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寒的身份不一般,你以後註定會辛苦,註定要面對的事情會多些。」

傅英蘊絮絮叨叨的說道,每句話都透出濃濃的不舍。

「我會的。」

「爸爸,你放心,我會照顧好南初。」

「未來我們有時間會到M國看你。」

陸司寒再三承諾道。

姜南初的目光四處搜尋,發現一抹孤獨的背影站在陽台處抽煙。

所有人的狂歡都與他格格不入。

「司寒,你能不能等我一會兒,我有一件東西想要交給雲暮。」

「嗯。」

拖著長長的裙擺,南初來到陽台處。

雲暮的容貌太出眾,這次參加婚禮他喬裝打扮,粘上兩撇小鬍子,看起來格外滑稽。

「陽颱風大,出來也不怕感冒。」

「來,披上外套。」

雲暮直接將西服外套脫下,想要蓋在南初身上,然而她後退一步。

「我似乎仍然沒有轉換過來,你已經嫁做人婦。」

「對你造成困擾,我很抱歉。」

「沒關係,這次過來是有件東西想要還你。」

「雲暮,我把玉佩還給你,未來你一定能遇到珍惜它的女孩。」

姜南初拿出翠綠的玉佩,交到雲暮手中。

這是他母親的遺物,太珍貴,是她配不上。

「我說過不止一遍,我送出去的東西,沒有收回來的道理。」

「我在寺廟救過你,你在婚禮時送上婚紗,我們的恩情已經還清。」

雲暮注視著南初,最後緩緩從她手中接過玉佩。

下一秒,玉佩成為拋物線直接被扔出去。

「你做什麼!」

「我送出去的東西,不是你說還就能還的。」

雲暮冷著臉,轉身進入會客廳。

他此刻多麼希望他的心能像玉佩一樣丟出去遠遠的,這樣他也不用再難過。

錦都酒店門口一位妙齡少女路過。

「哎呦喂!」

「是誰辣么沒有公德心,亂丟石頭!」

少女揉了揉頭,轉身就要離開,結果發現腳下一塊綠油油的玉佩。

她二話不說撿起來。

「天降之財?」

「既然你認定我是主人,我就勉為其難的收下吧。」

宴會廳內,南初望著雲暮將玉佩丟出去的方向,即使心疼又可惜。

等到未來他重新遇到喜歡的女孩子,就會後悔今天的所作所為。

姜南初不想未來雲暮留有遺憾,準備下樓撿玉佩,但盛雲帆匆匆追過來。

「三嫂,堂哥醉的不清,你快去照顧照顧他吧。」

「怎麼會這樣,他在哪裡,又喝了多少?」

「不是結婚高興嗎,堂哥喝了三四瓶紅酒,受不住也是應該的。」

姜南初要去撿玉佩的心思,立刻轉移到陸司寒身上。

陸司寒臉頰微紅,正靠在沙發閉目養神。

姜南初立刻上前扶起他。

「司寒,是不是不舒服?」

「我們現在就回家,我去煮醒酒湯。」

南初和盛雲帆一同扶陸司寒下樓,宴會廳眾人都等著陸司寒敬酒,但他身體不適,誰敢阻攔?

勞斯萊斯車廂內,沈承開車,送兩人前往別墅。

「別人結婚都是可樂紅酒摻著喝,就你實誠全部都紅酒,現在知道難受了吧。」

姜南初無奈中又隱含著心疼。

總裁的祕製小嬌妻 沈承坐在駕駛位,淡笑不語。

先生千杯不醉,此刻不過演戲而已。 江素素聽到這話瞬然笑了,笑着說道:“呵呵,我就算了吧~再怎麼說,我也算半個情敵好吧~你就代表我陪着夢妍姐回去就好了!”

小八聽後點頭笑了笑,道:“呵呵,那好吧!”

說完轉身坐上了那輛黑色的豪車,揚長而去….

留下的江素素,望着小八離去的背影,慢慢地笑了….

回到了學校,蘇夢妍樓下。

“什麼?你錢湊足了?這麼快,你怎麼做到的?!”蘇夢妍吃驚的看着小八。

小八見狀,輕輕一笑,道:“呵呵,你別管我怎麼做到了。反正沒有傷天害理,你母親的病最重要!拿去吧!密碼六個零。”

小八說着,一張綠色的銀行卡遞到了蘇夢妍的手中。

蘇夢妍看着手裏那張綠色的銀行卡,愣了愣,道:“你跟素素家借的是嗎?這,這錢我不能要…”

蘇夢妍說着,將那卡又塞回到了小八的手上,接着說道:“有些事情,你可能不清楚。我蘇夢妍在有些地方已經對不起她了,所以,我不能再接受她的幫助….”

小八一時不答。

過了一會兒,小八吸了一口氣,說道:“呼~我都知道了…”

這時,蘇夢妍一下子愣住了。

“你,你都知道什麼了?”蘇夢妍呆愣的說道。

小八見到蘇夢妍那吃驚的樣子,輕輕一笑,說道:“呼~反正呢,這錢跟你沒什麼聯繫。不我管跟誰借的,都是我去借的!而你,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拿着這張卡快點去給你媽媽治病。這纔是最主要的,不是嗎?”

蘇夢妍聽後,愣住了….

隨後,她眉頭一皺,咬了咬嘴脣,猶豫了一下,說道:“好!小八,這錢以後我會想辦法還你的!”

小八聽後,輕輕一笑,微微的點了點頭…

學校大門。

蘇夢妍揹着揹包從宿舍樓裏走出,直奔這邊而來。

已經慢慢到大門口了。

小八微微一笑從角落裏走了出來。

蘇夢妍一下子停住了腳步,赫然發現了小八的身影,有些呆住了。

“小八?你,你這是….”

蘇夢妍疑惑的說着,見這時小八神祕一笑,道:“我陪你!”

蘇夢妍聽後,轉愣爲喜,笑着走出了大門外….

兩人踏上了去蘇夢妍家裏的路程。

攔了一輛出租車,兩人坐在上面,一路上都沒有說話。

但是兩人卻都是心照不宣的微微笑着。

小八因爲要去見蘇夢妍的家長而笑,而蘇夢妍因爲小八的陪伴而笑。

小八的存在,給了他無盡的安全感….

車子急速的馳騁。

蘇夢妍的家就在本市,小八本以爲會很近,至少也應該會是市區裏。沒想到,車子一點點的開往了郊區!

在一棟民房前停了下來。

“夢,夢妍,這是你家?你爸爸不是雜誌社主編,你媽媽不是教師嗎?”

小八站在屋中,環顧四周,滿是詫異的說道。

蘇夢妍聽了只是微笑,沒有說話。

蘇夢妍收拾完畢後,兩人又搭乘了出租車奔向了醫院。

下了車,站在醫院門口。

蘇夢妍停下了腳步。

“走啊?發什麼愣啊?”小八疑惑的說道。

蘇夢妍猶豫着,這時慢慢地擡起了頭。

“小八,我媽媽是個好強的人,如果她問起了,答應我,無論如何都要說,是你借給我的!”蘇夢妍目光嚴肅的說道。

小八見狀,先是一愣,然後慢慢地點了點頭….

自己的心思,蘇夢妍真的是一清二楚。雖然之前自己答應了要接受她的償還,但是蘇夢妍還是看出來了,她知道自己知道她還不起,爲了讓她接受,自己才撒謊答應了他。

沒想到還是被蘇夢妍看出來了。

當務之急,還是治病最重要。小八隻能答應蘇夢妍,接受她的償還。

接着,兩人跨步走進了醫院。

沒有去直接病房,而是相繼去了專科診室以及繳費處,率先簽了腎移植手術的協議和交了錢後才走了過去。

上到三樓,站在病房門口,推門走了進去。

“哎?夢妍你怎麼回來了?”

白色的病牀,牀上躺着一箇中年婦人在閉着眼昏昏沉睡。陪在他身邊一個稍稍年輕的女人看到了率先露頭的蘇夢妍,驚異的說道。

蘇夢妍不答,慢慢地走了進去,小八緊跟在後。

“姨媽,我媽怎麼樣了?”

蘇夢妍沉聲說着,看向了那病牀上的女人。

“哎…情況不太好,醫生說再不換腎,就….”

那女人說着,漸漸抹起了眼淚。

暮然間,那女人發現了小八。疑惑的看了小八一眼,指着他,看向蘇夢妍道:“夢妍,這位是?”

蘇夢妍聽後看了小八一眼,說道:“他叫小八,是我的朋友….”

“哦~小八啊~”那女人喃喃說着,上下打量着小八,點了點頭。

暮然,門一下子又被推開了。

“六牀,明天下午三點準備手術!”

推門的是一個穿着粉色衣服的護士,那護士說完,又帶上門就出去了。

那女人聽了一臉的茫然,一臉不相信的看了看病牀的牀號,這才相信了自己的耳朵。真的是在說自己這邊。

大娘子萬福 “哎?不對啊!”

那女人自語一聲,就要起身出去詢問。

“哎,姨媽!”

這時蘇夢妍叫了一聲,擋在她面前攔下了她。

“夢,夢妍,你這是?攔我做什麼?我得出去問問,是怎麼回事啊~”

蘇夢妍聽了微微的笑了笑,說道:“姨媽,不用問了。手術的錢,已經夠了。”

“什麼?!夠了?!怎麼可能?!”

那女人驚叫一聲,惹來了周圍無數人的鄙夷。

接着那女人又低聲說道:“夢妍,那可是三十多萬啊!你去哪兒找了那麼多錢?”

蘇夢妍微微的笑了笑,說道:“是這位朋友借我的,他家是做生意的,不缺錢。以後慢慢還就是了….”

聽到這兒,那女人直接是驚了。又急忙上下打量起來小八,滿臉不敢相信的樣子。

小八見狀,微微一笑,道:“阿姨,不要誤會!我沒有要求夢妍跟我做什麼。我只是他的同桌而已,不要誤會~”

聽到這話,那女人才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晚上。

“好了,夢妍,這兒就交給我吧!小八是客人,不能讓他在這兒熬着,你和他回去吧~”

蘇夢妍的姨媽輕聲說着,說完又看向了躺在牀上的蘇夢妍媽媽。

“可是…”

“好了,沒什麼可是的了。白天人多,姨媽睡過了。你就放心吧哈…”

聽到這話,蘇夢妍最終纔是猶豫的點了點頭。

看了坐在身旁的小八一眼,就領着他走了出去。

車子緩緩地停在了蘇夢妍家門口。

先前看着是這種民居,小八隻是驚訝去了並沒有觀看房子周邊的環境。這時候,下車才漸漸發現了這兒的端疑。

蘇夢妍在前,兩人走進了屋內。

“就一張牀,湊一起睡吧….”

蘇夢妍伸展着被子,嘆着氣說着。

小八眉頭緊皺,說道:“怎麼會這樣?你爸爸呢?”

這時,江素素停止了手上的動作,慢慢地說道:“之前沒有告訴你,其實我爸媽早在三年前就離婚了。”

聽到這話,小八頓時愣了。這一瞬間讓他想到了蘇夢妍的奶奶。

那天陪着蘇夢妍去鄉下,他奶奶的意思是他們一家已經好久沒有一起回來過了。

原來是這個原因。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