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邪教教主見我朝他攻來,並不躲閃,只是隨意揮手一擊,與我相擊,砰的一聲,我再次被這種巨力給擊飛。

落地的同時,我心裏也在計算,這樣下去絕對不行,實力相差太過懸殊,趁着現在還有一口氣,不如運用“幻龍八式”跟他拼個魚死網破。

想到這裏,我從地上爬起來,雙手按照‘陰’陽術法錄中的指使,結出手印,運轉全身罡氣於八‘門’‘穴’位之間,然後嘴裏唸叨:

“幻龍八式,第一‘門’開‘門’,‘陰’陽順逆妙難窮,二至還歸一九宮。開!”話音剛落,在我身體周圍突然出現數十道黃‘色’的符紙圍繞在我身旁,把我罩在其中。

五行邪教教主見此後,一愣,之後雙眼中充滿恐懼,忙對一樣愣在一旁的白鶴喊道:

“快和我一起攻擊他,不能讓他把鬼師八‘門’全部打開,他準備和咱們同歸於盡!”

話音剛落,兩人便一起快速的靠近我,他們被那些符紙擋在外面,便開始瘋狂的攻擊,我也不知這些符紙能抗住多久,便一心開剩下七‘門’。

“第二‘門’休‘門’,因命風后演成文,遁甲奇‘門’從此始。開!”

“第三‘門’生‘門’,因命風后演成文,遁甲奇‘門’從此始。開!”

“第四‘門’傷‘門’,次將八卦分八節,一氣統三爲正宗。開!”

“第五‘門’杜‘門’,六甲元號六儀名,三奇即是乙丙丁。開!”

“第六‘門’景‘門’,乾兌爲金震巽木,旺相休囚看重輕。開!”

“第七‘門’驚‘門’,丙爲悖兮庚爲格,格則不通悖‘亂’逆。開!”

每次一用罡氣打開這八‘門’中的一個‘穴’道,我便感覺全身的力量和罡氣增加一大截,當第七‘門’打開的時候,五行邪教教主已經慌了神,見無法把那些擋在我面前的符紙打散,便丟下他的部下,朝着西邊快速逃去。

“想走?晚了!第八‘門’死‘門’,‘陰’陽順逆命爲價,身開八‘門’閻羅懼。開!”隨着第八‘門’打開,圍在我四周的符紙自動散去,丹田中的罡氣充滿全身,只感覺現在我有噬天裂地之能!

我冷眼看了在一旁已經嚇得不會動彈的白鶴,對着他揮出鬼師六戊掌第一式“罡氣出體”打在他身上後,直接把他打飛了出去,落在地上,屍首不全。

見白鶴已死,我朝着西‘門’望去,只見那五行邪教教主已經逃出一段距離,我忙聚氣朝着他追了過去,嗖!八‘門’齊開,不但罡氣和力量得到了提升,就連速度也快了近八倍,一下子沒把握好速度,直接超越了過去。

無奈,我只得轉回去,追上五行邪教教主後,我朝着他的後背就是一掌,他本來就是小,在被我打這一下子,直接飛出去數十米。

我身子一掠,再次追了上去,直接一腳跟踢皮球一樣,把他給踢飛,再次追上去,再打……

一直這樣持續了數十次,直到那五行邪教教主被我打的不‘成’人樣,我才停了下來,看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五行邪教教主,我把腳踩在了他的臉上,看着他冷眼說道:

“你在動我的‘女’人之前就應該做好準備,無論是誰觸及我的底線,我都會讓他不得好死!還有,若我真如你所說,是個廢物的話,那麼現在被我踩在腳底下的你,又是哪塊地裏蔥?!”

五行邪教教主聽到我的話後,張開嘴要說些什麼,聲音太小,我也懶得去聽,我這時擡頭看着漆黑的天空大喊道:

“雲月,我爲了報仇了,等我!我馬上去找你!”

我說話後,擡起腳,直接聚氣朝着五行邪教教主的腦袋上狠狠的踩了下去!

一聲爆響後,五行邪教教主的腦袋被我踩開了‘花’,腦漿血水噴出一地,我看着他死去的屍體後,心裏算是出了一口氣,這樣死,也算沒白死。

同時開始劇烈的疼痛,我知道強行用幻龍八式,打開人體最重要的八個‘穴’道的後果來了,現在全身如同撕裂般地疼痛,眼前一黑,失去知覺,倒了下去……

……

不知過去了多久,我只感覺身子似乎在一直往一個地方飄去,之後便一陣冰涼刺骨的感覺,讓我一個‘激’靈醒了過來。

我晃了晃腦袋,打眼一瞧,這裏四周都是一片霧氣,整個空間除了白‘色’便只有黑‘色’,而且在我身邊時不時都有魂魄飄過,眼前這一切……怎麼這麼熟悉?好似來過一般。

想起來了,這裏就是‘陰’間!我果然死了。雲月,我來找你了! ?

雖然知道我現在已經死了,來到了‘陰’間,但是看着這附近的一片黑白‘色’的景象,讓我有些懵了,該去哪?這四周全都是一個樣子,而且霧氣騰騰,根本看不出多遠。,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

我看着四周發呆,這跟電視裏演的不一樣啊,這死了也沒人帶,沒人領的,我這都不在該幹嘛,難道我還沒有死?在做夢?想到這裏,我用手狠狠的掐了一下我自己的大‘腿’,疼!

疼痛之後,四周還是沒有一點兒變化,看來我的確已經死了。

“朋友,新來的,剛死吧?”一個聲音從我後面傳來。

我聽到了後,回過頭去一看,一個瘦的皮包骨頭的黑臉男子朝着我這邊走了過來,看他那樣子,跟個瘦猴子差不多。

“對,你也剛死?”我話剛說出口,就覺得有些彆扭,以前哪裏這樣和人打過招呼,不對現在應該是鬼。

“我死的時間可久了。”那個瘦猴子對我說道。

“那你怎麼還不去投胎?”我問道。

“你以爲我不想?我也是沒辦法,進不去那生死‘門’,只能在這裏了。”那個瘦猴子對我無奈的說道。

“生死‘門’?進不去?什麼意思?”我問道。

“就是前面有個生死‘門’,凡是像咱們這些死後之鬼,都會先來到這裏,若是想投胎必須先從那生死‘門’裏面進去。”那個瘦猴子對我說道。

“那你們爲什麼不進去?”我問道。

我問的同時,也在四處觀察,發現這裏有很多像我們一樣的鬼,在這裏四處走動,有的三五成羣,但是多半的鬼都是單個。

“唉!這進去需要付錢啊。”那個瘦猴子對我說道。

“付錢?”我還是頭一次聽到死了去‘陰’間投胎還要錢。

“對啊,去‘陰’間一共有九九八十一個生死‘門’,唯獨咱這個生死‘門’是要收錢的,朋友,你的運氣可不好啊,和我們一樣,偏偏來到這個要錢的‘門’這裏。”那個瘦猴子對我說道。

“爲什麼只有咱這個生死‘門’收錢?”我問道。

“還能爲什麼?那守‘門’的兩個鬼差和‘陰’間十大‘陰’帥之一的鬼王有關係,所以他們才‘私’自定下這麼個規矩。”瘦猴子對我說道。

“鬼王?十大‘陰’帥?這‘陰’間的‘陰’帥不就是黑白無常嗎?這麼成十個了?”我不解的問道。

瘦猴子聽了我的話後,拍了拍我的肩膀,對我解釋道:

“你剛來咱們這‘陰’間,什麼都不瞭解,那我就給你介紹一下,這‘陰’間有一閻羅王,也就是咱們‘陰’間的主宰,剩下的分別爲:六案功曹、四大判官、十大‘陰’帥、七十五司。其中這十大‘陰’帥分別爲:鬼王、日遊、夜遊、無常、牛頭、馬面、豹尾、鳥嘴、魚鰓、黃蜂。這十大‘陰’帥之中,鬼王和白無常最爲強悍,其能力不比四大判官差多少。”

瘦猴子對我說道。

我聽了他的話後,這才點了點頭,我對這方面的知識太過缺乏,這‘陰’間除了閻王、黑白無常和牛頭馬面外,其他的幾乎都沒聽說過。

“對了,朋友,我得提醒你,你現在趕緊託夢讓你家人幫你燒些紙錢來,你也好進去投胎。”瘦猴子對我說道,說到這裏的時候,他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繼續對我說道:

“也……也順便讓你家人多燒一些,你分給我點……”

“你的家人呢?”我問道。

“我是個孤兒……”瘦猴子對我說道。

聽了他的話後,我心裏就是一陣感慨,我要是託夢絕不能給我父母託夢,要託就給老牛託夢,讓他給我燒個幾卡車過來,我拿錢砸死那兩個守‘門’的。

就在我想問問在我前期的那個瘦猴子託夢怎麼託的時候,四周的鬼突然一陣慌‘亂’,都四散逃走。

“‘陰’帥來了!”

不知道誰喊了一聲,在我眼前的瘦猴子聽到後,忙拉着我的胳膊便往霧氣濃重的地方跑。

“跑什麼?”我不解的甩開瘦猴子的手。

“‘陰’帥來了,趕緊跑,他們殺鬼都不帶眨眼的,看你不爽,直接就把你給宰了。”瘦猴子對我說道。

他這話剛說完,我便從他的那雙眼睛中看到了恐懼的神‘色’,此刻他正在看着我身後的頭頂之上,嘴嚇得張的老大。

我看到他那副表情後,回過頭去一看,原來是兩個一黑一白的影子朝着我們這邊飛了過來,眨眼的功夫便來到我的頭頂上,我一看,正是‘陰’帥黑白無常。

“兩位……兩位‘陰’帥,我……我們……”瘦猴子看到黑白無常後,雙眼中滿是驚恐,說話也變得結結巴巴。

白無常沒有理會他,而是看着我說道:

“你怎麼死了?我查過你的生死簿,你壽終還早。”

“跟人玩命,玩來了。”我說道。

“哦?你和誰有那麼大的深仇大恨?”白無常的一雙媚眼瞄着我,好奇的問道。

“五行邪教教主。”我說道。

白無常聽了我的話後,一臉詫異,隨即便恢復了過來,看着我說道:

“你和他玩命豈不成可惜了?你自己死了,他卻還活得好好的。”

我聽了白無常的話後,心裏一驚,就好像有人拿了一個鐵錘恨恨地打在我腦袋上一樣。

“什麼?!他還沒死?!”我以爲是白無常搞錯了。

“對,他還活着。”白無常對我說道。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明明把他腦袋都踩爛了。”我說道。

“這我還能騙你不成?這陽間之中會奇‘門’邪術的人不再少數,在我們‘陰’差去勾他魂的時候,突然一股強大的外力把他的魂魄給搶走。”白無常對我說道。

我聽了白無常的話後,心裏一下子就好像空了一般,自己拼了命,都沒有爲雲月報仇,唉,或許這就是命吧……”

“對了,你們來這裏做什麼?”我問道。

“來接你啊,你來到我的地盤,我不得來接接你嗎?”白無常笑着對我說道。

“對了,雲月她在哪?”我突然想起來雲月,她死後肯定也是來了‘陰’間,所以我忙對白無常問道。

“雲月?就是你口中說的你那個‘女’朋友對嗎?”白無常看着我問道。

“對。”我說道。“她現在正在閻羅殿。”白無常說道。“閻羅殿?那是哪裏?你能帶我去看看不?”我問道。 ?

“你以爲我真閒的沒事幹,跑來這裏接你?我是奉閻王之命,前來帶你去閻羅殿的。”白無常對我說道。

我聽了白無常的話後,心裏就納悶了,那閻羅王找我幹什麼?我這跟他從來沒見過面,更談不上認識。

“行了,別‘浪’費時間了,我這就帶你走。”白無常說着就抓住了我的胳膊。

“等一下。”我忙對白無常說道。

“怎麼了?”白無常問道。

我一指在一旁早就看傻眼的那個瘦猴子對白無常說道:

“你能不能幫個忙,讓他過那生死‘門’,他沒錢過不去。”

白無常聽了我的話後,這纔看了一眼那個瘦猴子說道:

“奇怪,這生死之‘門’,是鬼皆可過,何來要錢之說?”白無常似乎並不知道這八十一個生死‘門’之中,只有這個‘門’進去是要‘交’錢的。

“‘陰’帥,您可能不知道,只有這個‘門’進去需要‘交’錢的,沒錢看‘門’的兩位‘陰’差不讓我們進去。”瘦猴子對白無常說道,他現在知道白無常和我認識而且很熟,所以之前對白無常的那份恐懼,現在早沒了。

“你說的可是實話?”白無常盯着瘦猴子問道。

“是實話,我怎麼敢騙‘陰’帥您呢,我就是因爲沒錢,所以一直關在這生死‘門’之外。”瘦猴子說道。

“放肆!”白無常聽到後,細眉倒豎,一雙媚眼之中,隱隱帶着怒意。

“你現在就帶我過去,我看看到底是誰,有如此大的膽子!”白無常說着便讓瘦猴子帶路,朝着生死‘門’那邊走去。

走到生死‘門’附近,在那邊的兩個守‘門’的‘陰’差便發現了我們,當他們看到我們身後的黑白無常的時候,站姿也直了,忙對着準備掏錢的那些鬼,做着趕緊進去的手勢。

白無常看在眼裏,銀牙緊咬,身形一閃,朝着生死‘門’那邊飛了過去,等我們追過去的時候,那兩個‘陰’差已經被白無常打的鼻青臉腫。

“告訴鬼王,這次我不給他計較,若是他再讓你們幹這種事情,我馬上跟閻王說。”白無常冷冷的對那兩個‘陰’差說道。

“是,是……”那兩個‘陰’差聽了白無常的話後,連忙點頭答應,就跟個磕頭蟲一樣。

“你進去吧。”我對身旁的瘦猴子的說道,瘦猴子聽了我的話後,對我和白無常道了幾聲謝,便跟着後面一起往裏的鬼魂走了進去。

白無常見此,這纔對我問道:

“行了,我們該走了吧?”

“行了,走。”我說道。

黑白無常帶着我走了一段路,之後便來到一片白氣旁,走進去後,再出來,在我眼前便是一個巨大黑‘門’,這‘門’的材料我說不上來,因爲根本就沒見過,而且這‘門’的樣子詭異十足,但是在詭異之中,同時隱隱帶着一股威嚴的之勢。

黑白無常帶着我走進那石‘門’後,便是一個寬大的通道,通道的兩旁都站有‘陰’差。

走過通道,便是一個大殿,我擡頭一看,一個威嚴的紅臉老頭正坐在大殿之中,而在他旁邊分別站着四個如雕像般的人,他們身穿長袍,頭上都蓋着一個斗篷,整個腦袋都埋在這斗篷之中,看不清面容。

難道中間的那個紅眼老頭就是閻王?站在旁邊的那四個帶斗篷的人便是四大判官?

“別‘亂’看。”白無常領着我往裏走的同時對我囑咐道。

我聽了她的話後,這才把目光收回來,不再打量那四個判官,而是對着四周的建築打量了起來,心想這‘陰’間的建築是用什麼做成的?怎麼看起來不像是磚頭水泥啊?

“下面之鬼,可是張野?”一個威嚴的聲音對我問道,這種聲音除了威嚴之外,而且還帶着一種穿透力和威懾能力,讓我聽到後,全身都爲之一顫。

“愣着幹什麼?閻王問你話呢。”白無常見我沒有說話,忙輕輕地用手推了我一下。

“對,是我。”我說話的,同時也擡頭朝着閻王那邊看去,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在他的身旁站着一個白鬍子老頭,而那個老頭正在縷着鬍子看着我不停地點頭。

我看到這裏就疑‘惑’了,那白鬍子老頭幹什麼的?他怎麼和站在閻王的身旁?他爲何又一直看着我點頭?還沒等我理出個頭緒來,閻王那威嚴的聲音再次響起:

“張野,你身爲鬼師,肩上擔着維護‘陰’陽兩界的平和,卻爲了一己之‘私’,自爆而亡,當判枉死城,不過本王念你生前積德不少,所以此事便一筆勾銷。”

我聽了閻王的話後,心裏就好像有根刺一樣,這話我聽着就不舒服,忍不住就說了出來:

“閻王爺,我想問您,我有何錯?死後還要判去枉死城?!”

我話剛說話,白無常就用手在我大‘腿’上恨恨地掐了一下,低聲對我說道:

“張野,你說話有點分寸行不行?”

這時閻王的看着我說道:

“何錯?你身爲鬼師,不顧大局,爲了給自己的‘女’人報仇自爆,放棄生命和自己肩膀上維護‘陰’間兩界的重擔,這便是罪。”

我聽了閻王的話,自嘲的笑了:

“什麼狗屁鬼師!什麼維護‘陰’陽兩界的平和,‘陰’陽兩界的平和與我何干?!我又不是神,也不是和你們一樣的‘陰’官,我只是個人!若是一個人連自己身邊最重要的人都保護不了,還談什麼維護‘陰’陽兩界的平和?!”我說到這裏的時候,白無常用手掐我大‘腿’掐的更厲害了。我一把把白無常的手打開,看着閻王繼續說道:“如果可以選擇,我寧願當個默默無聞的人,一輩子呆在我最愛的人身邊,逗她笑,陪她開心。鬼師?我去他m的!愛誰當誰當!”我把憋在心裏的話一口氣都吐了出來,反倒輕鬆了不少,至於什麼後果隨他去,最差不就是變成冭嗎?

死了一次,我還怕死第二次?

“閻王息怒,他從來都是這樣,說話不會拐彎抹角,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千萬別見怪。”白無常聽到我說的話後,忙單膝跪下幫我求饒。誰知道那閻王聽了我的話後,非但沒有發火,而是哈哈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 ?

“‘陰’帥無常,你先起來。,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坐在上面的閻王笑完後,對跪在我身旁的白無常說道。

白無常聽到後,從地上站了起來,站在我身旁。

“小子,你知道有多少年沒有人敢跟我這麼說話了嗎?”閻王看着我問道。

“不知道。”我說道。

“三百年,在三百年前也有一個人和你一樣狂妄,不知道天高地厚,真是奇怪啊,你們爲何脾氣相仿,而且模樣也好像是一個人刻出來的。”閻王看着我說道。

“‘陰’帥無常,他和那個人有無瓜葛?”閻王突然看着白無常問道。

“屬下查過,並無瓜葛,張刺百年前已成爲冭。”白無常說道,她口中的那個張刺,應該就是閻王口中所說和我脾氣,相貌一樣的那個人吧,不過既然我和他沒有任何瓜葛,爲什麼……

“那可真是奇怪了,這世間還真有相貌、脾氣一模一樣的人。”還沒等我細想,閻王的話,便把我的思路給打斷了。

這時一直站在閻王身旁沒有說話的那個老頭,低聲在閻王耳邊說了幾句話,閻王聽後,點了點頭,看着我問道:

“看在有人爲你求情的份上,我現在給你重生的機會。”

我聽了閻王的話後,又懵了,不知道我來‘陰’間這一會兒我已經懵了幾次了。

“重生?什麼意思?”我一時沒反應過來,直接問出了口。

“這都不知道,重生就是讓你復活,還不趕快謝謝閻王。”白無常在我身旁提醒道。

“我不答應。”我聽到這句話後,斷然回絕。

我此話一出,閻王和在他身旁的那個白鬍子老牛都傻眼了,看着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們心中都明白,這人死後無一不盼着自己能重生復活,這個‘混’小子怎麼回事?

“大老粗!你怎麼那麼傻!”白無常聽了我的話後,氣得咬牙切齒。

其實我之所以不願意重生復活是有打算的,一個是爲了雲月,再一個就是,我就是能重生,再活回去,還不定跟小說裏一樣穿越到哪朝哪代去了。

“你爲什麼不願意?”那個白鬍子老頭看着我問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