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按道理說,那趙文祥既然不願意再租出去的話,那是人家的事情,可是這麼多年老街坊的交情上,拒絕的那叫一個乾脆。隔誰誰都受不了啊。

“哎,行了,別提這事了,他不租,我們再找別的地方不就行了。”林母端着飯菜走出來說道,“來,吃飯了!”

林正國自然是吃不下,拍了下桌子:“吃不下,你們吃!”

“哎,算了,算了,咱們吃。”林母說道。

林天端着碗。看着父親那着急的表情,有些若有所思。

晚上的時候林天沒有出去,在家裏陪母親和林菲菲說話,林父晚上又出去了一會兒,不過很快就回來。

臉有些不好的打了聲招呼就去休息了,林天問道:“額。 撿個金主成個家 爸出去這是……”

“哎,還能有什麼?接着找地方去了啊。”

林天有些不解:“爸爲什麼想要開個茶館呢?”

對於這一點林菲菲也有些不解,現在這個時代,茶館這個東西似乎是有些脫節了,現在大街上應該很難看到茶館了。

林天說出了這個疑惑,林母苦笑一聲:“是啊,現在基本上沒有人開什麼開茶館呢,可是你爸呢,這個人倔,但是挺講義氣的,以前跟人答應了想開個茶館,就是要開。”

“哎,別看你看平常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他很在意他們這些老朋友,開個茶館了,大家就有個地方聚在一起,老朋友幾個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打打牌,他是這個意思。”

“剛開始大家都是支持的,也想過要支持一下,但是你爸不要,堅持自己要來,可是你趙伯伯卻是要阻止。這就是你爸生氣的原因。”

林母苦笑着:“其實你爸把趙伯伯當做很好的朋友,看的很重,沒想到很好的朋友在背後來了一刀,自然就是很不高興了。”

林菲菲聽了之後有些生氣:“哼!這個趙伯伯一家真是壞蛋,我記得那個誰,小時候就經常欺負我。”

“哦,還欺負你呢?”

她說着林天。

林天臉也是尷尬,隨即沒有說什麼,就去休息了。

第二天,林天打了聲招呼就出去了,林菲菲以爲他又要出去上網就沒跟去,不過林天繞了一圈,就去了文祥超市。

林天進去後,轉了一圈,的確很大,這家超市,小時候只不過是個雜貨鋪,現在居然開成了這般模樣。這趙伯伯的能力也挺強的。

剛進來的時候門口還看見幾個卸貨的人,林天不得不點點頭,這超市開的不錯。

賺了一圈,林天拿了幾瓶飲料,拿去前臺結賬,結賬的是個穿着拖鞋的男子。染着黃髮,正一邊看着視頻一邊嗑着瓜子。

“一共十五。”那男子頭也不擡的說道。

林天仔細打量着,雖然過了這麼多年,外貌改變了一些,不過林天還是能夠認的出來。

他笑了笑:“鐵子哥?”

那人有些詫異的擡起頭來,看着林天。上下打量了很久,有些不解的問道:“你是……”

“你不認識了?”

“額,我們認識?”男子停止了嗑瓜子。

林天笑了笑,提醒道:“拐彎那個小區裏面的……”

經過這麼一提醒,那腦袋很大的男子忽然一愣,下意識的說道:“喲,小林子?”

林天對這個稱號實在是尷尬,不過還是點點頭。

鐵子當即一笑,扔掉手中的瓜子殼,拍拍手站了起來:“哈哈!大學生啊,放假回來啦!”

鐵子高中畢業後就來他老爸的超市幫忙了,林天去了大學。不過他並不知道林天去打職業的事情,彷彿也不會第一時間認不出來。

“是啊,放假了,回來看看。”林天笑着道。

“哎呀,稀客稀客啊,來,來,來,這邊坐。”鐵子顯得有些興奮,拉着林天一起過來聊天。

林天本想把飲料錢給結一下,鐵子大手一揮:“汗,這幾個錢啊。哥請了!”

他拍拍胸脯,說的豪氣沖天,林天也沒有堅持。

看起來兩人許多年沒見,但是現在關係還不錯,至少聊的不錯。

林天說了一些自己的近況,無非就是在學校裏上學,自然沒有提職業選手的事情,在問到鐵子現在在做些什麼的時候。

鐵子十分自豪的說現在是這家超市的老闆了,林天詫異的看了看他。

那鐵子自然臉一紅,說道:“額,等我老爸退休以後。”

剛說完,從屋裏出來一個人。“切!又在背後咒老子?!”

鐵子一看,無所謂的說:“我說的不是事實啊,你退休了這家店不是我的?”

趙文祥沒再說些什麼,轉而把目光落在了林天身上:“這是……”

林天站了起來,打量着趙伯伯,好幾年沒見,趙伯伯還是沒變,身子骨很壯實,只不過兩鬢悄悄爬起來了一些白髮。

鐵子當即就介紹這是林天,從大城市放假回來的。

趙文祥歪着腦袋一看,語氣淡淡的道:“喲嘿,老林家的小子啊。”

林天客客氣氣的打了聲招呼:“趙伯伯好,我是林天。”

“哦,是了,小天啊,”趙伯伯一遍整理着貨架上的物品一邊說道,“怎麼?放假了?回來看看?”

“是的。”

趙伯伯笑着說:“這上了大學就是不一樣啊,整個人氣質就不一樣,不像我這個兒子,不成氣候。”

那鐵子一聽就來了氣,立刻反駁道:“哎?我怎麼就不成氣候了?你可要說清楚啊。”

“怎麼?我說的不對?你說你能幹個什麼?”趙伯伯眉頭一挑,“要不是你老子我有點本事,開這個超市,你估計要餓死。”

“切,我自己有雙手,幹什麼不可以?”

“喲嘿,把你能耐的,你現在出去幹一個給我看看。”

林天在一旁看的是無可奈何,想來這父子兩也是平常吵吵鬧鬧的很多。

最後鐵子語氣不悅的道:“這有老朋友在這兒和,你別總是說我。”

趙伯伯笑了笑,轉而對林天說道:“小天啊,吃點什麼,隨便拿。”

林天也是有些感激,不過還是說了出來:“趙伯伯,我是爲我爸的事情來的。”…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趙文祥微微一愣,隨即目光變了變,“哦,爲你老爸?呵呵……”

他只是一笑,並沒有說太多,整理着貨架,林天也是笑了笑:“趙伯伯,您和我爸的關心一直很好,爲何這次就……”

關於這事,鐵子也是很清楚,不過他並沒有說話,依然是抓了一把瓜子在嗑。

“大學生。你看我這家超市怎麼樣啊?”趙文祥一臉得意的看着林天,似乎對自己的超市十分滿意。

林天也是環視一週,豎起大拇指:“小時候就知道趙伯伯非常能幹,現在這家超市規模已經很大了,現在基本上成爲了我們這片區的的購物中心快。”

對於購物中心這次,趙文祥聽了是十分喜歡,不住的點點頭:“哈哈,好,好!不愧是大學生啊,說出來的話就是不一樣,小子,聽到沒?學着點。”

鐵子聽了卻是絲毫不在意。“切”了一聲,又去嗑瓜子了。

“是啊,你也看到了,”趙文祥說道,“所以說,我原本早就打算可以在隔壁街區開個分店。可惜啊,沒成功,我就想着可以改擴一下,其實也差不多。“

趙文祥的笑容十分自得,似乎有意在林天這個小輩面前顯擺着,目光瞟了一眼林天繼續說道:“你看,隔壁那家早餐店,我早就想收回來了,可是你爸呢,非要拿這塊寶地去開個什麼茶館。”

“能有什麼用?現在是什麼時代?開茶館?那不要虧死?”

趙文祥輕聲的冷哼一聲,似乎對於林正國的想法十分不屑一顧。

林天看在眼中,只是淡淡一笑。

“我說大學生,你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了,”趙文祥拿出一包煙,中華的,抽出一根,放在鼻子下面吸了吸,顯得十分舒爽。

“這見過大世面的人就是不一樣啊,你現在回來了,也去勸勸你老爸,反正我這個地方肯定是要闊建的,讓他就死了這份心。”

趙文祥說完笑容滿面的瞟着林天,隨後將這根菸點燃,優哉遊哉的吸了一口。

鐵子見了,拍拍手中的瓜子,顯得十分興奮:“來?給我一根唄。”

“你這小兔崽子……”趙文祥笑罵着,“老子藏着的菸斗被你小子給拿完了,現在還好意思管老子要?”

鐵子嘿嘿的笑了笑,自己上去搶了一根,迫不及待的點燃,悠閒的抽着,吐出一口菸圈。

趙文祥看了看林天,搖晃着手中的煙,“要不要?”

林天搖搖頭。

“哎呀,我忘記了,你可是高材生啊。大城市的人,自然是看不上我們這個差煙了。”趙文祥陰陽怪氣的說着。

林天雖然不抽菸但是還是認得的,這軟包中華的煙,價錢應該不便宜,趙文祥這麼說,可實在是有些沒意思。

“趙伯伯。我不抽菸的。”林天笑着說道。

“喲,不抽菸啊,呵呵。果然是大學生啊。”

林天微微皺眉,不知道這趙伯伯爲什麼老是對這個大學生十分看不順眼,從一開始就有些不爽的感覺,這點林天早就感覺出來了。

“趙伯伯。您剛纔說之前是想再開一家分店?”林天忽然問道。

“是啊,怎麼?”

“按道理來說,再開家分店肯定會賺的更多,至少比闊建一下賺的多。”

“喲嘿,小子,教訓起我來了?”趙文祥眉頭一挑,“這難道我不知道?呵呵,只是啊,這個想法一直無法實現啊。”

林天想了想,說道:“哦?是嗎?那您之前看中的是哪塊地方?”

“對面街區的,那個百家樂旁邊?”

“百家樂?”林天微微一愣,“您想加盟百家樂連鎖超市?”

趙文祥猛抽了一口煙。笑了笑:“大學生就是大學生,想法真天真啊,呵呵,百家樂這麼個全國超市都名列前茅的傢伙,能夠隨便加入進去的?”

林天細細一想,也是這樣。就沒再說話。

鐵子說道:“哈哈,小林子,我們家要是能夠加入百家樂,那真是燒高香咯。”

“瞎說什麼呢?”趙文祥淡淡瞟了一眼林天,用一種教訓的口吻說道,“年輕人啊,有眼光是好事,見過世面也是好事,但是不要好高騖遠啊。”

“怎麼說出來的話怎麼令人想笑呢?”

面對趙文祥有些嘲諷的話,林天絲毫不覺得有什麼,反而是微微一笑,問道:“趙伯伯,那……我是說假如,您真的能夠加盟百家樂超市的話,是不是可以放棄旁邊的這塊地方?”

林天的話音剛落,趙文祥聽了後便微微一愣,幾乎是下意識的說道:“要是真能夠加入百家樂的話,那這裏還算什麼啊?那我就……”

可是忽然。趙文祥目光有些不悅,他不滿的看着林天,再次用教訓的口吻道:“年輕人,你這是幹什麼?剛說完你不要好高騖遠,你看你這毛病怎麼就改不了了?”

鐵子也是有些不滿的說:“小林子,你這是替你爸來挖苦我們。還加盟百家樂?要是能加盟的話,我爸早就去加盟了,還用得着你說?”

這趙家父子兩一個勁的再數落着林天的不是,認爲這個從大城市裏回來的大學生,也一樣是好高騖遠了,跟別人沒有什麼區別。

林天只是微微一笑。說道:“趙伯伯,鐵哥,我可不是說說而已,我是有個建議啊,如果您真的能夠加入百家樂的話,那麼旁邊的這塊地方。就讓給我爸開茶館。”

“哼!”趙文祥狠狠的抽了一口煙,隨後把菸蒂仍在地上,用腳掌轉了轉,踩滅!

“小子,這才幾年不見啊,你就學會了吹牛?這在大城市別的沒學,就學會吹牛了。”趙文祥語氣有些冷淡。

鐵子也是有些不服氣,說道:“小林子別吹牛啊。”

林天只是笑了笑,打開飲料喝了一口,淡然的目光落在趙家父子兩身上,那猶如黑曜石般的目光讓趙家父子兩看的有些愣然。

他們剛纔就覺得林天有哪裏不一樣,總覺得渾身的氣質就不一樣,之前還以爲是從大城市回來之後是這樣的,可是現在再看的話,就是他的眼睛,如此的晶亮!

這纔是讓他們覺得有些震撼的地方。

趙文祥目光老辣,不禁微微一愣,暗道這小子,是不是真的能夠讓自己這文祥超市加入百家樂呢?

可是這一想,他就搖搖頭,怎麼可能呢?

這不過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子,只有一肚子墨水,沒有社會經驗的大學生,他能夠幹些什麼?

說實話,在他超市裏打工的這些年輕人,哪個不是比這些沒有動手能力的大學生強?

所以趙文祥並不覺得林天有什麼樣的本事。

“趙伯伯,那咱們就說好了,如果百家樂真的來找你加盟的話,那您可要遵守咱們的約定,旁邊的那塊就虧我爸了。”

趙文祥又點燃了一根菸,瞟了一眼林天:“年輕人啊,話不要說的太滿啊。”

林天搖搖頭:“不滿,不滿,還好,還好。”

趙文祥冷哼一聲:“好啊,小子,我就不信你小子能有什麼能耐!”

“你要是真的能辦到,那沒話說,我這家店全部讓給你爸開的茶館都可以。”

林天笑了笑:“不用,趙伯伯,那恐怕到時候您會後悔的啊。”

說完林天眨眨眼,這趙文祥氣的不行。冷哼一聲:“哼,跟你老子一個脾氣。”

“有其父必有其子嘛。”

“切。”趙文祥沒再理會林天,轉身去整理貨架上的商品。

作爲一個老闆,他親自去整理貨架,的確是親力親爲,這文祥超市能做到這樣大。的確是趙文祥有過人之處。

林天見趙文祥不在說話,也是和鐵子繼續聊了幾句就離開了。

等林天走後,趙文祥走上來,大聲喊道:“還在那兒玩呢,這會這麼多事,趕緊幹活去。”

鐵子十分不爽的去幹活。嘴裏還叼着一根菸,感慨道:“哎,還是當大學生舒服啊。”

“舒服個屁。”趙文祥狠狠的敲了一下鐵子的腦袋,說道,“你看那個林天,什麼樣?說話不經過大腦。就會吹牛,我早就跟你說過,讀那麼多書有什麼用?還不是出來打工?”

“現在你出來跟着老子幹,多好的事。”趙文祥自豪的說道,“等旁邊的地方闊出來,咱們這地方起碼能再擴大三分之一,以後這日子啊,嘿嘿。”

鐵子也是一笑,可是隨後想到林天的爸爸想要租下旁邊的那塊地方,還是覺得心裏不妥。

“老爸,你和林天他爸那麼多年的朋友,這麼幹,合適嗎?”

趙文祥狠狠的瞪了一眼鐵子:“哼!有什麼不合適的?這是生意啊!生意重要還是交情重要?”

“他林正國是要斷我的財路啊,那我能幹?”

看着老爸如此義憤填膺的說着這話,鐵子也不再說些什麼了,抽完這根菸就繼續去幹活了。

可是這一邊,趙文祥卻是邊幹活心裏有些不得勁的地方,他沒來由的覺得萬一要是真的這個小子有辦法讓他們加盟百家樂的話,那豈不是他這邊要虧大了啊!

趙文祥覺得覺得有些心慌,於是好好的看了看這家店,環顧一週,當下心裏又踏實了一些。…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切,不過是一個沒腦子的大學生而已,我還害怕什麼?”趙文祥嘀咕着。

林天回去之後,林菲菲正在無聊的翻看着雜誌見林天回來,直接跑上來笑着要讓林天帶她出去玩。

後者自然是無奈,只好又出去了一下,林天也正好藉此機會去看了看百家樂超市。

這的確是一家大型的超市,全國連鎖,基本上各大城市都會有這麼一家百家樂超市。

就算是縣城,在人口很多的南方縣城裏。也是有的,清江縣自然是不例外的。

眼看着清江縣的百家樂超市如此紅火,怪不得這趙文祥一直想要加盟呢,不過這加盟的條件應該也是非常的苛刻,否則趙文祥也不會如此煩惱了。

可是在他趙文祥看來十分難的事情,在林天看來……或許就不一樣了。

“咦?你笑什麼啊?”林菲菲看見林天盯着百家樂這三個字笑個不停,不禁好奇問道。

林天微微一愣,回過神來:“啊,沒什麼。走,你不是要去吃大餐嗎。我帶你去。”

“好耶!”林菲菲一蹦三尺高。

當晚林天和林菲菲飽餐一頓之後回家,發現林正國還在爲這件事情發愁,一整天都是愁眉苦臉的,林天也不說話,見時間不早了就打了聲招呼回房休息了。

“這孩子。也不跟他老爸聊聊。”林母無奈的搖搖頭。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