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經理的安排下,很快便是將紀凌風和秦穆然帶到了包廂里,甚至他還在一旁親自的伺候,這不菜還沒有上,他便是先泡了一壺明前龍井,然後便是自覺地退出了包廂,將門關上,下去安排菜品去了。

「小風,這個楚楚姐,上次沒見過啊?新來的?」

秦穆然明顯的記得上次來格林酒店的時候還沒有這麼令人難忘的女人,此時卻突然多出來了,絕對不是之前就有的,難免好奇地問道。

紀凌風拿起茶杯,吹散了漂浮在表面的茶葉,小小地喝了口后,說道:「你說楚楚啊!楚楚姐之前一直在集團裡面工作,是我爸的秘書,最近才讓她來格林酒店的公關部當部長的。而且你別小看楚楚姐哦,她的能力很強的,要不是格林酒店實在是缺人,我爸可捨不得放人,有楚楚姐在,我爸能夠省掉很多事情呢!」

「紀叔叔的秘書?」

聽到紀凌風這麼說,秦穆然臉上的神情不由自主地豐富了起來。

秘書,秘書,有事秘書干,沒事幹秘書……嘖嘖嘖,想想都有些邪惡。

秦穆然想著,臉上露出了一絲邪惡的笑容,但是這個笑容卻是被紀凌風看在了眼裡,他鄙視地看了眼秦穆然,就知道自己這個大哥想歪了。

「然哥,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你現在真的是越來越髒了!楚楚姐跟我家老頭子可沒有半點關係,他倒是想呢,可是他也得敢啊,楚楚姐可是我的親小姨,你覺得我家老紀敢嗎?」

紀凌風一眼看穿了秦穆然心中的想法說道。

「卧槽?是你小姨?那你喊她姐姐幹嘛?」

秦穆然也沒有想到會有這層關係在裡面,頓時有些驚訝地問道。

「廢話,小姨,小姨的,她說這麼喊,不老都被喊老了,就讓我叫她姐姐,我有什麼辦法!」

紀凌風給了秦穆然一個大大的白眼。

「而且你也不想想,我家老頭子是什麼樣的人,就楚楚姐這個姿色,連你都心動的人,我家老頭子更加別說了,以我老媽的那個性格,你覺得她會放心把這麼美的一個美女放在我爸的身邊嗎?秘書,恐怕我爸就不是找秘書那麼簡單了!我家老頭子什麼貨色,你我還不清楚嗎?完全就是靠下半.身去思考的牲口!」

幸虧現在這裡就秦穆然一個人在,要是這話讓紀旭琨聽到了,指不定得捂著心臟,痛心疾首地罵著紀凌風這個不孝子的,有這麼說自己老爸的嘛,還只靠下半身去思考!

都市無上仙尊 「能當你爸秘書,又能來格林酒店掌握實權,你這個小姨能力也不一般啊!」

秦穆然笑了笑道。

「那是,也不看看是誰的小姨,我紀凌風的小姨能差嗎?我小姨可是哈佛的MBA!」

紀凌風一邊說著,還拽拽地揚著頭道,然後突然發現了不對,連忙一雙眼睛盯著秦穆然道:「不對!然哥,你怎麼對我小姨這麼上心?不會是看上她了吧?我去!然哥,你這就不厚道了,我拿你當兄弟,你卻要做我的小姨夫!這是要比我大一輩分啊!」

「來來來,小風,你看我的嘴型!」

秦穆然真的是服了紀凌風的腦洞了,指了指自己的嘴巴,然後道:「滾犢子!」

「哥是那樣的人嗎?就問問而已,再說了我都結婚的人了,還能再撩妹嗎?」秦穆然義正言辭地說道。

「是嗎?然哥,非要兄弟我揭穿你嘛?你在盛康集團里的妹子還少嗎?那啥輕舞妹妹,還有你的小姨子,還有那個之前的薛部長,哪一個不是跟你關係曖昧哦!然哥,你這是家中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你知道嗎?」

紀凌風煞有其事地說道。

「滾!」

這一瞬間,秦穆然便是有些後悔了,當初怎麼自己就救了這麼一個禍害呢,真希望當初他就被人給撕票了,那樣現在就清靜了。 紀凌風看到秦穆然對自己爆粗口了,鍥而不捨地說道:「然哥,我說的,你別生氣啊!不過說實話,你要是真的對我楚楚姐感興趣的話,我可以勉為其難做個月老,幫你們撮合撮合,你看看你們一個郎才,一個女貌,也是蠻般配的!畢竟我小姨怎麼說都奔三的人了,如今還單著呢,一般的人也難入我小姨的法眼,想來想去,也就然哥你這樣的俊傑能夠配得上她,而且有句話怎麼說的,肥水不流外人田,老紀可是一直把你當做乾兒子的,你要是再跟我小姨成了,那豈不是親上加親,而且還幫我爸媽解決了楚楚姐的幸福問題!一舉兩得!」

「邊兒去,你真的是楚楚姐的親侄子嗎?你說,我要是把你剛剛的原話告訴楚楚姐,你會不會挨頓揍啊?」

秦穆然說著便是揮舞著手中的手機,就在剛剛紀凌風嘚瑟的時候,秦穆然已經打開了手機錄音,而紀凌風的話都原封不動地被錄了進去。

當看到秦穆然手中的手機后,紀凌風整個人都不好了,要是自己剛才的一番話讓楚娉婷知道的話,那麼等待自己的……想一想紀凌風都是不寒而慄。太特么恐怖了!

「然哥,都是自己人,你說你玩這個幹嗎?」

紀凌風臉上立刻露出討好的神色道。

「你不是要當月老嘛,我剛好讓楚楚姐來看看你適不適合當這個月老。」

秦穆然可不買紀凌風的賬,笑了笑說道。

「別啊!人家月老都是老頭子,你看我,這年輕力壯的,怎麼看都不是那塊料,我就是說這玩玩的,說著玩玩的。」

紀凌風立刻否認地說道。

「哦?原來是說這玩的啊!你剛才不是鬧的挺歡的嘛,什麼輕舞妹妹,什麼薛部長的,這不都是你說的嘛!」

秦穆然看著紀凌風問道。

「這不是我喝多了嘛,說的胡話,你是我哥,你怎麼能跟我計較呢!」

紀凌風說什麼就是不承認了。

「原來是這樣啊!知道錯了嗎?」

秦穆然看著紀凌風威脅道。

「知道,知道錯了!」

紀凌風連連點頭。

「這還差不多,老實交代,現在什麼水平了!」

秦穆然看著紀凌風問道。

「二流高手巔峰啊!怎麼樣,我牛逼吧!」

說到自己的實力,紀凌風有些嘚瑟道。

「你才二流高手巔峰?有什麼好牛逼的!」

秦穆然給了紀凌風一個大大的白眼,不亞於給他當頭澆了盆冷水。

「我之前可只是一個二流高手初期,最近已經很努力了!」紀凌風有些委屈地說道。

「這樣吧,你要是能夠在一個月內進入一流高手,我就教你古武心法!」

秦穆然看著紀凌風,誘惑地說道。

「古武心法?是什麼?跟玄幻小說裡面一樣的修真嗎?」

紀凌風看著秦穆然,雙眼放光地問道。

「算是吧,小道不就是古武高手,只有修鍊了古武心法,才能夠像小道那樣!」

秦穆然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就拿道將行這個現成的例子說道。

「我去。古武心法這麼牛逼的嗎?」紀凌風可是聽說了道將行的實力的,連白羽都不是他的對手,自然很強。

「對!」秦穆然點了點頭。

「那然哥你是古武高手嗎?」 緋聞女王 紀凌風問道,彷彿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小道打不過我,你說呢?」秦穆然這裡不得不裝了個逼道。

「然哥666!」

此刻,紀凌風再次變成了秦穆然的小迷弟。

「若是這一個月裡面你能夠成為一流高手,我就教你古武心法,等你成為了古武高手,勁氣外放,子彈都打不透你的勁氣!」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我去!牛逼!優秀!媽的!回去我非得找個深山老林閉關不可!」

紀凌風越想越是激動。

「加油吧你!」

秦穆然笑了笑,他的目的達到了,也不多說什麼。其實紀凌風的天賦不低,只是他實在是太懶了,做什麼都是三心二意,圖了一時間的爽快而已,非要這樣逼著他才有用,而且未來的話,他也能夠有自保的能力,不至於再被人綁架和暗殺。

秦穆然和紀凌風坐在包廂裡面吃著飯,喝著酒,也差不多結束了,此時楚娉婷從外面走了進來,送上了醒酒湯,道:「紀凌風,讓你喝那麼多的酒!年紀輕輕的,就知道酗酒!」

「我說楚楚姐,我哪裡酗酒了,我是被動喝酒啊,你看看我然哥把我灌的,你怎麼不說他!」紀凌風少有地對著楚娉婷撒嬌道。

「你是我親侄子,我不說你說誰!你喝酒不要怪人家,要怪就怪你意志不堅定!」

楚娉婷說著便是走上前直接就是揪著紀凌風的耳朵說道。

「哎呦!哎呦!小姨,你輕一點,疼!疼死我了!」

紀凌風閉著眼睛,齜牙咧嘴面露痛苦地說道。

「哼!知道疼就好!時間不早了,給我早點回去,別再去找什麼小明星了!小心我告訴我姐!」楚娉婷威脅地說道。

「就不怕染病!」

「知道了!小姨,我知道了!我聽!」

此時的紀凌風算是徹底的服了,原本看到小姨的時候他還在懷疑她與自己的老媽是不是一個媽生的,但是現在看來,絕對是親生的,咋暴力這個玩意兒還帶遺傳的啊!

看到紀凌風服軟,楚娉婷這才滿意地離開了包廂。

秦穆然看著紀凌風,臉上露出了一種你活該的笑容,便是喝了口醒酒湯解酒。

「然哥,你什麼時候對青龍幫動手啊?」

紀凌風有些好奇地看著秦穆然問道。

「明天晚上吧,我感覺若是我再不動手,聞生就要先發制人了,我在等吳九的消息!」

秦穆然說到這裡,眼中閃過一道寒芒。

「好!那明天我也去玩玩!」

聽到明天有仗打,紀凌風自然也是願意了,他跟秦穆然說了一個月之內要進入一流高手,想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有進步,就要戰鬥,他現在發現,戰鬥才是提升能力最快的方法。

「行!」

秦穆然有些意外地看了眼紀凌風,不過讓他去也好,平日里他懶散慣了,也是時候鍛煉一下他了。

「然哥,這個時候也不早了,今晚你是回家找嫂子呢,還是讓小弟我給你找幾個大長腿,三十六D的小姐姐呢?」

紀凌風看著秦穆然突然壞笑道。

「你覺得呢?」

秦穆然反問。

「我當然是給你找幾個小姐姐啊,家花哪有野花香!雖然我傾城嫂子很漂亮,但是也得換換口味不是?」

紀凌風笑著說道。

「去你的,我不是這種人!」秦穆然給了紀凌風一個大大的白眼。

「別裝了,咱們哥兩誰跟誰啊!就差穿一條內褲了,你還給我這樣!然哥,最近剛出道了幾個小明星,那叫一個水嫩啊,要不,咱們去嘗嘗鮮?」

紀凌風看著秦穆然這樣,便是拿出手機翻出了幾張照片給他看,再次誘惑道。

手機里的照片各種暴露各種性感,看的秦穆然都不由自主來勁了,不過再想想家中的嬌妻,秦穆然還是克制住了自己。

「咳咳!小風,哥現在跟你不一樣了,哥是有家室的男人,對於這些小明星不感興趣,你要是喜歡你去玩吧,哥先回家報道去了。」

說著秦穆然便是站起身來。

「嘿!然哥,你變了,你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現在竟然如此的怕老婆,哎,真的是佩服我傾城嫂子的魅力!硬生生讓我天不怕地不怕的然哥成為了妻管嚴。」紀凌風幸災樂禍地說道。

「小子,哥懶得跟你廢話,你要是再bibi,我就跟你老子說你藏酒在格林酒店了!而且我還有更加牛比的藥方,你想不想要啊?一夜二十次都是小意思!」秦穆然一臉壞笑地看著紀凌風說道。

「一夜二十次?卧槽?真假的,我年紀小,你可別忽悠我,不會是傳說中的阿三神油吧!」

紀凌風聽了秦穆然的話,整個人都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呵呵,阿三神油算什麼,在我們中醫面前都是沒用的!而且我這個藥方是長期調理的,完全沒有副作用!」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哥!我錯了!你就給我唄!」 在秦穆然再三保證等青龍幫滅了后給他這個藥方,紀凌風這才將秦穆然給放走了。

「小風,明晚十點龍鱗總部,不要忘了,今晚悠著點,別被你的小明星給榨乾了,明天打架雙腿發軟,被人砍了!」

秦穆然實力嘲諷了一句道。

「放心,我現在可是禁慾系的男神,我哪裡能夠讓那些小明星得手,我可要回去好好睡一覺!」

看到紀凌風如此說,反正秦穆然自己是不信,不過也沒有揭穿,打了聲招呼后,便是離開了格林酒店。

……一夜很快便是過去了,轉眼間便已經是第二天的晚上。

此時不過夜裡八點,龍鱗總部的後院裡面,幾乎龍鱗的所有精英們都已經聚集在了這裡。

秦穆然,紀凌風,劉嘯,狐狸,道將行,白羽,周瀟,徐虎,陳龍等人都已經出現在了龍鱗的後院,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一副激動的面容,因為不一會兒他們就要徹底踏平青龍幫了!

兩個暗勁之境的高手,一個宗師之境,一個一流高手,幾個二流高手,就這個陣容,絕對不是青龍幫所能夠比擬的!

「嘯哥,兄弟們都準備的怎麼樣了?」

秦穆然看著身邊的劉嘯問道。

重回八一:長嫂的奮鬥 「然哥,按照你的計劃,那一百個帶著微沖的精銳們已經事先分成兩組,分別到達了指定的地方就緒,只要你一聲令下,那麼便是我龍鱗全力出擊的時候!」

劉嘯一想到秦穆然的計劃,內心也有些按捺不住激動。

「好!吳九那邊怎麼說?什麼情況現在?」

「吳九那邊傳來消息,似乎是聞生也想要提前對我們龍鱗來了突然襲擊,今天晚上也是召集他們,讓他們準備好,好像隨時要對我們龍鱗動手一般。」

劉嘯說道。

「呵呵,還想要學我們來突然襲擊,不愧為聞生,哪怕喝了六個核桃依舊還是不長腦子,他以為突然襲擊是誰都會的嗎?跟吳九說,讓他安排一下,讓他們裡應外合!」

秦穆然對著劉嘯說道。

「好!」

說著,劉嘯便是安排聯繫吳九去了。

令出皆動,劉嘯一個電話,龍鱗經營的各個堂口紛紛動了起來,向著青龍幫的總部包圍而去,同時在青龍幫的各個重要場子外面,龍鱗也是遍布了人馬,只要他們想要支援,這批人馬便會出動狙擊他們!

同時,秦穆然也是事先和馮雲宇通了氣,龍鱗是主力,警察們是輔助,只要動手,警察便是出動迅速押解青龍幫的人。

「喂,小毛!」

秦穆然打了個電話給毛不一。

「然哥,怎麼了?」

毛不一的聲音從電話裡面傳來。

「一會兒我的人會聯繫你,到時候,讓我們的人從你的地區通過,我們要給青龍幫一個措手不及!」

秦穆然說道。

「好!奶奶的,終於到動手了!今晚非得弄死這群雜碎不可!」毛不一心裡也是恨,當即說道。

「行!你自己也注意下,今晚別太拼了,等踏破青龍總部,我們一起喝慶功酒!」

秦穆然關心了聲道。

「謝謝然哥了,我知道了!」

毛不一心裡一陣感動后,便是掛斷了電話,同時他的目光之中流露出一股堅定,一股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意味。

另一方,在距離青龍幫總部不遠處的地方,六百青龍幫的精英們也紛紛聚集在這裡,蓄勢待發!

此時,天一堂堂主陳天一,地六堂堂主屠地六都已經匯合在了一起,他們的臉上都帶著一絲的愁容,哪怕是他們,都有一種濃烈的大戰將近的緊張感。

而就在這個時候,吳九身著一身唐裝走了過來。

「吳九爺,你可終於來了,浦東區其他勢力的人馬呢?」

看到吳九來了,陳天一按捺不住心中緊張的情緒,率先一步迎了上去,問道。

「不出意外的話,現在應該都在路上了,一千多人馬,夠嗎?」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