中。

體積龐大的神獸,用自己身軀,幫鬼將門抵擋住地獄門口的狂風吸力。

鐵塔向下二十米,十五米,十米……

距離地面越來越近,篤地,嘭……

阿鼻地獄瞬間倒塌。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