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女子的模樣怎麼那般熟悉,這臉蛋……分明和我一模一樣,可是直覺告訴我,這又不是我,難道是一個和我長得很是想象的姑娘?還是我有一個流落在外面的妹妹,我知道這種可能性的機率微乎其微。

畢竟,我仔細看了看,那女子穿着古裝……眉宇之間,舉手投足之間滿是一種大家閨秀的味道。

我,看的竟然癡了。 神曰:火焰九重天,可通前塵往事,可看前世之人,世事皆爲因果,有因必有果。

我的身子一直直立在那裏,眼前出現的一切是那般的真實。

那個和我長的很像很像的姑娘,像是在等什麼人,我看到她的眉眼之間慢慢的都是一種焦急的神色。這隻有在等人的時候纔會出現,直覺告訴我,他在等她的心上人。

果不其然,過了一會,在我的眼前竟然真的出現了一個男人。那個男人衝着這個姑娘一路小跑過來了,我趁機看清楚了他的臉,竟然是錦軒?

可是,這又不是錦軒吧……畢竟對我而言,他玉樹臨風、風流倜儻,關鍵是面色紅潤。這說明這個男子是一個人,而不是殭屍錦軒。

他來到那個姑娘的面前,我聽不真切他究竟對姑娘說了一些什麼,可是他卻一把將那姑娘擁入懷中。他們兩個定格在那裏,成爲了美好的畫面。然而,我卻看到在那姑娘的眼角,有着晶瑩的淚花閃爍着,莫非,是那男子惹得姑娘傷心了?

他們距離我那般的近,我忍不住伸出了自己的手去碰觸那個花面。然而,就像是泡沫一般,在我碰觸到那一副花面的時候,他們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對此,我心中滿是懊悔,怎麼自己這麼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呢?現在還不清楚那兩個男女和自己有着什麼關係,我還想看以後……他們到底怎麼樣了呢?

畫面突然變化,在泡沫消失的地方重新出現了一組新的畫面……

居然是一個娶親的畫面,畫中的新娘子還是那個和我長得很是相似的姑娘,她正坐在一頂大紅色的花轎之中。

在迎親隊伍的前面,一匹高大英俊的馬匹上面坐着一個英俊帥氣的新郎官。當那新郎官的面容出現的時候,我又傻在了那裏。

這不就是顧之寒嗎?

我的心中不覺有了一個答案,難不成這一幅幅的畫面是我們三個的前世?那個時候錦軒還是人,不是殭屍……我也是一個大家閨秀,可是明明剛纔是長得像我的那個姑娘和長得像錦軒的那個男人是一對啊,怎麼現在這個姑娘又嫁給了長得像是顧之寒的那個男人呢?

滿懷着心中的疑惑,我繼續看着……

姑娘的眼角依舊掛着水汪汪的淚珠,可是我卻從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種堅毅。似乎,她無悔於自己的選擇。這就讓我覺得奇怪了,她既然不愛這個男人,心中另有所愛,怎麼就非得嫁給這個男人呢?

畫面再次的轉換,姑娘和長得像顧之寒的那個男子已經換做了一聲的便服。我想這應該已經是結婚之後的事情了,姑娘的手中端着一杯茶,緩緩的朝着男子走去,沒想到男子等到姑娘來到面前的時候,已經一下子把她手中的茶碗給打在了地上。

他碰了姑娘一下,姑娘一不小心已經摔倒在地,正好有茶碗的碎片在地上,姑娘的手腕正好碰到,流了很多很多的血。

男子雖然心疼,可是卻不管不顧。

“你爲了他,才嫁給我是嗎?”終於,我聽到了男人的聲音,那般的真切。這肯定是說給那個姑娘聽的,但是爲什麼我聽到這話的時候,卻像是有一根刺一般,深深的扎進了我的心中。

彷彿這些事,我曾親身經歷過一般。

“呵呵……對啊,因爲我愛他,所以纔會嫁給你。在你身邊,我才能藉助你的錢財來助他一臂之力。現在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你也許厭倦我了……呵呵,要殺要剮,悉聽尊便。”那姑娘說完的時候,已經閉上了眼睛。

我似乎特別能體會她此刻的心情……

只見那個男子伸出了手,給了她一巴掌。可是那姑娘,竟然哈哈大笑起來了……

我的心中一種止不住的悲傷的情緒襲來,我的手不自覺的想要把地上的她給拉起來。可是我剛一接觸到那畫面的時候,已經如同泡沫一般飛逝,就算我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

剛纔出現的畫面到底和我、錦軒、顧之寒有着什麼關係,難道是我們的前世?或者,是我自己所臆想出來的事情?

“錦軒、顧之寒……”我輕輕的喚了一下他們兩個的名字,可是卻沒有得到回答。

就在這時,我看到了又是另外一番的景象。

一襲紅色衣衫的女子哭的眼睛都已經發紅,她站在懸崖邊上,張開了自己的雙臂,最後一刻,她微微一笑,“別了,我愛的、愛我的你們……我再也不相信愛情了,再也不願相信你們……”

縱身的那一刻,我聽到了血漿崩裂的聲音。懸崖下面的一灘血跡,無不在顯示着剛剛那個姑娘的生命一絕。

懸崖上面,是哭成淚人的長得像是錦軒和顧之寒的兩個男人。也許他們現在正在追悔莫及吧,終究是他們害了她,纔會讓她這般的生無可戀,不再相信愛情。

既然愛,爲什麼就不能好好的守護呢?

我想着,也許那個姑娘是爲了幫着長得像錦軒的那個男人來到了長得像是顧之寒的那個男人的身邊來,故意接近,暗地裏面支持幫着那個像錦軒的男人。後來被長得像是顧之寒的那個男人發現,而他早已經愛上了這個姑娘,因爲愛的越深,所以纔會恨。

最終,我不知道這個姑娘到底是在怎麼心死的狀態之下走上了跳崖自盡這一條路的,而且在臨死之前還說了這麼一番話。

這肯定給那兩個男人心中都造成了不可磨滅的傷害,恐怕他們兩個生生世世都難以忘記這個在他們的生命之中曾經留下過印記的女人。

某個角落,我更是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在對着我笑……

居然是將臣,他怎麼又會出現在這裏?

“遙遙……”

“師妹……”

顧之寒和錦軒的聲音同時響起,我睜開惺忪的眼睛,剛纔……我難道是做了一場夢嗎?

“剛纔,我是做夢了嗎?你們……”我本想把剛纔的事情告訴顧之寒和錦軒,或許憑藉他們兩個的聰明才智一定可以弄清楚剛纔是怎麼一回事吧。

至於到底是不是真的,是我的一場夢還是我親眼所見,也許他們兩個便可以給出我一個滿意的答案吧。

然而,我卻覺得,在我的問題問出口的那一刻,他們兩個的臉上都浮現出來一抹十分怪異的表情。就像是,在他們兩個的心中,是在向我故意隱瞞什麼事情似的。

“對,你剛剛肯定是做夢了!這火焰九重天的火焰本就可以擾亂人的心智,讓人產生幻覺,甚至昏睡過去。一定是這樣的,你可不要瞎想啊!”顧之寒的額頭滲出了些許的汗珠,他說話的時候略微的有點哽咽,甚至還有着一種我從未見過的緊張。

“顧之寒這次倒是說對了,遙遙,你就不要多想了。這火焰九重天我們是過去了,等到拿到了魄羅之魂就可以去找奶奶了……”錦軒像是在故意跟我扯開話題。

他和顧之寒真是很少有意見統一的時候,然而卻在剛纔那一刻的時候,錦軒竟然十分贊同顧之寒的話,這纔會讓我感覺很奇怪吧。

“可是……我明明看到了和我們三個長得一模一樣的臉……這也許不是巧合呢?錦軒,你生前的事情還記得嗎?你是不是喜歡穿一件白色的袍子?”對於顧之寒肯定是已經轉世不知道多少回了,他自然是不記得的吧。可是錦軒不一樣啊,那個時候的他還是人,就算現在成爲了殭屍,但是有關人類的那些記憶應該還是存在的。

我想知道,會不會他們一直覺得虧欠我的前世太多,所以纔在現世的時候好好的補償我?

不過,要是說錦軒可以的話……顧之寒應該不會吧,人在轉世的時候都要經過奈何橋,喝下孟婆湯……將會忘記自己的前世今生,顧之寒理應忘記纔會?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爲什麼我怎麼想也覺得自己有點想不通的感覺呢?腦袋都快要想炸了,可是卻找不出一丁點的線索來。

“我生前可是最討厭白色了……所以,你剛纔所說的見到的那事,肯定是你在做夢了。好了,女人,你看那裏……”錦軒嘴角微微一笑,便成功的轉移了話題。

也許就是我自己想多了吧,既然顧之寒和錦軒都這麼說了,他們兩個又怎麼會欺騙我呢?所以,我順着錦軒所說的方向看去,竟然看到了一抹類似於飄渺的霧氣一般的一團東西。

“這就是那魄羅之魂?”我吃驚的問着,這倒是和我心目之中的魄羅之魂是有一定的差距的。我本來以爲魄羅之魂是個什麼東西,可是卻是這麼一個虛無的類似於氣霧的東西,這樣怎麼採集起來?

“我們怎麼把它拿到手中?”我疑惑的問着。

只見顧之寒拿出了之前在奶奶家找到的那個神璽盒子,然後輕輕念動咒語,那一股淡紫色的霧氣便輕輕的跑進了神璽盒子裏面。

當盒子關死的那一刻,顧之寒輕輕說了一句,“神璽盒子已經重新被封印了。我也知道奶奶在什麼地方了,我們現在就去……”

既然事情已經有了一個眉目,那就趕快行動吧。

不然拖得越久,奶奶就越危險。 離開這魄羅谷底,不知怎麼的,被我或真或假所見到的那一段經歷,一直隱隱約約的浮現在我的腦海之中,久久的揮之不去。

“咯咯……咯咯……”一個蘿莉妹子的笑聲傳來,打破了這些許的寧靜。

“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像是一個姑娘在笑?”我吃驚的看着我身邊的顧之寒和錦軒,他們兩個絲毫沒有什麼異常的樣子。

分明這笑聲就在耳邊啊,還這麼大聲!怎麼他們兩個什麼都聽不到嗎?還是……哎,他們兩個這麼大的本事都什麼也聽不到,或許是我自己太疑神疑鬼了吧,還沉浸在之前的那個夢境之中無法自拔吧。

“到了,遙遙你不要擔心,奶奶不會有事的。”錦軒安慰着我,一手拉着我,一邊已經慢慢的朝着那個破敗蕭條的房子走去。

這個屋子到處都是蜘蛛網,陰森森的,這裏面肯定不是人!也不知道,到底是誰把奶奶給捉走了,而他把奶奶捉走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奶奶……奶奶……她現在真的安然無恙嗎?會像是錦軒所說的那樣嗎,爲什麼我的心中開始惴惴不安了,莫非奶奶出事了?

想到這裏,我便已經無法抑制自己內心的心情了。我快速的進屋,一把推開了那一扇古樸的大門,迎面襲來涼颼颼的陰風,不覺讓我打了一個寒噤。

可是,這又有什麼呢?只要奶奶安全,讓我做什麼事都沒有關係。

“到底是什麼邪祟捉走了我奶奶,你給我出來……把奶奶還給我!”我帶着哭腔,在屋子裏面大聲的喊着。

在這屋子裏面,似乎還能聽到回聲。回聲響起的時候,就像是有人在回答你一樣,可是依舊是陰風不停,那邪祟就是不出現。

而我仔細的找了一遍也沒看到奶奶的影子。

就在這時,錦軒不知道唸了什麼咒語,便在大廳之中出現了一番新的景象……一個骨肉如柴的老太太直立着身子坐在地上,她的眼睛緊緊閉着,就像是在閉目養神一樣。

“奶奶……奶奶……你怎麼樣了?”我迅速的來到了奶奶的跟前,來回的不停搖晃奶奶的身子,可是奶奶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應。

我把手顫顫巍巍的放在了奶奶鼻孔的下面,居然沒氣了……奶奶,莫非沒有等到我,就死了嗎?

我已然無法控制自己內心的那一種悲痛欲絕之情,眼淚已經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般齊刷刷的從我的眼中不停的落下來。

“奶奶,都是孫女不好……是孫女來晚了……奶奶……”我抱着奶奶在一邊傷心的哭着。

然而錦軒只是半蹲了下來,他摸了摸奶奶的脈搏,淺淺說道,“放心吧,奶奶沒事……我都說了她沒事了。”

“那麼爲什麼會沒有呼吸?”我現在不是不相信錦軒,而是我自己都已經證實過了啊,奶奶的確已經沒有呼吸了啊!可是,爲什麼錦軒非得口口聲聲說奶奶沒事呢?

“奶奶不過是被故意使了術法,封住了呼吸命脈罷了。這術法破除倒是不難,不過我們還得對付那個邪祟,想來也無暇顧及奶奶。奶奶這樣,我用結界保護着她,倒是可以不用我們分心。”錦軒淺淺的解釋道,說着便已經用術法在奶奶的周圍形成了一個淺黃色的結界。

可是,這個邪祟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爲什麼我們都已經來到這裏這麼久了,卻沒有看到他呢?

“陸錦軒,哈哈……你果真來了……你知不知道,我等這一刻已經等了很久了?”這聲音爲什麼那麼熟悉呢?好像是在哪裏聽過似的……

對,是墨淵那個傢伙!敢情原來現在所發生的這一切都是他這人給搞出來的啊!

“墨淵,果真是你!看來我沒猜錯,其實你把顧奶奶捉來這裏,就是想要來威脅我吧?呵呵……不過你未免太小看我了吧?”錦軒微微一笑,根本一點也不畏懼墨淵。

怎麼這鬼王和屍王要在這裏開始他們之間的爭鬥呢?而無疑來說我是最倒黴的,竟然還把我給牽扯上了。

現在還連累了我的奶奶……我真覺得自己有點對不起奶奶了,如果不是錦軒的關係,恐怕現在她也不用都這麼一把年紀了,還在這裏受苦。

Wωω●т tκa n●¢〇

肯定之前墨淵是拿着我的命來威脅錦軒的,誰曾想到我不在家啊,恰巧奶奶在家,所以他便纔會用奶奶來吸引錦軒吧,從而讓錦軒上了他的套。

“錦軒……我就是知道你一個人來,沒有幫手。所以……我纔會這般肆無忌憚。不行,你看……你覺得你會是我的對手嗎?”墨淵說着的時候,打了一個響指,然後在他的身後便出現了鬼影騎兵。

我默默看着那羣黑色的影子,可謂是敵衆我寡啊!難道,就算錦軒他是多麼厲害,可是能敵得過這麼多的鬼影騎兵嗎?

說真的,我的心裏十分的擔心。

“我幫你……”我不曾想到,顧之寒竟然這般主動的說着,他一向和錦軒水火不容的。也許是念在錦軒曾經幫過他的份上,所以纔會這樣吧……

不過,在我的心中,顧之寒一直以來就是一個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冷冰冰,但是實際上十分暖心的男人。

對於需要幫助的人,他都會向他伸出援助之手。就算這個人是錦軒,也不會例外。

“呵呵……顧之寒,想不到你還挺義氣啊!竟然想幫我……”錦軒對於顧之寒的表情多少也有點意外,他本可以趁着亂帶着我和奶奶離開的。

然而,顧之寒並沒有這麼做,而是選擇留下來幫錦軒。

“因爲你之前曾經幫過我,我顧之寒一直以來都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所以……我留下來幫你。遙遙,你帶着奶奶先離開……”顧之寒似乎還是有點放心不下我,生怕他和錦軒在和墨淵鬥爭的時候無法保護我,所以想要把我給支走。

“對,女人,你快點離開……”錦軒也對我說了同樣的話。

“不……我不走……你們在哪裏,我就在……”我就在哪裏這樣的話還沒有完全說完,便被那邊的墨淵給硬生生的給阻斷了。

“你以爲是你們現在在這裏做決定嗎?妹子,我們……好久不見啊!還記不記得哥哥啊?哥哥可是很想很想你呢,哈哈……”說完,墨淵竟然用那樣曖昧的眼神看了我一下。

我突然之間腦袋之中不停閃現出我和他相識的畫面來。當初的時候,我可是真的差一點被他給輕薄了,多虧了錦軒及時出現……

怎麼這個鬼王完全小孩子的脾氣呢?甚至,他看起來總是那麼的不正經……

“墨淵,你胡說什麼呢!”我給了他一記白眼,我可不想讓錦軒誤會我們兩個……雖然我相信錦軒也知道我們兩個之間是清清白白的,可是我就怕錦軒那個小氣吧啦的脾氣會多想。

“呵呵……我的女人,你也該調戲了?怎麼,是你的女人不能滿足你嗎?”錦軒邪魅的笑了笑,然後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墨淵。

我自然知道他的言外之意,不知道爲什麼,我明明知道這不是在說我,可是我聽了之後卻耳根發熱,臉也已經羞紅的了不得了。

“哎喲,錦軒……這麼久沒見,你可是越來越會說了!不過,我的女人能不能滿足我,你怎麼知道?我可不像你一樣,只有她一個女人,小爺的身邊無數女人,小爺想睡哪個就睡哪個……這麼多女人滿足我呢,不顧……錦軒,我想要嚐嚐你的女人,我要讓你永遠的自責、後悔!”墨淵的臉上依舊浮現出來一抹微笑。

“錦軒……墨淵的手下有鬼影騎兵,這十分厲害,憑藉你們二人歲可取勝,但恐怕也會和他們來個玉石俱焚。遙遙還在這裏,我們怎能讓她受到傷害?所以……你帶着遙遙走,我幫你吸引墨淵的注意力。”我不知道顧之寒這是鼓足了自己多大的勇氣,才偷偷的在錦軒的耳邊說出了這些話來。

可是就算是要犧牲,也不應該是他啊!

當然,錦軒也不會答應。

“放心吧,墨淵會嚇得屁滾尿流的走掉的……別忘了,我們有它……”說着,錦軒便拿出了那個神璽盒子來。

對了,我們找到那魄羅之魂的時候,就把它封印在了這神璽盒子之中。之前的時候,已經聽顧之寒說過了,這個魄羅之魂是可以調集幾萬陰兵的……

莫非,錦軒現在想用這些陰兵來對付墨淵的鬼影騎兵?

錦軒已經開始默默的念起了咒語,然後在他的身邊那一團如同霧氣一般的氣體開始環繞在他的身邊,還不時發出一種奇異的光芒來。

我看着另外一邊的墨淵,當他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好似有點傻眼了。

“錦……錦軒,你竟然找到了魄羅之魂?這……怎麼可能?不是,她已經死了嗎,怎麼又可以開啓了?”墨淵十分吃驚的看着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切,他本想繼續向前的,可是這幾萬陰兵的威力他不會不知道。

如果錦軒一旦放了出來,那麼必會大開殺戒!這一戰,還沒開始,便已經結束了……

“不……我們走!”墨淵喊了一聲,便帶着那些鬼影騎兵離開了。

一切恢復平靜,可我看了錦軒一眼,他竟然有一種突然舒了一口氣的感覺。莫非…… 一路先把奶奶安安穩穩的給送了回去,可是卻不曾等到了奶奶家門口的時候,我本想關門的時候,卻又聽到了那個姑娘“咯咯……咯咯……”的笑聲。

錦軒一聲不響的離開了,我也打算和顧之寒明天回學校……可是今晚,怎麼總是會遇到這麼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呢?

天色雖然不早,可是經過了這麼一番折騰,早就沒了睏意。索性距離天亮也沒幾個小時了,天上還有星星點點,我搬了一把小馬紮便蹲在院子裏面看星星。

眼睛裏看着星星,心裏卻想着事……

那個笑聲會突然的出現,又會突然的消失……想着就算有鬼,不也是沒有害我嗎?想來應該也是沒什麼事的,反正對於遇鬼這事,我都已經司空見慣了。

“怎麼,睡不着?”背後突然一個聲音傳來,着實把我給嚇了一跳。我回頭一看,竟然是顧之寒。

“怎麼,師兄,你也睡不着嗎?”我尷尬的撓了撓頭,現在每一次我們兩個單獨在一起的時候,我就會感覺特別的不好意思。

之前的時候從來沒有過這樣的一種感覺啊,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

也許是因爲錦軒的關係吧,那個小氣吧啦愛吃醋的殭屍大人萬一再從某個小小的角落裏面偷窺着我,我豈不是會有一種被“捉姦在牀”的感覺嗎?

就算我和顧之寒之間壓根就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可是在這樣的夜晚,孤男寡女的,能給錦軒解釋清楚嗎?

“遙遙,經過了這麼多事,我發現我對你……”啊呀媽呀,我聽到這裏頓時不好了。該不會顧之寒又要給我表白了嗎?

千萬不行啊,我之前不是已經明明白白的告訴過他了嗎?我們兩個之間是不可能的,而且這要是讓錦軒知道了,我實在是不敢想象這會是一個多麼嚴重的後果。

“不要再說了,師兄……我們之間這樣就很好很好了,我們是一輩子的好朋友!”說完,我是想要起身回屋子裏去的。

再在這裏待下去,肯定會尷尬死的。這樣以來,我真的害怕我和顧之寒之間到了最後就連朋友都做不成。

我不想失去他這麼一個好朋友……

可是,當我快要走到屋子的門口的時候,我感覺在我的身後一直有一個人在跟着我……我每走一步,他就緊緊的跟一步,我以爲會是顧之寒對我窮追不捨,卻不曾想到……在我回頭的那一刻,竟然看到了一個蘿莉。

她披頭散髮的樣子甚是恐怖,而且她的臉上居然有血,甚至還有鮮血在她的嘴中不時的冒出來。

我看了看四周,竟然奶奶家的狗也不叫了……它已然倒在了血泊之中,而在狗窩旁邊的是雞窩,是奶奶親手養的一些雞,可是現在它們已經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地上有着一灘灘的血跡,再看看這個小姑娘的臉上這些血跡……我的心中猛然出現了一種想法,莫非是這蘿莉吸乾了它們的血?

不覺,心中已經一驚,而且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難道之前,我所聽到的那個笑聲就是這個蘿莉所發出來的嗎?

她剛纔一直不出現,怎麼現在卻出現了呢?

這個嗜血蘿莉找我來做什麼?

“顧之寒……”我剛和顧之寒說過了話,所以我猜想他一定會還坐在剛纔的地方,是想要喊他過來幫忙的。

卻不曾想到,我喊了一聲居然沒有反應。

如果顧之寒睡着的話,或許離得遠沒聽到,可是他剛剛就在這裏啊,怎麼會沒有反應呢?

一種很不好的感覺出現在我的腦海之中……聯想到這是一個嗜血蘿莉,難道她把顧之寒給害了嗎?

可是,當我回過頭看向顧之寒剛纔坐着的那個地方,哪裏還有顧之寒的影子啊!空無一人,顧之寒到底去哪裏了?

“嘿嘿……你該不會是在找顧之寒吧?”嗜血蘿莉像是什麼都知道似的,一下子就猜中了我的心思。

這倒是把我給弄的一愣一愣的,怎麼她就知道的這麼清楚?她和顧之寒之間又是什麼關係?看來剛纔是她扮作顧之寒的模樣,她這麼做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你……到底是誰?你剛纔爲什麼要那麼做?”我不解的看着嗜血蘿莉,她的眸子是一種猩紅色,就像是被鮮血染紅了一般。這倒是和她臉上的血相互映照,在月光和星星的照射下,竟然有着一種說不出的恐怖的悽美。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