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聽不清說什麼,原來右半邊牙齒掉了大半,說話漏風……

「四~不仍肘著磨涮惹!干打嘮紙?窩爸四李光!泥悶憋肘!等嘮紙搖人!」

異界無敵寶箱系統 李少也不甘寂寞的從地上爬起……

那小慘樣兒,和郭少同出一轍~

這貨,說完,就從地上撿起摔落的電話,按動號碼,準備播出去。

「jiu!啪! 重生娛樂圈之我要當影后 呼啦!唿!啪! 爆裂天神 砰!」

(音效解讀小貼士:

jiu:是龍道一閃電般踢出一腳,和空氣摩擦,變聲的類似子彈飛過的呼嘯。

啪1:李少手中電話被踢飛,撞在了酒店柱子上。

呼啦:巨大的撞擊使手機碎成零件掉落在地。

唿:龍道一又是一腳踢出。

啪2:龍道一的真皮鞋面和李少完好的左臉上那真皮皮膚對對碰,發出的清脆聲音。

砰:李少昏死過去,腦袋和酒店地毯相撞,發出沉悶的聲響。)

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具有相當的藝術性和欣賞價值~

圍觀者好評如潮~

「嘶,龍少真是生猛,這一腳,帥的不要不要的~哎,這些人果真是,上趕著作死。還好我老金聰明~

嘶,不過,這一腳,看著都疼~」

金胖子心裡嘀咕道,就在剛才,他準備來攔住李逸的時候,遠遠的看到了李逸身旁的二人。

於是他趕緊停住了腳步,又一路小跑的跑回龍道一所在的房間,彙報了情況。

是的,李一鳴和郭成鑫二人,他認識~

他知道自己惹不起,二人絕不會給自己面子。

於是他果斷做出了正確選擇,去找了本來不敢打擾的龍少。

然後,龍道一扔下筷子就像離弦箭一般電射而出。

然後是康寶和鐵鎚。

最後才是從三人驚世駭俗的速度中反應過來的金胖子。

他再次到來的時候,剛好遠遠看到龍道一最後這一腳。

恐怖如斯~

「喂~你,要不要搖人?我保證,不踢你~」

龍道一蹲下身子,就蹲在目瞪口呆的郭成鑫面前,一臉戲謔的蔑笑。

「……!龍……龍少!!!」

神奇,掉了那麼多牙,剛才還漏風的他,此時說話,竟然不漏風了~

不過,他看清了龍道一的樣貌之後,完好無損的左半邊臉一下變得慘白~渾身開始止不住顫抖。

「哦?你認識我……」

「額…嗯~額……~」

郭成鑫眼神閃爍一番,然後一翻白眼,倒在地上不動了。

裝死,他決定裝死~

他也不知道龍道一的真實身份。

但是,他可是見過一次龍道一的,就在去年,就在這座酒店。

當時他正跟在幾個頂級太子黨的屁股後面當跟班,想要融入那個讓他仰視的頂級紈絝圈子。

就在那一天,他親眼看到,幾個頂級紈絝,在龍道一面前點頭哈腰,乖的跟個小寶寶似的。

可那幾個龍道一面前的乖寶寶,隨便一個都是隨時都能捏死自己的存在。

如今再次看到記憶深處的那張俊臉,他很後悔,後悔剛才為啥要起來,為啥不直接裝死~

「……!」

厲害了,這郭少,竟然嚇暈了呢~

「嘖嘖嘖~龍少果真來歷不凡!能把副部長的公子直接嚇暈~這該是多麼牛掰的人物啊……神秘而強大~」

金胖子感覺自己已經是這位龍少的粉絲了。

可惜的是,龍道一無法獲取魅力值~

「唔……光光花生了森么?」

此時此刻,暈頭轉向的李逸才從地上爬起,也不知道是因為龍道一先打的他,所以力氣最重的緣故,才讓他頭暈的更久,還是因為他身體素質比李郭二人差。

這貨牙也掉了十來顆,不過眼神中儘是迷茫,他到現在,還不知道,剛剛究竟發生了啥~

「jiu~啪!哐!」

……

這回出腳的是安幕西~

神奇的是,那速度,比龍道一還要快,一旁的眾人就只看到一道殘影……

李逸昏死過去了~

世界突然安靜下來……

看到這一幕,龍道一眼角突突一跳~

然後,眼神之中填滿了疑惑,他心中不禁猜測:

「這…是女人暴怒狀態的本能?還是說……那位大高手前輩傳授了安幕西武技?」

「西姐威武!」

「幹得漂亮!」

……

「沒想到,這位安小姐,一點都不比龍少差…我老金算看走眼了……恐怕,即便不去通知龍少,這三個傢伙也奈何不了她吧?

唔……不過,那張鑽卡,送的還真是值~」

經過一番總結,結果老金很滿意~

這下,可以在老闆那得到一番誇獎了,還有那六位數起步的獎金~

波利酒店有個不成文的規矩,但凡是酒店管理人員發展了地位高,實力背景雄厚的客戶,都會得到豐厚的獎勵。

根據發展新客戶的價格,十萬起步~

記得,當時因為發現龍道一,老闆通過視頻核實過後,直接給了他五十萬的獎勵,那還是因為僅僅是發現,而鑽卡沒送出的緣故。

如今,發現了安幕西,並且成功送出了鑽卡,那……起碼一百萬,鐵定是沒跑了~

雖然他並不知道,老闆為什麼會花重金這麼做,又為什麼會很留意這些牛掰人物的信息。

但是,錢誰不想多賺啊~

……

「好了,咱們走吧~」

安幕西對著地上的倆人撇撇嘴,輕拍手掌,轉身離去。

「安小姐,龍少,我送你們~」

「不用了!」

「額……是,期待您幾位下次光臨關照~」

金胖子被拒絕,有些小失落,看著四人離去的背影,滿是虔誠。

「經理,這裡怎麼辦?」

一旁的服務生忐忑的問道。

「額,叫救護車~」

金胖子四下看了看,隨即說道。

這麼多事發生,其實只是過了三分鐘而已。

旁邊宴會廳里依舊觥籌交錯,所以,這裡並沒有什麼人圍觀。

「……唔?真胖紙,龍少,肘惹?」

裝死的郭少突然轉醒,把幾人嚇了一跳。

「……!額……郭少,您醒了,龍少有了~我已經讓人叫了救護車,送您二位去醫院~」

金胖子無論如何都想不到,原來這郭少是裝暈的!

果然,副部的公子,道行還是比這兩位略高一籌哇~

不服不行~

…… 這雙眼睛的眼神看的有些眼熟,我總覺得自己在哪裏見過。她似乎在門口偷聽,宋晴一說門口有人,那雙眼睛的主人就受到了驚嚇拔,一下消失在了門縫的位置。

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我和宋晴受到了警方的監視。

可不對啊,警方即便是祕密監視我們,也不至於行動如此的鬼祟。這雙眼睛的主人似乎是個女生,看着有點怕人。眼神和動作還有些熟悉,應該是我和宋晴兩個人都認識的人,卻又說不好到底是我們認識的人當中的哪一個。

我反應慢半拍的推門去看,門口那個人早就跑得沒影了,“小晴,她走了,剛纔不知道躲在門口乾什麼。”

“會不會是小偷想進來偷東西?聽說這附近賓館經常混入可疑人士,盜竊房間裏的財物。”宋晴盤膝坐在牀上,並沒有覺得門口偷聽的那個人眼熟。

門被我順手給關緊了,順便還把裏面的鎖也給反鎖了。

“不知道,我只是覺得眼神有些熟悉。”

我有些無力的坐在牀上搖了搖頭,依舊絞盡腦汁的想辦法收集天魂。手指尖漫無目的的撫摸着收魂瓶的表面,眼神有些渙散的看着地面。

突然,我腦子裏靈光一現,看向宋晴,“小晴,你說我去市郊的火葬場和公墓園林看看,是不是就會有收穫?”

精靈之蟲王崛起 “切,你傻啊。人死了以後,天魂三天內就會消散在空氣中。你覺得十天之內,江城的公墓和火葬場能讓你收集一千個天魂?你也太天真了。”宋晴百無聊賴的按動電視遙控,看着男主播表情單一的電視新聞。

我就像兜頭被潑了一盆涼水一樣,由興奮變得沮喪,整個人都變得失魂落魄了,“那我該怎麼辦?”

宋晴卻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一腳狠狠踹到了我胳膊上,把我整個人都踹翻在牀上。就見她雙手叉腰的跪在牀墊上,怒氣衝衝的罵我,“蘇馬桶,你是不是魔怔了,難道你沒想過是司馬倩那個老女人騙你嗎?”

“騙我?”我可從沒想過這個問題,我因爲她聽命凌翊,對她百分之百無條件的信任。要說懷疑,我可……

我可從來沒有過呢!

宋晴嘴角一撇,冷了冷的笑了,“她是陰陽代理人,最會收魂攝魄了,她自己怎麼不去找天魂,跑來讓你去找?蘇馬桶,你什麼時候能學聰明點。”

就見宋晴一低頭,食指狠狠的就點在了我的眉心上。

我去,我怎麼就沒想過呢。

收集天魂這個工作,不像對付屍妖,它沒有特殊的技術含量。只需要收集人死後三天內,在空氣中殘存的天魂。看來這個問題,我很有必要去找司馬倩當面溝通一下,問問她到底是怎麼想的。

可偏偏是這時候,門外又是一陣悉悉率率的聲音。

好像是有人在來回的走動,發出了古怪的腳步聲,讓人一下就心率加快了。我和宋晴都保持了安靜,只有電視新聞的聲音在房間裏播放。

我們兩個相互交換了一下眼神,躡手捏腳的走到門邊上,門口應該是又有人在鬼鬼祟祟的偷聽了。而且,這個女的似乎是沒什麼腦子的,在外頭聽不見裏面的聲音,來回之間的腳步越來越急躁。

我做了個口型:應該是女的。

抓她!

宋晴的口型簡單,眼神堅定,既然對方是個女的。看起來只有一個人,應該是比較容易對付的。

這一回,肯定是要來個當場抓住,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在外邊偷聽。

宋晴貼在靠近門口的牆根上準備就緒,我站在門把手後面負責迅速的來開門。我深吸了一口氣,在心裏默唸了三二一,一下就把門拉開了。

宋晴的手勁兒大,一秒鐘不到的時間,就抓住門口偷聽的那個女的胳膊嗎,活生生的把她給扥進來了。

女生被宋晴巨大力的手勁兒抓住了,驚慌之下大聲的尖叫,我的手一推房門就關上了。她的聲音一下就封閉在了賓館的房間裏,我回過頭一看,宋晴手裏抓的那個女的不就是畏罪潛逃的硃紅嗎?

硃紅被宋晴甩到牀上,臉上的表情發青。

她看着我們,似乎還想要逃跑,衝着房間的大門就衝過去。

我既然知道那隻巫蠱娃娃是硃紅給我準備的,我肯定是不能輕易就讓她跑了,這個巫蠱娃娃可是害死了不少人呢。

我攔在門口,“你躲在門口乾什麼?”

“你……你放我出去!”硃紅顫抖着身體,臉上淚水肆意,低着頭的樣子看起來情緒非常的不穩定。

宋晴說:“你跟她廢什麼話啊,直接報警啊。警方不是在抓她嗎?她做的娃娃害死那麼多人,上了庭,肯定是要抓去槍斃。”

這年頭法律規定故意殺人,最高懲罰的確是死刑。

但是,我不確定,用巫蠱之術故意殺人,到底受不受到法律的制裁。不過,至少警方的人現在還在找硃紅,證明硃紅所犯的罪還是會受到重視的。

“別……”硃紅小臉發青,一副就範的樣子。

她嬌小柔弱的身軀一下就跪在我面前,抱住我的大腿,“蘇芒……蘇芒,別把我交給警察……我是冤枉的……我真的是冤枉的。都是司馬倩,全都是司馬倩啊。她把我害得那麼慘,現在自己卻成了簡家的少夫人了……”

我從來沒見過一個普通的活人,能哭的那麼慘,整個人都怔在原地。

那種身子孱弱顫抖之下,弱不禁風斷斷續續的哭泣哀婉而又讓人同情,比那種鬼物鬼哭狼嚎的哭泣更讓人動容。

而且還是這麼個憔悴的小美人梨花帶雨,我不禁心軟了,“司馬倩?司馬倩做了什麼?”

司馬倩行事一直都不是很正派,可我不知道她做了什麼,讓硃紅這樣一個女生這麼恨她,把巫蠱娃娃殺人的責任都推到了司馬倩的身上。

難道巫蠱娃娃的事情,司馬倩也有份?

我有些想不明白,只能皺着眉頭看着泣不成聲的硃紅。

硃紅哭了很久,人才緩過來,斷斷續續的用帶着鼻音的聲音跟我們說話。她說她本來只是嫉妒我和簡燁是情侶,我和簡燁發展到要訂婚,她心中就更是妒恨。

後來,她聽說我未婚先孕,孩子還不是簡燁的,給簡燁戴綠帽子,就更氣了。

最後,在結婚儀式上,我又跟着連家的二公子跑了,讓簡家人顏面掃地。所以,她就對我產生了一些恨意,硃紅想到司馬倩曾經帶她去過一間占卜屋玩過。

就又去找找裏面的巫婆試試,沒想到,巫婆真的教會她用巫蠱之術下咒害人。

其實硃紅的本意不過是想教訓教訓我,也沒想過會出人命,畢竟通常情況下扎小人並沒有什麼卵用。可沒想到巫蠱娃娃才送到我寢室裏,司馬倩自己就嫁給簡燁了。

就硃紅自己說,她就該把司馬倩的名字寫在貼在巫蠱娃娃的紙條上,而不是我的名字。

這次人命案之後,硃紅就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最可怕的是,警方還在通緝硃紅。硃紅沒地方躲,只好在學校對面的賓館用撿來的身份證開了房躲風頭。發現我和宋晴住在這個賓館裏,就在門外一直偷聽。

我聽完硃紅說的這整件事情的過程,反而是皺起了眉頭,司馬倩在這件事情上起的推動性不大。她只是帶硃紅去過占卜屋,也沒暗示硃紅加害我,更沒有讓巫婆主動去誘惑硃紅學巫蠱之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