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一聲慘叫從背後傳來。

「田師兄…….」羅海驚呼出聲,趕緊飛身上前提刀攔住了殭屍下落的另一隻利爪,只聽見砰的一聲,刀鋒和利爪相撞在一起,激起一道火花,然後整個人都倒飛了出去,直到飛出三十米才落下來,胸中激蕩下吐出一口淤血。

蕭楠回頭一看,被看到的情形驚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原來那殭屍擊殺葉洛楓不成,竟然避開蕭楠,直接瞬移到蕭楠身後,對著落後一步的兩名青雲宗弟子下手,就見青雲宗兩人中的一名弟子直接被殭屍擊飛,另一名則已經被殭屍的利爪攔腰截成了兩截,只是人還沒有立即死去,主人的上半身被鮮血侵染,渾身上下的血跡已經看不清楚主人的原來面目,身子下意識的不斷掙扎著往後挪動,殷紅的鮮血一下子就染紅了身下的一片土地,下半身遺留在原地不停地痙攣抽搐著,抽搐了一會,才疼痛的死去。那藍眼殭屍伸出猩紅的舌頭慵懶的舔舐著手指上沾染著的鮮血,嘴裡咯嘣咯嘣的咀嚼著從田盛腹部掏出的金丹,眼神挑釁的看向蕭楠,這個與自己相同神通的人類。

「你們幾個先聚在一起別分開,小心防護,看看四周有沒有熟悉能進去躲躲的商鋪,有機會的話,就先離開,我先去會會他。為你們爭取點時間,路上注意著點,千萬別把殭屍帶過去了。」南宮家的駐地雖然安全,但現在已經容納了太多的低階修士,要是他們不管不顧的過去,再把殭屍也引過去的話,南宮家也將成為另一個拍賣場,只有被毀滅的份,還不如令找一個地方安身,說完自己就沖著那殭屍飛身而去,與他纏鬥在了一起。

「你們怎麼看?」葉洛楓出聲問道。

「我已經給田家長老發了傳訊符,這裡離中心不遠,援兵很快就能趕到,與其不知前路的獨自逃走,我們不如先幫蕭仙子對付那殭屍。」羅海所在的羅家和田家乃是姻親,兩人自幼一塊長大,感情比之親生兄弟也不差,如今田盛被殺,援兵即將趕來,就算礙於自身的實力不能親報此仇,也要親眼看著兇手被懲才甘心。

葉洛楓又看向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出聲的雲尚謹,心中則是暗自思量:蕭楠是弟弟葉洛辰親自求娶的未來雙修道侶,也就是自家人了,現在弟弟不再,他身為長兄和葉家少主,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做逃兵,把弟媳扔在這裡的,能爭取這兩人自願留下也好,就是他們不願意,他也會想辦法讓他們留下來,蘇家如今還太過弱小,和田家那個屹立幾千年的一流家族根本無法相提並論,雖然他也給家族中的長輩發了求救符,要是沒有自己這個少主在這裡,也不見得對蕭楠有所幫襯,那田家人要是講理的還好,要是攤上不講理的,把所有的過錯都推到蕭楠身上,一個護送不利的罪名,就夠剛剛有些起色的蘇家吃一壺的了,他們這些人留下來作證,到時候田家人自然會把怒火轉移到那罪魁禍首的殭屍身上,好在這羅海是個有情義的,自願留下來報仇,如今就不知道雲尚謹作何選擇了?

雲尚謹確實沒有打算留下來,雲家也就只有雲尚陽和蕭楠有舊,他本身和蕭楠卻是第一次見面,為了一個無甚關係,又是第一次見面的人犯險,確實不是他一直以來的做事風格,羅海打算留下來報仇,再看葉洛楓的樣子,雖沒有言語,但蕭楠畢竟算是他的弟妹,兩人結識已久,葉洛楓又一向護犢子的很,哪裡能看著他「葉家人」陷入危境而不管不問,自是留下來不願意離開的,要是自己獨自離開的話,誰知道路上會不會碰到亂逛的殭屍,不安全不說,要是到時候只有他一人脫險的話,還容易留下話柄……怎麼算都不划算,想這麼多也只是一瞬的事情,在別人看來只是思慮了一下而已,迎面對向葉洛楓詢問的目光,大義凜然的道:「你們都不願意離開,我雲尚謹自然不會獨自逃生,更何況蕭仙子大義,也是為了救人陷入危境,謹雖實力不高,不如仙子神通廣大,但也願在此時留下來助蕭仙子一臂之力,能殺了那殭屍為田兄報仇最好,即使我等不敵,也能為長輩們拖延些許時間。」既然已經別無選擇,下定了決心留下,就不妨在把話說得好聽一些。

葉洛楓微不可察的撇了撇嘴,雲尚謹還是一如既往的「大義凜然」啊!三大家族相互扶持、關係親密,家中小輩們更是自幼相交,對於雲尚謹這個與自己年齡相當的同齡人,葉洛楓自然無比熟悉,看著羅海滿眼的感激之情,不覺得搖頭嘆息:真是太單純了!

不是自家的孩子,葉洛楓也懶得關注,看著蕭楠艱難的躲避著殭屍的攻擊,一次次的險象環生,也不知道能夠撐多久,逐摒除雜念按下心來布置陣法,雲尚謹和羅海二人也沒有閑著,一個拿出本命法寶上前拚命,另一個則是遊離在那殭屍的四周,不斷的扔出一張張符咒偷襲,為蕭楠爭取一點喘息的時間。

蕭楠再開口讓三人離開以後,就主動纏住了那殭屍,雖然在打鬥過程中,一直沒有放鬆警惕,但是在面對那藍眼殭屍的時候,因為有著眾多的底牌在手,與那隻能靠著自身的強硬和一雙利爪的殭屍相比,她自大的以為就算是不敵,至少自保那是綽綽有餘的,直到數次與死神近距離接觸,才真正的體會到可謂真正高階修士與低一階修士之間的雲泥之別,以前仗著瞬移神通和混沌之氣,沒少做越級挑戰擊殺比自己修為高的修士,以前還不覺得怎樣,如今對上與自己有相同神通的殭屍,這一路上可謂是被這殭屍壓著打了,要不是還有混沌之氣這麼個底牌撐著,早就不知死幾個來回了。

兩人交手的時間不長,蕭楠更是完全靠著覆蓋住全身的混沌之氣,在與殭屍打鬥的過程中,每一次的接觸都被混沌之氣腐蝕掉一塊皮肉,這殭屍的身體經過煞氣的滋養和淬鍊,整個身體的硬度就是寶器也不一定破的開,現在只是一接觸到蕭楠的身體,就看著身體的一部分化為了一陣青煙消散,就是現在身體已經感覺不到痛楚,可是既然覺醒了生時人類的記憶,同樣也會有人類的恐懼等負面情緒,在這種心理暗示下因而產生了畏懼,下手的時候難免畏手畏腳,這才讓蕭楠有了一絲喘息的時間。

混沌之氣雖然好用,但是蕭楠畢竟只是個金丹修士,丹田內儲存的靈力有限,時間一長,待使體內的混沌之氣耗盡之前還不能逃脫的話,那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如果是別人還好,可是面對的偏偏是比她本身修為要高,瞬移神通使用和領悟都更加熟練的藍眼殭屍,就是跑都不一定跑得掉。

「碰……」的一聲,蕭楠緊趕慢趕,不停地在空間節點上跳躍,還是沒躲過那藍眼殭屍的追趕,一掌拍在肩膀上,掌風擊散了護身的混沌之氣,整個身子都飛了出去,身體狠狠地砸到地面上,煞氣入體,不停的在經脈中衝擊,頓時感覺五臟六腑都移了位,一股腥甜從口中湧出。

羅海正好趕來,看到蕭楠倒地不起,對著從空間顯露出身影的殭屍就是一擊殺招,藍眼殭屍看也不看的就用身體抵擋,拼盡全力的一招竟然沒有傷到那殭屍絲毫,緊接而來的雲尚謹扔出五張六階符錄,也不管有沒有傷到那藍眼殭屍,扔完了就向另一邊跑去,逃跑的同時不忘招呼還處於沒有傷到殭屍震驚的羅海,腳步急轉、伸手一拉,把還躺在地上的蕭楠也一併帶走。五張六階符籙的威力不容小覷,雲尚謹用盡全力飛奔,三人還是被身後巨大的爆炸引起的衝力震得撲到在地。

蕭楠先前讓三人先走,其中當然也有自己的小算計,雖有意保下他三人的性命,留下自己一人應付這危境,也是在無意間看到羅海發出求救符以後,蕭楠這一次救人,不知道為什麼一直都很不安,修士對於這種關於自身安危的玄妙感覺都很敏感,如今低階修士都被救走了,在眾多世家和大宗門面前,為蘇家狠狠地刷了一把存在感,目的已經達到了,留下來的金丹修士也都是身經百戰之輩,殺敵自然不成,但是眾人聚在一起自保綽綽有餘,於是就心生了退意,而田盛的死和藍眼殭屍的出現,則是為了接下來的退出提供了一個正當的理由。

蕭楠原本只想著撐到高階修士來到,卻沒有想到他們三人根本就沒有離開,更是高估了自己的實力,好在最後關頭化危為安,不然蕭楠為了活命,恐怕真的要躲到空間里去了,這裡可是高手雲集的酆都城,要是被人發現的話,想想都不由得生出一身冷汗。

蕭楠從來都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不願欠人人情,察覺到身後的空間波動,來不及多想,大喝一聲:「小心身後。」雙手使勁把身邊的兩人扔了出去,自己則是順著慣性在地上翻滾,利爪緊貼的蕭楠的後背落在地上,留下五道深深的抓痕,霓裳青羽衣更是生生被扯掉了一塊。

第二百六十三章:

「啊……」一聲慘叫從背後傳來。

「田師兄…….」羅海驚呼出聲,趕緊飛身上前提刀攔住了殭屍下落的另一隻利爪,只聽見砰的一聲,刀鋒和利爪相撞在一起,激起一道火花,然後整個人都倒飛了出去,直到飛出三十米才落下來,胸中激蕩下吐出一口淤血。

蕭楠回頭一看,被看到的情形驚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原來那殭屍擊殺葉洛楓不成,竟然避開蕭楠,直接瞬移到蕭楠身後,對著落後一步的兩名青雲宗弟子下手,就見青雲宗兩人中的一名弟子直接被殭屍擊飛,另一名則已經被殭屍的利爪攔腰截成了兩截,只是人還沒有立即死去,主人的上半身被鮮血侵染,渾身上下的血跡已經看不清楚主人的原來面目,身子下意識的不斷掙扎著往後挪動,殷紅的鮮血一下子就染紅了身下的一片土地,下半身遺留在原地不停地痙攣抽搐著,抽搐了一會,才疼痛的死去。那藍眼殭屍伸出猩紅的舌頭慵懶的舔舐著手指上沾染著的鮮血,嘴裡咯嘣咯嘣的咀嚼著從田盛腹部掏出的金丹,眼神挑釁的看向蕭楠,這個與自己相同神通的人類。

「你們幾個先聚在一起別分開,小心防護,看看四周有沒有熟悉能進去躲躲的商鋪,有機會的話,就先離開,我先去會會他。為你們爭取點時間,路上注意著點,千萬別把殭屍帶過去了。」南宮家的駐地雖然安全,但現在已經容納了太多的低階修士,要是他們不管不顧的過去,再把殭屍也引過去的話,南宮家也將成為另一個拍賣場,只有被毀滅的份,還不如令找一個地方安身,說完自己就沖著那殭屍飛身而去,與他纏鬥在了一起。

「你們怎麼看?」葉洛楓出聲問道。

「我已經給田家長老發了傳訊符,這裡離中心不遠,援兵很快就能趕到,與其不知前路的獨自逃走,我們不如先幫蕭仙子對付那殭屍。」羅海所在的羅家和田家乃是姻親,兩人自幼一塊長大,感情比之親生兄弟也不差,如今田盛被殺,援兵即將趕來,就算礙於自身的實力不能親報此仇,也要親眼看著兇手被懲才甘心。

葉洛楓又看向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出聲的雲尚謹,心中則是暗自思量:蕭楠是弟弟葉洛辰親自求娶的未來雙修道侶,也就是自家人了,現在弟弟不再,他身為長兄和葉家少主,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做逃兵,把弟媳扔在這裡的,能爭取這兩人自願留下也好,就是他們不願意,他也會想辦法讓他們留下來,蘇家如今還太過弱小,和田家那個屹立幾千年的一流家族根本無法相提並論,雖然他也給家族中的長輩發了求救符,要是沒有自己這個少主在這裡,也不見得對蕭楠有所幫襯,那田家人要是講理的還好,要是攤上不講理的,把所有的過錯都推到蕭楠身上,一個護送不利的罪名,就夠剛剛有些起色的蘇家吃一壺的了,他們這些人留下來作證,到時候田家人自然會把怒火轉移到那罪魁禍首的殭屍身上,好在這羅海是個有情義的,自願留下來報仇,如今就不知道雲尚謹作何選擇了?

雲尚謹確實沒有打算留下來,雲家也就只有雲尚陽和蕭楠有舊,他本身和蕭楠卻是第一次見面,為了一個無甚關係,又是第一次見面的人犯險,確實不是他一直以來的做事風格,羅海打算留下來報仇,再看葉洛楓的樣子,雖沒有言語,但蕭楠畢竟算是他的弟妹,兩人結識已久,葉洛楓又一向護犢子的很,哪裡能看著他「葉家人」陷入危境而不管不問,自是留下來不願意離開的,要是自己獨自離開的話,誰知道路上會不會碰到亂逛的殭屍,不安全不說,要是到時候只有他一人脫險的話,還容易留下話柄……怎麼算都不划算,想這麼多也只是一瞬的事情,在別人看來只是思慮了一下而已,迎面對向葉洛楓詢問的目光,大義凜然的道:「你們都不願意離開,我雲尚謹自然不會獨自逃生,更何況蕭仙子大義,也是為了救人陷入危境,謹雖實力不高,不如仙子神通廣大,但也願在此時留下來助蕭仙子一臂之力,能殺了那殭屍為田兄報仇最好,即使我等不敵,也能為長輩們拖延些許時間。」既然已經別無選擇,下定了決心留下,就不妨在把話說得好聽一些。

葉洛楓微不可察的撇了撇嘴,雲尚謹還是一如既往的「大義凜然」啊!三大家族相互扶持、關係親密,家中小輩們更是自幼相交,對於雲尚謹這個與自己年齡相當的同齡人,葉洛楓自然無比熟悉,看著羅海滿眼的感激之情,不覺得搖頭嘆息:真是太單純了!

不是自家的孩子,葉洛楓也懶得關注,看著蕭楠艱難的躲避著殭屍的攻擊,一次次的險象環生,也不知道能夠撐多久,逐摒除雜念按下心來布置陣法,雲尚謹和羅海二人也沒有閑著,一個拿出本命法寶上前拚命,另一個則是遊離在那殭屍的四周,不斷的扔出一張張符咒偷襲,為蕭楠爭取一點喘息的時間。

蕭楠再開口讓三人離開以後,就主動纏住了那殭屍,雖然在打鬥過程中,一直沒有放鬆警惕,但是在面對那藍眼殭屍的時候,因為有著眾多的底牌在手,與那隻能靠著自身的強硬和一雙利爪的殭屍相比,她自大的以為就算是不敵,至少自保那是綽綽有餘的,直到數次與死神近距離接觸,才真正的體會到可謂真正高階修士與低一階修士之間的雲泥之別,以前仗著瞬移神通和混沌之氣,沒少做越級挑戰擊殺比自己修為高的修士,以前還不覺得怎樣,如今對上與自己有相同神通的殭屍,這一路上可謂是被這殭屍壓著打了,要不是還有混沌之氣這麼個底牌撐著,早就不知死幾個來回了。

兩人交手的時間不長,蕭楠更是完全靠著覆蓋住全身的混沌之氣,在與殭屍打鬥的過程中,每一次的接觸都被混沌之氣腐蝕掉一塊皮肉,這殭屍的身體經過煞氣的滋養和淬鍊,整個身體的硬度就是寶器也不一定破的開,現在只是一接觸到蕭楠的身體,就看著身體的一部分化為了一陣青煙消散,就是現在身體已經感覺不到痛楚,可是既然覺醒了生時人類的記憶,同樣也會有人類的恐懼等負面情緒,在這種心理暗示下因而產生了畏懼,下手的時候難免畏手畏腳,這才讓蕭楠有了一絲喘息的時間。

混沌之氣雖然好用,但是蕭楠畢竟只是個金丹修士,丹田內儲存的靈力有限,時間一長,待使體內的混沌之氣耗盡之前還不能逃脫的話,那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如果是別人還好,可是面對的偏偏是比她本身修為要高,瞬移神通使用和領悟都更加熟練的藍眼殭屍,就是跑都不一定跑得掉。

「碰……」的一聲,蕭楠緊趕慢趕,不停地在空間節點上跳躍,還是沒躲過那藍眼殭屍的追趕,一掌拍在肩膀上,掌風擊散了護身的混沌之氣,整個身子都飛了出去,身體狠狠地砸到地面上,煞氣入體,不停的在經脈中衝擊,頓時感覺五臟六腑都移了位,一股腥甜從口中湧出。

羅海正好趕來,看到蕭楠倒地不起,對著從空間顯露出身影的殭屍就是一擊殺招,藍眼殭屍看也不看的就用身體抵擋,拼盡全力的一招竟然沒有傷到那殭屍絲毫,緊接而來的雲尚謹扔出五張六階符錄,也不管有沒有傷到那藍眼殭屍,扔完了就向另一邊跑去,逃跑的同時不忘招呼還處於沒有傷到殭屍震驚的羅海,腳步急轉、伸手一拉,把還躺在地上的蕭楠也一併帶走。五張六階符籙的威力不容小覷,雲尚謹用盡全力飛奔,三人還是被身後巨大的爆炸引起的衝力震得撲到在地。

蕭楠先前讓三人先走,其中當然也有自己的小算計,雖有意保下他三人的性命,留下自己一人應付這危境,也是在無意間看到羅海發出求救符以後,蕭楠這一次救人,不知道為什麼一直都很不安,修士對於這種關於自身安危的玄妙感覺都很敏感,如今低階修士都被救走了,在眾多世家和大宗門面前,為蘇家狠狠地刷了一把存在感,目的已經達到了,留下來的金丹修士也都是身經百戰之輩,殺敵自然不成,但是眾人聚在一起自保綽綽有餘,於是就心生了退意,而田盛的死和藍眼殭屍的出現,則是為了接下來的退出提供了一個正當的理由。

蕭楠原本只想著撐到高階修士來到,卻沒有想到他們三人根本就沒有離開,更是高估了自己的實力,好在最後關頭化危為安,不然蕭楠為了活命,恐怕真的要躲到空間里去了,這裡可是高手雲集的酆都城,要是被人發現的話,想想都不由得生出一身冷汗。

蕭楠從來都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不願欠人人情,察覺到身後的空間波動,來不及多想,大喝一聲:「小心身後。」雙手使勁把身邊的兩人扔了出去,自己則是順著慣性在地上翻滾,利爪緊貼的蕭楠的後背落在地上,留下五道深深的抓痕,霓裳青羽衣更是生生被扯掉了一塊。 林柔很明顯哭過,眼角邊上閃着淚痕,她嬌軀抖動,顯然是在壓抑着自己的痛苦,“小凡,你真的不要我了嗎?你不愛我了?”

張小凡冷冷手:“林柔,我們原本就沒在一起過,我承認,我對你產生過好感,但是現在我們已經結束了。”

林柔嬌軀一顫,突然,她眼中閃過一絲冰冷,這眼神不要說張小凡,就是蘇倩倩也從來沒有見過。

不過這道眼神轉瞬即逝,林柔顫抖着說:“以前的我,不是自願的,你就不能,原諒我麼?”

張小凡雖然有些奇怪,但一想到那一次宋風這樣說自己,林柔也無動於衷,他氣不打一處來,冷冷說:“算了,我們結束了。”

說完,就要拉着蘇倩倩走。

林柔看着兩人背影,喊道:“小凡,你是我的,永遠是……”

她此刻可愛的臉上滿是淚水,彷彿失去了什麼最重要的東西一般,她走在回去的路上,路過一個小巷子,幾個打扮的流裏流氣的小流氓看到林柔一個人,走了過去。

“喲呵,小妞一個人啊。”

“喲喲,你們看,都哭了呢,是不是男朋友不要你啊,嘿嘿,哥要。”

“別哭,哥哥家就在前面,哥疼你,帶你回家。”

幾個小流氓走了過去,林柔眼中一片冰冷,她喃喃說:“張小凡不要我了,但是我會讓他再次喜歡上我,這之前,我要努力變強,我要變得強大……我要好好活着,打扮自己。”

她突然擡頭,看着這幾個小流氓,突然,她笑了:“我只有變得強大了,才能保護好小凡,你們這些人渣,就去死吧!”

她話音剛落,整個人突然變得冷了下來,空氣中彷彿凝結出了細密冰霜,幾個小流氓連反應都沒反應過來,便被紛紛凍僵,林柔精神力微微一震,這些人化成一個個細密冰霜,死的不能再死。

“雖然不知道你賦予了我什麼力量,但是這種力量的感覺,真的很好。”

林柔喃喃着說,她拿出一個玉佩,玉佩呈現黑色,只有大拇指大小,上面刻畫了一個古代女子的形象,此時的女子彷彿正對着林柔笑,空氣中突然飄出一縷灰色的霧氣,隨後被玉佩整個吸收。

“林柔,好好變強,只有變強,才能搶到你心愛的人,至於其他人,都該殺……”玉佩說着話,再次沉睡了回去。

林柔捏緊了玉佩,喃喃說:“對,說得對,我要變強,回去之後是該兌換體質了,兌換什麼好呢?就兌換那種變得性感的吧,只有這樣,張小凡才會更加愛我……”

此時張小凡拉着蘇倩倩偷偷來到自己宿舍,蘇倩倩扭捏說:“你說給我看什麼啊?”

張小凡笑嘻嘻說:“給你看好看的。”說着話,回身把門一關,突然抱着蘇倩倩就親。

蘇倩倩這才知道張小凡想幹嘛,頓時羞怒不已,想掙脫卻又掙脫不了,最後也是被惹得慾火焚身,就在兩人馬上要血戰沙場的時候,電話又響了。

曹,這是要掀桌子的啊。

張小凡氣憤的拿起手機,曹,還特麼不是自己的手機。

“是我的。”蘇倩倩歉意的說,她捋了捋自己凌亂的衣服,翻開手機一看,皺眉說:“是湯有才他們,他們問我要不要去西田賓館。”

之前蘇倩倩就和張小凡說過,此次連她在內,一共有六人要進入那個賓館抓鬼。

而那個賓館,就是之前馬瑩給他們看鬧鬼視頻的賓館。

張小凡皺眉說:“你把之前馬瑩給你的視頻給他們看了吧?”

蘇倩倩點點頭,說:“視頻給他們發過去了,他們雖然很害怕,但是沒辦法,這個任務必須完成。”

說完,她嘆了一口氣,站起來說:“我必須和他們一起完成,所以此次我必須要去了,你等我回來。”

張小凡突然拉住她手說:“我和你一起。”

“可是危險。”

“我未來老婆馬上要去那麼危險的地方了,我怎麼放心讓你去?”張小凡不容置疑的說,隨即湊過去小聲說:“等把你的任務完成了,我們就繼續我們剛纔的任務。”

蘇倩倩臉騰地紅了,低着頭不敢說話,顯然默認了。

張小凡欣喜不已,暗道自己的春天就要到來。

兩人來到西田賓館門口,來的時候,兩人在網上搜索過這個賓館,這可以說是一個有年頭的賓館了,建造了十來年的時間,在以前,這家賓館是數一數二的大賓館,不過隨着社會的進步,越來越豪華的賓館層出不窮,因此這家賓館慢慢沒落。

現在這家賓館只能算是小賓館,而隨着鬧鬼事件的發生,去住的人也越來越少,不過還是有不知情的住進去,也因此,在這家賓館附近意外死亡的人很多。

“你們終於來了。”湯有才走了上來,他掃了一眼小凡,說:“咦,你也來了。”

“倩倩是我女朋友,我陪她一起。”

湯有才神色一喜,“太好了。”對他們來說,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再說,張小凡的聰明才智和膽量他們之前看在眼裏,因此對於他的到來都很歡迎。

張小凡掃了一眼這些人,除了湯有才,沒想到黃凱健也在裏面,看來這小子也抽到了這個任務。

另外三人是徐嬌嬌,副班長沈峯幸和大胖妞張花。

沈峯幸一如既往的打着官腔,他來到張小凡面前,推了推眼鏡掃了一眼蘇倩倩,掩飾眼中的妒意,說:“小凡,你能來真是太好了。”

張小凡說應該的,應該的。

他對這個副班長沒什麼好感,原因是沈峯幸太會見風使舵了,以前的時候,就沒少拍老師馬屁,同學中間,對宋風,慕容風,王虎最害怕,對其他學生則是一副領導的模樣,很讓他不喜。

“少說點廢話吧,這一次任務危險,趁太陽還烈,我們進去觀察一番,等弄清鬼的弱點,我們在購買針對性的東西。”

這時候,一旁的胖妞張花說話了,她摟着周立平,自從上次她爲了完成任務,睡了周立平之後,周立平一直跟着她。

“那好吧,事不宜遲,我們趕緊進去吧。”蘇倩倩說。 ?第二百六十四章:

藍眼殭屍沒有理會兩人,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蕭楠身上,見她躲過自己的攻擊,再次欺身而上,招招攻向要害,蕭楠無法起身抵擋,只得在地上翻滾躲避,狼狽異常。

羅海見那殭屍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蕭楠身上,此刻後門沒有防禦,雙手翻飛掐訣,一道小型旋風平地而起,旋風越來越大,很快就形成一個大漩渦,羅海拿著本命法寶直接跳入漩渦之中,控制著漩渦向殭屍飛去。

蕭楠先前一心想除掉藍眼殭屍,除了本身是處於對立關係以外,這樣的人神出鬼沒太過詭異,實在是讓人防不勝防,除了想幫他們幾個脫身,不給蘇家引來禍端以外,最主要的是她在那藍眼殭屍的眼裡看到了嗜血的殺意和勢在必得,這樣的人一旦發現結了仇,為了日後的安穩日子,不得不除之而後快,那藍眼殭屍此刻和先前蕭楠的想法一樣,完全不顧及身旁兩人的攻擊,只一心殺了蕭楠,那颶風雖看著氣勢宏大,但在已經淬鍊的如同「銅皮鐵骨」的殭屍面前,就算是他站著不動,也只是在身上留下一點傷痕,連重傷都不至於,因此完全不與理會。

颶風越來越近,羅海的殺意完全不遮攔的釋放,風刃還沒有完全接近藍眼殭屍,就見藍眼殭屍身處利爪攔腰一抓,那颶風旋轉著從中間折成兩截,幸好羅海看情況不妙,早一步撤離,這才沒有步田盛的後路。

藍眼殭屍剛想追擊,把這個一直在身邊偷襲之人打殺了事,雲尚謹飛身上前撒出一把符咒,雙手翻飛掐訣,漂浮在半空中的符咒形成一個簡單的符陣,把藍眼殭屍困在中央,符陣的威力還沒見完全發揮,就被困在裡面的藍眼殭屍伸手一抓,「刺啦」一聲,撕開了一道口子,雲尚謹見事不妙,大喝一聲:「爆。」剩餘符咒一陣靈光閃動,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嘎嘎嘎…….不自量力的小輩,就憑這點力量,還不夠給爺爺掃痒痒的。」嗓音如打磨的砂紙一般沙啞,卻透著一股血腥氣,一步一步的從符咒爆炸揚起的塵埃中走出來,除了身上的衣物有些需破損以外,那些符咒根本就沒有造成多大的損害。

蕭楠的混元太極劍一分為七,組成七殺絕陣向著藍眼殭屍移動,劍陣時不時的碰觸到殭屍的利爪,兩者之間展開一場廝殺,就像是蕭楠曾經能在高階修士手下躲過次次危機一樣,藍眼殭屍的身體雖不如生前靈活,運用其瞬移神通也只是比金丹期的蕭楠快上那麼一點,在這劍陣中總能在最後關頭脫險,甚至是還能反擊一二,很快蕭楠的七殺劍陣就被藍眼殭屍暴力破除,本命法寶分化出的七柄劍,其中的火屬性劍身更是被那利爪蹦了個缺口,本命法寶受損,身為心神相連的主人,蕭楠次下也受了不小的創傷。

眼看著蕭楠就要喪命與利爪之下,這一路上都是靠著蕭楠才得以保命,要是這一爪要了蕭楠的命,兩人也難以逃脫,看著葉洛楓的陣法已經接近尾聲,兩人趕緊飛身上前阻攔,好為蕭楠爭取一二,偏偏兩人的修為太低,唯一能給殭屍造成損傷的符錄怕傷及無辜,也不能大膽的使用,只得在一旁拿著本命法寶在自保的情況之下,擾亂殭屍的攻擊,邊戰邊退,並且把人往葉落風所在的地方引去。

蕭楠顧不的身上有傷,抓緊時間狼狽的快速後退,藍眼殭屍已經鎖定了攻擊目標,哪裡能輕易地讓她躲過去?見雲尚謹二人的攻擊對他造成的傷害不大,為了殺死蕭楠,也就顧不得抵擋這些只能造成輕傷的攻擊了,眼看蕭楠就要命喪利爪之下,突然橫空出現一把利劍,帶著無盡的殺意襲來,「當」的一聲撞擊到利爪之上,藍眼殭屍猝不及防下被利劍撞擊的倒退三米才停下,劍身上帶著的雷電之力更是把藍眼殭屍電的焦黑。

只見眼前一片白影飄過,再看時,原先摔倒在地上受死的蕭楠被一名修為高深、長相俊美的男子抱在懷裡,身子微側,把懷中之人護得滴水不漏,此刻正一臉警惕的看著自己,手中握著剛才偷襲自己的利劍,劍身上纏繞著一層紫色雷電噼啪作響,此時渾身戰意濃厚,像是一有異動,隨時都上前拚命一般。

不好,這是援兵到了,好在這人和自己的修為相當,雖然那一劍威力不凡,劍體本身更是難得的神兵利器,對戰鬥力有加持作用,但想到自己的神通,也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雙方各有所長,還不知道最後鹿死誰手呢?想到這裡,不禁有些躍躍欲試。

來人正是葉洛辰,他一看到大哥葉洛楓發來的獨屬葉家嫡系弟子的求救符,立馬把對手扔下,用最快的速度趕了過來,來的時候正看到蕭楠險些丟了性命的一幕,而自己離它所在的方向還有一段距離,這次不得不先出劍,用毀天滅地的殺意把藍眼殭屍吸引過來,這才把蕭楠救了回來,直到把人緊緊地擁入懷中,這才讓機會停掉跳動的心臟再次跳動,感覺到懷裡的香軟的身軀,這才有種自己還活著的感覺。

要不是顧著懷裡的人而受了重傷,葉洛辰怎麼可能一擊就收手,恨不得親手把那藍眼殭屍碎屍萬段,不過……譏諷的看了眼躍躍欲試,一臉防備、隨時都可能發動攻擊的藍眼殭屍一眼,就不再理會,轉身專心為懷中的人兒療傷。

「找死。」藍眼殭屍怒不可揭,這是被這小子給無視了吧!身為上古時期參加過仙魔大戰中的一員,靠著自身領悟的瞬移神通,想當年也是一方巨擎(雖然地方偏僻了點),就是在化神尊者手裡也能安然而退,依著自身的資質,要不是發生了後來的事情,早就飛升成為仙界一員了,就這樣被無視了!!!這口氣怎能忍???

也不知是不是受了煞氣的影響,就算是覺醒了前世的記憶,也沒有了當年作為人時的溫和,留下來的只是暴躁和殺戮,藍眼殭屍越想越是氣忿,要不是最後被陣法困在這幽冥鬼域,生生的被煞氣侵蝕成了這般模樣,成為了殭屍提升更加困難,需要不斷的吞噬修士靈力滋養過的血肉,可是曾經身為人類的一員,同類相殘可以做到,吞噬同類血肉,就是現在想想也覺得噁心,這才經歷了數萬年之久,也只是艱難的從金丹後期提升了一層修為到元嬰中期,當年修為不如自己的低階修士,如今早已靠著吞噬修士的靈肉,成為了碾壓自己的存在,這才倍受刺激,忍著噁心開始獵殺人修,結果剛嘗了點甜頭,就得知一行人成了瓮中之鱉,只能做最後的垂死掙扎,藍眼殭屍想著自己這一生可謂是悲劇重生,如今奉命前來阻殺與自己有相同天賦的修士等人,抱著能殺一個夠本,殺多了就賺到了的想法,尤其是一直以來都是碾壓著蕭楠等一行人,再者,同階殭屍也比人類修士甚至是妖修要厲害的多,那裡容許一個註定要被自己碾壓的人無視自己?

藍眼殭屍五爪成鉤,尖長鋒利的指甲泛著幽青的冷光,隨時準備收割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向著葉洛辰和蕭楠所在之地攻去,只見兩人躲都不躲,只是一臉的譏笑和嘲諷,緊隨著身後傳來輕微的破空之聲,這是又有人不知羞恥的在偷襲?這般想著,身體則快速回身抵擋,曾經堅硬的連五階符咒河源英氣真菌的攻擊都不能傷其分毫的手掌一下被穿了個透徹,就這也只是抵擋了一下,在藍眼殭屍驚恐、不可置信的目光下,劍身透過手掌刺中心臟,只見握劍的人手腕一抖,整個身軀就這樣平整的一切為二。

「見過涪渠尊者。」葉洛辰半抱著蕭楠想來著行禮問好。

「見過涪渠尊者。」葉洛楓和雲尚謹緊隨其後開口。

「見過涪渠師祖。」羅海心中不由得一陣苦澀,面對知道自己和田盛複雜關係的這個長輩,羅海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此刻的心情,如果他能來的早一點的話,田盛是不是就能夠活下來?自己也不用那麼悔恨了?對,不光是內疚還有無盡的悔恨,在田盛幕然開口向他表白了以後,羅海只覺得不可思議,兩個男子怎能相戀?

兩人的關心一向最是親密,在他開了口以後,本想老死不相往來,可是在自己單方面疏離以後,被親友問起兩人的關係是不是出現變故時,想起每一次見面時田盛暗淡的眼神,心中卻莫名發虛,當時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不能讓人察覺出來田盛對自己產生的旖旎念頭,一次次的躲避,不但沒能把人推得更遠,反而更加難捨,到最後更是卻沒有發現原來自己早已動了情,眾人皆看到是田盛在遇到攻擊以後,自己飛身上前搭救,卻沒有人看到,如果不是田盛先發現了危險,把自己推了出去,或許現在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了。

是男人又能怎麼樣呢?有這樣一個為了自己連性命都不顧的人陪伴著,不是比單了一輩子,成天活在算計中的人幸運得多了?可是自己明白的太晚,永遠失去了那個資格,這是不是世俗界的凡人口中說的報應呢?得到時不知道珍惜,失去是追悔莫及。

涪渠尊者雙眸平靜無波,看著四人一身狼狽,尤其是親自與兇手交手,估算了一下對方的實力,看著這群人中實力最強的蕭楠,如今被傷的連站立都需要葉洛辰幫扶,尤其是羅海躲閃的眼神,也就歇了再追問下去的**,田盛雖然是田家不可多得的天才,可是太過重情,如果這份情是對女子的話,或許會換個好聽點的名聲,可是他這份情卻給了個男子,實在是……罷了罷了,人死如燈滅,如今仇人已死,就讓這些都隨風消散了吧!

涪渠尊者走到田盛的屍體前,只見彈出一簇火苗,屍體就燃燒了起來,伸手攔住了並止住了衝過來的羅海,待身體燃燒殆盡或為一堆灰燼,這才取出一個罈子,伸手往地面上一點,把骨灰裝進罈子以後,轉身離去。

作者有話要說:先說明一下,飛羽並不是歧視同性戀,只是覺得在開放的現代,還有很多的人接受不了同性戀,有的甚至是歧視,在重視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的封建古代,男男相戀更加讓當時的人,尤其是期盼家族子嗣興旺的大家長難以接受,所以大家勿噴啊!

第二百六十四章:

藍眼殭屍沒有理會兩人,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蕭楠身上,見她躲過自己的攻擊,再次欺身而上,招招攻向要害,蕭楠無法起身抵擋,只得在地上翻滾躲避,狼狽異常。

羅海見那殭屍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蕭楠身上,此刻後門沒有防禦,雙手翻飛掐訣,一道小型旋風平地而起,旋風越來越大,很快就形成一個大漩渦,羅海拿著本命法寶直接跳入漩渦之中,控制著漩渦向殭屍飛去。

蕭楠先前一心想除掉藍眼殭屍,除了本身是處於對立關係以外,這樣的人神出鬼沒太過詭異,實在是讓人防不勝防,除了想幫他們幾個脫身,不給蘇家引來禍端以外,最主要的是她在那藍眼殭屍的眼裡看到了嗜血的殺意和勢在必得,這樣的人一旦發現結了仇,為了日後的安穩日子,不得不除之而後快,那藍眼殭屍此刻和先前蕭楠的想法一樣,完全不顧及身旁兩人的攻擊,只一心殺了蕭楠,那颶風雖看著氣勢宏大,但在已經淬鍊的如同「銅皮鐵骨」的殭屍面前,就算是他站著不動,也只是在身上留下一點傷痕,連重傷都不至於,因此完全不與理會。

颶風越來越近,羅海的殺意完全不遮攔的釋放,風刃還沒有完全接近藍眼殭屍,就見藍眼殭屍身處利爪攔腰一抓,那颶風旋轉著從中間折成兩截,幸好羅海看情況不妙,早一步撤離,這才沒有步田盛的後路。

藍眼殭屍剛想追擊,把這個一直在身邊偷襲之人打殺了事,雲尚謹飛身上前撒出一把符咒,雙手翻飛掐訣,漂浮在半空中的符咒形成一個簡單的符陣,把藍眼殭屍困在中央,符陣的威力還沒見完全發揮,就被困在裡面的藍眼殭屍伸手一抓,「刺啦」一聲,撕開了一道口子,雲尚謹見事不妙,大喝一聲:「爆。」剩餘符咒一陣靈光閃動,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嘎嘎嘎…….不自量力的小輩,就憑這點力量,還不夠給爺爺掃痒痒的。」嗓音如打磨的砂紙一般沙啞,卻透著一股血腥氣,一步一步的從符咒爆炸揚起的塵埃中走出來,除了身上的衣物有些需破損以外,那些符咒根本就沒有造成多大的損害。

蕭楠的混元太極劍一分為七,組成七殺絕陣向著藍眼殭屍移動,劍陣時不時的碰觸到殭屍的利爪,兩者之間展開一場廝殺,就像是蕭楠曾經能在高階修士手下躲過次次危機一樣,藍眼殭屍的身體雖不如生前靈活,運用其瞬移神通也只是比金丹期的蕭楠快上那麼一點,在這劍陣中總能在最後關頭脫險,甚至是還能反擊一二,很快蕭楠的七殺劍陣就被藍眼殭屍暴力破除,本命法寶分化出的七柄劍,其中的火屬性劍身更是被那利爪蹦了個缺口,本命法寶受損,身為心神相連的主人,蕭楠次下也受了不小的創傷。

眼看著蕭楠就要喪命與利爪之下,這一路上都是靠著蕭楠才得以保命,要是這一爪要了蕭楠的命,兩人也難以逃脫,看著葉洛楓的陣法已經接近尾聲,兩人趕緊飛身上前阻攔,好為蕭楠爭取一二,偏偏兩人的修為太低,唯一能給殭屍造成損傷的符錄怕傷及無辜,也不能大膽的使用,只得在一旁拿著本命法寶在自保的情況之下,擾亂殭屍的攻擊,邊戰邊退,並且把人往葉落風所在的地方引去。

蕭楠顧不的身上有傷,抓緊時間狼狽的快速後退,藍眼殭屍已經鎖定了攻擊目標,哪裡能輕易地讓她躲過去?見雲尚謹二人的攻擊對他造成的傷害不大,為了殺死蕭楠,也就顧不得抵擋這些只能造成輕傷的攻擊了,眼看蕭楠就要命喪利爪之下,突然橫空出現一把利劍,帶著無盡的殺意襲來,「當」的一聲撞擊到利爪之上,藍眼殭屍猝不及防下被利劍撞擊的倒退三米才停下,劍身上帶著的雷電之力更是把藍眼殭屍電的焦黑。

只見眼前一片白影飄過,再看時,原先摔倒在地上受死的蕭楠被一名修為高深、長相俊美的男子抱在懷裡,身子微側,把懷中之人護得滴水不漏,此刻正一臉警惕的看著自己,手中握著剛才偷襲自己的利劍,劍身上纏繞著一層紫色雷電噼啪作響,此時渾身戰意濃厚,像是一有異動,隨時都上前拚命一般。

不好,這是援兵到了,好在這人和自己的修為相當,雖然那一劍威力不凡,劍體本身更是難得的神兵利器,對戰鬥力有加持作用,但想到自己的神通,也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雙方各有所長,還不知道最後鹿死誰手呢?想到這裡,不禁有些躍躍欲試。

來人正是葉洛辰,他一看到大哥葉洛楓發來的獨屬葉家嫡系弟子的求救符,立馬把對手扔下,用最快的速度趕了過來,來的時候正看到蕭楠險些丟了性命的一幕,而自己離它所在的方向還有一段距離,這次不得不先出劍,用毀天滅地的殺意把藍眼殭屍吸引過來,這才把蕭楠救了回來,直到把人緊緊地擁入懷中,這才讓機會停掉跳動的心臟再次跳動,感覺到懷裡的香軟的身軀,這才有種自己還活著的感覺。

要不是顧著懷裡的人而受了重傷,葉洛辰怎麼可能一擊就收手,恨不得親手把那藍眼殭屍碎屍萬段,不過……譏諷的看了眼躍躍欲試,一臉防備、隨時都可能發動攻擊的藍眼殭屍一眼,就不再理會,轉身專心為懷中的人兒療傷。

「找死。」藍眼殭屍怒不可揭,這是被這小子給無視了吧!身為上古時期參加過仙魔大戰中的一員,靠著自身領悟的瞬移神通,想當年也是一方巨擎(雖然地方偏僻了點),就是在化神尊者手裡也能安然而退,依著自身的資質,要不是發生了後來的事情,早就飛升成為仙界一員了,就這樣被無視了!!!這口氣怎能忍???

也不知是不是受了煞氣的影響,就算是覺醒了前世的記憶,也沒有了當年作為人時的溫和,留下來的只是暴躁和殺戮,藍眼殭屍越想越是氣忿,要不是最後被陣法困在這幽冥鬼域,生生的被煞氣侵蝕成了這般模樣,成為了殭屍提升更加困難,需要不斷的吞噬修士靈力滋養過的血肉,可是曾經身為人類的一員,同類相殘可以做到,吞噬同類血肉,就是現在想想也覺得噁心,這才經歷了數萬年之久,也只是艱難的從金丹後期提升了一層修為到元嬰中期,當年修為不如自己的低階修士,如今早已靠著吞噬修士的靈肉,成為了碾壓自己的存在,這才倍受刺激,忍著噁心開始獵殺人修,結果剛嘗了點甜頭,就得知一行人成了瓮中之鱉,只能做最後的垂死掙扎,藍眼殭屍想著自己這一生可謂是悲劇重生,如今奉命前來阻殺與自己有相同天賦的修士等人,抱著能殺一個夠本,殺多了就賺到了的想法,尤其是一直以來都是碾壓著蕭楠等一行人,再者,同階殭屍也比人類修士甚至是妖修要厲害的多,那裡容許一個註定要被自己碾壓的人無視自己?

藍眼殭屍五爪成鉤,尖長鋒利的指甲泛著幽青的冷光,隨時準備收割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向著葉洛辰和蕭楠所在之地攻去,只見兩人躲都不躲,只是一臉的譏笑和嘲諷,緊隨著身後傳來輕微的破空之聲,這是又有人不知羞恥的在偷襲?這般想著,身體則快速回身抵擋,曾經堅硬的連五階符咒河源英氣真菌的攻擊都不能傷其分毫的手掌一下被穿了個透徹,就這也只是抵擋了一下,在藍眼殭屍驚恐、不可置信的目光下,劍身透過手掌刺中心臟,只見握劍的人手腕一抖,整個身軀就這樣平整的一切為二。

「見過涪渠尊者。」葉洛辰半抱著蕭楠想來著行禮問好。

「見過涪渠尊者。」葉洛楓和雲尚謹緊隨其後開口。

「見過涪渠師祖。」羅海心中不由得一陣苦澀,面對知道自己和田盛複雜關係的這個長輩,羅海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此刻的心情,如果他能來的早一點的話,田盛是不是就能夠活下來?自己也不用那麼悔恨了?對,不光是內疚還有無盡的悔恨,在田盛幕然開口向他表白了以後,羅海只覺得不可思議,兩個男子怎能相戀?

兩人的關心一向最是親密,在他開了口以後,本想老死不相往來,可是在自己單方面疏離以後,被親友問起兩人的關係是不是出現變故時,想起每一次見面時田盛暗淡的眼神,心中卻莫名發虛,當時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不能讓人察覺出來田盛對自己產生的旖旎念頭,一次次的躲避,不但沒能把人推得更遠,反而更加難捨,到最後更是卻沒有發現原來自己早已動了情,眾人皆看到是田盛在遇到攻擊以後,自己飛身上前搭救,卻沒有人看到,如果不是田盛先發現了危險,把自己推了出去,或許現在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了。

是男人又能怎麼樣呢?有這樣一個為了自己連性命都不顧的人陪伴著,不是比單了一輩子,成天活在算計中的人幸運得多了?可是自己明白的太晚,永遠失去了那個資格,這是不是世俗界的凡人口中說的報應呢?得到時不知道珍惜,失去是追悔莫及。

涪渠尊者雙眸平靜無波,看著四人一身狼狽,尤其是親自與兇手交手,估算了一下對方的實力,看著這群人中實力最強的蕭楠,如今被傷的連站立都需要葉洛辰幫扶,尤其是羅海躲閃的眼神,也就歇了再追問下去的**,田盛雖然是田家不可多得的天才,可是太過重情,如果這份情是對女子的話,或許會換個好聽點的名聲,可是他這份情卻給了個男子,實在是……罷了罷了,人死如燈滅,如今仇人已死,就讓這些都隨風消散了吧!

涪渠尊者走到田盛的屍體前,只見彈出一簇火苗,屍體就燃燒了起來,伸手攔住了並止住了衝過來的羅海,待身體燃燒殆盡或為一堆灰燼,這才取出一個罈子,伸手往地面上一點,把骨灰裝進罈子以後,轉身離去。

作者有話要說:先說明一下,飛羽並不是歧視同性戀,只是覺得在開放的現代,還有很多的人接受不了同性戀,有的甚至是歧視,在重視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的封建古代,男男相戀更加讓當時的人,尤其是期盼家族子嗣興旺的大家長難以接受,所以大家勿噴啊! “進去之前,我說一下。”沈峯幸推了推眼鏡,“經過我託人調查,這家賓館,這期間其實已經停止營業,所以我們現在進入裏面是沒什麼人的,後來我打聽到,一開始鬧鬼的地方,是在賓館的八層,因爲跳樓的人都是從八層跳下來的。”

“那看來我們要從八層調查起。”周立平說。

“啪!”張花一巴掌甩了過去,罵道:“你又不進去,插什麼嘴?”

周立平捂着臉驚恐萬狀,不敢再說話。

張花冷冷說:“真是欠教育,老孃怎麼找到你這個小白臉。”

張小凡看的樂了,這周立平看來平時沒少受欺負,真是可憐。

沈峯幸打圓場說:“好了,算了,張花你消消氣。”隨即看向衆人說:“這家賓館一共就八層,至於八層最可疑,我們就八層查起吧。”

“嗯,對,就都從八樓查吧。”湯有才也點點頭。

“由於賓館數量很多,所以我準備以兩人爲一組上去,這樣的話,效率高一點。”沈峯幸說。

“這樣會不會太危險?”張小凡說。

“都在八層,誰要是有危險,打個招呼就都知道了。”湯有才說。

衆人商議了一陣,最後決定,先一起上去,等確定沒什麼危險了,再分開。

隨後很快確定了,若是分開的話,張小凡自然和蘇倩倩一組,這一點誰都沒意見。

湯有才和黃凱健關係較好,這兩人決定一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