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媽媽含笑的看了一眼蘇齊,意思在明顯不過了,蘇齊她也要分一杯羹。

“王媽媽,咱們合作那麼久了,這規矩自然是懂的。”

賴三諂媚的說道,心裏直罵王媽媽老不死的,黃土都埋到嗓子眼了,還想着銀子,也不怕把自己給撐死。

“那就好!”王媽媽扭着水桶腰快速的離開。

“啊!”

“臭丫頭,再給老子彈錯了,廢了你的雙手。”

隔壁的房間傳來一聲痛呼和陰鷙的罵聲,隨着,一聲聲悽切悲慘的哭喊聲隨着皮鞭的抽打聲傳來。

蘇齊皺了皺眉頭,不動聲色。

黎小暖被嚇得緊緊的縮住身子,猛的拉住蘇齊的手,蘇齊潔白的衣袍上,瞬間沾滿了五指印。

“不要怕。”蘇齊用密音安慰着她。

黎小暖無聲的點了點頭,身子卻瑟瑟發抖,緊抓着蘇齊的小手全是汗。

擡眸,萌萌的天真的看着老七問道:“叔叔,隔壁怎麼了?這裏沒有好吃的啊?”

蘇齊還裝模作樣的四處找了找。

“老七,這小子就是一個貪吃鬼,都這個時候了還想着吃,被賣了還幫着數錢都不知道。”賴三笑得一臉諷刺,那笑容極其了噁心,一臉是一口黃牙,讓人看着更加的噁心,蘇齊是在是忍不住想出手了。

“誰說不是呢?”老七也咧嘴看着蘇齊。

蘇齊在心裏冷笑,兩個有眼無珠的瞎子,等會讓你們去地獄裏數錢去。

這時,門吱呀一聲被人拉開。

王媽媽帶着一個身着華麗的大概三十歲左右,打扮着花枝招展的女人進來。

李月娘見多識廣,一眼看到了蘇齊,眉頭緊蹙着,這孩子被帶到這裏,不像其他的孩子那樣不吵不鬧,還一副悠閒自得的樣子。

“這小子你們從什麼地方弄來的,看着他衣着不凡,可不是尋常人家的孩子?”

賴三和老七對視了一眼,這點他們壓根就沒有想過,兩人這才仔細看着蘇齊,一身華貴的白袍,細看之下,袖邊和衣角處用金絲勾勒出暗花的形狀,從裁剪和做工上看,這套衣服的價錢足夠平常人家一年的開銷。

兩人臉上瞬間變色,他們剛剛看到蘇齊,只看到了滿地的銀子,哪會去想蘇齊的身份呢?不會是惹了大麻煩了吧?

蘇齊軟軟的聲音傳來,“兩位叔叔,我這身衣服可是明月山莊童裝限量版的哦!可貴了,一般人穿不起的。”

蘇齊擡了擡手,不忘炫耀一番。

聞言,四人臉上瞬間變色。

黎小暖也快速的放開蘇齊,有些驚恐的看着蘇齊。

“你父母是什麼人?”李月娘經營風月場所多年,不會不知道這其中的厲害,要是惹到一般的世家子弟,那她這風月樓關門不算,還得被主子賜死。

“這位奶奶,問我的父母做甚,小爺很喜歡這裏的香味,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誰家開的,這兩位叔叔可是說好了,要帶我們來吃香的喝辣的哦!”蘇齊繼續賣萌,他想要知道的是,這青樓是誰開的。

李月娘輕輕瞥了蘇齊一眼,雖然是無心之問,可是眼前的孩子卻是在打聽這裏的主人是誰?

蘇齊不經意的探測了一下李月娘的修爲,還不錯,不過還不是他的對手。

“奶奶……?”李月臉臉上鎮定全無,她這貌美如花的樣子,會是奶奶級別的?這小子莫不是眼睛瞎了?

“把這小女孩帶進去。”

李月娘給王媽媽使了一個顏色。

“是。”王媽媽皮笑肉不笑的朝着黎小暖走去。

黎小暖驚恐的後退,眼眸求助的看着蘇齊。

“哼!想把她帶走,也得問一問小爺同不同意?”

蘇齊一改之前的唯唯諾諾,呆萌的樣子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十足的惡魔樣。

王媽媽剛剛到黎小暖的身邊,蘇齊一腳就把王媽媽肥胖的身體踹到牆角。

“啊……!”王媽媽殺豬般的慘叫。

李月娘驚訝的看着蘇齊。

賴三和老七是完全驚呆了,王媽媽那肥碩的身體,他們兩個人搬都有些吃力,卻被蘇齊一腳給踢飛了。

黎小暖雙眸裏一片亮光,崇拜的看着蘇齊。

“臭小子,你敢打老孃的人?”

李月娘震驚過就驚呼出聲!

“你錯了,小爺不僅要打你的人,還要砸了你的場子,你們這些昧着良心做事的黑心肝王八犢子。”

蘇齊破口大罵,把黎小暖拉到自己的身後,手中金玄期七階的修爲朝着賴三和老七劈去,沒有任何的反抗,兩人瞬間倒地,連哼都來不及哼一聲。

蘇齊心裏默唸煉化,兩人的屍體在原地消失。

李月娘一陣驚恐,“二虎,還不快給老孃滾出來。”

李月娘說完,就朝着蘇齊攻擊。

蘇齊冷冷一笑,就那高玄期巔峯的修爲也想和他打嗎?

一根手指頭就能讓她跪地求饒。

蘇齊帶着黎小暖輕輕的一挪,李月娘差點撞到牆上去,但是蘇齊惡作劇,緊接着一枚暗器打到李月娘那梳的高貴的雲髻上,頓時,金叉噼噼啪啪的掉在地上。

二虎這時也帶着一匹人進來。

二虎看到李月娘那一頭散落的頭髮,只見頭髮不見臉,在看看在倒地沒有了氣息的王媽媽,目光繼續轉動,只見蘇齊意氣風發的拉着黎小暖站在一邊,那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極其的得意。

二虎懵了,一臉的疑惑,這是什麼情況?

“李媽媽,這是怎麼回事?”

“你眼睛瞎了,還不趕快給老孃把那個臭小子和臭丫頭給抓起來。”

李月娘站穩身體,兩隻手捋開擋住眼眸的亂髮,憤怒的看着一臉得意的蘇齊。

“去,把他們抓回來。”二虎揚起手,大聲下命令,自然不會在乎一個小孩子會有多少本事。

“呵呵!就憑你們?”蘇齊冷冷一笑,根本就不把二虎等人看在眼中,看他們的眼眸就像看屍體一樣。

等五六個彪悍的大漢走近,蘇齊的周身瞬間爆發出一陣金光,把五六個大漢瞬間震飛出去。

這下二虎和李月娘驚呆了。

“金玄期七階高手?”李月娘見鬼似的看着蘇齊,只聽說明月山莊的少莊主是金玄期九階的高手,而眼前的這個孩子是金玄期七階的高手,這是那一號人物,她李月娘專收天下各地消息,怎麼會沒有眼前這個孩子的信息呢?

“呵呵!現在纔看出來,晚了。”

蘇齊笑得跟個小惡魔似的,一雙小手卻沒有閒着,慢慢凝聚起金玄期七階的修爲,瞬間爆破。

“砰!”的一聲,整個房間四分五裂。

視線瞬間開擴了很多,一個四合院式的樓房出現在眼前,蘇齊左右看了看,兩邊的房間里居然都關着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

每個孩子都驚恐的看着他。

蘇齊目光瞬間陰沉到了極點。

“還不快去告訴主子,主子就在三樓上,我在這裏頂着。”

二虎大聲衝着李月娘喊道,金玄期七階的修爲,他們惹不起。

“好!我這就去。”

蘇齊沒有阻擋李月娘的路,他想知道的就是這家青樓是誰開的。

李月娘一離開,蘇齊騰空而起,一腳踹到二府的胸口上,只有高玄期八階修爲的李虎根本就不是蘇齊的對手,砰的往後倒去,他身後的一道屏風被他砸得稀巴爛。

“你們還不快逃。”蘇齊大聲喊道。

那些原本震驚的孩子一聽,一個個往後門跑去。

“攔,攔住他們……。”

李虎用盡力氣的吼道,可是那些護衛看着蘇齊小惡魔般的樣子,一個都不敢上前去。

動靜太大,也驚動了一些正在休息的姑娘們。

-本章完結- “咦!這是怎麼回事?有人敢到這裏來砸場子。”

“你們看,是一個孩子。”

“對啊!二虎被他一腳踢飛了,真是厲害。”

“那些孩子逃跑了,趁這個機會,咱們也跑吧!”

人羣裏,不知道是誰提議。

猛的提醒了大家,一些反應快的快速奔回自己的房間裏,收拾一了一點貴重物品就往後門跑去。

往日二虎帶着人守在後門,他們根本就沒有機會逃出去,現在有機會逃走,她們自然不會放過。

蘇齊一看,這裏應該是後院,離前院還有些距離。

也正在蘇齊思索的瞬間,有一批訓練有素的護衛飛身過來。

蘇齊回頭看了一眼黎小暖。

皺了皺眉頭,問道:“你怎麼還不快離開。”

“我不離開,我要和你一起。”

黎小暖堅定看着蘇齊說道。

“真是麻煩。”蘇齊低吼了一聲,眼前的護衛已經朝着他攻擊過來。

蘇齊顧不上其他的,飛身和十幾個護衛交鋒起來。

整個後院亂做一團糟,到處都是逃走的身影。

“攔住她們,給我攔住她們。”李虎大聲的喊道。

一些不敢上前去抓蘇齊的人,試圖攔住逃跑的姑娘和孩子。

可是蘇齊哪會讓他們如意,手中的梅花暗器如游龍一樣射進那些試圖攔住逃跑的女孩的護衛身上,個個應聲而倒。

小小的身影穿梭在十幾個護衛當中,捉弄得十幾個護衛碰撞在一起,他們卻連蘇齊的衣角都沒有碰到。

強烈的金玄期七階的修爲,已經快把這個不起眼的後院夷爲平地了。

猛的,蘇齊瞥見一個白色的身影正朝着這邊走來。

身後也帶着幾個修爲不低的人。

蘇齊眼尖的發現,那個白衣男子居然是姬煜。

姬煜可是神玄期六階的修爲,他貌似有些打不過,猛的在空中撒了一包藥粉。

不在抱着玩耍的心態,蘇齊快速的從十幾個護衛身邊掠過,飛過之處,盡是倒地的聲音。

“快跑。”蘇齊拉上目定口呆的黎小暖。

往後門跑去,剩下的孩子和姑娘們已經逃的七七八八的了,有的爲了安全起見,一直跟着蘇齊跑。

“啊!”李月娘帶着姬煜趕到的時候,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起。

“二虎,人呢?”李月娘怒聲問道。

“公子,他們跑了。”

二虎顯然是腰折了,一直躺在地上起不來。

滿臉痛苦的神情。

“真是一個廢物,連一個孩子都對付不了,本公子養你們何用?”姬煜惱怒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公子,後院的姑娘和孩子全部逃跑了。”

姬煜的貼身護衛志和走到姬煜的身邊,輕聲說道,這志和是志揚的弟弟,哥哥死在了明月山莊裏,連屍首都被魔獸吃了,這幾日,他的心情非常的不好!臉上一片陰鬱,心裏總是在想着怎麼爲哥哥報仇。

“該死的,還不快去追。”

姬煜滿臉怒氣,那雙原本就陰沉的眸子中,跳躍着火花。

“走。”志和一聲令下,正擡腳要走,突然聽到有人倒地的聲音。

姬煜一看,眼眸裏閃過一絲驚訝和憤怒。

“他們中毒了,現在手腳無力,志和,你立刻去前院,帶上所有的人,一定要把他們給本公子抓回來?”

“是,公子。”志和快速的飛身離開。

姬煜陰沉的看着李月娘,“那個孩子是誰?你可有打探清楚了?”

李月娘身子瑟瑟發抖,不敢擡頭看姬煜。

“回,回公子,是今天剛剛送過來的,還沒來得及打聽清楚……。”

“混蛋,本公子告訴過你多少遍了,買進來的女子或者是孩子,都必須提前打聽好身世,你把本公子的話當成耳邊風了嗎?要不是念及你打理風月樓這麼多年的份上,本公子一掌劈了你,還不快點去叫人過來收拾這裏,叫官府的人看到了,這風月樓可就要徹底關門了。”

姬煜的臉上噬着雷霆之怒,看着滿地疼哼哼唧唧的護衛,他怒火沖天,殺機前所未有的濃烈,一個小屁孩居然能毀了他花了幾年時間才建立起來的風月樓,卻因爲抓不到罪魁禍首而無可奈何。

一個孩子會是金玄期七階的修爲,會是誰呢?

姬煜眯着陰沉的雙眸,冷冽的看着後門的方向。

而這邊,人來人往大街上,蘇齊身後大大小小跟着一羣人在跑,熱鬧的大街上的人個個奇怪的看着他們。

“呼!”蘇齊跑到一個人少的巷子裏停了下來,大口大口的喘着氣,轉身看了看。

“你們跟着我幹什麼?全部在一起,會很容易引起注意的,他們很快就會追上來的。”

四五個十七八歲的女子和七八個女孩,兩個男孩,眼眸直直又驚恐的看着蘇齊。

“小公子,你雖然把我們都救出來了,可是我們都是無家可歸的人,逃出來後也不知道去哪裏。”

一個女孩抿了抿脣,大膽的開口說道。

蘇齊一聽,差點暈過去,他們無家可歸關他什麼事情啊!他要是把她們帶回去,他的光榮事蹟就會被她老孃發現的,被他老孃發現,他可以去孃親的小黑屋裏住一個月,不,是住一年了。

“反正你們不能跟着我,你們各自找生路去。”

蘇齊一臉堅決,他可不想找罪受。

“公子,求你收下小暖吧!小暖的家人都死了,就只剩下小暖一個人了,要是公子不手下我們,一轉身,我們還是會在被人牙子抓走的,公子,求求你了。”

小暖跪在地上,一臉堅決的看着蘇齊。

她能看得出來,蘇齊是一個善良的人,跟着他,就是做一個丫鬟也比進青樓被人凌辱的好。

“你怎麼也跟着起鬨呢?”

蘇齊無語的看着黎小暖,他只是順便救一下這個女孩,然後玩心大起的想玩一玩,沒想到惹到了這麼多的麻煩。

“頭,他們在那邊。”

“追。”志和圓圓的臉上噬着陰沉的冷笑,看你往哪跑?

“不好,他們追上來了,你們快跑,我擋住他們。”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