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隔著一扇門,但是他們都能感覺到對方的氣息。

「睡不著嗎?」蘇雯瀾問他。

「雖然這個村子里的人也不幹凈,但是那些孩子何其無辜?全村幾百口人都死了,連孕婦和孩子都沒有放過。躺在床上,腦海里想的卻是這個村子的冤魂。我不敢相信這是寧王所為。他一直以來給人的感覺太溫雅有禮了。」

「有種人叫做『偽君子』。有個成語叫做『道貌岸然』。你覺得這些辭彙是怎麼形成的?還不是因為有了這種人,所以有了這樣的說法。」蘇雯瀾說道:「快休息吧!明天我們還要去見寧王。不過,在見寧王的時候,我們要偽裝一下身份。」

「我知道。」秦驍說道:「瀾兒快歇著吧!這幾天累著你了。今日瞧你好像瘦了不少。 重生名導養成計劃 要是回到京城,蘇老夫人肯定要廢了我。」

「知道就好。」蘇雯瀾嘴裡附和,臉上帶著笑。「明天見。」

夜間寂靜。

外面的蟲兒鳴叫著。哇叫聲一道接著一道。

夜風刮著窗戶,使它發出嘩嘩的聲音。

秦驍赤著腳走下來,悄悄的合上窗戶。

回頭時,正好看見蘇雯瀾寧靜的睡顏。 大小姐?

這帥哥一句話把所有人都整懵了。

濃妝女孩驚訝地看着帥哥:“親愛的,你叫她什麼?”

陳靈兒也是一臉迷惑:“我認識你?”

這帥哥忙露出一副和煦的笑容,撇開了濃妝女孩,迎到陳靈兒面前,然後恭敬地掏出一張名片雙手遞給陳靈兒:“大小姐不認識我,但我認識大小姐啊,我是集團子公司的一名部門經理,我叫陳望。”

轟隆!

這話一出口,在場的所有人全都驚呆了。

“你是我爸爸集團下邊的員工?”陳靈兒反應過來,蹙着眉,卻沒有接名片。

話音剛落,白小鳳登時忍不住笑了起來,看了一眼面前這帥哥,又看了一眼濃妝女孩,嘀咕道:“我勒個去,厲害了啊,這不巧了麼?”

馬尾女孩和兩個男銷售同時一怔,緊跟着,神情就變得古怪起來。

帥哥說的話,誰聽了都懂啊。

但是……現在這場面,好尷尬啊!

下意識地,馬尾女孩和兩個男銷售同時看向了濃妝女孩。

而此時,濃妝女孩已經呆愣在原地,整個人都是懵的,不敢置信地看着遞出名片的帥哥。

“是是是,雖然大小姐不認識我,但集團的每一個經理可都認識大小姐呢。”帥哥笑着又將手裏的名片往陳靈兒面前遞了一下,“久聞大小姐大名呢!”

意思很明顯,是希望陳靈兒收下他的名片。

能在這遇上集團總裁的千金,這可是天賜良機啊!

要是能在千金大小姐的面前留個好印象,那以後在公司的升遷,就更容易了。

他知道,總裁就這麼一個獨女,極其寵愛,要是能得到大小姐青睞,隨便在總裁耳邊吹吹風,那還不得升遷的跟坐直升機的啊?

甚至,他腦海中閃過一個極其美麗的想法,如果能得到大小姐的喜愛的話,成爲大小姐男朋友,那就不是升遷的問題了,而是直接飛昇濱海上流了!

畢竟,他很自信,以他的外貌條件,絕對不輸任何人!

“親愛的,你幹什麼呢?”濃妝女孩終於反應了過來,急忙走到了帥哥的面前,挽住了帥哥的胳膊,此時她腦海中嗡嗡作響着,整個人都快瘋了。

她指着面前的陳靈兒,再次重複着剛纔的問題,厲聲道:“你,你剛纔叫她什麼?”

帥哥眉頭皺了皺,顯然對濃妝女孩突然打斷他,很生氣。

他扭頭看着濃妝女孩,沉聲道:“我剛纔說的,你沒聽見嗎?她是我們集團總裁的掌上明珠,我們集團的公主!”

濃妝女孩嬌軀一顫,這一刻,就感覺晴天霹靂一記轟在了她的身上,帥哥的話,如同一隻大手狠狠地將她按進了絕望深淵。

“不可能的,這怎麼可能?”濃妝女孩瘋狂的搖着頭,緊拽着帥哥的胳膊:“親愛的,你不是高富帥嗎?她怎麼會是你的大小姐?”

這帥哥的臉上一下子漲紅起來,腦子裏突然閃過了一個極其恐怖的想法,宛若一盆冰水一般,徹底澆滅了剛纔他腦海中產生的所有想法,他咬牙道:“別跟我提這事了好嗎?在大小姐面前,我就是一條小蝦米,知道陳氏集團嗎?”

轟隆!

濃妝女孩懵了,扭頭目瞪口呆地看着陳靈兒。

馬尾女孩和兩個男銷售也瞪圓了眼睛看着陳靈兒。

帥哥簡單的四個字“陳氏集團”就在他們心裏掀起了滔天巨浪。

在濱海,不知道陳氏集團的人,還真的不存在!

這可是真正的大鱷,超級大鱷!

濱海市的真正豪門!

然而,

濃妝女孩卻彷彿沒有聽清一樣,指着陳靈兒和白小鳳道:“就是他們欺負我的,就是站在她身後這個鄉巴佬欺負我的,親愛的,你幫我教訓他們啊!”

“你瘋了?給我閉嘴!”帥哥對濃妝女孩怒喝了起來,就感覺後背一股寒意直竄到了天靈蓋,生出了一身白毛汗。

教訓集團總裁的掌上明珠,你特麼當老子是東方不敗呢?

濃妝女孩嬌軀顫抖起來,眼中泛着淚光,嘴脣哆嗦起來。

這一刻,她無比絕望。

怎麼會這樣的?

這極品白富美居然是陳氏集團的千金大小姐,更是她男友的老闆。

這劇情,完全和她預想的截然不同啊!

更可笑的是,她剛纔居然嗤笑這個極品白富美是個瞎子!

就算陳靈兒確實是個瞎子,但陳氏集團千金大小姐幾個字,就足以把她倆的差距拉到天壤之別了!

她,完全沒資格和陳靈兒比較!

剛纔的一幕就彷彿是一個乞丐去嘲諷皇帝一般。

這……簡直可笑!

“大小姐,抱歉,這,這不是我的意思。”帥哥忙對陳靈兒鞠躬,滿臉諂媚的笑容,再無剛纔的囂張氣焰,“請,請您原諒。”

然而,沒等陳靈兒回話呢,濃妝女孩忽然瘋了一樣指着白小鳳,咆哮起來:“瘋了嗎?都瞎了嗎? 全能魔法高手 堂堂千金陳氏集團的千金大小姐,怎麼會看上這樣的鄉巴佬的?”

“玩特麼的醜小鴨和白天鵝嗎?玩特麼曠世絕戀嗎?”

一連串的落差,讓濃妝女孩一次次打臉,而這一次,最後的一絲希望卻帶來了最後一記暴擊,她的理智瞬間被瘋狂和絕望淹沒了!

陳靈兒眉頭緊蹙着,眼中閃過一絲怒意。

剛纔她聽到這女孩說白小鳳的時候,心裏就很不爽,現在,被這女孩當面這麼呵斥,心裏的怒火登時騰騰直冒。

“閉嘴,美文,你給我閉嘴!”帥哥後背一陣陣發涼,頭皮一陣陣發麻,他甚至很想直接給濃妝女孩一巴掌。

完了!

這下徹底完了!

自己的女朋友把千金大小姐罵成這樣,老子特麼是倒血黴了吧?

這時,濃妝女孩又抓住了帥哥的胳膊,淚水順着眼角往下流,哭腔道:“親愛的,你說過要幫我報仇的,就是這個鄉巴佬,你快幫我報仇啊?”

報你妹啊!

帥哥身體顫抖了起來,他又不傻,陳大小姐和這鄉巴佬明顯是站在一邊的。

有陳大小姐在,別說是一個鄉巴佬了,就特麼算是一個千年老土鱉,他也不敢動啊!

可是,白小鳳卻摸着鼻子笑了起來:“嗯嗯,她說的很對,我剛纔可是聽到了,你是要和我比有錢啊。”..

帥哥虎軀一震,登時快哭了,p,這特麼不帶這麼火上澆油的啊!

話音剛落,陳靈兒冷冷說道:“我也聽到了,但,白小鳳是我朋友,也是我爸的座上賓,你和他比有錢,就是和我們陳家比有錢,你考慮清楚!”

轟隆!

帥哥嘴角抽搐了起來,腦子裏嗡嗡作響,不敢置信地看着陳靈兒,陳總的座上賓?

這個土裏土氣的鄉巴佬,竟然是豪門陳家的座上賓?

緊跟着,他心臟砰砰跳動着,彷彿要跳出胸腔了一樣,額頭更是滲出了密密的汗珠。

和陳家比有錢?我特麼有的比嗎?

陳家一根腿毛掉下來,就足以壓死他全部身家了啊!

不僅是他懵了,就連濃妝女孩,還有馬尾女孩和兩個男銷售,也全都懵了。

全都瞪圓了眼睛看着白小鳳,眼珠子都快掉出眼眶了,嘴巴更是張成了一個大大的“”字形。

陳家已經是濱海市的豪門了,他們家的座上賓,那這傢伙,該猛到什麼程度?

白小鳳被一道道目光注視着,摸着鼻子笑了笑,然後拍了拍陳靈兒的肩膀:“哎呀,你一點也不知道低調呢,真調皮。”

陳靈兒感受着肩膀上的觸感,柳眉緊蹙着,這無恥的混蛋,又開始裝比了!

但,她深吸了一口氣,陰沉着臉終於接過了帥哥手中的名片,看了一眼後,直接將名片扔在了地上,對面前的帥哥冷聲道:“嗯,我記住你了,想不到我們集團子公司的經理的目光竟然是這樣的,我應該跟老爸反應一下了。”

驚駭中的帥哥虎軀再次一震,神情閃現出一抹狠戾,幾乎不帶絲毫猶豫的,猛然轉身對濃妝女孩道:“美文,我沒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人,我想,我們是時候結束了,算我眼瞎看錯人了。” 他走到她的面前,為她蓋上被子。

她的睫毛很長,就像小扇子似的,濃濃的,黑黑的,非常好看。

皮膚潔白,五官精緻。哪怕不施粉黛,那也勝過天上仙子。

秦驍坐在她的旁邊,指尖浮過她的黑髮。

突然,一隻手掌抓住他的手腕。那雙緊閉的眼睛睜開,幽幽地看著他:「你做什麼?」

「你被子掉了,我幫你蓋一下。」秦驍面露無辜。

「哦,蓋到頭髮上來了?」蘇雯瀾重新閉上眼睛。「快睡吧!」

秦驍又看了她一會兒。

就在蘇雯瀾再次皺眉的時候,不等她發脾氣,他馬上說道:「好,我馬上休息。」

第二日,蘇雯瀾先一步起床。

她起床的時候,秦驍還在躺著。她沒有吵醒她,而是出去活動身體,同時準備食材做早膳。

對那些農家用具,昨天蘇雯瀾還很生疏,今天就很順手了。蘇雯瀾只能安慰自己說,她上輩子應該就是個小農女。

「我來吧!」秦驍抓住她的手,從她手裡取下斧頭。「這種活兒可不是這麼漂亮的小姐做的。」

「農家姑娘不是都會做這種活兒嗎?她們能做,我為什麼不能做?」她倒覺得這段時間的農家體驗挺好的。

她整個人比較放鬆,沒有那種緊崩的感覺。

如果不是發生這場屠殺,不用管那些事情,或許他們真的會在這裡享受普通的農家生活。

吃了早膳,他們就騎著馬兒去了寧王的別院附近。

寧王的別院很大。方圓幾里都是他的地盤。

他們不能貿然出現。因此,他們只是找到當地的百姓,偽裝成投親不成的未婚夫妻。

至於為什麼不是兄妹,主要是秦驍不同意。其實在蘇雯瀾看來,她更願意和他以兄妹相稱。這樣更容易讓別人放鬆警惕。

「你要潛進去做丫環?」秦驍蹙眉。「我不同意。」

「為什麼呀?這樣不是更容易調查寧王嗎?」蘇雯瀾說道:「這點委屈我有什麼不能受的?為了調查清楚,你得顧全大局。」

「寧王有個兒子,最近好像在招夫子。或許我可以以這個身份進去調查。」秦驍說道:「你就在附近的村莊等我就行了。」

蘇雯瀾淡淡地看著他。

秦驍被她看得滿身發寒。

有點不妙。

好像生氣了。

秦驍最怕蘇雯瀾這樣的表情了。

他輕咳一聲:「那你想怎麼樣?」

「你做你的夫子,我做我的丫環。互不干涉怎麼樣?」蘇雯瀾說道:「上次你帶的那個人皮面具不容易被發現。只要我們小心些,不要急於求成,按部就班地慢慢調查,應該會有所收穫的。」

「如果不答應,你應該又要生氣了。所以,我哪敢不答應?」秦驍說道:「按你說的辦吧!」

蘇雯瀾這才滿意起來。

秦驍很順利地潛入寧王府別院。

至於蘇雯瀾。府里最近不招婢女。所以蘇雯瀾只有打昏其中一個打雜的婢女,然後偽裝成她的表姐,代替了她的位置。

「小文。」管家走過來,說道:「你的廚藝還不錯。以後你就在廚房做工吧!」

蘇雯瀾說那個婢女家中有事,把她暫時叫回去了,而她代替她做一段時間的活兒,直到她回來為止。

那管家問了幾個問題,就放她進來了。 蘇雯瀾成為了小文。秦驍成為了寧王世子的夫子,化名南宮葑。

「新夫子是個好俊美的男人。」廚房的小丫環激動地對旁邊的姐妹說道:「真羨慕小娟。她負責伺候那位新夫子呢!」

「有什麼好羨慕的?誰知道這個新夫子能夠留多久?前面幾個夫子就沒有一個留下一個月的。」旁邊的人說道:「咱們這位世子爺太不好伺候了。王爺的身子本來就……」

「想死嗎?」冷著臉的老嬤嬤走進來。「你們也是府里的老人了。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沒有人教過你們?」

「嬤嬤恕罪。」丫環們跪了一地。

蘇雯瀾雖然沒有參與,但是其他人都跪了,她要是不跪的話,就顯得太突兀。這樣也不利於她打入敵人內部。

「世子爺今天想吃酸的。」老嬤嬤冷著臉說道:「你們想想辦法,看看做什麼吃的能讓世子爺開心。世子爺開心了,咱們的日子就好過了。世子爺要是不開心,你們就等著挨板子吧!」

老嬤嬤說完就走了。

丫環們一片哀嚎。

「世子爺是有名的嘴叼,今天又變著法的找我們麻煩。這下子死定了。」

「現在怎麼辦啊?我上次被打,躺了半個月。實在不想被打了。」另一個丫環說道:「大家快想辦法啊!」

「還能有什麼辦法?」另一人說道:「我又不擅長廚藝。以前王大娘的廚藝這麼好,世子爺還不是把她趕走了。現在剩下的都是些不懂廚藝的。新大廚又沒有找來。在新大廚到來之前,我們只有自己想辦法伺候世子爺的口味。」

「新來的。」其中一個丫環看向蘇雯瀾。「你懂廚藝嗎?」

蘇雯瀾故作為難。

「我倒是稍微懂一些。」

她的話沒有說完,一雙雙眼睛用期待的眼神看著她。

「你們別這樣看我。我雖然懂一些,但是沒有伺候過這樣的貴人。要是他不喜歡的話,那不是死定了嗎?」

「我們要是沒有做出來,那也會死定了。」另一人說道:「反正都是死,死馬當作活馬醫。你試一下。說不定是條生機呢?」

「我就給家裡的人做過飯。那些都是鄉下東西,哪裡能入貴人的眼?」蘇雯瀾為難道:「還是算了吧!我就是個代替的人。這樣的事情怎麼也輪不到我的頭上。」

幾個丫環攔住蘇雯瀾,不讓她走出這扇門。

「你要是不幫忙,那我們就不讓你出這扇門。反正我們被世子爺罰,你也別想好過。」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