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它們現在修爲太低,不適合出現在這個世界。

得到了林寒的承諾之後,小火蜂拍動着翅膀帶着林寒繼續前進。

大約走了一刻鐘的時間,小火蜂停了下來,開始在原地繞圈圈。

林寒驚喜的將火蜂收回到了自己的空間裏,縱身一鑽,又進入了地面。

經過一番尋找之後,果然,又找到了一大片的礦脈,這一次可不是剛纔那些細碎零散的小礦石,竟然是一座地下礦脈!

林寒激動若狂,再看看那些礦石的色澤,竟然都是紫色的礦石!

我的天!頂級礦石啊!

林寒哪裏還猶豫不決,催動靈力。將這些礦石全部都納入了自己的空間裏。 幸虧自己的空間足夠大,不然的話,怕是裝不下這整整一大條的礦脈啊!

這麼多的靈石應該夠了,林寒從地底出發,打算離開這片礦區。 大約在地底遊了將近一個多時辰,直到他撞了一層屏障,他才被迫離開了地下。

原來是那些大能怕有人私自攜帶礦石私逃設下的結界。

林寒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不過爲了不讓人發現自己身負這麼一大筆的資產,他尋了一處角落,閃身進入了空間裏。

他進入的是那整個世界都充滿寒冰之氣的空間,這原本是冰晶鳳凰的居所,但是現在已經不需要了。妖妖服下了自己的丹藥已經不懼怕炎熱了,那公母鳳凰也被自己留在了古獸族,所以這空間等於廢了。

不過它那冰天雪地的環境,倒是能夠很好掩蓋掉靈石的氣息。

心念一動,林寒將自己所得靈石悉數都隱藏在了冰川之下。伴隨着冰川將那些靈石礦覆蓋住,那靈石的氣息也被封住了不少。

辦完所有的事情林寒已經有些虛弱了,這樣的靈力耗損的來的太厲害,還是先出去吃些丹藥恢復恢復再說。

閃身離開了空間,林寒盤腿坐下,取出一瓶丹藥放在身旁,開始往嘴裏丟丹藥。

自己這嗑藥的速度都快要趕別人吃飯的速度了。

感覺失去的靈力一點一滴的充盈起來後,林寒才停止了嗑藥,將裝丹藥的葫蘆收入了自己的隨身空間之後。他想到了自己承諾過火蜂的事情。

反正一時半刻也是離不開這小鎮的,自己可以在這小鎮轉轉看,能不能弄到天蜜送給火蜂。

在小鎮的市集轉了一圈,林寒果然找到了一家兜售天蜜的小店。在店子門口饒了一下,林寒才發現這店主是真仙階品的。

林寒暗暗挑眉,有些意外。

“你們家的天蜜,怎麼賣?”林寒嘗試性的問了一下,看這個大叔長的一臉耿直老實的模樣,應該不是那種會敲詐的人才對。

“我們家的天蜜是不摻假純正的天蜂蜜,一罐,一塊青色靈石。”這個數字對林寒來說倒並不是什麼難題,可是自己這個天仙修爲,掏出了一塊青色靈石,那絕對是要命的存在。

思前想後,林寒取出了一枚丹藥,這枚是真仙階品的丹藥,是師傅之前怕自己遇到事情身沒有靈石會不方便,所以送給自己的丹藥,可以用來方便他當靈石使用。

“我這是真仙階品的衝玄丹,我看閣下好像已經是真仙巔峯的修爲了。只是苦於不能突破對不對?我這顆丹藥可以助閣下突破,你看看,這丹藥,能夠換你多少的天蜜?”林寒看出了對方的難處,再加以誘惑,不怕他不會將東西換給自己了。

男子也是沒有想到林寒竟然如此大方,一出手是真仙階品的丹藥。

從林寒的手裏接過了丹藥仔細的觀察了一遍之後,發現竟然真的是真仙階品的衝玄丹,他簡直興奮的快要跳起來了。

“你……你真的捨得用這個衝玄丹跟我交換?”男子還有些不太確定,再次跟林寒強調了一下。

“確定,能換你多少的天蜜,你估算一下。”林寒點點頭。

男子再看了看林寒,這少年雖然是天仙階品的修爲,但是隨手能夠拿出真仙階品的丹藥。怕只是這一身看似薄弱的修爲只是用來掩人耳目的,必定是使用了功法刻意壓低了自己的修爲。

這人不能得罪,思及此,男子指着自己面前的那十罐天蜜說道,“全部,衝玄丹無價,我只有這麼多天蜜,全部都給你。”其實這衝玄丹可不是隻有天蜜能交換到的,對於像他這樣的平民來說,想要弄到一顆丹藥都是奢侈的事情。保不齊你拿出了紫色的靈石,都不會有煉丹師願意拿出丹藥給你。

“那我不客氣了,謝謝老闆。祝老闆晉升成功。”林寒咧嘴一笑,前一步,打開了那密封的罐子,一股濃郁的靈氣撲面而來,的確是純正的天蜜。沒有像那天蜜靈果一般是摻了水分的。

“謝大師贈藥!謝大師贈藥!”那年男子激動的是老淚縱橫,連連道謝。

林寒揮了揮手,心念一動,將這些天蜜悉數納入了自己的空間裏。

看了看這時辰尚早,林寒問這個天蜜店的老闆要了一處房間休息,順便去空間裏犒賞犒賞那立功不小的火蜂。

這老闆已經將林寒當做了自己的恩人,自然是連忙幫林寒安排住處的,在天蜜店樓的小房間裏。

進了房間,林寒在這房間門口擺了一個陣法,他對結界是不怎麼懂,但是架不住他懂陣法啊!而且從老君那裏學了不少陣法,連天尊階品以的大能都能對付,爲了足夠的安全考慮,林寒自然是要先設下陣法,在進空間。省的危險來的太過突然,會讓自己有些措手不及。

準備好了一切之後,林寒這才放心的進入了空間。

“爸爸~”纔剛剛進入空間,一團白乎乎的物體迎面撲了過來,一把鑽進了林寒的懷裏。

“你們兩個也在啊。”林寒將那小傢伙拎了出來,放到了地,發現紫菜也在。

“哼!你都多久沒有理過我們了。”紫菜冷哼一聲,吧唧了一下嘴巴,繼續埋頭在啃那烤觸手。真是該死的美味好吃啊~喵~

“呃呃,這不是專程過來跟你們道歉了嗎?你們都過來,給你們看一樣東西。”這些小東西的唯一的共同點是都喜歡吃甜食。純正的天蜜是甜而不膩的,所以最適合他們吃了。

將自己放入隨身空間裏的十罐天蜜一股腦兒的取了出來擺在了他們的面前。幾個小傢伙先是愣了愣,反應過來之後,立馬撲了來一人抱住了一罐。

被白妖妖他們分走了四罐,還剩下了六罐林寒全部都給了火蜂。

“主子言出必行,以後還有這種尋寶的活計都告訴我們,用這個換好。”爲首的那隻火蜂衝林寒眯眼一笑,開口說了一句話。 “嗯?你能說話了?”不簡單,這些火蜂是深藏不露啊!

“其實都會說話,只是懶得說,說話太累了。 主子記得以後還有什麼尋寶的活計,記得找我們。”那些火蜂一擁而,直接將這六罐天蜜給帶走了,完全不給他們反應的機會。

林寒無奈一笑,虧大發了,本來是答應了給它們兩罐的,現在六罐都被帶走了。

不過也好,這火蜂蜜也是天才地寶,能夠多生產一些出來,是好事。

“這些摳門的火蜂,次我添了一下他們的蜂巢,他們出來揍我。”豆腐抱着一罐天蜜已經打開了密封,爪子伸進去挖了一口天蜜出來鬆進嘴裏吧唧吃着,還不忘跟林寒抱怨了一句。

“算了吧,你們之前在它們還沒有孵化的時候吃了它們的不少的火蜂蜜,以後想要天蜜跟我說,我給你們弄。”身爲煉丹師的好處實在太多,一顆丹藥能換這麼多的好東西,林寒似乎看到了發家致富之路。

“還是爸爸好!”豆腐聽到林寒的話,又是忍不住拍了一下馬屁。

其餘幾個壓根不敢去聽,尤其是白妖妖,翻了一個白眼,衝着林寒招了招手。

林寒走去,她讓林寒坐下。

林寒席地而坐,白妖妖靠了來,“這天蜜這麼吃太膩了,我又不是他們這些饞蟲,你幫我留着,以後每天給我泡一杯天蜜水喝。”白妖妖是唯一一個沒有直接吃天蜜的人,連小魚兒也已經動手開始吃天蜜了。

“好,都聽你的。”林寒點頭,對白妖妖的要求,林寒基本是無條件的答應。

“啊~好幸福啊……”白妖妖心滿意足的的閉雙眼,將林寒的腿當成了肉枕,靠在林寒的腿,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幸福感。

林寒無奈一笑,對白妖妖這樣的行爲盡顯無奈。

在空間裏陪了他們許久,直到空間外傳來了異動,林寒才依依不捨的離開空間,從裏面跑了出來。

天蜜店的樓下忽然聚集了許多人,林寒離開空間之後,走到了窗邊,低頭看了一下。

“剛纔有人說,林寒到你的店子裏來了,請讓他下來一下。”竟然是來找自己的?林寒更顯吃驚,仔細一看,才發現是安排自己加入隊伍的那個大長老。

“林寒?前輩在說什麼?晚輩不懂啊!”天蜜店的老闆完全不知對方在說什麼,顯得一臉無辜。

“休要睜着眼說瞎話!明明有人看到了他拿丹藥跟你做交換天蜜!你還讓他進了你的店子,怎聽不懂我在說什麼了!”那大長老極其不耐煩開口說道。

天蜜店的老闆暗叫一聲壞了,下意識的擡頭看了看那窗子,發現林寒正依靠在窗邊,一副看熱鬧的模樣在看着他們。他連忙衝着他擠眉弄眼一番,示意他趕緊躲起來。

林寒粲然一笑,果然耿直的人,衝着他這麼明目張膽的擡頭給自己使眼色,怕是個人都發現自己了。

“大長老找我所爲何事?”所有的人順着對方眼神望去,都發現了林寒的存在。現在是避無可避,只能以不變應萬變了。

林寒從容的開口,從樓一躍而下,穩穩的落在了他們的面前。

“大師不是要去挖礦爲何會跑到這裏來偷懶打發時間?”大長老直接質問林寒。

林寒一臉無辜,“你怎麼不去問問你孫女跟他的同伴是怎麼羞辱我的。他們嫌我是個無用的廢物,我這被氣的不輕,才選擇回來小鎮休息的。”林寒說的好不無辜,這也算是實話實說。

“你說謊!明明是你說要去更深一點的地方挖礦,我們不答應你,你才負氣一個人逃走的!”方翔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這世間竟然有如此無恥的人!

明明是他自己嫌棄他們,要離開他們的,怎麼成了他們羞辱他,他負氣離開呢?

林寒沒想到這小子也在,眼底閃過一抹吃驚。

“情況如何,我自會查明,還請大師賜藥,救救我的孫女。”大長老擡眼瞪了那方翔一眼,可始終放不下大長老的面子,開口對林寒用近乎命令的語調說了一句。

林寒大爲不爽,這哪裏是求人辦事的語氣?簡直像在跟孫子說話的口氣。

“我一小小天仙,何德何能能夠救你的孫女?”林寒雙手抱胸,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回答道。

“少年,我聽聞過你的事蹟,你是能夠越兩級修煉丹藥的存在,你若是不幫忙,算你是那煉丹學院的學生,我也同樣有辦法弄死你。”大長老的臉色蒙了一層陰霾,開口威嚇到。

“哦?是嗎?你聽到的傳言錯了,我哪裏能煉製真仙階品的丹藥,撐死只能煉製天仙的。”林寒臉不紅氣不喘的說謊。

“那日煉丹考覈我在現場!你這意思,是不願意救了?”對方的語氣聽起來隨時都要發飆的樣子。

“不然呢?”林寒聳了聳肩,反問一句。

“小子!找死!”對方殺心迸出,纔要對林寒動手。忽然,一道極強的光芒傳來,一下子擋在了林寒的面前。也化解了對方對他的攻擊。

林寒沒想到和老頭竟然真的敢對自己動手,不由怒了。

本來還抱着玩玩的心態,還是打算幫幫他的。

但是現在,別說幫忙了,是讓自己看着對方死,他也不會有一點的猶豫了。

“佘衣族大長老果然厲害,仗着自己這準聖的修爲便不將我煉丹學院放在眼裏了。你可知,這林寒不僅是我煉丹學院的弟子,更是我們煉丹學院藥皇太長老指名定姓要的人,你也敢對他下手!”一道略顯威嚴的女聲傳來,林寒愣了愣,反應過來之後,欣喜的擡頭望去。

“是霓裳師叔嗎?”有這樣的能力直接化解一個準聖大能的攻擊,他所熟知的人種,除了霓裳長老,沒有第二個。

“小子,沒想到真巧你也在這兒。”一道絕世身影隨之落下,出現在了林寒的身側。

這一聲霓裳長老,已經叫的所有人都有種驚懼的感覺。

霓裳,那可是煉丹學院出了名的女魔頭啊! 霓裳之名如雷貫耳,有傳聞,霓裳長老美貌非凡,從不以正面目示人是怕自己的美貌會驚豔到別人。 也有人傳聞,其實霓裳長老長相醜陋,怕嚇到人,所以才以輕紗遮面。增添自己的神祕感,總之對她的外貌衆說紛紜,但是沒有一個人會不知道霓裳長老護犢子的本性。她是活脫脫的一個女魔頭,誰敢得罪煉丹學院的人,只要被她知曉,終其一生都無法再從煉丹學院弄到一顆丹藥。

而現在,堂堂佘衣族的大長老竟然要拿林寒開涮,還好死不死被奉命出差的霓裳長老碰了一個正着,其結果可想而知了。

“霓裳長老誤會了我……我只是想求林寒小兄弟賜藥。並無不尊重煉丹師的想法。”那佘衣族大長老哪裏還站得穩,連身子都開始打顫了。直擔心這霓裳長老一動怒,自己這個小小的族羣日後再也得不到一顆煉丹學院的丹藥。

“誤會?大長老是以爲我同你一樣,年邁衰老連基本的視力跟聽力都散失了嗎?你那是求人的語氣和態度!若說是我遲來一步,怕是清聖子的好徒弟要葬命於此了!我的脾氣你是知曉,但是你可能還不知曉清聖子的脾氣。”清聖子平日裏看起來和藹可親,但實際是一個護犢子之人。誰人都知曉,這老小子竟然敢對清聖子最鍾愛的弟子動手,這不是找死又是什麼呢?

“清聖子……”那大長老這纔想起自己將林寒是清聖子徒弟的這茬事給忘了。

頓時臉色蒼白,整個人都不太好了。

低着頭,他噗通一聲,朝着他們跪了下來。

本以爲這次的挖礦沒有煉丹學院的人蔘與進來,沒曾想,竟然來了霓裳長老。這簡直是要命,還偏偏被她抓了一個正着。

雖說男兒膝下有黃金,但是這一跪若是能夠換來諒解也罷了,若是不能,怕是自己要成爲佘衣族的千古罪人。

“長老別跪,晚輩擔待不起。”林寒冷笑一聲,完全不買賬。

剛纔還嚷嚷着要殺死自己,現在跟自己下跪了。

“小兄弟,是我對不起你。我不該威脅恐嚇你的……但是請你看在一個長輩疼愛晚輩的心,救救我那可憐的孫女吧!她被暗黑族人所傷,現在生死未卜,只能靠丹藥救命。我知曉你能靈仙階品的丹藥,求求你,救救她!”大長老苦苦哀求林寒,祈求他能救自己的孫兒一面。

林寒的確是氣憤對方想要動手殺自己,但是關心則亂,他忽然聯想到了自己兒時重病時,父親抱着自己到處尋醫的場景。

內心浮一抹傷感,他深呼吸了一口氣。

自己這面子其實也已經挽回了,讓一個堂堂準聖跪在自己面前哀求自己,面子已經挽回了。至於人,看一看能不能救也沒有多大關係。

“小子,救不救你自己隨意,我不管。”霓裳看出了林寒眼底的猶豫,開口說了一句。

林寒反應過來,重重的點了點頭。

“你且帶我去看看。”先看看能不能治,能治治,不能治走,很簡單的事情。

大長老聽言驚喜萬分,連忙在前面帶路,讓林寒去救治自己的孫女。

矛盾化解,人羣也散開了。

“等等,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林寒在跟隨的人當看到了一個極其討厭的人,停下腳步,眉頭深鎖的說了一句。

“我……”方翔自然知道林寒在針對自己,臉色青一陣來紫一陣,他是沒有想到林寒的後臺竟然這麼大。而且還能煉製靈仙階品的丹藥。

在得知林寒身份的那一刻,他陷入了無的後悔。但是後悔又有什麼用呢?

“方翔!還不快走開!”大長老生怕林寒翻臉不救人,對方翔呵斥了一聲,讓方翔離開。

方翔無奈,暗暗咬牙,直接離開。

沒了礙眼的人,感覺走路都輕盈了許多。沒過多久,他們抵達了佘衣族暫住的那家旅館。

進了旅館,發現小小的旅館內聚集了很多人,不過從穿衣打扮來看,都是佘衣族的較多。

這次挖靈石礦的任務,光明族將責任劃分到了佘衣族和其它大大小小的五六個族羣。而實力最高的是佘衣族的大長老是準聖階品的。

在慢慢一間佘衣族人的注視下,林寒被大長老帶進了房間裏。

房間瀰漫着一絲絲的鬼氣這的確是暗黑族人的手法,林寒走到牀邊,看了一眼,才發現那淡淡的鬼氣是從林若茜的胸口散發出來的。

胸口被人戳出了一個大窟窿不算,還瀰漫着一絲絲的鬼氣,也莫怪林若茜連爬起來的本事都沒有了。

“嘖嘖,都成這樣了,直接準備後事吧!”跟在林寒身後進來的霓裳掃了病榻的林若茜一眼,幾乎是完全不帶任何同情的開口。“可惜了這副長相還不錯,若是送給無須子,指不定那老頭會有多高興呢。”

霓裳長老這般沒心沒肺的話語一出,在場的人臉色都變了變。

尤其是大長老,更是敢怒不敢言。

那無須子雖然是煉丹學院的長老,但是好色之名,馳名整片大陸。霓裳長老竟然說出如此話語,是個長輩都會生氣。

可無奈的是,自己這準聖三階的階品根本打不過霓裳這個準聖巔峯修爲的階品。

霓裳是隻差臨門一腳能踏入聖人階品了,不過從準聖到聖人,何其艱難,這大路,聖皇不多,聖人也沒有那麼多,能夠登峯成爲聖人階品的大能,大抵都是大家族的最長者。

“不一定。”林寒搖了搖頭,幸虧對方的修爲足夠低,不然的話,是有些難救。

“你有辦法?”連霓裳長老都說沒有救的人,林寒竟然有辦法?在場衆人都吃了一驚。

“有,不過需要你們迴避一下。”雖然傷勢過重,但勝在還有救。

“好!我們立刻出去。霓裳長老,請。”大長老連忙點頭,對霓裳長老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都這樣了還有救?

【竟然破四百章了,有種做夢般的感覺~~】 霓裳顯然不信邪,她看了看林寒,莫不是這小子空口說大話,安慰這老頭的吧!

“我不走,林寒是我師侄,他救人,我在旁邊看着無妨。你們可以走了。”她倒是好,林寒打算怎麼救這個丫頭。

“這……”大長老無言,這怎麼辦?說的很有道理啊!

“師叔留下吧!你們都出去。”畢竟是煉丹學院的長老,林寒也不好意思得罪。

林寒一發話,大長老立馬領着旁人離開了。

人一清場之後,林寒取出了自己的煉丹爐,不過身還缺少一些藥材,他將目光投向了霓裳長老。那小眼神看的霓裳長老升起一股不祥的念頭,“你小子逞能救人缺少藥材?”霓裳長老是何等精明的人,從林寒的眼底看出了意思。

“嗯,還缺幾味仙藥,如果師叔身有,能否贈之?”林寒咧嘴一笑,一聲師叔叫的霓裳長老無言以對。

“你且說說,還缺什麼藥材?”霓裳長老好整以暇的問道。

林寒將自己所稀缺的幾味藥材報了一下,唯獨缺了一份沒有。林寒皺眉,沒了的話,可制不成他所需要的丹藥。

“小子你要煉萬聖丹嗎?”神農雖然在閉關養傷,但是聽到林寒報出的那些仙藥知道林寒打算煉製一枚跟自己一樣的萬聖丹。

“你怎麼出來了?”林寒皺眉,不是讓他好好養傷嗎?

“乖乖~這是什麼丹靈?”看到神農的霓裳長老兩眼發亮,伸出手衝着神農勾了勾手指,神農身不由己的飛到了對方的手裏。

將神農放到鼻尖嗅了嗅,一雙美眸死死的盯着神農看了一遍,明明是煉丹學院長老的霓裳長老都沒有認出這是什麼丹靈。

“萬聖丹丹靈,長老不知嗎?”難道這世界沒有萬聖丹?

“萬聖丹!你是說,早已失傳的萬聖丹!”霓裳大駭,在聽到這個丹靈說出萬聖丹時,她已經足夠吃驚了。而林寒說這丹靈竟然是萬聖丹的丹靈,要知道,這萬聖丹是所有階品最難製成的丹藥,想要成丹難,想要成丹靈,那更是難如登天啊!林寒這小子竟然有萬聖丹的丹靈!

這太讓人匪夷所思了。

“啊?”林寒一臉懵逼,他還以爲這萬聖丹在這個世界應該很常見呢。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