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情況?周瑩瑩爲什麼被送到這裏來?

按說,能來這種地方的女人,不是生孩子的,就是來流掉孩子的,周瑩瑩肚子沒有明顯的變大,顯然不是來生孩子的,難不成……

張昊天不敢繼續往下想,心裏已經是亂七八糟了。

如果真的像是自己猜測的那樣,周瑩瑩真的懷孕了,那這個孩子是誰的?到底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兒?爲什麼自己一丁點兒都不知道呢?

倘若說周瑩瑩揹着自己交了男朋友,這也算是有情可原,至少在他們覺得可以跟大家介紹以前一直保密也是無可厚非的,可貌似周瑩瑩根本就沒時間去交什麼男朋友啊!

再說了,這段時間周瑩瑩貌似都跟自己在一起,她有沒有男朋友,自己還能不知道嗎?

再一想到自己,張昊天不禁想到了那天晚上發生的事兒,趙建波那傢伙真的不是人,不對,他本來就已經不是人了,要說他這個傢伙真的不是個東西!

這人死都死了,爲什麼還要千方百計的纏着周瑩瑩?難道就因爲當時周瑩瑩活下來了,他就覺得不舒服嗎?

哎,這年月,不僅僅是人得不到的要毀滅,就連鬼也是這樣啊!

但是一想到那天晚上發生的事兒,張昊天就開始在心裏猜測着,不知道周瑩瑩肚子裏的這個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如果真的是自己的,不管什麼情況,自己必須要給周瑩瑩一個說法。

就在張昊天想着這些的時候,周偉光已經辦理好了相關的手續了,看着張昊天站在走廊發呆,趕緊上前,“現在沒什麼事兒了,你要是有事兒就忙你的。”

這顯然是一句送客的話,只要是稍稍用點兒心,就能知道周偉光的意圖了,他就是希望張昊天可以趕緊離開這裏,回頭等着周瑩瑩醒了,自己和她商量好了說辭之後,再讓張昊天來解釋清楚這一切就好了。

然而,這會兒張昊天的腦袋裏已經裝不下更多的問號了,還有就是,要是縱容這些問號繼續在腦海裏轉悠的話,那自己這小腦袋瓜兒肯定要爆炸了。

所以爲了防止自己的腦袋真的爆了,唯一的辦法就是趕緊問清楚周瑩瑩到底是什麼情況。

“我還好,你要是有什麼事兒就直接去忙,這裏我來照顧也行。”張昊天笑呵呵的接過周偉光的話,順手還直接推了回去,那意思就是在告訴周偉光,自己是不會離開的。

周偉光默默的嘆了一口氣,想着自己還有什麼辦法能讓張昊天趕緊離開醫院。

可還沒等周偉光真的想出來對策呢,張昊天已經走到了周瑩瑩的病牀邊上了。 第3章不計任何代價,拍下那塊地

解決了狗仔,兩人來到婚紗店,既然已經把話放出去了,那麼今天的訂婚宴姜南初就一定會和陸司寒隆重舉行。

姜南初坐在沙發上,一邊等陸司寒試西服,一邊刷微博,明明那群媒體記者離開也有段時間了,但是微博上完全沒有關於自己的新聞,真是奇怪。

十分鐘之後陸司寒換上西服出來。

西裝革履,襯的他更加挺拔高大,明明只是一件普通西服,硬是被他穿出了高級感,這男人簡直就是行走的衣架子。

如果只是看背影,簡梓佑那個死渣男根本不是陸司寒的對手。

偏偏上帝不公,讓他毀了右半邊的臉,若是他的臉沒有傷痕,那他一定是帝都名媛爭相追逐的對象。

姜南初正在惋惜的時候,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看了眼來電顯示是父親姜國峰的電話。

姜南初咬了咬下嘴唇,從小到大,爸媽都是偏袒姐姐,但是這一次是姐姐搶了自己的男朋友,不知道爸爸會不會公平處理,給自己一個交代。

「爸爸。」

姜南初按下了通話鍵,輕輕的開口喊了一聲。

「姜南初,你真是越來越過分了,幸好梓佑將媒體的新聞報道壓下來了,不然你知道會造成怎麼樣嚴重的後果嗎,十個你都賠不起!」

「你什麼時候能夠像你姐姐那樣懂事。」

「爸,今天原本應該是我和簡梓佑的訂婚宴,但是他和姐姐聯手陷害我,甚至守在酒店門外的記者都是他們安排的,我只不過是在反抗,只不過是在保護自己,我做錯了什麼?」

「身為父親,你不覺得很不公平嗎?我真的是你的親生女兒嗎?」

姜南初眼眶微紅說道,小女兒遭受了如此不公平的對待,他的所作所為比外人還要冷漠,他在意的只有利益。

「胡鬧!」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你不是我的女兒,你是誰的女兒?而且你有證據證明這是你姐姐乾的嗎?不要血口噴人污衊桐兒。」

「簡公子當初就是被你蒙蔽了雙眼,如今察覺到了對桐兒的喜歡,你該做的是祝福,但是你看看你自己做了些什麼,居然和陸司寒混在一起,趕緊給我回家,不要丟人現眼!」

姜國峰咆哮道,傳聞陸司寒在陸家都自身難保,又老又丑,這種女婿根本不能夠給姜家帶來利益。

姜南初聽到姜國峰這麼說,笑了。

「爸,我不會回去的,我會證明沒有簡梓佑,我過得照樣很好!」

姜南初說完之後,掛斷了電話,這一次自己不會再容忍下去,任由他們擺布自己的人生。

陸司寒站在一旁,聽到了她與父親的對話,微微皺眉。

姜南初是為了賭氣才和自己在一起,但是她既然選擇了自己,那麼自己就不能讓她輸!

「我去更衣室換衣服。」

姜南初無精打採的點了點頭。

陸司寒進入更衣室,就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沈承,簡氏最近看好的那塊地,不計任何代價給我拍下,至於姜氏先留著慢慢玩。」 這是一間三人間,周瑩瑩的病牀正好就在中間的位置,至於兩邊,貌似還沒住進來什麼人,所以現在上面連個醫院的被褥都沒有,就那麼空蕩蕩的。

不過這也好,正是因爲上面什麼都沒有,張昊天也就不需要顧及什麼,直接坐了上去。

周偉光忙活着檢查周瑩瑩的那些藥,還有一些其他的東西,時不時用餘光看着張昊天,想知道這傢伙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裏。

他的一舉一動落在張昊天的眼睛裏,似乎有些刺眼。

貌似他和周瑩瑩認識的時間並不是很長吧,爲什麼現在照顧的竟然能到這種程度?

還有,要是自己沒猜錯的話,周瑩瑩肚子裏的孩子應該是自己的吧,爲什麼現在看起來更像是周偉光的呢?

那邊的畫面儼然就是一對,一個好姑娘,一個大暖男。

好姑娘懷孕了,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孩子沒了,暖男守在旁邊,忙東忙西,照顧的妥妥當當的,怎麼看怎麼覺得這兩個人相當的和諧。

然而,一想到那個孩子可能是自己的,張昊天就覺得這件事兒不那麼和諧了。

眼看着周偉光想要幫着周瑩瑩掖被角,張昊天再也看不下去了,“你都忙了半天了,這些我來吧。”

周偉光沒多說什麼,只是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稍稍退後兩步,讓開了那個地方。

張昊天伸手去掖被角的時候,看到周瑩瑩蒼白的那張臉,心裏忽然覺得十萬分的愧疚。

哎,這可怎麼辦啊?要說自己對周瑩瑩有多麼深厚的感情基礎,那簡直就是在騙人騙自己!

一直到前幾天看到夏小沫的時候,自己心裏還在難受呢,這說明自己還是沒辦法忘掉夏小沫,雖然知道她已經死掉了,和自己陰陽相隔,但是心裏的感情哪兒就是說丟掉就能丟掉的啊!

自己是人,也不是機器,說刪除什麼就能刪除什麼!

這事兒,到底要怎麼做啊!

就在張昊天糾結的時候,周瑩瑩已經慢慢的醒了過來了。

“你……”周瑩瑩看到張昊天那一臉的愁容,心說,這個傢伙不會知道了什麼吧!

一想到這個,周瑩瑩趕緊轉過頭,看向了站在張昊天身後的周偉光,想要問問他到底是什麼情況,有沒有說什麼。

周偉光也是個機靈的,一看到周瑩瑩看着自己了,趕緊又是搖頭,又是擺手的,就是想告訴周瑩瑩,自己什麼都沒說,一個字都沒說。

在確定周偉光什麼話都沒說之後,周瑩瑩心裏多少有了一些底氣,剛纔想說的話,也瞬間全都嚥了下去。

“行了,別說話了,趕緊好好休息吧。”

本以爲張昊天會問點兒什麼的,周瑩瑩甚至都在心裏盤算好了答案了,可沒想到的是,張昊天居然只是讓周瑩瑩休息,其他的,什麼都沒多說。

周瑩瑩原本想說的話全都被堵在了喉嚨裏,上不去,下不來,不過這也正好,他不問,自己也省的解釋的亂七八糟。

又說了一些關心的話之後,張昊天看着周偉光,那意思就像是在用眼神問着周偉光,你還有事兒沒有?要是沒事兒的話,你完全可以走了!

周偉光被張昊天看的心裏發慌,本想趕緊隨便說幾句話就離開的,可當周偉光看向周瑩瑩的時候,發現周瑩瑩的眼神明顯是讓自己留下。

這事兒就不好辦了,一個讓自己留下,一個又讓自己趕緊離開,自己到底聽誰的啊!這要是聽了周瑩瑩的,回頭張昊天肯定會跟自己“談人生”的,要是幫了張昊天,周瑩瑩那邊自己要怎麼交代?

周偉光忽然有了一種如坐鍼氈的感覺,真是走也不是,留下來也不是。

看着事情不好,周瑩瑩乾脆又看向了張昊天,“那個,我沒什麼事兒了,休息一下就可以了,你也趕緊回去休息吧。”這張昊天可真的是剛從鬼門關裏出來的,所以好好休息是絕對有必要的!

張昊天知道周瑩瑩這就是要讓自己趕緊離開的意思,然而,張昊天根本就沒有要離開的想法,他甚至都在研究着要如何把周偉光給支出去,這樣自己就可以和周瑩瑩好好的單獨的聊聊了。

腦袋裏的那些問題,今天要是不能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答案,自己肯定吃不下飯睡不着覺了。

“我沒事兒,反倒是周偉光,他已經辛苦半天了,又是送你來醫院,又是忙前忙後的,也是時候回去休息休息了。”張昊天故意加重了幾個音,顯然是在提醒周偉光,你要是再不走,我可就要想辦法把你弄走了!

周偉光再也沒有留下來的理由,更不敢再留下來了,趕緊說了告別的話,灰溜溜的離開了。

病房裏只剩下張昊天和周瑩瑩兩個人,本來張昊天是打算直接開始發問的,但是現在氣氛實在是有些怪異,幾次張嘴都沒說出話來。

周瑩瑩也手足無措,放在被子下面的雙手早就攥的緊緊的了,腦袋裏也拼命的想着等會兒張昊天要是真的問起來,自己要怎麼回答,張昊天會作何感想。

不過,很快周瑩瑩就覺得自己想太多了。

自己和張昊天只能算是很好的朋友,根本就不需要解釋更多的關於自己的事情,這是自己的事兒,和張昊天沒有半點兒關係!

想到這裏,周瑩瑩乾脆禮貌性的微笑了一下,“他都回家了,你也趕緊回去休息好了,我自己可以的。”

這裏是醫院,自己也不是重病癱瘓不能起牀,再說了,這裏還有醫生護士的,吃什麼喝什麼的,自己直接點外賣就是了,簡單,但是也很方便。

“我有幾句話想問問你。”張昊天看着周瑩瑩都開口說話了,乾脆也壯着膽子問了起來。

“哦?有什麼問的?”周瑩瑩本來是想拒絕回答的,但是想着自己越不淡定,越是拒絕,就越是說明自己心裏有鬼,乾脆,直接看看他套問什麼,自己否定了就是了。

“那我也不拐彎抹角的了,你到底是怎麼了?”張昊天心裏開始打鼓。

“沒事兒啊!就是一些小毛病,這些事兒,不是太好說,畢竟男女有別。”說完這話,周瑩瑩還乾乾的笑了兩聲。

“你,不是懷孕了啊?”張昊天結結巴巴的問着,這地方可是婦產科啊,小毛病能住到這裏來嗎?當自己是傻的嗎?或者說,是周瑩瑩真的不打算跟自己說實話了?

“哪兒跟哪兒啊!你不會看我在婦產科就覺得我懷孕了吧!你想都了,我又不是單體繁殖的,不過就是因爲婦科那邊沒病牀了,這邊比較寬敞,就讓我住到這裏來了。”周瑩瑩胡亂的解釋着,但是說完就後悔了。

自己這麼說明顯就是把責任推給了那些醫生護士了,回頭張昊天過去一問,肯定就會漏出破綻啊!

但是這些話都已經說出去了,沒辦法收回來的啊!

想來想去,周瑩瑩覺得自己還應該再想辦法補救一下這些謊言,沒辦法,一個謊言要是想要看起來像真的,唯一的辦法就是再準備一些謊言,幫襯着最開始的那個。

“就這麼簡單?”張昊天有一種智商被碾壓的感覺,真的打算這麼糊弄自己?

這地方可是醫院啊!就算是那邊沒牀位了,也不至於把周瑩瑩丟到這邊來啊!這醫生巡房的時候怎麼辦?難不成還能爲了周瑩瑩單獨來這邊一次嗎?

再說了,這家醫院雖然也不小,但是並不是這城市裏最大的醫院,患者自然也沒有那麼多,牀位也不至於緊張到這種程度。

綜合考慮下來,張昊天覺得周瑩瑩肯定是在說謊話了,基本也可以確定周瑩瑩是想隱瞞什麼了。

“既然是這樣,那你好好休息。”張昊天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了,人家都不肯說了,自己追問下去,只能弄得大家全都不高興,索性就什麼都別問了。

再說了,這件事兒也不是什麼光榮的事兒,說出來有什麼好處?

聽着張昊天不問了,周瑩瑩一直懸着的心也慢慢的落了下來了,“恩,我自己能行的,再說了,我就觀察一天,明天早上就可以出院了,你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早上記得過來接我就行了。”

周瑩瑩笑呵呵的說着,只是心裏真的不希望張昊天出現在自己眼前,尤其是最近,真的害怕自己不小心說錯了什麼,做錯了什麼。

“那,好吧,你有什麼事兒給我打電話,我電話一直開着啊!明天早上我來給你辦理出院手續。”張昊天說着,已經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了。

“你要是沒時間就不用來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周瑩瑩直接順着張昊天的話往下說,本來就不是很想讓他來接自己的。

“到時候再說吧。”張昊天心裏相當的混亂,完全就像是一個已經找不到頭的線團了。

周瑩瑩沒再多說什麼,就這麼直接目送着張昊天離開了病房。

等到那扇門慢慢的關閉,房間裏漸漸安靜下來,周瑩瑩這顆心也開始慢慢安穩了下來。

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周瑩瑩心裏覺得憋屈的難受,自己貌似沒做錯什麼事兒吧,爲什麼老天爺要折磨折磨自己?

就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窗外忽然傳來一陣陣嬉笑的聲音。

那聲音尖銳到異常,加上這裏也不是一樓,根本就不可能從窗外傳來笑聲,周瑩瑩心裏又咯噔了一聲,趕緊看向窗口,想知道外面這會兒到底是什麼鬼。

當她真的看清楚的時候,心跳都漏了半拍了,蒼天啊,爲什麼趙建波站在外面?

這傢伙上次折騰完自己之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的了,他肯定是不會就此罷手的,這是肯定的了,只是沒想到他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裏!

“呵呵,還真的是個狠心的女人啊!竟然連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你知道那個孩子多可憐嗎?你知道你不要他了,他有多麼的無助嗎?這些你都不知道,你只知道不要他了!”趙建波臉上壞笑着說着。

周瑩瑩懶得搭理他,“你最好趕緊離開這裏,否則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自從上次被趙建波折騰過之後,周瑩瑩就一直隨身帶着能對付趙建波的東西,想着只要是他再來騷擾自己,就要他好看!

“呵呵,你以爲我願意看到你這張醜惡的嘴臉嗎?你以爲你是什麼好東西啊!你還不客氣了,真有你的!我就想來看看你會多慘,你的下場肯定要比這個孩子還要慘,弄不好你也會被丟進下水道,或者乾脆,直接被一把火燒的乾乾淨淨的。”趙建波惡毒的說着。

這話讓周瑩瑩心裏多少有些不太舒服,甚至腦海裏已經出現了那個孩子被丟進下水道,被火燒掉時候的樣子,心裏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

狠狠的咬了咬牙,“這是我的事兒,和你沒關係。”

周瑩瑩知道自己做了什麼,這種被流掉的孩子本身怨念就很重,要是那個孩子之前再有一些本事的話,那這事兒肯定不會太好辦。

或許,這就是自己的劫難吧,不然自己貌似當時也沒有更多的選擇,要是不選擇放棄這個孩子,回頭自己,張昊天,還有周偉光的性命全都要交待進去了。

一想到這些,周瑩瑩忽然覺得自己的選擇真的是相當的正確了,能用一條性命換取三個人的性命,絕對是穩賺不賠的!

“呵呵,沒關係?要不是我給你創造機會,你覺得你會有這麼個孩子嗎?我以爲你有了孩子就能老老實實的,收斂一下你這個性格了,可沒想到啊,你居然是這樣的人!”

趙建波直接就又給周瑩瑩扣上了一頂很大的帽子,還是不正常的帽子。

周瑩瑩心裏生氣,但是也知道,這傢伙現在的腦回路已經不正常了,自己不管做什麼事兒,在他看來都是不正確的,都是自己犯賤,都是自己沒事兒找事兒,甚至還會覺得自己水性楊花。

看着周瑩瑩不吭聲了,趙建波更是來了本事了。

“不說話了?那就說明我說的是真的!我說對了!你這個女人啊,就應該受到報應,老天爺怎麼就不趕緊把你收了去!” 第4章我能夠用它套牢你嗎?

姜南初根本不知道陸司寒背著自己做了這麼多。

兩人試好禮服已經是傍晚了,之後一起前往寰球酒店訂婚宴現場。

只不過這場原本受到所有人矚目的婚禮,如今根本無人參加。

簡梓佑在上午早就放出話了,誰敢參加這場訂婚宴,就是當眾與簡氏過不去。

在陸家最不受寵的私生子與簡氏未來繼承人中選擇,所有人都毫無意外的選擇了簡梓佑。

訂婚宴已經開始,姜南初換完禮服走進大廳,陸司寒站在舞台上看著自己,整個大廳鮮花簇擁,美輪美奐,只不過出席訂婚禮的才堪堪十個人。

姜南初覺得好心酸,女人一生只有一次的訂婚宴,就連自己的親生父母都沒有參加。

「三哥,小嫂子長得不賴呀。」

「而且膽子也大,三哥你右半邊臉裝的這麼恐怖,我還擔心一輩子娶不到老婆呢。」

舞台上丰神俊朗的男人笑著說道,原本的訂婚宴主持人嚇得沒過來,所以自己臨時充當了主持人。

「多嘴。」

陸司寒狠狠瞪了一眼說道。

男人被陸司寒這麼一瞪,立刻悻悻然的不說話了。

幾個兄弟間,小五誰都不怕,就怕三哥發怒。

沒了噪音,陸司寒終於可以專心欣賞姜南初了,她身穿香檳色禮服的樣子,宛若花間精靈,美好的讓人只想珍藏。

說話間,姜南初已經來到了陸司寒的面前。

陸司寒單膝跪地,猶如變魔術一般從口袋拿出紅色絲絨盒子。

他修長的手指宛若上帝最精美的藝術品,緩緩打開盒子,裡面躺著的是一枚精緻奪目的粉鑽戒指。

「姜南初,它的名字叫做Devotion,我能夠用它套牢你嗎?」

姜南初的手緊緊握成了拳,遲疑了。

此刻陸司寒眼中的情感太容易讓人沉迷,他有一雙非常好看的眼睛,就好像是星辰大海,在他的眼中只有自己一人,似乎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