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蛋的腦袋與身體分家,血漿迸裂,我的眼前只剩下鮮血。

再緊接着,冷陌出現在我面前,手凝聚起冰錐,對我說:“你礙我大業,饒你一條賤命只是因爲你對我還有用,還想讓我喜歡你?呵,你有資格嗎?”

話畢,冰錐刺入我左邊肩膀,劇烈的疼痛襲來,冷陌笑着對我說:“滾回你的人間去,我要與洛柔洞房花燭。”

……

冥界的畫面一遍遍在我眼前重複的放,我卻沒有一丁點反應。

“不可能啊,這不是你最脆弱的地方嗎?你怎麼可能疑點情緒都沒波動的!”潛伏在我身體的施術者說。

我冷笑,淡淡回答:“心死過一次不會再死第二次,你這幻術太幼稚。”

“該死!區區小人類也敢口出狂言!讓我來看看你的未來到底會慘死成什麼樣子吧!”

伴隨着施術者的大喊,畫面再次轉換。

這次我來到一片殘垣,到處都是戰鬥後的痕跡,屍橫遍野,血流成河,我站在屍體戰場正,地的屍體,竟看到了熟悉的人!

“夜冥?!”

夜冥躺在地,胸膛裂開了很大的洞,卻沒有呼吸,我扭頭看到左邊躺着的人是宋子清,右邊躺着魑魅,還有寒羽,流月,地府的翠花也抱着孩子瞳孔大張,閻王,牛頭馬面,還有孫遠凡,孫巧巧,童畫,我的父母,甚至連冥王都倒在不遠的地方,所有人都死了。

對了,還有冷陌,冷陌人呢?!

我一扭頭,看到冷陌站在我身旁,我張口想叫他,他卻在我眼前直愣愣倒了下去,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着我,他胸膛插進一把劍,是我手握着的劍。

蓄愛已久 我大驚,把劍抽出來,冷陌胸膛噴出了好多血,濺在我臉,這把劍是斬屍劍,不對,這是放在冥界的神劍!

我手握神劍,神劍和我衣衫沾滿鮮血,所有人都死在了我腳下。

“嘖,好可怕,沒想到你竟是未來的終結者。”施加幻境的怪物說。

未來的終結者……

這是我的未來?

我的未來,殺了所有的人?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前面的天空有張臉在笑,是誰的臉?

我想看清楚,魔魘似的一步步朝着那張臉的方向走去,近了,近了,我要看清楚是誰,是誰在主導着這一切?

“童瞳!”紅紅的聲音忽然猛地刺進我耳朵。

我狠狠一怔,停下腳步,回過頭。

微風拂面,身後是茂密森林,哪裏有戰場,哪裏有死人?

“童瞳我抓到它了!”紅紅在我身旁,手抓着團霧氣。

是一團霧氣,扭曲的嘴,咧着像在笑,細小的雙眼,很抽象,整張臉由霧氣拼成。看去非常詭異,除了臉,手腳身體,都沒有。

“它大概沒料到你身體裏還有另外一個靈魂,想要侵入你身體,被我抓了空檔抓住了。”紅紅說。

我卻還沒有從剛纔的幻境回過神來,呆呆望着紅紅。

霧氣扭頭看向我,嘴咧成月牙:“未來的你會殺了所有與你認識的人,包括最親密的朋友,愛人,這是真相,我並沒有使用幻術,我只是看到了你的未來而已。”

未來的我,會殺了所有的人?

“童瞳你別聽這怪物滿口胡言!你快清醒過來,否則又要被它趁虛而入了!”紅紅大叫。

我會殺了所有人,包括最親密的朋友和愛人嗎?

“童瞳!”

……

我拿出斬屍劍,一步一步走到這隻霧氣怪面前,舉起劍。

“你還要殺我麼?我可是知道更多關於你未來的祕密喲,難道你不想知道,未來你會和誰成爲一對嗎?你不想知道天雷劫會發生什麼事嗎?你不想知道愛着你的人最終是什麼結局了?你不想知道……”

“我不想知道。”我打斷怪物,劍高舉過頭頂,朝着怪物斬下:“未來之所以叫做未來,是因爲,它不可預知。” 斬屍劍斬到霧氣,霧氣散開,從紅紅手滑走,漂浮到空,又重新變成了霧氣的樣子,大笑着:“我乃魑魅王蜀山守門人,練成霧鬼能力,化爲霧鬼,人人都叫我霧隱鬼。 你壞我大王稱王大業,今日是你的死期!”

又是魑魅的手下,這些手下也太忠心了吧,一個個的都那麼希望魑魅統治世界的。

“別跟它廢話,童瞳斬屍劍給我,我滅了它!”紅紅不耐煩的說道。

“好。”我把斬屍劍扔給紅紅。

紅紅握住斬屍劍彈射向了這霧隱鬼。

可這霧隱鬼果真無形無身,火焰傷不到它絲毫,沒一會兒,它又重新聚集在了一起。

霧隱鬼眼睛滴溜溜轉了轉,忽然散開,周圍霧氣一下子變濃了,我警惕看着四周,身體猛地一緊,低頭,霧氣纏繞了我身體,霧隱鬼的樣子出現在其:“我吃了你!”

“要吃我,看你牙齒好不好了。”我淡笑,再次咬破指頭的血。

“怎麼,那麼迫不及待想被我吃嗎?都自己主動咬開自己的血了。”霧隱鬼桀桀笑着。

“愚昧。”我將手指的血滴到了霧氣身。

霧隱鬼啊的大叫了一聲,解開了對我的糾纏:“你是什麼怪物!”

“我纔不是怪物。”我說着,紅紅落回來了,將斬屍劍重新交到了我手,我將血抹到斬屍劍,改爲雙手握劍,左膝微彎。

霧隱鬼大笑:“怎麼,你以爲你的劍能砍的到我沒有形態的身體?笑死個人了。”

我柳眉輕挑:“不好意思,我剛好能砍。”

話落,我迎着霧隱鬼衝了去。

霧隱鬼死之前,大概還不知道它到底是怎麼死的吧。

看着眼前一團黑氣灰飛煙滅,我收起斬屍劍:“真是不好意思霧隱鬼,我剛好是你的剋星。”

我的血能斬萬物,包括空氣,火焰,當然,還有霧。

幻境漸漸散去了,冷陌和魑魅重新出現在我眼前。

“有事沒事?”冷陌先一大步來,抓着我到處檢查。

以往跑最快的魑魅這次卻站在原地,只是眼神像小狗一樣的看我:“對不起,二貨,我沒想到霧隱鬼都會來了……”

我輕輕從冷陌懷裏抽離開,退了兩步:“你們剛纔有看到我在做什麼嗎?”

“看到你在手舞足蹈亂嚷嚷,還哭了。”冷陌一邊說一邊來捧我的臉,我想躲,他瞪我:“別動!”

他細細的看我:“哭的那麼傷心,眼眶那麼紅,還在聲嘶力竭的喊不要不要,霧隱鬼能看到人的過去和未來,你……是不是又回到了那日的冥界,所以才那麼的,看去那麼的,絕望,小東西,我……”

哭?聲嘶力竭喊着不要不要?

不不不,霧隱鬼讓我重新回到冥界刑場的時候,我一點情緒變化反應都沒有,我哭和喊,是因爲看到了未來,那副慘不忍睹的戰場……

不過誰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虛假的,我沒說出來。

“再往前走馬離開蜀山了,我保證不會再有屬下來阻礙我們了,二貨,你相信我。”魑魅語氣可憐兮兮的,像是在求我原諒。

“收起你那副噁心的嘴臉。”冷陌很不滿的說。

我沒搭理這兩人:“離開蜀山很快會到天河了,走吧。”

魑魅說的對,穿過叢林,再回頭,蜀山險峻的樣貌在身後,我們離開了蜀山。

下一個地方是天河,不知道在那裏等待我們的,又會是什麼。

不管是什麼,算日夜兼程,我也要趕去宋子清那裏!

*

在我想象,天河應該是一條巨大的河流,河面漂着霧氣,有海還高的浪花,河底暗礁很多,很難通過。

可面前這個冒着熱氣圍着圍欄,掛着個牌子在外面,寫着‘溫泉’到底是個什麼鬼啊!

我擡起頭,敞開的門有個牌匾,面大大寫着兩個字:天河。

原來這是所謂的天河……我真是想太多了。

關鍵這溫泉山莊,還是兩隻鬼魂經營的,生意特別好,從門裏進去的都是山精鬼怪。

一男一女兩鬼魂看到我們站在外面猶豫着要不要進去,頓時朝我們跑過來。

男鬼說:“三位客人你們好,咱家的溫泉可是出名的舒服,三位要不要去試試啊?”

女鬼看到我之後大叫一聲:“啊!”

男鬼被嚇的跳起來幾丈高,朝女鬼腦門一拍:“死婆娘你叫牀啊!”

我:“……”

“她是人!” 秀色田園:農家醜媳凶又甜 女鬼咬着指甲指着我。

我皺眉。

冷陌一把將我扯進他懷裏,對兩隻鬼說:“冥界人。”

我掙扎了一下,冷陌強硬的沒放開我。

“啊原來是冥界人啊。”兩隻鬼也真好騙,不再懷疑了,衝我們做出邀請的姿勢:“長途跋涉想必三位客人肯定都累了,進來泡個溫泉休息休息吧。”

“不去。”我立馬回絕。

“這溫泉裏有直達一線天橋的纜車,但這兩隻鬼奸詐的很,不泡他們的溫泉,我們是坐不了纜車的。”冷陌對我低聲說。

異界升級成神 還有這種說法?

魑魅前來,站我另一邊:“要去一線天橋這裏確實是最近的地方,我們一路往這邊趕也沒耽擱多少時間,你面色那麼疲倦,這裏的溫泉是好修養的地方,我建議停下來休息再說。”

我本想再次拒絕的,但紅紅說我有傷在身,要是再勉強趕路,指不定會得不償失,要去救宋子清必須保持最好的狀態,防止出現萬一情況,我便只好答應了。

兩隻鬼將我們迎接了進去,指着更衣室:“男士在左,女士在右,人妖在地下哦。”

“我腰有傷,能泡溫泉麼?”我問了句。

“當然能!”女鬼笑眯眯的說:“小姑娘一看是第一次來我們這裏泡溫泉,我們這裏的溫泉是火山噴發天然形成的,特別神的是,這火山底下有天然的藥材,形成了這個世界獨一無二的天河溫泉,溫泉裏的水不僅不會讓你的傷口感染,還能爲你療傷,放心的去泡溫泉吧,你的傷能在這裏得到很好治療的。” 如此說來,這天河倒也神,也許在這裏停留片刻,會有意想不到的修煉效果呢?

我便沒再問什麼,進了女士更衣室,冷陌和魑魅去了男士的。

更衣室裏在換浴袍的要麼是臉鮮血淋漓的厲鬼冤魂,要麼是長相古怪蛇臉人身各種各樣的山精,我一進去所有山精鬼怪的視線都投射到了我身,個個赤着身體,我第一次見到山精鬼怪裸體的樣子,特別怪異,我低下頭,拿着之前那女鬼老闆給我的鑰匙,找到了自己的櫃子,打開來,裏面有套白色的浴袍。

我突然不想換了。

試想,面前這件浴袍,也許被無數只女鬼無數只女精怪穿過……

“一看你是新來的。”我旁邊來了個七竅流血的女厲鬼。

我讓了讓。

“這都一次性的,防止彼此之間有什麼病相互傳染,畢竟大家都死多少年了,要不是修煉了無數年,身都有黴味了,要反覆穿得多不舒服啊,也不乾淨,你說對麼。”女厲鬼跟我說。

一聽這女厲鬼說的,我更不想去泡溫泉了。

“不過這溫泉神的很,鬼和怪只要去泡了,能去除身腐屍的味道,讓我們變得和普通人一樣呢,只不過持續的時間不是很長,兩三天又會變回來了,哦對了我跟你說,還能美容養顏,你看我的臉,是不是很年輕?”女厲鬼雙手托腮捧着她的臉給我看。

在我的眼睛裏,這是一張七竅流血佈滿屍斑皺紋慘不忍睹的臉,不明白哪裏能美容養顏了?

我特別違心的點點頭:“嗯,看去好年輕,皮膚好好。”

“你猜猜看我多少歲了?”女厲鬼被誇之後心情很好,又問我。

我鬱悶不行,抓抓腦袋,想了想,看她這屍斑程度,至少也應該有個百來歲了吧,紅紅讓我說有兩百歲,這孩子太不懂事,我對女鬼扯着笑,張張嘴:“應該是有……”

“我今年有500歲了!看去是不是像只有300歲的樣子?哈哈哈!”

“呃,是,是,是隻像300歲,很年輕,很年輕。”

紅紅在我身體裏笑翻了。

“唉,真羨慕你們冥界人,壽命長容貌又漂亮年輕,能力也強大。”女厲鬼說了兩句,總算是離開了。

我吁了大大一口氣。

不知道爲何,我身人的氣息是不是弱了很多,這些山精鬼怪竟然都沒嗅到嗎?

我把這疑問問了紅紅,紅紅說大概是因爲我修煉了血邪術,血液又較特殊,所以散發出來的氣味會夾着邪氣吧。

算了不想了,我伸手拿出浴袍。

一想到溫泉裏會有腐屍味,山精身掉下來的黴,厲鬼身流出的血,我對這溫泉一丁點興趣都沒有了。

可我還是換了浴袍,進溫泉,不一定要下水,不是嗎?

我脫了t恤,露出腰纏着的白色繃帶,剛脫了內衣,後面有隻雞臉的山精大叫:“啊呀你這冥界人胸好小喔!”

重生之沁心 靠!

“噗哈哈哈哈!”紅紅再次笑倒。

我忍,我不想跟這些愚昧無知沒有眼光的山精鬼怪一般見識!

那雞精從後面戳我肩膀:“小姑娘你這樣不行啊,男人可都喜歡我這類型的,你以後還怎麼嫁人呀。”

是可忍,嬸嬸都忍不了了!

“說的跟你胸有多大似的!”我扭頭,在看到這雞精的胸時,差點沒把舌頭咬掉下去。

我勒個去,這雞胸脯也太大了吧!

這雞精看去又醜又矮,沒想到雞胸脯真不是一般的有料。

“呵呵,我收回剛纔那句話,您胸大,您說話。”我訕笑兩句,連忙套浴袍把自己的胸遮起來。

二十分鐘後。

我裹着浴袍穿着拖鞋,穿過一道小門,進入了溫泉區。

冷陌和魑魅站在進入溫泉的口那兒等我,兩個男人都赤着胸膛,胸膛精瘦,身材好到爆表。

“怎麼那麼慢,你是烏龜嗎?”冷陌抱着胳膊,視線在我身到處亂打量。

魑魅也是,盯着我露在外面的皮膚不離開,兩個變態!

這溫泉山莊大到人神共憤,果然是天河,天河般的廣闊度啊。

相應的,裏面各種山精鬼怪也很多,吵吵嚷嚷的,出的熱鬧。

地板很滑,我踩着拖鞋小心翼翼的小碎步往前走,前面的冷陌沒耐心了,折身回來,特別粗魯的勾了我的腰,我啊了聲,他兇我:“叫個屁!”

我撇撇嘴:“兇什麼啊。”

不過因爲實在太滑,我可不想滑下去和那些厲鬼山精一起泡個池子,沒敢亂動了,安安分分挨着他。

有打工的小女鬼說前面不遠有私人單獨泡的池子,是經過專門消毒的,不過費用會較高,冷陌和魑魅哪裏像是缺錢的主兒,頓時扔了大鈔給小女鬼,讓小女鬼去騰開個乾淨的私人浴池,小女鬼忙不迭的跑前面引路去了。

我穿的浴袍太寬大了,一直往肩膀下掉,冷陌偏頭要跟我講話,一下子愣住,瞬間眼神深了。

我愣了愣,順着他目光低頭去看,這才發現,我只顧着東張西望,浴袍脫了半邊,香肩半露,好不旖旎,膚色潔白細膩,裏面的貼身浴衣若隱若現出我的翹挺。

我連忙把浴袍拉去,低聲罵他:“流氓你看哪兒!”

冷陌眯起眼睛,眼底閃過一道濃烈的情慾,讓人顫慄,但很快他又壓了下去,看了看周圍,有幾個男性山精正在注視我,他陰着臉,將我按進懷裏,嚴嚴實實把我裹好。

幸虧魑魅走在後面,不然冷陌估計得把這天河全冰凍起來。

我臉也紅不行,沒掙脫他的懷抱。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