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紅色的長盒子一定是在爺爺的棺材下面,我們兩個人怎麼能擡起這麼重的棺材呢!”我無奈的對着蔡大力聳了聳肩說道。

封棺的時候,爺爺的棺材裏面沒有什麼紅色的長盒子。所以我斷定那個紅色長盒子,一定是在爺爺棺材的下面。

“不試試怎麼知道擡不動。”蔡大力跳進坑裏找到一個合適的姿勢,就開始用力。

見蔡大力如此的執着,我也不能站在上面不動。我剛要跳下去幫一下蔡大力,這時候我竟然看到棺材起來了。

我驚恐的看着蔡大力,沒有想到八個中年人才可以擡動的棺材,蔡大力一個

人就舉了起來。看他的表情,好像一點都不費力一般。

“我的天,這還是人嗎?”蔡大力把棺材放在肩頭,一隻手撐着地面。十分輕鬆的從坑裏爬了上來,然後又從容的把棺材放在一旁。

“哈哈,不要崇拜哥,哥只是一個傳說!”蔡大力見我誇張的表情,十分自豪的說道。

“傳說你妹啊,你怎麼有這麼大的力氣?這不科學啊!”我一拳打在蔡大力的胸口,這胸口結實的像石頭一般。

“呵呵,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爲什麼有這麼大的力氣。我看着這個棺材的時候,我內心在告訴我,擡起這個,so easy!”蔡大力笑着再次跳進坑裏,用力的挖了起來。

蔡大力以前力氣的確很大,但是絕對沒有大到這樣變態的程度?我看着不斷揮動着鐵鍬蔡大力,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這個人是真的蔡大力嗎?結合上兩次的經驗,現在出現的這個蔡大力有可能是假的,也就是說現在這個蔡大力是虛構出來的。 火影之潛影之蛇 真的這樣的話,就可以解釋他爲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力氣了。

但是看着依舊風趣,任何地方都很真實的蔡大力是假的,我還是無法接受。雖然他這次出現十分的奇怪,他這次的表現更是讓人懷疑,但是我還認爲這個蔡大力是真的,因爲我的直覺告訴我,他就是真的。

如果這個蔡大力是真的話,那麼問題就來了。他突然出現的神力是怎麼來的?蔡大力好像沒有出現過什麼異常啊。

真的沒有嗎?我突然想到蔡大力一拳把我打飛的那次。那力度絕對不會比這個時候弱,難道是因爲那次被附身,所以蔡大力纔會擁有一身神力?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個地方到底是什麼地方,那裏到底藏着什麼樣的祕密!

“小軒你看是不是這個長盒子!”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蔡大力突然大聲的喊道。

我看向蔡大力手裏的長盒子,欣喜的說:“就是它,雖然舊了點,但是樣子不會變。”

“好叻!”蔡大力見我確定,他放下了鐵鍬就跳了上來。

看着夢寐以求的長盒子就在眼前,我內心激動的不得了。我對長盒子裏面的東西猜測了無數個版本,今天終於要看到真實的版本了。

“打開吧,我真的很期待是什麼樣的武器,竟然可以拯救我們村子的未來!”蔡大力一臉期待的說道。

“嗯!”我重重的點了點頭,蔡大力很期待,我又何嘗不是很期待呢。

我接過紅色的長盒子,雙手激動的開始顫抖。我用力的吸了一口氣,讓自己靜下來,然後開始打開盒子。

就在我打開盒子的那一刻,突然一個黑影快速的從我身邊掠過。我還沒有反應過來,手裏的長盒子竟然不見了。

“他奶奶的,把盒子還給我!”我還在發愣,蔡大力大喊了一聲,就快步的追了上去。

(本章完) 蔡大力追去之後我才反應過來,也快速的跟上。可是我們的速度和那個黑影完全不是一個檔次,我們二人跑到二爺爺的桃園之後,就失去了黑影的蹤跡。

“他奶奶的,跑的太快了!”蔡大力氣憤的看了一眼四周,失望的甩了一下手說道。

“這速度,他孃的還是人嗎?”我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前方停下來的蔡大力說道。

這一路我根本就沒有看到那個黑影,只看到蔡大力或隱或現的身影。

“你說那個黑影是誰?”蔡大力走到我的身邊,坐下來問道。

“這還用問嗎?跑的這麼快,又一直想要得到長盒子的人除了小師傅,還會有其他人嗎?”我不斷的喘着粗氣,斷斷續續的說道。

“那我們要怎麼辦!”蔡大力也同意我的看法說道。

“當然是找她要來啊,這是我爺爺給我的東西怎麼能便宜她!”我想到小師傅一直在利用我,心裏就十分憤怒。

“就這樣去問她,她會承認嗎?我們可沒有證據,說那個紅色的長盒子就是她拿的。”蔡大力揉了揉頭髮說道。

“我們現在就去找她,如果她現在不在房間裏面不就是最好的證據嗎?”我連忙站了起來,大聲的說道。

“對,這的確是一個好主意!”蔡大力笑着對我點了點頭說道。

說走就走,我也顧不得身體的疲憊再次開始奔跑。這一次小師傅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她不知道想要從後山回到村子,只有這麼一條路。只要我們順着這條路回去,就絕對可以抓住小師傅的把柄。

我們一路沒有停歇,一直跑到了家裏。我喘着粗氣,走到小師傅的房間用力的敲打了房門。

我一直都懷疑小師傅來這個村子是有目的,但是一直沒有抓住她的把柄。這一次終於讓我抓到了,我看這次小師傅要如何的解釋。

“咚咚……”

我用力的砸着門,可是小師傅的房間就是無人應答。房間裏面越是沒有人,我心裏就越是開心。老爹不是一直說小師傅沒有問題嗎?今天就讓你知道小師傅的問題所在。

小師傅的房門被我砸的咚咚作響,還是無人應答。倒是老爹的房間燈亮了。很快老爹和母親穿着衣服走了出來。

“小軒?大晚上,你這麼用力砸門幹嘛!”母親看清楚是我之後,有些不悅的說道。

“我找小師傅有事,你們回去睡覺吧。”我有意這麼大動靜叫醒老爹他們的,有了他們作證,我就就更不怕小師傅

耍賴了。

“不要敲了,柳夢惜她們昨天去縣城了,房間裏面根本就沒有人。”老爹瞥了我一眼說道。

“什麼?她們昨天去縣城了。她們去縣城幹嘛,爲什麼不過完今天再走!”聽到小師傅她們離開了,我的心瞬間涼了。好不容易找到一次小師傅的把柄,結果發現這個把柄根本就不存在。

“還能幹嘛?還不是你的婚事!”老爹依舊冷冷的看着我說:“不要以爲你躲起來,這門婚事就算了。我已經選好了日子,柳夢惜她們就去縣城買點,你結婚時候要用的東西。”

“你竟然真的要我娶一個傻子?你到底是不是我親爹!”我氣憤的看着老爹喊道。

“就是因爲我是你親爹,所以我纔會讓你娶她!”老爹依舊理直氣壯的喊道。

“好,那以後你就當沒有我這個兒子!”我氣的撂下一句話,轉身就跑開了。

“小軒!”母親見我跑了,擔心的追了出來喊道。

異能狂巫:匪後多金 “不要管他,有種跑了就不要回來!”老爹一把拉住母親,氣狠狠的說道。

“叔,嬸你們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小軒的。”蔡大力安慰一下老爹他們就快速的向我追來。

我對老爹的做法實在是不理解,平時老爹根本就不是這樣。而且他的脾氣一直都很隨和,我的事情他也從來不過問。爲什麼這次他就這麼固執的讓我娶一個傻子呢?這是爲什麼!

我一路瘋狂的跑到後山,看着面前茂密的樹林,我用盡所有的力氣大喊了一聲。

我現在需要發泄,到手的東西被黑影人搶走,現在老爹又給我定了婚期。爲什麼所有不順心的事情都被我遇上了呢?

我大喊了幾句,就一屁股坐下來,整個身體平躺在地上。

“給,喝點酒會好一些!”我剛躺下,就看到一個人走了過來,遞給我一瓶啤酒說道。

我接過啤酒,用牙咬掉蓋子,一仰頭,讓那冰冷的液體不斷流進我的胃裏。我此時的確需要醉一場,至少喝醉之後,我不用去想那些不開心的事情。

蔡大力見我如此喝,也沒有攔我。他也咬開一瓶,擡起頭也是一飲而盡。

喝完一瓶,我把酒瓶有力的甩了老遠,然後又拿起一瓶,接着這樣喝。

Wшw тт kān ¢○

蔡大力也是如此,我們就這樣喝着。直到喝的我們都暈暈乎乎的時候,蔡大力才拍着我的肩膀說:“小軒,你感覺叔平時對你怎麼樣!”

“這還需要我說嗎?平時我說什麼就是什麼,他從來都不會反對。

”我一把推開蔡大力的手,不耐煩的說道。

“那你有沒有想過,一直很順着你的老爹,這次爲什麼這麼強硬?難道就是因爲傻子喜歡你。”蔡大力也沒有在意我甩開他,而是躺在我的身邊,看着天空的星星說道。

對啊,老爹爲什麼要我娶一個傻子呢?又是什麼原因讓一直隨和的老爹變得如此固執呢?這個問題我真的是無解啊。

“小師傅的出現,讓原本安靜的你家變得熱鬧起來。我相信這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會是整個新道村,甚至更大的範圍。而這個影響的根源就是你的爺爺,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你爺爺一定在你的身上下了一盤很大的棋,至於這盤棋是什麼我還不清楚,但是我可以感覺到它正在一點一點的被揭開。”蔡大力十分認真的說道。

聽着蔡大力的話,我的腦袋瞬間清醒了很多。剛纔的話竟然是從蔡大力嘴裏說出來的?蔡大力能夠想出這麼多的東西!

我轉過臉看向蔡大力,這副皮囊的確是蔡大力,但是皮囊裏面絕對不屬於蔡大力。蔡大力一直都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這麼複雜,細節的東西,他從來都不會注意,也不會去想。

我看着躺在我身邊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蔡大力,我突然感覺這一切真的都變了。 王妃長安 自從小師傅來到我家,一切都變了。

我不知道老爹爲什麼讓我娶一個傻子,或許是爲了我好,或許真的如蔡大力所說,只是這盤棋中的一部分。

自從小師傅到來的那天起,我的人生棋盤就已經開始轉動起來了。我以後走的每一步,都在爺爺的設計之中。或許讓我娶一個傻子,也是這個棋盤中的一部分。

但是我道軒,就不是一個喜歡被約束的人。我最討厭的就是在人設計下生活,所以這個傻子我堅決不可以娶,我要活出我自己的人生。

想着想着,我就聽到蔡大力的呼嚕聲。蔡大力睡了,我也感覺到一股睏意。今天是不想回去了,我翻個身今晚就天爲被,地爲牀了。

我就這樣在星空下的後山睡了過去,朦朧中,我看到了剛纔搶走紅色長盒子的那個黑影。

她一直向着樹林深處跑去,直到看到一個巨大的石頭前才停下來。她看了一眼四周沒有人跟上來,就把臉上的黑色紗巾拿了下來。當她拿下紗巾的那一刻,一張熟悉的臉出現在我的面前。小師傅,果真是小師傅。

小師傅把紅色的盒子放在大石頭上,就快速的打開。隨着紅色的盒子打開的那一刻,一股耀眼的紅光撲面而來。

(本章完) 那紅色的光線實在是太強了,照的我根本就無法睜開眼睛。無奈之下我只好閉着眼睛,讓眼睛去適應那種強烈的光線。

當我感覺眼睛可以適應了這種強烈的光線的時候,我慢慢的睜開眼睛。這次我看到的不是紅色長盒子裏面的東西,而是一個人站在我的面前。

我連忙坐起來,看着站在我面前的蔡大力說:“怎麼是你,那個紅色的長盒子呢?”

“紅色長盒子昨天不是被人搶走了嗎?哪裏還會有!”蔡大力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說道。

“不可能,剛纔我還看到的。它還放光,發着紅色的光!”我看着四周開始尋找那塊大石頭,開始尋找小師傅的蹤影。可是這裏一片平地,哪裏有大石頭,哪裏有小師傅啊。

“你說光啊,剛纔我看到陽光照到你的眼上,我怕打擾你睡覺,就站在你面前擋住了陽光。”蔡大力看了一眼陽光。

陽光,難道剛纔是做夢!我也擡頭看了一眼太陽,現在的太陽已經很高了。看來剛纔真的是一場夢,還是一場白日夢。

我和蔡大力道個別,就轉身回家了。雖然我很不想回到這個家,但是我現在根本就沒有地方可去。

我回到家中,就看到一家人都在吃飯,小師傅和莊欣然都在。

我沒有看她們,直接走向廚房,盛了一碗飯,就吃了起來。

小師傅和莊欣然吃完飯,依舊沒有說什麼就回房間了。 逆流2004 今天看到她們回來,我真的有些好奇。按理說小師傅得到了該得到的東西,應該離開纔是啊。她們爲什麼還會回來呢?

難道她們還有其他的意圖,或者說那個紅色的長盒子不是被小師傅拿走了,那個黑影是另有其人。

“吃完飯,來我的房間一趟!”老爹吃完飯,看了我一眼,冷冷的說道。

老爹的意思我自然十分的清楚,他無非就是逼着我去見小穎,然後選定一個日子而已。

我纔不想去見那個傻子呢,所以我故意吃的很慢。慢的大家都吃完了,我一個人抱着一個碗,一粒米一粒米的吃着。

這時候我真的希望這碗米飯永遠不要少,這頓飯就這樣一直吃下去。不過往往事不隨人願,我的肚子竟然發起了反抗。

無奈之下,我只要放下碗筷,向着老爹的房間走去。我一邊走,一邊看向門外,多麼希望出現一件事情來把這件事情給打亂。

我一直看向門外,此時還真的有一個人火急火燎的跑來。這個人竟然還是我們村的村長,村長來一定都是大事,所以我今天有救了。

“子楓叔,你這麼着急忙慌的,是不是出了什麼大事了!

”我連忙跑向村長,大聲的問道。

“對,就是出大事了,聽說你們家來了一位高人,不知道可不可以請她出來幫幫忙!”村長緊張的說道。

“什麼大事?竟然要高人幫忙!”我被村長的話弄得有些糊塗的問道。

糊塗的不止是我一個人,就連老爹,和母親都不解的來到了村長的身邊。

“唉,我也不滿你們了,反正你們也是本家。”村長看着我們,把今天的來意說了出來。

我們聽完村長的話,都傻眼了。還是小師傅經歷的多,她一把拉住我說:“你三爺爺家在哪裏,我們現在就去!”

事情是這樣的,昨天晚上也是三爺爺的三七。一向很安靜的三爺爺,竟然在昨天晚上回來了。

他不是像爺爺那樣靈魂回來,而是整個屍體回來。嚇得大伯一家人一夜都沒有敢回家,一個個全部躲在外面。

大伯本想昨天來找小師傅的,可是昨天小師傅不在。所以今天得知小師傅回來,就連忙讓村長過來請小師傅過去。

我帶着小師傅跑到了大伯家的門前,就看到大伯家的門前圍了好多人。而大伯他們也全部站在外面,驚恐的看着緊關着的門。

“您終於來了,快點幫幫我吧!”大伯看到小師傅跑來,連忙上前說道。

小師傅沒有回答大伯的話,一腳踹開大門,快速的衝了進去。

“這裏就交給我們了,你就放心吧!”我看小師傅衝了進去,我也跟着衝了進去。

剛纔小師傅的那一腳的確是鎮住了所有人,連我都沒有想到一個身材弱小的女孩子竟然一腳,把這麼結實的大門踹開。

我剛跑進來,就被眼前的這一幕驚呆了。三爺爺此時像是一隻發了瘋的貓,滿院子瘋狂的追着小雞,嘴角還有鮮紅的血液流下,甚至嚇人。

這些只有在電影中可以看到的畫面,如今卻活生生的出現在我的面前,我還真的有些接受不了。

“怎麼了,不會是怕了吧。如果怕了,現在回去還來得及。”莊欣然見我愣在原地,笑着從我的身邊跑過說道。

我還真的想過再跑回去,可是被莊欣然這麼一說,我還是鼓起勇氣站在了原地。

小爺怎麼也是一個爺們,怎麼能被一個小丫頭騙子看扁了。

“欣然你來,記住我告訴你對付起屍的要領!”小師傅本來想要自己制服三爺爺,不過看到莊欣然也跑了進來,就把這個機會給了她。

“好的,今天就讓你瞧瞧本女俠的厲害!”欣然右手一動,一道黃色的符瞬間出現在她的手裏。

莊欣然身體一躍,

快速的跑到三爺爺的面前,右手猛地打在三爺爺的頭上。然後得意的拍了拍手說:“搞定!”

黃色的符貼到了三爺爺的眉心之後,三爺爺還真的停止了跳動。不過就在莊欣然轉身得意的向我宣佈她的戰果的時候,三爺爺的身體竟然又動了。

“快,快跑啊!”看到三爺爺雙手向着欣然打去,我快速的跑向莊欣然大聲的喊道。

不過我的喊叫聲還是慢了半拍,等莊欣然反應過來的時候。三爺爺的雙手已經打在了她的身上。

沒有想到三爺爺的力氣還蠻大的,莊欣然後背被擊中,身體瞬間就飛了出去。不過飛的方向正是我奔跑的方向,雖然我對莊欣然有些意見,但是她有危險小爺也不能見死不救不是。

有時候我真的懷疑這是三爺爺故意幫我,因爲此時莊欣然正撲倒在我的身上,更加不可意思的是她的象脣現在正吻在我的嘴上。而且我的手還按在她柔軟的胸前。

在緊張的時候,我突然聞到一陣濃郁的香氣。正是這股香氣讓我壓制很久的下面瞬間有了反應。

我突然的反應,讓我本來緊張的心情變得尷尬起來,要說我們親吻是誤會的話,那麼我現在的行爲就是犯錯。

莊欣然一開始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感覺到我侵犯的那一刻,她瞬間瞪大了眼睛,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臉上說:“流氓!”

莊欣然打過我之後快速的跑開了,我連忙看了一下支起的小帳篷,然後快速的做了起來,用衣服遮擋住。

我還納悶三爺爺爲什麼會給我和欣然這麼久的時間,難道是三爺爺故意的。不過當我看到三爺爺的時候,卻發現他身上有很多血,整個人站在哪裏一動不動。

“欣然你怎麼搞的,你不知道怎麼對付起屍嗎?”小師傅板着臉走到欣然的面前說道。

“師父我,我?”欣然低着頭,小臉憋得通紅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唉,這件事情也很蹊蹺。一般起屍都是在夜間起來的,而這具竟然可以在白天起來。”小師傅皺了一下眉頭說:“你和小軒在這裏看着,我去準備點東西,到了晚上他一定還會行動。”

小師傅說完轉身就向外走,此時院子裏面就剩下莊欣然和我。眼看着場面就要尷尬了,幸好這個時候大伯走了進來。

大伯把三爺爺再次放在了牀上,然後走到我的面前說:“你三爺爺這是?”

我也不知道三爺爺是爲什麼起屍,無奈之下我只好看向莊欣然。

莊欣然臉色已經恢復了正常,依舊冷冷的說:“他是被惡鬼纏身,我師父已經去準備東西,今晚幫他驅鬼。”

(本章完) “這……”大伯看了一眼三爺爺,如果沒有發生三爺爺起屍,打死他都不會相信什麼鬼怪的。但是現在的情況大伯也不知道說什麼,只是十分爲難的看着我。

“這裏就交給我了,你就放心吧!”我本來也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的,但是經歷了爺爺的事情,在加上那個奇怪地方的經歷。讓我對這個世界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大伯出去之後,莊欣然就坐在門前,眼睛還時不時幽怨的看向我,一副要殺死我的樣子。

我也十分的尷尬,有些事情不是我可以控制的,那是男人的本能。不過莊欣然還蠻好的,總比那個傻子要強多了吧。如果我和莊欣然生米煮成熟飯,老爹應該就不會逼着我娶那個傻子了吧。

看着莊欣然豐滿的身材,還有那性感的嘴脣,我決定試一試。

“你想幹嘛?不要以爲我是女孩子好欺負,本女俠要想治你簡直易如反掌,你知道嗎?”見我走過來,莊欣然像是刺蝟一樣,警惕的說道。

“剛纔的事情對不起,不過發生那樣的事情也不能怪我不是!要怪只能怪你太漂亮了,讓我無法控制住自己。”我知道這件事情沒有辦法解釋,只能低着頭說一些女孩子愛聽的話。

果然每個女孩子都是喜歡聽人讚美的,我第一句話莊欣然還想爆發。不過聽到我第二句話,她臉上竟然有些微紅,高高舉起的手,也猶豫了一下收了回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