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

道將行手臂一震,剛剛返回的酒葫蘆再次朝著龜山見人殺了過去。

「時空之矛!」

龜山見人大有一種一招鮮吃遍天的架勢,無論對付實力弱的,還是實力強的,都只有一招時空之矛。

時空之矛再次橫空而出,長矛鋒芒畢露,酒葫蘆氣勢滔天。

兩者碰撞,轟然爆發出的衝擊波,將周圍的人,無論血手幫的還是三幫的精銳都齊齊向後震退了好幾步。

若不是洪門和青幫的兩名古武高手及時返回,將杜天明和洪秀波兩人護住,恐怕他們兩個會直接被震飛了出去。

「暗勁後期!」

龜山見人與道將行接觸交手了下后,便是知道他的實力。

只是,若是其他的人還就真的不是道將行的對手,可偏偏,龜山見人已經成為了神忍!

何為神忍?就是比忍者之王還要高上許多的存在。而成為神忍的一個條件就是踏入化勁之境!

鮮婚厚愛,老婆別走 也就是說,現在道將行面對的是一個實力堪比化勁之境大能的神忍!

「嘿嘿,知道你道爺的厲害了吧!受死吧!」

道將行看到龜山見人這樣,以為對方怕了,忌憚了,身上戰意更加的狂暴,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風系:風龍咆哮!」

突然,龜山見人向後退了幾步,眼中的寒意更加的冷冽,雙手迅速掐印,只是這一次,他不再使用時空之矛,而是換成了風龍咆哮!

四周,不知道哪裡來的風,呼嘯著,聚集在了龜山見人的身旁。

他的周圍,形成一道澎湃的颶風,而他卻是在那個颶風的正中央,那樣子,像極了當初特萊斯的場景。

只是這兩種風的來源不一樣,特萊斯是自帶的風系屬性,而龜山見人則是利用的忍術!

對於忍術,至今夏國古武者也沒有弄明白他們是如何弄出來的。

古武者是激發自身的潛力,而忍者則更加類似於召喚者,通過口訣,手印來召喚出他們想要的力量。

「萬象歸春攬月手!」

道將行也不敢小覷,身體之中,道門的古武心法自動運轉,周身,衣服無風自起,道袍飄蕩,衣襟獵獵。

他在聚力,丹田之中的勁氣順著經脈遊走在全身。

「轟!」

道將行身軀一震,卻是他的頭頂轟然出現一道龐大的巴掌印。

鋪天蓋地,似乎都要將這地下密室給覆蓋。

一個掌印,一道颶風形成的長龍,兩者互相對峙著,四周的空氣都壓抑的厲害,彷彿下一秒,這裡都將會被摧毀的不留一片! “這人是什麼人?如此純粹的道家手段比起師父要高明的多得多啊!”

康惠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片刻後才反應反應過來,心中震驚地想到。

那人卻並沒有理會身後目瞪口呆的一幫人,而是看着慢慢消散的黑霧皺起了眉頭。

“奇怪,這是怎麼回事?雖然說我這一擊威力是很大,但是想要消滅眼前的鬼潮也不是那麼容易,反倒像是在我的符咒擊中這些鬼物前,它們的力量已經消散了許多,有些外強中乾?”

那人童顏鶴冠,身披一件道袍,手中輕搖着羽紗,正是之前感到貴族學校的女子。

“你是御鬼盟的人?”康惠打量了眼前的女子半天,疑聲問道。

那女子手中羽扇一頓,轉頭問道:“你認識我?”

康惠被那女子身上的強大氣勢一衝,呼吸一滯,心中不知爲何升起一絲寒意。

“怎麼可能?這女子究竟是什麼人?爲何有如此強大的氣勢?這股氣勢?恐怕就連蘭校長都比不了啊!如此強大的人物來貴族學校做什麼?”

康惠看着女子那雙似乎可以洞穿一切的眼睛,心中越發的震驚,但口中卻小心翼翼道:“我不認識前輩,但是我卻認識前輩身上的道袍!”

“道袍?”女子一愣,恍然笑道:“看樣子確實是我疏忽了!”

女子語氣一變,康惠感覺身上的壓力驟減,心中輕鬆了不少,但心中卻更爲惶恐。

因爲黃大師曾經說過,強大的御鬼士由於本身強大的精神力,在與人對話時,經常會不自覺影響別人的情緒。

如果不幸遇到了這類人,最好的辦法就是逃跑,逃得越遠越好,而眼前的女子顯然就是此類人。

正當康惠胡思亂想時,那女子卻看向那羣惶恐的學生,皺起了眉頭,問道:“這些普通人都是貴族學校的學生?”

康惠恭敬道:“是,前輩!這些都是貴族學校的學生!”

“胡鬧!鬼潮如此危險,怎麼可以讓這些普通人身處危險之中?蘭天他到底在想些什麼?”女子老怒道。

康惠身體一顫,嘴角溢出一絲血跡,心中越發的惶恐,尤其是對方對於蘭校長的稱呼更是讓她察覺出她的來頭不小。

“算了!想必這也和你無關,也是我孟浪了!這道符給你,你還是帶着他們快點離開這裏吧!”女子看着康惠嘴角的血跡,微微一愣,嘆息一聲,然後從海中掏出一張黃符扔到康惠的手中,幽幽地說道。

康惠擡頭望着女子,有些尷尬道:“前輩,我們也想離開這裏,但是這裏受到了輪迴碎片力量的籠罩,形成了恐怖的結界,恐怕我們.”

“哼!是擔心我給你的符破不開這結界麼?”女子冷哼一聲。

康惠將頭低了低,沒有說話,算是一種默認。

女子眼中光芒一閃,那道符瞬間飛起在空中點燃,一個一人高的圓形通道出現,而在圓形通道外面顯現的正是貴族學校的戈壁灘!

“空間通道?這種傳說中的手段,莫非你是。”

康惠震驚的叫道,但話還沒說完,那女子臉色一變,手中羽扇輕搖,一陣黑風憑空產生,卷着衆人向着通道中飛去。

當最後一名學生消失不見後,通道空間瞬間消失,那女子也猛然轉身看向身後。

“吼~”

青色火焰巨人看到人羣消失,仰天咆哮一聲,邁着大步向着女子奔來。

女子身體微弓,手中的羽扇變爲一把寶劍,寶劍上面七顆寶石像是星辰一般,閃爍着耀眼的光芒。

“哼!青之炎!鬼門關!還有剛纔怪異的感覺,就讓我諸葛第一用手中的七星劍測試一下剛纔到底是有人在搗鬼,還是我的錯覺吧!”

女子低聲自語一句,然後身體化作流光向着火焰巨人衝去。

與此同時,在另外一處無人知曉的空間中,一個紅衣靈體靜靜地飄浮在空中看着眼前巨大的龍捲風漸漸變小,消失,露出下方一個半裸這上身,身材胖胖的人影后,長長的出了口氣。

那人影倏然睜開眼睛,兩道黑色的閃電從他的眼中射出,在他面前的空間立刻劃出一道黑色裂縫,然後快速的消失。

“這就是強大麼?”

那人影看着舉在自己面前的拳頭,喃喃自語道,眼中閃過一絲悲傷。

但那絲悲傷轉瞬即逝,那人影輕喝一聲,在他半裸的上身驟然浮現出一條漆黑如墨的大龍。

龍目似電,攝人心魄;龍身如蟒,遍佈全身;龍頭威嚴,神鬼莫進,端是一條單單看到外貌就感到凶煞之氣撲面而來!

“不錯!比我想象的強大許多,沒想到這詛咒之子卻是是可以複製的!”

紅衣靈體慢慢降下,打量着那人身上龍紋圖案,微微點頭說道。

“高揚!我要爲雪莉報仇!”

那人影聽到紅衣靈體的聲音,猛然擡頭,爆喝一聲,同時快速地向前砸出一拳。

戰地戈戢 那人身上的龍紋圖案快速地遊走起來,一條黑龍張牙舞爪地向着紅衣靈體飛去。

紅衣靈體冷哼一聲,伸手想要擋住黑龍,卻在黑龍快要接近的身後臉色一變,快速退後兩步,側身躲過黑龍的攻擊,一個掌刀切在黑龍的七寸處。

黑龍發出一聲悲鳴,化作黑霧重新竄回那人的體內,那人一個悶哼,噴出一口血跡。

“郝大寶,我勸你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的好!雖然你現在強大了不少,但是想要殺我恐怕還不夠格!”高揚,也就是胡籽冷哼道。

郝大寶緊握拳頭,怒目瞪着胡籽片刻,深吸一口氣,身上的龍紋漸漸消失不見,寒聲道:“高揚,總有一天我會爲雪莉報仇的!”

胡籽眼中閃過一絲憂傷,但很快冷聲迴應道:“等你變得真正強大再說吧!現在的你說要殺了我,只會讓我覺得可笑,還有我在說一遍,我不是高揚,我叫胡籽!”

“我一定會殺了你!”郝大寶怒聲又重複了一遍,但是胡籽卻並不再理會郝大寶,而是將目光投向另一處。

另一處,一個白髮蒼蒼,臉上乾瘦,眼眶烏黑的老者看到胡籽望來,連忙道:“胡籽,你讓我做的事情我都做完了,可以放我走了吧?” 道將行身後受傷的兩名青幫洪門的古武高手看到這一幕,眼中滿是震撼。

他們都知道道將行的身手不弱,可是也沒有想到會這麼的強。

尤其是道將行頭頂懸浮著的那張大掌印,其中蘊藏著各種各樣的景象,看起來異常的嚇人。

萬象歸春,世間萬象都包含在其中,聲勢浩大,威力無窮。

同樣的,龜山見人身後的那條風系長龍也不甘示弱。

狂風呼嘯,長龍怒吼,尤其是在面對道將行的時候,更加是幾乎將所有的怒火都傾瀉在了他頭頂的掌印之上。

「風龍出!」

龜山見人一指點出,身後盤旋著的風龍長吟一聲,滾滾狂風有如浪潮,朝著道將行等人殺了過去。

「萬象歸春攬月手,鎮壓!」

道將行面不改色,氣定神閑,古武心法運轉,操控頭頂懸浮的巨大掌印朝著前方的風龍鎮壓而去。

萬象歸春,萬事萬物都擰成一股力量,加持在了掌印之上,向著風龍拍擊而去。

從掌印攜帶的力量來看,若是被拍中,恐怕風龍會直接奔散。

只是,道將行低估了龜山見人的實力了!

當萬象歸春攬月手觸碰到咆哮的風龍以後,兩者激烈的爭鬥到了一起。

風龍激烈的盤旋,龍爪無情地朝著攬月手抓了過去,好似要將他捏碎在龍爪之下。

可是攬月手同樣不甘示弱,手掌大張,彷彿要將咆哮的風龍握在掌心之中震碎。

兩者僵持,很快便是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嘭!」

一聲爆響傳來,卻是風龍將萬象歸春攬月手給破碎了。

「噗!」

萬象歸春攬月手被迫,道將行遭到了反噬。

體內氣血翻湧,他鎮壓不住,胸中一悶,一口逆血噴了出來。

「你是化勁之境!」

道將行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眼中充滿了忌憚,盯著面前的龜山見人,道。

「呵呵,算是吧!」

龜山見人撣了撣身上的衣服,很是傲氣地說道。

「杜天明,快,聯繫然哥,這裡有個高手,除了他來,我們撐不住!」

道將行當機立斷,對著身後的杜天明說道。

「好!」

連道將行都這麼說了,杜天明哪裡敢猶豫,點了點頭,立刻拿出手機便是撥打了秦穆然的電話。

此時,秦穆然正坐在龍鱗之中,等待著前方傳來的消息。

突然,他的手機響了。

拿起來一看,竟然是杜天明打過來的,沒有猶豫,摁下了接聽鍵。

「天明,情況如何?」

秦穆然問道。

「然哥,大事不好,小道和我們帶來的古武高手都受傷了。」

電話那邊的杜天明有些焦急。

「受傷了?怎麼回事?」

秦穆然聽到杜天明這話,眉頭一皺,臉色頓時陰沉了起來。

「小道說有化勁高手,要你敢過來!」

杜天明說道。

「化勁?怎麼可能!」

秦穆然聽到這話,立刻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他的臉上滿是意外。

因為,在許子顏的情報之中,並沒有提到血手幫還擁有化勁大能!

難怪小道和他們兩個都受傷了,化勁出手,能夠不死,已經是萬幸了。

「你讓小道撐住,我這就趕過來!」

秦穆然知道情況的嚴峻,也不敢有一絲的懈怠,說了句后,便是掛斷了電話。

正巧此時劉嘯走了進來,看到秦穆然要出去,連忙問道:「然哥,你要去哪裡?」

「血手幫出事了,有高手在,我要趕過去,要不然,今天他們就全都要沒了!」

秦穆然來不及解釋,丟了一句后,便是急匆匆地離開了。

一路上,秦穆然沒有選擇開車,而是運轉勁氣,一步踏出,橫空而去。

「想要喊外援?就要看你能不能活到那個時候了!」

龜山見人看他們喊外援並沒有阻止,因為在他的眼中,喊再多的外援,在自己這個神忍面前都是徒勞無功的,結局也都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今天,你們都要死在這裡!」

突然,龜山見人的氣勢越發的狂暴,肅殺的寒意瀰漫開來,向著道將行等人籠罩了過去。

「向後退!保護好你們的少幫主!」

道將行將眾人攔在了身後,焦急道。

「少幫主,快走!」

兩名青幫洪門的古武高手也是目光中閃過一抹堅定,他們知道,對方是化勁大能,想要從他們的手下逃走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現在,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量讓兩位少幫主逃走。

他們若是出事了,那中海真的會發生大地震的。

「好!一定要活下來!」

杜天明也知道這個時候不是矯情的時候,而且秦穆然已經向這裡趕了過來,只要拖延一會兒,他們就都能夠活下去。

「想走!門都沒有!」

龜山見人冷笑一聲,一步向前踏出逼近。

「吃我一招!」

青幫的那名古武高手手臂上還流著血,但是他這個時候,卻不得不咬牙上前與龜山見人生死搏鬥。

潛規則 哪怕明知道是死,但是為了保護杜天明,他也要上!

「哼!手下敗將!受死吧!」

龜山見人不屑地笑了一下,隨後氣勢滾滾,雙手捏印,迅速掐訣,在空中變化。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