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着秦楚這個點還沒回來,不會是跟着去鬼祭了吧!

鬼祭的威力太大,我必須把秦楚找回來!

我心裏打定了注意,收拾了就要往外走,鬼娃見

狀,擋在我前面,“媽媽,你不能出去!”

“你讓開,我得去找你爸。”我說出這話來,都覺得自己像極了一個被冷落的深閨怨婦。

“萬一外面的猛鬼把你抓了,我打不過他們怎麼辦?” 重生八零:小辣妻生財記 鬼娃小聲的說着,摟着我的脖子,就是不肯讓我出門,“那萬一,你爸也被他們帶走了呢?”

鬼娃圓溜溜的眼睛一轉,低着頭,不做聲了。

我看着外面的紅光順着村外的小路往後山飄散,“看來,他們都聚集在後山,你回到我肚子裏去,千萬不能不出來,知道嗎?”

“你要是敢出來,我就再也不要你了!”

HP之平行世界 鬼娃知道他攔不住我,連忙點頭,乖得跟籠子裏的鳥似的。

我深吸了一口氣,看着閉緊的擡手在門上劃了無形的風鬼符,右手食指抵在門上,“風鬼,出!”

門輕飄飄的被吹動了一下,然後就沒了動靜。

我無奈只能扯下風鬼符,在包裏翻了起來,“祕籍,繩子,符紙……”

找不到合適的東西,我只能翻看起祕籍來,有了,鬼影術!

能把捉鬼師的身體變換成鬼影,我細細看了一遍,然後起身念起咒語來,“天干地靈,鬼影入身,影身,出!”

我的身體逐漸變得透明,只剩下地上的影子,我把能帶的東西隨身攜帶,其他的都放在了家裏,房門依然緊閉着,我閉着眼,猛地一下衝了出來。

外面陰氣叢生,到處都有鬼魂在飄蕩,他們應該看不見我,我不敢遲疑,趕忙往後山跑去。

時隔半年,通往的後山的小路已經全都被堵上了,看來村裏是要徹底掩埋鬧鬼的事,我想着秦楚會不會在山上,心裏什麼都顧不上了,我得先找到他才行。我趁着夜色繞過山下的小路,直奔後山的懸崖去了。

我第一次挖秦楚墳的時候,就是從這兒爬上去的。

夜風正冷,我綁好繩索帶着手套準備往上爬的時候,忽然一雙慘白而蒼老的手抓住了我的腳踝。

(本章完) 我的腳踝被那雙手一扯,整個人被她拖進了山洞裏,我啊的一聲大叫出來,震得樹梢上的烏鴉全都飛了起來,一時間,黑色的羽毛掉了一地,而空蕩的山洞外只剩下我留下的一隻手套了。

那雙手不停的扯着我,猛地一拽,我整個人摔在了山洞的牆上,震起的灰塵迷了我的眼,山洞裏漆黑一片,我的手慢慢摸進衣服兜裏,裏面就有我臨出來拿上的鎮鬼符和驅鬼符。

然而沒等我掏出來,山洞裏慢慢點起了三五隻火把,我這纔看清竟然是村裏的村民都記載這兒!

老李頭一家,老周家一家,趙家奶奶抱着小孫子……

他們都青頭白臉的瞪着我,我輕輕嗅了嗅,這裏頭沒有鬼!

可這大半夜的,他們都擠在這山洞裏幹什麼!

忽然那雙蒼老的手又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頭去看,正是那天在村裏提醒我夜裏不要出門的姑奶奶,我看着她死盯着我的眼,只覺得一股冷氣竄上了我的心頭,“姑奶奶,這是怎麼回事兒?”

她卻只是不住的問我,“我不是告訴過你,夜裏不要出門嗎?”

“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說,環顧山洞裏的衆人,嚥了口口水,“其實,我有夢遊的習慣!”

姑奶奶冷哼了一聲,推搡了我一把,我身子一歪,撲騰,摔在了幾塊骨頭上,我回頭去看,骨頭上遍佈着蜘蛛網,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嚇得我猛地一哆嗦,不敢再亂動了。

“你爺爺到底什麼時候回來?”我擡頭去看,村長爺爺竟然也在山洞裏。

我意識到,村裏這是真的出事了。

“我爺爺也沒說。”

我有些侷促的看着大家,小聲的開口,“村裏,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村長爺爺長嘆了口氣,“村子被鬼佔了,凡是被他們盯上的,都出事了,從你爺爺走後,村裏就越發不太平了,現在你來了,也走不了了。”

我皺眉,被盯上了,都出事了,這是什麼意思?

我打眼

看去,不大的山洞裏,擠了幾十口人,但村裏的村民遠不止這些。

我忽然想起了周麗麗,仔細去看,果然沒有看見她!

“村長爺爺,你說被盯上的都出了事,指的是?”見我一直纏着問,村長爺爺的目光變得深邃起來。

“都被鬼上了身,死的死,跑的跑,現在村裏的活人,就剩下我們了。”他的聲音很沉重,響在我耳邊,我卻覺得心揪起來的疼,怎麼會變成這樣!

他們的衣服大多已經髒了壞了,而且有的人身上還散發着淡淡的酸臭味兒,他們在這裏躲了不是一天兩天了,我不忍心的問了句,“就沒有辦法能把他們趕出去嗎?”

村長爺爺卻只是苦笑,“鬼王已走,村裏的結界已經守不住了,老祖宗留下的話果然沒錯。”

什麼話?

我想問,但他們一直盯着我,不知道是誰說了句,“老雲家的姑娘全都養不活,怎麼她就沒事兒,我看外面的鬼多半跟她有關係,把她趕出去!”

“對,萬一那些鬼東西順着她的味兒發現了我們怎麼辦!”

“我孫子不能有事,把姓雲的趕出去!”

一時間,我成了衆矢之的。

百口莫辯下,我有些緊張了,倒不是因爲他們要把我扔到鬼魂裏頭去,而是這裏的人已經因爲恐慌喪失了原本的理智,這樣下去,村子就真的完了。

村長爺爺長嘆了一口氣,我知道他是知道秦楚的事的,他不會把我扔出去,卻也沒有其他可以救村子的辦法!

我感覺到肚子微微動了動,皺眉,心裏低聲怒吼着,不許動,不許出聲!

鬼娃感受到我的意思,咕嚕了一下,不敢動了。

山洞裏的氣氛低到了冰點,我咬着脣問了句,“你們是什麼時候發現村裏有鬼的?”

也許是被我的冷靜嚇到了,他們倒突然不說話了,坐在我旁邊的姑奶奶低聲說,“好像是你爺爺走了之後的第四天,我去地裏挖地瓜,就看到村西的墳地裏有動靜,再去看

,就看到那些墳圈子裏不停的往外爬東西,要不是我跑得快,恐怕這條命就活到頭了。”

“墳地?”我心裏琢磨着,如果那些鬼是因爲秦楚不在村裏,才突然冒出來,應該是外面的鬼才對,但墳地裏的不都是以前村裏的死人嗎?

不會是因爲秦楚!

我順着洞口的方向去看,那些紅色的陰氣越來越重了,鬼祭要不間斷的進行七七四十九天,每七天是一個坎,從爺爺離開村子的第四天開始算,今天正好是十四天!

如果能在今天破了鬼祭的陣法,可能還有救!

我站起身,“村長爺爺,這件事兒跟我們雲家沒關係,但是爲了村子,我願意試一試!”

“這……”村長爺爺痛苦的閉上了眼,“萬一,萬一你出了什麼事,我沒法跟你爺爺交代啊!”

我從他的話音裏聽出了他的無奈,我硬是擠出一抹笑容,“沒事的,我爺爺的本事我學到了不少,你放心吧。”

村民們聽到我這麼說,有的開始竊竊私語起來,“都說老雲家的人會捉鬼,原來是真的!”

“不過那種東西向來傳男不傳女,她一個小丫頭片子,能會嗎?”

村長爺爺聞言,看着我的目光也有些不同了,“你有把握嗎?”

“說實話,沒有,但我不能躲在這兒,不能眼睜睜看着村子被他們糟蹋了!而且,他們已經找上我了,就算我躲也是躲不了躲久的,您別擔心,我不會有事的。”有爺爺的祕籍在身上,就算他們抓住了我,也不會把我怎麼樣。

而且,我也有必須要出去的理由,秦楚還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我。

我知道,我已經到了沒有他不行的地步,我不能做縮頭曉曉!

“好吧,孩子,但是你記着,萬一出了事,就逃回來!”村長爺爺這一聲,又把村民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萬一我把鬼引到這裏,他們就都完了。

我搖頭,“如果我把鬼除了,我就在山洞口掛一件衣服,如果沒除,就掛兩件。”

(本章完) 我沒有跟村長爺爺多說,掃了一眼山洞裏的村民們,順着山洞口一路往懸崖上爬過去了。

我眼看着那紅光越來越亮,秉神去看,那些鬼果然聚在秦楚墳邊!

他們是要幹什麼!

我腳下加快了步伐,用力的往上爬着,不知道是不是有了鬼娃的關係,我覺得力氣小了很多,才爬了一半,我就渾身溼透了。

忽然一雙冰涼的小手覆上了我的腳踝,“媽媽,你往上爬吧,我在下面推你!”

就這麼一句話我噗嗤一聲笑了,“你纔多大的力氣!”

可話音還沒落,我就覺得一股非常大的勁兒一下推着我就往上走了,我的手還沒用力,身子已經往前竄了一大截,鬼娃探出頭,冷冰冰的傲嬌着說,“我多大的力氣啊!”

那語氣像極了他爸!

我心裏一緊,得趕緊爬上去,“我一動你就使勁!”

鬼娃在後面推着我,我手上用勁兒,很快就爬到了山頂。

陰風陣陣的聚集在秦楚的墳周圍,我被迷得睜不開眼,只能先躲在樹後面,仔細聽着前面的動靜。

過了有一會兒,我才漸漸適應了山頂上的陰風,鬼娃飄在我身邊,眼神漸漸變得凌厲,小身子竟然不自覺的要鑽出去,我連忙把他纏住,塞回了肚子裏,現在他爸還沒找到,萬一我再把他丟了,事兒可就大了。

我順着紅光的方向往小路上去看,好多鬼靈成羣結隊的往山上涌着,赤紅腥目的樣子恐怖極了,我屏住呼吸,生怕引起鬼魂的注意。

鬼魂之中有一個捧着拉住的小姑娘,慢慢的往秦楚的墳頭上走着,我看清了那女孩兒的臉,驚訝不已。

周麗麗怎麼會在這兒!

村長不是說留在村裏的村民都已經遇害了嗎?她會不會已經被鬼魂控制了,想着她曾經去爺爺家找過我,我就覺得渾身不自在,要不是爺爺家的道石被秦楚修好了,我可能已經遇害了!

想到這兒,我手心有些出汗,就着樹皮想擦一擦,別一會兒用着符紙的時候

有什麼差錯,可我這一擡頭,整個人都傻了。

這樹皮根本不是樹皮,隱隱的能看得出是一張人臉!

我嚇得打了個踉蹌,險些摔倒,呼吸有些急促起來,這是什麼情況,好好的樹怎麼會像人的臉。

我這會兒去看,樹皮緊緊的包着一個人,身量和秦楚差不多,我皺眉細看,是以前總來爺爺家下棋的張爺爺!

我回頭去看身後的樹林,陰氣陣陣襲來,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心裏默默祈禱着,“拜託,不要是我想的那樣!”

但我順着腳邊的幾棵樹看下去,心越來越涼了,我猜的沒錯,那些鬼抓了村民全都禁錮在樹裏了!

我忍住尖叫的慾望,手不住的顫抖着,拿着符紙的手慢慢擦在樹幹上,慢慢的一道金光散開來,張爺爺的臉漸漸變得清楚,我深吸了一口氣,把手探在他的鼻息上,這下我鬆了口氣,還好,他還活着!

我來不及多想,緊接着把周圍幾棵樹的人臉都擴了出來,不然在樹裏憋久了,他們可就真的沒命了!

我這邊正忙着,突地肩膀被人抓了起來,騰空而起,我回頭去看,兩隻鬼靈死死抓着我,低吼般的笑着。

“不要啊,放開我!”

我奮力的掙扎着,那兩隻鬼靈手一鬆,我直接掉了下去,正好摔在秦楚的棺材裏!

我正要起身,就看到周麗麗把手中的拉住放在棺材蓋上,陰冷的朝我笑了笑,“你終於回來了!”

“你放開我,放我出去!”鬼魂按着我的頭,硬是把我塞回了棺材裏!

我掙脫不開,只聽咚咚咚的幾聲,他們從外面把棺材封上了!

一時間,記憶流轉,我忘了去掙扎,只覺得這一幕似曾相識!

我第一次挖秦楚墳的時候,也有人從後面推了我一把,把我推到了棺材裏!

後來是陳叔救了我,但當時的事情我都想不起來。

現在我又被關在了棺材裏,一股莫名的心寒衝着我的腦海,該不會,上一次我也是被人算計了吧?

他們的計劃從來都不是秦楚,而是我!

我想着秦楚把靈石放到爺爺家的時候,放鬆的嘆氣聲,想着從家裏出來的時候,爺爺讓我多小心!

封先生,求婚成功了嗎?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個早就設計好的圈套!

鬼靈是爲了引我出來,才把村民們趕到了那個山洞裏!

但是我能爲他們做什麼,我猛地想起祕籍上寫着的,鬼祭若成,必須要人間陰氣最重的女子做祭品!

從我挖秦楚墳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在算計我了,現在我懷了鬼子,陰氣又重了幾分,作爲極品再合適不過了。

我聽着外面的鬼叫,越來越緊張,漆黑的棺材我幾乎看不清自己的手,若不是我還能呼吸,我真要以爲我已經死了。

我算着時間,現在應該已經將近十二點了,過了今晚,就到了三七坎了,再想破除鬼祭就難了!

該怎麼辦,我能怎麼辦!

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守在棺材裏等死嗎?

還是等着鬼祭一成,我魂飛魄散!

“雲曉曉,鎮定!你不能慌,一定有辦法!”我努力的安慰着自己,但已經急的哭了出來。

鬼娃鑽了出來,小手輕輕擦着我眼角的淚,“媽媽,你別哭!”

“我沒哭!”我低聲嘆了口氣。

大牌老公寵妻上癮 “爸爸一定會來救我們的!”

秦楚?

我苦笑着,以前我每次遇到困難,他都會出現,但我現在被關在他的棺材裏,我要去哪兒找他呢?

剛纔在上山的時候,也沒感覺他在周圍,他可能已經出了村子也說不定,我忽然覺得自己像是被他拋棄了。

他不是總說我要是死了,就能跟他做一對鬼夫妻了嗎?

現在我真的要被這些鬼弄死了,秦楚你會高興嗎?

我藏不住心裏的苦澀,徹底哭出聲來,“秦楚,你個王八蛋,你不是要一直保護我嗎?等我真的變成了鬼,看誰給你生!”

我不知道秦楚能不能聽到,只是任性的踢踹着棺材。

(本章完) 我漸漸覺得疲憊,腿腳都動不了了,狹窄的棺材裏陰氣瀰漫,氧氣越來越少,我有些控制不住的抽搐着,連牙齒也不住的顫抖,外面詭異的氣氛越來越重,我忽然覺得一股窒息似的寒冷席捲着我的心,我睜大了雙眼,眼睜睜的看着秦楚的白骨手伸入了我的胸膛,整個把我肚子裏的鬼娃抓了出來!

重生之家有惡少 我幾乎感覺不到疼痛只是覺得噁心,那白骨森森的手滲透着粘稠着鮮血,有一下沒一下的在我肚子裏攪動着。

一下沒忍住,我嘔了出來,奇怪的是,因爲鬼娃被剝離出我的身體,我覺得一大股氧氣涌入了我的身體,我這纔像個活人了。

只是我仍然覺得頭昏沉沉,只感覺到一雙有力的手把我從棺材裏抱了出來,炯直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我,這人是誰,爲什麼這樣看我!

夜霧更加濃重了,我看不清他的臉,但我感覺的到,他不是秦楚!

回頭去看,鬼娃血淋淋的身子蜷縮在棺材裏,我卻一動不能動。

那是我的孩子!

放開我!

我的淚順着臉頰不住的流着,我的孩子被無情的丟在棺材裏,我怎麼能一個人苟活!

秦楚呢,你在哪兒!

一股莫名的力量涌上心頭,流淌在我的四肢上,我的手慢慢攥成了拳頭,找回了神智的我,睜眼看着眼前的人,“吳柳子!”

怎麼會是他,爺爺不是說已經用融鬼葫蘆把他融化了嗎?

他低頭看着我,忽然咯吱一聲笑了,“想不到,你竟然能憑自己的力量醒過來!”

他這話似乎是在稱讚我?

我來不及多想,從他的懷抱裏掙脫出來,可是雙腿痠軟無力,我癱倒在地上,看着他慢慢靠近着我,“你別過來!你把鬼娃怎麼了,你放了他!”

我眼看着好幾只鬼魂趴在那棺材上,盡情的吸食着鬼娃的鬼氣!

不,不能這樣!

鬼娃的身體越來越薄弱,漸漸的變得透明。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