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澄姐姐……雨澄姐姐,救我!”

掃視四周,什麼都沒看見,那聲音是從哪來的?

而且還叫我姐姐,我不記得我有過什麼妹妹呀。

十七湊過來小聲說道:“你是不是以前殺過哪個小女孩,現在來找你報仇了?”

我颳了他一眼,罵道:“胡說……”

十七臉色瞬間陰沉下來,說道:“白靈!”

白靈?白靈是什麼,上次聽小白說過白靈域,小白應該是白靈域的少主,但到底什麼是白靈?

而且……爲什麼突然會出現白靈呢?

蔚軒緊皺着眉說道:“不對……這裏的白靈有問題。跟一般白靈不同。”

十七皺着眉頭認真的說道:“二十隻白靈,一人對付十隻。”

蔚軒點了點頭,說道:“看來只能解決掉這裏的所有白靈,灰霧才能散,我們才能離開這個地方。”

第一次看到十七這麼嚴肅,看了比較麻煩。

我趕緊畫了幾張火符,關鍵時候還能派上用場。

剛畫完第八張火符,就有十道身影閃到我們面前。

十七和蔚軒對視了一眼,十七立即拿出他的鐵棍,說道:“這十個就是我的了。”

然後朝那十隻白靈衝去。

那十隻白靈在與十七過了幾招後便跑了,十七則追了上去。

隨後又出現了十隻白靈,對着蔚軒衝來。

蔚軒拿出長劍一次殺一隻白靈。

在十隻白靈只剩三隻時,那三隻白靈互看了一眼,然後轉頭就跑。

蔚軒看了我一眼,說道:“在這等我,不要亂跑,我解決了就回來。”

我點了點頭。

既然只有解決了所有白靈才能讓灰霧消散,那一個也不能放過。

好不容易二十隻白靈都聚在一起,如果不抓住這個機會趕緊解決,等那些白靈分散在灰霧中後就更難解決了。

等下……爲什麼那些白靈要全部聚在一起對付我們?

現在有灰霧爲他們做掩護,分散開來不是對他們更有利嗎?

“不對,中了調虎離山之記……”

小聲嘀咕了一句,趕緊拿出火符,警惕的看着四周。

那些白靈的目標應該是我,這裏的白靈個數絕對不只二十個。

至於蔚軒和十七爲什麼只感應到了二十隻,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現在我的處境很危險。

“出來……不是想抓我嗎?”

剛說完就有一道人影閃到我面前。

我趕緊發動火符,讓他遠離我,然後我便撒腿就跑。

剛跑沒兩步,那隻白靈就閃到我面前。

我立即停下腳步,眉頭緊擰,這隻白靈絕對不簡單,他的速度實在太快。

根本跑不出他的手掌,憑現在的我更不可能打贏他。

現在也只能儘量拖延時間,等蔚軒和小七回來。

“爲什麼要抓我?”

他沒有回答,閃到我面前,我趕緊用火符讓他退了回去。

只要我有火符,就可以讓他接近不了我。

誰知他的速度快到離譜,眨眼瞬間他就閃到了我的背後。

伸出手準備用手掌砍暈我。

我根本就沒有時間反應。

突然幾隻彩色羽毛飛向那隻白靈。

那隻白靈趕緊躲開,幾隻彩色羽毛直直的插在了地上。

我乘機對那隻白靈發動火符,把他的袖子燒爛一大塊。

他憤怒的看着旁邊,冷聲道:“這麼小的年紀就學會胳膊肘往外拐了?”

只聽見一個嬌嫩的女孩聲音迴應道:“雨澄姐姐怎麼算外人呢!”

就是這個聲音,剛纔在下車時聽到的聲音也是這個。

我趕緊把頭扭向那邊,只看見一位十三四歲的小女孩從灰霧裏走出來。

這時我更加疑惑了,我壓根就不認識這個女孩,她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而且還叫的那麼親熱,還幫我。

那個小女孩走到我身邊,笑了下,問道:“雨澄姐姐,你沒事吧?”

我搖了搖頭說道:“沒事,你是怎麼認識我的?”

我剛問完,那隻白靈就朝我衝來。

邊跑邊怒吼道:“既然你要救她,那也就不留你了。” 我剛問完,那隻白靈就朝我衝來。

邊跑邊怒吼道:“既然你要救她,那也就不留你了。”

我立刻朝那隻白靈發動火符,他則趕緊閃到我的另一邊。

那個小女孩的速度也是快的沒話說,不知何時閃到了我與那隻白靈之間。

然後朝那中只白靈甩出幾隻彩色羽毛。

轉身立即拉住我就跑。

“雨澄姐姐,快點跑,他太厲害,我也打不過,而且他們找你已經找了很多年了。”

整個人一驚,找了很多年?

到底找我幹什麼。難道也是因爲蔚軒口中的那個?

對於他們所說的那個,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他們也好像不準備告訴我。

既然這樣,那我就等到他們想告訴我的時候再告訴我。

我現在還是太弱,既然都想抓我,那我就不得不變強。

因爲……抓我的人一個比一個不簡單,特別是那個面具老人。

想到着,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希望那個面具不要是姥姥,只有我有力量了才能更快的知道真相。

小女孩腳步突然一頓,這時才發現,那隻白靈已經閃到了我們前面。

如果只是小女孩一個人跑,肯定不會被追上,但小女孩現在帶着我。

我說道:“你應該是被強制性帶來的吧,不用管我,你快趁現在他在抓我。快點逃。”

剛來就聽見小女孩在叫救命,她肯定是被這幫白靈抓了。

我不想因爲自己連累一位這麼小的小的小女孩。

小女孩回頭說道:“雨澄姐姐,是我帶他們找到你的,所以現在不能扔下你不管,不然媽媽會罵我的。”

我一愣。什麼?爲什麼帶他們來找到了我又要阻止他們抓我。

還有,這個小女孩到底是誰?

她到底是好是壞,可是她看上去那麼單純。

來不及想明白這些,那隻白靈已經朝我們衝來。

由於條件反射,我和小女孩同時發動攻擊。

火符中的火和她的彩色羽毛碰到了一起。

本來想着她的羽毛會被火融化。可沒想到,那幾只羽毛竟然變成帶火的羽毛。

驚訝的看着面前這一幕。

小女孩笑着說道:“我的七彩羽很結實的,這種火還不至於融化。”

記得那天火符中的火連展葉的銀針都瞬間融化了。

她這羽毛的確結實。

之後的每次攻擊我們兩個人都會配合。

因爲帶火的羽毛攻擊力還是提高不少,就算射不中,只要那隻羽毛在白靈附近,羽毛上的火都會把白靈燙傷。

由於我與小女孩都是遠程攻擊類型,所以那隻白靈跟本無法靠近我們。

在與他糾纏了一會後,那隻白靈明顯不耐煩了。

憤怒的瞪着小女孩,面目顯得有些扭曲。

“既然這樣,那就先解決掉你。”

那隻白靈剛吼完,就朝小女孩衝來。

跟前面一樣,我和小女孩一起,快速的發動攻擊。

可是沒想到那隻白靈突然停下腳步,全身冒着灰氣。

那些灰氣在他面前形成了一大隻拳頭。

直直的朝小女孩錘來。

“本來覺得你還有點價值,想留着你,既然你一直妨礙我抓她,那就留不得你了。”

看到那拳頭,小女孩臉色大變。

甩出去的彩色羽毛根本無法對付,火符更加對付不了。

我趕緊朝女孩跑過去,想推開她,但那灰色拳頭速度太快,我剛跑半步,那隻灰色拳頭就錘在了小女孩所站着的地方。

“轟隆……”

感覺大地都顫了下。

看這那裏煙霧繚繞,整個人瞬間傻了。

看不清煙霧裏的情況,但可以想象。不管是誰被威力那麼大的拳頭打中就算不死也是重傷。

沒想到那隻白靈會對一個小女孩下這麼狠的手。

我趕緊往煙霧裏跑去,沒想到自己會需要一個小女孩來保護。

我剛一靠近煙霧,就看見裏面有兩個人影竄出來。

是十七,一臉笑嘻嘻的抱着小女孩從煙霧中跳了出來。

小女孩正瞪着圓溜溜的大眼睛注視着十七,好像對十七感到很好奇的樣子。

看見小女孩平安。我整個人都輕鬆許多。

“十七……”

我大叫了一聲,他一臉得瑟的對我吼道:“看我英雄救美,帥不。”

我趕緊用力的點着頭,還好他能及時趕到。

不過,蔚軒怎麼還沒到。

剛這樣想。就看見慢慢消散的煙霧中出現了一道熟悉的人影。

是蔚軒,他正與那隻白靈僵持着。

沒有管一旁的十七和小女孩,趕緊拿走火符,跑到蔚軒和白靈旁邊,發動。

白靈趕緊鬆開蔚軒,後退兩步,轉身就跑。

蔚軒見勢,揮舞長劍,一道劍氣斬到白靈後背上,留下一條大血痕。

但沒有致命。蔚軒也沒有再繼續追。

那隻白靈剛走,四周的灰霧全部散開。

來到十七和小女孩身邊,仔細看了下小女孩的模樣。

很是可愛,眼睛大大的,齊劉海,剪的娃娃頭,頭髮上挑染了兩縷顏色。

剛看了沒幾眼,小女孩就問道:“雨澄姐姐,這位哥哥叫什麼?”

十七一臉茫然的指着自己,說道:“你問我?”

小女孩瞪着大眼睛看着十七點了點頭。

“他叫鄭十七,而這位呢,叫蔚軒。”

我介紹了一下後,小女孩在嘴裏唸叨了幾下他們的名字。

“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你是怎麼認識我的?”

小女孩眼睛眨巴眨巴了幾小,高興的說道:“雲離。叫我阿離,我喜歡別人這樣叫我,而且幾年前我就認識雨澄姐姐呀,因爲雨澄姐姐救過我。”

救人?還是這麼可愛的小姑娘,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

從小到大好像只救過一個七彩小鳥。特別漂亮,當時特別喜歡。

就在那隻鳥傷好後不久就失蹤了,當時我還哭了的。

“我怎麼不記得有救過你?”

小女孩笑了下,說道:“我記得。”

“你不是普通人吧,而且……年齡遠遠不只看上去這麼小。”

聽見蔚軒突然這樣說。我瞬間就呆住了。

面前這位小女孩不是普通人,這點不用質疑。

但後面那句,我就有點不能接受了。

小女孩看着蔚軒,嘟着嘴,說道:“我的樣貌是會變的。這要看在什麼樣的環境下。”

剛說完,小女孩就消失在原地,面前多出了一隻七色鳥。

蔚軒聲音低沉的說道:“果然……”

看了七色鳥幾眼,整個人瞬間就驚住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