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冰冷的凝視著楊光強,冷哼著:「兩個問題,一,你的貨源在哪;二,做實驗的都是什麼病人。」

這話一出,楊光強駭然,竟然轉身朝著窗戶飛奔。唐宋沒有追上去,冷淡的看著。

拉開窗戶,楊光強想的沒想的跳上去。不過他並沒有往下跳,光著屁股蹲在上面,回頭大喝:「我如果跳下去,全國人民都會譴責,到時候你的上司會被處理!」

唐宋不屑冷笑:「你想多了,沒有我的允許,你死不了。」說話間,目光落到驚愕的護士身上,「不出去,等過年?」

護士猛地反應過來,也顧不上找褲子,白大褂遮掩身子就跑出去,臉色極為蒼白。

跑出去之後,正好看到一幫同事跟病人跑過來,護士心涼了。

她可是結了婚,這下真完蛋了……

窗戶上,楊光強低頭看了一眼下邊,咬著牙冷哼:「後退,要不然我馬上跳下去。」

唐宋非但沒有後退,反而是往前逼近,雙眸閃爍著冷光:「看來,我高估了你。」

一看到唐宋過來,楊光強倒是乾脆,狠下心朝著窗戶外邊跳。要知道,這裡是七樓,跳下去就算不死也重傷。

可是很快,楊光強就窒息了。

身體剛往外飛撲,忽然就停在空中不動了。

低頭按著下邊,楊光強的腦子瞬間一片空白。明明已經往外,為什麼沒落下?

而且他發現,身體不能動了。整個人就像是被鎖死,周遭變成真空,呼吸都沒了。

站在窗戶旁,唐宋冷然一笑:「我說過,我來了,你沒機會死了。」

抓住他的衣服往後拉,楊光強便飛回去。砸在地上滾了兩圈才停下來,身體一陣疼痛,氣血翻騰的吐血。

不可置信的盯著唐宋,楊光強感覺自己的心都涼了:「你,你……」

唐宋又朝著他逼近,撇嘴冷笑:「你現在還有個辦法,咬舌自盡。不過你是醫生應該清楚,咬舌之後並不是馬上死,在你死之前,我會把你的大腦提取。你就當是攝魂術吧!」

恐懼,震撼!

楊光強無數次的想過自己被抓的場景,卻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是出現這樣一個超級怪物。

竟然,能把自己控制在空中,難不成他是,武林高手?

更讓楊光強心涼的是,除了嘴巴能動,身體其他部位都動彈不得,眼皮都不到眨了。

看著唐宋蹲在跟前,楊光強面色慘白,冷汗完全不受控制滲透。他不怕死,可這種未知的現象,讓人無比害怕!

打臉了一眼,唐宋忽然露出笑容:「其實,我一直想試試能不能提取人的記憶,謝謝你給我這個機會。你放心,如果你變成白痴,我一定讓你好好活著。」

眼見唐宋把手放到自己頭上,楊光強按捺不住顫聲道:「我沒有貨源,是我自己製作的。我弟,他懂得做。」

唐宋頗為驚訝,歪著頭:「這麼吊嗎,自己製作?聽說,你用病人做實驗?」

「我,我沒有。」楊光強吞咽著口水,心頭拔涼拔涼的,「只是,只是用在快死的病人身上,給他們增加……增加生存機會。」

唐宋雙眼眯成一條線,輕輕拍打他的腦袋:「是什麼讓你這麼瘋狂?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死,你會長命百歲。死,對你來說,太奢侈。」

楊光強心頭咯噔一下,臉色更是蒼白,帶著哭腔:「你,讓我死吧……」

沒等說完,唐宋忽然用力按住他的腦袋,濃厚的力量籠罩他的頭。

確實沒試過這種辦法,但可以肯定,楊光強一定死不了,最多大腦神經受損而已…… 張朝勝一開始告訴我的時候我還不相信,頭髮怎麼可能會動,現在親眼看見了,真的是嚇了一大跳,十分的吃驚。“臥槽,什麼情況!?”我忍不住說了一句。

一旁的張朝勝早就已經嚇得臉色發白,癱坐在地上了,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地上那些如水流一般流動的頭髮,眼中滿滿的都是震驚和恐懼。

突然,我發現頭髮移動的方向似乎是在往我倆這邊。心裏大驚,剛想提醒他讓他躲開,沒想到他的腳已經被那些會移動的頭髮給纏住了。頭髮纏住他腳的瞬間,就如蛇一般快速的繼續往上纏繞,一轉眼就已經把他的整條腿都給纏住了,這樣下去的話,他整個人估計都要被頭髮絲給纏住了。

“你來愣着做什麼,快用黃豆撒在纏住你腿的頭髮上。”見他被嚇得呆住了,我趕緊吼道,順勢也抓了一把黃豆撒了過去。

黃豆落到纏着他大腿的頭髮絲上時,似乎沒有太大的作用,只是頭髮絲纏繞的速度稍稍減慢了一點而已。這情況倒是出乎我的預料,我趕緊又抓了幾把撒出去。

這時,張朝勝纔回過神來,趕緊也往腿上撒黃豆。不過撒得頻繁了,黃豆的作用漸漸明顯了,那些纏住他腿的頭髮絲正在一點點的往後退,沒一會就退回到了他的小腿那個位置。

但我倆還沒來得及高興,那些在地上流動的頭髮突然猛的往後一縮,張朝勝整個人都被拉得躺在了地上。 凌天戰神 一瞬間,那些頭髮就像是瘋了一樣,如潮水一般的涌向躺在地上起不來的張朝勝。

他的雙腿,雙腳,以及身子都被頭髮給纏住了,只留下一個頭來露在外面。我大急,趕緊把全部的黃豆都拿出來撒了過去,可這次竟然完全沒有效果,張朝勝已經被頭髮絲層層纏繞住,變成了一個黑色的,像是蠶繭一樣東西。

這下我徹底慌了,急忙拿起被我放在一旁的桃木劍,狠狠的插在了那些頭髮絲上。那些頭髮絲被桃木劍插中的地方竟然開始冒起一陣青煙,就像是被火燒着了一樣,頓時桃木劍附近的頭髮絲都散開了,有意識的避開了桃木劍。

既然桃木劍有用,我也不再猶豫,趕緊拿着桃木劍準備過去救張朝勝。再不趕緊的話,估計他待在那黑色的頭髮繭,很快就會憋死。不過那些頭髮絲也意識到我會拿着桃木劍過去救他,開始涌動着往廚房的方向退,竟然開始想要把他拉走。

要是讓張朝勝被拉走,那他就死定了,我立馬飛身撲了過去,把連着纏住張朝勝的那個黑色頭髮繭的一大把頭髮給插住了。瞬間,那些頭髮就又發出一陣青煙,斷開了與黑色頭髮繭的連接。

事不宜遲,我趕緊用桃木劍,一點點的把包裹着張朝勝的頭髮給割開。桃木劍對頭髮絲有作用,所以想要割開這個厚實的頭髮繭不是什麼大問題。

沒一會,張朝勝就被我從頭髮絲的大繭裏給拖了出來,只是他閉着眼睛,臉色蒼白像是斷氣了一樣。我慌忙探了探他的鼻息,還能感覺到呼吸,這下我才鬆了口氣,他只是昏了過去,應該沒什麼生命危險。

把他拉到沙發上,準備去研究看看那些纏着他的頭髮絲,可讓我想不到的是,那些頭髮竟然像是被賦予了生命一樣,開始往遠處的頭髮絲匯合。我急忙跑去抓了一小把在手裏,被我抓在手裏之後,頭髮絲卻變得沒了動靜。

我好奇的拿着那一小把頭髮絲在手裏研究,發現這些頭髮絲和普通的頭髮一模一樣,可爲什麼它們會動呢,而且還會襲擊人?難道是有鬼魂在背後操控着它們?

等我往頭髮絲退去的方向看時,那些頭髮已經完全沒了影子,不知道是不是都縮進廚房裏去了。

我拿着桃木劍,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等走到廚房門口的時候,爲了以防萬一,我先隨便扔了一樣東西進去。見那東西安然無恙的落到了地上,我才把頭伸進廚房裏一探究竟。

奇怪的是,那些頭髮明明就是到廚房裏來了,但此時廚房裏卻空蕩蕩的,一根頭髮絲都沒有。心想不可能,那麼多的頭髮絲就像是憑空消失了,這樣太奇怪了。

於是我走進廚房,在廚房的各個角落都找了個遍,可什麼也找不到。難道是跑回那蓬竹子那去了?

從廚房出來,正打算到後院那裏看看,就看到昏迷過去的張朝勝這時候醒過來了。我一臉驚恐,猛的從沙發上彈了起來,驚慌失措的看着四周,問道。

“我死了嗎?”

“放心,你還活得好好的,我把你從那頭髮繭裏救出來了。”我回道,問他有沒有事,身體有沒有哪裏不舒服之類的。

他有些不敢相信,激動的在自己身上到處摸了摸,然後又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痛得咧嘴後露出欣喜的笑容。“哈哈……我真的沒死,太謝謝你了啓明老弟。”他笑着跑過來,緊緊的握住了我的手,一陣感謝。“那些頭髮絲都不見了,看來是你把它打跑了,這事是不是就算是解決了?”

原來他這麼激動的原因是因爲他以爲我把事情解決了,真是讓我有些無語。我搖了搖頭,有些尷尬的說還沒有,那些頭髮絲只是退走了,要是不把它們完全解決掉,它們一定還會來的,而且那些頭髮絲背後必定還有什麼東西在操控着,是人是鬼,我還不敢肯定。

再走那青 一聽還沒解決,他臉上的笑容立馬僵住了,問我那現在怎麼辦。我想了想說,既然那些頭髮絲都躲起來了,那我們就直接去找它們老巢的麻煩。

“你家裏有汽油嗎?”我問道。

他搖了搖頭說沒有,問我拿汽油做什麼。我告訴他我要把他後院的那蓬竹子給燒了,只要它們的老巢沒了,那些頭髮絲必定還會再出現,說不定還能把躲在背後的幕後真兇給逼出來。

“汽油沒有,食用油倒是還有一大罐,你看行不行?”他想了想,說道。

“行吧,只要能把那蓬竹子給燒起來就行。”於是我讓他趕緊去把食用油拿過來。

只是我沒想到,我倆這麼做,徹底的惹怒了某樣東西,差點還命喪黃泉…… 伴隨著一股接著一股的記憶湧入腦海,唐宋的臉色有些蒼白,冷汗不自主滲透下來。

快速把手縮回,唐宋感覺自己的腦子有些眩暈,閉著眼坐在地上喘息。

提取記憶,果然沒那麼簡單。記憶強行壓制進入他的大腦,腦皮疼得厲害,感覺像是有什麼東西在鑽一樣。

不過有一點他猜得沒錯,大腦記憶其實是一種腦電波,他確實可以通過自己的力量提取其他人的記憶。但是消耗非常大,而且得到的記憶極為混亂。

好在,短短的一分鐘提取,他還是看到了一些重要信息。

楊光強確實撒謊了,製作毒的並不是他弟,他弟只是一個撈錢的而已。真正的,其實是他岳父岳母,在山裡種植並且製作。

他們很聰明,一邊種植毒原料,一邊種植中草藥,然後一起運輸到醫院,這樣一來有人問起,他們可以用草藥做借口。

讓唐宋發麻的是,楊光強確實在用病人做實驗,而且都是針對,老人!

他聯合內二科的護士長,把毒製作成一種葯,專門放給快死的病人使用。這樣一來,根本沒人會注意。

至於為什麼要這麼做,唐宋沒能看到。但可以肯定的是,絕對不僅僅是為了錢……

按照楊光強的記憶,他有個完整的家庭,為什麼會做出這麼偏激的事?

消化了好一會,唐宋才感覺腦子漸漸清醒過來。睜開眼,發現楊光強已經昏迷,唐宋沒有絲毫同情。

被提取記憶之後,楊光強的大腦受損嚴重,他就算不變成白痴,也會很痛苦……

外邊傳來動靜,唐宋起身走出去。一群醫務人員和病人堵在樓道,便警拿著槍擋在前邊,一幫人沒敢過來。

但是,好多人都是一副惱火的表情,大有衝過來大幹一場的趨勢。

掃了一眼,唐宋冷淡的問道:「怎麼,想造反?」

一個戴眼鏡的醫生大喝:「楊主任做錯了什麼,你們為什麼要抓他?」

後邊幾個病人立即附和:「對啊,楊主任可是個好醫生,他一直都很負責,還經常免費給我們治病,怎麼就犯法了?」

「你們這些狗腿子,就是見不得我們好。這麼好的醫生,你們憑什麼抓?放了楊主任,憑什麼抓他!」

一幫人竟然聲勢浩大的吼著,可謂震耳欲聾。

便警拿著槍,警惕往後退到門口,大聲喊著:「後退,否則我有權開槍,後退!」

然而,一幫人壓根就不聽,跟著前邊戴眼鏡醫生舉起拳頭大喝,同時往前挪步。

唐宋站在門口看著,臉色極為平靜。不得不說,楊光強確實很會做人,他平常非常懂得收買人心,無論是病人還是醫生,都認為他是老好人。努力給醫生爭取利益,極力讓病人得益。

眼見著他們已經要逼近,唐宋淡淡的說道:「我只提醒一次,後退!」

戴眼鏡醫生並沒有停下,面色陰冷大喝:「你們這些人,根本就是胡作為非。放了主任,否則我們衝進去。有本事,你把我們都抓了!」

說話間,戴眼鏡醫生繼續往前走。

唐宋雙眸寒光一閃,猛地搶過便警手裡的槍,毫不猶豫拉上保險,直接朝著戴雅靜醫生的大腿瞄準。

啪!

刺耳的槍聲讓熱鬧人群頓時安靜下來,戴眼鏡醫生順勢單膝跪下,啊的慘叫起來。

「來!」唐宋冷冷大喝,「試試看我敢不敢!」

一幫人安靜了幾秒,一個醫生又舉起手大喊:「有本事你把我們都打死……」

啪!

話都沒等說完,槍聲再次響起,子彈沒入對方的腹部。

這下人群怕了,慌忙往後退,一個個臉色發白。

「還有誰!」唐宋把槍口對準他們,「繼續,我一點都不介意。來啊!」

一幫人哪裡還敢上前,一個個都冒著冷汗往後。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會真的開槍……

見他們沒吭聲,唐宋把槍塞給便警,冷哼著:「來一個殺一個,我倒要看看有多吊!」

便警微微苦笑,不愧是上層次的人,下手不是一般的兇狠。

扭動脖子,唐宋慢慢往前走。對面一幫人繼續往後退,不自主讓出空間。

眼瞅著唐宋都已經要穿過人群,一個病人忽然罵著:「你們這些畜生,我要把你們爆到網上……」

呼!

砰!

一陣風吹過,隨後便是沉悶的聲響。 總裁的掛牌正妻 眾人轉過頭去,心臟直接驟停,有人差點沒嚇暈過去。

說話的那中年人,腦袋竟然鑲嵌在牆上,臉都凹了!

唐宋鬼一樣的出現在對方跟前,明顯就是他用拳頭把對方的腦袋轟到牆上了……

「真以為我不知道你們什麼鳥人?」唐宋森冷輕哼,「你們當中多少人是楊光強的人,我清楚得很。」

絲毫不顧眾人的震撼,繼續朝著前邊走去。要不是現在沒時間,他真想把他們都幹掉。

這幫人,大多都是平時跟楊光強走得很近,有幾個也都知道楊光強幹了什麼,那兩個醫生就是……

眼睜睜看著唐宋離開,一幫人屁都不敢放,心臟卡在嗓子眼上。

那個被轟的中年人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人卻沒能倒下,就這麼卡在牆上,相當悲慘……

沒等唐宋走到電梯,一幫警察已經衝上來。看到他們,唐宋冷哼著:「所有醫生護士都給我控制起來,還有病人,讓他們全部進入病房等待調查。屏蔽信號!」

整個科室都不知道多少害人精,醫生護士都有,要不然楊光強怎麼可能這麼順利的進行實驗。

病人里也有內應,而且不止一個!

也沒多說,唐宋按了電梯下去。真正的麻煩,在內科!

這邊只是有幾個病人被試點,內二科那邊大多都是老人住院,那才是大麻煩……

剛走出外科大樓,呼,一個人正好從上邊落下來,砰的砸在大門前邊的水泥路上。人不動了,鮮血橫飛。

是剛才跟楊光強辦事的那個女護士!

唐宋黑了一臉,壓根就沒多看,繼續朝著內科大樓走去。正走著,對相機傳來副隊的聲音:「鬼,快過來。他們有武器,控制了人質……」 當唐宋趕到內二科的時候,好多特警已經退到樓梯,有兩個特警中了槍,好在沒傷及要害。

地上還有兩個護士被打爆了頭,血腥味特別濃。樓道裡邊蹲著好多個病人和醫務人員,瑟瑟發抖的不敢動。

副隊帶著人站在樓道拐角,面色極為難看的盯著對面。蹲著的一幫人對面,兩個醫生拿著槍對準蹲著的一幫人。

很是明目張胆,可以說無比的囂張,也是認定副隊他們不敢拿病人生命開玩笑。

見到唐宋過來,副隊咬著牙低聲道:「四把槍,除了這兩個,張桂月跟另一個護士在裡邊,控制了三個人質。」

唐宋掃了一眼,平淡道:「她在給外邊發信息呢。」

副隊一驚:「那怎麼辦?」

唐宋波瀾不驚,勾著嘴角:「跑了才有意思,不跑怎麼會知道誰心慌?張桂月,記得給你老公發通知,雖然他被綠,可好歹也是夫妻。」

一邊喊著,唐宋一邊往前走。對面兩個醫生立即怒喝:「站住!再往前一步,我打死……」

咔嚓咔嚓!

沒等把話說完,兩人的腦袋忽然旋轉,手臂也扭曲。

骨頭斷裂的聲音,隔著大老遠都能聽到,讓副隊等人不自主發毛。

子衿問情 眼見兩人倒下,副隊剛要飛奔過去,唐宋卻伸手擋住,微笑著:「你真覺得只有四把槍?這個科室,除了起不來的老人,其他人都很好玩。」

話音未落,蹲著的一個病人豁然站起來,手裡多了一把槍的對準唐宋,快速扣動扳機。

啪啪啪!

連開三槍,子彈飛梭而出。

唐宋不急不慢,面帶微笑的繼續往前走。飛來的子彈停在他身體前邊快速旋轉著,讓那男子駭然。

男子反應倒是很快,趕緊把槍口翻轉對準蹲著的其他人。只是當他準備再次開槍,三發子彈同時嗤嗤的穿透了他的腦袋。

一個閃身,唐宋跳到蹲著的一幫人前邊,正好站在盡頭辦公室門口。滿面笑容的轉過頭看著裡邊,輕聲道:「好玩嗎?」

裡邊只剩下四個人了,少了一個護士,只剩下一個五十歲的老護士,正是張桂月。

槍口按在一個病人的腦袋上,張桂月面色陰沉,臉上帶著幾分震驚。她就看到兩個醫生莫名其妙死掉,但這已經足夠了。

眼見唐宋走進來,張桂月陰沉冷哼:「可惜,你們都是一群廢物!」

唐宋不以為然聳肩:「話不是這麼說,我來了,一切就已經結束。」

張桂月不屑冷笑:「你就算能把我殺死,又怎樣?我告訴你,遲早有一天會證明,毒拼,可以治病!這些老而不死的,浪費國家資源,就該早點死!」

說著張桂月忽然癲狂大笑起來,「哈哈,你就算抓了我也沒用,我已經給他們發消息,他們已經跑了,你們根本抓不到。哈哈,廢物一群!」

唐宋並沒有動怒,保持著笑容:「我剛從楊光強大腦提取了一些東西,你要是喜歡的話,有機會我告訴你聽。」

張桂月猛地一驚,近乎本能驚呼:「你竟然能提取記憶?不可能!」

這話一出,唐宋的笑容更是濃厚:「搞了半天,原來是餘孽。這就沒意思了,烈焰現在龜縮在什麼鬼地方都不知道,你還在這,對得起你的信仰不?」

緊咬牙關,張桂月保持著警惕冷哼:「鬼,果然是你。一個人把我們烈焰搞得覆滅,你可真是狠心。呵,本來我還想馬上進行報復,沒想到還沒開始就被發現……這幫蠢豬!」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