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就讓你們看看與宗師之間那不可逾越的鴻溝!」

羅浩天冷哼一聲,緊接著,他不願意再僵持下去,而是爆發出了真正的戰力。

僅僅是氣場剛剛爆發,哪吒,楊戩和土行孫三人便是感覺到一股壓力凌空而來,根本沒有什麼覺察,他們便是覺得自己的身軀難以動彈了。

「滾吧!」

羅浩天大笑一聲,身上的氣勢爆發出來,緊接著三人便是感覺一股無形的力量橫推而來,直接將他們給震飛了出去。

「死吧!」

羅浩天將他們震飛以後,並沒有打算饒過他們,反而是目光之中充滿了濃烈的殺意。

「嗖!」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寒芒破空而出,突兀出現在了羅浩天的面前。

羅浩天修鍊外家功夫,一手的鷹爪功更是用的出神入化。

面對突如其來的寒芒,他的臉上他沒有任何的擔憂,探手便是要抓住那道寒芒。

「嘭!」

強大的劍氣是直接將將羅浩天擊退了五六步。

這力量……哪怕是羅浩天在剛才切身體驗過後,也是有些難以置信。

自己的鷹爪可是能夠破掉鋼板的,但是現在,卻是被一道劍氣給逼退了,這要是傳出去,羅浩天覺得自己要丟人丟死了。

「前面都是讓我的兄弟們陪你玩玩!看看你個老傢伙到底什麼修為,現在看來也不過才宗師之境!」

秦穆然搖了搖頭,剛才那一劍,若不是秦穆然獨擋下來,恐怕炎黃的眾人對上他還就真的很難招架。

「是嗎?大言不慚,今天我就讓你知道宗師的厲害!」

羅浩天瞪了秦穆然一眼,隨後鷹爪功硬是朝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哼!鷹爪功,今天我就剁了你的鷹爪!」

秦穆然冷哼一聲,手持著韋武的游龍劍,便是迎了上去。

這一次,他將自己的修為壓制在了宗師之境,但是即便如此,宗師之境的秦穆然依舊可以說是同階無敵的。

「翔鷹捕兔!」

我愛你,在錦瑟華年 羅浩天一爪探出,便是有如翔鷹一般,朝著秦穆然的游龍劍廝殺了過去。

「一刀山河開!」

秦穆然赫然將手中的游龍劍當做刀一般使用,面對羅浩天這個宗師,他直接便是用出了好久沒有使用的天刀三式!

「轟!」

秦穆然一劍對準羅浩天劈了出去,滾滾劍氣爆發而出,游龍劍的劍身劇烈地震顫,同時發出有如龍吟般地聲響,緊接著,劍氣暴虐向著四方席捲而去,眼前好似一把天刀從天而降,對準高聳入雲的神山還有綿綿無際的大河劈了下去。

在如此強勢的攻擊之下,羅浩天的鷹爪功則是顯得有些雞肋,秦穆然手持游龍劍,對準羅浩天劈下,一道寒光一閃而過,羅浩天便是在鋒利的游龍劍下被秦穆然一劍劈成了兩半!

游龍一出,萬劍臣服!

游龍劍的鋒利,如同切豆腐一般,將羅浩天一分兩半,兩半的屍體跌落在地上,器官也紛紛被一劈兩半掉落在地上,淵淵的鮮血呼啦一聲,齊齊落地,瞬間,空氣之中的血腥味又加重了幾分。

只不過,炎黃特種部隊的隊員都是在生死之間歷練過的,即便是面對這樣的場景,他們也沒有多大的感觸。

羅浩天這個宗師之境的宗師就這麼被秦穆然一劍秒殺!

宗師又如何?秦穆然在宗師的時候便能夠殺宗師如屠狗,更何況是現在已經進入到古武境界了!

「全體隨我,踏平天龍幫,攔路者,死!」

秦穆然手持游龍劍,振臂一呼,頓時楊戩,哪吒,土行孫還有韋武等人齊刷刷衝破一樓的大廳,向著裡面殺了過去!

今天,他們勢必要滅掉天龍幫!

一隊滅一幫,這樣的事情務必會給予所有的宵小沉痛的打擊! 又或者是,還是棄票算了,“時間到,直接視任務參與者蘇姍爲棄票”,早就知道一定會是這樣的結果,因爲蘇姍她實在是太慢了,一直舉棋不定,那時間肯定會過完啊,在十秒鐘時間過完之後,果然蘇姍她還是沒有成功的投出票。

直接視蘇姍她棄票,其實這樣的結果,也是最好的,因爲蘇姍她到最後都還是不能確定誰是鬼魂嘛,哪個任務參與者,或者哪兩個任務參與者,他們是鬼魂嘛,與其亂投,還不如不投,話是這樣說的沒錯,但,如果不投的話。

如果不投的話,那豈不是又浪費一次投票票死鬼魂的機會了,越是到後面,活人任務參與者就越危險,不是說哪一個活人任務參與者會越危險,而是說,所有的活人任務參與者都會越危險,所以,票有時候還是要投的,這個票。

這個票,它還是要投的,應該要投的,不過現在來說這些,也沒有什麼用了,畢竟投票的時間也已經過了,不能再投票了,至少這次是不能再投票了,就算是到時候可以再投,那也要等今晚死了一個活人任務參與者之後了。

今晚,到底誰會死呢,蘇姍、劉堅還是唐一匹、空無物,又或者是朱子清、離瀟還有蕭文,反正李肅他是不會死的,鬼魂還是奈何不了他了,除了魔王,估計也沒什麼妖魔鬼怪能夠再對李肅構成威脅了,只有魔王,只有魔王它。

它纔可以對李肅構成威脅,妖魔鬼怪不可怕,城市套路害人深,對李肅來說,就是這樣的,妖魔鬼怪真的不可怕,害人的是那些套路,越深的套路就越害人,不過李肅他還好,他到現在爲止,好像還沒有被別人套路得多深。

但其實,真是這樣嗎,不,大家想想,大家仔細的想想,李肅他真的沒有被套路過嗎,沒有被套路得很深嗎,常在城市走,哪有不被套,世間套路多,最好別多說,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等下,這都什麼跟什麼啊,亂七八糟的。

蕭文、離瀟、朱子清、空無物、唐一匹、劉堅,還有蘇姍,能投票的,現在都已經投過票了,那麼,誰的票會最多呢,誰的票最多,就誰先死,應該說,反正都是會死的,只是誰先死而已,在任務世界裏,早點死不見得是什麼壞事。

“投票結束,任務參與者離瀟一票、任務參與者朱子清一票、任務參與者唐一匹一票、任務參與者劉堅一票,任務參與者離瀟、朱子清、唐一匹、劉堅四人各一票,任務參與者離瀟、朱子清、唐一匹、劉堅平票,無任務參與者。”

“無任務參與者死亡,接下來,所有的任務參與者立刻回到各自的小木屋”,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一下子說出了這麼多的話,還好任務參與者們接受得了,不就是平票嘛,不就是沒有任何人死嘛,包括鬼魂,不就是回到。

不就是回到自己的小木屋,回到小木屋等死嘛,有什麼了不起的,沒事,早死早超生嘛,也沒什麼好怕的啊,對嗎,但其實,沒有一個任務參與者心裏是這樣想的,沒有人是不怕死的,蕭文、離瀟、朱子清、空無物、唐一匹。

還有劉堅和蘇姍,他們七人也不例外,雖然說,他們現在不是那種怕得要要要死的那一種,但他們此時此刻的心裏,還是感到非常害怕的,等下會死啊,等下會死人的啊,你不怕,難道說,你不怕,可以說,每個任務參與者。

每個任務參與者,他們都不想死,他們都不想接下來死的那個活人任務參與者是自己,死別人吧,死道友不死貧道吧,雖然說,大家都是這種想法,但最終還是得死一個人,這是沒辦法的,這是沒有辦法的,沒有一點點辦法的。

也是沒有任務辦法的,這是“遊戲”的規則,“遊戲”的規則就是這樣,所有的任務參與者都是沒有辦法的,都是必須百分百的服從的,包括李肅他也是一樣,他也不會例外,他也不能例外,儘管他有道法,他與其他的任務。

任務參與者不同,但只要是在任務世界裏,他就必須得遵守魔王它的“遊戲”規則,不然的話,下場也只有死一個字,除了死,就是慘死,就是死無全屍,死無葬身之地,並且,死了之後,還不能再入輪迴了,雖然說,輪迴。

輪迴也沒有什麼好的,再入輪迴也沒有什麼好的,但是,人們還是希望能夠再入輪迴,儘管輪迴並不是能保證百分百快樂,但人們的心裏還是充滿了希望,希望能夠快樂,但願吧,但願天底下每個人都幸福快樂,天天開心。

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衆人都紛紛的走出了大木屋,隨後往自己的小木屋走去,今晚,到底誰會死呢,死的會是誰呢,會是哪一位活人任務參與者呢,答案馬上揭曉,“天黑請閉眼”,當所有的任務參與者都回到各自的小木屋之後,沒過多久,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來了,就再次的來了,來收割活人任務參與者的性命了,死亡即將。

死亡即將開始,天黑請閉眼吧,五分鐘後,“昨晚,任務參與者離瀟死亡,現在所有的任務參與者立刻前往指定的地方”,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這樣的說完了,好像離瀟他沒有死一樣,彷彿昨晚沒有死人一樣,它太冷血了。

“任務參與者李肅,作爲先知,只要其他所有的活人任務參與者死亡之後,便直接抹殺掉”,在衆人都紛紛趕到了大木屋之後,也沒過多久,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同時出現在衆人的腦海中了,宣佈的就是任務參與者李肅的死路。

還好,某人並沒有食言,說了在這兩章裏,會告知大家李肅他的死路是什麼,現在,也已經如實的告訴大家了,以後,絕不再墨跡,所以,懇求大家繼續支持、繼續追更某人的鬼眼道士,後續,會更加的精彩,更加的推理燒腦化。 沒有了羅浩天這個宗師的阻礙,炎黃小隊一群人勢如破竹,幾乎沒有人能夠阻攔他們的步伐。

期間,甚至又冒出了一個宗師來,不過,他的裝逼不超過十秒,便是被秦穆然不帶任何廢話一劍送他去見了閻王。

炎黃小隊,所到之處,天龍幫的幫眾紛紛倒下,他們就好似人肉收割機一般,收割著這群平日里惡行累累的天龍幫幫眾的生命。

秦先生,別來無恙 「轟!」

秦穆然手持著韋武的游龍劍,一劍揮舞而出,摧枯拉朽,根本無人能擋。

天龍幫有不少的幫眾今天都不在,所以自然也是避免了這一場劫難。

一路殺了上去,一路上都是鮮血,秦穆然向著上面殺了過去,沒有人能夠阻礙他們的步伐。

「嘭!」

楊戩一腳踹開了呂輕侯所在地方的大門。

當他們一進入房間以後,頓時,天龍幫黑壓壓一片的槍口齊刷刷地對準了秦穆然等人。

「媽的!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敢殺上我天龍幫的總部!」

呂輕侯面目猙獰地看著秦穆然等人,眼神之中閃過一抹癲狂。

剛在他在樓上,通過監控已經看清楚了下面發生的情況,他難以想象,羅浩天竟然會被秦穆然一劍劈成兩半。

要知道,羅浩天的實力可以說是他見過的人裡面最強的,哪裡能夠想到,他竟然連秦穆然的一劍都接不下來。

「我們是什麼人,你沒必要知道,你只要知道,現在輪到上面收拾你們天龍幫了!」

秦穆然冷哼一聲,即便面前這麼多支槍指著自己,他依舊面不改色。

「上面?為什麼!」

這麼多年了,天龍幫都沒有被朝廷的人給動了,很大程度上都是因為天龍幫有著李家這個保護傘還有其他的一些人給自己通風報信,呂輕侯不解為什麼要今天動手。

「呵呵!為什麼!呂輕侯,難道你們天龍幫平時做什麼的時候,你自己心裡不清楚?」

秦穆然冷笑道。

「你們作姦犯科的時候,真的以為是朝廷不知道嗎?朝廷留著你,那是因為你還有點用處,不動你,你就以為自己是地下世界的王者了,就可以為所欲為,罔顧法紀了!

只是你不知道,不是不到,只是時候未到!今天,就是要將你們就地正法的時刻!」

秦穆然揮舞了下手中的游龍劍說道。

「哈哈哈哈!就地正法!我看得出來,你們都是特種兵,實力都很強,可是呂某在京城混了這麼久,你就真的以為我沒有一點準備嗎?」

呂輕侯朗聲大笑,神色癲狂地看著秦穆然等人說道。

「你們不該來我天龍幫總部的!」

呂輕侯說著,單手一揮,頓時,他身後僅存著的天龍幫幫眾們,紛紛手指一動,打算扣動扳機。

「閃!」

幾乎在同時,炎黃三隊的人便是發現了異常,雖然他們都是一流高手,實力超群,可是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更何況還是槍支啊!

一支槍的偷襲,他們或許還能夠憑藉著自身強大的實力躲避,但是這麼多支槍,讓他們怎麼硬剛?

避其鋒芒,伺機而動!

僅僅一秒左右,炎黃三隊的人便是躲閃到了一旁,並且迅速找到了掩體。

「嘭!嘭!嘭!」

耳邊傳來轟鳴的槍聲,令人耳膜生疼。

當然,炎黃三隊的人都是何等的高手,正規軍對上雜牌軍的局面,基本上就是碾壓。

既然對面動用了槍,他們也是瞬間進行反擊。

「嘭…嘭…嘭…」

手槍噴吐著火舌,每一聲槍響,必然帶著一人的生命。

不過片刻,呂輕侯隱藏在房間里開槍的人,便是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呂輕侯知道對方是軍人,很厲害,可是也沒有想到自己招攬來的高手會這麼不堪一擊!

基本上出現在這個房間里的都是整個天龍幫最為精銳的存在,可是即便如此依舊擋不住對方的攻擊!

國家機器,果然不可抵抗!

此時的呂輕侯內心是絕望的。

「呂幫主,你還要反抗嗎?」

秦穆然站出來,看著呂輕侯問道。

「為什麼!」

呂輕侯的眼中充滿了不甘。

「因為你們幫派的人得罪了我,而我警告過了,他們不聽,所以,天龍幫必須滅掉!」

秦穆然的聲音很冷,不摻雜一絲的感情。

「要怪,就怪你們不該對我的朋友出手!」

「啊!我要你和我陪葬!」

呂輕侯徹底崩潰了,他怎麼都不能接受天龍幫的破滅竟然是因為門下的小弟有人得罪了秦穆然而遭受這樣的磨難。

可是,這是事實,也是間接導致秦穆然下定決心要滅掉天龍幫的原因。

「去死吧!」

呂輕侯從身上突然掏出一把已經上了膛的手槍,便是要對著秦穆然偷襲。

只是,他實在是太小看秦穆然了,就在他怒吼一聲,掏出手槍的時候,秦穆然已然出手!

一道寒光一閃而過,緊接著,呂輕侯那握著手槍的手掌便是已經隨著手槍一起掉落在地上。

而這一切,呂輕侯甚至還沒有感覺到異常。

「啊!」

幾秒過後,劇烈的疼痛感才傳來,呂輕侯整個人瘋狂地叫了出來。

下一秒,秦穆然已然一手掐住了呂輕侯的喉嚨。

「……」

這一掐,直接便是讓呂輕侯連叫聲都無法叫出來,只能夠硬生生地忍著手臂傳來的疼痛,臉色卻也是因為呼吸困難而漲的通紅!

「這麼近的距離,還敢偷襲我,你有沒有腦子?」

秦穆然冷笑一聲,看著被自己掐著脖子,整個人都被拎的腳離地的呂輕侯說道。

「宗師在我眼裡只不過是一劍的事情,你竟然還想要殺我!今天,我就讓你見證著天龍幫的覆滅!」

秦穆然說完,五指猛然發力。

耳邊傳來咔嚓的一聲脆響,呂輕侯便是雙目無神地耷拉下了腦袋,已然沒了呼吸。

「楊戩,哪吒,土行孫,你們三人放火燒了這裡吧!」

今晚殺的人,為了避免太大的恐慌,直接一把火燒了,這樣的話,龍天正他們到時候也有借口。

「好!」

楊戩等人也是猜到了秦穆然的意圖,點頭答應后,便是離開了房間。

「小五,還你劍!」

秦穆然將手中的游龍劍還給了韋武。

韋武接過自己的愛劍,眼神看著秦穆然也很是怪異!

畢竟他也沒有見過秦穆然這麼變態的招式,一刀便是將宗師給劈成了兩半,看起來還很是輕鬆,那麼到底秦穆然得有多強啊!

「怎麼了?」

秦穆然注意到了韋武的目光,愣了愣問道。

「沒什麼!老大,你到底有多強!」

韋武將心中的疑慮問了出來。

「到底多強,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不過一個人單挑你們全部應該不用走兩步吧!」

秦穆然想了想,保守估計了下說道。

「……」

韋武有些無語,尼瑪,帶不帶這麼打擊人的!

怎麼會有你這麼妖孽的人!

「打擾了!惹不起!」

韋武說完,直接就是開溜了,這秦穆然,簡直就是個魔鬼。 更加的情感化,但,後續可能會還沒有前面的那麼恐怖嚇人,那麼恐怖驚悚了,體諒一現以前經常做噩夢的夜晚。

李肅的死路現在已經宣佈出來了,不知道有沒有朋友事先就猜到了,就猜到會是這樣了,如果有朋友猜到了,那麼恭喜你,你是在認真的看書了,沒猜對的朋友,那麼也不要緊,下次還有機會,後面的推理還很多,還有很多。

相信大家總能在事先猜對幾個的,一句話,要用心,要用心去看,用心去推理,可以把範圍先縮小,排除一些機率很小發生的事情,多向最有可能發生的事情那方面去想,去思考,這樣一來,就容易很多了,就要容易得多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