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宇見狀,一下子就呆住了。這時,石教授慢慢的起身調轉過了頭,看向了冷宇,眸子很是深邃。

“石教授,有事兒嗎?”張珊波瀾不驚的問。

聽到這話,石教授低頭嘴角勾起,冷冷一笑,揹着手走向了兩人。

“看來真的是我們錯怪你們了~你們還真的不是盜墓賊!”

石教授圍繞在兩人身邊,嘲弄道。

“你什麼意思?”冷宇冷聲問。

“呵呵~”石教授笑着又走回到了電腦前,指着店內的屏幕看着兩人,“呵呵,偷偷進地宮,又不拿東西,你們到底進去幹什麼了?!恩?”。

石教授說着,那店內畫面正好回放着兩人偷偷摸摸跑進地宮的一幕。根據角度,冷宇猜測可能是在那地宮入口門前離着的攝像頭,只不過天色太暗,他和張珊都沒看到罷了。

監控錄像清清楚楚的拍攝下了冷宇和張珊的所作所爲,已經百口難辯。

冷宇索性不狡辯,承認了。

“對!我們是進去過了!”

… 第434章可是人間疾苦沒有一個放過我

「我們立刻去惠山,必須把半雨攔下來!」

姜南初焦急的說,很多事情都摸不清思緒,明明昨天她離開的時候,半雨心情還是十分穩定的,短短過了一夜卻有輕生的念頭。

「司寒,南初,究竟半雨怎麼了?」

段景霽到現在還是懵的。

姜南初拿出手機遞到他眼前。

「看看上面的內容你就明白了。」

一行一行字看下來,段景霽心都涼了半截。

白玉蘭花隨意的擺在病房,段景霽立刻往惠山駛去。

他只是需要思考的時間,但僅僅只是一晚上,所有的一切都變了。

兩輛黑色豪車在街道上開的極快,連連闖過好幾個紅綠燈,他們在和時間賽跑,畢竟現在距離謝半雨失蹤已經超過半個小時。

以最快的速度抵達惠山,這裡草木茂盛,他們卻絲毫不在意。

段景霽第一個抵達山頂,此刻正是太陽初升之時。

謝半雨只留下一個背影給他們,她的雙腳騰空坐在山崖邊。

「謝半雨,你回來!」

段景霽沖她大喊,這女人知不知道這樣做有多麼危險。

謝半雨輕輕哼唱兒歌,聽到熟悉的聲音轉頭看去。

「你們來了。」

「半雨,你究竟是怎麼了,你不要嚇我好不好,星星還在保育箱內,他還這麼小,他不能沒有你的。」

姜南初氣喘吁吁的上來開口勸說道。

「南初,最後還能見到你真好。」

「你不要怪我,我真的受夠了。」

「半雨,我們可以換個環境生活,你不要做出極端的事情。」

姜南初試圖一步一步往前走過去。

「我一生善良,可是人間疾苦沒有一個放過我。」

「段景霽,我放過你,希望你也能放過我。」

人只有在徹底絕望的時候,面對萬丈深崖才會張開雙臂自由的落下去。

「半雨,謝半雨!」

姜南初大步跑上去,試圖拉住她的手。

但是晚了,一切都晚了,她留給她的只有悲涼的微笑和喪失所有生機的容顏。

「段景霽,你對謝半雨做了什麼?」

「你到底又做了什麼,你為什麼要一定要逼死她!」

姜南初大哭,轉身死死抓著段景霽的衣領質問道。

她的半雨,她最好的朋友,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會以這樣的結局退出人世。

「南初,你先冷靜。」

「怎麼冷靜,這裡是萬丈懸崖,半雨她剛剛做過這麼大的手術,你告訴我還有生還的可能?還有奇迹發生嗎?」

姜南初崩潰的問。

陸司寒無法給出她答覆,不要說謝半雨,就算是他掉下去只怕都九死一生。

「砰~」

在陸司寒勸姜南初的同時,段景霽直接暈了過去。

「滴答,滴答。」

耳邊傳來液體滴落的聲音,段景霽醒過來已經是在五天後,第一眼入目的是營養液注入身體的畫面。

誘歡成婚 隨後記憶強行擠入腦海,他彷彿看到謝半雨無牽無掛的跳崖了。

「蹭!」

段景霽立刻坐了起來,一把拔掉針筒,顧不上手背的血珠,穿著病服大步朝外面跑去。

「少爺,少爺,您要去哪裡?」

獨家佔有:老婆,吻你上癮 凱文追在後面大喊。

「惠山!」

段景霽留下這句話,下樓發動汽車離開。

凱文放下手中的午餐,立刻撥打陸司寒電話。

「陸先生,您勸勸我們家少爺吧,他剛醒又要去惠山。」

「好,我知道了。」

陸司寒一身黑,此刻正在靈堂。

段景霽抵達惠山時,里裡外外聚集不少人。

「聽說了嗎?」

「我當然知道,也就有錢人才會這麼搜查,從這麼高的地方掉下來,不可能有生還的可能性了。」

「砰!」

段景霽直接一拳砸過去。

「嘶~」

「你哪裡來的瘋子?」

被打的路人怒吼道,他真是倒了八輩子霉了,果然死人地方不該久留。

「她沒死,她不可能死!」

段景霽臉色蒼白的怒吼道。

「我看你就是找打。」

路人當下也揚起高高的拳頭,卻被另外一雙骨節分明的大手握住。

「不好意思,醫藥費,精神損失費,我都會賠償你。」

「請你見諒,死者是他未婚妻。」

陸司寒微微頷首道歉。

「哎,原來是這樣,也是可憐人,這次就算了。」

「司寒,你為什麼不站在我這邊,我說過半雨沒有死!」

段景霽再三堅持,隨後進入搜查區。

「怎麼只有這麼點人,半雨現在肯定很害怕,你們每一寸地方都不能放過!」

「這裡,還是這裡,通通都要找,就算把整座山翻過來,都要找到半雨。」

「段景霽,你清醒一點,時間已經過去五天,整個惠山我已經找了兩遍了!」

陸司寒一把握住段景霽的衣領。

「所以呢,不是沒有找到屍體嗎?那就是還活著的意思吶!」

「陸先生,我們初步認定謝小姐是摔下山被河流溪水沖走,所以沒找到屍體,但生存可能性幾乎為零。」

搜查隊遺憾的說。

「胡說八道,你們怎麼可以就這麼輕易的判定一個人的死亡?」

段景霽大步衝到惠山山底的河流,他恨不得直接跳下去,卻被陸司寒牢牢抱住。

「哇,哇~」

沉默的山谷傳來孩子響亮的啼叫聲,凱文將小少爺抱了過來。

「少爺,小少爺已經沒有媽媽了,難道您要讓他也沒有爸爸嗎?」

「沒錯,段景霽,你清醒一點,你要是不管星星,就算找到謝半雨,她也不會原諒你!」

段景霽失去力氣,軟軟的倒在地上。

凱文立刻將小少爺放入段景霽的懷中。

「少爺,您仔細看看他,當初他這麼小,轉眼白白嫩嫩的,嘴唇像極了謝小姐。」

「或許是早產的關係吧,眼睛還沒有睜開來,不過未來一定很帥。」

凱文試圖用孩子喚醒少爺不要沉浸在悲傷中。

小小的嬰孩似乎感覺到是在父親懷中,他不在哭鬧,露出笑意,緊接著緩緩睜開眸子。

是藍色的。

他的眸,同樣像星辰大海,湛藍湛藍的透出一股異域風情。

段景霽突然就哭了。

謝半雨突然的闖入他的世界,在離開的時留下無數謎團和遺憾給他。 “恩!然後呢?進去幹什麼了?”石教授詭祕的笑看着冷宇。

冷宇也是眼神回擊,如一頭兇獸一樣緊緊地盯着石教授的臉,“我說我們進去和鬼聊天了,你信嗎?”,冷宇故弄玄虛道。

聽到這話,石教授霍然就笑了,“呵呵,年輕人你這套嚇不到我!我石某人不信這些!”。

冷宇見唬不住石教授,其實一開始冷宇也沒想過這一套會蒙的了他,於是飛速的想起了別的應對方策。

冷宇正在苦苦想着,這時候石教授“哼哧”一聲笑了,“好了~!年輕人,我不管你是什麼目的,我也不想知道你是不是別有用心。還好地宮中的東西沒有丟失,這次就放過你,我希望下不爲例!” 我的三百傳奇 石教授淡淡的說着。

冷宇目光緊緊地盯着他,但又看不出所以然,索性也就也就釋懷了。

冷宇嘴角慢慢勾起,“哼”的冷笑了一聲,轉身就走。張珊緊跟其後,最後瞥了石教授一眼,兩人就出門去了。

沿原路返回,兩人再次回到了朵朵的家中。

這次,冷宇發現,在那朵朵家門口不遠處,正站着一個人。

冷宇走近,見,黃守林正在佇立在那,滿面憂愁的看着朵朵家的房子,一根又一根的抽着煙。

“村長?!您這是?…”

冷宇走到黃守林面前,疑問的看着他。

這時,黃守林也是發現了冷宇和張珊的到來,一下子回過了神來,說道:“呼~嚇我一跳。沒,沒事!我,我就是偷閒出來喘口氣。”黃守林解釋的說道。

然而冷宇心裏並不相信,他覺得黃守林心裏一定有事兒,而這事兒多半和朵朵有關!但是黃守林矢口否認,冷宇也就不再去過多追問了。

“哦,那進屋坐坐吧!”冷宇說着就要把它往屋子裏招呼。

見這時,黃守林好像有些驚慌失措,“啊,啊不用了!我村裏還有事兒,我這就得回去了!再見,再見…”,黃守林說着,就轉身離去了。

恍惚間,冷宇忽然感覺這個人好像和他印象中的黃守林有些不同,甚至可以說是天差地別的感覺。

自從那大墓起棺換了風水後,這黃石村的人,整個都變了!這黃守林也不例外,本來有些狂躁有些粗魯的他,今天居然這麼有禮貌的和他們道別,實在是不可思議。

權少的私有寶貝 當天下午,朵朵又是勝載而歸。打了六隻兔子,還有一隻野雞!當天,他就講這些戰利品送到了山下。

可是讓冷宇疑惑的是,這次朵朵回來,居然是帶着野雞野兔回來的!怎麼拿去的,怎麼拿了回來!並且,朵朵手上還多了一個很大的塑料袋。裏面盛滿了小孩的食品,諸如“哇哈哈”“爽歪歪”“旺仔小饅頭”之類的東西。

冷宇看了很是疑惑,“哎?朵朵?這是誰給你的啊?”,冷宇輕聲問。

見這時,朵朵滿臉的幸福樣子,“是大伯給我的!”,朵朵天真的說道。

“大伯?”冷宇心中疑惑,想了一會兒,忽然之間想到了,居然是黃石村的存在,黃守林!

這讓冷宇是大吃了一驚,在冷宇印象裏,黃守林是對朵朵的生死安慰都漠不關心的那麼一個人。今天居然沒有收朵朵送去的野兔,反而送了朵朵這麼多的東西!實在是太詭異了!

結合中午的時候遇到黃守林看到的他那個樣子,冷宇不禁想到,難道說這風水真的能改變一個人對另外一個人的看法?真的能徹底改變一個人的性格?

匪夷所思,冷宇思考了半天,也只能是搖了搖頭。嘆息,這個世間他們不瞭解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鬼,是真實存在的。道士,是真實會法術的。也許,這風水,也是冷宇他們沒有領略過得領地,也許真的如同那樣的神奇。

祖宗命脈,代代相傳。脈絡連根,根潤人生。

當天晚上,冷宇睡得很是踏實。忽然間,冷宇夢到了朵朵的未來,村裏的人一齊喜笑顏開的給她穿上了花衣裳、帶上了漂亮的花冠。然後又都哭泣着,送她上了花轎,目送着她離開了村子….

夜,天地很靜。

冷宇正在沉睡,忽然之間外面傳來了一聲極其響烈的爆炸聲!

“轟咚~”

冷宇猛地一下子就坐直了身子,耳朵傳來陣陣的迴音,很是難受。冷宇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相信,他聽到的並不是幻覺!

他連忙抽身穿好衣服,走出了帳篷,準備叫醒張珊。誰知道,這時候正好碰到她也在拉帳篷的拉鍊。兩人打了個照面,冷了一瞬間,然後又都反應了過來,連忙朝着聲源處奔跑而去。

就在東南方向!是村子那邊的方向!

一路奔跑,跑到一半,就在這時,冷宇暮然發現,在前面站着一大羣人。木楞着,眼神驚愕着全然說不出話來了。

冷宇蹙眉,發現那正是下面黃石村的村民,而在他們腳下,他們看着發愣的地方,正是黃家祖墳新遷到的地方!

看到這兒,冷宇驚愕住了。那裏哪還有什麼墳墓?!一聲巨響,直接被轟平了。地面還凹進去了一個大坑!

棺材被炸得七零八落,裏面的屍體也是面目全非,胳膊腿隨處可見。

冷宇見狀,哽咽了一下,走到了那邊,發現站在墳前的男人正是黃守林。

看着驚魂失神的他,冷宇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

新遷移的祖墳,被炸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