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

沐雲軒冷冷的瞪了夜輕寒一眼,錯過了孩子們的成長期,他心裏也很內疚。

蘇齊趕了一天路,終於在傍晚的時候,在一個小山村找到了落腳的地方。

“火靈,這東邊怎麼比西邊的城鎮還要少啊?”

蘇齊讓火靈落到了進村的小路上,讓火靈變小,趴在自己小小的肩膀上。

“齊兒,你大道不走,偏偏走這地勢險峻的地方走,肯等不會有什麼好的城鎮了,而且你看這個村莊,這才傍晚呢?怎麼連個人都不見呢?”

“哇……!”

樹梢上,棲息的老鴉似乎受了驚嚇!一羣驚起,叫聲讓人驚悚恐懼。

“這,這裏怎麼會有老鴉,走過了那麼多的地方,這還是第一次遇到有老鴉的地方。”

蘇齊往灰暗的天空看了看。

一羣老鴉從他的頭頂上飛過,他心裏怎麼會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呢?

“齊兒,惡魔獸都不見害怕,居然害怕是一個

老鴉嗎?”

火靈幸災樂禍的說道。

原來齊兒也不是什麼都不怕啊? ♂!

“你懂什麼?我孃親會在開心睡不着的晚上給我們說一些鬼故事,乍一聽會覺得有些荒繆,可是仔細一想,也不無道理啊?有道是老鴉叫,禍是事到啊?”

蘇齊躊躇着往村子裏走去,這一次到的這個小山村,千萬別在有什麼事情發生了,他只是想住一晚就走了,可別像之前那樣,自己每到一個地方都會發生意想不到的事情。

“齊兒,你想太多了,那只是普通的老鴉,可能是餓了吧?”

火靈安慰着蘇齊。

其實它到是認爲,齊兒不是害怕,而是想他老孃了,昨天晚上一夜喊着自己孃親呢?

“等等,火靈,我看我們還是不要進去了,今晚就露宿山野吧!”

蘇齊猛的停下了腳步。

“這村子裏怎麼會看着不同尋常呢?不會又遇到什麼**鬼寨的吧!而且你沒有發現嗎?只要有我出現的地方,就會有事情發生,咱們呀!啓動我老孃說的第二套方案,路見不平,咋們繞道而行。”

齊兒想了想,露宿山野雖然睡不好,可最多遇上幾隻魔獸而已,而這村子裏看着太詭異了,這看不見摸不着的東西,纔是讓人最恐懼的。

“齊兒,你這是打退堂鼓啊?”

火靈游到蘇齊的胸前,擡眸看着他。

“打什麼退堂鼓啊?你沒有發現嗎?這裏真的很詭異。”

“看到了,沒有一點生氣,而且有一股死屍的腐臭味。”

“那你是想留下來吃腐屍嗎?”

蘇齊看着前方依稀的人影問道。

“呸,呸……!我纔不吃腐屍呢?”

火靈快速的朝着地上吐了幾口。

“火靈,你看,那邊踉踉蹌蹌的走過來幾個人,看他們樣子好像不正常啊?”

“要是走的正常就是人了?”

火靈往蘇齊說的地方看去。

“那他們走的不正常,應該不是人?”

蘇齊往旁邊的一顆大樹後邊走去。

“你看看這些大樹,一棵比一棵高,一棵比一棵粗,你再看看這地上,滿地都是厚厚的青苔,好像沒有人居住似的,處處的顯示着這個山村和別的山村與衆不同。”

蘇齊四處看了看,這個山村和他之前見過的山村一比,有着天壤之別,這裏應該不會有外邊的人進來纔是,不會是又無意中闖入一個詭異的村子裏吧!

看着那幾個人朝着這邊走來。

蘇齊快速的閉住氣息。

有三個披頭散髮的來人踉踉蹌蹌的走了過去。

蘇齊一看,驚得目瞪口呆。

“火靈,你看到了嗎?剛剛過去的那三個男人沒有眼珠,他們的眼眸裏的眼球是白色的。”

“看到了,人類的眼珠是白色的確實不正常。”

“我老孃的鬼故事裏邊,鬼的眼睛,就是沒有眼珠的,而且就是白色的或是血紅的。”

蘇齊知道這個世界上沒有鬼,可是他剛纔看到的景象,和他老孃描述的太像?

“你呀!就是太想你老孃了,惡魔獸和這種沒有眼珠的人類比起來,肯定是惡魔獸更讓人覺得恐怖,我們要不要跟上去看看,他們去了什麼地方?”

火靈提議道,好笑的看着蘇齊。 ♂!

“瘋子纔會跟着他們身後去呢?”

蘇齊深深呼出一口氣,那些鬼故事都是老孃爲了讓他們早點睡覺說出來嚇唬他們的,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鬼,可是真的沒有鬼,他老孃的靈魂又是怎麼來到這裏的,這事怎麼說的詭異,好吧!居然來了就進村去看看去,要是沒有查清楚,他會心有不甘的。“

蘇齊心裏想着,把火銀也叫了出來。

一白一黑,一蛇一龍變小站在蘇齊的肩膀上。

“齊兒,這裏看起來很不同尋常。”

火銀出來後看了看四周說道。

“所以才讓你出來壯膽的,你說不同尋常,說說看,你都看到哪些不同尋常的地方了?”

蘇齊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走去,天色漸漸黑暗了下來。

大地就像沉睡一樣,除了微風輕輕地吹着,整個村子連狗叫聲都沒有,冷落的村子寂靜無聲的。

蘇齊小心翼翼的獨自走在村子裏的小道上,周圍除了寂靜還是寂靜。

帝女策:鳳卧江山 “齊兒,一點人類的氣息都沒有。”

火銀擡眸,四處看了看。

“先不要說話,我們先四處看看再說。”

蘇齊能夜視的雙眸死死的盯着前方,不放過任何一個地方。

突然一個黑影從不遠處掠過,蘇齊快速的奪到一口大水缸的後邊。

黑影掠過之後,又是寂靜的可怕,彷彿黑暗要吞噬一切,蘇齊現在只想期待黎明的到來!

“嗚嗚……!”

蘇齊剛剛要起身,突然,一個女人的哭聲傳來。

蘇齊又快速的坐了回去,這樣詭異的的村子,加上墨黑的夜晚,在加上這突然傳來的女人的哭聲。

老孃啊!你兒子看來真的遇到了傳說中的鬼了。

“齊兒,你不過去看看?”

火靈提醒道。

“想過去,不如你像過去探探底,看看到底是不是女鬼在哭?”

“齊兒,你一定是被你孃親的鬼故事給影響了。”

火靈提醒蘇齊,他可不是一個膽小的孩子。

“多多少少是有一點,不過這哭聲挺滲人的,走吧!去看看去,不是我怕,而是這裏的景象和孃親說的故事對號入座。”

“就你孃親那個母老虎,就是故意說出來嚇你的。”

火銀衝着蘇齊吐了吐舌頭。

“火銀,不許你這樣說我孃親,我孃親纔不是母老虎呢?”

“還說不是,她每次見到我都凶神惡煞的。”

火銀不甘心的說道。

“那是因爲我孃親怕蛇。”

蘇齊小聲的辯解道。

打算去對面的房間裏看看。

“等等,什麼東西這麼臭?”

蘇齊聞了聞,這臭味是從什麼地方傳來的。

“怎麼突然臭了起來了。”

火靈和火銀也四處看了看說道了。

“等等。”蘇齊看着自己的靠着的大缸。

“莫非是……?”

蘇齊站了起來,發現自己只有大缸的一半高。

“這臭味好像是從這口大缸裏傳出來的。”

“齊兒,看看是什麼東西,怎麼會突然這麼臭呢?”

“既然是臭東西,那一定不會是什麼好東西,看它幹什麼?”

蘇齊怕見到噁心的東西,把自己的隔夜飯都給吐出來了。 “可這突然傳出了臭味,你不覺得奇怪嗎?”

火靈其實很好奇到底什麼東西突然這麼臭。

“一點都不奇怪,碰巧也說不一定,你們兩個還真是奇葩,這麼臭的東西,你們竟然想去看看,我可不去。”

說完,蘇齊纔不管這口大缸裏裝了什麼?但絕對不會是好東西。

他小跑這往前邊的房間走去,裏面的人雖然在哭,可是那哭聲很動聽,彷彿能牽動人的心,讓人想一探究竟。

蘇齊輕輕推開門,從門縫裏看去,一名紅衣女子坐在紅毯上披頭散髮的仍然哭得很傷心的樣子。

聽到開門聲,紅衣女子猛的的擡起眼眸看向蘇齊。

蘇齊一看,小小的身子微怔,好敏銳的聽覺,他隱藏了自己的氣息,開這門幾乎沒有發出聲音,可還是很快就被她發現了。

女子輕輕一揮手,門全部被打開。

看到是一個孩子,紅衣女子無比的驚訝!殘留着眼淚的美眸閃了閃。

蘇齊也快速的看向紅衣女子。

奇怪了,怎麼沒人人類的氣息。

“齊兒,她不是人類?”

火靈急急用密音告訴蘇齊。

“我看出來了。”

蘇齊快速的回答道,難道是真的闖進了鬼窩了,還是其他的,這女得長的很漂亮。

蘇齊腦海裏快速的運轉起來,剛剛那三個男人身上最突出的就是他們的眼眸是白色的,而這個女人的雙眸確實微微散發着藍光,此人不是魔獸就是其他的。

“呵呵!不好意思,姐姐,我走錯地方了。”

蘇齊皮笑肉不笑的對着紅衣女子說道。

小小的身影慢慢的往後退去。

可蘇齊只往後退了一兩步,猛的,蘇齊被一陣突如其來的風捲進了房間,速度太快,等蘇齊反應過來時,一根紅繩已經纏在了他的身上。

門也砰的一聲被關上。

火靈和火銀也快速的飛回蘇齊的丹田裏。

“小弟弟,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姐姐這裏有很多好玩的東西,今晚就在這裏陪姐姐玩玩吧。”

女子擦乾淚水,快速的從地毯上起來,聲音異常的好聽。

蘇齊小小的身影瞬間被一根紅繩綁到了房間裏的一棵柱子上。

“你,你是誰?爲什麼要抓我?這裏,這裏又是什麼地方?”

蘇齊可愛的小臉上一臉無害的看着紅衣女子,雙眸裏不斷的閃爍着恐懼。

他得看看這個女人想做什麼?但必須讓這個女人對他失去戒心才行。

蘇齊又快速的在房間裏掃視了一遍,這裏邊和外邊完全不一樣,外邊是破破爛爛的民房,裏邊卻是奢華漂亮。

“沒想到會等到了一小孩子?”

女子笑嘻嘻的往蘇齊走去,蘇齊這纔看出來,這個紅衣女子不是在走,而是在滑行,只是被裙子蓋着,蘇齊看不清楚,她是怎麼走路的?

她一雙藍色的眼眸在紅衣色映襯下越發的藍。

“姐姐,你長得可真漂亮,可姐姐爲什麼把我綁起來,我還要回家找爹孃呢?爹孃會着急的。”

蘇齊眨巴着大眼,顯得又無辜又可愛。 大漠歡顏 戀上你 630bookla ,最快更新冥婚,棄婦孃親之家有三寶最新章節!

“喲,長得可真可愛,不過你想回家可不行,得留下來陪姐姐玩呢?”

女子長長的指甲劃過蘇齊滑嫩的小臉,蘇齊眼眸微垂,只見女子一雙白皙修長的手指,指甲卻是深藍色的,好像孃親形容的鬼指甲啊!

“在這裏等了這麼久了,還從來沒有遇到像你這樣可愛漂亮的小寶貝出現過,你回家了,姐姐一個人且不是太孤獨了。”

“姐姐在說笑嗎?難道姐姐沒有家人嗎?”蘇齊不着痕跡的邁開臉,對於她的碰出,他並不討厭。

“沒有,所以姐姐很孤單,每晚都在這裏等一個能來陪姐姐玩的人呢?”

“呵呵!”

蘇齊忍不住笑了笑,不會是老孃和他說的倩女幽魂的故事吧!可惜他不是寧採臣啊,他只是一個小屁孩。

這一刻,蘇齊腦海裏全是他老孃跟他說的各種故事,而這些故事就像洞穴裏的雕花,印象深刻啊?

“看着你笑的這麼開心,應該是很樂意留下來的。”

紅衣女子看起來非常的開心,她轉身慢慢的往牀榻邊走去。

蘇齊快速的對着紅衣女的背影做了一個鬼臉,你奶奶的,小爺有笑得很開心嗎?留下來陪你的那是鬼。

不過她去幹什麼?她在牀榻上翻什麼呢?

蘇齊伸長脖子看着女子彎腰在那裏翻找着什麼?蘇齊乘此機會,微微探測了一下女子的修爲,這一探測,蘇齊微微的皺眉,這女的修爲在聖玄期巔峯的修爲。

靠,蘇齊哭喪着臉,不會這麼倒黴吧!這種小山村裏也會有聖玄期巔峯的人。

狗拱門簾,全靠一張嘴,而鬥修爲靠的是真本領啊?

“哦!找到了。”

女子拿着一個寶藍色的瓷瓶快速的轉身往蘇齊走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