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錯了,製作這樣的喪屍,並不一定非要使用道法.如今的科學也十分了得,據我所知,美國人早在幾十年前就開始研究人類的潛意識,和腦部開發.所以能激發死者的潛意識也不是什麼難事,至於血液記憶,就更加簡單的.你們說的基因,就是科學上的一項偉大突破.所以說,這件事情用科學的方法也是完全可以達到目的的.只要明白了其中的原理,就不難….”

“真人,如果讓您用道法不知道能不能剋制住它??”李廣義似乎聽出了元靈真人話裏的意思,美國人是學習中國道法裏面的原理,用科學的手法制作,那麼相反,李廣義只要學會了道法裏面剋制喪屍的原理,同樣也能用科學的方法達到一樣的效果.

“當然可以,道,乃是萬物之根.天地萬物都是道所生,自然也會受道的制約.這喪屍也一樣,我在這裏只告訴你原理,你可以用科學的方法在短時間內達成效果.”元靈真人說完,向前一個大踏步衝到了宇卓和活死人中間,左手按住了它的頭頂.

“在上爲天,在下爲地,生人動,故人靜.陰陽分立,急急如律令…..”元靈真人說完,左手一鬆,這活死人立刻就像失去了所有生氣,撲通一聲,直直的倒在地面上一動不動了.

“看到了沒有??這其實沒有什麼難的.常人會被**干擾心智,所以纔會迷茫,如今這喪屍的解決之法已明瞭.萬物皆有根,養,則生.斷,則亡,滅此之法,唯有斷其根”

元靈真人這彎彎饒的話,此時確實在明瞭不過了.喪屍的支撐點有二,就是元神和血族的基因,那麼切斷其中之一,也就是最根本的方法.

李廣義的腦子比較聰明,他立刻就明白了這話中的意思,可是還有一個最關鍵的問題還有待解決.

“真人,還有一個關鍵的問題,想要請您指點迷津…”元靈真人聽了李廣義的話,並沒有說什麼,而是靜靜的等待着….

“如果人被喪屍傷害之後,也會變成同類.如此一來,戰士們的恐懼心裏會嚴重的影響行動.反擊的力量也會大大削弱,如何解決感染問題阿??”李廣義說完之後,只見元靈真人正微笑着盯着身邊的楊浩,卻沒有直接回答他.

楊浩盯着元靈真人的眼睛,心裏也在飛速的旋轉着…答案會是什麼??如何處理感染問題呢??

“萬物皆有根,養,則生.斷,則亡.”元靈真人的話語又響徹在楊浩的腦海裏.

“阿~~我知道了,根…尋找根…就是尋找第一個喪屍,也就是母體喪屍.它身上一定有病毒抗體,這就是養則生.如果殺了母體喪屍,也就不會再有人被感染,這就是斷則亡.”

“哈哈哈哈~~一陽道友,你這個小徒弟還挺有慧性.不錯不錯….”

“道兄擡愛了….楊浩,事情已經變得清晰.下一步該怎麼辦,我想你們在我回來之前研究出一個計劃吧..”

我的金手指像個智障 “好的師父,我們會盡快商量,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拿出方案.”楊浩說完心裏彷彿輕鬆了不少.但是新的問題又出現了,母體喪屍在哪???誰纔是母體喪屍的擁有者??如何才能找到呢??

敬請關注陽人陰差後面章節,一切便有分曉… 一陽叔囑咐完自己的徒弟,轉身與元靈真人去討論道法去了.畫面在這一刻也停止了傳輸,楊浩一羣人還有詹森大叔都在眉頭緊皺的考慮這下一步的行動方案.絲毫沒有什麼頭緒.

“按師父和元靈真人的提示,我們下一步應該以尋找母體喪屍爲第一任務,可是我們現在連母體喪屍在什麼人手裏,都不清楚,廣義,你可有什麼線索嗎???”李廣義聽了楊浩的話之後,木吶的搖了搖頭,他只是個科學家,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科研上,生活上的一些細節問題,他肯定不會去在意,自然沒什麼線索.

“阿浩,你還記得我在美國拿回來的那兩個電腦硬盤嗎???”剛從房裏睡醒過來的宇燈聽到了楊浩的疑惑之後,似乎感覺到了關鍵之處,邊說這邊投來了犀利的目光.

“對呀..那兩快電腦硬盤上應該有寫蜘絲馬跡.”楊浩立馬停住了踱來踱去的腳步,一臉的豁然開朗,宇燈立刻拿出了在地下研究所裏用命搶回來的那兩快電腦硬盤,詹森大叔立刻下令,找來了2個數據分析的高手.所有人此刻都圍再了2臺電腦的前面.隨着一聲熟悉的音樂聲響起,電腦成功的開機了.首先映入大夥眼簾的是一個公司的版面,屏幕上顯示着 “Sbrella-HRD).USA”

“太陽傘??這個不是遊戲裏的病毒製造公司嗎??難道是真的???”楊浩說完一臉驚歎的看這電腦屏幕.隨後李廣義繼續說到.

“遊戲裏的一切都是根據現實改編的,在遊戲裏,太陽傘是一家公司.而現實中的太陽傘是一個機構,一個科研機構….我就是屬於這個機構下面的一個科研團隊.”

“按照你的說法,所有的病毒科研團隊都隸屬於這個機構??”

“恩 沒錯….這個機構實質上就是政府創立的,不過明面上看起來.到像是一個私人的化學科研所.”詹森大叔聽了楊浩和李廣義的話之後,似乎明白了一些之前想不通的問題.

“去年,這個公司的副總裁曾經找過我,讓我們給予資金和技術人才的支持,當時他們說是開發一種新的化學藥物,用於治療癌症,哎~~~看來我受騙了….”

“什麼??詹森大叔,你的意思是..這個科研所還有您的股份

”詹森沉默着點了點頭,心裏一股無邊的恨意涌了出來.

楊浩把一切都看在眼裏,這是外國人一慣的做法,用狼牙做成狼牙棒,再用狼牙棒去打狼.這個事件看起來,有點像是清末,外國人用中國的錢造槍炮,然後再來打中國的手法很相似.

楊浩沒有再問什麼,而是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眼前的電腦屏幕上,數據庫被打開的那一霎那,所有人的眼睛就沒再眨過一下,生怕漏掉線索.

不過接下來的過程讓所有人都感到失望,數據庫裏的數據大多都是一些,病毒開發的過程,和一些病毒演變的公式.並沒有發現任何線索,2個小時就在這麼枯燥乏味的翻閱和搜索中度過了.

“叮咚…..”隨着一聲門鈴響,凱瑞帶着兩個人走進了屋子,楊浩 擡眼望去,跟在凱瑞身後的不是別人,正是雲雪和紫淚兩個人.這倆丫頭跟着一陽叔到了加拿大之後,成天的呆在大使館安排的一處住所.一陽叔起身回國之後,兩個人就像是沒了主的魂魄,成天茶不思飯不想的躲在房門裏面.詹森大叔早就瞭解了一切,所以讓凱瑞把兩個人接了過來.

這倆女人一出現,屋子裏的人頓時傻了眼.從詹森一直到他周圍的僕人似乎都看楞了神,李廣義的眼睛也被栓住了.一個凱瑞就夠讓他們神魂顛倒的了,這一下又多了兩個氣質完全不同的絕世美女,想不跌眼睛都難.雲雪和紫淚一進門,就打量着這個豪華的城堡,不過當她們的眼神看到楊浩之後,所有的一切彷彿都失去了顏色,兩個人跑到楊浩身邊,一人拽着一邊,前後左右的打量着他…

“阿浩~~~你..你還好吧???”

“受傷了沒有??脫了衣服讓我看看….”兩個女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圍着楊浩直轉圈,看的旁邊的人一臉的羨慕.不過楊浩的身材長相,真的可以和古代唐朝的蘭陵王有一拼,所有人心裏雖然羨慕,但也覺得相配,這樣的女人或許只有在這樣的男人身邊纔會讓人覺得有所值.

“沒事…我這不好好的嘛…”

“不是告訴過你不要那麼拼命嘛??你怎麼總是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雲雪說着說着眼睛又開始泛紅了.

“哎呀…我這不是平安回來了嘛~~再說,我怎麼可能輸給一個怪物??”楊浩說完這話,腦子裏又浮現了那個被硫酸彈殺掉的生化武器,渾身不由得打了個冷顫.如果不是凱瑞帶着強悍的化學榴彈槍,自己還真不一定能脫的了身.

“真的沒受傷嘛??”紫淚的目光與楊浩直直的對了上來,不過她這次並沒有閃躲,而是目不轉睛的盯着楊浩的臉,好像下一刻自己就會忘了這個人的樣貌一般不肯離開,楊浩在屍城搏鬥的一切,兩個女人都看在眼裏,驚險程度不用言表.

“恩…你放心吧,一點事也沒有..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城堡的主人,詹森大叔,他是加拿大的參議員,也是血族的大長老……”楊浩瞬間轉移了話題,紫淚一聽說身後的人就是神祕血族的長老,這才把眼光放了過去,隨後一箇中國古典式的欠身後問了一聲好,就這一幕,似乎讓詹森大叔回到了千年前的中國.雲雪則不同,她跑到詹森的身邊,盯着人家左看右看的轉着圈.好像一個長不大的孩子一般,好奇心極強.

“差不多阿~~~`”

“什麼差不多

”詹森大叔一臉笑咪咪的看這雲雪說到.

“和正常人一樣阿~~哪有什麼區別阿….”楊浩看着發問的雲雪一臉苦笑,血族本就是人,能有什麼不一樣的?再說人家詹森大叔是血族長老,怎麼可能露出真面目??只怕露出了真面目還不把你嚇尿炕了阿.

楊浩一把拽過了雲雪,之後把小魏,李廣義介紹了一遍,但是楊浩並沒有告訴雲雪,李廣義是李楠的親哥,他怕說出來以後,雲雪再發飆.當天她對李楠可謂是恐怖到了極點,至今還讓楊浩心有餘悸呢.

“詹先生,請看…這裏有一個亂碼區….”忽然兩位坐在電腦前面的 “高人”發話了,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到電腦屏幕上.

“這是什麼

“是亂碼,硬盤出現讀取錯誤,或者是人爲有意隱藏的話,就會讓文件變成亂碼讓人無法分辨..”

“有辦法復原嗎”

“讓我們試試吧…..”隨着兩人的答覆,楊浩心裏有了一種預感,整個硬盤都沒什麼有價值的線索,到了這個節骨眼上,怎麼就出現了1條亂碼信息???這個亂碼信息到底是什麼??楊浩隱隱的感覺到這條亂碼,肯定是有價值的.

半個多小時之後,在兩位電腦高手的不斷努力下,終於還原成功了.楊浩緊緊的盯着這條被複原的信息開口說到.

“廣義,我英文水平有限, 你來看看~~~這上面寫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李廣義仔細的看了一眼之後一臉興奮的說道.

“這…這是一封電子郵件…楊浩,這個電子郵件就是活死人後加入的那一條基因圖譜.”

“哦???太好了~~~~快…快看看郵件來自哪

“不行阿,郵件地址被隱藏了…..”

“兩位大哥,能不能想想辦法???”楊浩對着數據大師問到.

“不好意思,隱藏的地址是無法找到的,除非對方再次使用網絡回饋一份信息,我們纔能有機會破解,如果對方不在線,並且不給於答覆的話,是沒有辦法的.”

“廣義,你是如何收到信息的??”

“我們科研所有一個祕密的論壇,我上去以組織的名義發一個帖子吧~~~如果這個人看到,一定會再次聯繫我們的..”

“好好好~~~就這麼辦~~~現在開始,我們這些人24小時輪流守在電腦前,爭取在師父回到加拿大之前,得到線索.”楊浩立刻下定了主意,詹森大叔和剩下的衆人全都連連點頭表示同意之後,李廣義用電腦進入了一個祕密的論壇,然後以科研所的名義發了一個帖子.接下來的幾天裏,所有人都有了分工,輪流的盯在電腦前面,雖然這看上去是一個無聊至極的工作,但是在雲雪,紫淚,凱瑞三個美女的照料下,衆人還是覺得精力充沛,絲毫沒有疲憊之色.看來,男女搭配幹活不累這話,還是有道理地.2天就這麼過去了,第三天的晚上,李廣義的信箱裏,終於有了動靜.

“快~~~有消息了~~~”楊浩一邊咀嚼這嘴裏的三明治,一邊朝着衆人喊到.

“交給我吧…”數據大師立刻換下了楊浩,噼裏啪啦的鍵盤聲響了起來.

“查到了~~~發件人的地址,是韓國”

“進一步縮小範圍…”詹森大叔一臉正經的站在身後,緊張的盯着電腦一動不動的說到.兩個人聽了詹森的話,彷彿接到了命令一般,點了點頭,繼續着手中的敲打.

“詹森先生,郵件發自韓國首爾的一個私人公寓裏…..”

“很好…把衛星定位的地圖打印出來….”隨着詹森的命令,線索終於浮出了水面,二楊浩更加確定了埋藏在心裏的想法,說這個病毒是針對血族,打死他他都不信,如果要針對血族,幹什麼要費這麼大的力,跨了半個地球跑到韓國去研究??難道老美還想繼續抗美援朝時,那失敗了的計劃??楊浩心裏爲中國的安危擔憂起來,韓國和中國只有一江之隔,如果美國利用韓國對自己的依附關係,透過韓國把病毒散發到中國境內,那麼後果……….想到這,楊浩只覺得一股寒意涌上心頭.隨後他接過了打印好的地圖,心裏生出一計………

大哥,大姐們…別光看書不給我支持阿,我都寫不下去了.如果大家喜歡陽人陰差,就多給些票,多給些花,哪怕多給點收藏也好阿…您鼠標一點就是我的動力.敬請關注陽人陰差後面章節, 現了這個祕密之後,這一屋子裏的人誰都睡不着,乾脆都坐在大廳裏,集合衆人的大腦,來猜測老美這麼做的真正目的是什麼,討論了將近一整夜,只有一個目的比較貼切,就是老美似乎要以此來威脅中國,以達到某種不可告人的祕密.所以,挖出這個韓國的隱祕試驗地點尤爲重要.

第二天天剛亮,門鈴就響了.一陽叔和宇卓在小魏的帶領下.走了進來…

“師父…..”楊浩,虎頭,宇燈三個人立刻圍了過來,連詹森也是連忙的整理着衣着,一臉笑盈盈的站到了楊浩身邊,其他的人也都禮貌性的站了起來.

“恩…這位是??”

“差點忘了,師父,這位就是城堡的主人,也是血族的大長老-詹森肯尼先生….這位是我師父…”楊浩站在兩人中間互相介紹了一下之後,一陽叔禮貌性的和詹森握了握手.

“一陽先生,久仰大名…今日駕臨寒舍,蓬蓽生輝阿….榮幸之至..榮幸之至.”

“您客氣了,詹森長老的漢語說的不錯阿…..”

“哪裏哪裏…這幾千年來,我一直被中國的文化深深吸引,所以語言自然是我第一個要攻克的難關….來請坐請坐~~~~”詹森非常有禮貌的招呼着自己的師父,讓楊浩和一陽叔兩個人,在他身上似乎看不到血族那殘酷冷血的一面.

“咱們客氣的話就不要多說了,楊浩,有什麼線索沒有??把你的計劃說出來聽聽.”

一陽叔邊說着話,邊示意傭人把桌子上的咖啡換成了茶,輕輕的壓了一口等待着楊浩的發言.

“師父,我們在美國回來的時候,宇燈師兄從喪屍羣裏搶出了2快硬盤,在兩位數據大師的努力下,我們破解了一封郵件.這個郵件來自韓國的首都,首爾…我們懷疑,此處纔是病毒研究的中心.”

“哦??這麼說,病毒研究中心並不在美國本土???”

“美國人一向狡猾,這麼危險的試驗,根本就不會在自己國家的境內研發.”詹森在一旁說出了自己的見解.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這次美國的喪屍事件如何解釋?這有點說不通吧??”楊浩心裏雖然贊同詹森的說法,但是喪屍事件確實發生在美國本土,這就有一點說不通了.

“如果是意外..就可以解釋通了…”李廣義似乎想起了什麼,見到衆人投來疑惑的目光之後,他繼續說到: “大概在半年前,也就是病毒剛剛開發完畢沒幾天的時候,美國的病毒研究所裏似乎出了內奸,病毒樣品在送往科研所的路上,被一夥人劫持了,雖然美國特工的動作很快,沒超過5分鐘就趕來支援,但是還是有2支裝有病毒樣品的小瓶子丟失了.這個事件過去了1個月之後,喪屍就開始四處擴散.最後就成了你們見到的那個情況.”

“你是說恐怖組織搶走了病毒樣品???”

“一陽師父,至少這種解釋最合理,如果不是恐怖組織,他要病毒幹什麼用?”聽了李廣義的話之後,衆人也確實找不出比這個再合理的解釋了,難道喪屍之城就是恐怖組織的傑作??或者是連恐怖組織也成了病毒的犧牲品被感染了

“阿浩,下一步你們打算怎麼辦???”一陽叔撇開了腦中的疑問,繼續問到.

“師父,我們準備親自去一趟韓國,查一查事情的來龍去脈….”

“恩….可以,準備什麼時候動身??”

“我覺得趕早不趕晚,晚了怕有變動…今天晚上就出發…凱瑞,能幫我安排一下嗎?”

“沒有問題….”凱瑞說完掏出了電話,打給了私人飛機的駕駛員.

“這次去,千萬別暴露身份,一切行動要小心謹慎…我會一直看着你們,有什麼情況及時和我溝通….”

“還有我,我會安排在韓國的血族勢力,在暗中協助你們.大膽的去吧….”一陽叔聽了詹森的話之後,欣慰的點了點頭.雖然楊浩的行動有大使館在密切關注,但是不到萬不得已,大使館是不能出面的.而血族就不一樣了,他們可以直接的來援助自己的徒弟,這讓行動方便了不少.

“咳~咳~~你們商量吧…我要回去休息了…”楊浩一臉吃驚的看到師父咳嗽後的手帕上有一絲血跡..

“師父….這..這是怎麼回事???”宇燈和虎頭也是一臉緊張的看着自己的師父.

“沒事…最近有些勞累,封印的力量不足,所以那兩條蟲子有些蠢蠢欲動了,不過沒什麼大礙”

“還說沒事??師父,我看到 你咳血了~~~~”詹森聽了着師徒幾人的對話之後,明白了一些,他什麼也沒有說..直接拉起了一陽叔就往地下室走去…衆人不明白怎麼回事,就跟在後面,一陽叔也被拽的莫名其妙,剛想發問,詹森就說話了.

“您不要多問了,跟我來就是~~~~”順着盤旋而下的樓梯,走了大概10分鐘後,來到了地下深處的一個厚重的鋼磚一般的門前,詹森把自己的臉伸到了大門前,左眼正對着那個原型的小孔凝視了一會後,咔嚓,一聲,大門緩緩的打開了.衆人一進去,就看見一個寬約1米半,高約2米半的一個長方形的櫃子立在室內正中間,暗紅的表面,刻畫着蝙蝠與木乃伊之類的圖案,整個櫃子似乎沒有把手.在櫃子邊緣處,有一個原型的小漏斗…詹森緩緩的走到了櫃子前面,用自己鋒利的指甲割開了手腕上的動脈血管,一股紅色的血液立刻涌到了這個漏斗裏面.血流進去沒多久,櫃子就開始發出了讓人覺得詭異的紅色光芒,這個紅光越來越強.到最旺盛的時候,櫃子上的蝙蝠,和木乃伊的眼睛忽然閃了一下,竟然活了起來,蝙蝠從櫃子中間飛到了櫃子的正上方,張開了翅膀不斷的鳴叫着,木乃伊晃晃悠悠的走到櫃子左側的邊緣,用手一拉,櫃子被打開了.雖然蝙蝠和木乃伊只是會動的雕刻,但是這巧奪天空的設計,和詭異開關.讓所有人都覺得驚奇無比.

“一陽先生,或許在您的眼裏,我們的這些寶貝似乎是邪惡的.但是在您身體裏的那兩條蟲子更加邪惡.中國有一句話,叫做以毒攻毒.先生何不來個以邪制邪呢??還請您別抱有偏見.您和徒弟們對血族的恩惠,我們無以爲報.這就算我幫您個小忙吧..”一陽叔本身對於妖魅鬼怪一類的東西很反感,但如今走到了這一步,又聽了詹森誠懇的話之後,心裏有了一些感想.被人類看爲邪惡的東西,其實也並不全都是邪惡的,人類的心靈要比這些東西更加的邪惡.在人的角度上來看,威脅到人類安全的就是邪惡的,但是萬物都有自己生存的法則,吸血鬼吸血也是爲了生存,這就和人類要吃飯一樣,或許在那些被殺掉做成美食的動物眼裏,人類纔是最邪惡的.

“您肯幫這個忙….我感謝還來不及,哪可能還抱有什麼偏見..您多想了…”詹森聽了一陽叔的話,心裏也升起了一股好感.彷彿血族與道家的情感,已從千年前的怨恨已經變成了彼此的信任.

一陽叔說完,轉身走進了這個櫃子,可沒想到的是.剛站穩,一陽叔的手腕,手肘,腳踝,大腿,腰,胸甚至脖子都被環形的鐵釦死死的扣住了.

衆人臉色一驚,以爲是中了陰謀,楊浩剛要發火,只見詹森走到了一陽叔的面前緩緩說到. “一陽先生,你身體裏的蟲子非要這個方法才能除掉,過程可能會很痛苦,爲了避免本能的掙扎,纔會有這個設計,希望你別見怪.”衆人聽了詹森的解釋之後才放下了懸着的心.而一陽叔點了點頭,示意他可以開始了…

詹森回了一個瞭解的眼神之後,念動了奇怪的咒語.聲調時而高亢,時而低沉.高亢時,猶如天籟之音.低沉時彷彿地獄裏的魔鬼.天籟之音於魔鬼的吼叫相互糾結之後,櫃子的大門緩緩的扣住了.

在一陽叔被扣住的部位,那些環形的鐵釦頓時變成了7把鋒利的刀,一瞬間同時的隔斷了一陽叔身上7處主要的動脈血管.一陽叔覺得混身上下劇烈的疼痛.而且越來越冷,身體的溫度急劇下降,意識越來越模糊.身體裏的氣也越來越弱…隨後實在是撐不住了正在打架的眼皮,閉上了眼睛睡了過去.

楊浩在外面看的心驚膽戰,師父的血就和水龍頭一樣被抽了出來,上聚到蝙蝠的頭頂上,越來越多..越來越紅….

“詹叔,在抽下去我師父就死了~~~~”

“你放心….你師父是不會死的.你知道嗎?那兩條蟲子就是依附在氣血裏的.血在蟲在,血失蟲亡..想就你師父只有這個方法.如果在人類的科技裏,根本無法做到把渾身血液抽出來,而不丟掉生命的.這就是我這個櫃最奇特的地方,也是上古文明遺留下來的結晶.”楊浩聽了詹森的話之後,心裏還是有些擔憂.那蝙蝠頭上的血,這個時候已經有一大盆之多.

“差不多了….你們看好了….”一陽叔此時身上的血液已經全部被抽乾淨,一滴不剩.而一陽叔此時的感覺就是再睡覺.

“偉大的德古拉皇尊,請賜予我高貴的力量,喚醒並且消滅敵人吧…..”詹森大叔雙手向天,高聲呼叫了一句之後,室內掛起了紅色的旋風,吹的他那大披風嘩啦嘩啦直響,他的手越來越乾枯,他的臉越來越蒼白.黑色短髮,緩緩的變成了銀白色的頭髮並且不斷的生長,知道脫在地上.血紅的眼睛裏已經看不到白眼仁.蒼白如紙的臉上,沒有一絲生氣,鮮紅的嘴脣兩邊,露出了2顆尖尖的牙…吸血鬼,一個真正的吸血鬼展露自傲大家面前.雲雪這個時候已經被嚇的不敢再看了,躲在楊浩的懷裏瑟瑟的發抖.虎頭,楊浩,宇燈宇卓心裏只擔心師父的安危,到沒花心思再詹森的變化上,紫淚站在楊浩身邊,依然是亭亭玉立.對於這個千年狐妖來講,這個也許算不了什麼吧.李廣義早就昏過去了………

詹森大叔的吸血鬼真身展露出來之後,紅色的旋風隨即停止了.忽然一到紅光閃了一下,詹森大叔就到了櫃子前面,伸出了他那乾枯的,細長的,帶着黑色指甲的手,一道紅光從手心射出來,照在了櫃子上面…..不一會,在大家的眼睛裏,就看到兩條長着三角形的腦袋,長有四肢,並且脫着長長尾巴的蟲子被這道紅光拖出了櫃子外面,乍一看上去,到像是縮小了個壁虎,但是奇怪的並不是這個,在蟲子的後背上,竟然長這兩張人臉….. “東條英機,裕仁天皇…你們可好阿….”詹森冷冷的語氣讓楊浩都不自覺地打了兩個冷顫…

“何が発生したのか??”(發生什麼了?)

“看來你們倆已經成型了,生長的還挺快的….我百年前就告訴過你們,中國不會敗北的,怎麼??戰敗了還想用着齷齪的方法重生嗎??今天就是你們魂飛魄散的日子,我想我這麼做,億萬的中國人都會感謝我的….”說完詹森的雙手用盡全力的握了下去..

“ 止めろう。。精気精気。。。(停,快停下..精氣..精氣” “助けて。。(救命阿) ”,隨着着兩聲慘叫.東條英機和裕仁天皇的還魂屍蟲計劃徹底被粉碎了.連魂魄都沒有剩下.詹森大叔也隨即變回了和藹可親的人類模樣,他轉過身來,朝着楊浩微微一笑之後,擡起了一隻手,對這蝙蝠一指,那蝙蝠忽然大叫了起來,呼扇這翅膀,血液從它的頭上漸漸的返回到櫃子裏…不多一會,蝙蝠與木乃伊回到了原處,一動不動了,彷彿剛纔那會動的一幕是幻覺.

“砰~~~~”櫃子打開了,一陽叔,伸了個懶腰從裏面緩緩的走了出來…… “師父…..”衆人都圍了上來,此時的一陽叔似乎沒什麼變化.剛纔好像只是做了一個夢.楊浩見自己的師父並沒有發生什麼意外,這才把心徹底放到了肚子裏.

“師父….你….你復原了~~~”

“你們應該謝謝詹森先生,沒有他幫忙,這蟲子還不知道要害我到幾時呢..”一陽叔說着,收回了身上的氣息.

“不用客氣…能幫上忙,也是我的榮幸…”詹森和藹的口氣,和方纔吸血鬼那恐怖的一面完全聯繫不上.

“楊浩,飛機已經準備好了~~~你看…..”凱瑞這個時候走了進來,開口提醒了一句之後,楊浩點了點頭,一羣人隨後來到了城堡的大廳裏,一陽叔此刻的精神非常的好,整個身體散發着泰山一樣的氣息,手裏端着茶杯,細細的品着茶香.讓人看後有一種安定的泰然的舒適感覺.

“阿浩,這次從茅山回來,帶了一些小玩意,你帶上…肯定會有用處..”說着,一陽叔從懷裏拿出了一個攝魂鈴,一個小木人,和幾道符,擺在了桌子上..

“師父…這些東西怎麼用阿???”

“帶上吧,我會在恰當的時候告訴你方法的,時候不早了 你們儘快啓程吧…”

“阿浩,帶我去吧~~~我還沒去過韓國呢~~~”

“呵呵 我也要去…..”雲雪和紫淚倆個人在這時候撒起嬌來,這讓 楊浩有一些尷尬,剛想說話.耳邊又想起了其他人的聲音.

“師父,我們倆也去吧….或許能幫上點忙…”宇卓聽了宇燈的話之後,衝着師父連連的點頭.而一陽叔則是一臉笑容的看着這一羣年輕人.

“我看你們是閒不住了,想去玩纔是真的吧???不過罷了,想去就去吧,也不是什麼危險的事情”

“師父不太好吧,這一大羣人….”

“呵呵 像這種事,人多了反到不會讓人注意,你們都抱着去玩的心態更好,讓人覺得是遊客,豈不是能更好的隱藏身份???”楊浩聽了師父的話之後,覺得也挺有道理的,於是只好點頭答應了.這下子,屋子裏沸騰了,衆人和一陽叔道了別之後所跟着凱瑞登上了私人飛機.小魏和李廣義心裏也癢癢的很,不過他倆必須要留下來分析數據,只能露出一臉的羨慕和遺憾,看着緩緩升空的飛機越飛越遠了.

飛機上,宇燈宇卓還有虎頭三個人,彷彿真的是要去渡假一般,吵吵嚷嚷的打鬧着,雲雪和紫淚兩個人,坐在楊浩的身邊,對着窗外指指點點的一臉興奮,凱瑞時不時的也加入到兩個女人之間,聊着時裝,打扮的一些心得.只有楊浩一個人,閉着眼睛,腦海裏回想這經歷的一切.喪屍,活死人,病毒,母體屍源.思緒亂78遭的在腦子裏來回浮現,讓楊浩的心緒煩悶的很,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熟睡中的楊浩,忽然睜開了眼睛

“咿??這是哪??”此時楊浩並沒有在飛機上,而是出現在一個寬闊的大街上,灰灰的天空看不見太陽,但是光線卻很足,腳下並不是柏油公路,而是由石頭砌成的的路面,街道兩旁奇怪的商販身上,穿着長褂,唐裝,漢服,各個年代不同的衣裝.正不停的吆喝這奇怪的商品.

帶着翅膀的老虎,2人多高的大仙鶴,竟然還有俊男美女,站在那裏公開販賣…

“這怎麼這麼眼熟阿??這..這是安樂街?”

“楊公子,好久不見阿~~~”楊浩正納悶呢,就見一個過路人笑着跟他打了聲招呼,楊浩禮貌性的衝着他點了點頭,心裏琢磨着 “這..這人不是酒店的那個小二哥嗎??難道我回DL酆都了??”楊浩輕車熟路的走在這條大街上,左看看,右看看似乎讓他找回了丟失了很久的記憶.

身體慣性的走到了那個曾經讓他驚訝的地方-酆都衙門.

“楊公子,大人等候你多時了,快請進”門口衙役的話語讓楊浩確定了自己的所在之處.踏過高高的門檻,一個身穿官服的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他身旁還站着幾個熟悉的面孔.

“老爸??白麪老師??7爺8爺,鍾大人.”楊浩的話音剛落,楊叔就摘掉了臉上的紅色鬼面具,笑呵呵的轉過身來.

“阿浩,你也太狡猾了.發生了這麼多事,竟然連你老子都不知道,要不是鍾大人把事情的經過告訴我了,我還矇在鼓裏呢.這麼長時間了,你也不說來看看大夥,所以今天我受鍾大人的意思把你拽過來,和大夥敘敘舊.”

“嘿嘿..真不好意思啊,讓大家惦記了,只是最近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忙的頭都大了”

“你這個臭小子,長白山一行結束了,你也不說來看看我們,是不是把我們這幫老人給忘了??”

“哪能阿哪能阿~~~鍾大人,你這話可讓我臉紅了…”

“沒什麼變化阿~~~和以前一模一樣,楊浩,你現在在地府裏可算是出了名了”

“7爺,這話怎麼說的阿??”

“連續兩次重生,這就夠轟動了…”黑無常站在一旁,還是一臉冷冷的回到.

“好了好了,不多說了,我們這次把你叫來,一是爲了看看你,二是有件事情可能會幫到你.”

帝世無雙 “什麼事???鍾大人不妨明示”

“恩…這位是韓國地府的陰差.具體事情讓他和你講吧.”鍾馗說完把目光投向了身旁一個穿着韓國民族服裝的男人,深藍色寬鬆的大袍子上,繡着仙鶴的圖案,腰間帶着一個紫色的腰帶,腿上的褲子很肥,腳踝上卻扎着綁腿.這個人頭上帶着官帽,兩個 “耳朵”忽閃忽閃的直顫,蒼白的臉上,塗着2個鮮紅的圓點.光從打扮上就能看出來這個人肯定不是中土人士.

“楊兄弟,你好…我是大韓民國的地府差辦,請多關照”

“客氣了,你這次來是……”

“我們在最近半年,在地府裏發現了一些意識全無的魂魄,這些魂魄很奇怪,像是被人把本能和記憶抽離了一樣,癡癡傻傻,毫無智力.” 重生之緣來就是你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