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殺驚動了柳府,此時柳家子弟驚醒過來,組織人手瘋狂的抵擋着。

然而,由於氣勢、人數上的劣勢,他們的反抗只是徒勞,等柳少泉從主府趕過來時,看到的是一個個倒在地上的屍體,與強弩之末的族人在掙扎着。

“蒼天!”

柳少泉大叫了一聲,轉身返回了府邸,叫醒了鄒雅。

“小雅,易家殺進來了,我,我們柳家要亡了,我估計秦侯多半是出事了。”

“咱們必須得走了!”

柳少泉焦急道。

鄒雅尚在迷糊中,柳少泉來不及解釋拉着她,往柳家的逃生密道逃去。

柳家的逃生密道是在後花園的水塘裏,那裏面佈置了一個結界,底下有一條直通到城外的祕密通道。

兩人飛奔着往後花園跑去,沒跑多遠,就聽到了易華那蒼老的叫聲:“柳少泉,我已經感應到你了,你逃不掉的。”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一個穿着黑色長袍的老者,如大鳥般,幾個起落往後花園掠了過來。

此時,兩人已經離水塘只有百十米的距離,只要進了密道,裏面的機關和結界,除非是黃泉老祖親自來了,否則常人是無法追到他們的!

柳少泉拉着鄒雅,盡全力飛奔着,然而還是晚了一步,易華幾個呼吸間已追到了近前。

眼看着希望盡在尺佽,卻寸步難行,柳少泉知道跑不掉了,鼓起勇氣一把抓住鄒雅的手,顫抖道:“小雅,我是跑不掉了,我攔住他,你,你一定要想辦法,躲進機關裏,活着去見柳少。”

“泉哥,我不走,要走咱們一起走,要死就一起死!“鄒雅從柳少泉的瞳孔中看到的是心痛與恐懼,她深知,以他的身手去擋易華,簡直就是送死。

“小雅,對不起,我只能陪你到這了。”

“我喜歡你,真的很喜歡你!”

柳少泉終於在這生死關頭,說出了自己潛藏許久的心裏話。

“哈哈,死到臨頭了還在親親我我?”

“你們兩個誰都別想跑!”

易華一抖衣袖,穩穩的落了下來,長聲大笑道。

“泉哥,我知道你對我的心意,我知道你對我的好,泉哥,求你了,讓我留下來陪你一起死!” 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 鄒雅流淚不止,她從來沒想到還沒來得及向柳少泉剖示心跡,兩人便要此生無期。

“小雅,我知道我配不上你,只有秦侯那樣的人,纔會令你心動。”

“但如果有下輩子,我還會選擇喜歡你,守護你,哪怕付出我的生命!”

“小雅,別了!”

柳少泉猛然用盡全力將流淚哭泣的鄒雅給推了出去,那一刻他臉上帶着溫柔、無悔的笑意。

他能在死前向鄒雅表白,已是再無遺憾了。

“砰!”絕境之下的柳少泉爆發了前所未有的力量,鄒雅如同一枚炮彈般,砸在了水塘中。

“泉哥,你怎麼那麼傻,配不上你的人是我啊,你以爲你死了,我活着還有意義嗎?”

“泉哥!”

鄒雅拍打着水面,大聲哭泣道。

可惜她的聲音,已經被打鬥聲所埋沒了,柳少泉再也聽不到她真正的心聲。

“可惡,誰也別想走。”易華向易經綸立了軍令狀,要滅柳家滿門,此時見鄒雅落了水,料定有機關,心下一急,宗師之威大作,一道道華光自掌間飛出,招招都是傾盡全力。

柳少泉不過是內煉後期,哪裏敵的過他,一招之下,橫飛數丈,吐血不止。

易華顧不上他,飛身就要往鄒雅而去。

柳少泉怒吼一聲:走啊!

然後,如同猛虎一般,猛地抱住易華,同時捏碎了胸前的一枚令符。

轟!

強大的靈氣自符間瀰漫開來!

“不好,是爆體符!”

易華大驚,抽身已是不及,柳少泉就像是一枚炸彈,隨着爆裂之聲,化作了漫天血雨,竟是與易華同歸於盡了。 “泉哥!”

鄒雅淒厲大叫,可惜她再也看不到柳少泉那溫柔的眼神,那親切的笑臉。

她好恨自己,爲什麼昨天晚上,他問那話的時候,她沒有說出心跡。

她恨自己,在擁有這個男人的時候,不珍惜,不跟他走的更近一些。

此恨綿綿,再無迴音!

“快!”

“長老在那邊!”

遠處傳來了黃泉衛士的大喝聲。

鄒雅很想隨少泉一起陪柳家殉葬,但她不能浪費柳少泉用生命換來的機會,她要活着去見柳仲,要親眼看到易家滅亡。想到這,她帶着滿腔的悔恨,一咬牙扎入了水中,往密道而去。

密道里機關重重,柳仲走的時候,教過她求生之法,鄒雅天性聰敏,總算是打開了密道。

待從密道出來,她已經在郊外的一個廢棄老房裏,房子裏還藏着一輛加滿油的汽車。

鄒雅上了車,抹掉眼淚,一轟油門,往南方而去。

……

柳家覆滅的消息,很快在粵東傳開!

整個南方武道界一片譁然,而奇怪的是,作爲南方主宰的秦幫,對此卻沒有半點表示。

這倒不是張大靈等人不警醒,而是他們壓根兒聯繫不上秦羿。

更奇怪的是,隔三差五就有消息傳出,秦侯在某某地出現,滅掉了當地的惡霸,甚至國外如歐美、東陰,也傳出了多個秦侯現身的消息。

這就讓張大靈與劉國忠等人很是無奈,秦羿素來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一旦出去,常人根本找不到他。

張大靈四處派人聯繫他,而秦羿滿世界奔波,他也是沒轍。

秦侯無恙,這對於張大靈來說,便是唯一的好消息了,而且爲了維護南方其他省份的安定,他需要這種不知道真假的消息來安定人心。

不過,出於直覺,張大靈等人認爲秦羿這次漫無目的的蹤跡,總有些蹊蹺,暗中派出暗堂的人,沿着江東之下,一一排查而去,尤其是粵東,有關陳俊的消息。

不過遺憾的是,暗堂的弟兄使盡了一切手段,唯一能得到的消息,就是陳俊早已經被判處了死刑,而秦侯,卻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再無蹤跡。

真正知道這件事的還有鄒雅!

鄒雅在幾天後,到達了普陀寺。

然而,剛到寺中,她還沒來得及請見華光大師,通告柳家、秦侯之事,就被幾個僧人給扣押了起來。

“我要見華光大師,我要見柳少,你們這是要幹嘛?”鄒雅厲聲呵斥那些僧人。

“鄒小姐,華光大師正在清修,不見外人。至於柳少嘛,我們現在就可以帶你去見他。”說話的是普陀寺的住持,普賢大師。

華光大師作爲四絕之一,早已是前輩高人,極少問世事,這一輩普陀寺當家的是普字輩。

普賢當然知道柳家的事情,但他不想讓普陀寺參與到易家之爭中,所以,普賢一聽說鄒雅來了,就已經有了決定。

僧人們把鄒雅投進了一座古塔,在那裏見到了同樣被關押的柳仲。

柳仲見到鄒雅的時候,很是吃驚:“小雅,你怎麼來這了?”

“仲少,柳家亡了,泉哥他爲了掩護我,死了……”

“嗚嗚!”

鄒雅一見面,撲入柳仲懷裏放聲大哭了起來。

柳仲在瞭解了始終後,恨的牙根癢癢,大叫可惡。

他當初就是爲了來請師父出馬,營救陳俊,結果被普賢囚禁了,眼下兩個人關在這古塔中,也想不出別路子。

當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秦侯很可能被關在陸公館,如果他真的出了事,咱們最後的希望就沒了。”鄒雅道。

“你別急,咱們一定要把這個消息傳到江東去,我相信以張理事的精明,他肯定已經開始尋找侯爺了。”柳仲安慰道。

……

時間一天天的耗了過去。

陸公館每天都在加固防衛,一個月後,陸公館周邊的幾棟樓都拆了,101已經擴建到了原來的兩倍大小,儼然成了一座鋼鐵堡壘。

陳俊已經麻木了!

他還能活着全賴秦羿給的丹藥,還有真氣傳輸!

但這種沒頭沒腦的日子,幾乎快要把他折磨瘋了,他好幾次都想一死了之,但又忍了下來。

因爲他在等待着角落裏的那個傢伙甦醒!

從秦羿進來開始,他就坐在角落裏,很少說話,一動不動,除了每天凌晨時,告訴他時間,幾乎從不理會他的抱怨!

大概在二十天前,秦羿說了一句,別再打擾他,留了幾顆丹藥,就此再也沒了動靜。

整整二十天,陳俊除了學習計算時間來消磨光陰,便是與這無窮無盡的寂寞打交道。

不過令陳俊欣慰的是,自從多次服用秦羿的丹藥後,他不僅身體變的比以前更輕盈、舒暢了,甚至雙眼在黑暗中也能看見東西了。

這讓他認定秦侯如神,絕非虛言,所以他唯有耐着性子,等待着最後的機會。

秦羿很享受這種完全與世隔絕的感覺!

結界加上高密度、高厚度的鐵牢,哪怕是他神識也無法透出去,聽不到外面的一點動靜!

此前在江東時,修煉多少會有外界干擾和羈絆,如今倒是給了絕好的時機。

他進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運轉周身真氣,以無我狀態,一次次的衝擊着結界,與往常不同的是,這一次他的真氣縱觀天靈三魂七魄,連貫了魂海與丹田!

這正是九轉幽冥訣的第五轉天命劍!

何爲天命劍,只有天子纔敢妄稱天命,縱觀陰司,當下敢稱天命者,也不過是第一殿鬼帝秦廣王罷了。

餘者十七層地獄之中的鬼王,都不敢稱天命。

秦羿在地獄得到的《鬼王手札》中,有天命一說,由此看來,那位鬼王很可能是當年有資格與秦廣王一爭鬼帝之位的高人,只是最後落敗來到了十八層地獄,留下了衣鉢!

秦羿之所以能在這麼快時間內崛起,打敗其他諸侯,一躍稱雄,實爲鬼王,正是因爲修煉的幽冥法訣,遠勝於其他修真者。

若不是因爲復仇輪迴,此時,他只怕早已縱橫地獄,甚至與廣王並肩了。

天命劍,不同於一般修真者只有到了元嬰期,才能用元神養本命法劍,此法只求天命,求機緣,踏入金丹期後,便可得天地感應成法,成劍!

也就是說,秦羿金丹期尚未開元神,便已經可以蘊養比元嬰期修真者更爲霸道的本命劍了。

這也是他在地獄修煉一日千里,出道便一鳴驚人的原因!

當然,天命劍修行極爲艱難,當初他在地獄感悟天意,成劍成法,亦是在生死之間,幽冥訣之所以難修煉,往往對天意、氣運更爲重要,這是與別的法門不同的。

若不得天意,便是天賦再高,也休想成法,這也是秦羿很難找到一個真正心儀的衣鉢傳人的原因。

如今淪爲階下囚,能否得到天意相助,便只能看運氣了。

PS:稍後還有更新。 秦羿完全沉浸在天人合一的境界中,無神無我,也不知道飄向了何方!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這種神遊並非實感,而是一種神妙的亦真亦假的靈感,因爲天意本身就是虛無縹緲的東西。

陡然間,他眼前一片浩瀚,竟是在一片星河之中,這是此前從未有過的,秦羿心下大喜,神遊星河,尋找天意的光澤!

這一尋,便是無生無死,忘卻了一切,包括時間!

他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偶爾間方寸靈臺有一絲絲亮光閃過,如同天際的彗星,起初只有米粒大小,難以捉摸!

他心頭大喜,知道天機已現!

當即神識凝聚,直追而去,隨着一點點的靠近,那道光芒清晰了,卻是一柄黑色戰斧!

斧身萬丈,散發着一陣陣主宰蒼茫大地生死的無上威嚴,浩瀚無邊,橫跨虛空,仿若可斬碎世間萬物。

秦羿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天命殺器!

按照上次修煉的法則來看,若在神遊太虛中,找到的劍靈,便是本命劍的終究之態了!

他上一次的那把劍名叫九幽誅仙劍,乃是神遊九幽時,得到的機緣,傳承了誅仙劍上代主宰的天命,修煉到終極,可誅殺一切神佛!

而這一次以凡身重悟天命,竟是遇到了一縷比原來誅仙劍更強無數倍的斧靈。

如此以來,只怕是他的見識太過淺薄,所謂的捕捉本命殺器,並非一定就是本命劍,也可以是本命刀,本命斧等等!

只是天地間,劍道最廣,世人神遊一尋,便可得到,長久以來,便是修仙界也統一把元嬰期煉製本命殺器,統稱爲本命劍了。

眼前這把巨斧,殺氣太過,魔性太重,極難駕馭,也不知它的上代主宰是何方魔門神人。

對秦羿來說,他本身在地獄就是軍界統帥,只論輸贏,不在乎神魔之道,不同於地獄、天界的正統宗門,對魔道抵制的厲害。

他現在幾道殺手鐗,便有魔道的神通,魔主殺,傳承這柄斧子,他此後怕是很難爲正道所容!

但秦羿不想過這等絕世良機,以這柄斧頭的天命來看,三界少有,他要對付燕九天,單靠苦修已經來不及了,而這就是上天賜予的絕佳天命。

秦羿不假思索,附上了黑色巨斧。

斧身上覆蓋着密密麻麻的古老符文,饒是他見多識廣,也是一字不識,料想多半是上古之物!

“弟子秦羿,神遊得天意指引,找到了上尊之物,若尊有靈,賜予我天命,我必承之,待來日再祭長空!”

秦羿俯首而拜,態度虔誠至極!

巨斧劇烈的顫動着,整個虛空晃動,星辰碎裂!

旋即,秦羿彷彿聽到了一聲遠古的悶吼聲,緊接着黑色的巨斧化作萬千光芒,那是斧靈的種子,飛向了宇宙蒼穹,其中一顆飛入了秦羿的眉心!

秦羿只覺魂海一蕩,腦海內已經多了一道斧頭印記,霸道無比,饒是他此刻只是一道虛念,仍是能感受到斧身上傳來的嗜血殺意!

那是一股恨天恨地的能量,彷彿恨不得把這天地、這萬物蒼生給毀滅了!

嗯!

秦羿嘴角一動,整個人清醒了過來,神識內探,果然魔斧已在魂海之中,散發着逼人的幽光,便是印堂的鬼王大印,與之相比,也是黯然失色。

“太好了,我已有本命法器鬼王大印,本命神通幽冥火,如今又多了一把天命魔斧,與燕九天一戰,無疑又多了一分勝算!”

秦羿大喜不已。

由於神遊,他進入天人合一境界的時間,也是之前從未有過的,此刻,全身真氣激盪,無比充沛,仔細一感悟,竟是無形之間突破了金丹中期。

修真界的金丹中期,相當於凡間的神煉後期,也就是傳說中的大武尊、大道尊!

他粗略的感應了一下,已經有驚人的五山之力!

這麼短的時間內,突破了大武尊,這是秦羿絕不敢想象的。

他此刻算是領悟了《鬼王手札》中的一句提綱:論天地修者,得天命者爲尊!

秦羿相信,這絕對跟他找到了上古魔斧,有很大的關聯!

只是這樣的機緣,千年萬年難得遇到一次,日後再想求,怕是很難了。

這一次被易家囚禁在鐵牢,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