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然然,我還是害了你啊。那老頭子一眼就看出來了是你畫的了!”婁秋語揪着書頁,一臉地頹喪。

“啊,他怎麼看出來的?”安然可以肯定自己從來沒有畫過設計圖啊,怎麼可能被看出來,想也不可能吧。

“他說班上的人的畫風,他都是知道,這個沒有出現的畫風,基本上就是你了。”婁秋語一想到這個就鬱悶啊,老頭子明顯是有備而來,明知道這幅圖是誰畫的,還過來問她,明擺着是打算給她挖坑嘛。結果她還傻傻地跳進去了,這不由一張變成了兩張,她好恨啊!

安然嘆嘆氣,“那怎麼辦?”

“沒什麼了,然然,我覺得他很快就會來找你了。 名門寵婚之老公太放肆 要是出了什麼事,就跟我說,我一定跟你頂着!”婁秋語講義氣地一握拳,不管怎樣,她都不會讓然然受到欺負的!

“算了吧,這件事我自己去跟他說好了。老師看着我是新來的,應該不會責怪我纔是吧。”安然也有些僥倖了。

果然,一下課,安然便被老師叫去了。

“看看這個。”老師什麼都沒說,卻給了她一張海報。

“比賽?”安然驚訝地盯着海報上的字,詢問地看向了老師。

“對,我打算讓你參加!”

安然握着海報,一臉地不相信,她纔剛剛進校,而且還是個旁聽生,怎麼可能參加這種比賽啊。

“老師,我,我真的不行。”安然覺得自己還是誠實一點說出來比較好,“就連那個圖,都是別人幫我修改了的。所以……”

只是她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打斷了,老師瞥了她一眼,又接着自己手中的動作,“我相信你。離比賽時間還有三個月,在這一段時間裏,我們會提供最全力的幫助,而其他的老師也會不遺餘力的幫助你的。”

安然仍然彆扭地看着他,“老師,我是真的不行啊。”

老師一把將她的那份設計圖拿了出來,“如果你覺得你不能夠勝任,那我不介意計較你代同學作弊的行爲。你應該知道,你現在只是旁聽生,若是違反校規,應該無法在這個學校繼續旁聽下去吧。”

安然震驚地看着他,完全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招,原來不過是個幫忙,竟然有這樣嚴重的後果。 彼岸 她不能夠離開這個學校,畢竟丹妮幫了她這麼多,就那樣離開了,太對不起她們的幫忙了。

“想清楚了嗎?做出決定吧!”老師還是一臉和善的模樣,好像之前說着威脅的話的人跟他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安然狠狠心,不就是個比賽麼,就算是倒數也沒關係了,“好,我答應,但是我不保證能夠獲得名次!”

老師瞥了她一眼,“不獲得名次?那我讓你去做什麼?前三甲,你必須拿到一樣,否則,你將被遣送離開這個學校。當然,若是你得到了前三甲,那麼你就能夠正式成爲這個學校的學生!”

安然握緊拳頭,低着頭,蓄積着鬥志,“好,我答應了!”

老師滿意地點點頭,“拿着這個圖吧,雖然筆法生硬,還有別人幫忙的痕跡,但也能夠看出你之前的創意。你擁有別人很少的天賦!這是非常難得的。這次的比賽,我想你能夠獲得很好的成績!”

“謝謝老師!不過,老師,你是怎麼看出來這幅圖不是一個人畫的啊?”安然很是疑惑,不都是鉛筆麼?難道有什麼不同的?

“每個人的用筆都不一樣,筆記的粗細深淺,包括一些線條的弧度,都是有很大的區別。這些你在之後見得多了,便很容易就能夠分出那些畫的作者了。”老師說完,便衝她一揮手,示意她出去了。 安然走出門,握了握拳頭,爲自己打氣,這是個不錯的機會,雖然很快就要放假,但看比賽時間應該是下學期開學的時候舉辦的。若是她的畫能夠進入前三,她就能夠獲得正式入學的機會。

那就意味着,她也許可以住在學校的宿舍裏!

這對於她來說真是個非常好的消息了。

“然然,怎麼樣?老頭子有沒有爲難你啊?”一見安然進來,婁秋語立刻關切地詢問了起來。

安然搖搖頭,把那個海報遞給她看,“老師讓我參加這個比賽!”

婁秋語接過,立刻驚呼,“竟然是gaston舉辦的那個比賽!我們學校每年都只派五個人蔘加。沒想到你才進來就有資格進入了!”

安然有些不解,“怎麼這麼少人蔘加啊?”

“那可是個全國性的比賽,雖然沒有什麼權威,但在服裝設計圈裏,可是個頂級的比賽了。Gaston每年都會通過這個平臺培養一些具有潛力的設計家,最後若是在畢業時仍然被看好,就有機會進入Gaston工作!”

“Gaston?”安然有些疑惑,這個名字真的好熟。

婁秋語有些驚訝地看着她,“你不會不知道?Gaston其實本來是紀氏總裁紀峻的英文名,後來便以他的名字創立了一個品牌。反正你知道很牛掰就好了!”

安然努力掩飾掉心中的異常波動,面上沒有半點表情的變化,將話題轉移,“不過我什麼都不會啊。老師規定我必須拿到前三!”

婁秋語本就大大的眸子更加地耀眼了,“老頭子果然沒安好心啊。你知道光我們學校,你就很有壓力好。我們班除了你,還有一個人參加了的。”

安然疑惑,“誰啊?”

“葉霜落,她可是從小就拿獎的,那優勢都不用說了。”婁秋語說着,一邊動着下巴,指着葉霜落在的方向。

安然這纔看到,她所說的那人竟然是第一天來這裏便見到的唯一一個坐在第一排的女生。

“咱們學校的校花,德才兼備,絕對的全能人才。讓所有女生嫉妒的存在!最重要的是她的性格很好,我們想討厭她都討厭不起來。”婁秋語咬牙切齒地盯着葉霜落的背影。

安然點點頭,算作了解。學校裏面總有那麼一兩個精英,是所有人都無法企及的存在。

“好了好了,不說這些了,老師讓你參加比賽,你可是一點基礎都沒有啊。”婁秋語有些擔心的看着她。

“是啊。”一想到自己根本沒辦法畫出好的作品,安然就有些爲難了。要拿前三根本不可能。

“別擔心,畫的方面我盡全力幫你!”婁秋語對她眨眨眼,一臉和善。

安然微笑了起來,“好,到時候可要麻煩你教我。”

放學的時候,她怎麼也沒想到會遇到之前一直在談論的存在–葉霜落。

“你好,聽說你也要參加比賽了。”更沒想到的是,葉霜落竟然率先跟她打招呼。

安然有些彆扭,“是啊,只是我什麼都不會,不過是充數的而已。”

葉霜落微笑了,美極了,從旁邊那些癡迷的男生的眼神中便可看出來。

“老師既然看中你了,你就有過人的地方。要是有什麼幫助的,可以找我啊。”葉霜落說着話,臉上依然是友好的笑容。

安然有些受寵若驚,“好,我會找你幫忙的。”

葉霜落點點頭,“明天見。”說完,便進到了一輛黑色的車裏。

安然看着她離開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她原來真的性格這麼好啊,怪不得婁秋語會說她怎麼也讓人討厭不起來。這樣友善樂於幫助人的性格,怎麼也不會讓人討厭的。

看來真是個不錯的人呢。

安然想着,自己除了遇到紀峻,其他的人好像都很友善,真是好有福氣。

貝丹妮立刻知道了她即將參加比賽的消息,立刻駁了所有的活動,留在了家裏,除了安然上課的時間,其餘的時間都在教安然一些基本的繪畫技巧,努力在只有三個月的時間裏面把她的繪畫技能提高。

而在學校裏面,安然則是被婁秋語帶着一批人,開始給她講述一些重要的知識。老師們則是在她課餘時間裏面,給她講解一些設計的風格等東西。

安然的時間都被排的滿滿的,但她覺得非常的充實,沒有一點時間留給自己思考,對於她來說,實在是件好事。這樣,她就不會去想其他的事情了。

“這裏的線條不對,看,如果這樣畫下來,就會更加流暢,而整個服裝也更加地和諧了。”葉霜落指着她最近畫的一副普通的設計圖,修改着她錯誤的地方。

安然點點頭,“真的啊,看上去好看了好多。只是我實在是不會畫,總感覺到了這換角度的時候,就下意識地停頓,然後就會讓這個線條生硬。”

葉霜落沒有說,而是看着她,“教你一個小竅門,試試這樣,感覺下,有沒有流暢感?”

安然照着她說的辦法畫了畫,“果然啊,這樣就容易好多了。”

葉霜落微笑着。

安然繼續看着自己的那副普通的畫,仔細地思索起來,而後又試着自己畫下去。

“這裏怎麼辦?”安然有些凝滯,便問向了身旁的葉霜落。一擡頭,卻見她失神地望着一個方向。

“你怎麼了?”

葉霜落回過神來,“沒有,只是看到一個熟人罷了。我們繼續。”

安然聳聳肩,“好。”腦中卻還在想着那個方向,那人應該不是普通人。她雖然只看到了一個背影,但從那周圍圍着的女生看來,也能夠猜出個大概了。

不過,這些都不關她的事,她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努力地學習繪畫,一定要在比賽上拿到前三甲的名次!

很快,安然便見到了那個人,她沒有想到的人–紀峻!

“紀峻竟然來我們學校了。然然我們必須去啊。”一進教室,婁秋語便將她拉到了一旁,激動地說着。

安然有些猶豫,她現在其實一點都不想見到他,因爲那有些彆扭的感情。還有更多的是兩人之間的差距。

“我不管,你得陪我去。”婁秋語看她猶豫,立刻拉着她的手臂來回搖晃了起來。

安然最終還是點了頭。

來到學校的禮堂,裏面竟然已經坐滿了人!

“我看我還是回去,都沒座位了。”安然一點也不想留下。

婁秋語卻抱着她不放,“放心,我早就找好了座位。”說着,安然就看到一隻向他們示意的手。

安然徹底放棄了,看這個樣子,只能夠留在這裏了。

“別不高興啊,然然,我跟你說,Gaston出現,一說話,絕對會讓人受益匪淺。你不是馬上有比賽麼,這可是一個非常好的提高你的水平的機會,你千萬別錯過了!”

安然知道她是好心,也只能夠坐下,心中卻是暗流涌動。

時間一到,美術學院副院長便走了上來,有些激動地說道:“各位同學們,老師們,今天我們很榮幸地……”

誰知道話還沒完,話筒的開關便被人按下了。副院長很是生氣,一擡頭,氣焰立刻壓了下來,乖乖地退到了一旁。

紀峻的眼神掃視着場下喧鬧的場景,所到之處立刻靜寂無聲。

“紀峻!我要教你們的便是,大膽創新,但切記忘了市場!有什麼疑問的同學,可以來找我詢問。但,”紀峻帶着十足霸道的聲音停了下來,“太過白目的問題,我沒有時間!”說完,挺拔的身影便離開了舞臺。

副院長立刻上前接話,“那個,有什麼問題的在學校的會議室詢問,一個個地排隊,同學們準備的問題一定要有深度啊!”

不過在他的話說到一半之時,便早已經沒人聽了,所有的同學都紛紛跑向了會議室,生怕自己沒了機會。

“Gaston好犀利啊!第一次聽到這麼簡短的講座!”婁秋語一臉星星眼。

安然卻是無動於衷,腦子裏依然閃現着那個熟悉的容顏,說不出的情緒在蔓延着。

“然然,你拿你的作品去找他指點啊。這機會可是千年難得一次啊!”婁秋語立刻說道。

安然搖頭,“算了,我估計問的問題也是白目的。”一想到那人竟然如此直白,她就有點受不了。

“安然,我幫你拿去問。要是被趕出來,也是我的事情。”一旁的葉霜落忽然打斷了兩人的話,說道。

婁秋語眼神立刻亮了起來,“霜落你可真是好人啊!那就拜託你了!”

安然有些不自在,“還是算了,我,我不用他指點。”那樣一個冷酷的人,恐怕還沒有接近就會被趕出來。她還是不去找不自在了。

葉霜落卻從她的身旁拿走了最新的那副設計圖,“放心,我就算是被罵也要幫你問出來的!”

“女神啊!”婁秋語看着葉霜落離開的背影,忍不住讚歎道,“真是太好的人了啊,心腸也好!”

安然則有些擔心地看着葉霜落離開的方向,萬一自己害得葉霜落丟臉可怎麼辦。早知道該自己去的,她是個默默無名的人物,葉霜落則是全校注意的焦點,要是被紀峻說白目,那肯定會讓她受到重傷的。

不過,她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很快,葉霜落便帶着那張設計圖回來了。

“安然,你看,這幅圖已經修改了一下,你可以自己琢磨。紀總說這個圖很有自己的想法,他還是鼓勵你繼續加油的!”葉霜落有些激動地說着。

安然點點頭,對於葉霜落的說法,也沒有什麼想法,以紀峻那樣惡劣的性格怎麼會說鼓勵的話?一定是葉霜落爲了安慰自己纔會說的。

葉霜落看着安然的樣子,眼裏閃過一抹暗色,之前在紀峻面前說這幅設計圖是自己畫的事情,還是不說出來得好。

況且,她需要好好查查,爲什麼紀峻在看到這樣的設計圖之後,會神色大變!

經過這幾個月的魔鬼式地訓練,安然終於能夠完美地畫出一幅至少一般人看不出缺陷的圖了!

不僅如此,她加上了自己的一些設計構思,已經引得老師的表揚。 凰謀天下:許你江山如畫 這對於她來說,絕對是個巨大的進步。

比賽時間臨近,安然的設計圖也準備地差不多了,採用的是漢服的一般款式,但加了一些現代的元素,運用一些羽毛的修飾,加上古典的芙蓉花樣式,頓時讓整個設計圖看上去典雅而高貴。略收的長袖看上去飄逸卻並不會有累贅感。總之在所有的人眼中,都是個不錯的設計圖。

安然這才放心下來,明天就要交稿了,她稍稍鬆了口氣,看着上面的圖,心裏滿滿的。這都是自己的心血啊!

葉霜落也拿過來欣賞了一會兒,便放回了遠處,“走了,我們得好好地慶祝慶祝!”

一羣人吵鬧着去玩了,卻不想一個災難在等着他們。

第二天清晨,安然便準備好了信封。因爲此次比賽更多的是看設計者的能力,所以Gaston設計團隊要求所有設計者必須是手工繪製,到了要求的日期之後,會派人前來取走。

婁秋語拉着安然的手,便走進了畫室,“終於搞定了,我覺得你肯定要拿第一名!”

安然看她一眼,“怎麼可能,我的水平當然還不行了。比賽可是全國性的。”

“別喪氣,我們去把設計圖裝好。”婁秋語對她的作品很滿意的。

誰知,當安然走到了昨天放置的地方,卻是空空如也!

“設計圖去哪了?”婁秋語看着她瞪大的眼,同樣震驚。

安然卻來不及回答,開始在整個畫室中四處翻找了起來。婁秋語也跟着她到處找着。每個角落都翻了一遍,根本沒有!

安然頹喪地坐在了凳子上,“我昨天就該把它放好的。”

婁秋語上前安慰着她,“唉,誰也不知道竟然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現在要想想該怎麼才能夠彌補啊。”

“現在要畫一幅根本來不及啊!”安然緊緊地握着拳頭,這幾個月的心血都化爲流水了!而且,不能夠參加比賽的話,她就得從這個學校出去了!

“要不去跟老頭說說?你也不是故意的。”婁秋語也是擔心地看着她。

安然看看時間,離收作品的時間只差不過一小時了,看來也只能夠認命了。原來上天註定她根本在異想天開,什麼學設計,都不過是給她的一場夢境罷了。

忽然,她站了起來,就開始收拾起了那些畫具,她不能夠等着老師趕她走不是?呵呵……

“然然,你在做什麼?”婁秋語立刻攔住了她,“你彆着急,到時候我找我哥,讓他想辦法,一定可以把你留下的。”

安然看着婁秋語那關切的眼神,忽然蹲在了地上,雙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眼,緊緊咬住下脣,低低地嗚咽起來。

爲什麼,爲什麼要給她希望,而又在即將到達的時候收回去了?這是在懲罰她麼?告訴她放棄麼?她不能放棄啊!到底要怎麼辦? 婁秋語俯身陪着她,“然然,你別傷心了,一定會有其他的辦法的。”

安然搖搖頭,這個機會都沒有掌握,還能夠期待什麼呢?

“怎麼了?”葉霜落一進到畫室,就看到了兩人那樣的狀態。

婁秋語站起身來,說道:“然然的設計圖不見了!”

葉霜落驚訝地看着她,“怎麼會?昨天可是我親手放在這裏的,不應該不見啊。”

“不知道,剛剛我們來的時候就沒了,到處找都沒有!現在怎麼辦,要是然然沒辦法參賽的話肯定達不到老頭說的前三甲的要求了。”婁秋語看着安然蹲在地上脆弱的樣子,很是心疼。

葉霜落開始在腦中想着辦法,手裏的信封也被她緊緊地握着,好久,她才說道:“安然,你別急。我有個辦法!”

“什麼辦法?”婁秋語看向了她,現在時間這麼短,根本沒辦法畫圖,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夠參加比賽,還得拿到前三名,根本就是在癡人說夢啊!

安然一擡起了頭,眼神鎖住了葉霜落。

“把我的圖拿去參賽!”葉霜落鎮靜地說道。

安然驚訝地看着她,“那怎麼行?你要是沒了圖還怎麼參賽?”

葉霜落上前,將信封拿給她,“現在你纔是最重要的,雖然我的水平不怎樣,但還是能夠讓你進入前三的。我一次比賽不參加也沒什麼,反正我的獎盃已經很多了,不差這麼一個。你卻不一樣,你一定要留在這個學校才行!”

婁秋語立刻被她感動了,“女神,你真是太好了。我從來沒有想到你竟然如此無私。然然,你還在等什麼?把這次比賽過了再說其他。女神啊,我實在是太崇拜你了!”

葉霜落笑得溫和,“安然,別猶豫了,你不能夠沒有這次機會。如果要報答我,就在之後成名之時,順帶拉我一把。”有些調皮的話語,讓整個氛圍都變得輕鬆起來。

“女神,你這是謙虛。然然,你還傻站着幹什麼?把比賽的圖接了啊。”婁秋語立刻催促了起來。

安然仔細地想了想,還是點點頭,感激地看着葉霜落,“謝謝,以後有什麼要幫忙的,我一定盡全力幫你!”

“我們是朋友啊,說這麼多幹什麼。”葉霜落將信封遞給她。

安然結果信封,拆開,拿出裏面的設計圖,立刻覺得驚豔不已,果然是高手,看那些精巧的設計,與她那劣質的裝飾一筆,真的是天壤之別啊。

“快點裝好,等下那些賽委會的人就來了。”葉霜落開始催促起了安然。

安然點點頭,將設計圖裝在自己的信封之中,封好。

“女神,那你怎麼辦啊?學校那邊?”婁秋語詢問了起來。

葉霜落無所謂地攤攤手,“沒事,到時候我就說實在太忙,畫出的設計圖粗製濫造,就不想參賽了。”

婁秋語感動地看着她,“真好啊。”

葉霜落笑着看安然,“不過這件事可絕對不要讓其他人知道,要是泄露了消息,會被取消參賽資格的!”

安然點點頭,“這個情我記着了。”除了感激,她再也想不出其他的詞語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