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說……孩子的父愛是缺失的?」他問。

顧建臉色一變。

「可以這麼說……我的生意……」

他說到一半,樂天手一抬就阻止了他。

「別的先不要說,我們只說最重要的!」樂天看了顧建一眼。

顧建點點頭。

「那麼孩子和母親的關係怎麼樣?」樂天看著旁邊的女人。

女人一愣。

「很好啊……」她回答。

「實話實說……除非你們不想找到孩子!」樂天看著她。

女人猶豫了。

「你倒是說啊!」顧建急了。

耽擱一分鐘,自己的女兒就有可能更加危險。

「我認為還是不錯的……我只是對孩子的學習管的比較嚴厲罷了。」女人猶豫著說道。

樂天點點頭。

「孩子平時會和朋友出去玩嗎?」他繼續問。

女人搖搖頭。

「是因為你的阻止?」

女人咬了咬嘴唇,點了點頭。

「我們沒有兒子,女兒是要繼承她爸爸的家業的,如果她不好好學習,將來怎麼繼承她爸爸這麼大的攤子……」她解釋道。

「你給你女兒定下什麼家規?」樂天繼續問。

「家規?我們家沒家規……」顧建馬上說道。

樂天看了看一旁的女人。

「有……有的。」女人小聲地說道。

「什麼?」顧建一愣。

「我給小冷定下了幾條規矩,她當時說沒問題的……」女人看了看顧建。

顧建眉頭緊皺。

「都是什麼規矩?」蘇紫萱好奇問。

「其實也沒有什麼啦,就是每天要喝一包牛奶,不許談戀愛,不許和壞孩子交朋友……放學之後必須馬上回家,晚上睡覺卧室的門不許反鎖……」女人絮絮叨叨的說了十幾條。

樂天驚訝的看著這個當媽的,好傢夥……這當閨女的比坐牢還累啊。

蘇紫萱也是驚訝的看著這個女人,她想象了一下如果這是自己的媽媽,她估計自己撐不了幾天就要離家出走。

等等……

離家出走?

難道這是那個女孩故意設下的局?

「胡鬧!就是一個犯人也不可能有這麼過份規矩!你……你這是想把女兒往死路上逼啊!」顧建勃然大怒。

「我……我還不是想讓閨女變得更好?」女人反駁。

樂天看著這一對男女。

「行了,兩位就在這裡等著吧……不過我看你們等著也無聊,就在這裡好好的反省一下自身的不足吧,身為一個父親,只顧著賺錢,對孩子沒有一絲精神上的關愛,身為母親……除了給孩子做出種種限制,完全沒有考慮到孩子自身的需求!」他淡淡的說道。

說完這些,樂天給蘇紫萱使了個眼色,轉身離開了。

蘇紫萱急忙跟了上去。

走出會議室,蘇紫萱就連忙開口說道:「孩子會不會是自己跑了?這一對父母都不稱職,如果我是他們的孩子,我也會離家出走的。」

樂天笑呵呵的看著蘇紫萱。

「看不出來你聰明了許多啊,是不是最近跟著什麼聰明人學的?」

「切……你就使勁往後你臉上貼金吧。」蘇紫萱翻了個白眼。

樂天哈哈一笑,兩個人離開了警局。

上了樂天的車,蘇紫萱看了看樂天。

「那我們也沒有方向啊……該去哪找?」她疑惑的問。

「其實孩子只是離家出走的可能性比較大而已,並不能肯定一定就是離家出走,你們該找還是要找,我只是為我們兩個人開啟了一條新的可能性罷了!既然要找人……那一定是要找幫手的!」樂天說道。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

「你想讓鄧建輝他們幫忙找人?」

「我擦,你這個女人現在成了我肚子里的蛔蟲了嗎?我怎麼想的你都知道?」樂天瞪著蘇紫萱。

蘇紫萱無語,自己又不傻……山海市這麼大,兩個人是肯定不行的。

「你為什麼不用血脈牽引?」她奇怪的問。

樂天神秘的笑了笑,沒有說話!

他啟動了車子,車子慢慢的離開了警局,局長在自己的辦公室窗戶前看著樂天的車子離開,這個傢伙……居然真的抓住了自家的明珠?

「你說呀!」蘇紫萱追問。

「你真的想知道啊?」樂天開著車。

「廢話!你別在我的面前玩說一半留一半的把戲了,你知道我好奇的很……」蘇紫萱催促。

「告訴你也可以,不過你要保密!」樂天點點頭。

「我一定保密!」

蘇紫萱舉著手發誓。

「我發現這個顧建……應該是一個不孕不育者!」樂天突然蹦出了這樣一句話。 不過這樣的效果也是顯而易見的,剛纔被那些厲鬼咬的傷口雖然更疼了,但是腿上的黑色已經開始慢慢褪去。這讓方大師和張叔他們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看着黑色漸漸退去,我的心也放了下來,如果再繼續下去的話,我這條腿肯定得廢掉。方大師手上的動作並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處理我身上的其他傷口。剛纔的那種刺骨的疼痛,讓我已經開始吃不消了,整個人變得異常的虛弱。

等到方大師把我身上所有的傷口都處理完畢之後。我已經虛弱的站都站不起來。整個人都坐在地上勉強還清醒着。

“葉子,你就待在這兒別動。外面的事情交給我們了。”方大師朝着四周看了一眼,朝着我說道,拽着張叔和糖糖哥哥走去了,把我一個人留在了我佈置下來的十二都天門陣當中。

看到方大師他們出去之後,我也是有些楞。我現在這個狀況。他們應該把我送回去纔是正確的。可是看到方大師臉色慌張的退出去,把我一個人留在這兒。我就知道外面的情況肯定非常緊急。

虛弱的用另外那隻沒受傷的胳膊把身子撐了起來,朝着方大師他們的方向看過去,只見方大師他們站在了實驗樓的門前,而整個實驗樓現在看上去,就像是一口巨大的棺材豎立在校園當中一樣,看上去格外的詭異。

“老方,你們還是來了。不過這回,你們阻止不了了。”正在這個時候,實驗樓的大門口,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出來。這個聲音,正是上次和老莫一起逃走的那個人,現在正站在實驗樓大門口,笑着朝着方大師說道。

而就在他的身後,老莫也從裏面出來了。

看到這兩個人,我心裏的氣就不打一處來。外面的那陣法,就是他們兩個佈置下來的,那些把我咬傷的厲鬼,也是因爲那個陣法,所以才聚集到了這邊來。

“你們就真的沒有一點人性嗎?”方大師看着面前的兩個人,咬牙切齒的說道。

“人性?你看我們倆這樣,還像不像人?既然都不是人了,有沒有人性,又有什麼關係呢?再說了,我們這是爲了救他們,讓他們和我們一樣,長生不死。”老莫說這話的時候,整個人的臉上都帶着微笑,有種滿足的感覺,就好像他們這樣做是在做好事兒,甚至是在做貢獻一般。

這倆確實已經不算是人了,他們早就已經死了,而且他們甚至是用自己做的實驗。正是因爲有了他們這樣的狀態,所以才更加堅信實驗的可行性,所以纔會更加瘋狂的來進行接下來的實驗。

“你們這個決定,也是組織允許的?”方大師說話的時候,指了指身後的學生宿舍樓。

按照這兩個人之前的佈置,看上去是想要把整個財經學院都被變成實驗的一部分,整個學校的學生,都得成爲犧牲品。

不光是方大師他們,就連我也很難相信,這事兒是組織同意要做的。這可不是一兩個人,而是整整一個學校,好幾千近萬人的學校,竟然就這樣變成了他們的實驗場地。

“哼哼,想不到吧,其實組織比我們更狠。不過,越是這樣我才越喜歡。”老莫輕蔑的看了一眼方大師他們,然後手猛然往上一擡,一道紅色的影子像箭一般的朝着方大師衝了過去。

那速度快到肉眼幾乎都沒辦法看清楚,方大師也沒有想到老莫竟然會這樣做,完全都沒有任何的防備。眼看着那紅色影子距離方大師越來越近,我的心都已經提到了嗓子眼。撐着自己的胳膊無力的放下,整個人躺在地上看着天空,不敢看方大師他們那邊的情況。

不過接下來,我聽到的卻是一個尖銳的女聲發出的慘叫,讓人都有些頭皮發毛。聽到不是方大師的慘叫,我立刻再次用盡全力把自己撐起來,朝着方大師他們那邊看了過去。

只見糖糖的哥哥站在方大師的面前,那個紅衣女鬼的頭直接被糖糖的哥哥給擰了下來。

“喲,小唐,沒想到你也在啊,剛纔都沒有發現你。不過,你什麼時候跟他們搞到一起去的?”老莫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糖糖的哥哥並沒有說話,眼睛緊緊的瞪着面前地方兩個人。

“就算你在又能怎麼樣,一個失敗的試驗品而已,今天誰都不能阻止我們的計劃。”老莫笑着說道,對於這局面好像一點都不在意。

“是嗎,今天我偏要試試。”這個熟悉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了過來,讓我心裏一喜,扭過頭來,看到冷叔正從後面朝着這邊走了過來。

看到冷叔的瞬間,我就知道這次應該不會有麻煩了,對面只有兩個人,現在我們這邊有四個人。上次讓他們兩個跑掉,這回絕對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喲,人都來了,是不是可以開始了呢?”又一個意外的聲音響了起來,竟然是山羊鬍子老頭,他從那實驗樓裏走了出來,站在了老莫的旁邊。

而山羊鬍子老頭出來的瞬間,我能夠感覺到冷叔和糖糖哥哥兩個人的拳頭都捏的緊緊地,對着他怒目而視。

山羊鬍子老頭的出現,讓剛剛以爲必贏的局面,現在又變得撲朔迷離了起來。如果接下來楊老爺子也能出現的話,那麼局勢又會被扭轉過來。但是事實上,楊老爺子並沒有出現,他們幾個人在實驗樓前面僵持着。

這樣僵持下去,對於老莫他們可是極爲有利的,因爲附近的厲鬼已經被吸引了過來。雖然我已經把那陣法給解除了,但是現在整個實驗樓豎立在那裏就像是個大棺材,還冒着陰氣,過不久那些厲鬼就會再次聚集過來。

一旦等那些厲鬼聚集過來的話,方大師他們根本就騰不出手來保護學校裏面的那些學生。

所以,冷叔和方大師兩人點了點頭,直接朝着對面的三個人衝了過去。方大師直接衝過去對上了老莫,而冷叔衝過去對上了另外一個人,山羊鬍子老頭則是交給了張叔和糖糖的哥哥來對付。

瞬間整個學校裏面就有種刀光劍影的感覺,原本以爲這些人都會像是古代的那些武林高手一般的比拼,但是他們拼的卻是陣法以及各種符咒。一時之間,整個學校裏面變得異常嘈雜,是不是的出現爆炸聲音,還伴有火光。

我現在只能躺在地上看着他們那邊的,祈禱方大師和冷叔他們能夠儘快的解決了眼前這幾個人。

但是對面的那幾個人並不是吃素的,而且對上冷叔他們絲毫不吃虧。

就在我支撐手沒有力氣再次躺在地上的瞬間,我眼睛的餘光看到了幾十只厲鬼再次從學校圍牆外飄了進來,朝着學生宿舍那邊飄了過去。

“方大師,注意那些東西。”我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朝着方大師他們那邊喊道。

也不知道是聽到了我的聲音,還是他們已經發現了狀況,之間糖糖的哥哥從張叔旁邊撤了出來,朝着那十幾個厲鬼衝了過去。

可是糖糖哥哥還沒有把這幾十個厲鬼解決的時候,後面又有幾十個厲鬼朝着這邊衝了過來。這次的厲鬼,並不是衝向宿舍樓的,而是直接衝到了方大師他們那邊。

我眼睜睜的看着這些厲鬼衝到了方大師他們身邊,方大師和張叔冷叔現在根本就騰不出手來對付這些厲鬼,所以局面一下子變得讓人擔憂起來。

果然沒過多久,就有一隻厲鬼朝着方大師的脖子咬了下去,而方大師立刻擡手把那厲鬼拍開,可是這個空檔,就被老莫抓住機會,一腳踢在了胸前,飛出去好幾米遠。這還不算事兒,那些厲鬼緊追不放,開始着方大師的胳膊腿,好像是要把他撕開一般。

我被那些厲鬼咬過,知道有多疼。

看到這場景,我開始憤怒了,可是自己卻無能爲力,爬了好幾次,根本就爬不起來。

不光方大師這邊如此,冷叔和張叔那邊也是這種情況,雖然糖糖哥哥好一些並不知道疼,但是糖糖哥哥的一隻胳膊都已經被咬的只剩下白骨了。

這場景,讓我整個人都開始有些絕望,慢慢的開始變成了空白,有一個念頭滋生了出來,不能當懦夫,就算受了傷也要出去拼一把,要死也得和他們一起死。這個念頭出來之後就一發不可收拾,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爬起來的,朝着離我最近的方大師那邊衝了過去。

衝到半路,我的腦子裏面已經變成了一片空白,接下來我好像看到了自己把那山羊鬍子老頭和老莫他們三個人狠狠的砸在了實驗樓下面的柱子上,把他們的頭擰了下來踩碎。而且我好像看到的楊老爺子來了,方大師和楊老爺子他們一臉震驚的看着我。

到這兒之後,腦子裏完全成了空白,根本不知道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等再次醒來的時候,在一個非常熟悉的地方。 蘇紫萱幾乎是不可思議的看著樂天,這傢伙是怎麼看出這些的?

「你能不能接我解釋解釋?」她實在忍不住心裡的好奇。

「你親我一口我就給你解釋。」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啵……」

蘇紫萱一點也沒客氣。

樂天滿足的嘿嘿了兩聲。

「你沒看到那個顧建的嘴巴上一根鬍鬚都沒有嗎?我只是簡單的說了幾句話的功夫,我就察覺到這個顧建的身體狀況其實並不太好!他只是站了一會就有點站不住的感覺,而且我在他說話的時候看到他的舌苔色淡、有輕微的口氣、有冒虛汗的癥狀……」

樂天說的還算是比較的詳細,蘇紫萱聽的是雲里霧裡。

「你說的這是望聞問切?」她問道。

「也算是吧……我們做大仙的,必須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曉陰陽明理五行,對於中醫方面的知識,我其實也是懂一點的。」樂天點點頭。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這傢伙……感覺就像是一座寶藏,挖一挖就能挖出點什麼……

「你確定小冷不是顧建的女兒,可我看顧建好像很緊張的樣子。」她疑惑的問。

「問題就在這,如果我使用血脈牽引,那麼到時候很有可能直接會破壞了一個家庭……無論這個孩子是誰的,但是她現在就是顧建的女兒!」樂天撇了撇嘴說道。

蘇紫萱這才點了點頭,知道這傢伙也是一片好心。

兩個人來到了盛世名門夜總會,這個時間正是來客人的高峰期,裡面的陪酒妹走來走去,時不時地就貼住了一個大腹便便的男人走向了某個包間……

「天哥……」一個服務生看到樂天急忙迎了過來。

「鄧建輝呢?」樂天問。

服務生看了看一旁的蘇紫萱,他微微一愣,這女人為什麼會來這裡?

「說啊,發什麼呆?」樂天催促。

「哦,在他的專用包廂……南哥和大利哥也在。」服務生急忙說道。

「行了,你忙去吧,我自己過去就行了。」樂天哼了一聲。

他帶這蘇紫萱走向鄧建輝的包房。

「我怎麼感覺你像是這裡的二老板啊……」蘇紫萱看著樂天。

樂天停下腳步。

「你可別胡說……我可是一個警察!我怎麼可能做這些燈紅酒綠的買賣?」他嚴肅地說道。

蘇紫萱撇了撇嘴,他才不會相信。

樂天一腳踢開了鄧建輝的包間,攬著蘇紫萱的腰肢就走了進去。

蘇紫萱渾身的不舒服,也不知道這個傢伙到底要做什麼?

「喲……稀客啊!」鄧建輝驚訝的看著樂天。

樂天也沒客氣,直接攬著蘇紫萱坐了下來。

「蘇隊?我是不是眼花了……快點讓人給我送副眼鏡……」孫浩南驚訝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無語,這些傢伙實在是討厭得很。

「兄弟是不是有事?」李大利奇怪的看著樂天。

他的旁邊坐著小五。

樂天點點頭。

不過他卻沒有先說事,而是看著小五。

「小五妹子,小可現在怎麼樣了? 人到四十 我這幾天忙得要命也沒時間去看她。」樂天問。

「好得很……我沒事就去和小可玩!她現在的精神很不錯呢。」小五回答。

逆世為凰:帝女權傾天下 樂天點點頭,既然這樣,他就準備有時間將小可帶到高小秋的基地,讓那些女人照顧她。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