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綠竹青青,醉中天微微一笑,道:“你剛纔唸的,天地玄黃,宇宙洪荒,這些是什麼?”

長生仰頭,脆生應道:“是《千字文》,侍女姐姐說這些是常識,我必須要懂。”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你可知道這些規矩,是誰定下的?”

長生瞪大了眼睛,茫然地搖搖頭。

“沒錯,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三界之內,沒人知道。”醉中天淡淡地說,“可是那又怎麼樣?儘管生命的長度各不相同,但每個生命體都有自己的活法,沒必要去羨慕旁人。”

“不是這樣的!”長生忽然反駁道,“侍女姐姐說,幽冥地府裏有個鬼王,他有本生死簿,天上地下所有人的壽命,都是他定下的。”

醉中天定定地看着他,沒再說話。綠竹青青心裏突然涌起一種奇怪的感覺,似乎有什麼從腦海中一閃而過。

然而沒等她想清楚,一陣強大的威脅感倏然而至,她臉色微變,一把抱起長生,又被醉中天拉着,疾退了數十丈。

青天白日之下,一道天雷從他們剛纔站立的地方劈下,將原本平整的地面砸出個大坑,一縷白煙嫋嫋升起,焦糊味充斥鼻腔。

白煙之後,隱約顯現出一個人形,長身而立。綠竹青青忽然覺得空氣似乎變得濃稠起來,那股威壓有如實質,將他們釘在原地,懷中的長生更是嚇得小臉慘白。

“大膽,何人竟敢擅闖天庭,擄朕小兒?”白煙後面的人暴喝一句,聲如洪鐘,勢如驚雷,長生的嘴角古怪地抽動兩下,突然張口,“哇”地吐出一口鮮血。

“長生!”綠竹青青嚇了一跳,連忙將他放平在地上,喚了綠楹出來救治。

那人疾掠過來,一縷掌風毫不客氣地向綠竹青青逼近,醉中天立刻結印,佈下一個金鐘罩,扛下了這一擊。

“喂,你誰啊?天帝?”綠竹青青瞪眼,“你也知道他是你兒子?要不是我們躲得快,你那道雷真劈中了他,你現在看到的就是一具屍體了!”

“放肆!”那人被攔在金色大鐘外面,又怒喝道:“爾等是何方妖孽,見朕爲何不跪?”

綠竹青青翻了個白眼,“虧你還是天帝呢,連人家是人是鬼都看不清楚,你說你還能幹什麼?”

天帝眼角詭異地抽了抽,選擇性無視這句話,轉而望向站在面前的醉中天,猛然發現這人身上居然有和自己相似的氣息和威壓,臉色瞬間又陰沉了幾分。

綠竹青青口頭上佔了上風,立刻乘勝追擊,狡黠一笑道:“你是天帝,我還是阿修羅王呢,你見了我,爲何不跪?”

“你?”出人意料的,天帝嗤笑了一聲,“無知小女子,那阿修羅王是朕的十三女婿,見了朕尚且要三跪九拜,倒不知他何時讓位給你這小丫頭片子了?”

綠竹青青眸光一滯,那種奇怪的感覺再次涌上心頭。

醉中天捏捏她的手,輕聲道:“不管怎樣,打完再想。遠離長生,他應該不會有事的。”

“嗯。”綠竹青青垂下眼眸,摸摸長生的臉頰,依依不捨地站起來,隨着醉中天向花海移動,遠離那座孤單的小木屋。

天帝鼻子裏哼了一聲,閃身追去,經過躺在地上的小兒子時,只是面無表情地看了一眼,隨即便轉過頭,匆匆而過。

長生嘴脣扇動了兩下,大眼睛裏氤氳着一片水光,水光之後是比花海更深的茫然。

而另一邊,綠竹青青和醉中天已經與天帝鬥在了一處。

說實在的,這個天帝,除了法力比較高深血比較厚以外,根本沒什麼可令人懼怕的。也許他曾經也是一名驍勇戰將,但坐了這麼久的帝位,估計工夫都用在吃喝享樂上了吧?連遺蹟裏那個金甲將軍打起來都比他靈活!

反正天帝嘛,管的不就是一幫子神仙咯,除非跳出個美猴王,否則三界之中估計就數他這個帝王當得最清閒了。

天帝愛用大招,醉中天兩人便也學着他放大招,不過天帝是站着放,他們跑着放,高下立見。這要是其他玩家來打,沒有他們這麼高的機動意識,說不定真會吃不消,因爲耗時太長了,藥品不一定夠用。如果是一個藥師和一個輸出職業的搭配,那就更慘了,藥師的藍條肯定跟不上,耗時翻倍,體力都不一定夠。

這個boss整整花了他們半個小時,眼見着天帝只剩一絲兒血皮了,他卻做出了一個讓人大跌眼鏡的舉動——轉身抱起自己的小兒子,化成一道煙霧逃跑了!

嘖,他剛纔打架時要是有這逃跑的敏捷,勝負可就難說了。綠竹青青迅速祭起魎皇刀,想要乘勝追擊,可是系統阿姨卻提醒她技能不可用……

“這算什麼?”綠竹青青呆呆地握着刀,難以置信地望着天邊,“難道是因爲我們火力不夠?”

醉中天搖搖頭,“剩下3%的時候,他的血條已經不降了,這個boss估計就是這樣設定的。”

“那長生……”綠竹青青說了一半,卻又不出聲了。長生是天帝的小兒子,雖然身世坎坷,但天帝逃跑時還記得捎上他,她又操心什麼呢?其實再糾結也沒有用,這就是劇情的設定,不以玩家的意志爲轉移。

“哎,感情我們折騰半天,什麼都沒有嗎?”綠竹青青幽幽地抱怨了句,然而話音剛落,系統阿姨又說話了。

“恭喜玩家【醉中天】【綠竹青青】通關師徒試煉塔,獲得神祕寶箱一個!”

這句話連播了三次,用的還是系統公告頻道,綠竹青青囧囧有神地被點了三次名,緊接着,花海的天空中忽然出現萬丈霞光,七彩祥雲聚攏又散開,一個金燦燦的箱子慢慢地飄下來。

箱子真的是“飄”下來的,像片沒重量的羽毛似的,看得人捉急。醉中天干脆拉着綠竹青青坐下來,就地回覆戰鬥中消耗的體力,慢慢地等那箱子落下來……

“你之前,是不是想到了什麼?” 刺激求生之踏遍群星 醉中天拿出酸梅湯,遞給綠竹青青喝了一口。

“你覺得,這個天帝怎麼樣?”綠竹青青不答反問。

醉中天勾脣一笑,“既不中看,也不中用。”

綠竹青青點點頭,“我感覺……長生纔是現任的天帝,剛纔那個只不過是前任的。”

他們一致認爲,這個先帝太慫了,一點也不像是能成大業的角色。所以,當前版本下,試煉塔的頂層講述的應該是天帝幼年時的經歷。

長生,天帝……綠竹青青苦惱地嘆息一聲,又是個被環境扭曲的孩子。

“剛纔長生說到幽冥鬼王的時候,如果先帝沒有橫插那一腳,如果我們繼續聊下去,結果會怎麼樣?”綠竹青青摘下一朵花,拿在手裏把玩。

醉中天已經採了一大束花,用綠色的根莖紮起來,捧到她面前。

“他不是安於天命的人。”他只這麼說。

“也對。”綠竹青青伸手接過那束鮮花,抱在懷裏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她剛看到這座小木屋時,還以爲住在這樣美麗的花海里的人,一定相當幸福,現在才知道,這裏只不過是個漂亮一點兒的籠子罷了。

人爲了*去拼搏,這是無可厚非的事,但謹記初心莫負的人,又是何其難得?

說話間,那隻吊人胃口的神祕寶箱已經落到了眼前,醉中天伸手一接,隨手就打開了。

裏面有兩套200級的仙級對應裝備,一堆金元寶,一些高級稀有材料,還有一本看上去挺古樸的祕籍。

“還真的有武林祕籍啊。”綠竹青青一臉驚歎地拿起那本小冊子,冊子薄薄的,上書四個大字——魔蓮兩生。

“咦,使用次數2?”綠竹青青把冊子翻到背面,“種族要求,佛,阿修羅……”

“這個八成是合體技能。”醉中天淡定地說道。

“……”囧,合體技能是個什麼鬼!

“學嗎?”醉中天揶揄地看她一眼,“這個畢竟是《凡間》第一個合體技能,應該挺好用的。”

“……”綠竹青青一咬牙,揮去腦海中那抹怪異的彆扭,“學!”

“看這個。”醉中天又從箱子裏摸出一個東西來,竟是一枚足球大的彩蛋,淡粉色的蛋殼上有一圈一圈的火焰紋路,十分好看。

“這是什麼?寵物蛋?”綠竹青青欣喜地抱過來,拍了個觀察術上去。

鳳凰蛋:孵化它!詳細孵化方法請參照《禽蛋孵化知識大百科》。

……《禽蛋孵化知識大百科》又是個什麼鬼?箱子里根本沒有啊!

“要嗎?”醉中天問道,“就是孵化可能比較麻煩,要上網查找方法。”

綠竹青青心動了一下,還是搖搖頭,“我只剩一個寵物空格了,還是留給白澤的妹妹吧。反正都是神寵,應該差不多吧。”

醉中天揉揉她的腦袋,“那就賣掉?”

“嗯。”綠竹青青不捨地點點頭。玩家只能同時擁有兩隻寵物,若要換新的,必須先和舊的解除血契,而一旦解除血契,這隻寵物就會完全消失,說好聽點兒是迴歸自然,但大家都清楚,它的數據已經被銷燬了,不可能再找回來。

兩人出塔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交易行寄售物品。經過上次的經驗,材料賣得不如裝備搶手,主要是因爲玩家的生活技能都沒練上來,就算知道這些是好東西,也不知道究竟適合哪種生活技能使用,犯不着跟別人搶破腦袋,所以醉中天把材料全都給了鐵三角,只把裝備拿去賣。

然而賣裝備時又遇到了小小的問題。自從玩家陸陸續續涅槃以後,主線劇情卻沒達成,玩家們無法選擇種族,默認爲人類修仙者,矛盾就慢慢顯現出來了。

有錢能拍得起醉中天的裝備的人,在遊戲裏肯定都是些叫得上名字的角色,這些人大多也是走在其他玩家前面的人。他們花了大價錢拍裝備,又滿懷期待地努力升級,結果卻發現這些東西根本不合用,就算再轉手賣出去,也根本收不回本錢了,心裏能沒有怨氣嗎?

這些事情醉中天都沒讓綠竹青青知道,標價時他定了每件八千兩黃金,綠竹青青還爲這前後的差距愣了片刻。

醉中天只對她說:“現在遊戲玩家等級非常不平衡,尖端玩家根本沒有幾人,組不成大型團隊去副本,肯定沒有好裝備,標貴一點沒關係的。”

“哦。”綠竹青青贊同地點點頭。好像哪裏不對……

成功轉移了話題,醉中天微微一笑,點開聊天面板查看。

這些人總是這麼迅速就得到消息。或者說,從那天宣佈兩人通關的系統通告播出來開始,他們就在眼巴巴地等着看好戲了。

系統阿姨只說給了他們一個神祕寶箱,沒說寶箱裏裝着什麼,等待的過程中,無聊的人就紛紛猜測裏面有什麼寶貝,還千呼萬喚地求兩個當事人解惑,也不管他們是不是能看到,反正他們自己是聊得挺嗨皮的。

所以醉中天開始賣裝備的消息,第一時間上了頭條。

『世界』:

泡泡龍:這裏是前線記者泡泡龍,大家可以稱呼我小龍人。我們可以看到,十分鐘已經過去了,醉大神還在不停地往交易行貼東西,無一例外全部標價黃金8000兩!哎喲!這次是一根仙品藥杵,還有附帶技能!記者長這麼大頭一次看見這麼極品的藥杵!不過可惜,種族是……鬼族!

畫船聽雨眠:喲,醉大神又出來坑人啦?

楊車星:這怎麼叫坑人呢?上一批裝備人家才標價100金,是你們自己把價錢炒上去的好伐?

正在出售:同意樓上!人家醉大神就可以自己選擇種族,你們沒那個本事選不了,難道怪他嗎?!

楊車星:哎喲大媽,您這回可說對了一句公道話,真難得啊。

正在出售:呸,你纔是大媽,你全家都是大媽,人家是黃花大閨女!

畫船聽雨眠:洗白黨無處不在。

楊車星:嘿,樓上這位我看着怎麼有點眼熟?

畫船聽雨眠:你看誰都像你祖宗?

楊車星:啊我想起來了,你不是幾個月前意圖調.戲青青女神,被醉大神一巴掌拍死然後出口成髒被系統禁言的那位兄臺嗎?

正在出售:哈哈對啊,我也記得,你不是被笑醉追殺嗎?現在多少級啦?

泡泡龍:哎喲無滴麻呀,這是什麼?寵物蛋!天哪,是鳳凰!

沉醉東風:什麼?說清楚!

泡泡龍:就在剛纔,醉大神貼出了一顆神級寵物蛋!是傳說中的鳳凰!標價是……天哪,黃金二十萬兩!嚶嚶嚶,記者也好心動的說,可惜擔不起這天價喲!

青梅尚青:什麼時候拍賣?

泡泡龍:我看看……15天后!

醉中天:這蛋比較難孵化,慎拍。

青梅尚青:那些裝備,你有什麼說法?

醉中天:很快,就能用了。

(4800奉上。俺爹感冒了,然後俺也感冒了,紅紅火火恍恍惚惚,果然計劃趕不上變化orz話說昨天那章的分段出了問題,改到半夜都改不好,在後臺看的時候是正常的,不知道爲什麼一貼出來就成那德性了……大家將就着看看吧,也許我家的網絡和起點後臺就是不兼容t^t明天還是要出門,更新會晚……) 醉中天的那句話就像一個信號,讓潛伏在角落裏靜靜觀望等待的玩家們看到了曙光。

鳳儀嬌 所以,這一批的裝備,最後還是拍出了驚人的高價,那枚鳳凰蛋更是以黃金50萬兩成交的,摺合成現實幣,那就是500萬rmb。加上賣裝備的錢,他們這一次收入近1000萬。

葉媽某一日忽然收到一條進賬短信,數着那一串兒0,嚇得六神無主地跑去質問葉爸,沒一會兒,兩人心急火燎地跑來敲輕輕的房門,最後聽到女兒笑嘻嘻地說“這是我在遊戲裏賺的,正好還給你們。怎麼樣,只多不少,我夠意思吧?”

葉爸的嘴持續大張了五分鐘,最後嘆息着搖搖頭,“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唷……”然後被葉媽pia的賞了個爆慄,抹眼淚奔而去。

醉中天很夠意思,事先特意替鐵三角把適合他們的裝備挑了出來,等級一到立刻就能換上,把三人感動得痛哭流涕。

於是,幾天後又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凡間》裏有四個玩家同一時間飛昇,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經驗條瞬間突破,五個人身上齊齊爆出金光,綠竹青青悲催地閃了一下就沒了,因爲修羅界還在天帝的控制下,根本沒開放,她也就不能迴歸修羅界。但其他四人的金光非但沒有消散,反而越來越亮,最後化成一道道沖天的光束。

四個人在閃得人眼痠的光束中慢慢漂浮起來,然後倏地消失在原地。綠竹青青撇撇嘴,無聊地席地而坐,找綠楹出來“聊天”,吃着點心喝着醉中天特意留給她的一小瓶酸梅湯,乖乖地等消息。

因爲“信仰不同”,醉中天飛昇後到達的目的地也和鐵三角不一樣,所以,結局也差得天遠……

金光褪去,鐵三角才站穩腳,就悲劇地發現自己被包圍了。數十柄銀晃晃的長槍直指着他們,一個穿着十分眼熟的黃金鎧甲的仙將上前一步,暴喝道:“爾等究竟是何人?爲何擅闖天庭?給我拿下!”

鐵三角:“……”問人家問題又不讓人家回答那你還問個ball啊!啥都不說了,開打!話說……老大你在哪,咱被人欺負了啦嚶嚶嚶……

此時的醉中天,正站在一塊巨大的金色光幕之前,前後看了兩眼,沒見鐵三角他們,他神情依舊不變,直接將他們拋到腦後,果斷擡腳走進那塊水一般流動着的光幕。

眼前是一條鋪滿花瓣的天然曲徑,寬約十米,道路兩旁稀稀鬆鬆地栽種着翠綠的樹木,可以看到樹後煙波浩渺的蓮花池。

感官裏充斥着鳥語花香,醉中天慢慢地往前走,不一會兒就遇到了分叉。往前,仍舊是悠長的曲徑,往左,卻到了蓮花池邊,從他站的地方望去,隱約能見一抹紅色的飛檐。

醉中天轉步往蓮花池而去,卻在池邊停了下來。沒有橋,沒有船,只有鋪在水面上,靜靜漂浮着的碧綠色荷葉。

醉中天挑挑眉,伸腳在荷葉上輕輕踩了踩,圓圓的葉子便不堪重負地沉下去,水漫上來,浸溼了他的鞋底。他凝目望去,那抹飛檐仍舊隱在乳白色的霧氣之中,令他看不真切。

他猶豫了一下,才深吸一口氣,踏上那輕飄飄的荷葉,在它沉下去的瞬間收腳,踩到另一片荷葉上。

十幾秒鐘後,醉中天站在了池中的亭前階上,系統阿姨及時地恭喜他領悟了新的輕功“凌波微步”。

醉中天淡定地直起身,與此同時,亭中一方白色蓮花臺上,一個長眉及耳的乾瘦老僧慢悠悠地睜開眼睛,笑得相當慈悲且欣慰。

“阿彌陀佛,貧僧已在此入定千年,直到今日,終於又有人蔘透我佛門真諦,得道成佛了。善哉,善哉!”

醉中天諷刺地勾了勾脣,面上仍擺出一個同樣慈悲的微笑,說道:“我名醉中天,不知您是……?”

“貧僧法號明德,是這極樂之境的接引僧。這位師弟,請隨貧僧去覲見佛祖吧。”

明德從蓮花臺上下來,衝醉中天點了點頭,便在前面爲他引路。但他走的卻不是醉中天來時的路,而是從亭子的另一邊跨出去,穩穩地在荷葉上走起來。

醉中天已經掌握了凌波微步,不用像先前那樣依靠速度過關,便隨着明德慢慢地走。

荷香撲鼻,醉中天彎腰摘了一朵荷花,又摘了幾個鮮嫩的蓮蓬收進揹包裏,準備帶回去給綠竹青青。明德腦袋後面雖然沒長眼睛,但醉中天的舉動還是被他察覺,滿是皺褶的眼角詭異地抽搐了一下,最終什麼也沒說……o(╯□╰)o

上了岸,又沿着一條與之前差不多的曲徑走了一會兒,眼前豁然開朗起來,一座恢弘的廟宇,如入定的老僧一般,莊重而安詳地靜臥在七彩祥雲的環抱中。

明德走到那寬高均有十餘丈的殿門口,側身回望醉中天,一手做了個請的動作,便恭敬地退到一邊。

醉中天大步走進去。

殿內金光燦燦,中央的通道兩邊是一排排的蓮花座,每個蓮花座上都坐着一個金身羅漢或菩薩,他們不看醉中天,醉中天也目不斜視,直勾勾地盯着正前方那個身形巨大的佛祖。

沒錯,就是巨大的,你想某著名小說中如來一個巴掌就能伸出十萬八千里,他本人該頂得上多少個十萬八千里……咳,誇張了點兒,但佛祖就算坐那兒,腦袋都快碰着屋頂了,確實是夠巨大的。

醉中天只意思意思走了幾步就停了下來。佛祖太高了,他若真要走到跟前去,就必須仰着頭才能看到佛祖的圓下巴,但站在這麼遠的地方,他只需擡擡眼就能望見佛祖眉間那枚硃砂。

醉中天不動了,殿裏的人慢慢便也坐不住了,紛紛把眼睛睜開一條縫兒,偷偷打量這位“新人”。佛祖仍舊安穩地坐着,嘴角自始至終勾着一抹慈悲的弧度,一句話也沒說,似乎還在等着他走到跟前。

醉中天淡淡一笑,開口道:“我來,是受幽冥鬼王所託,給你帶句話。”

殿裏雖然一直很靜謐,但此話一出,那種靜謐雖然依舊很靜謐,但好像又不是先前那種靜謐了……orz

佛祖也不惱,呵呵一笑道:“哦?不知是什麼話?”

“他說:爾再避世唸經,空談衆生,來世便入無間體驗體驗業報之苦吧。”

“……”

佛祖慈悲的笑容似乎出現了瞬間的龜裂,但很快又重新調整好,繼續笑着問道:“此話怎講?”

醉中天長話短說:“千年前,天帝囚禁幽冥鬼王,摧毀通天柱,入主幽冥地府,擅改生死簿,幾乎屠盡妖族和人族修仙者。”頓了頓,似笑非笑地在殿內環視一圈,“你們,還不知道吧?”

殿內鴉雀無聲,醉中天輕笑出聲,“我只負責帶話,識相的,趕緊到下界去見幽冥鬼王吧,晚了後果自負。”

說完,他便果斷轉身,原路離開。

幾乎是迫不及待地跨出那塊金色光幕,醉中天找到來時的傳送光圈,一腳踩上去,回凡間去找綠竹青青。

至於某鐵三角麼……他們正忙着打架,又沒給醉中天發消息,當然順理成章地被忘掉了……

回到離開時的地方,綠竹青青正趴在草地上逗綠楹玩兒,他目光瞬間變得柔和,掏出一個蓮蓬遞到她面前。

“咦?你回來啦。”綠竹青青眼睛亮起來,“這是哪來的?天上摘的?”

“嗯。”醉中天摸摸她的腦袋,又將那朵荷花拿出來,“拿去玩吧。”

“……”綠竹青青囧囧地接過,綠楹倒是很高興,小身子吧唧一下跳上去,躲到層層疊疊的花瓣後,探出個小腦袋衝她興奮地笑。

綠竹青青剝出一粒蓮子放到嘴裏,香香甜甜的味道溢滿口腔,她忍不住眉開眼笑,也塞了一顆到醉中天嘴裏。

“你在天上哪兒摘的呀?真好吃。”

“在極樂之境裏摘的。”

“極樂之境?”綠竹青青愣了下,一拍腦袋,“對哦,你有任務的……那輔助阿狸忠忠他們呢?”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