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仁絲血的情況下,被沙皇打死,但是在最後一刻,泰坦的平A已經出手了!

出手的平A即使死亡,泰坦手中的鐵錨依然是砸中了沙皇!

“叮!”

定住了零點五秒!

也就是這一勾再加一定的時間,讓女警打出了三下平A!

並且附帶一搶暴擊!

半血沒了!

傷害太高了!

但是女警的血量也只有三分鐘之一,吳大秀憤怒的朝着女警放置沙兵,猛戳!

林天面色平靜,E位移!正中沙皇,暴擊!

只剩三分之一的血量了!

沙皇還沒近身就已經快殘血了,但是此刻女警沒有了位移,終於可以戳到了。

沙兵的傷害賊賊高,戳着女警身上十分的疼,兩人互相攻擊,血量都在下降。

“女警要跟沙皇拼嗎?不可以啊,女警拼不過的。”有LTA戰隊的粉絲焦急的說道。

“是啊,這要拼的話,女警要陣亡,對面有機會反一波。”

此時豬女人馬等人還有十秒的復活時間,忘塵心跳的好快,目光死死盯着畫面!

就在沙皇和女警都殘血的時候,發條和風女加速終於趕來!

吳大秀雙眼通紅,看着女警的血量,只需要最後一個沙兵的傷害……

可是!

“不!”吳大秀絕望的怒吼着!

風女衝了過來,瘋狂按E技能,在最大距離上給出E護盾,發條也是在最遠距離上給女警套上了護盾!

兩層護盾讓沙兵的傷害完全抵消!

女警擡手就是一槍!

“砰!”

暴擊!

沙皇倒地!

“啊!啊!基地!基地!”吳建和謝華都快激動的瘋看,即使自己沒有多少傷害,瘋狂的點着基地!

因爲豬女還有五秒鐘復活!

林天的女警血量已經不多了,女警飛快的開始點基地!

醫女鳳華 觀衆們沸騰了,吶喊着,歡呼着!要翻盤啊!

“LTA!LTA!LTA!”甚至有人已經提前開始祝賀了,不過這僅僅是第四局比賽!

但是還沒有人能在KG戰隊落後兩局的情況下扳回兩局,打成平手!

LTA戰隊是個充滿奇蹟的戰隊!

林天目光凌然,操縱着女警,做着最後的衝鋒,什麼也不管,什麼也不顧,只是點基地!

因爲他相信有隊友爲他擋住一切!

基地剩下一半的血,豬女復活!

忘塵不顧一切的衝出去,但是風女的吹風早就準備好了,將他在還沒出泉水就吹到了天上。

女警繼續點基地!

豬女再衝,發條扔出球體減速!

風女扔出W減速!

女警還在點基地!

沒有閃現的豬女簡直是苦不堪言,開啓Q衝鋒已經被風女打斷了,現在只能走過去,眼睜睜的看着女警一槍一槍的點着基地!

沒機會了……

女警站在安全的位置,依然在點基地!

人馬復活的時候,憤怒的加速衝過去,基地只剩下一絲血了!

這時女警突然一個E技能,反向E,拉開了距離!幾乎快要衝到泉水了!

猛然的拉開位置讓人馬一愣,隨後便看着女警一槍出手,打在基地上!

脆弱的基地終於完成了他的使命!

幫助LTA戰隊拖到了決勝局!

“砰!”

基地爆炸!

LTA戰隊扳成二比二平局!

目標編號004 – Ab小說網隨時期待您的回來 KG上單還在瘋狂的點着鼠標了,還想讓人馬再次移動,忘塵面如死灰,無奈的搖搖頭。

吳大秀雙眼通紅,沙皇被女警壓了一整場,實在是氣人!

錘石更是惱怒,他原以爲這個人只是打輔助厲害,沒想到打ADC也是這麼的兇殘!讓他心中更加不服,但是看着女警那華麗的操作,他又生出一股無力感!

逆天透視眼 基地爆炸的那一刻,林天目光恢復淡然,輕輕的呼出一口氣,摘下耳機,神情有些疲憊。

“走吧。”林天淡淡的說,似乎是沒有發現吳建,謝華,郭仁,趙玉波四個人那崇拜又激動的眼神。

“天哥,你真的是……太叼了!”吳家掩飾不住心中的激動!

“我去,天哥,牛逼啊!帶我飛啊!”謝華興奮的說。

“這還怕個啥,決勝局幹翻他們!”

林天額頭三條黑線:“別扯淡。”轉身就回了休息室,謝華四個人也趕緊跟着。

馬上第五局的決勝局,必須要補充體力!

神秘讓我強大 臺下的觀衆早就沸騰了!

這次的決賽真的是一波三折,先是LAT戰隊的輔助林天被禁賽兩場,不能上,接着又是LTA戰隊四打五連輸兩局,本來以爲是輸定了的局面,沒想到被林天一個人挽救了。

在林天第三局歸來後,又是出人意料的打ADC,在一片質疑聲中,林天兩場一場用小炮,一場用女警,證明了自己!

那瘋狂兇悍的跳臉小炮,逆天走位暴擊的女警,都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影響!

“拖到第五局了!哈哈!”臺下的粉絲大聲叫着。

“真是牛逼!我這票沒白買!LTA戰隊果然沒有讓我們失望!”

“媽蛋,老子看爽了!就算第五局LTA戰隊輸了,也沒關係!”

“烏鴉嘴!就這狀態?你覺得LTA戰隊會輸?”

“哈哈,對對對!不會輸的!有林天在,絕對不會輸!加油!加油!”

“幹翻KG戰隊,拿下冠軍!衝進LPL!”

粉絲們興奮的大聲呼喊着,在整個場館內迴盪,當然KG戰隊的粉絲也不在少數,此時面對困境,也是粉絲站出來爲KG戰隊加油打氣。

一時之間,兩邊戰隊的粉絲似乎要相互掐架起來。

還好有現場的嘉賓活躍氣氛,否則後果不敢設想。

“真是一場精彩絕倫的比賽,我想問問靈樂,你對剛纔的比賽有什麼看法?”

靈樂接過話筒,顯得有些羞澀,他想了想說道:“我覺得兩邊都發揮的非常完美,甚至KG戰隊更好一點,無論是在視野上還是野區的壓制上,還有中上兩條線都是有着明顯的優勢。”

“但是他們的下路卻是潰敗的太厲害……”靈樂分析道,“職業賽場上的打野有個不成文的原則吧,叫做‘幫劣不幫優’,就是說如果你優勢了,我就不來幫你,如果那條線劣勢,那必須要來穩住。”

“但是KG戰隊的風格不是這樣,下路基本上是放養,打野無限的幫中上,雖然取得了巨大優勢,但是下路的情況卻是非常不容樂觀。沒辦法限制女警這個點,導致整個隊伍存在被翻盤的可能!”

“女警在後期擁有強大的收割能力,再加上這名選手的操作和意識都是頂尖的,還有隊友的拼命保護,想死都難,因此被翻盤其實也是必然的。”

嘉賓也是有些驚訝:“那這麼說的話,靈樂覺得這位ADC選手的天賦很高,非常厲害?”

“是的,不是說他是由輔助轉爲AD的嗎?所以我猜他應該是精通了下路,”靈樂笑着說,“而且也是隊伍的節奏帶動者,這個選手非常的難得,我想即使放在LPL,也應該有一席之地的。”

聽了靈樂的評價,衆人都是非常的震驚。

以前大家在看到LTA戰隊和評價林天的時候,都是放在LSPL這個環境裏,沒有怎麼去往外面想。現在經過靈樂一說,大家才恍然大悟,原來LSPL這個聯賽已經裝不下林天這尊大神了。

他的舞臺應該是在更高的地方。

“前段時間不是說將他與國服第一輔助黃毛加以比較嗎?”靈樂笑着說,“其實我覺得他打ADC的風格實在是有些別具一格,如果讓AK47來硬剛的話,勝負也不好說。”

衆人再次驚訝!

AK47是誰?那是國產ADC的教父!前世界第一ADC!在世界範圍內都擁有着無數的粉絲!

聽說林天自己也是,而且林天還是由AK47帶進職業賽場的,那麼說的話,林天是否要青出於藍了?

議論聲,驚訝聲,質疑聲紛紛出現,實在是有些太令人驚訝了。

此時在場館內一房間內,旋風,AK47,還有周毅都集中在這裏,看着點子屏幕上的畫面。

當聽見靈樂這樣說時,旋風笑了一聲:“這個靈樂,什麼都敢往外說,瞎搞。”

“不過他說的是事實。”AK47淡淡的道。

“怎麼,老高?這麼快就承認自己老了?男人不能說自己不行!”

AK47沒理會他的扯淡,只是面色平靜的道,“打職業這麼多年,冠軍拿過,亞軍拿過,S賽也進過,雖然沒有拿到S賽的冠軍,但是也知足了。”

聽了這話,旋風和周毅同時一愣,目光一凝!

“你什麼意思?”周毅冷冷的道,“聽你這話,是想退役了?”

AK47沒有說話,只是看着屏幕上的女警操作發呆。

“臥槽!老高,你TM瞎搞什麼啊!你們LT戰隊好歹也進了季後賽,夏季賽也不是沒機會,怎麼?不想打了?”旋風怒道。

AK47白了他一眼,語氣有些怒道:“先別說這個,林天的禁賽兩場這事我還沒找你算賬呢,如果不是這兩場,說不定LTA戰隊已經拿到LPL的門票了。”

這個事旋風也是很無奈:“哎,怪我,當時是我太大意了,沒想到有人會舉報,媽蛋,等我抓住這個人,老子要狠狠的揍他們一頓!”

“得了吧。”周毅擺擺手,“搞個毛線……”

他的神情十分落寞:“就算是拿到了冠軍,LTA也進不了LPL!”

嗯?

旋風一愣,隨即好像想到了什麼,神情更加憤怒,但是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來,十分難受。

最後只能說一句!

“操蛋的人生啊!”

“怎麼?LTA要被賣了嗎?”一直坐在角落裏的一個人淡淡的說。

旋風一愣,不滿的道:“我去,小鬼,我以爲你睡着了呢,操,嚇老子一跳!”

小鬼是來了,此時面無豪情的看着AK47,“又是一些俱樂部的那些事情?”

周毅看了看小鬼,無奈的點點頭,嘆口氣。

小鬼也不說話,只是低下了頭,目光有着一絲凝重。

“我說小鬼,你怎麼來了?難道榮耀戰隊也來人了?這可是LSPL的決賽啊,榮耀來攙和什麼?”

小鬼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說道:“征途戰隊的也來人了,王族也是,還有TG……”

AK47揉揉有些疼的額頭,緩緩說道:“這些LPL戰隊是來選人的,LSPL決賽結束,馬上就開始夏季賽轉會期,提前搶人。”

“我去,這麼一個牛逼的人,你們戰隊就給放了?”旋風有些不理解的說。

周毅冷笑一聲:“呵呵!他們看重的是什麼?只有自己的利益。”

“我要去看看了,如果可能的話,我榮耀戰隊會把林天買下來!” 芸檀傳 小鬼說着就往外走。

“臥槽!你TM的別下手啊!”旋風怒道,“林天就是要轉會,也要去我們EG!你給我回來!”

AK47和周毅兩人相視一眼,皆是無奈的嘆口氣。

之前的的事情,俱樂部瞞了AK47很久,他本身也因爲訓練的時候一直沒有去二隊看看,結果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可是沒想到帶來的結果是LTA戰隊解散,林天等人如果沒有合適的合同,就只能退役了!

這對一個剛打職業的人來說,是巨大的災難!目標編號004 AK47苦惱的揉着額頭:“這事其實怪我,我當初沒跟俱樂部談好,現在鬧成了這樣的局面。”

“老高你說什麼話?怎麼能怪你呢?”周毅不滿的道,“他們這樣安排,你一個俱樂部的選手能干預什麼?”

“切,老高,不要什麼事都往自己身上攬,你自己幾斤幾兩,不清楚啊?”

雖然周毅這樣說着,但是AK47聽了心中一暖,感激的看着他,“哎,行了,不說了。”

“林天這小子的AD是你教的?”周毅歪着腦袋問。

“我哪能教他?瞎扯淡。”AK47無奈的擺擺手。

馬上決賽的第五局就要開始了,這場比賽不知道牽動着多少人的心絃。

不僅是戰隊選手,粉絲,許多LPL甚至LSPL的俱樂部就在盯着,從多種內幕消息得知LTA戰隊將被掛牌售出,連帶着許多隊員也都是被掛牌,而他們最感興趣的一個人,林天,赫然在列!

怎能不讓其他俱樂部動心呢?

尤其是LPL的那幾傢俱樂部,當初在爭搶的時候,沒能搶得過LT,現在林天下放二隊又被掛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出了什麼問題,那是俱樂部容不下他了。

這是可千載難逢的機會,因此各大俱樂部的人都來了,此刻就等着比賽結束,看結果後第一時間上去洽談,誰能搶得先機誰就贏了一半。

不光是林天,忘塵也可以,忘塵的打野非常十分激進,特別受一些LPL戰隊的喜愛。

在看不見的幕後,新一輪的搶人大戰已經開始了。

LTA戰隊的休息室,每個人臉上都帶着光彩和興奮。

零比二落後,四打五開局!

但是現在硬生生被他們連ban兩局,打成了平手,他們現在信心大漲而KG戰隊則是無限的失望與落寞。

吳建大聲笑着:“平局了!平局了!我以爲最多贏一局我們就GG了的。”

“瞎說,有天哥在,能輸嗎?”謝華笑嘻嘻的說。

“哈哈,對,有天哥在,不會輸的!”趙玉波充滿信心。

郭仁也是笑着點點頭,無數次了,每當隊伍陷入絕望的時候,都是林天站了出來,把他們從絕望的深淵之中拉了出來,也讓他們對林天的崇拜和依賴拿到了頂點。

可以這樣說,如果沒有了林天,LTA戰隊立刻就跨了,毫無疑問。

他們四個人面色的欣喜卻也掩飾不了林天目光中的落寞,就算贏下了冠軍又怎麼樣?戰隊還是會被解散,而且很快!

林天面色淡然,也沒有說話,但是吳建等人很快就知道了,一下子喜悅消失了,從天堂跌落到了地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