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一點都不衝動,而且這還是我經過了深思熟慮之後,想到的辦法!

我就是不按正常的思維邏輯去出牌,就是要讓霍東方猜不出我的想法,只有這樣,才能讓霍東方對我有所顧忌,因爲,打從我進入港島開始,貌似我就一直被霍東方牽着鼻子走,這一次,我要反客爲主,牽着他的鼻子走上一走!

再者說,不論霍東方到底是誰,他都不是傻子,而且還非常精明!

我敢堂而皇之的主動要求見霍東方,而且還是在將他的身份猜的差不多的時候,要求見他,只要是個正常人,都會認爲我是有備而來,甚至還有可能是我設下的陷阱,所以,我料那霍東方,還真未必敢出來和我見面!

隨後,我便將我的想法,說給了陸茗軒三人聽,而聽了我的話之後,李靈兒和石乾坤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陸茗軒則依舊愁眉不展。

“如果,我是說如果,霍東方真的現身與你見面,你又當如何應對?甚至,霍東方如果直接對你出手,那你該怎麼辦?”陸茗軒的語氣之中,仍舊透着深深的擔憂。

我淡淡的笑了笑,無奈的聳了聳肩,說道:“我這辦法,屬於兵行險招,因爲我們不能總是被霍東方牽着鼻子走,甚至,我相信,霍東方如果真的想查到我們的藏身之處,二月二之前,就算冉瀟不幫忙,他也能查到,到時候,我們要面對的,可就不是光明正大的站在我們眼前的霍東方了,而是背後偷襲的霍東方了,二者之間,我自然願意面對活生生站在我面前的霍東方,而不是躲在暗處,隨時都會給予我們致命一擊的霍東方!”

“我覺得楚風說的很有道理,就算霍東方真的是八岐羅迦,那又能怎麼樣?大不了,我們幾人聯手和他打上一場,我就不信,那八岐羅迦還真有三頭六臂不成!”李靈兒似乎剋制的八岐羅迦帶來的心魔,也可能是她的血液中,天生就流淌着好戰的瘋狂血液,所以,對於我的舉動,李靈兒竟然全力支持,甚至不惜提前與霍東方開戰!

“靈兒說的對,大不了就提前和霍東方開戰!”我冷冷的笑了一聲,不過,我的笑容深處,卻是隱藏着一抹深深的苦澀……

我現在是騎虎難下,不得不如此爲之!

港島經過了一番風雲變幻之後,已經不是二十幾天之前,我初來時候的港島了!

我在這裏的任務,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礙,我現在能做的,也只有鋌而走險,放棄那些迂迴和保守的戰術,轉而,使用一些激進直接的方法,就比如直接對霍東方下手,便是我奮力一博一種方式,因爲,在港島,我已經陷入到了一種退無可退,進亦無路的尷尬局面中!

其實,換而言之,霍東方這次邀戰我,也是算準了我如今這種退無可退的處境,同樣,他也認定,我一定會接受他的邀戰……

如果我猜的不錯,霍東方在決戰之前,絕對不會動我,因爲,他想在決戰的時候,在衆目睽睽之下,再殺我!

這風格,倒是與陸茗軒口中的八岐羅迦頗爲相似……

難道說,霍東方,真的就是八岐羅迦嗎?

我不知道! 話說回來,不管霍東方是不是八岐羅迦,我已經讓冉瀟幫忙傳話了,說出去的話,覆水難收,這霍東方,我是見定了!

心中打定了主意,我也是暗暗的長舒了一口氣,旋即,我便故作輕鬆的扭過頭,對三人說道:“我們現在,只要安心的等待冉瀟的消息,就可以了!”

說完這句話,我便朝着三人露出了輕鬆的微笑,隨後,我便不再開口,而是自顧自的朝着祕密基地最深處的長廊方向走了去。

穿過長廊,我徑直走進了我的房間。

當我將房門關上的那一瞬間,我彷彿變成了即將窒息而死的人,瘋狂的大口喘息了起來,就好像,如果我再不多吸一些空氣,下一刻就會窒息而亡似的……

說實話,其實我的內心是非常緊張的,畢竟那霍東方,有可能是八岐羅迦……八部衆之一的八岐羅迦,連天機家族都十分忌憚的八岐羅迦!

要知道,八岐羅迦可不是九尾妖狐或者是酒吞童子能夠相比的,八岐羅迦,是真正意義上的強者,是二叔那個層次,纔有資格去對抗的存在!

而我接下來的對手,很有可能八岐羅迦,這讓我如何能不緊張?

可這種緊張的情緒,我卻不能在李靈兒等人的面前表露出來,因爲,我是大家的主心骨,如果我未戰先怯,那我們團隊,一定也會被我所影響,未戰先怯!

我喘了幾口粗氣之後,這才自顧自的走到牀邊,一邊坐到牀上,一邊擡起了手,在虛空中畫出了一道符紋。

符成,轉瞬又散。

“希望胡老三這傢伙能感應到我的招魂符……”我望着那道已經在空中消散無蹤的符籙,喃喃自語的說了一句。

沒錯,我虛空繪製的,便是招魂符,而我想要召喚的對象,便是胡老三!

其實,我是想找虞姬的,可我不敢保證,我的招魂符會對虞姬那種級別的陰魂有效果,所以,我只能退而求其次,先找胡老三,如果胡老三能來,那我再讓胡老三幫我找虞姬……

我找虞姬幹什麼?

我身上可還有一塊白玉牌呢!

當初,父親留給了我一塊白玉牌,只不過,那塊白玉牌之中的力量,已經被楚家先人吸收,化成了鬼脈之力。

後來,單猛又交給了我一塊白玉牌,而那塊白玉牌,則被我不小心遺失了。

第三塊白玉牌,也就是陳泰送給我的那塊白玉牌,已經被我吸收了。

而我身上,還有一塊白玉牌,就是獵人從疆省帶回來,讓張銘轉交給我的那塊!

我之所以要找胡老三,再讓胡老三幫我找虞姬,那是因爲,我想讓虞姬再幫我一次,幫我將第四塊白玉牌也吸收了!

這,便是我最後的底牌,也是我和霍東方一戰的最大倚仗!

白玉牌之中所蘊涵的力量,非常強大,雖然我並不太確定,再吸收一塊白玉牌之後,我能否打得過霍東方,但這,卻是我如今唯一的底牌,也是我唯一能和霍東方一爭長短的機會……如果霍東方真的是八岐羅迦的話!

“胡老三那傢伙,應該不會這麼快就收到我的召喚……我還是先給李東他們打個電話,問問他們最近的境況吧!”我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摸出了電話,“我離開河省也有二十幾天了,也不知道他們最近怎麼樣……” 我熟練的動起了手指,在手機鍵盤上按出了一串電話號碼。

忙音並沒有響多久,電話便被接通了。

“小風爺,你終於肯聯繫我們了!”電話被接通之後,李東豪爽的聲音,便通過手機聽筒,傳入了我的耳中。

“進入港島之後,我一直在執行任務,非常忙,就沒聯繫你們!”遠在他鄉,初聞李東的聲音,一股親切感頓時涌上了我的心頭,當即,我的語氣也不由的柔了幾分,“你們最近怎麼樣?大家都還好吧?”

“好!大家不僅好,而且都非常好!”李東大大咧咧的笑了起來,“倒是你,小風爺,自從你離開河省之後,我就一直關注港島那邊的消息……港島那邊,最近半個月鬧出了很多大事件,江湖傳言,這些大事件,都是一個被稱爲楚大師的年輕人搞出來的,那楚大師,就是你吧?”

“是我!”對於李東的問題,我很乾脆的直接承認了,因爲我沒有必要隱瞞李東什麼,“我的事先不談,你還是先和我說說大家最近如何吧!”

的確,現在的確不是談我的事情的時候,因爲很多謎團,我自己都還沒搞清楚呢,又怎麼去給李東解釋呢?

“我們這邊當然是一切順利了!”李東一場豪爽的大笑了一聲,“你離開河省之後,張儒他們就一直在策劃錦繡的未來和規劃,直到正月初八那天,各個有關部門都開始上班,張儒纔將我們大家聚到了一起,並且聯名辦下了錦繡集團的手續,從那天開始,張氏,環宇,東海,凱旋,就都不復存在了,而河省的龍頭企業,則變成了錦繡集團,你,就是錦繡集團的最高決策者,對外依然宣稱你爲,楚大師!”

“錦繡集團成立之後,張儒牽頭,又創建錦繡基金,仍然是以你的名義創建的,最近一段時間,錦繡基金在西市,石市,刑市,甘市和滄水市等五市,修建了許多臨時休息區,這種地方主要是針對環衛工人,方便他們取暖,納涼,吃飯,休息……不得不說,張儒這舉動,倒是獲得了有關部門的大加讚賞,而且河省其他市,目前也是緊跟在錦繡的後面,錦繡幹什麼,他們就幹什麼,整個河省現在是一片祥和!”

“乾的不錯!”我爲大家的舉動,默默的點了點頭,“這種造福一方的慈善之事,一定要多做,畢竟,我們身上還揹負着軍人的稱號!”

“小風爺,你就放心吧!”李東似乎很開心,全程都在笑,“影子和機械師,配合老顧,幾乎把滄水市和甘市的惡勢力都給鏟了,那兩大市現在可是欣欣向榮!”

“其他人呢?最近都在忙什麼?”我有一搭沒一搭的和李東閒聊了起來。

“張儒和海子現在可是忙到起飛,我想見他們都見不到,我一天倒是沒什麼事,工作都交給下面的人去做了,沒事的時候和老嚴喝點小酒,吹吹牛……對了,佟老最近一直在給我上課,他老人家說我智商有問題,要給我補補腦!”

“佟老如果肯教你,那對於你來說,可是一場造化,好好跟着佟老學吧!”我笑了一聲。

佟老的智慧,那可不是鬧着玩的,而且李東這傢伙的思考能力的確有些欠缺,佟老肯幫我培養李東,不論是對於我,還是對於李東,都是一件大好事……

也許,佟老早就看透了,我最信任的人,始終還是李東!

“還有……小風爺,老盧最近準備去港島了!”李東一邊說着,一邊發出了一道幸災樂禍的笑聲。 “老盧要來港島?”聽了李東的話,我不由的愣住了。

“老盧現在負責的錦繡傳媒,發展很迅速,但老盧說了,內州的娛樂事業遠不如港島,他準備去港島學習一番,順便爲林大美女梳理梳理關係,打算讓林大美女在港島的娛樂圈站穩腳跟!”李東嘿嘿的壞笑了一聲,“老盧打算將林大美女打造成錦繡傳媒的招牌,要全方位的包裝一下林大美女……”

李東這番話,似乎暗藏玄機……貌似,林纖也會跟着盧員外一起來?

那李靈兒如果和林纖見面,會不會也像懟羅藝那樣懟林纖?

很頭疼的問題……

不過,話說回來,港島的娛樂事業,造星模式,的確要比內州更加系統化,老盧來港島學習,也是爲錦繡傳媒好!

Wωω◆ttκǎ n◆¢○

“到了港島,如果有什麼問題,就讓老盧聯繫我吧!”我暗暗的搖了搖頭,但我卻並沒有提及任何有關林纖的問題,一切,順其自然吧!

之後,我又和李東閒聊了一段時間,這傢伙看起來真的很閒,就這麼一直陪我聊天,直到一通電話打進了我的手機之後,我才和李東結束了通話,轉而,立刻回撥了那通我沒有接到的電話……沒錯,那通電話,是冉瀟打來的!

“楚大師!”電話剛響一聲,冉瀟便將其接通了,“霍東方剛剛與我取得了聯繫!”

我聽着冉瀟的話,但我卻並沒有出言追問,因爲我知道,冉瀟,會繼續說下去的!

不出我的所料,冉瀟說完那番話之後,僅僅略微沉吟了幾秒鐘的時間,便繼續開口說道:“霍東方答應了你的要求,他會和你見一面,只不過,見面的地點,在洪門茶樓,而且霍東方好像有一些脫不開身的事情,他會用一縷神識,來與你見面!”

“用一縷神識來與我見面?”聽了冉瀟的話,我不由的冷笑了起來。

神識,修爲進入大天位之後,便會衍生出神識,而且神識強大,如大海般汪洋的高手,可以分出一縷神識,去監視也好,去偵查也罷,總而言之,霍東方既然說,他會用一縷神識來和我見面,這就證明,霍東方的神識,已經強大到了一種遠超我的地步,最起碼,我還不能做到像霍東方這樣……

這霍東方,還真是謹慎的很,竟然想到用一縷神識來和我見面的辦法,他一定是對我肆無忌憚想要與他見面的行爲,產生了忌憚,所以纔會想出這麼個辦法。

進,試探我的底牌,退,又不丟面子,哪怕是霍東方的那一縷神識被我滅了,對於霍東方來說,也不會有什麼損失,最多就是休養一段時間,恢復一下神識而已!

而且,霍東方也可以通過那一縷神識,試探我的底細,看看我葫蘆裏究竟賣的是什麼藥……他還真是一條老狐狸!

“用神識和我見面也沒關係!”我笑了笑,繼續說道:“什麼時候見面?”

“明天,正午十二點,陽氣開始由盛轉衰之時!”冉瀟回道。

www_ тTk an_ ¢O

“好!明天正午十二點,我去洪門茶樓找你!”言罷,我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霍東方,我們終於要見面了……

我仰起頭,靜靜的望着雪白的天花板,思緒,卻早已飄到了洪門茶樓…… 等待的時間,是很難熬的,尤其是等着和霍東方見面的過程,更是難熬!

爲了打發無聊的時間,我決定再睡一覺,以最佳狀態去面對霍東方,雖然只是霍東方的一縷神識,但我卻不得不謹慎,畢竟,胡老三還沒來,虞姬也沒有下落,我身上的最後一塊白玉牌,也沒有被我吸收……

我獨自一人,靜靜的躺在牀上,腦中盡是那些有關於霍東方,和八岐羅迦的傳言和情報,想着想着,我竟然真的睡了過去!

我並不知道我究竟睡了多久,我只知道,一陣熟悉的陰氣,伴隨着冰寒的冷風,將我的全身都包裹起來之時,我醒了……

我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異常淡定的從牀上坐了起來,就彷彿,那陣陣陰寒的氣息,並沒有對我造成任何影響似的……

我在清醒的一瞬間,便捕捉到了這陣陰寒氣息的源頭,當即,我輕輕的擡了擡眼皮,轉頭望向了房門的方向,只見那房門之上,竟然隱隱的泛起了一縷黑氣,隱約可見一條人形身影,好像鑲在門中似的,詭異無比!

不過,這種場面對於我來說,已經是見怪不怪了,因爲我早就習以爲常了!

當即,那好似鑲嵌在門中的人形黑影,見我醒了過來,隨之,它也立刻顯出了本體……

胡老三那張俊美的臉龐,從門中探了出來,猩紅的長舌頭直接甩到了地上,鬼鬼祟祟的望着我,道:“楚大師,您找我?”

我撇了一眼只露出一顆鬼頭的胡老三,也不和它多廢話,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胡老三,我想見虞姬!”

“楚大師,虞姬大人正在休養……”胡老三裂開了嘴,尷尬的笑了一聲,那猩紅的長舌頭,隨着它咧嘴的動作牽扯,也開始左右搖晃了起來,尤其是,胡老三並沒有顯出真正的鬼體,它只是從門中探出了一顆鬼頭而已……這種場面,如果換做普通人,估計最輕也得被嚇暈過去!

“休養?”聽了胡老三的話之後,我不由的皺起了眉頭,難道,是因爲上次虞姬幫助我吸收白玉牌之時,所佈下的陣法,消耗了太多鬼力的原因嗎?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虞姬既然在休養,那麼,我吸收下一塊白玉牌的計劃,也就要擱淺了……沒有虞姬,我根本無法吸收白玉牌之中,所隱藏的力量!

“虞姬什麼時候才能來見我?”我又出言問向胡老三。

“恐怕還要很長一段時間……虞姬大人消耗了極其巨大的鬼力,現在正處於最虛弱的狀態……”胡老三的聲音雖然很飄忽詭異,但它對我說話的語氣,卻是唯唯諾諾,彷彿生怕觸怒我那般,旋即,胡老三又繼續開口說道:“不過,楚大師,虞姬大人在閉關休養之前,就已經猜到,你還會再找它的,所以,虞姬大人吩咐我,讓我把這件東西交給你,它還說,這東西能救你性命,至於怎麼救,如何救,那可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胡老三話音剛落,便見一團烏光,從門中飄了出來,穩穩的飄落到了牀上。

烏光散去,我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柄只有手指大小的修真木劍,而且看那木劍的成色,應該是極其罕見的上等古桃木,就算是李靈兒之前使用的那柄桃木古劍,也無法與之相提並論!

毫無疑問,這小劍,不簡單! 我滿臉疑惑的盯着那柄靜靜躺在牀上的古木小劍,足足看了半晌,我也沒發現這小劍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這是什麼?”我擡起了頭,茫然的向胡老三發問。

我希望胡老三能爲我解開心中的疑惑,可是,胡老三這傢伙,卻又讓我失望了……

只見胡老三同樣露出了茫然的神色,不斷的輕搖起了頭,“楚大師,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是虞姬大人讓我交個你的,而且,你別看這東西是用古桃木製造成的,可它對我竟然沒有一點的影響,這應該也算是這柄小劍的特別之處吧?”

古桃木製成的小劍,竟然對胡老三這種陰魂沒有任何的影響……好吧,勉強,算是一種特別之處,只不過,卻是毫無用處的特別之處!

驅邪鎮鬼的桃木,竟然連鬼都傷不了,的確很特別,但是也夠廢的,就像是菜刀切不了菜,鋤頭刨不動地……我要它何用?

不過,話說回來,既然這東西是虞姬讓胡老三轉交給我的,而且虞姬還說,這東西能救我一命,那我就不得不收下它,雖然我並沒有理解虞姬那句“造化”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深深的看了一眼牀上的古木小劍,隨後,便將其抓在了手中,嗯,小劍很輕,幾乎感覺不到重量。

放在手中掂量了一番之後,我纔將那柄桃木小劍收入了懷中的口袋裏,轉而,我望向胡老三,說道:“如果你見到了虞姬,一定要在第一時間轉告它,我想見它!”

“放心吧,楚大師,虞姬大人早就猜到你的心思了!”胡老三朝着我露出了詭異的笑容,隨後,胡老三的鬼頭,便慢慢的縮回到了門中,黑氣一散,胡老三便離去了。

房間內,又恢復了正常的溫度,看來,胡老三是真的走了!

我輕輕的拍了拍胸口的位置,因爲,那裏放着虞姬給我的古木小劍,接着,我便有感而發的喃喃自語道:“沒能將白玉牌之中的力量吸收,反倒是得了一柄廢劍……”

言罷,我一邊苦笑,一邊搖頭,下意識的,又將那柄小劍從身上摸了出來。

“這東西……我得先好好研究一番才行!”我將那柄古木小劍舉到了眼前,仔仔細細的打量了起來,就好像,我想將這病小劍完全看透似的……

整整一天,我都在研究虞姬給我的那柄廢劍,知道第二天,我的房門被李靈兒敲響的時候,我的注意力才從那柄小劍的身上轉移出來……

“楚風,該出發了!”李靈兒站在門口,嬌軀倚靠在門框上,一臉好奇的盯着我手中的小劍,“那是什麼東西?”

“一柄號稱能夠救我性命的廢劍!”我心中有氣,撇了撇嘴的說道。

“飛劍?你要修仙嗎?”李靈兒瞪起了一雙靈目,原來,她將廢劍,聽成了飛劍!

“你最近是不是看網絡小說了?怎麼連修仙都知道?”我被李靈兒這句話給逗樂了。

“最近無聊,我倒是看了一些……”李靈兒彷彿突然想到了什麼,直接一揮手,道:“你還有心思在這和我廢話?石乾坤已經發動好了汽車,現在就等你呢!趕緊走,馬上就到正午十二點了,別忘了你和霍東方的約定!”

“我和霍東方的約定……我自然不會忘記!”我收起了小劍,一抹冷冽的微笑,頓時在我的嘴角出綻放開來!

霍東方,我們終於要見面了,我很期待,你,應該也很期待吧? 石乾坤駕駛着越野車,我坐在副駕駛上,李靈兒和陸茗軒則是分別坐在了後排,我們依舊是這套老陣容……

越野車緩緩駛離了祕密基地,飛快的衝上了快速路,石乾坤似乎也很想早點見到霍東方,於是乎,這傢伙幾乎是把油門踩到了郵箱裏,越野車以時速一百八十公里,猶如脫繮野馬一般,瘋狂的朝着灣區市區駛了去……

也許是因爲我心不在焉,也可能是因爲石乾坤開車的速度比較快,總而言之,沒過多久,越野車便駛入了灣區的市區,並且很快就抵達了我們此行的目的地,洪門茶樓……

石乾坤將車停到了洪門茶樓的停車場,隨後,陸茗軒和石乾坤被我安排留在車上接應,而我則是與李靈兒走下了車越野車,朝着洪門茶樓的方向走了去。

在洪門茶樓的正門前,冉瀟獨自一人,雙手背後,仰頭望天,頗有幾分世外高人的架勢,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裏,似乎是在等人,不對,他似乎,是在等我……

我和李靈兒快步朝着冉瀟走了過去,當我走到了距離冉瀟,還有四、五步遠的時候,冉瀟突然低下了頭,將目光,從天際之上,轉移到了我的身上。

“你們來了!”冉瀟望着我,笑吟吟的輕語一聲。

我沒有說話,只是朝着冉瀟點了點頭,因爲我現在沒心情和他廢話,我只想快點見到霍東方,哪怕只是他的一縷神識!

隨後,冉瀟便微微側過了身,將我和李靈兒二人讓進了洪門茶樓。

洪門茶樓內,依舊是人聲鼎沸,也不知道是因爲港島的人愛喝茶,還是因爲,這羣人主要是想來拉攏如日中天的洪門分部和冉瀟……

我和李靈兒並沒有在一樓停留太久,冉瀟便直接引着我們二人走上了樓梯,一番左繞右拐之後,我,李靈兒和冉瀟,便又出現在了上次那間密室之中!

待到我們三人坐定,冉瀟分別爲我和李靈兒泡好一杯香茶之後,我才和冉瀟談起了正事,“霍東方的神識什麼時候來?”

“他已經來了!”冉瀟將手中的香茶一飲而盡,言罷,便笑吟吟的從茶臺的抽屜中,拿出了一張極其普通,但上面卻畫滿了符紋的黃符,“這是霍東方派人交給我的,只要開啓黃符,霍東方的神識便會出現……”

“這黃符是霍東方所制?”我微微皺起了眉頭,盯着冉瀟手中的那張黃符,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雖然各門各派的符紋會有一些初入,但大體來說,卻是萬變不離其宗,冉瀟手中的這道黃符,我倒是能看出一些端倪,是屬於一種拘禁魂魄類型的符籙,而且,這黃符上的符紋,倒是與嶗山一脈有些接近,如果這黃符真的是霍東方所制,那麼,霍東方對於我們神州的道術,造詣頗深!

“這黃符與嶗山一脈的道術接近,該不會,霍東方和嶗山一脈有關係吧?”李靈兒自然也看出了黃符的出處,不過,她可沒有我這種忍耐力,發現異常之後,李靈兒幾乎是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道。

聽了李靈兒的話,冉瀟也是贊同的點了點頭,“這符紋的確和嶗山一脈非常接近,至於是不是霍東方所制,我就不清楚了!”

說完這句話,冉瀟便將目光定格在了我的身上,彷彿是在用眼神詢問我,是否現在開啓黃符。

我沒有說話,只是朝着冉瀟輕輕的點了點頭……這黃符,自然要開啓,因爲,我這次來洪門茶樓,就是爲了見霍東方的那一縷神識! 冉瀟笑了笑,倒也不廢話,直接將黃符拋向了空中,下一瞬間,那黃符陡然炸裂,一團詭異的黑煙,登時從黃符之中冒了出來!

頃刻間,整個密室,都被一股極其恐怖濃郁的妖氣佔據了,而且,這股妖氣的強度,絲毫不比酒吞童子和九尾妖狐弱,甚至隱隱的還要強上一分!

要知道,這僅僅是霍東方的一縷神識而已……可單單這一縷神識的強度,就已經比酒吞童子和九尾妖狐強大了,那麼,如果是霍東方親來,又會強大到什麼地步?

我無比驚訝的凝視着盤旋在半空中的那團黑煙,沒多久,黑煙聚攏到了一起,形成了一個人形輪廓……

шшш▪ ttκá n▪ C〇

密室中,不僅是我,包括冉瀟和李靈兒在內,全都將視線定格在了那團黑煙之上,彷彿連眼睛都不捨得眨似的,我們三人,就這麼靜靜的凝望着虛空中的那團黑煙……

啪啪啪啪……

一連串像是鞭炮炸響的聲音,又好似骨骼爆裂所產生的聲音,登時從黑煙中傳了出來!

這一刻,便見一條人影,腳踏虛空,從那團黑煙之中踏步而出,氣勢無比驚人,逼格更是高到離譜,最起碼,哥們我目前還沒見過這麼能裝的人……

再說那條人影,平凡的身材,平凡的樣貌,平凡的笑容,就好像,他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平凡……

我凝視着踏空而來的影子,腦海中立刻閃過了當初羅藝爲我提供的情報……這人的臉,怎麼和照片上的霍東方,一模一樣?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