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雪看看時間,還差二十分鐘。

山上傳來大笑,正是渡邊麻旦的聲音,道:“江東弟子多才俊,捲土重來未可知。葉大師,昨夜裏無功而返,狼狽而退,今夜裏捲土重來,你又有幾分勝算?”

隨後,渡邊的身影緩緩走來,身後跟着兩個同樣的黑衣忍者。

“你倒是會吹牛皮!”葉知秋冷笑,說道:

“昨夜裏,本法師斬丑時之女,殺袖引小僧,砍鬼樹木魅,雷轟輪入道,火燒一丈棉,剿滅古庫裏……殺得你們東瀛小鬼哭爹叫娘,魂飛魄散,怎麼就變成了你嘴裏的‘無功而返狼狽而逃’?百目鬼和泥田坊,不過都是螳臂擋車,你以爲,他們也能攔住我?”

渡邊麻旦哈哈大笑:“我這裏有東瀛百鬼,葉大師昨晚消滅的,只是可憐的一點點,九牛一毛而已。以你昨晚的進度,別說是半個月,半年你也不行。”

“不用逞口舌之利,你先滾回你的鬼窩,等着做俘虜吧。”葉知秋冷笑。

“好,我恭候葉大師的法駕。就怕葉大師做了俘虜,步張水生和姜銘濤的後塵,再見面時,成了我的階下囚。”渡邊哈哈大笑,轉身而去。

蔡光輝雙眼冒火,看着渡邊的背影,咬牙切齒:“師父,今晚破了東瀛鬼陣,我就用大木頭,捶死這個孫子!”

“放心吧,有的是機會。”葉知秋說道。

九點一到,前方鬼霧涌來,鋪天蓋地,對方已經做好了接戰的準備。

“師父,還是我先上!”蔡光輝一馬當先,揮動新亭侯刀,衝進了鬼霧之中。

許兆麟等鬼童子,也配合蔡光輝,一起衝陣。

東瀛陰陽師的手段,和昨晚的套路差不多,首先是車輪鬼‘輪入道’出戰,數量衆多,鋪天蓋地,海嘯一般,從山頂上滾滾而來。

蔡光輝和鬼童子陷在車輪鬼的大軍之中,難以前進。

葉知秋和柳雪奮起神威,強行突破,一路上殺得鬼哭狼嚎,越過車輪鬼,向山頭挺進。

“哈哈哈,葉知秋,我在這裏等着你們!”一聲賤笑,前方的山路上,百目鬼忽然現身,渾身上下,所有的眼睛都在放光。

隨後,泥田坊也展開了攻擊,一塊塊臭泥巴砸了過來,如雨落紛紛。「4.22日,第二更」 手機閱讀

這交戰的場景,和昨晚一模一樣。

甚至,還多了輪入道在身後的攻擊。

因爲葉知秋和柳雪,已經越過了輪入道的陣地。

現在,輪入道轉過頭來,從山下向山上衝擊。

也就是說,葉知秋等人,陷在輪入道和百目鬼泥田坊的夾擊之中。

不過,葉知秋和柳雪經歷了昨夜裏的戰鬥,也早有準備。

蔡光輝發起巨木陣,將身後的輪入道全部擋住;

柳雪祭起無極符,護在葉知秋的身邊,同時一揚手,一條蛇影騰空而去,直奔百目鬼。

百目鬼吃了一驚,急忙擡頭,以目光來射空中的蛇影。

可是空中的蛇影忽然放大,凌空一扭腰,變成了兩丈多長水塘粗細的一條巨蟒,蛇尾橫卷,啪地一下,正中百目鬼!

巨蟒當然是蘇珍所化,她現在修爲不夠,但是在現形的情況下,還是有些妖力的。

當百目鬼目光射來的時候,蘇珍一扭身,避開了目光,蛇尾對着百目鬼猛地一拍。

“哎呀……啊!”百目鬼一聲慘叫,鬼影被直接拍扁,紙片一樣趴在地上!

“神光急照,天心正法!”葉知秋抓住機會搶上前去,一道天雷破劈出。

轟地一聲響,百目鬼被炸得四分五裂,伴隨着地上的塵土,向四周飛濺!

那一百隻眼睛,飛上天空還在各自放光,不過,目光再沒有那麼凌厲,只是一瞬間,便漸漸暗淡下來。

許兆麟等鬼童子一聲吆喝,直撲不遠處的泥田坊。

泥田坊鬼,大約有七八個,原本都躲在百目鬼身後的光芒裏投射臭泥。

因爲百目鬼的目光太強烈太迷幻,詭異的光芒,遮擋了這些泥田坊。

所以,先前的時候,大家只看見臭泥飛來,卻看不見泥田坊的所在。

此刻百目鬼被消滅,泥田坊失去了掩護,無可隱形,各自現出了鬼影。

鬼童子殺到,如摧枯拉朽,頃刻間剿滅了幾個泥田坊。

葉知秋連連揮掌,驅散了身邊的鬼氣。

回頭看,蔡光輝憑着巨木陣抵擋山下滾滾而來的輪入道,已經漸漸不敵。

部分輪入道,已經穿過巨木陣,攻了上來。

“這些輪入道非常麻煩,殺之不絕,纏着我們,對我們是個很大的牽制。雪兒,有沒有辦法徹底消滅這些東西?”葉知秋問道。

“我還沒想到什麼好辦法……”柳雪搖頭。

話音剛落,山頭上一大片身影衝來,喊殺聲震天!

不過,那些喊叫之聲都是東瀛鳥語,葉知秋一句也聽不懂。

“來得好,我最喜歡這種混戰了!”葉知秋哈哈大笑,催動赤元劍,以劍化無極開道,向前衝去。

柳雪也催動無極符,和葉知秋共進退。

轉眼間,大批人影衝到身前。

詭異的是,這不是鬼影,而都是血肉之軀!

而且這些傢伙的脖子都很長,彷彿鵝頸。

柳雪無極符一揮,已經切下了幾個鬼腦袋。

可是那些鬼腦袋就地一滾,竟然騰空飛起,張大嘴巴,向葉知秋和柳雪咬來!

“東瀛飛頭蠻,靠着腦袋吃人。他的身體沒有攻擊力,打他的腦袋就行!”柳雪叫道。

飛頭蠻,東瀛國的長頸妖怪,是妖非鬼。

這種妖怪善於僞裝,白天的時候,和活人沒有差別。他們喜歡去別人家裏借宿,到了半夜,等到別人睡着了,飛頭蠻的脖子就會變長,甚至比長頸鹿的脖子還長,然後從脖子上脫離,變成飛頭,將主人家全家害死。

其實在華夏國的古籍中,也有對這種妖怪的記載和描述。《搜神記》和晉代的《奇譚異聞錄》裏面,記載的‘落頭氏’,也是這樣的妖怪。

只是葉知秋不明白,不是說東瀛百鬼嗎,怎麼妖怪也出來了?

而且,飛頭蠻這樣奇特的妖怪,居然還能大批量出現,真是奇哉怪也。

東瀛陰陽師也真有本事,居然蒐羅了這麼一大批妖怪!

葉知秋舉劍亂射空中的飛頭,一邊說道:“這些小鬼子不講信用啊,不是說東瀛百鬼嗎,怎麼把妖怪也放出來了?”

柳雪也催動無極符,斬殺飛頭,一邊回答道:

“這是文化差異了……東瀛鬼子認爲,鬼和妖怪是同類,都屬於神的一種。神,有時候也是妖怪或者老鬼。所以呀,等會兒東瀛陰陽師放出幾個東瀛神仙來,你也不用吃驚。”

葉知秋哈哈大笑:“他們會不會把東瀛鬼子的祖宗天照大神,當成小鬼放出來?”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反正鬼擋殺鬼,神來殺神吧,不用客氣。就算天照大神來了,也照殺不誤。”柳雪說道。

天照大神,是東瀛國的創世之神,其地位,相當於華夏國的太上老君,相當於佛門中的如來佛。

忽然間,葉知秋又想到一個問題,問道:“對了雪兒,這些飛頭蠻是妖怪,體內有沒有內丹,能不能拿來,讓蘇珍幼藍修煉?”

“沒有,東瀛國的鬼物,大多都是以穢氣修煉的,跟我們華夏國的清氣,恰恰相反。所以,他們不會結成內丹,就算結成內丹,也是臭不可聞。”柳雪說道。

正說話間,蔡光輝忽然哎呀一聲慘叫:“師父,我被飛頭咬中了!”

葉知秋吃驚,急忙回援,卻見一個飛頭掛在蔡光輝的右後肩上,死不鬆口。

蔡光輝大概痛疼難當,顧不上控制巨木陣了,在原地又躥又跳。

巨木陣失控,潮水一般的輪入道,更是蜂擁而來。

“用刀子反拍飛頭!”葉知秋大叫。

蔡光輝反應過來,急忙揮刀,向着肩後反拍!

啪地一聲,那個飛頭被刀身拍中,應聲而落。

“草泥馬,敢咬我!”蔡光輝怒氣沖天,衝着地上的飛頭一腳踢去。

可是飛頭忽然一張口,又咬住了蔡光輝的腳尖!

“尼瑪……好痛!”蔡光輝大叫,一隻腳跳動,手忙腳亂,又用新亭侯刀來拍。

輪入道潮水一樣涌來,配合着飛頭蠻,混戰再次開始。

漫天都是飛頭蠻,滿地都是車輪鬼,讓葉知秋和柳雪手忙腳亂,難以應對。

葉知秋連番施展各種法術,還是難以前進。

“雪兒,敵軍兇猛啊,數量太大,佔了絕對優勢。這樣混戰下去,恐怕進展很慢。”葉知秋說道。「4.22日,第三更」 手機閱讀

柳雪點頭,說道:“飛頭蠻不算太難對付,就是這個輪入道,數量太多,干擾我們的行動。不如先撤吧,等我們想個辦法,消滅輪入道以後,再繼續向前。”

“行,我們往後撤!”葉知秋一點頭,轉身向着山下衝殺。

鬼童子和蔡光輝各自用命,隨着葉知秋和柳雪,一起突圍。

上山容易下山難,往回撤也同樣艱難。

因爲突圍的時候,葉知秋還要收縮蔡光輝的大木頭,把巨木陣帶回來。

一個小時以後,葉知秋和柳雪才殺出重圍,脫離東瀛鬼陣。

蔡光輝累得氣喘吁吁滿頭大汗,坐在地上休息,罵道:“這些倭寇不講道義,使用鬼海戰術,鬼多欺負鬼少,根本就不公平啊!”

許兆麟也哭喪着臉,說道:“是啊,他們的車輪鬼就成千上萬,我們就四個鬼童子,實在是難以抵抗。”

葉知秋想了想,忽然笑道:“要不,我把黑白無常叫來幫忙?”

以黑白無常的戰鬥力,應該可以獨當一方。

只要黑白無常配合蔡光輝,攔住車軲轆鬼,葉知秋和柳雪,就可以放開手腳,向前衝擊。

“鬥法之前,東瀛陰陽師說過,不能向冥界借兵。黑白無常幫忙,我們算不算違規?”柳雪問道。

“不算。當時說的是,不能向冥界大規模借兵。黑白無常以朋友的身份參戰,不代表冥界,肯定不違規。”葉知秋說道。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葉知秋話音剛落,就聽見山外傳來黑白無常的號子聲。

葉知秋大喜,急忙開口招呼:“兩位老哥,我在這裏!”

鬼影一晃,黑白無常一起出現在葉知秋的身前,各自施禮。

黑無常笑道:“葉老弟和東瀛陰陽師鬥法,情況怎麼樣了?”

“你們二位也知道鬥法這件事?”葉知秋問道。

黑無常點頭:“我們兄弟倆剛剛從湘西過來,是龍虎山天師,委託我們來的。”

“天師大真人,委託你們來助戰?”葉知秋一喜。

“天師說,如果規則允許,我們就可以助戰。”黑無常咧嘴一笑,說道:“一些東瀛小鬼,應該不難對付。葉老弟,要不要我們兄弟,替你衝殺一陣?”

“好啊,我剛纔還在尋思,請二位老哥幫忙的。你們只要不代表冥界,以朋友的身份幫我,就不違規。”葉知秋說道。

白無常抖動拘魂索,冷笑:“等我去把這幫東瀛國,一網打盡!”

“兩位不可大意,等我先把對方的情況,說給你們聽。”柳雪攔住了黑白無常,將這兩晚的戰況,簡單說了一下。

黑白無常耐心聽着,頻頻點頭。

柳雪將對方的情況說完,這才道:“二位無常大人,多加小心。”

葉知秋又說道:“鬼童子,跟着無常陰帥一起上山。”

鬼童子得令,和黑白無常一起,向着山上殺去。

葉知秋和柳雪等人,原地等待。

黑白無常的鬼影衝向山頭,頓時,喊殺聲大作,鬼哭狼嚎,雞飛狗跳。

葉知秋和柳雪看不到山上的戰況,但是根據喊殺聲判斷,雙方的廝殺應該很激烈。

蔡光輝提着新亭侯刀,踮腳而望,問道:“師父,要不要我去助戰?”

“不用管,等黑白無常殺一陣再說。”葉知秋說道。

一炷香之後,黑白無常帶着葉知秋的鬼童子衝了回來。

“小鬼子陰陽師好厲害!”黑無常扶了扶頭上的高帽子,說道:“他們有哭喪棒和招魂幡,法力不小,比我們的拘魂索還厲害。要不是跑得快,我們兄弟差點被抓去了!”

葉知秋哭笑不得:“黑白無常就是專門拘魂抓鬼的,難道,還能被別人抓去?”

許兆麟說道:“這次倒是沒有車軲轆鬼,可是渡邊麻旦親自上陣,手裏的招魂蟠威力很大,的確難對付。”

“這麼說,我還是要上去,親自對付渡邊麻旦。”葉知秋想了想,說道:“你們全力以赴,阻擋輪入道,飛頭蠻和渡邊麻旦,交給我們。”

“行,你們對付人,我們對付鬼,分工合作。”黑無常說道。

稍事休息,葉知秋帶着大家,再次發起進攻。

渡邊麻旦的戰術,非常靈活。

看見葉知秋和柳雪殺來,渡邊立刻做了調整,再一次放出輪入道。

葉知秋帶着大家,一鼓作氣衝過輪入道的隊伍,然後讓蔡光輝佈陣防守,將輪入道阻斷在身後。

黑白無常和蔡光輝,共守巨木陣。

葉知秋用赤元劍開道,和柳雪向前廝殺。

飛頭蠻又來,在空中飛舞襲擊,怪笑着,來去似流星。

“知秋,我用無極符防護,你用赤元劍進攻!”柳雪說道。

“好!”葉知秋答應一聲,飛劍斬兇,只攻不守。

沒有了輪入道的礙手礙腳,葉知秋和柳雪輕鬆了許多,赤元劍和無極符一攻一守,配合默契,沒多久便射下了七八顆飛頭。

空中還有十來個飛頭蠻,都已經有了畏懼之意,不敢逼近。

“如此看來,飛頭蠻也不厲害。”葉知秋殺得興起,叫道:“渡邊,別躲了,聽說你的招魂幡厲害,出來較量一下吧!”

嘩啦啦風聲響起,一匹黑色的綢布,忽然從山上飛來,卷向葉知秋,渡邊的聲音隨後傳來:“葉大師,我這不是招魂幡,是百鬼幡!”

話音剛落,黑布展開如大旗,上面果然都是猙獰的鬼臉!

渡邊手持旗杆左右揮舞,無數鬼影從百鬼幡上面飄出,圍住了葉知秋和柳雪。

“雕蟲小技,也敢班門弄斧!”葉知秋閃身出了無極符的防護圈,連發天雷破,來戰渡邊麻旦。

渡邊麻旦的百鬼幡,分爲黑白兩面。

黑麪上是白色鬼影,白麪上是黑色鬼影,隨着渡邊的揮動,源源不斷地飄出。

這顯然是渡邊培養的厲鬼,一個個都很兇悍,道行極深。

他們被葉知秋的天雷破震退,重新飄回百鬼幡中,片刻之後,又能滿血復活,從百鬼幡中飄出,再次戰鬥。

“知秋,別打這些鬼影,直接對付渡邊!我從正面,你從背後!”柳雪說道。

「4.23日,第一更」 手機閱讀

葉知秋點點頭,一個奇門遁形,轉到渡邊的身後,舉劍就刺。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