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守護已經找到了,我進了四象後,是在四象裏變成道皇,還是可以在大世界裏變成道皇?”

周小雨搖了搖頭:“這個我也不太清楚。”

“那我就回去問問木王吧,也許他知道。”

一直以來都是木王在和秦巖聊二十四守護的問題。

也許木王知道一切的來龍去脈。

“接下來大家好好的在大世界裏玩兒幾天,過兩天我們就要離開大世界了,進入四象了。”

馬嬌對秦巖說:“爲什麼我們現在不去?早一點去不是更好嗎?”

秦巖搖了搖頭:“現在四象裏面正在發生大戰。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四王和趙鵬正打的不可開交。等他們分出勝負後,我們再去。即便他們分出了勝負,我們最好也不要先出現。”

“爲什麼?”

“因爲四王之間也不和,他們現在的聯合只是暫時性的。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反目成仇。如果他們四個能再打起來,那對我們就更有利了。”

聽到秦巖這樣說,大家都比較認同。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別人將實力消耗乾淨,他們坐收漁利。

畢竟他們在四象裏面沒有任何底子。

雖說木王一直站在秦巖這邊,但是畢竟不是他的嫡系勢力。

秦巖還是有一點點信不過。

這幾天大家在一起可以遊遊山玩玩水。

順便秦巖想查一查鄭凱。因爲鄭凱在周小雨轉世的時候做了手腳。

秦巖想知道這個鄭凱是什麼身份,爲什麼要和他作對。

通過大量的調查秦巖發現,鄭凱在他進入四象後突然橫空出世,來到大世界。

他以一人之力橫掃整個大世界的所有勢力,不過這個鄭凱並沒有統一大世界,而是和大世界的很多勢力保持着緊密的合作關係。

鄭凱似乎不願意讓人看到他的真面目,他每次和人見面,都遮住了他的容顏。

所以至今爲止,沒有人看過他的真面目。 當然了,也正是因爲很多勢力都不知道鄭凱的真面目,沒有一個勢力願意依附他。

就連之前對秦巖陰奉陽違的那些勢力,也不願意依附於鄭凱。

一個不願意露出真實面貌的人,是沒有人願意和他處朋友的。

經過幾天的調查,秦巖他們也沒有發現鄭凱更多的信息。

只知道鄭凱會不時的出現在大世界。

每次出現都是他去找別人,別人根本找不到他。

這樣更加顯得他神祕了。

“算了,不要再挖鄭凱的身份了,看來是沒有這個必要了,我們過兩天就直接去四象吧。四象裏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們去做。”

大家也都同意秦巖的這個說法。

又過了一天,秦巖和周小雨他們都準備好了。

秦巖帶着大家通過時空隧道,再次來到了大四象。

剛進入四象,秦巖發現四象變得有些不正常了。

到處都是逃難的人羣。

這讓秦巖有一種預感,趙鵬友可能已經失敗了,甚至是被殺掉了,四王也產生了內鬥。否則四象裏面不會到處都是難民。

爲了驗證自己的猜測,秦巖攔下了一個難民:“大叔,這是什麼情況啊?你們爲什麼要逃走?”

“小夥子,你不是四象的人吧。我告訴你四王發生了內亂。他們都想當上四象的王。現在四王打得不可開交。我們都是爲了躲避戰火才離開這裏的。”

“哦,那大耗族呢?大耗族是不是已經被四王滅了。”

“那倒沒有,只不過大耗族的老巢被四王端掉了。據說假無明王只帶着幾個親信逃走了。估計也成不了什麼氣候了。現在四王正在到處爭地盤,今天我和你打他,明天他和你打我。反正他們爲了利益互相的攻擊。”

說到這裏,老頭無奈的嘆了口氣。

像他們這種老百姓是最不希望發生這種事情的。

因爲他們只會成爲炮灰。

秦巖點了點頭,謝過老頭後,轉過身走了。

“主人,這還真和你猜測的一樣,想不到四王真的發生內鬥了。”

李天霸笑着說。

“我也沒有想到他們會亂得這麼快,我還以爲我們來了會需要加一把火添一點油才能讓他們打起來。沒想到他們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已經幹上了。這肯定是火王先動的手。這個老東西一直覬覦四象的最高位置。他一直都雄心勃勃想變成四象的王。”

“主人,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是直接去投靠木王,還是找個地方先藏起來?”

秦巖想了想說:“還是先去木王那兒吧。我們剛進了這裏,其它四王說不定就已經知道了,如果我們不去見木王有點說不過去。”

在四象的各個路口,四王都派出了探子。

他們時時刻刻都監視着從其他世界進來的所有人。

現在四象更是發生了內亂。

他們肯定更加註重這方面的信息,因爲誰都怕對方從外面引進來外援。

秦巖想的沒有錯,他們剛進來就立即被四王的人盯上了。

此刻他們被一大羣人攔住了去路。

這羣人正好是火王的手下。

火王的侍衛頭領向秦巖拱了拱手:“秦公子,好久不見。”

“是姜隊長。你有什麼事嗎?”

“秦公子,我王說了,你不能進入四象。現在請你馬上離開,否則你就是我們火家的仇人。”

姜隊長當即說出了他的來意。

秦巖是木王的人,現在木王恰好和火王不對付,所以火王要把秦巖趕出去。

雖說秦巖此刻帶來的人不多,但是這畢竟也是一股小勢力。

所以火王堅決不允許秦巖進入四象。

不等秦巖說話,木王的侍衛頭領就從遠處飛奔而來。

他的身邊也跟着很多侍衛。

木王的侍衛頭領姓趙,他叫趙德亮。

他是木王最近新提拔起來的首領。

他沒有理會姜隊長,直接來秦巖面前:“秦公子,我王有請。你現在和我一起回王府吧。”

木王在得知秦巖來了四象後,猜到有人會爲難他。所以很早就派出了自己的侍衛首領來接秦巖。

姜隊長擰起了眉頭,他轉過頭對趙德亮說:“趙隊長,我奉火王的命令讓秦公子離開這裏,希望你不要和火王對着幹。”

緊接着他又轉過頭對秦巖說:“秦公子,現在是大戰之時,我希望你在做決定的時候要三思而後行。否則的話可不要怪我們火王心狠手辣。”

不等秦巖說話,趙德亮先發飆了:“姜隊長,我奉木王的命令來接秦公子,誰敢阻攔格殺勿論。”

在說格殺勿論這四個字的時候,趙德亮幾乎是吼出來的。

姜隊長被趙德亮的話激怒了,他冷笑起來:“趙隊長,莫非你想和我開戰嗎?”

趙德亮哈哈大笑起來:“開戰又如何,你以爲我怕你嗎?”

“既然這樣,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姜隊長飛身而起,向趙德亮衝去。

綜影視女二號 與此同時,姜隊長的手下也紛紛向木王的侍衛殺去!

趙德亮也帶着侍衛殺向了姜隊長。

剎那間,木王的侍衛和火王的侍衛火併起來。

李天霸壓低聲音對秦巖說:“主人我們要不要幫忙?”

秦巖點了點頭:“當然要幫了,把火王的人全部殺掉。”

得到了秦巖的命令,李天霸拿出自己的大錘大吼一聲,衝了上去。

與此同時,慕容雪菡,周小雨,狐小仙她們也都衝了上去,和木王的侍衛夾擊火王的侍衛。

看到秦巖敢動手,姜隊長勃然大怒,他一邊和趙德亮鬥法,一邊大聲的說:“秦公子,你這樣做就不怕火王殺了你嗎,我告訴你,我們火王現在可是四象裏實力最高的王。”

秦巖假裝沒有聽到姜隊長的話,站在原地閉上了眼睛。

原本雙方的侍衛打成了平手,但是周小雨他們加入後,勝利的平衡立即傾向了木王這邊。

在慕容雪菡他們的幫助下,木王這邊實力大增。

很快就將火王的侍衛殺得乾乾淨淨,並且活捉了姜隊長。

姜隊長大聲的冷笑起來:“秦巖,趙德亮,你們別得意,我家主人目前是四象裏實力最高的王。你們就等着死無葬身之地吧。”

說到最後,姜隊長居然強行將自己的三魂七魄逼出了體外,並且燒掉了他的三魂七魄。 看到這一幕,大家都特別驚訝。

他們還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可以自殺的這麼徹底。

居然要毀滅自己的靈魂,讓自己永世不得超生。

秦巖忍不住在心裏面給姜隊長豎起了大拇指。

他不愧是一條漢子。

不過秦巖雖然很佩服他,但是卻不會因爲這件事,而改變自己的立場。

敵人就是敵人。

那些書上所說的,敵人之間的惺惺相惜都是假的。

姜隊長自殺後,秦巖跟着趙隊長進了木王府。

王府裏面的人很少,大部分人都被派出去了。

木王也不在。

不過木景年在。

看到木景年,王剛首先迎了上去。

木景年也握住了秦巖的手:“秦巖,你們終於來了,你找到二十四守護了吧?”

木景年一邊說一邊忍不住向周小雨他們看去。

他在心中默默數了一下,秦巖正好帶來二十四個人。

這二十四個人很有可能就是二十四守護。

“找到了,這就是我的二十四守護。”

秦巖指着周小雨等人給木景年介紹了一遍。

木景年一一和大家點頭,算是打招呼。

“木王呢?怎麼沒有見他?”

“父王剛剛出去了,本來他要親自見你們,可是有事就出去了。”

“事情很重要嗎?”

“具體也不知道。 隱婚甜如蜜:首長,晚上見 反正父王走得比較匆忙。對了,你們也累了。先吃點東西吧,我給你們準備了上好的東西。”

緊接着木景年將秦巖他們請到了餐廳裏面。

其實秦巖等人並不餓,但是盛情難卻,他們就跟着走進了餐廳。

餐廳裏面擺好了各種美食,而且都是四象中特有的美食。

李天霸是個吃貨,他看到這些美食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喉嚨跟着吞嚥的動作上下蠕動。

大家按主賓位置坐好。

木景年和秦巖聊了起來。

不知道爲什麼,周小雨隱約產生了一種不安。

這種不安的情緒讓她心煩意亂。

她轉過頭象馬嬌看去,“馬嬌,我怎麼覺得有些心慌,從來都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

“是嗎,是不是趕路太累了?”馬嬌伸出手摸了摸周小雨的額頭,並沒有發現周小雨發燒。

狐小仙緊挨着周小雨坐着,她也好奇地問:“怎麼會不舒服呢?”

到了周小雨這樣的實力早已不會生病了。

可是周小雨卻說她不舒服。

這讓大家有些詫異。

“我也不知道,感覺煩躁不安,心緒不寧,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周小雨他們這邊聊着,秦巖也和木景年聊着。

不一會兒,木景年對秦巖說:“你們先在這裏坐着,我出去一下。”

秦巖點了點頭,目送着木景年離開了。

房門突然被關上了,窗戶也被關上了。這讓大家有些詫異。

“什麼情況?怎麼把門窗都給關上了?”

李天霸一邊吃着東西一邊嘟嘟囔囔的說。

秦巖也發現了有些不太對。

就在這時,周小雨突然對大家說:“不好,我們中計了。這應該是一個陣法,一個想要煉化我們的陣法。”

周小雨話音剛落,房間裏面突然響起了木王的聲音:“哈哈哈,沒錯,這就是陣法。這個陣法就是爲了煉化你們二十四守護和秦巖的。”

聽到木王的聲音,秦巖臉色大變。

他沒有想到木王居然要暗害他。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畫人畫皮難畫骨。

“木王,你這是什麼意思?”

秦巖站起來向房頂上看去,大聲地質問木王。

“沒有什麼意思,我只是想當四象之主,想當道皇。”

原來木王在秦巖進入四象後之所以一直幫助秦巖,其實是在一邊監視秦巖,一邊執行自己的計劃。

木王和其他三王一樣,他也不甘心寄人籬下,也想當道皇,他也想變成人上人。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