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都沒有想到宏光居然會有這個想法。

他可是最優秀的天才弟子,可是他居然用最簡單的藥材來比試。

可要是如此的話,怎麼能顯得他們煉製出的是高等的丹藥高呢?

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

看到眾人的疑惑,宏光的眼中露出自信的光芒,只是淡淡道,「大家便拭目以待吧。」

他要做的從來都是打破最原始的,要做到不斷的提升,不斷的改進,不斷的創新,發掘無限的潛能。

夜冰依和他一起走到剛準備好的高台之上。

眼中同樣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和一代宗師的優秀的弟子比試,這也大大給足了她的面子,大大挑起了她的興趣和戰鬥力,她怎麼會不興奮?

夜冰依看了一下準備好的藥材。

發現這是煉製最為普通的一種元氣丹藥。

凝氣丹。

宏光看向她,說道:「夫人,這可有問題嗎?」 夜冰依將這些東西都檢查一番,搖頭道,「沒有問題。」

宏光微微頜首,「那我們現在便開始吧。」

「好!」

兩人準備就緒,便準備開始,突然一道聲音插了進來。

「二位先等一等,我來檢查一下你們所用的東西,來表示公正。」

戚長老說完也不管人家是不是願意,便分別來到夜冰依和宏光兩人的跟前,檢查一番。

最後才放心的點點頭。

轉過頭來,對眾人宣佈道,「沒錯,他們用的藥材全部都是一樣的,沒有任何問題。」

夜冰依眯起眼睛,細細打量了他一眼,不知道這個死老頭心中打的什麼主意?朝他翻了個白眼,隨即開始準備。

兩人在這裡進行著比賽,而七重天。

龍星天正在召集眾人準備商量一場重要的會議。

在場的都是有頭有臉的各大長老級別的人物。

一共有一二十人。

其中來的有千夜冥海,有龍域,還有寒潭水境之人。

他們不僅僅是長老,還代表著自己家族。

而龍星天不僅屬於長老會的一員,而且還是長老會的之首。

龍星天面色深沉到,「讓各位今天來的目的,想必你們已經都清楚了,如今大家有沒有什麼好的方法,儘快說出來,我們好做好措施,以防災難來臨之時,我們都束手無措,坐以待斃。」

在場的長老們分為三個家族,他們家族都各不一樣,黑色衣袍是千夜冥海的人,而龍家穿的是暗紅色的袍子,寒潭水境是白。

龍星天話音一落,一個穿白色衣服的人便說道,「我建議我們從這裡遷移,遷到他們陸地生活,這樣比較安全。」

他的話落,一名身穿暗紅色衣服的人站了起來說道,「這怎麼可以,這裡乃是我們的家園,我們共創造的基地。

我們所有的一切都在這裡,怎麼可以離開,說搬走就搬走呢?

如此我們的族人一定會引發大亂,萬萬不可。」

「那麼你說該怎麼辦呢?先」前說話的老者不耐的瞥了他一眼。

那老者早頓了頓,眼中有著精光閃現,緩緩說道,「大家可還記得我們這些家族的來源歷史嗎?」

「我們各大家族成立以來,已經有數不清的年數了,初始的時候,我們各持一方,並沒有聯合一說,直到後來因為出現了新大陸。」

眾人都沒有說話,聽著他繼續說下去。

「因為我們幾大家族,最原始便生存在兩個大陸的中間,直到後來分崩離析,島嶼發生了災難,才將我們這一代的祖先漂泊到了距離神魔大陸的中央,然後我們便駐紮在神魔大陸。

我們幫助大陸的人趕跑入侵者,所以才受到什麼大陸人的愛戴。

還成就了我們幾大世家,可是,大家不要忘記了,我們就是從哪裡來的?」

「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們始終還是這個地方的人,所以,我的意思是說,我不想讓數萬年祖先的基業毀於一旦,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們都要留下來,保護我們的領地。」 他的話說完之後,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片沉寂當中,進入了沉思。

龍星天眼眸閃爍,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半晌,他看向眾人說道,「災難的原因,無非就是和數萬年前一樣,由於兩個大陸要發生衝突,必須要有新大陸,打開才可,避免這場災難。」

「而打開新大陸簡直是異想天開,不過我知道有一種叫精魄的東西,或者可以藉助它的力量,而打開新大陸,由此我們便可以避免這場災難,我覺得這個方法可以試一下。」

「可是能夠打開精魄的人,那個人又是誰呢?他們會願意幫助我們嗎?畢竟,天下沒有白掉的餡餅,人家又憑什麼來幫助你呢?」眾人紛紛議論道。

攻約梁山 正在這時,寒潭水境的一個長老站起來,手中打開一封剛才接到手中的信,看了上面的字,他的眼中瞬間滿是激動。

向眾人宣佈道,「信上來人說戚長老得到了精魄。還有關於妖王的一些事情!」

「什麼?!」

片刻后,眾人在了解了事情始末之後,皆瞪大眼睛,不可思議,怎麼會這樣?

寒潭水境的長老點頭道,「沒錯,信上是這麼說的,戚長老說他們無意之間得到了精魄,現在正在歸來。可是他們害怕精魄被弄丟,所以先送一封信來,讓我們去接應他們。」

「太好了,剛才我們還在擔心擁有精魄的人不會幫助我們,現在戚長老他就把精魄給帶來了。」眾長老高興的道。

所有人臉上都露出欣喜的表情,他們剛才還在發愁,該怎麼辦?

這下一下子便減了他們的心頭大患。

龍星天並沒有他們那麼高興。

淡淡的掃了眾人一眼,幽幽的道,「你們怕是高興得太早了。畢竟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掌控精魄,打開它的。」

另一個長老聞言,點頭道,「沒錯,那現在該怎麼辦?」

那位拿著信的寒潭水境長老嘴硬道,「還管這麼多幹什麼?反正現在精魄在我們手中,有了精魄,我們就在慢慢和那個人說,跟他談條件。

總之現在我們不是一無所有了。

只要到時候他們答應能夠幫助我們打開新大陸,避免這場災難,我們便將精魄還給他,這樣豈不是更好?」

眾人聞言紛紛點頭贊同。

抬頭看向龍星天道,「龍長老,你覺得如何?」

龍星天點頭應道,「現在也只能如此了,那明天,我便派漓陌親自去接戚長老他們吧,直接將他接到這裡來參考。」

寒潭水境那位長老卻搖了搖頭道,「你們璃陌的身體剛剛好起來,還是不用麻煩他了,直接讓我們的人去迎接戚長老他們吧。」

心中卻是在暗暗說道,他可是這些人當中稀有的一個煉造大師。

月華庭 他也想見見那傳說中的精魄是何物?

是不是很神奇?一個煉造大師,畢生的夢想,便是能夠打造出神器,那是他一生的夢想。

龍星天的目光在他的臉上掃過一眼,便看出了他的想法。

但他還是點點頭。 關於家族大事,想必他也會有分寸,「那便這麼說定了。」

九幽之地。

此時正值夜半三更,月色更加明亮了。

這一場比賽還在如火如荼的進行當中。

當夜冰依拿起葯才開始準備練,她的手剛摸到藥材,便發現了不對勁。

那藥材當中,有著淡淡的茶水,還有一絲桃花酒味道。

雖然掩蓋得很好,但她還是一下子就感覺到了。

夜冰依眼神瞬間宛如刀鋒狠狠朝著戚長老瞪了過去。

肯定是他剛才在她的藥材上動了手腳。

她早就知道他不是個什麼好東西,所以便特地留了個心眼,但是夜冰依沒想到他如此不是個東西,居然光明正大的上來給她添亂。

但是現在比賽已經開始了。

如果她現在跳出來說戚長老對她的藥材動了手腳的話,難免會讓眾人不相信。

甚至還會以為她是因為害怕輸給宏光而故意找的借口。

夜冰依忽然冷笑一聲,別以為在她的藥材上做了手腳,她便會退縮了。

戚長老想要害她,還不夠資格。

不過現在她的藥材已經不幹凈了,想要煉製出更高純度的丹藥,就要更花費時間了。

所以,她就得在時間上和宏光爭跑了。

可是她要怎麼做才能在時間上贏過宏光呢?

末日輪盤 戚長老陰毒的笑了一聲,目光接觸到夜冰依凌厲的眼神,他不躲不避,反而得意的笑了起來。

他就是有恃無恐,想到了這一層,想到夜冰依不敢站出來指證他,所以他才敢正大光明的給她下絆子。

夜冰依直接無視了他的挑釁,沉默下來,想著該如何煉製丹藥。

宏光一邊忙著自己手上的動作,一邊關注著夜冰依。

他發現夜冰依並沒有動作,而是朝著戚長老看去,他的眉頭微微蹙起,眼中不禁閃過一絲疑惑。

人群當中。

帝玄御和藍天雲兩人悄悄對話。

「依依怎麼還不開始?那宏光都已經開始準備了,他要是比依依速度的話,依依豈不是要輸了嗎?」

「別急別急,你見依依什麼時候在比賽中輸過?」藍天雲滿口自信的說道。

「說不定依依現在又在想什麼好主意呢。」

「可是,她現在落下了這麼大一半距離,想要贏恐怕不可能了。」

藍天雲沒有說話,細細觀察著。

突然輕咦了一聲,「你看依依的眼神,她為什麼一直盯著那棵藥材,好像跟它有仇似的,該不會是……她的藥材出了什麼問題吧?」

帝玄胤瞬間恍然大悟,隨即狠狠的罵道,「該死的,老子知道了!肯定是宏光那個混蛋對依依的藥材做了什麼手腳,不要臉!我就說他怎麼會上去檢查人家的藥材,真是個垃圾小人!!」

他的沒有刻意隱瞞,所以一下子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

眾人也開始懷疑的議論起來……

「不行,這根本就不公平!」帝玄御想站起來替夜冰依打抱不平。

藍天雲卻拉著他坐下,「等等,你先等等,說不定,依依有什麼好辦法呢。你要相信這丫頭她可從來不做什麼吃虧的主。 倘若她要是忍受不了的話,還容得你出來教訓戚長老么?她怕是早就跳出來把戚長老給打殘了。

所以,我認為依依現在不吭聲,肯定是她有了什麼好對策。

而且,你若現在跳出來為她開脫,倒還可能會讓那些不懷好意的人,以為依依根本就沒有能力比得過宏光。

所以才會這樣。

戚長老更是可以反駁說他自己沒有動手腳,是依依自己擔心比不過宏光動的手腳。」

「這個卑鄙的小人!」帝玄御恨恨的瞪著戚長老,臉色通紅,「不過不管怎麼樣,我相信依依一定會贏了宏光,哼!沒錯,依依照樣能贏,到時候把這個老傢伙氣死才好。」

比起帝玄御的氣憤,藍天雲倒沒有太多擔心,嘴角揚起一抹淺笑,因為,他相信她就是有那個本事,可以化險為夷,因為她從來就是個奇迹,這次也不會例外。

藍天雲伸手撫了撫額,要知道,這有些人生下來,就是為了打擊別人的存在,而她們一家人,好像都是這樣的貨色。

帝玄胤和兒子坐在一旁,眼中閃爍著瑰麗的光芒。

薄唇微抿,他只是看到夜冰依的表情,就知道她發生了什麼事情。

心中冷哼一聲,居然敢在他的眼皮底下打他女人的主意,他看他是皮癢了。

夜雲澈坐在一旁,眼睛亮亮的盯著夜冰依,為她加油打氣:「娘親加油哦!」

夢機大人摸了摸他的頭,嘆道:「真不知道戚長老作為七重天的一隻,怎麼能做出來這種卑鄙無恥的事情來,也不知道你娘親要如何化險為夷?」

夜雲澈揚起頭看著他,笑道,「師父放心吧,我娘親她從來沒有輸過這一次,也一定不會的,她一定能贏的。」

夢機大人笑了笑,「嗯,但願像你說的那樣吧,師父相信你,我們繼續看。」

夜冰依觀察著宏光的動作,他已經開始煉製了,而且他的速度很快,他的手法也很嫻熟。

他的每一個動作和技巧,都讓她很驚嘆,夜冰依暗暗點頭,不過不愧是一代宗師的弟子。

而且他的手法都很是獨特的,讓別人想模仿都很難。

忽然,夜冰依眼中閃過一抹笑意,晶亮的美眸宛若夜中星辰,璀璨明亮,不知道迷了多少人的眼。

突然,她豪邁的聲音響起,「給我拿桃花釀過來。」

在眾人不可置信驚訝的表情下。

臨時老公,玩刺激! 帝玄胤已經輕輕拍打桌子將一壺桃花釀酒遞到了她的跟前。

夜冰依抬眸和他對視,輕柔一笑。

帝玄胤也對她寵溺的笑了笑,目中充滿了鼓勵。

宏光的手微微一頓,疑惑的看著她,不知道她想要求幹什麼。

夜冰依並沒有搭理眾人疑惑的眼神,也沒有解釋什麼,而是直接拎著酒壺,把藥材泡在了一壺桃花釀當中,直到顏色漸變……

眾人震驚的看著她,「這藥材都必須要弄乾,可是……她這是瘋了吧?」

「她居然用桃花釀泡藥材,難道她還打算要用桃花釀洗一遍,沾點香味不成?」 嗡嗡嗡的巨大噪音裏,整個上半身探出了機艙外的大野雄健,伸出右手胳膊,把手裏握着的鐵板手朝下面的德川正直揚了揚大聲威脅道:“別逼我動手啊。”

臉上血糊一片的德川正直頂着撲面刮下來的勁風嘶聲吼道:“你······你們是警察,你們不······不能這樣對我!”

呼呼狂風吹拂裏,揮舞着手上大扳手的大野雄健,一臉陰沉的厲聲喊道:“警察也是人!警察也有他們的親人、同伴! 暮雪奇緣王子的私房女孩 如果非要選······”

“呀,中野!”

一聲驚呼,驟然打斷了他的說話。

心臟咚咚咚跳得飛快的大野雄健立馬探頭看了下去,當看到自己的搭檔差一點就被那個乾癟的怪人給踹下了軟梯後,滿臉急色的他獰聲大吼:“不要逼我動手,趕緊給我滾下去!”

看着那把對準了自己頭的扳手,眼裏充斥着絕望、仇恨的德川正直悽聲喊道:“別扔,我······我這就下去!”

“不行,來不及了!”

當看到那個怪人一口咬在了小林中野的肩膀上後,急呼了一聲的大野雄健手臂一揚,手上的扳手呼的一下就甩下去砸在了德川正直的頭上。

似乎還聽到了一聲“啪”的悶響,然後德川正直那個傢伙就兩眼一翻,緊緊抓着軟梯的手一鬆,整個人就飛快的掉了下去。

“中野,小心!”

一道尖銳的驚呼聲,衝破了那機翼旋轉而發出的嘈雜嗡嗡響聲裏,而傳遞到了軟梯下端的小林中野耳朵裏。

強忍肩膀上劇痛的他,揮起拳頭狠狠砸在了正埋頭撕咬自己肩膀的灰狼太陽穴上,打得他是一聲悶嘯,將乾癟的頭顱高高揚了起來。

適時,年輕警察微仰着頭看向了頭頂上方。

下一秒,他臉色微微一變,然後雙手緊緊抓住軟梯繩索,腰身一扭,眨眼間整個身體就霍然轉了一百八十度。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