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時間,上官雲燁也想站起來說話,但也被夜冰依給拉了回來。

他們都是男子,她不能讓自己的夫君受議論,又怎麼能讓自己的哥哥受委屈呢?

要說臉皮厚,沒有人比她的更厚了吧。

夜冰依走上前,大聲宣佈道:「我們不比了,這場比賽我們放棄。」

眾人還都沒有來得及發話,夜冰依便朝著龍王學院的人揮了揮手,道:「我們決賽的時候再見!希望能和你們好好戰一場。」

她說的無比輕鬆,豪氣雲干,哪裡像是一個弱者在向人家強者認錯的模樣?

那樣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們才是個大贏家呢。

不過,龍王學院的人們紛紛望著她們,她們彩翼學院還真是有自信,居然現在就想著決賽去了。

「好。」慕容陵對夜冰依點了點頭:「那我們就決賽見,我們也很期待和你們的比賽。」

龍王學院的人並沒有因為彩翼學院的人放棄比賽而露出任何鄙夷不屑的神情,沒有看不起她們。

因為高手是值得尊重的。

既然他們現在要開始儲存自己的實力,決賽見,那麼他們現在也該好好的準備了。

水碧碧氣得牙齒都快咬碎了,她死死盯著夜冰依。 “是嗎?你們辦案的速度真是太快了,實在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這案子葉詩瑜的時時在詢問辦案進度,所以沒有明說,但陳志凡也能猜出肯定是珠寶店方面施加壓力給了她的上級,所以她才顯得那麼着急。

能開得起珠寶連鎖店的,肯定不是一般人,一般的市長人家都不放在眼裏的,破不了案,他們老闆說出來的話肯定不會好聽。

難得葉詩瑜一個人承受了,沒讓他知道,可陳志凡哪能裝作沒有發生過,肯定想竭盡全力的破案,以替葉詩瑜分憂。

而保護區派出所這邊確實算是神速了,陳志凡原本以爲至少需要幾天時間才查清楚,哪知道人家當天就弄清楚了。

這保護區派出所,倒真有些門道,怪不得全市公安系統這兩年的先進集體,都是人家的囊中之物。

而這應該是高輝的功勞,他就是前年調過來的,說起來,他調來的這兩年,這派出所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以前可是聽說這邊的這派出所是出了名的亂和差,經常在各種會議上被點名批評。

想不到這老刑警,幹羣衆工作,也能幹得這麼好,真是有一套。

“嗯,那銷贓的傢伙家住哪兒我知道,我帶你去找他吧。”高輝擺擺手,一副不值一提的樣子,然後提議道。

“這哪能行,請你們幫忙已經很麻煩了,哪還能叫你帶我去?再說你工作也很忙,我真的不敢麻煩你。”陳志凡笑笑,趕忙拒絕。

開玩笑,基層的工作有多忙多累他是聽說過的,哪能叫人家一個大所長放下手裏的千頭萬緒的工作陪着他去跑腿。

“好吧,我也就不和你客氣了,這邊確實事情太多,這樣吧,你一個人去我也不放心,我叫兩個我們的輔警陪你去。”高輝沉吟了一下,便也沒堅持自己去,可能真的事情很忙。

能安排兩個輔警,已經很給面子了,陳志凡連連道謝。

高輝就當面打了電話,聽內容是打給兩個正在外面和民警處理糾紛的輔警的,那是雞毛蒜皮的小事,民警一個人也能處理,高輝就叫他們倆回來,陪同陳志凡一起去嫌疑人出沒的地方。

“確實沒警力了,你得等等。”打完電話,高輝充滿歉意的說道。

陳志凡有心想說自己去就可以了,真實情況是他一個人確實能搞得定,可是再一想人家也是一片好意,你拒絕了一次,再拒絕可就有點不識擡舉了,他就安安穩穩的坐在沙發上等,高輝也陪着他,聊着一些工作上的趣事。

十幾分鍾過後,兩名輔警到了,就這一會,高輝已經接了十幾個電話了,打出去的也不少,看樣子是真的很忙。

兩名輔警都是二十多歲的棒小夥,高輝把他們三人各自互相介紹之後,陳志凡就要求他倆換成便裝,等換好衣服,高輝送他們出去,就匆匆回去處理公務去了。

路上回味着走時高輝向他叮囑的話,叫他務必小心,因爲他們已經查出銷贓的是他們所的重點關注人員,剛剛刑滿釋放不久,以前是這一片區黑惡勢力的老大,苦於沒有抓到他的手尾,一直讓他囂張,搞得這片區治安很差,連帶着保護區派出所聲名狼藉,在上級部門裏屢屢吃掛落。

後來配合國家“打黑除惡”的政策,這傢伙又不湊巧打傷了人,正好撞在槍口上了,扔進監獄坐了幾年。

他對國家機關很不信任,而且現在還和以前一樣囂張跋扈,放出來還沒一年,就因尋釁滋事多次被警告、傳喚。

所裏不時有人會去他那裏明查暗訪一番,防止他搞出大事情,也是爲了能抓出這傢伙的小辮子,再把他送進牢房。

高輝的話,讓陳志凡對這傢伙有了基本認知。

看來還是個硬茬子啊。

陳志凡開着車,兩名輔警指路,很快,就到了保護區腹地的一家大型修車廠。

修車廠門前立着一塊牌子,上面一行寫着:盛達汽修廠,下面則是:修車、補胎、鈑金噴漆、保養。

“到了,陳警官,那人就在這裏工作,現在正好是上班時間,人應該在的。”輔警當中一個叫小亮的指着修車廠說道。

陳志凡聞言,陸虎轉了一個急彎,對直修車廠的大門就直接開了進去。

車子徑直開進裏面的一個大修車棚子裏,停了下來,陳志凡三人下車。

一個穿着黑色污漬遍佈,油膩膩工裝的小年輕,看起來像是這裏面的學徒,他正鑽在旁邊的一臺轎車車底修車,聽到動靜,鑽出半個腦袋,一看,以爲陳志凡是修車的,就問了一句:“哪兒的毛病?”

“毛病大了!要叫你們修車廠裏那個誰來才能修,名字叫什麼來着……”陳志凡說着話,示意身後的兩位輔警。

小亮心領神會,輕輕的吐露出了他們要尋找的嫌疑人的名字:“毛國剛。”

“對對對,就是毛國剛,叫他出來給我們修吧!”陳志凡一副像是就認定了這毛國剛的技術一樣,很肯定的就叫他來修。

“我有沒有聽錯?你叫毛哥出來給你修車?”學徒愣了一下,一臉愕然,以爲自己聽錯了,忙再次確認。

“我說你廢什麼話啊?你都叫毛哥了,他還沒你修的好?哪還有假?趕緊的,別磨蹭,小心他知道你攔了他的生意削死你!”陳志凡不耐煩的催促,他聽說過在修車廠修車的人對自己修的車是有提成的,毛國剛修了他的車,自然有錢拿,所以纔有此一說。

學徒腦袋下意識的縮了一下,好像真的怕被削一樣。

他麻利的從車底鑽出來,起身,怪異的看了陳志凡一眼,見陳志凡一臉不耐煩的又要開口,他趕緊撒腿就跑向旁邊的一棟大房子,看起來應該是噴漆車間。

沒多久,學徒領着一個戴着口罩,光着膀子,身上紋着龍虎紋身的健壯男人走了出來。

他身上沾着一些花花綠綠的漆,讓紋身看起來像抽象畫一樣斑斕。

說是領路,其實學徒不自覺的已經縮到後面去了,看樣子竟是不敢走在健壯男人前面。 這個女人真不要臉,她居然直接放棄比賽了,這怎麼可以呢?!

不過,她更生氣的是,為什麼自己之前就沒有想到這一招呢?

如果她想到這一層,直接放棄了和龍王學院的比賽,又何苦讓她們虎嘯學院的隊友受傷?

突然,身後有個人影漸漸的向她靠近,在她的耳邊低聲說了些什麼?

水碧碧微微一愣,然後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是這樣的嗎?那真是太好了!哈哈哈……

她們還有反擊的機會,下一場輪到她們的比賽,她一定會把夜冰依打的直接下不了台。

「下一場比賽繼續開始。」裁判又宣佈道。

如今靈雀學院的高手們只有五個人還完好無缺,其中有一個幻夢之境六階的高手,剩下的四個人皆是五階境界的高手。

虎嘯學院還剩下六個高手,之前其中一個是幻夢之境六階的,四個五階的,還有一個幻夢之境三階和二階的。

要是按照之前,靈雀學院當中還有一個幻夢之境五階巔峰堪比六階的高手,那麼他們的實力看起來要比虎嘯學院的強大。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

虎嘯學院的人只是去休息了一會兒,再回來的時候,他們那些人竟然多了兩個幻夢之境五階高手。

夜冰依不由微微詫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總不可能就在休息的這一會兒時間,他們就直接突破了吧?

還是說……一開始他們就故意隱藏了自己的實力?

靈雀學院之前輸的無比丟人,他們正想在這一場比賽中好好的比試,和虎嘯學院的學員打一架,找回他們的尊嚴。

可是誰知道,他們眼前竟然站著幾個兇猛無比,威風凜凜的壯漢,頓時嚇了他們一大跳。

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的實力,怎麼比剛才還要強上好幾倍?

鑾鈴奇俠 這完全不像是剛才戰鬥過的那些啊。

「那是幻夢之境七階的高手。」帝玄胤瀲灧的紫眸微眯,突然望著台上說道。

「幻夢之境,七階的?」夜冰依和上官雲燁兩人頓時震驚。

帝玄胤微微頜首,「沒錯,在水碧碧後面那幾名全部都是一樣的,一共有四個。」他很確定的說著。

「這怎麼可能呢?剛才我在下面觀察的清清楚楚,他們之中最高的也就是六階,哪裡來的七階,還四個……」突然,夜冰依似乎想起了什麼,「難道……」

「不錯,依依,他們多半有可能是已經被調包了。」帝玄胤接過夜冰依的話道。

「或許他們還極有可能根本不是要對付靈雀學院的人。」

「你的意思,她們真正想對付的人是我們嗎?」夜冰依冷冷的眯了眯眼,視線掃過站在角落裡的水碧碧。

這個女人換的高手,肯定毫無意外的沖著她來的。

只不過,她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資源高手?到底是哪裡來的?

夜冰依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看他們這些高手的手法,我倒是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不過一時卻想不起來。」帝玄胤淡淡的道。

聽到帝玄胤這麼一提醒,夜冰依瞬間好像也在哪裡看到過。 他們兩個走到陳志凡他們面前,健壯男子摘下口罩,露出一張兇悍之氣撲面而來的臉,相貌看起來也就三十來歲,他拿出煙盒,也沒有給陳志凡他們裝一支的意思,自顧自把一支菸彈進嘴裏,正要摸打火機呢,旁邊一支點燃的打火機就伸了上來,正是他身邊的學徒一臉小心的給他點火。

健壯男也沒說什麼,火也不蒙,典型的大哥派頭,就這麼讓他給點上了煙,他深吸了一口煙,吐在面前的陳志凡他們臉上,弄得陳志凡他們如在雲山霧海,陳志凡倒沒什麼感覺似的一動不動,倆輔警則一臉嫌惡的扇着煙氣。

接着,這健壯男人便開口了:

“說吧,你們找我有什麼事?別特麼給我說是來找我修車的,騙騙小程這個不曉事的小孩可以,可別拿老子當傻瓜了,我特麼剛出來才進的這修車場,手裏有幾斤幾兩自己是清楚的,平時也就噴噴漆,哪兒修得了什麼車?!”

說到最後,毛國剛聲音越來越大,眼睛也是瞪得快鼓了起來,看起來氣勢甚是嚇人。

真不愧是當過老大的,說個話就能讓自己的王八氣泄露出來。

兩個輔警正要上前表明身份,陳志凡對他倆擺擺手,轉而對毛國剛饒有興趣的說道:“那你以爲我們是什麼人?”

毛國剛鼻子一哼,不屑道:“老子縱橫江湖這麼多年,朋友滿天下,仇人也是多不勝數,什麼場面什麼手段沒見過? 華娛之巨星崛起 說吧,你們是誰派來的?說出來,我給你們一次走着出去的機會。”

看來是被人家當成來尋仇的仇家了,而且還是仇家的打手。

老子就長得這麼像壞人嗎,陳志凡摸摸鼻子,有些訕然。

可他這樣子在毛國剛看來,就是被看破後的情緒反應了。

虛創世界 他不等陳志凡回答,舉起兩個指頭放在嘴裏,“咻~~!”一個響亮的口哨被他吹響。

陳志凡疑惑、倆輔警驚疑不定的時候,一陣稀稀落落的腳步聲,十幾個人陸續從修車廠的四面八方走了出來。

他們都穿着骯髒的工作服,身上也有些油漬,看起來正在工作。

不知道毛國剛怎麼和他們說好的,一個口哨,竟是把這分散在修車廠裏的人全都叫了出來。

都是二三十歲的青壯漢子,他們向陳志凡毛國剛這邊慢慢圍攏過來,每個人看向陳志凡他們的眼神,都頗爲不善。

有幾個人手裏甚至還提着大扳鉗,管子鉗,鐵錘什麼的,空手的看到他們拎着傢伙,也不甘落後,就邊走邊從周圍散落的汽車零件裏找出趁手的零件當武器,就這樣,人人拎着東西向他們走了過來。

等人全部走了過來,一個走在最前面的長毛望着陳志凡他們三個陰惻惻的笑了一下,叫囂道:“大哥,這些人是不是來找麻煩的,你一句話,我們馬上把他們給廢了。”

其他搖晃着手裏的東西,紛紛響應。

另一個輔警小海看到這架勢有點慌,想要上來表明身份。

在他看來,說出是警察,就以爲着安全了,現在這個年代,最狠的流氓也不敢對警察動手的,他們出外勤的時候,領導三令五申強調的就是保護自己的安全爲第一要務,而且他們拿那麼點工資,實在沒必要犯險。

陳志凡看着面前這些兇頑,能感覺得出,只要一句話不對頭,他們真的會動手,看着這畫面,他奸笑了一下突然心頭一動,有了另外的主意。

他攔住輔警小海,把他的話憋了回去,然後看向毛國剛,把周圍的人視若無物,淡然一笑:“怎麼?毛老大想以多欺少是不是?”

“能以多欺少,我就從不單打獨鬥,我再問你最後一次,誰派你來的?!”毛國剛完全沒有不能以多欺少的覺悟,他眉頭一挑,臉色更陰沉幾分的問道。

“這你得去問國家。”陳志凡的話意味深長。

可毛國剛一時沒有聽出來,他反而冷笑道:“國家飯老子也吃過幾年,再多吃幾年又如何?”

然後他大手一揮,吼叫道:“好啊,敬酒不吃吃罰酒,兄弟們,上,給我把這三個傻逼捶一頓,然後捆起來,我待會會‘好好’的款待他們,我相信他們會哭爹喊孃的說出來是誰指派過來的。”

隨着毛國剛話音一落,十幾個人喊打喊殺的向陳志凡他們仨衝殺過來。

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這不是普通混混啊。

而且毛國剛一句話就讓他們毫不猶豫的打人,這毛國剛果然有些手段。

眼見十幾個人瞬息即至,陳志凡非但沒有絲毫慌亂,反而還有心思分析出這些東西。

對他來說,這些人來得正好,他們即使不動手,陳志凡也打算用言語挑唆着他們動手的。

這樣直接衝過來,倒省得自己多費脣舌。

眼見情勢危急,小海和小亮就要不顧陳志凡剛纔的阻攔,說出自己是警察的事情。

陳志凡卻猛然大喝一聲:“你倆退後,什麼話都不要說,這事交給我,一切後果由我來承擔。”

小海小亮兩人對視一眼,沒有退後,但也沒有打算再說出身份。

既然有陳志凡這個正式民警兜底,他們還怕什麼,十幾個人雖然打不過,但受了傷也有褒獎,可能還能帶薪休息一段時間。

他們兩個也不相信毛國剛真的敢弄死他們,鬧出人命。

要是真的遇到生命危險,再說出身份也不遲。

兩人雖然沒有語言交流,但想法卻出奇的一致。

而且看陳志凡這民警篤定的樣子,說不定是個練家子,如果真正懂得技擊手段的話,一人對十幾個也不是不可能。

陳志凡衝在最前面,兩個輔警就落在了後面。

他首當其衝,而且一直看起來都是領頭人,所以修車廠裏的十幾個人手裏的傢伙什,全都朝他身上招呼。

“乒乒乓乓”一陣骨肉被擊打的聲音,聽得人牙酸,轉眼過去,陳志凡就倒在了血泊中,人已經昏迷不醒,人事不知了。

小亮和小海簡直下巴都要掉下來了,這簡直大跌眼鏡,完全出乎預料之外啊。

原本以爲陳志凡一直阻攔着他們說出身份,是有什麼後手,誰曾想一照面就被人家打趴下了,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隨即她腦中靈光一閃,想起來了。

「這不是跟夜幽雨那個女人用的劍法一樣么?我知道了,他們是夜家的人!」

「我早該想到了,這兩個女人是一丘之貉,狼狽為奸,怪不得,我和水碧碧兩個之前只是鬥鬥嘴,她為何如此惱恨我,原來都是因為夜幽雨這個女人。」

「無恥,簡直太無恥了,為了對付我,居然偷偷換掉了虎嘯學院的學生們。」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夜冰依憤怒不已。

「這個不用擔心,既然我們已經確定了這些人不是來自學院中的學生,那麼他們便沒有資格參加比賽,直接上場揭發了他們便是。」上官雲燁道。

「那我們還等什麼,趕緊上去把他們給揭穿了。」星塵幾兄弟也說道。

「先不要著急,讓他們先得意一會兒。」帝玄胤慵懶的聲音淡淡的道,滿是漫不經心,一點也沒把他們放在眼裡。

夜冰依轉過頭看向他。

知道他自有他的意思,便說道:「那好,小胤胤等會兒你一定要好好的教訓教訓那個女人!」

「沒問題。」帝玄胤揉了揉夜冰依的頭髮,為他順著氣。

她想要的什麼東西,他都會給她。

而比賽台上,虎嘯學院和靈雀學院的一場比賽也已經結束了。

結果大大的出乎了眾人的意料。

居然是那個名不見經轉的虎嘯學院贏得了勝利。

往年排行第二的靈雀學院,今年居然連敗了兩場。

一些支持他們的觀眾們簡直不敢接受這個事實。

心中都有些淡淡的憂傷,畢竟他們是他們的偶像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