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心理學的工作範圍比較集中於正常人和精神病的交界區。努力使精神病人變成正常人,使正常人不要因爲心理疾患演變出精神方面的疾病。社會在發展,時代在進步,現代心理學的工作範疇更加寬大了,不僅僅集中在預防、治療精神疾患方面,而是努力讓每個人的心理更健康,讓人人朝着心理超常的方向努力,這就是心理學的魅力所在。這讓正常人心理上有一個更好的調整,到達更和諧有力量的狀態。

宇航員楊利偉就是一個心理健康超常的人。在各種場合,從沒看到過他有不鎮定的狀態。人們看到的只有那種冷靜。那種恰如其分的平穩。

心理狀態體現在方方面面。比如學生考試成績不好,媽媽說,我的孩子就是心理不過關,考試時緊張,原來會的也不會了。運動場上也是這樣。運動員大賽時的成績不理想,在尋找原因的時候常常會說——我們不是輸在技術上,是輸在心理上。不是技不如人,是在關鍵時刻心理沒有調整好。現在在選拔幹部、招聘員工、大學生入學的時候,也常常會有心理測試,說明大家對這方面越來越重視。

從一個更大的方面講,根據馬斯洛的需要層次理論。人的需要從低到高可以分爲:“生理需要”、“安全的需要”、“歸屬和愛的需要”、“尊重的需要”和“自我實現的需要”。好比一個金字塔,最底下一層是溫飽,如果連溫飽都沒解決,就很難再去討論那些更爲遙遠的事情。人在解決了溫飽後,就會想到給自己的窗上釘一個欄杆,要搬到一個保衛更嚴密的小區裏。這是安全的需要。在安全的需要上面的層次是愛和歸屬的需要,到第四層的時候就是我們對於尊嚴的感知了,第五層是自我實現,要體現出自我的價值,充滿創造性。

有的人會成爲貪官。 仗劍萬里 在某種程度上就是因爲他沒有搞清楚自己需要什麼?自己處於哪一層次上。他拼命斂財,解決的是一個溫飽問題,其實溫飽在他早已解決。

現代中國,整個社會已經從溫飽奔向小康,這時你就要看看,你現在在哪個層次上了。

有一個貪官儘管他受賄無數,在被判死刑的時候,他問,外面的天還是那麼藍嗎?小磨麻油還是那麼香嗎?我的孩子怎麼樣了?——都是一些最基本的問題。所以,一個人去做讓自己不安寧的事,對不起人民,也對不起自己,實在是一種愚蠢。

因此,一個人要真正瞭解自己的精神需求。你自己現在到底要的是什麼?如果你不解決這個問題,你將無從談到你的幸福與快樂。

人爲什麼活着?這是一個看起來那麼宏大乃至虛無縹緲的問題,實際上是那麼點點滴滴地落實在我們人生的每一天當中。

美國前副總統戈爾和他夫人一起寫過一本書,其中有一個小故事:戈爾夫婦抱養了一條小狗,他們有一個朋友是馴狗師,於是他們把小狗抱去想請朋友幫着給訓練一下。馴狗師說,好啊,但是在訓練之前我要問你們一個問題:你們這條小狗的目標是什麼?這兩夫婦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想這有什麼不好回答的?一個小狗的目標,當然是做狗了,肯定不是貓吧。馴狗師的臉色就嚴肅起來了,既然你們不知道這條狗的目標是什麼,那麼就請抱起它回家吧,我不能訓練你們這個沒有目標的狗。

朋友的這句話,讓戈爾夫婦一個晚上都沒有睡,非常嚴肅地討論這條狗的目標是什麼。後來討論結果出來了——戈爾夫婦有兩個孩子,還有一對養子養女,一共是4個孩子。他們希望這條狗在白天能夠和孩子玩在一起;晚上,希望這個狗很警覺,能夠看家護院。戈爾夫婦找到了馴狗師,說出了他們的想法。

經過訓練,果然這條狗非常好,白天跟孩子們玩在一起,晚上就看家護院。後來戈爾說,“我常常在想,一個狗都要有目標,何況是人。”

我們每個人都要問問自己——你要用人生這一份如此寶貴的能量、能力去做什麼?這個你一定要確定,你有責任爲自己確立人生的目標,然後去努力。

當代人心理困惑的根源是什麼。你的目標是什麼呢?小的時候是你爸爸媽媽或者是老師給你確立的;大了以後,是輿論,是壓力。比如說目標是買房、買車,今年年薪是10萬,明年我要漲12萬,或者是哪年哪月我要上哪裏哪裏去旅遊……有人以爲這就是人生的目標,其實這只是人生分解出來的具體步驟,而不是終極目標。目標不是別人灌輸的,目標是自己定出來,沒有目標的時候,就像人生沒有舵,你又怎麼能夠生機勃勃去度過你的一生,走過每一個豔陽高照的日子?

我們一個人不要覺得自己的心理能量很大,人心是比大海、比天空更要遼闊的所在,可是如果你的心是分裂的,你的心就只有針鼻那麼小。

比如說我們所有的人都知道,過馬路是不可以闖紅燈的,可是我們在大多數的情況下是看看沒車,沒有警察,過吧。

如果有人認真地按紅燈停綠燈行的規則做了,我們會覺得他們很傻,而我們是靈活多變。

在德國一條很小的街上,有一個紅綠燈。大家就站在路邊等着紅燈變綠燈。等了3分鐘沒有變,才發現這個燈柱壞了,沒法變出綠燈。在確定紅燈壞了的情況下,帶隊的德國人還是覺得不能過,他就開始拍那根燈柱子,拍的結果是那個柱子比德國人更頑強,依然是紅燈,就是不肯變成綠燈。這個德國人想了想,說,我們不能在這裏過馬路了,我們只有走到另外一個街口,那個紅綠燈是好的,它變成綠燈的時候我們才能過去。

你怎麼能把自己的命放在別人手裏呢?紅燈是不能過的,人家的車飛速開過來,他怎麼會想到這個時候你會過來呢?

如果你相信真理,就要捍衛它,不能朝三暮四,沒有堅定的立場。如果你渴望愛情,就要認認真真地去愛你的妻子和丈夫,愛你的孩子和父母。熱愛你的工作吧,因爲它可以讓你光榮和驕傲,給你一種人生的價值感,而不僅僅是給你生活的便利。

歐洲有一個國家的一個城市,面向社會廣泛徵詢誰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答案像雪片一樣飛到報社,報社就組織一個班子遴選,最後認爲有三種人是最幸福的人。

第一,剛剛給孩子洗完澡的媽媽。第二,治好了病人在醫院門口目送病人遠去的醫生。第三,在海灘上築完沙包,看着自己傑作的孩子。還有一個備選的答案:寫完了自己作品的最後一個字的作家。

幸福其實不是那種驚天動地的事,不是敲鑼打鼓的事,也不是別人把名分給你的事,幸福真的是我們內心對於生命當中那些溫暖的瞬間、那些美好的時刻、那些讓我們銘記在心、讓人體會很久回味深長的真情。把這件事情想透了以後,如釋重負。幸福這件事,每一個人都要謀劃一下,最大化我們的幸福。我們把自己的一生,一天一天,認認真真,仔仔細細,有滋有味地去過,我們幸福的時間就會很長很長,我們的幸福就可以最大化。 第307章

轉眼,天色漸漸暗了下來,直到傍晚時分,車內傳來一道磁性的聲音問道:「外面情況如何?」

「回幾位護法大人,我們現在已經到了墨竹林外!根據我之前通知先來這裡的人說……」王老聞聲,立即恭敬的將墨竹林的情況說了一遍。

「既然進去那麼多人,可有人抓到那幾個犯人?」車內的人問道。

「回護法大人,暫時還沒有!」王老說道。

「嗯……」

王老似乎也已經習慣了車內人的態度,沒有再說話,一直等候在原地!

這時,天家老爺子看到王老跟車內人說話,帶著天媚兒來到王老身邊,對著車內喊道:「見過幾位護法大人,在下乃是天家的前任家主,也是王老的好友,這是我孫女天媚兒,不孝女曾經在多日前,跟幾位護法想尋找之人,有過一面之緣,希望能對幾位護法有所幫助……」

話落,車內一陣沉默……

就在天家人和王老都以為,幾位護法不會再說話時,車內被人從裡面打開……

四個白衣如雪,氣質如仙的俊美男子,一起從馬車下來!天媚兒在見到四人的長相時,整個人就被驚艷的呆住了……

望著四人俊美無濤的容顏,久久回不過神來!本來她覺得自家大哥就很俊美了,後來見到了墨蕭逸,覺得自家大哥也不那麼出色了……

可是,現在看到四位落花谷的護法,跟她想的認知完全相反!之前她以為能夠成為落花谷的四位護法,應該是跟自己爺爺差不多年紀的老者,所以她才會想要拜其為師……

那裡想到,這四位護法一個個不但俊美不凡,氣質如仙,年紀看上去也就跟墨蕭逸不相上下!看的她一顆心頓時小鹿亂撞……

她覺得四人任何一人,只要願意她都願意嫁其為妻,如果四人都願意,那麼她也是願意伺候他們四人的……

天媚兒簡直為自己的想法羞紅了臉,一張還算清純的小臉,頓時一會兒白一會兒紅的,看的天家老爺子不悅的皺起眉頭喊道:「媚兒,還不見過幾位護法!」

「啊……是,爺爺!」

「媚兒見過四位護法!」天媚兒偷偷看了眼四人,低下頭害羞帶怯的說道。

「你說你見過我們想找的那幾人?」這時,其中一名白衣男子問道。

對於天媚兒那痴迷的眼神,他們四人見多了,也最為討厭如此看著他們的女人,因此,四人對天媚兒的第一印象就極差……

只是對方既然見過他們要找的人,讓他們有些好奇,這才下車一問!這一次谷主派出他們四人,來追殺那幾人,一直讓他們對那幾人有些好奇……

很想看看,到底是什麼人惹的谷主大怒,甚至派出他們四人,同時出馬,只為了除掉那幾人……

「是的,多日前,我曾經隨著哥哥,還有哥哥的未婚妻,一同前往魔鬼森林歷練!那天我們因為跟族中長老走散,三人落到魔鬼森林外圍,剛好遇到幾位護法大人想殺的人……」天媚兒將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天地人身心靈合一會所心靈導師王森的分享:

控制犯罪率是警察的職責,而控制自殺率,不知道爲什麼,這年月似乎已經變成心理諮詢師的本職所在。無論孰因孰果,社會上早已流傳開這樣一個印象:心理諮詢師們,就是負責搞定那些不開心的人的。假如你不開心,或者發現身邊的人不開心,一定要找心理諮詢。因爲通過心理諮詢,每個人都能變得開心,也不會再有人想要自殺了。

我從一接觸心理諮詢開始,就不相信這說法。現在我更加不相信。試問一個孩子成長在一個不幸的家庭裏,父母吵架,出軌,婚姻破裂,酗酒,做生意破產,被債主追債,或者更慘,對孩子進行軀體上的虐待,有哪一個孩子能夠在那樣的環境裏開心?現在這個孩子來做心理諮詢了,他在諮詢中受到最好的對待,諮詢師讓他深信,這個世界也可以是很美好的。他開心了麼?——可是他回到家就會發現這個世界根本沒那麼美好。

在富士康這個事件中,當然不能臆斷那些生命消逝背後的原因。只是,我不覺得那全是由於沒有心理諮詢師導致的。就算有心理諮詢師,他能做的事情究竟是什麼?我曾經爲一個eap項目做過訪談,我問那裏的領導對我們的工作有什麼期望,他呵呵地笑着說,希望下屬們通過你們的服務,不再整天抱怨待遇不好,能積極主動地投入工作。當時我完全無言以對。我很想告訴他,如果你的下屬餓了,你可以給一個餅,也可以不給,你不給的話他們就會繼續喊餓。至少我們耍耍嘴皮子,是沒法讓他們飽起來的。

當然我只是想想,我沒敢說出來,我只能禮貌地微笑着。因爲。說到底是他們花錢僱我們服務。老闆希望我畫幾個充飢的餅,我除了微笑還能說什麼呢。

也許你已經看出來,我已經開始暗暗地將生存壓力當作人們不開心的主要原因。這是很合理的觀點。如今這個社會的生存壓力有多嚴峻,只要你沒有大款老爸或者大款老公。我想你一定會點頭。對這些人來說,即使遇見最好的諮詢師,又有什麼用?

會有人說:在心理諮詢師的幫助下,也許人可以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情。可以更積極地尋求改變。畢竟,這個社會裏總是有成功者,不是所有人在逆境中都一籌莫展,鬱郁終日。心理諮詢可以像催化劑一樣,提供給來訪者接納、支持,和改變的勇氣,去促成他們的蛻變。沒錢也不用難過。我們來談談看,你可以想點什麼辦法,解決目前的困難?

我曾相信,這就是問題的終極解決,由此我獲得了極大的職業效能。一個高中的心理輔導老師問我。他有個學生被父親虐待,他該怎麼幫他?我建議他,陪着這個孩子去找老師,找警察,找社工,總不可能一個活生生的孩子受欺負,這個社會卻找不到一條解決的途徑吧?那個老師贊同我的話。我不知道後續發展如何。但我回頭想想,覺得那時我是非常幼稚的。那時我深信,我的來訪者餓了,他們一定可以想辦法爲自己做出一張餅。

那樣美好的想法其實建立在一個假設之上,就是每個人最後都能走出一條路。如果這假設成立,假如這世上每個學生都希望學業排名前進一名。他們都有諮詢師,他們都付出了艱苦卓絕的努力,他們都走出了一條路——所以他們就都可以前進一名?

你看,這個假設在數學上根本就不成立。

所以這個世界,這個充斥着生存壓力和競爭的世界啊。對一些人——或許是大多數人——真的是很美好的,對剩下的人當中的一部分——也或許是大部分——做一下心理諮詢,努努力,嘗試一下改變,真的也可能是很美好的。但是總有另外一部分人,哪怕是極小極小的一部分,世界仍然是很無奈的。再好的心理諮詢也不能讓他們開心。

現在讓我們把眼光放得再開一點。整個世界上其實還有很多的無奈,讓我們不開心,不開心而且還無法改變,除了生存壓力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

a很帥,有錢有才,性格也很棒,應付任何競爭都沒有問題。問題是他愛着b,但是b要麼已經有主了,要麼是同性戀,要麼既沒主也不是同性戀,可就是不愛能做什麼?他去做心理諮詢,心理諮詢的結果也許能讓他改變一點策略,但也許只能幫助他接受現實。而不管他再怎麼接受現實,只要他還在愛着,他就不會開心。

c生意做得很大,有車有房,不知生存壓力,可是個子很矮——或者乾脆說有殘疾,所以沒有女人願意嫁他,或者只有拜金的女人願意嫁他,他不開心。

d患了絕症。他身體一直都好好的,怎麼突然就患了絕症?他不開心。

e有一天照鏡子,發現她會容顏老去。她不開心。

f呢,她的先天氣質就是不容易開心。沒有任何原因的,就是不開心。

g的一切都很好,我們讓他一切都很好:事業、權力、錢、名望、健康、妻子、孩子,可是有一天他發現不管他怎麼逆天,天命最終還是要到。他的妻子是會死的,他的孩子也是會死的,他自己也是會死的。他的世界美好得不能再美好了,可是他拼命想留住一點東西的時候,會發現這麼美好的世界完全不留戀他,他就要失去一切。

如果說目前爲止什麼對我的職業成長幫助最大的話,我想就是幾年前在四川災區從事心理援助的經歷。我非常地感謝這段經歷,因爲它教會了我很多無奈。甚至不要說親人故去這樣的無奈,即使是辛辛苦苦花了幾年蓋起來的房子,忽然就震塌了,大家也會很不開心。心理諮詢?是的那很好,但是我失去的房子再也回不來了,是不是?

也許有人會問,既然我花了這麼多篇幅,去證明心理諮詢不能讓所有人都開心,那麼我究竟有一個怎樣的主張,難道我主張就應該讓不開心的人陷入痛苦的深淵?心理諮詢無能去改變無可改變的事實,就讓絕望的人不希圖拯救,繼續步那十二條年輕的生命之後塵?還有人會問:心理諮詢如果都不能讓人開心,那麼它究竟有什麼用?

對於後一個問題,我想引用美國一位精神分析學家的觀點作爲回答。她說心理治療的目標,並不是製造一種廉價的甚至虛幻的開心,恰恰相反,它應當致力於讓來訪者有更高的內省力,更強的自主感,更符合現實的自尊,更清晰地認識並處理自身情緒的能力,面對困境時更強的自我力量以及自我協調性,愛的能力,工作的能力,以及成熟依賴的能力——最終的目標,是進入一種她稱之爲平和的心境。而那也許是一個人畢生的追求。

而以上所有這些,都是以現實作爲基礎。彷彿一個人光着腳走在大地,他脫掉腳上的鞋,不光可能感受到大地的溫暖,也可能會飽嘗砂石的粗糲。如果一件事是讓人痛的,那麼一個真實的人就應該感受到痛,而不是癢,不是無感覺,不是嘻哈大笑。

我相信生命是美好的,我深信這種美好,即使我們身處嚴峻的時代。但同時我也深信,這美好是一種複雜而深沉的體驗,它同時包含着開心和痛苦,包含着我所體驗到的一切真實。它承載我,如同大地。如果這種承載帶來愉悅,那自然值得享受,而如果這種承載帶來痛苦,那自然也就值得深深的哀傷——握着它,體會它的痛感,而不是幻想它變成一種別的什麼。

2009年在四川災區,和當地一個學校的校長聊天。他說地震過去一年了,老師們情緒還是很不好,教學積極性很低。他很着急,他跟老師講:失去的反正都回不來了,要向前看,要樂觀,要奮鬥。我對他說,這個思想沒錯,但這個態度錯了。經歷那樣的痛苦,每個人都應該體會悲痛。這是對生命基本的尊重。用高亢的樂觀去展望未來的美好,這是天上的東西;用嚴肅的沉痛去體味現下的哀傷,這是地上的東西。而人類終究還是生活在地上的。我其實很不明白爲什麼一旦有人不開心了,就會有很多熱心人湊過來,使盡渾身解數想讓他開心。甚至連他自己都很着急,覺得自己沒用,這麼一點破事老是掛在心上,影響學習,影響工作。我覺得這是真正的倒行逆施。有太多人見不得別人不開心了,他們不但想成爲心理諮詢師,乾脆想成爲救世主。他們對絕症的病人說:沒事啊,你一定會康復的!但是如果是真正的心理諮詢師,他也許只會握着那個病人的手,試着感受他當時的哀傷。

於是生命那繁複而深邃的體驗,正因其真切的痛楚,得以在剎那而永恆。 第308章

「是的,多日前,我曾經隨著哥哥,還有哥哥的未婚妻,一同前往魔鬼森林歷練!那天我們因為跟族中長老走散,三人落到魔鬼森林外圍,剛好遇到幾位護法大人想殺的人……」天媚兒將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而且,為了抬高自己的身份,她故意說是顧琰看上她的美色,企圖染指於她,而墨九狸又看上了自家大哥,想要嫁給她的哥哥為妾,但是被她的大哥嫌棄……

對方惱羞成怒先是對他們下毒,又是讓自己的契約獸,廢了她大哥的丹田,好在後來他們天家的長老們趕到,才會擊退墨九狸等人,要不是因為他們用飛行獸逃走,直接就會被天家的長老們殺死了……

天家老爺子也自知孫女為何如此說,於是在一邊配合道:「沒錯,我那可憐的孫子,到現在依舊如同廢人般的躺在家裡,那幾人跟我們天家這輩子註定是不死不休!這一次老夫出關,就是為了尋找那幾人,為我天家人報仇的!」

祖孫倆的話落下,落花谷的四位並沒有說話,他們四個又不是傻子,看到天媚兒說話時閃爍的眼神,就知道她的話里水分很多,幾分真假難辨……

王老也沒有想到天媚兒,還曾經跟墨九狸等人發生過衝突!不過天家少主在魔鬼森林被人廢了的事情,雖然天家已經極力隱瞞,但是他還是知情的……

只是沒有想到,竟然是被畫像中的幾人給廢掉的而已……

看到落花谷的四位護法沒有說話,王老自然也沒有開口,一時之間,氣氛有些詭異的沉默……

讓天家老爺子和天媚兒,都摸不準這四位護法的心思了!天媚兒更是眼神若有似無的來回在四人身上打量,眼中的痴迷無比的明顯……

讓一邊的王老,還有不少王家的長老們,都在心裡鄙視不已!也暗暗同情的看著天媚兒,他們可是沒有忘記,之前在王家,有幾個王家的庶出小姐,在見到這落花谷的四位護法時,也如同天媚兒一般痴迷……

可是結果卻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想到那一幕這些長老都是一陣唏噓不已!這四位落花谷的護法,可不是尋常人等,做事詭異無比,根本不按常理出牌,更不會跟你講究什麼人情道理……

但願,這位天家的大小姐,好自為之!

重生之鬼神影后 天家老爺子察覺到王家眾人同情的視線,落在自家孫女的身上,心裡有些不好的預感,難道有什麼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再看天媚兒的視線,肆無忌憚的落在四人的身上,雖然有些不妥,可是他發現四位落花谷的護法,似乎也沒有什麼不悅的表情……

如果天家老爺子知道,此刻四人不是沒有不悅的表情,而是四人正在私下商量事情!根本沒有去管天媚兒的視線……

如果天家老爺子知道的話,或許就會制止天媚兒,也就不會讓天媚兒落得那般下場了!

而因為四人沒有不悅,也讓天媚兒更加的大膽,甚至媚眼如斯的當眾就勾引起了四人…… 不想,再迷戀成爲一個問題解決的專家…

只想,當一個,生命的陪伴者。

不想,再沈迷於扮演一個拯救生命的英雄…

只想,與你,平起平坐、望着你、聽你說故事。

不想,要再去改變別人的生命…

只想,走入生命的更底層,

深深的聆聽…

但願( i hope)

但願,我夠柔軟,

像一個大大、厚厚的軟墊,

讓你的悲與痛,

可以,放心、安安穩穩地落下….

但願,我夠柔軟,

可以,柔軟地,彎下腰來,

俯拾你的傷痛…

但願,我夠柔軟,

柔軟地,趴在你生命的地板上

聆聽你的呼吸聲、你的心跳

於是,當你(when)

於是,當你挫折時,我不會立刻要你振奮

我會,陪你一起,去感受你的挫折,

因爲,挫折,是生命的一部份,很重要的一部份。

於是,當你含着悲傷的淚水,撫着胸口說:痛時,

我會,默默的、凝視着,你的痛,去感受你的痛

如果可以,我會,輕輕拍着你的背、撫慰那個痛…

於是,當你發現自己過去的閃亮時刻(獨特經驗),笑開了臉

我會,跟着你笑,興奮地問:‘你是怎麼辦到的?’

於是,當你找到自己的力量、感到躍躍欲試時…

我會,跟着你振奮開懷,與你一起,享受內在力量的滲透與飽滿。

靜默

“要聆聽,先靜默…”(智者名言)

靜默,讓我回到自己的中心。

彷彿,穩穩地、站在一個厚實的地板上…

靜默,讓我可以感覺到我與你的,“存在”(being)

彷彿。彼此雙手,紮紮實實地,握着…

靜默,讓我不急着反映

靜默,讓我可以好好的聽你說話

靜默,讓我得以,進入,生命的‘底層’

於是,我與你,有了‘真實的接觸’

我祈禱。

當面對你的無助、挫折、憤怒、傷痛時

我祈禱,

讓上天協助我與你的靈魂,深深聯繫

我祈禱,

當我也束手無策時….

我祈禱,

因爲我知道我的有限…

既使你離開諮商室。

我也不會爲你擔心,

我會,爲你,祈禱…

深深的聆聽(ing)

在諮商的場子裏,

我想做的,只是,深深的聆聽

聆聽生命的哀愁與美麗…

然後。在裏面感動找到寶藏…

當我面對你時,

是,在一種,放鬆、安靜、準備好的狀態下,

溫柔又精準的‘接收’你發出的訊息

像一個柔軟的羊毛毯子,

可以安穩地、包裹着。你的傷與痛,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