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我現在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自然不會害怕,便直接靠了過去,耳朵都快要觸碰到葉悠然的嘴脣了,這時候說道:";你可以說了。";

這樣的悄悄話方式,說實話,讓我很是有點小激動的意思。

";我用的東西,其實是";

說道這裏,我正想要繼續聽呢,就感覺到耳朵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葉悠然這女人竟然直接一口狠狠的咬在了我的耳朵上面。

很是用力,而且耳朵很是脆弱,我頓時就受不了了,下意識的想要出手,夢境都有了一陣陣的扭曲,我一驚趕緊穩定下來,要是夢境崩塌,葉悠然會直接沒命的。

葉悠然顯然並不領情,狠狠將我耳朵給咬下來一塊方纔罷手,雖然是在夢裏,不會對我造成真實的損傷,但是這種痛苦的感覺可不是開玩笑的。

";李法一,我們還會再見面的,到時候,我們走着瞧。";

葉悠然惡狠狠的對我說道,隨後身體直接潰散,消失不見 第1939章

「掌柜的,你自己一次都沒嘗過自己釀造的酒嗎?」墨九狸抽搐了下嘴角問道。

「當然嘗過,只是從前嘗不出味道來,所以我喝了也沒感覺,也不知道自己煉製的到底好不好……」掌柜的笑了笑的說道。

「那我覺得你應該輕輕嘗試一下比較好,而且也要少喝一小口為好!」墨九狸看著掌柜的含蓄的說道。

「為什麼?」 一念,假愛真妻 掌柜的問道。

「咳咳,我這是為了你好,美酒也不適合爆飲的不是么……」墨九狸聞言笑著說道。

「額……好吧,反正這是我味覺完全康復后,第一次喝自己的酒,我還真的是應該好好品嘗下……」掌柜的聞言想了想說道。

墨九狸點點頭,掌柜的這才小心翼翼的倒出一杯酒,拿起來聞了聞,忍不住皺了下眉頭道:「這酒為什麼這麼烈,難道是我釀造的時候弄錯了?」

「這掌柜的,要不你別喝了吧!」墨九狸看著掌柜的說道。

「沒事的,這酒是我自己釀造的,應該沒問題的!」掌柜的想了想說道,說完就端起酒杯直接喝了一大口,半杯酒下肚,掌柜的看著墨九狸和吳老,張了張嘴巴,想說什麼還沒說出來,人就嘭的一聲趴在桌子上一動不動了,喝醉了……

「唉……這傢伙終於知道自己釀造的到底是酒還是酒精了!」吳老看著醉倒的掌柜的無奈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笑了笑,拿出一顆丹藥塞到掌柜的嘴裡,然後看著吳老說道:「掌柜的醒來,估計也要天亮,我們還是等他醒來再走吧!」

這段愛情有點冷 「好,總不能把他自己丟在這裡!」吳老也笑了笑說道。

「吳老,你們之前來時,喝掌柜的釀造的酒精沒事嗎?」墨九狸好奇的看著吳老問道。

「大部分能留在這裡的,都是真的很想住在這裡的,所以哪怕這傢伙釀造的是酒精,眾人也都是咬牙忍住喝下去的,大不了就是喝下去后,保持一絲清明,確定可以住下了,就放心的大睡幾天就行了!這小子味覺缺失,但是人品還是不錯的,知道能喝一碗他的酒,安全還是有保證的……」吳老看著墨九狸說道。

「難怪,我還以為大家的酒量都很好呢!」墨九狸聞言笑著說道。

「小丫頭,你昨天是怎麼沒喝醉的?你可是我見過喝過這小子釀造的酒,唯一沒醉的人啊!」吳老看著墨九狸說道。

「我是煉丹師,想要自己千杯不醉,一顆丹藥就能搞定了!」墨九狸聞言笑了笑說道。

「所以,你這丫頭是吃了丹藥,所以才連喝三碗都沒事的?」吳老詫異的問道。

「恩呢,是的!」墨九狸說道。

「好吧,沒想到還有能讓人千杯不醉的丹藥,你這丫頭還真的是讓人看不透啊……」吳老看著墨九狸笑著說道。

墨九狸笑了笑沒有說話,她是不可能說出自己的秘密的,只能隨意編造一個借口,但是想煉製出一顆丹藥,喝下這掌柜的煉製的酒精, 我的夢境之中葉悠然強行消失脫離,顯然是付出了相當嚴重的代價,至少會受了重傷,因爲這已經相當於被我破了法了。

我倒是很是有些好奇。到底葉悠然是用的什麼對我施加詛咒,讓她寧願付出這麼大的代價都不願意說出來。

不過很顯然,至少現在,我暫時是沒有機會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了。

撤出夢境之後,我算是放心大膽好好睡覺。

第二天,辭別了爺爺和母親。

他們根本無法離開李家坳。

在知道巨妖的記憶之後,我也知道李家坳對我來說肯定有相當重要的意義,現在我還沒有足夠的能力開啓這個祕密。爺爺他們在這裏看管也還不錯。

將失魂傀儡完全留給了爺爺他們,我有銅甲屍,養屍祕錄上的法門就用在銅甲屍上面便可,這些失魂傀儡可以給爺爺他們使用,提供保護,必要時刻也能夠當做犧牲品。

";你有什麼打算?";

殷明珠和我同行,一路上顯得有些沉默,心事重重的樣子,這讓我很是有些擔心,主動開口問道。

";回龍虎山。";

殷明珠簡短的開口說道。

";先和我一起回去看看師父吧,然後我和你一起出發。";

我看着殷明珠開口說道:";根據線索,我父親似乎也在江西,我想要去看看。";

殷明珠點頭。欲言又止的樣子。

我開口問道:";你有話想要問我?";

殷明珠點頭,隨後說道:";昨天你做夢,說夢話了";

我一愣,想到昨天葉悠然如夢之後,我們之間的確有所對話,難道我還會在現實之中說出來?

";你嫌棄我的不夠大?";

殷明珠接着開口問道。

我頓時愣住,隨後整個人都傻掉了,問:什麼?

殷明珠沒有迴應,而是直接一巴掌拍在我的胸膛上,掌心雷直接爆發,將我給直接彈飛了出去,而後快速離去。

";喂明珠,你幹嘛去";

殷明珠的速度很快,短短時間就已經拉開了我們之間的距離。

聲音遠遠傳來:";辦好事,我會來找你的當然。你也可以找你的胸大的妹妹去。有容乃大麼!";

殷明珠冷淡的聲音飄回來之後,我只能是苦笑起來。 總裁的錢奴 開什麼玩笑。我說的不是葉悠然的太大我不喜歡麼,什麼時候變成嫌棄殷明珠的太小了?

難道說夢裏面做的都是反着來的,是真的?

我有點無語的想到。

殷明珠不願和我同行,我倒不是認爲她生氣了,這一次,他們道家的幾個人同行出發,這一次,回去的就只有她一個人。

即便是龍虎山作爲後盾,按照現在龍虎山的形式,殷明珠面臨的麻煩也絕對不少。

她要回去處理,自然不想要連累我。

而我,也不能直接同行,巫家身份指不定還會給殷明珠帶來更大的麻煩。

因此只能按捺下來心中着急,任由殷明珠離去,龍虎山不小,我也不怕找不到地方。休邊大才。

回到蒼龍山。

心中急迫非常,畢竟我有太多的事情想要當面詢問師父了,賤老虎來自打破滅時代,師父和賤老虎還互相認識,難道說師父是活了幾百年的老妖怪?

我很是有些激動。

不過很快就傻了眼。

因爲蒼龍山已經完全變了樣子。

機器聲音轟鳴,挖掘機之類的來回運轉,運渣車往來如飛,整個蒼龍山幾乎都要被掏空了。

";這是什麼個情況?";

我完全愣住了。

那個試驗所也已經撤走,全力朝着蒼龍山上跑了上去,到了翠竹林前面怒火頓時沖天而起。

這些該死的挖掘機,竟然連翠竹林都已經給剷掉了打扮了。

";你們這些混蛋,給老子住手,都他媽給老子住手。";

我大聲的喊叫起來,但是完全沒有人理會我。

還有一個傢伙依然開車挖掘機,想要繼續剷掉翠竹。

我看到一塊大小差不多的石塊兒直接朝着挖掘機駕駛艙上面扔了過去。

卡擦一聲響。

挖掘機面前的擋風玻璃被我直接給砸穿了。

駕駛員驚恐的尖叫了一聲,一下子將挖掘機停了下來。

這一下,算是捅了馬蜂窩了,正在施工的工人都圍攏了過來,因爲常年重體力勞作,這些人都是膀大腰圓的貨色,一個個都是面色不善,將我團團圍住,就差沒有直接動手,不過也相差不遠。

";我草你媽";

開挖掘機的師父下來之後,直接一拳就朝着我的臉上砸了過來,我皺眉,抓住這傢伙的手,直接一擰,讓這個傢伙痛得慘叫了起來。

原本就火氣上衝,這一下就更是火上澆油,還有人手上還拿着鏟子之類的東西,豁然一下子就圍了上來。

";都他媽讓開,圍着幹嘛呢。";

我自然不會害怕這些普通人,心中的怒氣越來越強,這羣混蛋,簡直是無法無天同時我也是着急起來,師父還在的話,這些人怎麼可能對翠竹林下手,而且翠竹林之中還有幻陣,普通人怎麼能夠破壞的了。

霸道首席俏萌妻 一個腦滿肥腸身材不高的傢伙推開人走了進來,上上下下打量我,說:";你就是這棟竹樓的主人?";

這傢伙指了指已經被破壞得夠嗆的竹樓,看着我開口說道。

";誰讓你們破壞這裏的?";

我儘量用平和的語氣開口說道,害怕怒氣一旦爆發出來,止不住直接弄死了眼前這個傢伙。

上上下下掃了我兩眼,隨後招招手,後面頓時就有人送上來薄薄的一疊錢,直接扔在了我面前的地上,隨後這個胖子掏出一張紙來,說道:";簽字,拿着三千塊錢給老子滾,老子不和你爲難破壞我施工機械的事情。";

這傢伙原本是想要將這張合同直接摔在我的臉上的,可惜,被我直接伸手抓了下來,掃了一眼,就是一個賣房子的承諾書。

";還識字?麻痹的土包子,倒還看不出來,趕緊給老子簽字,給你半個小時進去收拾東西,要不然,老子打斷你的狗腿,麻辣隔壁的。";

這傢伙說完,就要直接轉身走人,我身手,直接扣住他的肩膀,他剛轉身,我就直接一巴掌將他給抽翻在了地上,說:";誰他媽允許你們在這裏施工的?誰說了我要賣房了?三千塊?";

我都有點要被這個傢伙給氣得發笑了,三千塊買我翠竹林?

這白癡知道被他當成垃圾的這些翠竹的價格麼?三千塊?

我一動手,周圍的傢伙頓時就怒了,直接湊了上來,一個個都是目露兇光,顯然都在準備對我動手。

我也沒有廢話,韓德現身出來,惡鬼法相直接閃現,這羣傢伙即便兇殘,哪裏見到過鬼將級別的惡鬼法相,一個個被嚇得屁滾尿流。

我將胖子給抓住,說道:";最後一次機會,誰讓你們在這裏施工的?不說,你就等死吧。";

韓德惡鬼法相之下,胖子被嚇得直接尿了出來,全身顫抖,都快要暈過去了,我沒有客氣的意思,巴掌接連不斷的抽在這個傢伙大餓臉上,原本就胖,現在就更加的臃腫起來。

";最後的機會,我耐心有限。";

胖子戰戰兢兢,看着我開口說道:";不關我的事兒,不關我的事兒,我有政府批文的,我簽訂了合同開發這裏的旅遊項目的,不管我事兒。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開發商而已,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從來沒有做過壞事兒啊,我都是簽訂了合同才拆遷的,從來沒有強拆。";

這傢伙估計被嚇傻了,翻來覆去就是這麼一句,我皺眉,將他給直接扔到了一邊,剛想要直接用殘暴手段搜魂的時候,身後傳來破空之聲,而後纔是一聲呵斥,小子,大膽! 第1940章

但是想煉製出一顆丹藥,喝下這掌柜的煉製的酒精,其實也是可行的,只是效果沒有自己作弊那麼好就是了,所以她才沒說太多……

一直等到天色快亮的時候,掌柜的才緩緩醒來,看了眼墨九狸和吳老,這才想起之前的事情,起身揉了揉自己的頭,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墨九狸和吳老說道:「真是不好意思,我一直以為自己釀造的酒是美酒,誰知道我竟然釀造了這麼多年的酒精,吳老,你們難道都喝不出來嗎?」

墨九狸……

吳老……

他們沒喝的時候就聞出來了,但是不喝他也不讓好么……

所以就算知道是酒精,他們也喝了下去的!

「掌柜的,我覺得你釀酒的方子,應該再好好看看,然後再繼續釀造……」墨九狸看著掌柜的說道。

「我知道,我一定會好好研究之後再釀酒的,再也不能繼續釀造酒精了……」掌柜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嗯,希望掌柜的下次再見時,能喝到你釀造的美酒!」墨九狸笑著說道。

「你小子也醒了,我和丫頭就先回煉丹盟了,以後有時間再來看你……」吳老看著掌柜的說道。

「姑娘,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嗎?」掌柜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上官狸!」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上官姑娘謝謝你了,下次再來飛盧鎮,一定要來找我,我保證你下次再來的時候,我一定能釀造出決定的美酒的!」掌柜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的,我會的,那我們就此別過了,掌柜的多保重!」墨九狸看著掌柜的說道。

吳老和墨九狸三人告別了掌柜的,離開客棧,出了飛盧鎮,前往二重天的煉丹盟,因為吳老有飛行獸,因此這也省的小騰和小鳳化形了,四個人乘坐著吳老的仙鶴,直奔煉丹盟而去……

大概飛行了10天的時間,在一處山谷中落了下來,吳老看著墨九狸三人說道:「上官丫頭,我們在這裡休息一晚吧,反正也不是特別的趕路!」

「好的,那就在這裡休息一晚!」墨九狸聞言說道。

「主人,我們去打獵!」小騰和小鳳看著墨九狸說道。

「去吧。」墨九狸點頭說道。

吳老看著墨九狸笑著問道:「丫頭,你是餓了吧,我這裡有丹藥可以果腹的!」

「是有點餓了,但是吃丹藥的時間多,偶爾吃點烤肉也好……」墨九狸笑了笑說道。

「這倒是,不過現在獸族十分的強悍,因此,人族都很少會選擇去獵獸來吃的……」吳老看著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吃的話,還是低級魔獸比較可口!」墨九狸聞言笑了笑的說道。

「那倒是,不過就算低級魔獸,被人族獵殺了,獸族也是不會善罷甘休的。現在的獸族囂張的很啊!」吳老輕嘆一聲的說道。

說話間,小鳳和小騰,已經帶著幾隻收拾好的兔子,回來了,墨九狸利落的從戒指裡面,拿出了自己的工具,開始烤肉, 先使用符咒,都快要擊中我了,這傢伙方纔開口提醒,爲人做事。相當的不要臉面啊。

韓德長槍一挑,直接將一個火球符咒挑飛了出去,轟然爆炸。

";好膽,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豢養鬼物,你知道死字怎麼寫的嗎?";

對我出手,然後開口呵斥的是一個年紀已經不小的傢伙,開口閉口。都是要佔據道德制高點,是那種我相當不喜歡的類型。

我冷哼了一聲,沒有迴應這個傢伙。

胖子卻看到了救星,連滾帶爬的跑了過去,開口呼救:老神仙,救命,老神仙,這傢伙養鬼,養鬼啊。

這胖子生命力還真是強大,竟然還沒有被直接嚇死。

我倒是沒有阻止,任由這傢伙靠近過去,抱着老者的大腿,一臉劫後餘生的樣子。

";你是何方邪魔外道。竟然敢豢養鬼物,還不趕快束手就擒。";

老者穿了一身皁角顏色的道袍,臉色有些泛青,對我說話很是不客氣。

";這裏面是你們破壞的?我師父呢?";

八年約定的日期還沒有達到,師父竟然就已經不見,難道這些傢伙提前下手了?

殺機在我心中不斷閃現,這羣傢伙簡直是欺人太甚。

";你就是李法一?嘿,還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貧道乃是道家聯盟執事。你師父爲非作歹害人性命現在已經畏罪潛逃,而你也是豢養鬼物,墮入邪魔外道,還不趕緊束手就擒回頭是岸,貧道慈悲爲懷,絕不和你爲難。";

這傢伙說話實在是太過難聽,我皺起眉頭。恨不能直接將這個傢伙給直接掐死。

但是胖子顯然覺得老道說的正確無比,大聲的叫囂起來:";對。黃易真人說的對。小子,你還不趕快跪下磕頭認錯,束手就擒,真人出手,保管讓你魂飛魄散。和真人作對,簡直是不知死活。";

胖子竟然很是神奇的滿血復活,神氣活現的看着我,叫囂着開口說道。這傢伙對老道士的信心還真是不一般,竟然連韓德的惡鬼法相都不害怕了。

";最後再問你一次,這裏是不是被你們給破壞的。";

我冷然直接開口說道。對於兩個白癡的話實在是不想理會。

這老者聽聞我這樣一說,頓時來了火氣,說道:";執迷不悟,貧道收了你。";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