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丟失通幽令牌,是我的不對,我不會跟他們吵架的。”葉知秋點點頭,緩步而出。

柳雪和夏偉玲,也不出面,讓葉知秋單刀赴會。

無憂觀外,姚黃宋吳等人正在喝茶。

看見葉知秋出來,吳老幺忽地站起來,大聲叫道:“葉知秋,你終於捨得出來了?”

葉知秋懶洋洋地上前,說道:“我再不出來,估計你們要拆了無憂觀,把閣皁山掘地三尺吧?”

“少廢話!”吳老幺上前,手指葉知秋:

“你不去找通幽令牌,反倒在這裏結婚,真會享受啊!你說,這是什麼意思?是不是不打算歸還通幽令牌了?”

葉知秋打開了吳老幺的手,冷冷地說道:“三個月的期限還沒到,你急什麼?”「5.9日,第一更。」

「本章完」 “我改變主意了,不打算給你三個月!”姚老大也板起臉來,說道:

“葉知秋,我要你一個月之內,拿回通幽令牌。否則,我們只好把你押回龍虎山,一輩子關在那裏!”

“關押我?”葉知秋冷笑。

“怎麼,你丟失了通幽令牌,我們把你關在龍虎山,難道不行嗎?”吳老幺繞到了葉知秋的身後,和其他的三個師兄,形成了合圍之勢。

“行,當然行了。不過你們說了不算,要天師大真人說了才行。”葉知秋沒打算跟着四個傢伙動手,轉身走出包圍圈,說道:

“明天一早,我就離開閣皁山,去找通幽令牌。找到找不到,三個月之內,總會給龍虎山一個交代。你們也不用苦苦相逼,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姚老大剛纔說一個月,葉知秋似乎沒聽見,還在堅持三個月。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說過的話,哪有隨便改的?

“葉知秋,我剛纔說一個月!”姚老大冷冷地說道。

“是啊,可是我說了,三個月。”葉知秋回頭說道。

吳老幺皮笑肉不笑:“葉知秋,你再討價還價,我就一天不給了,立刻將你押回龍虎山!”

“那我要是不跟你走呢?”葉知秋心中火起,冷冷地問道。

吳老幺不知道葉知秋的修爲已經恢復,哈哈大笑:“一個廢物而已,你覺得,可以抗拒我們?是不是又要躲在柳雪的身後,靠女人保護?”

葉知秋的眼神掃了一圈,冷笑:“我是廢物,但是你帶不走我,因爲你連廢物都不如!”

姚老大勃然而怒,喝道:“葉知秋,你說誰是廢物!?”

葉知秋嘿嘿一笑:“姚老大不必激動,不好意思,我是說,你們師兄弟四個,都是廢物!”

“孽障,找死!”吳老幺一聲大喝,縱身而起,手裏的拂塵向着葉知秋的頭頂劈落!

這一招聲勢駭人,似乎要把葉知秋的腦漿打出來。

可是並沒見葉知秋怎麼動作,身影卻忽然消失在原地!

吳老幺拂塵走空,眼前不見了目標,不由得一愣,眼神四處搜尋,罵道:“這小子哪去了?”

姚老大等人也詫異,怎麼葉知秋這麼厲害,忽然一個瞬移,就消失了!?

“哈哈哈……”四面八方,同時響起葉知秋的笑聲。

姚老大等人吃驚,扭頭看,卻見東西南北四個方向,都走來一個葉知秋,閒庭信步,神色自如!

“身外化身?”吳老幺大吃一驚。

姚老大也駭然不已,叫道:“葉知秋,哪個纔是你的真身!?”

“你猜呀!”四個葉知秋,一起走到姚黃宋吳身前五尺外站定,說道:“我就站這裏不動,你們猜一猜,我的真身是哪個?只要你們四個廢物猜中了,我就跟你們去龍虎山,好不好?”

吳老幺最狡猾,對三個師兄說道:“我們各自攻擊一個,總有一個是葉知秋的真身!”

說罷,吳老幺回到拂塵,向着正南方的葉知秋攻去,罵道:“老子就認定你了!”

姚老大等人,也分頭出擊,各自攻擊一個目標。

四個葉知秋都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面帶微笑。

姚黃宋吳等人殺到,噗噗噗幾聲響,四個葉知秋在攻擊中全部寂滅,化爲無形!

四個葉知秋,竟然沒有一個是真身!

吳老幺狂怒不已,扭頭大叫:“葉知秋,藏頭露尾的東西,滾出來!”

“哈哈哈,我一直站在這裏,可惜你們有眼無珠。”涼亭頂上,忽然傳來葉知秋的冷笑聲。

姚黃宋吳一起擡頭看,卻見葉知秋揹着手,站在涼亭頂上乘涼。

“這小子欺人太甚,佈陣!”姚老大一揮手,掌心裏亮出一道令牌。

吳老幺等人也一聲吆喝,各自亮出令牌。

“都省省吧!”葉知秋忽然從涼亭上面飄落,一揮手,赤元劍上發出青色電芒,分別襲向姚黃宋吳等人!

“紫電青雷!”姚黃宋吳等人陣法還沒布成,倉皇迎戰,各自舉着令牌來迎!

可是紫電青雷的威力忽然加強,赤元劍上電芒閃爍,連續爆發出四道雷光,在姚黃宋吳等人身前炸響!

轟!

姚黃宋吳四人一起向後飛出,口中齊聲慘叫:“啊——!”

葉知秋一招得手,也不再發招,收起赤元劍,笑道:“果然四位道兄心有靈犀,連慘叫聲都這麼整齊!”

姚老大等人向後飛了一丈多,這才摔落在地,各自狼狽爬起。

“葉知秋,你、你……你用龍虎山的紫電青雷,算什麼本事!?”吳老幺叫道。

葉知秋笑道:“你們敗在龍虎山的紫電青雷之下,不算太丟人。如果是敗在茅山術之下,恐怕你們更加害羞啊。”

用紫電青雷,葉知秋是爲了給龍虎山面子。

換成其他的法術,也一樣秒殺這四個傢伙!

姚老大自知不敵,忍着氣,問道:“葉知秋,原來你的修爲還在,更本就沒有丟失!”

葉知秋聳肩:“我從來沒說過自己修爲不在了,是你們一口咬定我是廢物。”

“既然你修爲還在,爲什麼不去找通幽令牌?”姚老大瞪眼。

“因爲我掐指一算,時間還沒到!”葉知秋冷笑,轉身走回無憂觀。

姚老大愣了半天,咬咬牙,一揮手,帶着幾個師弟下山而去。

打不過人家,還呆在這裏幹什麼?

葉知秋走回無憂觀,正遇上夏偉玲和柳雪。

“知秋,看來你不僅僅恢復了修爲,還有很大提升啊。剛纔我們都看見了,龍虎山四大弟子,在你手下,根本就不堪一擊。”夏偉玲笑道。

這老司機剛纔故意不出去,就是讓葉知秋教訓姚黃宋吳等人的。

她和柳雪,一直在院牆的花窗後面偷看,對戰況瞭如指掌。

葉知秋急忙稽首:

“都是夏道長的功勞,我才能迅速恢復修爲。我看這姚黃宋吳四人,心胸狹窄,只怕他們會因爲我的事,而懷恨於閣皁山和夏道長。因爲這件事,讓閣皁山和龍虎山產生隔閡,我真是罪莫大焉。”

夏偉玲嘆了一口氣,說道:

“或許不該說的吧,其實我也覺得,龍虎山對你的態度,轉變有些快,讓人意外……我想去面見天師大真人,看天師是個什麼態度。”

葉知秋沉吟:“難道姚黃宋吳等人的狂傲,是天師大真人的意思?”

夏偉玲正要說話,卻忽然變色!

因爲,山下傳來慘叫怒吼之聲,竟然是姚黃宋吳等人的聲音。

似乎,這四人遇上了強敵,而且交手了,打鬥激烈!

葉知秋聽見吳老幺的慘叫,也微微吃驚,叫道:“龍虎山的人出事了!”

“在我閣皁山,我不能不管,過去看看!”夏偉玲急忙抓起自己的寶劍,帶上八荒棍影盤,搶出了觀門。「5.9日,第二更。」

「本章完」 如果姚黃宋吳等人在閣皁山出事,夏偉玲對龍虎山不好交代。

因爲這是夏偉玲的地盤,無論如何,夏偉玲也要對事情有個瞭解,不能不管不問。

葉知秋和柳雪不用招呼,早已經施展身法,護在夏偉玲的左右。

吳老幺等人的慘叫,還在繼續,而且越來越近,似乎向着山上而來。

但是叫着叫着,吳老幺的聲音忽然無力,漸漸熄火。

夏偉玲喝道:“發生了什麼事?誰在我閣皁山生亂?”

對面立刻傳來一道狂暴的怒吼:“九天妖女在不在這裏?滾出來受死!”

葉知秋和柳雪一聽見那個聲音,都是一震!

共工之靈。

那是共工之靈的聲音!

沒想到,這傢伙真的逃脫了崑崙山的無極亂象,還這麼快,就找上了閣皁山!

萬幸,葉知秋搶先一步,恢復了修爲,還有與之一戰的資本!

葉知秋心思急轉,對夏偉玲說道:“夏道長,這件事與你無關,你別插手,讓我和雪兒來對付他!”

柳雪也說道:“此人非常強大,知秋,我們引他走,別在閣皁山交手,以免禍及旁人!”

“好!”葉知秋向前急衝,赤元劍在手,高聲喝道:“共工,我們在這裏,有種衝我們來,不要傷及無辜!”

柳雪也祭出無極符,冷笑道:“蠢貨,你來的正好,今天叫你神魂俱滅!”

嗖地一聲,一道身影衝來,卻是個披頭散髮的凝實鬼影,正是在崑崙山見到的共工形象!

“孽障,追來閣皁山,意欲何爲!”葉知秋喝道。

“不知死活的小娃娃,先滅了你!”共工之靈大怒,一揮手,鬼爪暴漲,向着葉知秋面上抓來。

“赤元出鞘,飛劍斬兇!”葉知秋一揮手,赤元劍飛了出去。

錚然劍嘯聲中,赤元劍射到。

可是共工之靈不躲不閃,任由赤元劍從自己的鬼影中穿過,鬼爪繼續伸長,攻擊葉知秋。

“赤元翻身,斬!”葉知秋的道行已經恢復,當即一個奇門遁形,閃開在一邊,手一招,赤元劍翻身便斬!

赤元劍在空中放大,劍芒森森,從共工之靈的身後劈落。

共工之靈還是不躲,但聽見鐺地一聲,赤元劍斬下,竟然劈不動共工之靈!

柳雪的無極符也嗖嗖飛到,可是同樣切不開共工之靈的鬼影。

一道鬼影,竟然煉成了金剛不壞之身!

夏偉玲駭然變色,催動八荒棍影陣,漫天棍影,向着共工之靈掃去。

既然在閣皁山發生戰鬥,夏偉玲不出手,也說不過去。

可是,葉知秋的赤元劍和柳雪的無極符都不行,八荒棍影陣就更不行了。落在共工之靈的身上,就像火柴棒打在人身上一樣。

共工之靈以一敵三,絲毫不懼,怒吼連連。

姚老大跌跌撞撞地從山下奔來,口中噴血,叫道:“夏道長,不可放過這個老鬼,我的師弟黃老二吳老幺……都被他殺了!”

“這魔頭勢不可擋,你們快快通知天師大真人,讓他出手降魔!否則,天下道門怕是要全軍覆沒!”夏偉玲一邊攻擊共工之靈,一邊大叫。

姚老大跌坐在地,急忙衝着龍虎山方向,燒了一道紙符,向天師告急。

龍虎山有陰符傳信的本事,這道紙符燒化,天師就會立刻接到。

不過,就算龍虎山天師接到告急,也不可能立刻趕來;就算天師立刻趕來,也未必可以收拾這個共工之靈。

柳雪知道共工之靈的厲害,叫道:“夏道長你們先退,不用管我們!另外,通知大家,以後遇到這個狂魔,千萬躲避,不可迎戰!”

“那你們怎麼辦?”夏偉玲叫道。

“你放心,我有辦法對付他,慢慢耗去他的修爲,然後收拾他!”柳雪說道。

夏偉玲點點頭,收了八荒棍影陣,拖着姚老大就走。

眼前的形勢,夏偉玲也看到了,自己根本就幫不上忙。

☢тt kān☢C〇

如果不是葉知秋和柳雪頂着,共工之靈可以一招秒殺自己。

蘇珍和幼藍從山上衝來,大叫:“師父師公,我們來了!”

“你們來幹什麼,快滾!”柳雪大駭,叫道。

如果蘇珍幼藍她們參戰,除了送死之外,別無用處。

夏偉玲正迎着蘇珍幼藍,急忙一把扯住,喝道:“不許上前,以免讓你師父師公分心,我都幫不上忙,你們就別去添亂了!”

“師父!”蘇珍幼藍急得眼淚打轉,不知道如何是好。

葉知秋也着急,叫道:“雪兒,我們走,引開老鬼,去沒人的地方決戰!”

“好,北方爲吉位,我們一路向北!”柳雪點點頭,衝着共工之靈大喝:“蠢貨,有膽量跟我走,找個好地方,決一死戰!”

說罷,葉知秋和柳雪虛晃一招,同時向北遁去。

共工之靈脾氣不好,智商也不夠,隨即連聲怒吼,緊追不捨。

這傢伙要是稍微有一點智商,就不走了,留在閣皁山大開殺戒,還怕柳雪和葉知秋逃了?

看見共工之靈跟來,葉知秋和柳雪都鬆了一口氣,繼續向北飛遁,一邊出言大罵,繼續激怒對方。

頃刻間,葉知秋和柳雪的身影消失不見,共工之靈的鬼影,也同樣無影無蹤。

夏偉玲呼了一口氣:“好厲害的魔頭,蘇珍幼藍,你們趕緊離開這裏,找個山林躲起來,防止共工回頭追殺。我道行有限,無法保護你們。”

“我們要去找師父師公……”蘇珍幼藍眼淚汪汪。

“別添亂,趕緊散開,我還要通知茅山,讓他們戒備!”夏偉玲一揮手,打電話去茅山。

……

卻說葉知秋和柳雪向北飛遁,共工之靈狂追不捨。

雖然柳雪和葉知秋的奇門遁形神機莫測,但是共工之靈道行強大,速度也非常之快,始終相隨。

葉知秋時不時地回頭催發劍氣,且戰且走。

柳雪在一邊策應配合,夫妻倆齊心協力互相救助,倒也沒有立刻落敗。

但是,葉知秋和柳雪依舊處於劣勢,被共工追着打。

一轉眼過去了幾個小時,邊打邊逃,葉知秋和柳雪向北遁出了上千裏,還是沒有擺脫共工的追擊。「5.9日,第三更。」

今天更新完畢,明天繼續。

「本章完」 書接上回。

葉知秋和柳雪向北逃遁,共工之靈緊追不捨。

“雪兒,你說北方是吉位,怎麼我們還是擺脫不了這蠢貨?”葉知秋有些累,問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